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10)

时间: 2017-10-01 07:40:01 分类: 现代都市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10)】

    
    在湖边一栋小别墅内,梦瑶踩着厚厚的地毯来回踱步,没好气的对着电话说:“这么点小事都没有办好,还说什么干这行的精英,行了剩下的事你们自己处理,赶紧让他躲起来一阵,记住我没有给你们打过电话,你们也不认识我。”
    撂下电话,梦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此刻她的心里还是一头怒火,本想在酒会上羞辱白少轩一番,把他赶出远东集团,远离自己的视线,没想到在酒会上他和那个齐枫竟大出风头,还给自己一个那么大的难堪,恼怒之下,决定找人教训一下白少轩,没想到齐枫护住了他。
    “宝贝,别生气了。”秦勇走过来安慰她道。
    “人家今天可是受了好大的羞辱,怎么能不生气?”梦瑶委屈的一把搂住了秦勇。
    “不过,那个打手说齐枫替白少轩挡了一棍子,伤的怎么样?”秦勇追问梦瑶。
    “你还有心思管那个什么齐枫?”梦瑶更委屈了,“要不是他,我也不会丢那么大的人。”
    “你知道他是谁吗?”秦勇问梦瑶。
    “他是谁重要吗?”梦瑶还在赌气。
    “当然,他是白灵和前任丈夫的儿子。”秦勇说道。
    梦瑶顿了顿惊讶的说:“他是白灵的儿子!“
    “是啊!你说他受伤了,对白灵来说重不重要。”秦勇若有所思的说。
    
    白少轩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焦急的等待着,齐枫头部受到重击,还在昏迷抢救中,秦明在一旁安慰:“已经找了最好的医生了,你先不要着急,耐心的等待一会儿。”
    “他是为了救我才受了这么重的伤,如果不是因为我他根本不会落到这步田地,他的笑容那么迷人,一定有许多女孩子追他。“白少轩开始自责起来。
    秦明看着白少轩这幅神情,自己也感同身受,回想起自己和林清儿的经历,如果不是因为和林清儿相爱,也许她也会快乐的活着......
    此时,急诊室的门开了,大夫从里面走了出来,少轩急忙迎上前去,询问情况。
    “病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脑震荡比较严重,还处于昏迷状态,什么时候醒来还不好说,也许过一会就会醒,也许还要等一阵。”大夫解释完,护士们将齐枫推了出来,送到了vip病房。
    齐枫头上缠着绷带,静静的躺在那里,心率检测仪画面里波纹在一颤一颤的跳动,发出“滴滴”的响声,齐枫已经昏迷了一天两夜了,白少轩也在一旁寸步不离的守着。
    此时,阳光已经洒在病床上,照射着白少轩憔悴的脸庞,少轩趴在病床旁边,被阳光唤醒,他的手还紧紧的握住齐枫的手,看着齐枫还安静的躺在那里,丝毫没有醒来的痕迹,他说道:“放心,不管你睡多久,我都会陪着你,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单的。”说完,在齐枫的额头绷带处吻了下去。
    齐枫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
    秦明此刻正站在房门外,手里拎着早餐,想要握住门把手打开门走进去,可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看到了里面的情形,握住的门把手渐渐松开,手臂无力的垂了下去,转身将后背靠在墙上,心里竟产生了一种嫉妒、愤怒。他拿起电话拨通了白灵的号码......
    齐枫慢慢的挣开眼睛,发现一个人正在吻着自己的额头,慌忙中想用手将那人推开,可由于手上插着针管,脑袋也疼得厉害,动作到一半就停住了。
    白少轩察觉到了异动,连忙抽身出来查看,发现齐枫已经挣开了眼睛,正用惊讶的目光看着自己,少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连忙呼叫值班的医生,一边握住小枫的手感激到:“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秦明察觉了病房里的动静,也走了进来。
    齐枫眼睛盯着白少轩看了又看,缩回了被少轩握住的手,说道:“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
   
 
第三十章  命运
 
    齐枫眼睛盯着白少轩看了又看,缩回了被少轩握住的手,说道:“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
    白少轩呆住了,他望着齐枫那双冷漠的眼睛,仿佛根本不认识自己一般。
    这时,主治大夫走了进来,少轩收起惊慌失措的神情,让大夫诊治,自己走出了病房,呆坐在长椅上。
    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白灵急匆匆的赶到病房门口,恶狠狠的看了门口的白少轩一眼,也没有说话,正好大夫走了出来,二人赶忙上前询问。
    大夫并不认识白灵,问到:”这位是?“
    白灵说道:“我是齐枫的母亲,小枫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大夫介绍到:“哦,病人既然已经醒了,说明应无大碍,但由于脑袋伤的比较重,出现记忆的部分丧失,具体到什么程度,下午需要进行系统的检查,现在你们可以进去看望,但不要惊吓到病人。“
    白灵谢过大夫,走进了病房,少轩也跟着走了进来。
    齐枫一看到白灵进来了,大声喊道:“妈妈”
    白灵又震惊又激动,自从秦家的那次事以后,齐枫跑出了秦家,就再也没有喊过自己“妈妈”。
    “妈妈,你是来接我走的吗?你说过要把我接到大房子里去。”齐枫对白灵说着,压根没理会一旁的白少轩。
    白灵想起了齐枫小时候,那时他还住在奶奶家,自己嫁给秦天远后,就把齐枫接到了秦家,难道他的记忆回到了那个时候?
    白灵走上前去,抱住了齐枫,说道:“是啊,等你的病好了,我们就搬到大房子里住,这次妈妈不会让你再离开我了。”
    齐枫也搂住了白灵,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少轩在一旁看呆了,齐枫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真的不认识自己了。
    下午经过专家的会诊,确定齐枫由于头部受到重创,记忆回到了十二岁左右,十二岁之后的人和事都不记得了。
    但生活技能未受影响。
    趁着齐枫接受检查的空挡,白灵走到了少轩身边说道:“我们谈谈吧!”
    少轩点点头。二人来到医院的花园中。
    “你也看到了,小枫如今成了这个样子,说道底这里面也有你的责任,幸好他现在已经不记得你了,你也知趣的从他的眼前消失吧。”白灵开门见山的说。
    白少轩悲痛的说:“我承认,都是我的错,他是因为我受的伤。”
    “你知道就好,以前的事情我不想追究,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小枫。”
    “我希望能够尽我的力帮助他恢复健康,即使他认不出我也无所谓的,请求你让我待在他身边吧!”白少轩恳求道。
    “你不要妄想了,我已经请了保镖过来,会24小时保护他,我不会让小枫再看到你了,你想让他想起你们做的那些肮脏的事吗?如果你真的是为他好,就不要再纠缠他。既然上天给了我重新做齐枫母亲的机会,我绝不会让你再碰他一下。“说完,也不管白少轩是否答应,气冲冲的走了。
    白少轩独自坐在花园的长椅上,刚才白灵的话还回荡在耳边,他想到了齐枫跑出秦家的那天所遭遇的事,那是他心里上抹不掉的一道疤痕,也影响着齐枫的生活,如果忘记了那件事,那他是不是就不会活得那么辛苦了,心底的伤疤也就这样凭空的消失了,今后他也可以活得快活一些。

    少轩走回到医院,果然在vip病房的门口多了好几个穿黑色西装的人,看样子是白灵请来的人,别说是走到齐枫的病房了,就是那条走廊自己都别想靠近,远远的看着护士推着将齐枫送进了病房,白灵在后面跟着,一转头瞅向自己,白少轩想走近却被走廊内的黑衣人拦住,白灵和门口的穿黑色西装的人说了句什么,一闪身也走了进去。
    看来自己是见不到齐枫了,少轩心里一阵失落,黯然的退了下去。
    
    “啪”秦天远将手中的杂志往桌子上一拍,这家杂志大篇幅的报道了酒会当天的”盛况“,气愤的看着秦明,“让陆天假扮你去见筱蕊,我该怎么向张家解释这件事,还请了个那样的人来当你的助理,还拐走了白灵的儿子,远东集团和秦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我已经通知保安部了,永远不允许白少轩再踏进远东集团一步,也不许你以后再见他,这段时间你也不用再上班了,什么时候追到筱蕊什么时候回来。“
    “您不用再费心撮合我们了,筱蕊已经心有所属,我们是不可能的了。”秦明继续说,“我现在要做的是找到打伤白灵儿子的凶手。”
    说完就走了出去。
    
    陆天开着车向郊外驶去,这几天筱蕊一直不肯接她的电话,他有一肚子的话想对她说,可她却不肯倾听。陆天消沉了几日,今天终于打起精神来,想到前几天秦明叫他找的那辆随秦勇的法拉利一起开往白河镇的汽车,他几经周折找到了郊外的一家汽车修理厂。
    当老板将盖在汽车上的车衣掀开时,顿时扬起了一股灰尘,呛得陆天赶紧用手捂住口鼻,据老板讲这辆汽车放在这里已经有一年左右,要是再没人来领就要当做无主车拆零件卖了。
    陆天等灰尘逐渐散去,摸到门把手,打开门坐在了驾驶位上,扭动钥匙启动了汽车,当他按动行车记录仪的按钮时发现:内部的存储卡已经被人拿走了。
    果然还是一无所获,他意识到自己白跑了一趟。
    此时车辆的GPS导航系统已经启动,陆天随意点着行车电脑的屏幕,当他触到“输入目的地”那行空白格时,下面出现了一列地址,都是最近导航过的地方,其中一个地址引起了他的注意:“2015年3月20日西坝水库”
   
 
第三十一章  离别
 
    vip病房里,白灵命人顿了人参鸡汤,她拿起勺子吹了吹,喂齐枫喝下,自己很久没有这样照顾人了,就连秦阳的起居现在也大都是由保姆照看。
    喝完了鸡汤,她将碗往桌子上一放,又扶齐枫躺下,看到有东西咯了齐枫脖子一下,仔细看去,是齐枫脖子上挂着的“枫”字吊坠,白灵觉得有些碍眼,将它摘下,顺手扔向垃圾桶,没扔进去,吊坠掉在了垃圾桶旁边的地上。
    白灵也没有理会,替齐枫掖了掖被子,收拾好碗具,叮嘱请来的保安照看好齐枫,走出了病房。
    齐枫躺在病床上,歪头看向垃圾桶旁边,“枫”字吊坠静静的躺在那里,他的眼睛盯住了它许久。
    
    白少轩已经在医院走廊里待了三天,每次他想接近那个vip病房都被保安拦下,有几次还被人重重摔在地上,但他依然坚持着,他想也许某个时候齐枫突然记起自己来,而自己却不在他的身边,他一定会孤单心痛的。
    白少轩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刚才试图假扮护工混进去,结果又被两个保安赶出来,只能茫然无力的坐在那里。
    不远处秦明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没有阻止,也没有帮助,他来到白少轩身边嘲笑说:“看不出来你还挺痴情的。”
    “如果你这么做的目的是想报复我,那你目的达到了。“
    “什么?”秦明不解。
    “白灵是你找来的,不是吗,就为了拆散我们,?”
    秦明沉默,没有出声。
    “所以,我现在这副摸样你满意了吗,觉得痛快吗,可以放开我了吗?”
    秦明知道自己做的事被白少轩猜中了,心里一阵慌乱,为了掩盖真实的情感,我发狠近乎咬牙般的说:“不可以,如果没有了折磨你的乐趣,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真的很喜欢看你落魄的样子,只有这样我才不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人。“
    秦明站起身继续说:“顺便告诉你,齐枫明天就出院了,白灵打算把他接回秦家修养,到那时你就再也见不到齐枫了。”
    说完这些话,秦明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白少轩孤单的在那里。
    
    第二天,齐枫出院,白灵早已命人将秦家一个房间打扫干净,此时正将齐枫扶上轮椅,由保安推着走出了病房,垃圾桶旁边已是空无一物。
    白少轩远远的看着齐枫被人推出了病房,推出了医院,那些人将他扶上车,曾经活蹦乱跳的一个人现在变得毫无生气,而自己这时却无法为他做什么,他躲在医院柱子后面,望着汽车远去,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心想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如果齐枫真的能够从此忘了自己,忘了那段令他痛苦的回忆,过上快乐的日子,那自己痛苦也是值得的。
    晚上,少轩独自一人喝得大醉,也许酒精的麻醉才能让他暂时忘记痛苦,他一个人来到天桥上,望着下面疾驰而过的汽车,想起了不久前自己还和齐枫亲密的在一起,他冲着桥下大喊着:“齐...枫...我...爱...你..."
    他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身体靠着桥墩,两行热泪无助的流了下来。
    秦明出现在天桥上,刚刚陆天已经向他汇报过,那辆黑色凯美瑞在少轩母亲发生意外的那天也去过西坝水库,这论谁也知道不可能是巧合,可是难道现在就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吗?他现在如此痛苦,还要再向他的伤口上撒盐吗?
    秦明退缩了,开始为昨天说过的话后悔,自责,心疼,这是他从未体会过的感觉,今天却因为一个男人的遭遇而感到悲伤。
    他走到白少轩身边,蹲下来靠近他,后悔的说道:“对不起,少轩,我不是为了要报复你才叫白灵的,白灵是齐枫的母亲,有权力知道他的事,昨天我也不是有意那么说的,都是我的错。”
    说着一把抱住了白少轩,发现自己还从没有这么真诚的向人道过谦。
    夜晚,城市里的灯光明亮,道路两侧的高楼巍然耸立,天桥下车灯发出的亮光来回穿梭。
    
    也许由于刚才喝了太多酒,又好几天都没有怎么休息,秦明抱住他的那一刻,感觉到很温暖,很可靠,白少轩紧绷的神经此时终于松弛下来,倒在了秦明怀中,秦明看他晕乎乎的四肢无力,转身将他背起,走下了天桥。
    白少轩此时酒劲上涌,胃里一翻,想要挣脱开秦明,可嘴里没有憋住,吐了出来,崩了秦明和自己一身,等秦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又好气又好笑,也没顾得上这些径直走去。
   
 
第三十二章  酒后
 
    酒店服务员惊讶的看着这两个人,一个男的背着另一个男的,身上满是呕吐出来的污迹,她将他们引到客房门口,并替他们开了门,询问到:“要不要替二位叫洗衣服务。”
    ”好,一会叫他们进来收衣服。“秦明答到,服务员走出客房,顺手将房门带上。
    秦明先替少轩脱去了衣服,自己的脏衣服也脱去,将少轩放到床上,喂他喝水漱口,盖好被子,看他暂时安定了下来,自己则走去淋浴间洗澡。
    不一会儿,收衣服的人来了,秦明将自己和少轩的衣服都拿了出去。
    秦明腰间裹着浴巾,赤裸着上身,坐到床上白少轩身边,看着他醉酒迷糊的样子,仔细的看着他的脸,虽然憔悴几分但天生具有诱惑力,露出的肩膀和胸口的疤痕让自己想入非非,他俯身想要向他的嘴唇吻去,可在两个嘴唇相碰的一刹那又停住了,秦明迟疑了......
    就在这时,白少轩迷糊中挣开了眼睛,如此近的看着面前的秦明,嘴里却喊着:“小枫”。秦明看他醒来,心里一阵惊慌,想要退后。哪知白少轩稍稍一够便够到了秦明的嘴唇,白少轩迷糊中以为面前的是齐枫,以为他回来了,高兴的抱住了他,亲吻他......
    秦明虽然知道白少轩醉酒中认错了人,可并没有阻止,不自觉的迎合起少轩的举动,他俯身下来将少轩压在身下,二人在床上开始相互拥抱,抚摸,亲吻......
    
    清晨,阳光照射了进来,照在白少轩的脸庞上,他在一阵头疼中醒来,看来昨天喝了太多酒,他意识逐渐恢复,发现自己正趟在一个男人怀中,而那个人正是秦明。
    他心里一阵慌乱,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的和秦明躺在床上,连忙下床寻找自己的衣服,可除了一条内裤之外其余的衣服一件也没有找到,他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可只能记起几个片段,在天桥上呐喊,自己疯狂啃咬着秦明的躯体......
    少轩想起这些,心里懊悔万分,自己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和秦明上床?
    “叮咚”门铃响了,少轩忙卷了浴巾在身上过去开门,洗衣店将他们二人的衣服送来了。
    少轩急忙穿好自己的衣服,看着床上还在熟睡的秦明,为了避免他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尴尬,快速的走出了房间。
    
    秦明被一阵电话声吵醒,他伸手摸向灯台上的电话,随手接了起来,是陆天打来的,秦明告诉了他的地址,撂下电话,发现白少轩已经不在了,衣柜上挂着刚洗好的衣物。
    
    陆天按照秦明给的地址找来,发现秦明已经漱洗完毕,正在穿外套。
    “几百平的房子不住,怎么跑来住酒店?”陆天打趣道。
    陆天这么一说,秦明倒有点不好意思,生怕他再看出什么来,就边走出房间,边恢复平时的冷酷问到:”查到什么了?“
    “汽车导航指向的位置和白母遇难的位置重合,汽车是谁送去修理的店里的无法得知,也没有留下电话,给了足够的钱,只说过几天就来取,可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来取走车。“陆天把查到的信息汇报给秦明,二人来到了前台,秦明办理了退房。
    前台一看是昨天背了喝醉酒的那个人,就取出一部手机,对秦明说:“秦先生,这是昨晚和你一起来的那位白先生让我转给您的,他一时匆忙随身就带出来了。”
    秦明听到这里头都大了,刚才穿衣服时就发现少轩拿错手机了,因为二人手机是一样的,少轩着急离开,匆忙中拿错了手机,刚巧陆天进来,为了掩饰昨晚的事,他也没有说什么。“
    秦明尴尬的接过手机,瞅了陆天一眼,陆天已经明白原来昨晚秦明和白少轩在一起,看着秦明那副做错事情被人发现的表情,心里想:到底还是在一起了。
    “昨晚他喝多了,是我把他送到酒店的。”秦明试图解释什么。
    “你是老板,并不需要和我解释什么。”陆天继续汇报,“虽然不知道是谁把汽车送到修理厂,但查到了谁在用那辆车——那辆车一直作为秦勇分公司的公务用车使用。”
    秦明坐进陆天的车说道:“可那也证明不了什么,如果没有进一步的线索,警察甚至都不会立案。”

    陆天坐在驾驶位启动汽车,回过头对秦明说:“如果把这个消息告诉白少轩,他第一个想到的会是谁?”
    “不可以,他会做出傻事来的。”秦明回答。
【小受逆袭指南 镜泊小镇(10)】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