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荣耀星的蛋糕房+番外 卫隽子

时间: 2017-10-01 04:10:03 分类: 现代都市

【荣耀星的蛋糕房+番外 卫隽子】
 
 
文案:
退役机甲操作员霍怀,在贫民区荣耀星上,做唯一一家蛋糕店的配送员。
某次由于事故降落在不知名星球,发现一失忆男孩,遂带回店领养。
在男孩有意无意的撮合下,他竟然觉得原先讨厌的老板白德霖秀色可餐——
但白德霖远比想象中神秘……
 
CP:懒散精明攻×温柔(洁癖炸毛)受
 
1V1,HE,上帝视角偏主攻,略白不苏,狗血有天雷无。
 
重要声明:1.发誓绝无抄袭!吐槽慎重,建设性意见欢迎!
 
2.架空时代背景为自创,考究党请放过!
 
3.更新时间不定,但一直在努力!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怀;白德霖 ┃ 配角:白鲁;莉西 ┃ 其它:主攻
 
 
第1章 第一章
霍怀整个人陷进沙发里,从腰间取下葫芦造型的酒器,慢腾腾喝上两口,表情甚是惬意。也难怪,室温是最宜人的80安氏度;沙发是3670年最新科技产物,根据生/理需求调节柔软度;低浓度烧酒是店长从首都托熟人购买的,不然这类“稀罕物”哪里来?
 
旁边的机器人提醒,童声平板:“您的酒储量只够再喝四天,建议……”
 
“靖岚闭嘴。”矮胖身躯的家务型机器人倒有个霸气名字。霍怀垮下脸,咂咂嘴,不舍地掩上瓶盖,交给它冷藏。
 
脚步声响起,一约莫十五岁的少女探头进休息室,乍看面相丑陋,头顶还有一对突兀的尖角,气质却温婉:“又偷懒?别欺负店长和善。”
 
霍怀摊摊手,将脚翘在沙发扶手上,打算入睡。
 
说曹操曹操到。“图米拉星有客户下单,请你尽快启程……”来人眼神一转瞟见不雅举动,泛起了隐隐怒意,音量高了个八度,“霍怀!把脚放下来!脏得要命!”
 
麻烦来了。霍怀的脑海中闪现血红的大字,不情愿地照做。店长通常好脾气,除非你触到逆鳞,休眠火山即刻喷发。而他的逆鳞偏偏是洁癖……不幸的霍怀,刚来半年,已经被斥责了无数次。
 
果然喋喋不休:“你上午送完单,没洗浴!想象可能抓取食物的手,和肮脏的脚放在同一处,你不难受?”又给靖岚下指令:“把病菌和气味除掉。”靖岚遵循终极BOSS指令,嘴部微微张开,喷出细密喷雾,胖胖的手臂一转,露出圆形刷,就对准那块区域高速转动。刷完密封罩兜头而上,瞬间抽真空技术使可能携带的菌类消亡。最后洒上清香的橘子气味剂,总过程不超过五秒钟。
 
见霍怀动嘴想反驳,店长眼睛一瞪:“沙发有定期清洁功能不构成理由。”
 
霍怀深知他吃软不吃硬,故意瓮声瓮气地撒娇:“下回会注意,原谅我嘛~”
 
店长愣住,甩手就走:“地址传到你智脑上,配送去。”
 
少女无奈地笑:“装得不像,恶心煞人了。”
 
“这就叫智慧。”霍怀摇摇手指,坐起身。表面吊儿郎当,孰轻孰重他分得清,被解雇可不是闹着玩的。当初他从机甲战队退役,事出突然,后勤部无转业安排,是前任队长坎贝纳中校替他牵线,才得到这家蛋糕店的职位。若是丢了饭碗,不但辜负老上司对他的期望,生活还没着落,亏大了。
 
站直让制/服内置系统调整契合度,他到厨房拎起恒温包裹,并开启手腕上的智脑。透明屏幕弹出,手指微不可查地动了动,界面飞快跳出又被覆盖。他牢记下地址,熟练地设定路线。
 
出发前他和店长擦肩而过。平心而论,店长白德霖高大健壮,俊逸的脸庞挂着笑容能迷倒全星多少姑娘。可惜……
 
霍怀进入蛋糕房的顶层,有架纯黑色、仅在舱门处涂有白色“白家蛋糕房”字样的飞梭静静停在那里。看外表半新不旧,但保养得尚且得当。拍拍机身,他爬进窄小得仅能容纳三人的座舱,和机上智脑打个招呼:“源咱们又见面了~”
 
源的形象被设定成正太模样,在屏幕右下角晃来晃去:“主人好!目的地信息已收到!是否即刻启程?”
 
霍怀吹声口哨,屋顶迅速从中间分成两半,露出浩瀚的苍穹星辰。飞梭尾部冒出橘红色火焰,燃料动力提升至最高,瞬间飞跃出了停泊地。屋顶立刻关上。
 
在人工智能普及的年代,霍怀几乎不需要手动操作。他无聊地朝下望:种植小麦的白色大棚连成片,但地面上一点绿色都无,是寸草不生的荒芜。除了少数几栋高楼显眼地矗立,其余皆是低矮平房。由于星球供氧严重不足,贫穷者又大多买不起自供氧服装,只能低价淘来劣质服饰或者尽量呆在有供氧设备的房屋里。可是建设循环供氧房屋也花公款呐,哪位达官显贵便提出了模仿古代中华国的建筑理念,以最小空间容纳最多人,总算是挤得下。
 
霍怀嘲讽地勾起一抹笑,荣耀星?虚有其名。相反,流放星还差不多。这颗远离首都、靠近敌国边境的星球,超过百分之八十的居民都是穷人,从事所谓“下等”职业。好歹这星球并非一无是处,土壤被证明最适宜种植小麦,于是一百多年前大批居民被派遣种植小麦,输送给大城市。
 
这年头家家户户冰箱里储藏着营养剂,真正的食物种类屈指可数。哪怕是清水蛋糕端上来,大家都馋得两眼发直。白德霖便是珍贵的面点师,是受人尊敬的存在。有传闻说他婉拒了大/官的盛情邀约,坚持将制作间开在原产地,采购最新鲜原料、亲自把关筛磨等过程,做最纯正的美食。
 
没将大厨收入麾下,富贵人家惋惜,又止不住嘴馋,便趾高气扬地要小店员送货上门。这不,霍怀掰着手指数了数,光昨天就送掉了十二单往各个星球,每单价值都抵寻常人家半个月的花销。
 
飞梭已驶离荣耀星,经过高黎星、掘金星……在和雨星前圆润地转了个大弯,朝被环绕的首都飞去。霍怀闭着眼睛都能说出经过地的名称,毕竟同为边境的构成线。边境可不是单纯地分离国家和国家,几万光年外便是非人类的地盘,兽人们的国度。两个完全迥异的“世界”在打了几百年战争后,于十多年前签订了停战协定,目前都按兵不动,但谁知道未来会怎样?
 
半睡半醒地眯了一会,源充满元气的声音传来:“主人到啦!”
 
霍怀不情愿地起身,站直让系统压平被睡得略有褶皱的制服。图米拉星紧靠着首都,可以称得上经济中心,连大气层都罩上昂贵的超薄供氧膜,行人轻装上阵,无需烦恼生存要事,居民有高人一等的态度不足为奇。小地方、“穷酸”的服装、随意的态度,都可能被嘲笑。
 
飞梭直接降落在客户家门前,霍怀打开舱门便对上了足有四米高的描金金属门。已经感应到有人,门上的微型喇叭冰冷的机械音道:“来访者请报上姓名。”
 
“白家蛋糕房的派送员,快递到就离开。”
 
声音波动了一下:“已记录。”一分钟后门开了条小缝,一身穿仆人制服的女子快步走到霍怀面前:“大人的客人即将到访,赶紧把飞梭转移到后门。碍事挡路了,当心治你的罪!”
 
有钱就是大爷。霍怀压下不悦,在女子指引下将飞梭重新停在不起眼的某道门外。捧出恒温包裹,霍怀交代过店长嘱咐的食用前须知,转身准备打道回府。希望今天没有别的单子,回去能睡个懒觉。
 
飞梭低空飞过正门上空,他眼尖地瞥见一溜三辆滑行车疾驰而来。出于职业敏/感,他对飞行器有些了解,认出那是J公司的最新产品,还是星际限量款,一下便购置三辆,说是大人物还真不虚的。
 
不过关他什么事呢?他放松地闭上眼睛,让源按原路返回。
 
而中间那辆滑行车内,一棕发碧眸男子偶然抬头朝天窗看了看,随即挪不开目光。他盯着擦身而过的飞梭上“白家蛋糕房”字样,若有所思地查阅了腕上智脑中的机密文件,果断给旁边属下传达了命/令:“跟踪调查那个派送员!”
 
“是!”最后那辆滑行车轻巧地停稳,原地180度掉头,悄无声息地开启隐蔽模式,导航仪咬住飞梭,追着远去了。
 
下完命令的男子支起手肘撑着头,不慌不忙地等车停在正门前,嘴角有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丝笑意却让前来迎接的大宅主人胆颤了一下,暗自思索自己是否露出了马脚,得换种方式试探,表面上却镇静自若地迎接客人:“马克修副审判长,您肯赏光来陋舍喝茶一叙,真是不甚荣幸啊!本人恰巧有下级进奉的原叶特调茶,配上刚送到、热腾腾的花式糕点!那家店风评相当不错,等着您也来品尝一番,下定论呢。”
 
马克修嘴角的笑容更大了:“恭敬不如从命,麻烦您招待了。”白德霖做的甜点么……久闻大名。
 
作者有话要说:
原定去年底开更,由于作者菌倒霉地受伤了,以及画手卷了未完成封面“逃跑”,拖至现在,土下座。新文还请多多关照!看顺眼请戳收藏键,拉入后宫!
 
 
 
 
 
第2章 第二章
恒温舱室平稳地飞行,霍怀舒服得昏昏欲睡。刹那间强烈的震感传来,地板大幅度晃动着,若不是座位卡死,他非得飞出去砸在仪表盘上。飞梭硬生生地从超光速减到趋近于静止,滑行了一段后才停下来。
 
异变发生的那刻霍怀便惊醒了,身体率先做出反应,还未睁开眼睛手便摸索着,从座位夹缝中抓过了备用武器激光刀。源委屈的哭声随即解释了一切:“主人大事不妙!太阳能板停止工作了呜呜!已达到超负荷临界状态,紧急降落!”
 
霍怀吁了口气:“好歹靠谱点,别急刹车嘛。”转念一想,这故障不应该发生啊?定期检修做得应该很完善的,而热能检测仪数值虽然偏高,远远没到损坏仪器的地步,怎么搞得?
 
莫非四周暗藏杀机?四年军旅生活,防卫几乎变成了本能。他环顾四周,连脚下都不放过。景致看上去无丝毫异常,高黎星典型的沙滩绿洲风光……又仔细巡查了一遍,也并非虚拟成像仪做出的幻象。
 
霍怀打算给店里报备声,巧的是附近没信号。这倒不算稀奇事,通讯没普及到任何星球都有的程度。他锁定智脑面板,拎着工具盒下车。能维修最好,被堵在荒野中让他焦躁。
 
修长的手指操作声波仪,拧开微小链接钮,霍怀观察着内部构造沉声问源:“原因排查出来了?”
 
“似乎热能检测仪工作没出错,”源扭动着短腿晃到离霍怀最近的显示屏上,“可能附近有稀有能源物质,辐射生变。我不配备高精度测量仪,暂时无法得到确切信息。”它不安地绞着手指。
 
“你尽力了。”霍怀安抚地朝人工智能笑笑,让源脸红了个彻底。他拆下金属面板,拨弄了几个按钮,又卸了液晶片对着强光仔细观察,无果。“材料有限,修复至能凑合飞行的概率多大?”

 
“数值三十六点八,建议向居民索求帮助!离最近的聚居地需要步行两千六百九十米,我会给主人加油的!”
 
霍怀无奈:“照常理来说五百米就算安全降落点了。”
 
“我错了嘤嘤。”源眼看着泪水又要盈满了眼眶。
 
霍怀不知道角色性格设定为正太是好是坏了。这架飞梭是店长的,而店长……其实是隐藏非常深的正太控。亲自来店里的客户很少,他迄今为止没见过正太型;但根据凯特琳,就是那个兽人马族的妹子店员所述,以前遇见长相卡哇伊的男孩子,店长都笑容灿烂地免费赠送最新研发的蛋糕,独特待遇羡煞旁人也。
 
怎么想起那死洁癖来了。霍怀整理好肩上的背包,徒步朝居民区行进。两千多米说远不远,体魄强健的他很快便到了。敲开住户的木门,他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皮肤粗糙不堪并泛着灰绿色的蜥蜴人!
 
种族潜意识的敌对感让他升起股兴奋。十年来帝国允许少量兽人合法入境居住,也派遣了部分人类到兽人族交换。不过除了凯特琳,他第一回在非战场上直面兽人,滋味难以言喻。
 
“人类,何故来拜访?”
 
“我没有敌意,家用飞梭因故障被迫降落在此地,遂来求助。”霍怀直奔主题,并举起双臂示无辜。
 
蜥蜴人扫视一遍,点点头:“确实通讯不便。跟我来。”
 
霍怀摸了摸暗兜里伪装成钢笔的激光刀,迈步跟上。这间低矮房屋和荣耀星上的差别并不大,供氧设备卖力地工作着,半新不旧的家具陈列在厅中。值得注意的是,有半面墙上布满电路,连接着类似古代发报机的装置。
 
蜥蜴人拨弄了下装置:“它联通附近三个星球的频道,你想群发求救消息?”
 
“看样子只能这样,麻烦您了。”霍怀的心思却急转着:普通人只觉得新奇,而他是大致了解发报机原理的,这规模哪里像只能联通三个星球的样子?“您知道这范围内一定有维修船么?要不再多联系几个星球,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不然又得折腾一番……”
 
“有。”蜥蜴人似乎不愿多说,也没进圈套。帮霍怀发完信号,他给霍怀倒了杯纯化水,硬邦邦地交代:“别乱逛,坐着等会儿,我有事先离开下。”说完便掩上门离去了。
 
唯恐是陷阱,霍怀哪敢喝?心中警铃大作,他不动声色地观察好了退路。食指有规律地在沙发上轻敲着,以此维持高度清醒。
 
时间过得很煎熬,缓慢流逝着。幸好屋内并没有可察的险情,屋外听动静也算安宁,但霍怀依然警惕着。蜥蜴人半晌终于推门而入,检查了下装置,从侧面取出一张纤维纸:“有回复了。盎燃星有支人类商队打算远行,会经过你说的荣耀星,答应顺你一程。半小时后即将出发,我已经把坐标发过去了,你回原地等待吧。”
 
“这样太好了,非常感谢!”霍怀这回的感激少了虚假。起身和蜥蜴人道别,他装作不经意地问了句:“对了,这里产矿物质么?”
 
“大规模产锌铁。有闲钱你可以顺便带些回去。”
 
蜥蜴人回答很自然,精明如霍怀都挑不出违和感。到处都正常,但霍怀就是觉得不自在,也说不出所以然。算了,反正要离开了,自己平安就行。
 
按原路返回,忽然手腕上智脑发出轻微的“滴”声,他顿时停住,瞬间扑倒在旁边的沙堆中!防护服变成土黄色,制造掩护。飞船等行驶的时候切割空气,会发出无形的波纹,他经过特殊改造的智脑能监测这种危险。眼下对方是敌是友还是路人尚不明确,谨慎为上。
 
紧盯着天边,肉眼看不见什么。但霍怀耐心地等待着。半分钟后,离飞梭约莫几十米的地面扬起了些微尘土。来者不善啊,全程隐身!霍怀整个身躯绷紧,调整到最佳战斗状态。他肌肉强壮而不夸张,从背后看像只蓄势待发的豹子,敏捷又矫健,拥有任何人都不敢忽视的潜力。
 
又是半分钟过去,驾驶员似乎做了决定,解除了隐身伪装。滑行车的轮廓逐渐显露,霍怀一愣:不是刚才大人物的座驾么?
 
只见从后座跳下三名端着手持炮的全副武装士/ 兵,采取着防守姿态,步步为营朝飞梭行进。霍怀不由又一愣:他身为好公/民,不违/ 法乱纪,看这架势都发生了啥?……难道偷喝队长的私藏酒被发现,现在找他算账了?不对,坎贝纳中校不作儿戏。那严重些,难道嫌副军长的宠物吵闹,将它关在门外,不慎冻了它一晚上,他怀恨在心?用古语形容,是陈谷子旧芝麻的事情了……
 
胡思乱想着,他身体丝毫没松懈,尽力扮演伪沙丘,并随时做好露陷逃跑的准备:刀和远程炮打,拼不赢啊。
 
士/ 兵们靠近了飞梭方圆十米的地方,放出小型侦查机器人蹒跚跑向车门。机器人灵活地攀上天窗,霍怀看见部分士/ 兵转身朝更开阔的远处瞭望,明显是得知了无人在车内。
 
霍怀将存在感降到最低,密切关注着机器人的动向。它比靖岚的性能高了个档次,手部喷出极细的高强度气流,精准地沿舱门微小的缝隙喷了一圈,随后“咔哒”门被撬开了。它轻巧地弹跳着进了飞梭内部,要大翻特翻。
 
霍怀暗自“卧槽”:物品一旦被军用机破坏,等于报废。店长无故遭受损失,会发飙吧!想到温和脸染上十足怒意,横眉倒竖,并且可能要求他多打五年卖/身工抵赔偿款,他就头大。但是性命和财产比起来,还是性命重要……他霍怀也爱财啊!可惜了。无声地撇撇嘴,继续观望形势。
 
这时智脑又轻微“滴”了声,霍怀抬头一看,头更大了:救援商队的飞船从天而降!士/ 兵们纷纷调转炮口,对准了民用飞船。商队稍有不慎,做出能被视为敌意的举动,便会触发一面倒的“战争”,十数口人伤亡!
 
作者有话要说:
在飞机上写出这章底稿,幸好邻座是歪果仁,不然简直羞耻play!
 
 
 
 
 
第3章 第三章
霍怀的脑筋急速转了起来。由于不了解情况,他不能保证那支名为“绪”的商队应对危险举动得当;而商队因他而来,本与危险无牵连,若命丧此地,先不论闻讯而来的家属会各种追杀通/缉他,他的良心也过不去。
 
霍怀扯起个自嘲的笑,解除了防护服的颜色伪装,又高举起双手,缓缓直立起来。自己果然骨子里还是个好人。
 
全神贯注朝四面警戒的士兵第一时间便发现了异常,炮筒瞄准了冒出来的人。他又立即辨认出是跟踪对象:制式服装上有“白家蛋糕房”的徽标,靛蓝色小城堡中是艺术化字体“白”。他轻声提醒同伴注意:“大人的目标在我斜前方30度!”
 
其余两名士兵边继续警惕飞船随时发难,边快速讨论起来:“智脑身份鉴别这人并无犯罪记录,大人也未下达抓捕或杀伤指令。这被发现了,怎么办为好?”
 
“大人怀疑他必然有理由,不如先拘/留进隔离所,等大人审问?”
 
“跟踪的奥义是出奇制胜,光明正大离谱得也太厉害了吧。”
 
“那能咋样?这混蛋偏偏降落在这没信号的鬼地方,跟了得全凭我们拿主意,不跟算失职!横竖都不讨好的活计!”
 
“吵吵嚷嚷像话么!”最先发现霍怀的士兵看模样像小队长,严厉地呵斥了注意力明显转移的属下,“记不住军/规回去罚抄!如果还有命的话!”
 
“是。”二人脸色一整,瞄准得更认真了。商队明显发现形势不对劲,踌躇地在上空盘旋,又不敢擅自离开:加到最高时速也躲不过军用炮弹。
 
被短暂晾在一边的霍怀见时机已到,卯足了劲,维持双手高举姿态大声喊:“我没有敌意,不过是普通旅人飞行器损坏,迫降等待救援!头顶上那艘飞船应请求前来,请别伤害搭载者!大人们执行公务请便,但请相信我们真的无辜!”
 
“有没有罪不是你说了算的!”小队长冷喝,但大概看飞船久无动作,不像有武器的样子,命令属下想方设法确认情况。
【荣耀星的蛋糕房+番外 卫隽子】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