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哈士奇与太阳花 锋面鱼(下)

时间: 2017-10-01 05:44:57 分类: 现代都市

【哈士奇与太阳花 锋面鱼(下)】
 
 
第50章 第五十章
S市的交通状况越来越差,我早上七点出的门,眼瞅着现在都已经七点四十五了,还剩下将近一半的路程。平时半个小时的路程,硬是延长到一个多小时。
 
“嘟嘟嘟……”后面的汽车发出一阵刺耳聒噪的喇叭声时,我才意识到绿灯了,而且我已经发了好一会呆了,慌忙发动汽车。
 
老爸昨天早上说的话,一直在我脑子里晃荡。他们之间的故事其实很普通,像大多数的正常男女一样,相遇了,相爱了,结婚了,生娃了!两人感情非常好,连吵架这种事情都很少发生。在外人眼里,恩爱的不得了。
 
然而,老妈却义无反顾的离开了老爸,不带一丝想念的离开了。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察到,老爸其实并没有说出老妈离开的真正原因,在他的眼里,仅以为老妈是去追求梦想,又或者,老妈其实是找到了另外一个有钱又有能耐的男人罢了……只是我从来都不觉得老妈是那种人。
 
那么,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使得老妈非要离开,而且每次都说老爸不离婚她就不回来。老夫老妻了,用得着天天这么耍性子吗?我真的是非常非常不理解。
 
龟速挪到公司,停好车,心事重重的往大厦里走去。前台值班小姐对着我露出个迷人的甜甜微笑,我面无表情的经过她的面前。后知后觉我应该同样对她笑一下,否则显得我多没礼貌啊!
 
“嘿……一洋!”肩膀上忽然被人猛的拍了一下。
 
我哆嗦了一下身体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人,思维停顿了几秒钟,“你怎么……在在这里?”
 
站在我身后的是许久没有见过的小丽,也就是我之前在营销部的同事,跟我传过一点风波的那个姑娘。多日未见,她跟以前相比并没有不同,依旧活泼,依旧爱笑。而且,对我的态度也完全看不出有何异样。
 
“这是周经理的快递,我去帮他取的!呵呵……怎么了?你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小丽依旧笑嘻嘻的看着我。
 
“没事!”我急忙摇摇头。
 
电梯门开了,我急忙走了进去,小丽自然也跟着我往里走,边走边说道,“好多天都没有见过你了,你去哪了?”
 
“呃,我,我家里有点事,所以……”我含糊着说道。
 
“嗯!”小丽点点头,似乎也没有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我帮她按下十五楼的电梯,又按了二十楼的电梯。
 
“那个……”身后的小丽出了点声。
 
“什么?”我转身看了她一眼。她脸色略带些苍白,嘴唇微开,似乎是有话要说,但是咬着嘴唇看着我,却又不吱声。
 
与此同时,“嗡嗡嗡……”兜里的手机在拼命嗡嗡嗡。
 
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我先接个电话!”
 
“嗯!”小丽点点头。
 
电话是郑泰打过来的。当看到电话的时候,我的心虽然放松了下来,但也产生了一种不甘的情绪。我知道小丽想跟我说的话一定不是普通的嘘寒问暖,可是,我还是选择性的无视。只是因为,公司的种种事情我根本不想掺和!
 
“你在哪?”郑泰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朝小丽点点头后,转过身,说道,“在电梯里!今天早上堵车堵的特别严重!”
 
“你来了直接去我办公室,谁叫你都不用管,听到没有?”
 
“知道了!”我点点头。
 
“叮咚……”十五楼到了。电梯门自动打开了,进来一个员工,电梯门合上了。到了二十楼,电梯又开了,我回头冲小丽摆摆手,笑了笑,然后走出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我骤然想起小丽没有去十五楼,没有去二十楼,那么她去了二十一楼?董事长办公室?
 
我拎着手机直接进了郑泰的办公室。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值班小秘书送进来一杯咖啡后马上就离开了。
 
我脱了外套,走进郑泰的专用小卧室,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郑泰依旧没有回来。我躺在沙发上玩了会手机,打了个呵欠,索性找了条毛毯盖在身上打算睡个觉。
 
上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暖暖的洒了进来,照的整个办公室内暖洋洋的。每个毛孔都舒服的打着呵欠,心里的阴霾暂时清理了出去。我闭上眼睛,很快,眼皮就开始发沉。
 
睡醒的时候,身上还是热乎乎的。我伸出胳膊伸了个懒腰,刚要爬起来就被一只大爪又给按了下去,“别动!”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脑袋转了转,伸手捏了捏脑袋下面枕着的一条结实的大腿。
 
“早回来了!”郑泰一只手抱着笔记本电脑,一只手伸到暖暖的毛毯下面,隔着衣服摸了到我的胸口使劲揉了两把,“你倒是睡的舒服,我差点被气死了!”
 
我身体抖了抖,极力往毯子里面杵了杵,“谁敢气你?不想在这混了是吧?是不是老赵?”
 
“哼……”郑泰轻哼了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爸到底什么时候走?”半晌后他突然问道。
 
“不知道!”
 
郑泰脱了外套也跟着钻了进来,边钻边嘟囔,“你说你爸到底想干嘛?用得着他的时候他整天不着家,用不着的时候,天天赖在家里不走!”
 
“我爸更年期到了!”我顺势搂上了郑泰的腰,将一条腿搭在他身上,“先不说他了,你猜我上楼的时候遇到谁了?”
 
“谁?”
 
“小丽啊!”
 
“哪个小丽?”郑泰抓了一把我的屁股。
 
“还能有哪个啊?就是营销部那个,之前还跟我传过绯闻的那个……”
 
“绯闻?你?做梦去吧!”郑泰的手像是泥鳅一样滑进了我的裤子里,捏着我屁股上的肉使劲一掐,“以后再敢给我传绯闻,小心我让你下不了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上次她灌我酒的事,你不是说要给她点颜色看看吗?本来我还有点担心,但是现在看她还好好的,所以就……”
 
“嗯!是我让她回来的!”郑泰闭着眼睛,用下巴顶着额头,一条腿往我两腿间使劲夹了夹,“怎么着?你对她还存点念头?”
 
“我只是好奇问问!”我不适的缩了缩肩膀。
 
“你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有时间就多想想该想的……”
 
“什么是该想的?”
 
郑泰没说话,一个翻身就把我压在下面,下面那根硬邦邦的顶在我肚子上。我要笑不笑的四处乱动,一边挠他痒痒肉,眼瞅着郑泰的脸逐渐涨的变了色,我开始大笑起来。
 
郑泰低头咬了我嘴唇一口,低喘道,“笑屁啊!”
 
“我笑你屁股!”
 
“看你等会还能不能笑的出来!”郑泰一手抓着我裤子,嗖一下给拽了下来。
 
“哎呀,我去,你慢点!”
 
“这里都这么着急了,还嘴硬!”
 
“别咬,疼……cao~你大爷……”
 
“你就是我大爷!”
 
“不行,不能在这,到里面去!你听到没有!”
 
 
…………………………
 
完事后,我们两坨肉体懒洋洋的叠在一起,谁都不想动。身上的汗水黏糊糊的沾在一起,郑泰那只不老实的爪子在摸来摸去,摸的我一阵心烦气虚。
 
“我上次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郑泰躺在我身下,揪着我头顶的毛发玩了一会,顺手揪下一根。
 
“啥事?”我眯着眼睛,伸手拍了拍他的爪子,用侧脸蹭了蹭他的胸肌,有气无力的问道。
 
“啥事?你特么全忘了?”郑泰一咕噜把我从他身上甩了下去,继而反身压到我身上,报复性的往我小腹处捏了捏,“你还有脸问我?”
 
“你说的事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个要不你提示一下。”我两条腿盘在他健壮的腰上,用脚掌使劲搓了搓他挺翘厚实的屁股。
 
“就是上次跟你说的,搬出来跟我住!”
 
我眯着眼睛打量他的脸,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郑泰的脸上鲜少有这种认真又诚恳的时刻,唯有的几次似乎也不是针对我。
 
“不行!”我摇摇头。
 
“为什么?”
 
“我怕被你虐待死!”我冲他吐了口气,勾着他的脖子,对着他的脸,用力亲了一大口。
 
搬出来住,我不知道老爸会怎么想,但是肯定会很难过。尤其是老爸最近正处在伤心过渡期,我搬出去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况且……
 
“#####…”手机响了,郑泰充耳不闻,我无可奈何的伸长了手臂去够手机。
 
“郑泰你别咬我……手机!”我费劲巴拉的刚要摸到手机屁股,然后,手机转了个方向从我手中滑落。
 
郑泰接过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沉默了几秒钟后,将手机扔到了一边的床头柜上。接着,俯下身继续啃我的脖子。
 
“谁啊?”等了一小会后,我有点奇怪,于是问道。
 
“没谁?”郑泰抬起头,两只手捏着我的脸,看了我一会后,终于说道,“你赶紧起来,收拾收拾去吃饭,我先出去有点事,马上回来!”
 
“什么事?”
 
“不是什么大事!”郑泰说完后,意外的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带着深意的眼神狠狠的瞧了我一眼,坚定的从我身上爬了起来。光着身体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我光着身体趴在小休息室的床上发了会呆。郑泰刚才的手机来电,分明是林琳的。这个铃声是林琳特地给郑泰设的,专属于郑泰。那时候,林琳还特地向我炫耀!
 

如果是在以前,他们背着我打电话,我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酸涩难耐的。原来,总是有事情是当着我的面说不方便的。其实,我跟郑泰的关系完全就没有好到什么秘密都没有……一切都是我自己多想的而已。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很不平等,我在他眼里是透明的,是几乎没有任何秘密的。而郑泰的大多数秘密都是我所不知道的。
 
想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心情稍微有一点点不爽。我攥着拳头狠狠的捶了下床,两脚使劲扑腾了一会,以发泄我心中的怨气。
 
“砰……”小卧室的外面忽然传来一声肉体撞到硬物上的声音。
 
我的心瞬间停止跳动了,一动不动的凝望着外面。唯恐那人突然闯进来,然后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连呼吸都忘记了。
 
只有一点点响声,然后结束了,办公室内重新归于平静,仿佛外面是我自己的幻觉。我动了动已经吓冷的双脚,扭头四处寻找着毛巾浴袍或者其他能遮羞的布料。
 
能随便进入郑泰办公室的人真没几个,我怕极了被大伯发现我们俩之间的女干~情。
 
“还不起来,你打算趴到什么时候?”外面突然传出一个低沉冷硬的声音。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还不起来,你打算趴到什么时候?”外面突然传出一个低沉冷硬的声音。
 
我原本跳到喉咙眼的心,瞬间放到了肚子里。本来一直都挺讨厌的声音,此刻突然变的充满了磁性与魅力。我平复了一下乱跳的心脏,抓过床单围在腰上,得意洋洋的下床,“嘿,邹哥,你什么时候到的?”
 
邹晃面无表情的瞅了瞅我半~裸的身体,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用一副标准普通话一个字一个字严肃认真的说道,“快点穿好衣服,中午已经安排好了!”
 
“安排好什么了?”我不急不慢的跳下床,赤着脚往洗手间走。邹晃没有说话,或许是他懒的回答我,又或者是我根本没有听到。
 
草草的冲了个澡,裹着浴袍走出小卧室的时候,邹晃高大伟岸的身体一动不动的站在拉开了的落地窗帘前面,似乎在沉思。
 
我脚贱的走了过去,伸手往邹晃的肩膀上拍去。这样宽阔雄浑的后背,不知道一掌劈上去是啥感觉,会不会被硌着手呢?
 
邹晃的反应超级迅速,我的手几乎是没有碰到他的身体,就被他伸手一个反剪,肩关节和肘关节一阵剧痛,疼的我当场惨叫了起来。我甚至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转过的身,他的肩膀是如何躲过我的攻击。
 
“啊呀呀呀……疼疼疼!”我大喊了起来。
 
“才这点能耐就搞偷袭!”邹晃轻蔑的哼了一声,手上的力度放松了一点,但是并没有放开抓着我胳膊的手。
 
我挣扎了两下,愤恨的说道,“我可没想偷袭,我只是想过来拍拍你肩膀,你是神经过敏吧?要不就是被人追杀太多次了,警惕心这么强!”
 
“……”邹晃静悄悄的站在我身后,沉默了一会才低声说道,“是不是偷袭,你心里最清楚!”
 
“你有毛病啊!”我小声嘀咕道。
 
邹晃一把甩开手,我被他甩的一个趔趄,不受控制的一头栽倒在地上,好在地板上铺的地毯,也没有摔多疼,但是我的火气已经被他这一摔开始往外冒小火苗。
 
“靠,你让我拍一下能死啊?你是纸糊的还是豆腐做的?”我倒在地上,打算起身的时候,不甘心的又踹出去一脚。
 
没看见邹晃的身体动,但是他就是躲过了我的再次袭击。我噌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横冲直撞往上扑。
 
这次邹晃倒没有躲,他迎着我的一阵劲风,直到我窜到他面前的时候,他骤然出手,拽着我浴袍的前襟猛的一拉,接着往旁边一扔,我就跟一块破布一样风中飘舞。
 
我愤怒的眼睛都发红了。
 
邹晃拍了拍手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捡起沙发上掉落的到处都是的衣服扔我头上,举起手腕看了看手表,面无表情的说道,“别自不量力了,赶紧穿好衣服出门,我没功夫陪你瞎玩!”
 
“没工夫就不陪,我又没求着你!”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浴袍前襟已经被拽开了,半散不散的披在肩膀上,往前走一步一个趔趄,差点又绊倒。
 
我狼狈不堪的裹紧浴袍,低声咒骂着,抱着衣服钻进了小卧室。出来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了人。
 
我长喘一口气,低头捡起手机往外走,暗暗的下定决心,此仇不报,我就不姓郑。
 
………………
 
从公司大厦出来后,邹晃已经把车停在了大厦外面。我眯着眼睛,用手掌遮住中午的大太阳,迅速的钻进车内,“中午什么安排?”
 
邹晃没吭声,事实上,他完全就没有理我。猛一踩油门,连我是不是已经坐好了都没问,噌一下,车子窜出去老远,我的身体剧烈晃动了一下,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
 
“日`你大爷!”我扶着座位扶手,狠狠的骂道。
 
“……”邹晃闻所未闻,身体一动不动,但是车速并没有降下来。汽车在拥堵如海潮的马路上狂窜,我连骂的机会都找不到,只能紧紧的抓住一边的扶手,另一只手哆嗦着寻找安全带。
 
“嗤……”大约二十分钟但是在我看来犹如一年那么长的时间内,汽车终于在一家酒店门前停了下来,轮胎打磨着柏油马路留下一道清晰的印子。
 
邹晃完全不顾我白的跟纸一样的脸,径直开门下车,然后拉开后车门,一把将我拽了出来,手指一点锁好车门,接着拖着一具死尸一样的我往酒店里走去。
 
“你脑子坏了?你想死啊……”我走路走的气喘吁吁。胃里一阵接一阵的反胃,偏偏旁边还有一个让人气到想爆炸的人拼命拖着你不让你休息。
 
“刚才你已经耽误了十九分钟五十六秒,现在离十二点整还有一分钟,你要是能飞上十九楼就自己飞,不能飞就闭嘴!”邹晃大踏步的拽着我走到电梯间。
 
我无言以为,在心里又给他记了一笔。
 
电梯里静悄悄的,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憋着一肚子火没地方发,邹晃则是万年冰山,想让他放个屁估计比让他笑一下更难。
 
“你是不是……”我斟酌了一下句子,清清嗓子说道,“又被刘伽甩了?”
 
“……”邹晃没吱声。
 
我在心里偷笑,虽然这样有些不厚道,但是看到邹晃这样子的时候,心里其实是说不出的畅快的!
 
“叮咚……”电梯门开了,邹晃一言不发的往外走。我磨磨蹭蹭的跟在他身后,心里的算盘子打的啪啪响。看来,有必要找刘伽商量一下对策!最近都好久没有见到刘伽了,也没有收到他的电话或者短信,不知道这厮又跑到哪个深山老林子逍遥去了……
 
按理说,邹晃身材这么有料,脸长的也算是英俊,虽然不是我认同的美男子,但是如果对上了刘伽那双狗眼也算是不错了,但是两人的关系却如大海一般,潮涨潮落变幻莫测。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至于天天跟孩子玩过家家一样闹来闹去吗?有意思吗?还是说,邹晃其实是空有个架子,那玩意儿根本不顶用?或者说,在床上,仍旧木的像石头,冷的像冰块?
 
我捏着下巴皱着眉头思索着,没准这也是有可能的。刘伽不是说过嘛,他俩在床上,不一定谁上谁下,也就是说邹晃有时候是受…………这样的大块头竟然是受……我去呀!
 
我盯着邹晃的背影心猿意马,心痒难耐。冷不防邹晃转过了身,一双犀利的仿佛能洞察一切的眼睛盯着我从头到脚瞧了一遍。
 
“干……干嘛?”我有点心虚的停下脚步。
 
邹晃打量完了之后,转过身,推开面前的两扇厅门,“进去吧,你哥让你先等会,他马上就来!”
 
我一声不吭的走了进去,邹晃吩咐完服务员后离开了。
 
………………
 
菜马上就上了,全是本酒店的招牌菜,菜色鲜艳,味道鲜美,种类齐全。郑泰却没有来,打电话的时候,一直是正在通话中。我没有耐心的等下去,索性一个人开吃。
【哈士奇与太阳花 锋面鱼(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