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变成幼犬的日常 碧色微橘

时间: 2017-10-01 06:11:26 分类: 现代都市

【变成幼犬的日常 碧色微橘】
 
文案
扑街小能手顾周生平最崇拜的就是跟他一个网站的顶级大神不如不笑,
但写一本扑一本的寒冰体质让他终于决定放弃梦想,回家另找工作。
 
……第二天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小奶狗。
……还被一个好看的男人捡回了家。
 
蔺深(面无表情):我家的二货狗总是吐着舌头往我身上扑怎么办?
顾周(垂涎脸):汪唧唧唧汪唧唧!
 
阅读须知
1.CP是冷淡大神攻蔺深X炸毛二货受顾周;
2.温馨无虐,绝对HE;
3.作者坑品有保障,欢迎各位小天使跳坑~
 
内容标签: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周,蔺深 ┃ 配角: ┃ 其它:写手,变身
==================
 
  ☆、第1章 咦,变成一只狗了?
 
“一碗粥,今天收益怎么样?”
    顾周一打开QQ,一个写满了“不日更九千对得起编编吗?”“唯有更新不能辜负”“没有码字没有收益!”的群头像就跳个不停,显示的未读消息已经超过了九十九条。
    顾周看了下,自己的是跟自己一个编编手下的废柴莫,他擅长写的是玄幻升级流,也是带领顾周进入这个群的前辈,跟顾周的关系一向不错。
    “别提了,每天继续二十块钱。”顾周,也就是点点中文网的小写手一碗粥熟练地在QQ群里打字道,“你们呢?这个星期我记得阿苏有榜单吧?”
    “没有wap手机加成的榜单都是大骗纸!”小白苏在那头很快回道,“扑得我一脸血……”
    “哈哈。”顾周打开点点中文网的界面,果然只在网页最下面的角落里找到小白苏的名字,一看就是属于收益差到不行被编编流放的扑街文。
    顾周是点点中文网的签约写手,这个职业听起来非常高大上,然而一个网站的写手里也按照收益分为三六九等,最好的自然被称为大神,排下来是小神,最后则是像顾周这样的靠收益连养活自己都困难的小透明,也叫扑街写手。而他们这个码字群里面充斥着的都是像顾周这样收益差,却依然不肯放弃码字的小透明们。
    “一碗粥,你今天要完结了吧?”在这个群里,跟顾周关系最好的就是废柴莫和小白苏,虽然大家都没说过自己的私人情况,不过从平常的说话口气来看,小白苏明显比废柴莫年轻点儿,说话也更活泼,“你下一本打算开什么题材啊?”
    顾周停下打字的手,怔怔的看着群里跳动的文字,他早就定了今天把自己的文完结掉,可是他却已经不打算写下一本了。
    “不如不笑大神也快完结了,听说他这一本光是订阅就赚了百来万,接下来还会卖出漫画版权,有声读物和游戏,艾玛他快赚死了。”小白苏完全没察觉到顾周的沉默,继续活蹦乱跳,“如果有一天我能抱上他的大腿就好了,说不定我也能混成小神。”
    不如不笑是点点中文网最高级别的大神,不管什么题材在他手里仿佛信手拈来,让人看得如痴如醉,所以他的粉丝也是最多的,每次一开坑光靠打赏就远远把网站其他人都甩在身后,但是同时他也是最神秘的大神,不仅从来不会在网上的活动上露脸,甚至连微博都从来没有说过话,所以码字圈最大的讨论网站龙空每天必出现的帖子就是“压一根黄瓜,不如不笑绝对是绝世丑男”,作为不如不笑的粉丝后援团成员,小白苏每天都会把开这种帖子的楼主骂得狗血淋头,然后气呼呼地回群里抱怨攻击不如不笑的都是红眼病。
    顾周也是不如不笑的粉丝,所以虽然他每个月拿到手的钱就够吃包子和泡面度日的,但是却毫不手软地订阅了不如不笑的全部小说,甚至会在收益好的时候狠狠心,给不如不笑炸上几颗深水鱼雷,然后幸福地看着自己的名字在不如不笑的“粉丝榜”上出现几分钟,又被其他人给淹没。
    “一碗粥,你怎么了?”大概是察觉到顾周不同寻常的沉默,出言问道,“你还没准备好新坑吗?”
    顾周犹豫了一下,写道,“我不打算开坑了,今天完结后我就回老家找工作去了。”他毕业到现在也已经一年多了,从大二开始连载,写一本扑一本,每个月的收益加上全勤也就够他在魔都租一个郊区的单人间,连存款都没攒下一分,所以顾周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没天分吃这碗饭,不如早点去找工作。
    顾周的话一出现在群里,其他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其实他们又好到哪里去呢,只不过都是凭着一腔热爱还在坚持着罢了,不然这年头去哪里打工不比写上一天赚个包子钱划算。
    “其实我明年大学毕业后也不会再写了。”半晌之后,小白苏弱弱地说道,“不然我光靠这个肯定混不下去的。”
    “我这里还好,毕竟是八线小城市,吃住在家里也花不了几个钱,不过现在新人多了,竞争也多了……”废柴莫言语一向温和,难得有这么沮丧的时候,“可能明年我们这个群里的人就再也不会出现了吧。”
    顾周越看越觉得难受,啪嗒一声把电脑的显示屏关掉,无力地坐在电脑椅上,闭上眼,仿佛还记得大二时候写下第一篇文时的忐忑,收到编编签约信息时候的狂喜,寄出合约时候的紧张,如果可以,他想要陪着读者们一年又一年,可是将近四年的努力却换不回一个生存的机会,那还不如斩断自己的不舍,从头开始新的生活。
    想清楚了的顾周直起身,重新打开电脑显示屏,把自己早就写完的最后一章上传到网站,然后关掉电脑,开始整理行李,他家里早就催他回家了,但是他知道只要一回到自己的城市,一定会被逼着找工作,所以大学毕业后宁可啃冷馒头也硬要留在魔都码字,父母和他的亲哥拗不过他,只能断绝对他的经济资助,指望着他活不下去了就该回家了。
    “房租交了一年的,还剩半年,也不知道房东肯不肯退钱。”决定要回家了,顾周才发现要解决的事情太多,首先一样就是房租钱,然后屋子里所有的东西该扔的得扔掉,要带走的得打包找快递,事情实在不少。
    蹲在地上整理了一会儿,顾周就觉得腿麻得不行,赶紧站起来想缓一缓,没想到一下站起来太急,低血糖犯了,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顾周就觉得不对劲了,周围根本就不是自己租住的房屋的景象,反而看起来像是一个阴暗的桥洞,他试图站起来,但是站了半天看到的还是湿乎乎的地面,甚至这些积水都把自己的手……等等,他的手呢?
    顾周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手,不,应该说是毛茸茸的爪子,这不科学!难道自己其实是狼人吗?这么说他爹妈也是狼人?脑洞大开的顾周开始回想每逢月圆之夜他的爹妈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或许《暮光之城》还是以家的故事为蓝本创作出来的?
    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顾周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爪子特别小,也没发现就在他清醒之后,几个对他来说,足够庞大的黑影正在从后面接近他。
    “汪汪汪!小子,这是我们的地盘,快滚开!”
    当察觉到身后有一股难闻的气息接近的时候,顾周才猛然发现已经被三条大狗包围住了,而他们狠厉的眼神和接二连三的犬吠声也说明了他们的态度,“滚出这里,小东西!”
    顾周张了张嘴,发出来却是他完全陌生的声音,“汪唧唧,你们是谁?”
    “哈哈,老大,这只小奶狗居然在问我们是谁,这真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黄色的大狗讨好地对处于中间的黑背犬说道,“要不要我们给他一点教训?”
    中间的黑背一看就是领头的,虽然因为常年的饮食不良,背上的毛有些稀稀拉拉的,但是丝毫无损于他的威严,“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地盘上?”
    顾周被他问得一愣,努力睁大眼睛,胆怯地往后退一步,迫不及待想要离这些危险的生物远一点,“我、我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老大,估计是一只被妈妈丢弃的小奶狗罢了,还懵懵懂懂的,什么都不知道呢,赶出去吧。”黑背旁边的是一只黑黄色的土狗,看起来比较温和,甚至还伸出爪子帮顾周顺了一下毛,“你有名字吗?这是我们老大黑哥,我是肥仔,那个是大黄,这边是我们的地盘,你不能到这儿来。”
    “我、我叫周周。”也许是肥仔的眼神太温柔,顾周不知不觉把自己的小名说了出来,“我不能待在这儿的话,我该去哪儿?”
    肥仔无奈地看了一眼黑哥,摇摇头,“随便去哪儿,但是你不能在这儿。”这只小奶狗一看就是还在吃奶,也不知道出去后能活多久,但是即使这样,他们也不能留下它。
    “哦。”从上学开始就是乖孩子的顾周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能留下他,但是服从的本能地还是让他扑腾扑腾地往前离开,等他走了好几步才像是想起什么地停下脚步,转过头,睁着一双湿漉漉的小狗眼可怜巴巴地问道,“那个,请问,我也是一只狗吗?”
 
  ☆、第2章 猫和狗并不总是天敌
 
作为一个见过无数脑洞,也开过无数脑洞的写手,顾周觉得不管是重生还是穿越他都应该已经淡定了,但是这并不包括他突然变成了一只狗啊!尤其这只狗长得也似乎不怎么好看,也不是名贵品种,就是一只普通的中华田园犬——俗称土狗。
    看着湖面上印着的倒影,顾周忧伤地叹了口气,灰不拉几的小脏爪摸摸自己瘪瘪的肚子,决定先不考虑“我是谁”这种哲学问题,毕竟自己再不吃东西估计得饿死在湖边了,还不知道能不能穿回自己的身体里去呢。
    慢悠悠地在小巷子里晃荡了一会儿,顾周大概知道了自己现在应该是在魔都中心的旧居民区,距离他租住的房子差得十万八千里,如果想要跑回去,估计没等跑到家里,他已经先累瘫在路边了,还不如先当好一条狗呢。
    但是一条流浪狗的生活远远比顾周想象的更难捱,尤其是这种小巷子里,基本上都由大狗霸占着,只要他流露出一丁点靠近垃圾箱寻找食物的动作,就会不知从哪里窜出一条凶狠的大狗过来驱赶他,甚至还会咬他,几次下来,顾周就不敢靠近垃圾桶了,只能随便在街上晃荡着,盼望着周边哪个好心人愿意给他一口吃的,哪怕是他最讨厌的包子皮也行啊。
    这种旧小区门口最不缺的就是各种饮食店,顾周试探着靠近一家小饭馆,摆在外面等待别人来收的泔水桶正散发着一股新鲜的肉香味,把还在幼年期的顾周迷得不自觉睁大了眼睛,咽着口水往那边蹭。
    因为临近饭点的时间,所以店里的老板娘在后厨房里忙活,没看见顾周的靠近,倒是她家四五岁的儿子穿着开裆裤,正蹲在附近玩耍,一看见有小狗屁颠屁颠跑过来,立刻站起身,毫不含糊地大声朝他妈喊道,“妈,妈,有狗来吃我们家的东西。”
    顾周被他的大嗓门吓了一跳,不自觉打了个颤儿,没等回过神来,一个围着油腻腻的围裙的大婶就挥着铲子追了出来,黑黄夹杂的卷发胡乱扎成一把,眼角的鱼尾纹也因为夸张的面部表情挤在一起,“你个死狗,快滚开,不然我就要打你了!”
    顾周本来就胆子不大,被她这么恶狠狠地一吓,更是害怕的直哆嗦,腿间一湿,滴滴答答的液体就留在了这家店门口。
    “还敢尿在我家门口?”中年女人大概是真的气狠了,从旁边抓过夹煤球的钳子,往顾周腿上一抽,顾周都没来得及感觉到疼腿上的一撮毛就被烫掉了。他回过神来,也顾不得许多,只是忍着眼泪拼命往前跑,不怕不怕,等到了没人的小巷子里就安全了。

    顾周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小孩,长相可爱,家境优越,成绩优秀,又一直是个乖得不得了的小孩,连个叛逆中二期都没有,唯一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大概就是不听爸爸和哥哥的话回去找份安定的工作,而是选择留在了魔都当一个看不见未来的三流写手。可是就算是这样,他也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肚子饿得已经瘪成一张纸,腿上的毛被烧掉了一大块,还被人连骂带追的,逼着他躲在阴暗的小巷子里不敢大声喘气。
    蹭了蹭自己有些湿漉漉的后腿,顾周难堪地慢慢趴下,委屈地吸吸鼻子却不肯掉一滴眼泪。他不想当一只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没法做的小奶狗——他甚至现在连大小便都还自己控制不住,这更加让他羞愧难当。
    如果,如果能够变回来就好了。顾周安静地睡在巷子的角落里,一下一下地舔着自己受伤的后腿,他从来没有如此感谢过上苍让他投胎成了一个健康的人类,也没有如此真切地盼望过这一切都是一个梦,等他醒了,他还是那个三流小写手一碗粥。
    “喵呜~”
    顾周是被一阵猫叫声吵醒的,作为一只理论上还没断奶的小奶狗,他每天需要保持足够的食物和睡眠才能健康成长,但是既然没有食物,那就只能睡觉了。所以当顾周被一阵一阵的猫叫声吵醒的时候,他是很不开心的,甚至在睁眼的那一瞬间,示威似的咧了咧才刚刚长齐的小乳牙。
    “喂,傻蛋,你不能在这里睡觉。”一只毛发油亮的黑猫慢条斯理地走到顾周面前,干净的身体和优雅的举止一看就是被家养的小公主,她歪着头打量了顾周一会儿,摇摇头,失望地说道,“才那么小,不会连话也说不清吧?”
    “我会说话!”顾周看出她没有敌意,但是与生俱来的警醒让他还是强撑着直起身子,故意装出一副成熟的样子,企图让对面的黑猫不敢打自己的主意,“我很厉害的,我还有很多强壮的家人。”所以你不能欺负我。
    “噗嗤。”黑猫公主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不给面子地笑出声,眼神轻蔑,连一丝遮挡的意思都没有,“你这个岁数就在外面流浪的,肯定是被家里丢弃的小东西,瞧你现在饿坏了的可怜模样,估计晚上要是下场大雨,你就撑不过去重新投胎了。”
    顾周觉得她对自己应该没什么坏心,但是自己又不想理她,干脆继续趴下,撇过脸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一觉。
    黑猫倒是很利落,上来直接一巴掌挥了过去,声音又尖又利,“傻蛋,又听不懂我的话了,我说了,这里不能睡!”
    “为什么?这又不是你家!”顾周什么时候受过一只猫的气,想都没想地回嘴道,“就算要赶我走,也不是像你这样的家养猫!”
    “你以为我看上你这个小破地方了?”黑猫不耐烦地撇撇嘴,在原地不安地走动了一下,有些暴躁地说道,“让我呆这儿半个小时我都嫌闷得慌,果然年纪小的都是笨蛋,连沟通都难。”
    顾周听出点意思来了,有些紧张地站起身,惊惶地看看四周,“这里不安全吗?”
    黑猫闷闷地应了一声,语气难得有些害怕,“这里我来过好几次了,看到有几只比你大一点儿的狗都被捉走了,听说是做火锅去了。”
    第一次见到捉狗场景的时候她也还小,正是爱玩的时候,偷偷溜到这个巷子里打算找个玩伴,没想到正好看到几个大男人用了不知道什么机关把窝在这里睡觉的一条大狗给弄晕了,直接塞进面包车里就走了。她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也没敢追上去,后来问了附近的流浪猫之后才知道这些人平时没事就四处转悠,看到有落单的狗也不管有主的还是没主的,直接一枪麻醉就把狗弄走了,名贵点儿的卖掉,一般的就送到狗肉店里。这个巷子因为地方偏僻,很少有人打扰,所以陆陆续续总有一些流浪狗把这里当做避风港,结果被早就踩过点的打狗人一枪就没了活路。
    顾周原来也在微博上看到过一些黑心人非法捕捉流浪狗和落单的宠物狗送去做火锅,不过那个时候他能做的也就是感慨几声,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也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不行,不管怎么样,不能被捉走。打定了主意的顾周抖抖毛,站起身,打算再去别处找个安全的地方,最好还能有点吃的,不过在走之前,他还是很诚恳地跟黑猫道了谢,“谢谢你提醒我这件事,不然我估计也会被捉走的。”
    黑猫很傲娇地扭开头,别扭地冷哼一声,“我才不是为了你呢,我只是更讨厌那些捉狗的人而已,他们上次还抓了我的同类呢,这笔账我迟早要跟他们算。”
    “你千万要小心,他们都很狡猾的。”顾周一瞬间立刻忘了自己才是跟他们相同的物种,站在黑猫这边跟她同仇敌忾道,“人类最狡猾了,很可怕的,坏心眼也没边了,你不要想着报复了,看见危险就赶紧躲远一点。”
    “我又不是你,我可是很·有·能·力·的大人了!”黑猫一字一顿地强调着,忙不迭地跟眼前这只什么都不懂的小奶狗划清界限,“再说,人类都研究出来了,猫的智商比狗的智商高上好几倍呢。”
    顾周还是有些不放心,不过眼下他有更紧急的事情要做,也来不及劝说这只黑猫,只能匆匆挥了挥爪子,打算离开。
    “等等。”没想到反而倒是黑猫叫住了他,脸上有些迟疑,不过还是开口道,“你不如去樱园小区碰碰运气,那里有个老奶奶会固定给流浪狗食物的,不过抢的狗挺多,你小心点。”
    “明白,谢谢!”得知了重要信息的顾周开心地眼睛都弯了起来,“那么,小猫,我走了,下回见!”
    “什么小猫,难听死了。”黑猫低着头嘟囔了两声,对着顾周大声抗议道,“我叫露西,我家小主人取的英文名字,你下回不要叫错了!”原本她还想问问这只小奶狗的名字,可是转念一想,他才那么点儿就被赶了出来,估计连名字都还没有吧——想到这儿,她有些遗憾,要是自己也像小主人那样聪明,会给人取英文名字就好了。
    顾周跑得不快,听到了后面黑猫的名字,停下脚步,回过头,歪头对着还在碎碎念的露西露出了一个萌的有些犯规的笑容,“我叫周周,真高兴能够认识你,露西。”
 
  ☆、第3章 虐待者(上)
 
樱园小区是个很大的开放式小区,因为建造得有些年头了,所以并没有配备保安,加上地处于人流密集区,所以人来人往的,进出人员非常杂乱,顾周叼着好不容易从路边捡到的一块油饼屁颠屁颠地跑进去的时候刚好遇到一只大狗朝他奔来,他浑身打了个机灵,还没等脑子反应过来,嘴里的油饼已经落到地上,被那只大狗轻而易举地叼走了——临走前,他还不忘丢给了顾周一个轻蔑嘲讽的眼神。
    顾周气呼呼地用小嫩爪子捶了下地面,这种没人管的大狗最讨厌了,以前他还是人的时候有时候就会被他们给吓到,没想到现在变成小奶狗了,更是只能躲着他们走,连好不容易得到的晚饭都被抢走了。
    大概是临近晚饭时间了,小区里的流浪狗都从各个角落里钻了出来,摇着尾巴朝小区中央那棵大榕树下赶去,有的明显是老狗了,淡定地连脚步都一丝不乱,气定神闲的样子和旁边一边跑,一边睁大眼睛生怕去晚了就没饭吃的小幼犬形成了鲜明对比。顾周饿得很了,也管不了什么风度仪态,努力扒拉着小爪子往前跑,好不容易才看到一个衣着简单的老奶奶正在慈祥地把几个大盆放在树底下,然后坐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几头模样各异的流浪狗争先恐后地享受他们的晚餐。
    顾周不知怎么的有些心酸,不由放慢了脚步,跑到老奶奶脚下,也没管旁边散发着浓浓香味的食物,只是讨好地蹭蹭奶奶的裤腿,然后仰起头,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面目和蔼的奶奶。听露西话里的意思,奶奶喂流浪狗这个举动已经持续很久了,她一定是个很善良的好人吧?
【变成幼犬的日常 碧色微橘】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