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7)

时间: 2017-10-01 07:40:01 分类: 现代都市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7)】

    远处,几个人影闪过,少轩只觉后脑勺被人用重物一击,便失去了知觉,几个人合力将他抬走,消失在了夜色中。
    地上,一串石头做成的手链静静的躺在地上,中间最大的一块上面写着一个“枫”字。
    “啪”一滴雨点落在了“枫”字上,随后掉落下更多的雨点......
   
 
第二十章  随着大海远去
 
    秦明望着窗外渐渐下起的雨,心里开始胡思乱想:终于找到能让白少轩痛苦的方式了,可自己心里好受了吗?感到过瘾了吗?有那种报复的快感吗?清儿你在天上看到了吗?为何心中总有一份惦记在他的身上。刚才是不是太过了?他跑出去了会不会回来呢?看他说话的语气是不会回来了,可外面下雨了,他能去哪里呢?
    秦明自觉已经无法在房间里呆下去了,他知道自己必须找到白少轩心里才能踏实,他穿好衣服,走出了客栈。
    
    白少轩被弄醒,发现天上下着雨,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四肢都被固定住了,脑袋晕晕的还嗡嗡作响。
    他发现自己在一段废弃的栈桥头上,栈桥从沙滩一直延伸到海面,四周是空旷的大海。
    四周围着几个人都打着雨伞,领头的人叫王东,看他醒过来了,便端把椅子坐在了他的对面,开始询问;
    “放心,我们不会为难你的,只要你告诉我们秦明在那里?或者告诉我们那份密帐在哪里就行。我们找到要的东西就会把你放了的。“
    “我们打了一架就分开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至于你们说的什么密帐我就更不知道了。”少轩说到。
    “那我们抓你也没有什么用啊!还是直接扔海里喂鱼算了。”领头的王东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看软的不行,直接来硬的。
    几个人上来轮番殴打少轩,把少轩的头按在水里,等他憋不住气开始呛水的时候再拿出来......
    
    秦明寻找少轩来到海滨栈道,此时他浑身湿透,可少轩却毫无踪迹。突然他有一种感觉,感觉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个下雨的夜,自已在雨中拼命的寻找林清儿,如果自己当时坚持下去,不放弃寻找,也许就能发现林清儿,拯救她的生命,想到这里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觉得必须找到白少轩,不能再犯当年的错误。他声嘶力竭的大喊着白少轩的名字,可像当年一样,无情的大雨吞没了他的呼喊声......
    正当秦明已经濒临绝望的时候,他发现了地上的手链,中间石头上刻了一个“枫”字,那是少轩在工艺品店里买的纪念品,怎么会被遗弃在这里,少轩真的出事了。
    秦明大脑急速的运转着,想到了刚才追踪自己的那一伙人,难道是他们掳走了少轩?可他们把少轩藏在那里了?自己怎么才能找到他们的藏身之所呢?
    一个念头一晃而过,秦明打定主意,朝码头跑去......
    
    张林在码头的屋檐下抽着烟,心里嘀咕着:“妈的,这么大的雨还得做这样的苦差事,他们抓了人在审问,却让自己在码头留守,说什么防止目标趁机溜走,这么大的雨走哪去,人家早就找地方睡大觉去了。”
    想着将手中的烟头掐灭,冷不丁的,有人从后面勒住了自己,一把冰冷的尖状的金属物体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说:“你们抓的人在哪里?”
    张林想拼命挣脱,可那个金属物体刺的更深了,仿佛马上就要刺穿自己的脖子。
    “我数三声,不说出他们在那里就刺穿你的脖子”
    “三、二......”
    “在岛东面的废弃栈桥上......"
    秦明猛地将他打晕,把钢笔插进笔帽,将他手反捆住,扔在了码头治安处的门口。
    
    不知是因为刚和秦明打过一架,还是因为狱中早已将挨打当做家常便饭,还是因为冰冷的雨滴使自己的感觉麻木,少轩对几个人的拳头似乎已经麻木,失去了痛觉,自己的意识也渐渐模糊,当他们把他按进水里,他感觉自己就要被大海同化。变成它的一部分,随着它远去。
    “住手”秦明已经赶到了栈桥处,一步一步的朝桥头走去。
    “你们不是要找我吗?把他放了。”
    打手停下来,几个人一起朝秦明走去。
    “秦大少爷,放心,我们不敢拿您怎么样,不过您得将那本密帐交出来,我们也好交差不是。”领头的王东说道。
    “我当是什么呢?你们要这个东西怎么不早说,还费了这么大周折。”说着掏出了手机。
    “账本就在手机里”说着就要递给那个领头的。
    领头的伸手去接,秦明猛的拽住他的手往自己跟前一拉,另一只手掏出了钢笔猛的刺了下去,这次可是真的刺进了脖子,他当即失去了抵抗能力。
    其余的人见状,一拥而上,秦明陷入了以一敌四的局面,场面异常混乱。
    少轩被绑着,看到秦明陷入苦战心里万分着急,可无奈自己也帮不上忙。
    这时,一个打手从衣兜里掏出了匕首,找了个空子,瞅准了秦明的防御空隙,挥动匕首刺了上去,少轩在一旁看在眼里,可四肢都被固定在椅子上了行动不便,他鼓起了全身的力气,将整个身体连同椅子一起撞向了那个人,和那个人一同掉进了大海。
    “扑通”一声,少轩连着椅子一起掉进了大海,他的四肢都绑在椅子上,无法游泳,身体慢慢的沉了下去。
    秦明看在眼里,忙将手机往大海深处一扔,自己憋了一口气也跳进了大海,朝少轩的方向游去。另外几个打手则朝向手机掉落的方向游去。
    少轩在水中拼命的挣扎,可是绳子绑的很紧,无法挣脱开,感觉胸口一阵憋闷,意识又一次模糊......
    迷乱中感到有人靠近,在水中扶起自己,嘴唇对着嘴唇给自己渡气,感觉把自己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自己也得到了喘息,那个人帮自己解开了身上的绳子,和自己一起浮出水面。
    秦明将少轩拉出水面,拖到沙滩上,二人躺倒在沙滩上喘息。
    雨依然下着,浇在秦明和少轩的身上,秦明扭头看着少轩说:
    “抱歉,我不会再逼你,跟我回去吧。”
    “这个也许对你有用”说着伸出手,递给他一张卡片,是一张名片,上面印有“齐生安保公司“的字样,这是少轩在那几个人拷打他的时候从一个打手的身上摸来的。
    秦明看到在生死关头少轩还能为自己做这样的事,心里竟一阵窃喜,拍了少轩的胸脯,站起身来,也将少轩拉起,二人相互搀扶回到客栈。
   
 
第二十一章  追踪
 
    二人拖着受伤的身体回到了客栈,此时已是午夜两点。
    少轩浑身湿透,又行动不便,背对着秦明艰难的脱去外衣。秦明看他后背上也是伤痕累累,他走进浴室,开始冲澡。
    秦明看在眼里,心里是一阵莫名的感动,他发觉自己对少轩的感情悄然发生着转变,他打算不再逼少轩说出那晚的真相,他要自己找出答案。他将床让给了少轩,自己则睡在地铺。
    少轩趟在床上,身上还是疼痛难忍,但心里已经平静了许多,他发誓不管以后遇到什么苦难,他都要好好的生活下去,这也是自己对母亲唯一能做的,希望母亲在天之灵能够保佑自己。
    
    第二天已经日上三竿了,二人才悻悻的起床。他们打算先到风琴博物馆去取视频,少轩行动上已无大碍,不过脸上红一块紫一块的,眼角也肿了,秦明把墨镜给了他,让他遮住脸。
    少轩照着镜子,看着自己红肿的脸打趣到:“一直觉得自己太帅了,这样一来是不是更有男人味了?”
    秦明差点没被这句话噎到,也不知怎么回答,就问:“身体不要紧吗?”
    “和你来监狱见我的那次比起来,这点小伤算不上什么。”少轩开始口无遮拦,也算是对秦明的一种示威。
    秦明想起得知林清儿怀孕,自己曾来到监狱殴打过少轩,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现场气氛尴尬。
    二人就这样走出了客栈。
    
    天空已经放晴,白天的鼓浪屿有着另一种风景,岛上植被茂密,爬满了各家院墙,各种鲜花竞相开放,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秦明与少轩又一次来到风琴博物馆,这回不用跳墙了,直接买票进入。

    博物馆的圆形大厅中央有一台巨大的管风琴,高度有两层楼那么高,上面排列着一根根一人多高的音管,少轩看介绍,这是世界最大的管风琴了。
    秦明看四下无人,走近那个巨大的管风琴,用手向管风琴的里面摸去,摸出一个小小的卡片,二人随即走出了博物馆。
    留在岛上还是有一定的风险,二人火速乘船返回厦门本地。担心再被跟踪,他们没有开那辆车,而是先打车来到商场,各自买了一套内衣、外衣(昨夜二人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湿透了,今天感觉依然很潮),又买了两部手机(秦明的手机昨晚扔到了海里,少轩的也被绑架的人没收了),当然都是刷秦明的卡,二人终于感觉舒服了。
    二人坐在回酒店的出租车上,秦明掏着旧衣服从里面翻出那个手链,由于昨晚的打斗,手链已经坏了,编织绳都断了,递给少轩说:
    “不管你是给谁买的,你应该感谢它,因为它我才有机会救了你。”
    少轩接过手链,心里想到了小枫,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少轩问:“昨天那帮人要的密帐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但他们一定以为我们手上有,可我们却不清楚。”
    秦明陷入了回忆中......
    "我记得,三年前就是我和林清儿来厦门的时候,当时我是顶着父亲的名义来审核分公司的账目,分公司的一个主管偷偷给过我一份文件,叮嘱我要交给父亲,可那时我根本无心公司的事,就把文件随意存放在林清儿买来的几个手机存储卡中,那份文件名字好像是什么账目......“
    “所以他们知道了那份文件在你手里,就打算抢夺。”少轩开始分析。
    “他们认为我那时把文件放在了厦门,我现在又来到这里是为了找回那份文件,他们担心我将文件带回沪川。”
    “就是说,那份文件可能在你和林清儿存放视频的存储卡里,而存储卡被你们放在厦门的几个地方,现在有两个地方我们已经去过了,还有哪几个地方?“
    “我们要先看看这两张存储卡里有没有,说着掏出了那两张存储卡,先后试了起来。
    
    秦明又拿起电话,拨通了陆天的号码。
    “查一个叫’齐生安保公司‘的,把资料传过来。”
    陆天放下电话,心里想:筱蕊已经好几天没和自己联系了,本以为能消停两天,这少爷又开始折腾了。
    不过筱蕊那天情绪反常,应该有什么事情困扰着她。秦明在外地,自己如果去见她岂不是露馅了。还是先查查这个安保公司吧。
    
    秦明连续查了两张存储卡都没发现秘密账目的文件,他们又去了第三个地方,也没有。
    “看来只有寄希望与最后一张了。”
    “那最后一张卡在哪里?”少轩问。
    “那里有我们最美丽的回忆——厦门大学”
    厦门大学可以说是全国最漂亮的大学了,他们来到厦门大学图书馆,站到了一排保管柜跟前。
    “我们租下了这个柜子十年,原想十年后再回来看看,重温里面的美好回忆。“秦明说着,拨弄着柜子的密码锁。
    “啪”锁头开了,秦明慢慢打开柜门,里头有个信封。撕开信封,取出存储卡,安装在手机里,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少轩感觉紧张起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让一帮人不择手段的去抢夺。
    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这张卡里除了一段视频文件,依然没有那份密帐。两个人都傻眼了。
    少轩过了一会安慰道:”是不是我们一开始的推理就错了,也许那份密帐根本没在厦门。“
    听到这句话,秦明原本失望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他双手猛地搭着少轩肩膀说:“如果这几张卡里都没有,那一定就在林清儿手机里的存储卡里。”
    “可是在整理清儿的遗物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她的手机啊!”秦明思考着继续说,“在车祸现场也没有发现手机,我当初怎么没有发现这个疑点,清儿的手机在哪里......”
    
    沪川市,远东集团执行总监的办公室。
    秦勇手机摆弄着一部手机,这部手机是用透明的证物袋装着的,他想起了那个雨天的夜晚,他开车来到了白河镇的小饭馆,心里想只要盯住了林清儿,一定能够找到秦明。
    林清儿认出了他,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隐藏在路边那排铁桶后面,这时梦瑶开车撞倒了路边那排铁桶,他们下车查看,并没有发现他们撞到了人,而自己躲到了房子后面偷偷观察,看到白少轩将车子开走了。
    他走到近前,看到受伤了的林清儿,她的腿被铁桶压着,无法动弹,正想要打电话求助,此时他想到要是林清儿就这么死了,那秦明一定非常痛苦,此时,复仇的快感侵占了他全部的身心,他先将电话夺走,然后举起一个铁桶重重的砸向了受伤的林清儿......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将秦勇从回忆中唤回,他将电话放在最下层的抽屉里,锁好。
    “进”
    梦瑶走了进来,拿着一份文件夹说:“这是下个礼拜举行招待酒会的详细方案,你看一下。”
    “嗯”秦勇接过方案,没再说什么。
    “真的不能让他走吗?以后你让我每天上班看着他,这日子可怎么过呀!”梦瑶觉得有必要和秦勇好好谈谈这件事,“你看到他就不觉得别扭吗?毕竟我们以前处过一段。”
    “要不,我们结婚吧!”
   
 
第二十二章  迷路
 
    梦瑶惊呆了,虽然嫁入豪门成了她现阶段首要的目标,可是在自己和他谈论把白少轩赶出公司这个问题的时候,秦勇突然说起结婚,还是让她吃惊不小。
    “结了婚,你就可以把工作辞了,专职做少奶奶了,这样就不用见他了。”秦勇轻描淡写的说。
    “哪有这样向人家求婚的,这次不算,要正式才可以,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说着玩的。”梦瑶还是不敢确定秦勇的真实想法。
    秦勇递给梦瑶一张名片说:“我这里有一张名片,只要你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过去,他们就能让白少轩尝到苦头,卧床几个月也说不定。”
    梦瑶注视着那张名片,摇摇头:“这个暂时还用不到,我只是想把他赶出去,还不至于如此。”
    “那这样吧,我把白少轩赶出远东集团,作为向你求婚的礼物。”
    梦瑶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先赶出去再说。”
    
    齐枫手中端着一个茶盘,上面是一杯刚沏好的奶茶,身上挂着一件淡蓝色的围裙,围裙的胸前位置还绣着一个粉色的心形的图案。他将奶茶摆在3号桌上,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3号桌位置上的两个女生不禁心里乱跳,红着脸说“谢谢”。
    自从他来到这家咖啡店打工,女客人明显增多,营业额也涨了不少。
    “得让老板给自己涨工资了。”齐枫心里得意的想着。
    “叮铃”,挂在门口的铃铛声响起,又有客人来了。齐枫带着习惯性的微笑迎了上去,看到来人顿时僵住了。
    门口站着一位衣着华丽的女人,头发整齐的盘在后面,眼睛牢牢地盯着齐枫。
    齐枫和那个女人来到外面,坐在里咖啡厅不远处公园的长椅上。
    那女人首先说话了:“小枫,这么多年你总是不愿见我,我们每次见面总是要以争吵来结束,我们今天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谈谈。”
    “只要你不提他们家的事,也不提让我去他家工作。”齐枫说道。
    “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恨我,我接受,这么多年我对你没有做到一个母亲应该做的,可我也有不得以的苦衷,我不求你原谅我,只求你能让我补偿一些。“
    “用他们家的钱来补偿?我的灵魂都受到了侮辱。说实话我并没有恨你,只是把你当做一个不相干的人,我为什么要接受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施舍。”齐枫望着那个女人,哽咽的继续说道:“你现在也有了家庭,也有了孩子,这不是你的选择吗?当年你丢下我和父亲,这是你做出的选择,后来你在我和你新的家庭之间选择了新的家庭,这也是你的选择,你已经两次选择抛弃了我,我不会让你再有第三次机会了。“
    齐枫狠狠的说完,两行眼泪从他的眼角落下。
    那女人此时以是泣不成声,“都是妈妈对不起你,到底我要怎么才可以弥补你。”
    齐枫咬了咬嘴唇说:“秦会长的夫人,远东集团的理事,秦阳的母亲——白灵女士,您有这么多高贵的身份,何苦非要做齐枫的母亲呢。”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开了。只留下白灵独自哭泣。
    
    齐枫回到咖啡厅,在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洗脸庞,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往事不断涌现在眼前。
    自己还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抛弃了自己和父亲,7岁时父亲患癌症病逝,齐枫和奶奶一起生活,相依为命。后来母亲再婚,找到了齐枫,把他接到了秦家,那时他12岁,他以为自己的生活改变了,充满好奇的看着宅子里的每一处地方,那么大的房子,那么好看的家具摆设,庭院里的花开的也比外面好看。
    可家里有两个大哥哥,小一点的哥哥秦明看到他就跟仇人一样,眼神中充满着怒火,经常欺负他,一次他不小心打破了秦明母亲遗物,那是秦明视为珍宝的东西,秦明疯了一样的追着打他,满屋子的人都没人敢出声,那时母亲就站在那里,他朝母亲投去求助的目光,希望母亲能出来解救他,可母亲只是在哭,那时母亲已怀了孩子,即将临盆,为了不伤到肚子里的孩子,母亲没有来救他,他绝望着跑出了秦家大宅,光着脚在路上跑了好远好远....
   
 
第二十三章   筱蕊的心事
 
    秦明和白少轩已经处理完厦门的事,坐飞机返回了沪川。
    一下飞机,秦明就和前来接机的陆天一同离开了,少轩也想赶去找齐枫,二人就此分开。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7)】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