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14)

时间: 2017-10-01 07:40:01 分类: 现代都市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14)】

    
    “咚咚咚”秦明奋力的敲着门,白少轩在睡梦中被吵醒,他拖着受伤的躯体,艰难的下了床,走出小院,打开铁门,他看到秦明浑身湿透的站在那里,上身只穿了一件衬衫。
    少轩很奇怪的问:“你怎么来了?”
    秦明看到少轩心里的迷茫和忐忑马上烟消云散了,故作潇洒的说:“我被人赶出来了,怎么样。收留我么?”
    少轩什么话也没说,先把他拉进屋里。
    秦明洗了个热水澡,顿时感觉舒服多了,他裹着浴巾出来,白少轩找了一套自己的睡衣让他穿上,但他没有穿。
    “这么说,他们把你赶出家门,连一分钱也没有给你留下,你们家做事也真够绝的。”白少轩说道。
    “所以这阵子我就要赖在你家了,你要赚钱养我。”秦明无赖的说。
    “他们连外套都没给你留一件吗?”白少轩想到秦明只穿了那么点。
    “外套让我卖掉了,要不我怎么可能大老远跑到这里来。”
    “卖了多少钱?”
    “200”
    白少轩不禁一笑:“那件衣服原价要十几万,你居然只买了200块钱,光是那件衣服就够你生活一阵子了。”
    秦明一阵后悔,不过他马上又恢复过来,自他再看到白少轩,心里总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想法,他上前抱住白少轩:“只要还有你在,就算失去全世界也没有关系,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你了。“
    秦明心里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他想脱去白少轩身上的衣服,和他好好亲热一番,可他刚脱到一半,就碰到了白少轩的伤口,白少轩“啊”的一声叫出声来,秦明看到白少轩胸口缠着绷带,意识到少轩受伤了。
    “怎么回事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秦明心疼的问。
    “没事”白少轩重又穿回衣服。
    “说啊,到底怎么回事?”秦明大声质问。
    “你都这幅德行了,还有心思管我,知道怎么回事你又能怎么样?”
    秦明被白少轩的话刺激到了,他生气的走出房门,在屋檐下狠狠用拳头砸着墙,雨水顺着房檐流淌下来,宛如一道瀑布般倾泻而下,水流砸到地上又迸溅起无数水花,水花溅到秦明的脚趾、脚背上,他感到一阵凉意。
    虽然在物质上他从不缺什么,可和无情的命运比起来,他曾无数次的感觉到力不从心,母亲去世时他拉着母亲的手祈求上天不要把母亲带走,他不想在没有母亲的陪伴下生活在世界上;林清儿的死更让他感觉到个人的渺小,在命运面前他始终是个失败者;现在,他面对少轩的负伤更是无能为力,脱离了秦家,他现在连唯一的物质上的优越都没有了......
   
 
第四十四章  我是不是很LOW
 
    秦明回到卧室,看到白少轩已经躺在床上背对着自己,灯也已经熄灭,他爬到床上,看着白后背上包扎的伤口,从后面小心的将他搂在怀中。
    白少轩一直没有睡,他静静的感受着秦明进屋时的举动,直到他感觉被秦明从后面抱住,一股温暖感油然传遍全身,此时的他也同样对未来充满不确定,明天将如何生活,前途一片迷茫,他已经身心俱疲,两颗受伤的心融合在一起,彼此舔舐着伤口,少轩抓住秦明搂过来的手,将他贴在自己的胸口,感受着他散发出来的温暖。
    秦明的宽阔的手掌抚摸着少轩的胸口,感受着心脏的跳动,手掌在他胸口游动,触到了少轩的*头,他用两个手指捏搓,少轩不自觉的发生呻吟声,更刺激了秦明的感官,手掌向下游走,摸到了少轩的八块腹肌,继续向下,少轩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
    
    第二天,天空已经放晴,微风轻轻吹拂,空气中还带着泥土般的湿润与清新,秦明将一束花放在林清儿的墓前,白少轩也跟来了,并为林清儿献上一束花,他想来看看这个不幸殒命的女人,她得到了一个男人的宠爱,却又因为这份爱而香消玉殒。
    白少轩意识到秦明会想和林清儿独处一会,示意在外面等他,便走了出去。
    秦明不顾花岗岩墓地的潮湿与冰冷,坐了下来,他有好多话想要和林清儿说。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怕我被哪个女人拐跑了,睡觉都要紧紧抓住我的手,还总是负气的说,要是对方比你漂亮、比你温柔,你就跟她走吧。可现在我却被一个男人迷住了,就是刚才你看到的那个人,觉得他怎么样?他总是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我曾经还把他打的半死,他还做过牢,他的心里也应该还是惦记着别的男人,我也不知道我在他心里是什么位置,也许只是个替代品罢了;可当我看到他和别人亲热,心里真的很嫉妒,很恼火,真想让他只属于自己,甚至还趁他喝醉酒的时候和他上了床,这样的我是不是很LOW,你会不会嘲笑我,我现在真的想放弃一切和他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生活,如果你在天有灵就保佑我们吧。“
    秦明走出墓地,白少轩在墓地外面的台阶上等他,他走上前去将白少轩搂在怀中,轻声说:“我和林清儿谈过了,他让我好好珍惜你,不要再像我对她那样把你弄丢了,我已经答应她了,以后我会一直跟着你,你跑不掉了,你要是还因为车祸的事觉得对不起她,就让我好好爱你。“
    如此深情的告白撼动着白少轩本就脆弱的心灵,他抬起手臂搂紧秦明宽阔厚实的肩膀,一行眼泪从眼角留下。
    二人回到白河镇的家中,他们在大门口吃惊的停住了,大门是敞开着的,院子、屋子里一片狼藉,东西翻得到处都是,桌椅家具也都被破坏了,墙上、地上、床单用紅漆胡乱图画着,显然有人趁他们不在家将这里大肆破坏。
    白少轩看到家里成了这副摸样,泄气的蹲在地上,唯一的落脚点也被人搞成这个样子,今后要怎么办呢?
    秦明心里琢磨着是谁能这样做,是父亲?还是秦勇?自己不得而知?
    “这里是住不下去了,怎么办?“秦明问。
    “还能怎么办,这里是我唯一的家了,如今它都被毁了。”
    “都是我害了你,如果我不住进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算了,不是你的责任,我去看看有什么能够抢救下来的,收拾一下。”
    秦明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少轩,我们离开这里吧,如果继续待在这里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有走的远远的,让他们够不到,我们才能过安静的生活。”
    少轩琢磨着秦明的提议:“可我们能去哪里?”
    “去东北,母亲在那里还留给我一片林地,现在那里正是冬季,茫茫林海雪原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去那里,你收拾一下,我们这就出发。”
    少轩点点头,开始收拾行李,幸好他们并没有动母亲的存折,他把所有积蓄都带上,和秦明踏上了北去的列车。
    一辆车开进了秦家大宅,从车里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径直走进房子,来到秦天远的书房。
    这人是个私家侦探,是秦天远请来的,暗中监视秦明的举动;虽然秦天远把他赶出去了,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放任不管。
    侦探向秦天远汇报了今天的事,有一帮人冲进了白少轩的家,一顿打砸,侦探已经查出这帮人是秦勇找来的。秦天远心头一紧,平时都是他吩咐秦勇去做这些事,他从未怀疑过秦勇的忠诚,这次找来私家侦探做这件事也是由于自己刚把秦明撵走,马上又派人去跟踪,他怕在秦勇面前丧失做父亲的威严。
    他暗想:秦勇这是想要做什么,为何让人砸了白少轩的家,因为梦瑶么?
    他又问:“他们没有伤到人吧。”
    “没有,他们是等二人出门时动手的,似乎专程去砸东西的。”
    “我知道了,你继续监视他们二人,有新的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第四十五章  初到乡村
 
    秦明和少轩从南方的沪川一路向北,来到了黑龙江靠近中俄边境山脚下的一个偏远乡村,这里正值冬季,大雪覆盖了山峦,一片银白,山脚下的村庄一片寂静,有几户人家房子的烟筒里冒着烟,此时正是午饭时间想必是在做饭。
    他们二人径直来到村长家里,几年前秦明曾经来过这里,还在村长家里做客,想必是认识自己的。秦明推开院子的门喊道:“夏村长在家吗?”
    从屋子里走出来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身上披着羽绒服,看到秦明走近,先是有些惊讶,后大喜,忙迎上去说道:“秦明,你这小子来了怎么也不先打声招呼,快来屋里坐,老婆子你看谁来了?”
    “叔,这两天忙着赶路,也没时间准备什么。”说着将手中拎着的两瓶酒拿了出来。
    “行啊,还知道你叔我就好这口。”夏村长爽快的接过酒将秦明和白少轩让进屋里来。
    夏村长的媳妇正在做午饭,看到秦明进屋了,热情的嗔怪道:“你都多长时间不来了,也不说打个电话来,这位是?”她望着白少轩询问到。
    “叔,婶子,这是我从小一起的朋友,跟我一起来的,叫白少轩。”秦明向二老这样介绍白少轩。
    “叔,婶子,来的仓促,给你们添麻烦了。”白少轩向二位打招呼。
    “好好,看这小伙长得真帅,快里屋做,休息一会,饭马上就好。”
    秦明听到有人夸少轩,朝他看了一眼,少轩的脸已经红了。
    
    夏婶看到来了客人,就又做了两道菜,四口人围在火炕上,秦明和少轩也都饿了,狼吞虎咽的吃着。
    吃完了饭,秦明和村长谈论起了这次来的目的。
    “叔,这次我们二人来是想在这里多住一阵,体验一下这里的生活。"
    “好啊,这里空气好,没有污染,不像电视里总说的什么雾霭,在这里生活啊健康的很。”
    “山上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挺好的,也多亏了你把山上的林地都免费租给我们,现在村里人都富了,日子过的很好。“

    “现在山上那几间屋子还空着吧,我和少轩想搬到那里去住。”
    “屋子是空着,可现在雪都把山路都覆盖了,那里连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也没有,柴火也没有,怎么住?”
    秦明倒是没想过这些,不禁语塞。
    “听你叔的,你俩要不嫌弃呀,先在隔壁东屋住下,那是我儿子的,他在外地读书,不常回来,一会让你婶简单收拾一下今晚就能住,想住多久都行。”
    秦明转头看看少轩,少轩点点头,他也爽快答应下来:“只要不嫌我们打扰,我们就厚脸皮的住下了。“
    “平时都是我们老两口大眼瞪小眼,你们俩来了正好,这也多了几个唠嗑的不是,你们要是还想上山去住可以
    随时上去收拾收拾,打扫一下,等开春天气暖了再上去。“
    “成,就听您的。”
    晚上,村里人听说秦明来了,都先后聚拢到村长家,村里会计赵五和他媳妇两口子,开小卖铺的李寡妇和他8岁的儿子,卖山货的老李头和开货车的王二,几个人围坐在桌子旁都对秦明这些年的照顾帮衬赞不绝口,大家喝着酒,唠着嗑,很是热闹。
    少轩今晚看到了秦明的另一面,以往只看到他的冷酷、不苟言笑,待人刻薄,没想到如今在这个偏僻的山村,竟听说他对待这些人如此好,把林地免费承包给村里,收益都拿出来提高村里的生活水平,修了路,建了卫生所。
    席间秦明对大家说:“各位叔叔、婶子,大家不用这么客气,我和少轩还要在村子里住一段时间,到时候少不了麻烦大家。“
    王二:“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就说我拉那个货车,要是不修路,根本就没法开,遇到下雨天还不得把半个轮子都陷进去了,她(指李寡妇)家的小卖铺咯啥进货,还有那卫生所进的药,老李叔那山货也得往出运不是。“
    大家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说的秦明都不好意思了,一阵沉默。
    老五媳妇见状,看了看白少轩,问他:“小伙子多大了?”
    少轩恭敬回答:“30了”
    “有对象没?”
    少轩不好意思回答:“还没”
    老五媳妇看了看李寡妇,李寡妇马上会意,对老李头说:“李叔,你家闺女不是在村卫生所上班,还没有对象吧?”
    “大学毕业好几年了,也没找个对象。“老李头回到。
    老五媳妇对白少轩说:“你李叔家闺女长得可好看了,是远近闻名的大美女。”
    白少轩低下头没出声。
    又转过头对老李头说:“这小伙子也长这么帅,一表人才,要不给你家闺女介绍介绍。”
    “噗”秦明喝到嘴里的一口酒喷了出来。
    他赶紧下地,安慰大家说着:“没事没事,就是呛了一下。”
    心里想:老五婶子真是多事,净想着给人做媒。
    众人的注意力暂时从白少轩的对象问题转移开。
    村长媳妇将地面的酒简单收拾了一下,大家继续聊了起来。
    老五媳妇见刚才的提议被打断,趁村长媳妇收拾东西的时候,和她在厨房里说着话:“嫂子,我就看他俩相配,轩子在你这里住,改天领着他见见小李呗,没准俩人就看上眼了呢。”
    村长媳妇说:“你悄悄的问下李家大哥什么意思,他要是同意了,我再带轩子去。”
    酒过三巡,众人纷纷离去,秦明和白少轩来到东屋,准备睡下。
    秦明关好东屋的门,村长媳妇已经替他俩烧好了柴火,铺好了被褥,虽然外面冰天雪地,但屋里很暖和。几天的奔波按理说秦明应该很疲倦,可他刚喝了些酒,此时酒劲上来,他上到炕上,钻进被窝,少轩早已躺下了,他将少轩压在身下:“他们都夸你帅了,这叫我怎么放心,三天两头要给你介绍对象可怎么办。“
    少轩已经很累了,无奈的说:“不要闹了,我很累了。“
    秦明孩子气的摇摇头:“不行,你要叫我一声好老公,不然我就不让你睡。”
    “你今天这是干嘛呀,又不是我让她们介绍的。”
    “不行,叫不叫,叫不叫......”秦明开始在少轩身体上抓挠,少轩浑身痒扭动着身躯,“咯咯”笑出声来。
    少轩受不了秦明的挑逗,翻身将他推到,压在他上面,注视着他的脸庞,朝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第四十六章  血案
 
    清晨,白少轩从睡梦中醒来,发现秦明并不在身边,他穿好衣服,推开房门,外面是一片银白的世界,白雪反射着阳光闪得他眯起了眼睛,他渐渐恢复视觉,远处白雪皑皑的崇山也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现出金黄的颜色,整个村子都笼罩在一片安静祥和的气氛中,秦明正在院子中劈柴,看着他举起斧子奋力的劈向木柴的动作,应该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他并没有告诉过秦明自己曾经在这片山林中遇险被人救起的事,当年救自己的人也许就在这一带生活也说不定。
    秦明看到少轩出来,转头望向他,但手里动作不停,这样一来就少了准头,砍了个空,斧子头掉了下来,秦明手中只留下斧子把,顿时一阵尴尬,少轩看到这情景忍不住笑了,秦明连忙将斧子头安装回去。
    这时,赵五媳妇一溜小跑急匆匆的跑过来,看到院子中的秦明,气喘吁吁的说:“不好了,王二出事了,我得赶紧告诉村长一声。”
    说着,又急忙跑到村长的屋子,打开门喊道:“村长,村长,不好了......”
    
    陆天和筱蕊从国外回来了,陆天先将筱蕊送回家,就马不停蹄的赶到秦宅;筱蕊的事情已经办好了,她在陆天的保护下,在法庭上指认了凶手,法庭顺利将凶手定罪。
    秦明在国外听说了秦明被赶出家门的事,恰巧这时秦天远突然打电话给他,让他这边的事情一处理完就回国。陆天这才来到秦宅面见秦天远。
    在秦家书房里,秦天远问陆天:“你在秦明身边也有好多年了吧?”
    “是的,高中就开始了。“
    “你刚来公司的时候,我们就曾经谈过,内容你还记得吗?“
    “记得,我只忠于秦明个人,不是远东集团,也不是秦家,做他的眼睛,耳朵和影子。”
    “可你是怎么做的,抢走了他的未婚妻,放任他和一个男人来往,搞到如今这般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并没有食言,我做他的影子,可控制不了他的内心,我能做的只是忠于他的意愿,我不能代替他做决定。“
    “我现在问你,即使他和秦家脱离关系,即使他身无分文,无法给你任何酬劳,即使全世界都抛弃他,跌入人生的谷底,你还愿意履行你当初的承诺吗?”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遵守我的承诺。”
    “我知道了。”
    “需要我去把他找回来吗?”
    “这件事不需要你插手,你还有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陆天觉得肯定不是容易的事。
    “你去秦勇身边吧,查查他都干了些什么。”
    “什么,您让我去......”
    “是,怎么取得他的信任是你自己的事,只是别忘了你的承诺,好了,你去吧。”
    陆天走出书房,看来老爷子也开始怀疑秦勇了,加上他在国外意外得到的线索,似乎正有一个巨大的阴谋慢慢交织成网,笼罩在远东集团,笼罩在秦家的上空。
    
    王二的尸体横趴在村南边的空地上,距离他的家不足百米,村长和秦明、白少轩听到五婶报的信,就迅速穿好衣服,赶到了案发现场,村里人都闻讯赶来围在尸体周围,纷纷议论。
    夏村长见状,忙让大家不要乱动,叫人去请大夫。
    小李大夫是村里唯一的学过医的人,是卖山货的老李头的闺女,刚毕业没几年,平时也就看个感冒发烧,谁受伤了给包个扎什么的,大点的病都去县里,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此时她也是强装作镇定,检查着尸体,她检查死者呼吸,又摸了脉搏,确定王二已经死透了。
    等小李大夫检查完了,走过来对大家说:“王叔确实死了,他的后脑有致命伤,应该是被锤子之类的钝器砸中后脑而死,身上没有其他伤痕,具体的死亡时间我也无法分析,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14)】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