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吸血鬼奴隶+番外 老痴

时间: 2017-10-01 01:40:51 分类: 现代都市

【吸血鬼奴隶+番外 老痴】
 
简介:  
你个死人知道什么!
  
我说小受你别太傲。
  
老子要做上边的!
 
标签: 耽美  爱情  虐心  复仇  主仆  傲娇  闷骚
 
 
  ☆、第一章 主人,你终于来了
 
  锲子
  ?月亮被乌云掩去,大风叫泄着喧嚣!在一块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一团明亮灼眼的火光,远远的看去像孤独伫立在天空的一颗暗淡的星。
  凌烟终于把所有“工作”都做完了。他手里那些发着微弱的光的打火机,照向死寂般的墓室——
  墓室里没有凌烟想的恶臭的腐尸味,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夹杂着血的香气。
  打火机的光很弱,墙壁上有火把,凌烟小心翼翼的把火把一一点燃。
  这那里是死人待的地方?这简直就是皇帝的寝室啊!墙壁被火光照的闪闪发亮,就连地板都是镀金的,尤其是墙壁上一幅幅精美绝伦的壁画。画上是一位倾城的男子的各种姿态。
  正当凌烟以为自己找到宝藏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那么豪华的地下宫殿居然没有一件摆设。除了中间看似很值钱的棺木……
  凌烟深洗了一口气,默默的走向那棺木……
  “大爷,对不住了,晚辈不是有意在您头上动土啊……”凌烟小声的嘟囔着,他一般不会动别“人”的棺材,但是这位大爷“家”里除了用金子渡的墙和地板真就没什么了,墙上的壁画他也不会取。做他们这行的,一般前期做完,都不愿意空着手回去。
  棺材盖上面用铁锁绑着一个木制的十字架,造型很奇特。
  关于这个墓室,地址是凌烟从他师傅房间里不小心翻出来的,他需要要钱,只能独自一人冒险来到这里挖墓!
  “妈的,难道是个二手货?”这么豪华的地方怎么会没有随葬品,一定是有人来过,可是墓室没有人来过的痕迹,棺材也没有被打开。
  “真倒霉!”凌烟一边骂着发泄着自己的不满,一边从背包里拿出家伙什,开始干活!
  “呼——”凌烟长叹一口气,用袖口轻轻拭去额头上的细汗,感慨道:“终于开了,真他妈难弄,辛亏本大爷神通广大。”
  他轻轻的去推最后一层内棺,内棺是由一种特殊的不透明的晶体制成的。凌烟一不小心将右手的食指划破了一条细长的口子……在他还没来得及注意手指的伤口的时候,最后一层棺木盖“砰”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里面没有尸体腐臭的味道,也没有尸液流出,当然也没有他想要的宝物。里面躺着一个男人——
  墙画上那个倾城的男人!
  他阖上的双眸、高挺的鼻梁和没有一丝血色的薄唇,眉宇中间还有些许未散去的霸气!发梢如画,没有一点岁月拂过的痕迹,长如花瓣的睫毛……
  凌烟感觉躺在棺木里的男人只是一幅画,眼神沉迷其中……他好像被一股莫名的魔力控制了,情不自禁的伸手去触碰……墓室里那股香气的源头就是他眼前的这具尸体,那味道让人闻了得到不感觉恶心反倒十分舒心!
  凌烟温热的手掌触碰到他冰冷入骨的肌肤,食指不经意碰到了他的唇。古可轩的手指痛了一下,好像血液被吸走了。
  他抽回手指,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暗骂一声自己不小心。可这时他惊讶的发现躺在棺材里的男人已经睁开他深邃如夜空的眼睛盯着他!
  “啊!”凌烟顿时脸变了颜色,躺着棺材里的“人”动了!诈尸……?!他后退两步,正打算逃跑却一个琅螳一屁股摔倒了地上。想要爬起来,双腿却像是灌了铅,怎么都不听使唤。
  凌烟感觉身后一阵阴风吹过,突然墓室里的火把同一时间消失了光芒!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墓室让凌烟不知道该往哪躲!
  男人从棺材里坐起来,还不清醒的揉揉自己的脑袋,看着自己的身体眼睛里流露出亮光和邪气!那通红的眼眸里发着红光,显得异常恐怖!
  凌烟吓的脸都白了,看到“扑通”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着:“大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您的地盘,对不起啊,我什么都没拿,您放过我吧……”
  “主人,你终于来了。”男人轻启薄唇,吐气如兰。那声音里夹杂着深沉的气息和一丝淡淡的冷冽之气!他的身体从棺材里飘起来,嘴里叫着主人却是一股高高在上的姿态!
  —————————————————
  “扫干净点。”凌烟慵懒的侧卧在沙发上,早晨起来头也没梳脸也没洗,整个人乱糟糟的却又透露着放荡不羁的魅力。他手里抓着一把瓜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嘴里送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电视上的泳装秀。
  刚被扫过的干净的地板,又被从他嘴里吐出的瓜子皮夹杂着口水给玷污了。
  拿着扫把的男人紧紧攥着拳头,铁青着脸,极力隐忍着自己的愤怒。抬起扫把又折回自己已经清理了好几遍的沙发旁,看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恨不得贴到电视上的凌烟,他就恨不得把他一口咬死!
  “让开点,你挡我看电视了。”凌烟一把把打扫卫生的男人推开,男人看似顺从的走开。看来被自己捡回来半年这个吸血鬼让自己“**”的很温顺嘛,别人养猫养狗都太落伍了,他凌烟可是养了只鬼在家!
  下一秒,足有半垃圾桶的瓜子皮都像泼水一样被倒在了凌烟身上。几乎同时他暴跳着从沙发上爬起来,站在沙发上,伸手指着眼前的男人:“古可轩!你他妈找死啊!”
  古可轩菱角分明的脸上一副抱歉的模样:“凌烟对不起啊。”
  “本大爷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吗?叫主人!!”
  “是,主人!”古可轩咬牙切齿的说,半年来自己可是受尽了委屈,凌烟对自己从开始的恐惧到后来的称兄道弟,再到知道自己必须寄生在他身边的脸上露出的女干笑,自己就这样一步步彻底沦为了他的奴隶。
  凌烟胡乱的清理着自己身上的瓜子皮,瓜子皮顺着领口掉落进了衣服里面,他索性把上衣脱了下来,反正家里也没人,鬼倒是有一只。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随后门就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身穿连衣裙的女孩子,女孩子年纪不大,给人传递着青春的朝气。
  “蒲蒲?”凌烟从沙发上跳下来,看着自己的小师妹问:“你怎么没去上学?”
  蒲蒲没搭理凌烟反倒是一手夸在古可轩的胳膊上,嘲他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可轩哥,你看我弄来个什么好玩的东西。”
  凌烟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蒲蒲,自从半年前他把古可轩领回家的那一天,这个死丫头就跟他这个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师哥“恩断义绝”了!
  厚厚窗帘紧紧的拉着,只有来着的门射进来的一缕刺眼的阳光,古可轩看着那久违的阳光,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门口一只黑色凶猛的藏獒正呲牙咧嘴的瞪着他,前爪伏地,嘴里发着呜呜的叫狠声。
  狗对异类是特别敏感的。
  “你从哪弄的?赶快弄走!”凌烟见情况不妙,指着好像立马要扑到古可轩身上的藏獒大声说。古可轩是以佣人的身份住在他们家,除了自己,师傅师哥和师妹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蒲蒲撅撅小嘴,跑到藏獒身边安抚着它的情绪。“黑子平时都不会这样的,就算是陌生人也很友好,今天怎么了……”
  “你傻啊,不知道藏獒认主人吗,赶紧把这个畜牲给我弄走!”凌烟不耐烦的摆摆手,下意识的把古可轩护在身后。
  蒲蒲撇了凌烟一眼,把藏獒套上链子栓到院子里。
  他们家坐落在大城市很偏远的郊区,这里人烟稀少,旁边只有十多户人家。很有古典风味的小别墅里他们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他们家很有钱,但是过着有钱不敢花的日子。因为不管是他们的钱还是住的别墅都是从地下“挖”出来的。
  蒲蒲回到屋里,凌烟已经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古可轩则尽心尽力的打扫这沙发上的垃圾。
  “二哥。”蒲蒲警惕的看了看古可轩,把凌烟拉到她房间里。
  “干嘛。”
  蒲蒲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地图,地图上一片密密麻麻的路线和墓碑的符号,上面中间一个红色圆圈特别惹眼。
  “这个地方我去过了……风水不错,地表草势旺,用仪器探测到了信号也用洛阳铲找到了夯土。”蒲蒲说着眼睛里闪着光。
  凌烟拿过地图,这个位置应该是林园,中间的标注位置没有墓碑。他挑挑眉:“你给师傅说了吗?”
  “给师傅说了钱从哪弄?五五分怎么样?”蒲蒲伸出手在凌烟面前晃晃。
  凌烟把地图塞回蒲蒲手里。“算了吧,被师傅知道会被打死的。”转身就想走。
  又被一脸女干邪的蒲蒲拉住。“你欠的赌债师傅好像还不知道吧……”
  死丫头竟然威胁他,不过他一晚上输了二十多万把他赔了个倾家荡产还差好十几万,那几个人天天催他还钱,他吓的连家门都不敢出了!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博一把。“你要钱干嘛?”凌烟问,如果说他缺钱还有人信,蒲蒲个小地主怎么还需要钱。
  “你别管了,你收拾一下,趁师傅和师哥还没回来,我们得赶紧行动,明天出发。”
  凌烟、蒲蒲和他们的师哥是师傅收养的孤儿,师傅一辈子没娶老婆更没有孩子,所以他们三个与其说是师傅的徒弟还不如说是师傅的孩子。
  晚上吃完晚饭,蒲蒲打着哈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古可轩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凌烟则像尸体一样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主人……今天是初一。”古可轩不知道什么时候收拾完突然出现在凌烟面前,吓的凌烟一个机灵。“你想吓死老子啊。”
  凌烟说着关上电视,古可轩跟在他身后进了古可轩的房间。房间不大,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
  凌烟一副嫌弃的模样坐到古可轩床上,从他桌子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没打开包装的针管,又取出专门的橡皮筋紧紧的绑在自己左上臂,小心翼翼的找到血管缓缓的刺进去,轻轻的拉动针管,红色的血液被吸进针管里。
  古可轩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针管里的血液,感觉喉咙一紧,舌头轻抚着长出的獠牙,眸子也由黑色变成了血一样的红色!身上那股血腥味越来越重!
         
 
  ☆、第二章 盗墓上
 
  他舌头舔着微干的嘴唇,等凌烟抽完血几乎和他拔下针管的同时把针管从他手中夺了过来!獠牙毫不犹豫的刺穿对他来说薄薄的针管壁,尽情享受着那为说不多却又甘甜可口的血液,一口一口咽进喉咙里,一种说不出的痛快和满足感遍布全身,浑身上下好像充满了能量。他忘我的用舌头舔着嘴角遗留的血渍,眼眸又恢复了平静的漆黑。
  “你要去h县倒斗?”
  因为喝了凌烟的血,所以他想的古可轩都知道。
  凌烟站起来拍拍屁股好像坐在古可轩床上脏了他的衣服,他最讨厌的就是古可轩能透过他的血液知道他的想法,冷哼一声说:“关你什么事,老子爱干嘛干嘛!”
  凌烟说着转身就走,古可轩虽然习惯了凌烟对人的态度,可是毕竟他是个高贵的品种,眉头还是皱了一下。“我劝你最好别去,那地方不‘干净’。”

  盗墓的人最讨厌的就是说不吉利的话,凌烟一听暴脾气就上来了。“我说你一个足不出户的死人知道什么!别他妈给老子说不吉利的话!”
  古可轩听着凌烟的满口粗话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爱去就去,死在那老子到清净了。
  第二天一大早,凌烟和蒲蒲在家里拜了祖宗,带好工具开车前往h县。
  到了地点才凌烟才知道蒲蒲说的地方是个山林。正值夏天,山上的树木茂盛,整片树林把周围的几座上丘染成绿色。这片地方没有被开发,所以虽然风景不错也没有多少游客,这一点方便了凌烟和蒲蒲行动。
  他们在附近的旅馆歇了歇脚,并慌称他们是来探险的驴友。
  旅店的老板在这里开店有十多年了,他听到在地来的两个年轻小伙子和小姑娘要进山去玩,苦口婆心的对他们说:“你们还是回家吧,着山上邪乎的狠。听说有人从山上找到了被吸干血的野猪,好像说山上有吸血的僵尸什么的,很危险还是别去了。”
  两人笑笑说没什么。其实他们从小就跟着师傅到处倒斗,见的怪事比这多的去了。如果因为别人两三句的谣言就退避三舍,那做他们这行的还不得活活饿死。
  因为蒲蒲先前踩好了点,两人下午三点多进了林子晚上八点多就感到了最终的目的地。一片慌草杂生的平地。
  周围都是树木,除了这一片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规则的圆形的地方。天渐渐暗了下来,树林子里偶尔传来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和不知名的怪叫声,漆黑的天空月牙发着微弱的光,照射在这片空地上,让人看不清前方是什么东西,显的异常恐怖!
  凌烟拿着手电筒扒拉着杂草尽量向中间走,看地形墓应该是明清的,但是也不敢断定,他只能先走到中间然后再用洛阳铲从地下掏土判断。
  他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凉风,六月的天气让在草丛里的他闷热,背后的一阵凉风让他毛骨悚然,他转身看看背后只有蒲蒲跟在他身后,真是自己吓自己,想当初他穷极了自己一个人都敢干现在害怕个什么劲!
  摸约着差不多到了中间,凌烟从背包那出早就准备好的洛阳铲,他使用的是倒斗经常使用的用钢珠一节一节卡在一块,看起来只有不到一米却实质能伸长十多米的洛阳铲。他慢慢的把铲子深入地下,一点一点向下延伸,延伸到洛阳铲不到一半时,他脸色一变,铲子好像遇到了什么阻碍。
  “怎么了?”蒲蒲在一旁紧张的问。她平时多做的工作是望风,可是着荒山野岭的没什么人,望风这个工作也就被省略了。
  凌烟感觉可能是遇到了石头,于是把铲子从地下拉了出来,铲子最后的几十公分掏出来的是石灰。根据掏出来土的质地凌烟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墓地应该就是明清时候的。
  明清的墓大多是向南的,像这个墓从大小上看应该是个富人或者市级干部,明墓分前殿、中殿和后殿,中殿的两侧又各通一陪殿,配殿里就是男主人和女人人的棺淳。
  凌烟从包里拿出指南针,调整好方向又根据墓的大小算出中殿大约的位置。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块一米长半米宽的布铺到地上。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两支蜡烛摆到布的两端,用红绳把两支蜡烛的底座缠在一起。点燃蜡烛,蜡烛红彤彤的火光顿时照亮了周围阴森森的草丛。他又从背包里那出三柱香,点着蒲蒲和凌烟一起跪在了布前面。
  “大爷,晚辈在这里冒犯了。还请大爷海涵!”把香插到布中上当的地上,凌烟拿出真空包装的鸡撕开口放在布中间,又拿出酒倒在酒杯里,自己喝了一杯,又倒了一杯浇在地上。
  一切准备就绪,两人开始凿洞,这是一个直径一米直达中殿的洞。挖了有两三米的时候凌烟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他又拿来洛阳铲在洞的地方试了一下,结果还是掏到一半就掏不动了。他趴下耳朵贴到地上,用手一下一下敲打着地面,地面返回微弱的极其细小的空洞声。凌烟一愣,反应过来地下应该是个完整的没有塌陷的墓室。
  这样的墓室很少见,他也就见过两三次,其中一次就是在遇到古可轩的时候自己独自行动碰上的。
  一般这种墓室里面的尸体因为空气很容易腐烂,在地下腐烂了几百年的尸体味道全都会聚集在那相对狭小的墓室里。看来这次又得是一场恶战啊!
  因为地形出乎了预料,两人临时改变了计划,他们准备直接用铁楸把洞打到墓室的墓顶,然后再用雷管把墓顶炸开,可是这样很容易让墓室坍塌,墓室一旦坍塌这里的一片空地都会凹下去,到时候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雷管的炸药放多少怎么放放在哪都是技术活。
  凿了一夜的洞,到东方的晨曦微微洒在两人身上,凌烟头戴浴帽从五米多的洞里爬上来。
  他把洞口掩盖好,收拾好昨天晚上的东西,把地上的香灰和土融到一块。一点东西都不能留下,可能一根头发可能成为警方的线索,让他这辈子毁于一旦!
         
 
  ☆、第三章 盗墓下
 
  退回到昨天晚上在一里地外扎的帐篷,凌烟和蒲蒲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睡下了。就算是在林子里他们白天也不敢行动,就连帐篷都得离墓地远远的,一是怕有人发现他们能及时逃跑,二是迷信,听前辈门说如果睡觉靠近墓室,墓室的主人就会在盗墓人睡觉的时候趁机掐死!所以这几乎成了这一行的守则。
  一觉睡到了下午五点多,两人又草草吃了点东西,太阳一落山便赶去了墓地,像这种事,总是越快越好。
  凌烟扒开掩饰好的洞口,又拿出一个新的浴帽带到头上,腰上栓上绳子,把绳子的另一头固定在打在地里的木棍上,顺着洞口潜到洞底,把雷管摆放好,又用土埋了几下,这样可以有效的降低爆炸的声音。等爬出洞口,蒲蒲便按下了引爆器,洞口一声闷响,随着就是砖块滚落到地上的声音,凌烟拿来手电筒向看似没有终点的洞口照下去,果然开了!
  可是,没有想象中的尸体腐烂的味道,凌烟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事他好像在半年前经历过。
  他回头看看一脸兴奋的蒲蒲,悠悠的开口道:“要不别下去了。”
  “你傻x啊!我们洞都打了哪有不下去的啊!”蒲蒲盯着凌烟犹豫的脸,可能是灯光的原因显得他本来就白皙的皮肤没有一丝血色,显得有点恐怖。
  凌烟看看手腕上的手表,现在是晚上十点半,还不是特别乱的时候,如果自己动作快点应该能在十一点阴阳*合的时候出来。心一横,熄灭手里的手电筒,拿出打火机,紧了紧腰上的绳子,最后又嘱咐了蒲蒲一句:“听到下面有什么动静赶紧把我拉上来。”
  “放心吧二哥。”
  打亮打火机,凌烟再次钻进了洞里,打火机发出的火光摇曳着,把整个地道照成了温馨的橘黄色。这也许就是盗墓人下墓室不用手电筒而是用明火的原因之一,手电筒的光照在哪里哪里一片煞白让人觉得很恐怖。
  下到墓室底,凌烟这才发现虽然这个墓室里地表近可是墓室很高,目测得有五六米的样子,里面都是用砖砌成的,洞口的地方因为爆破落了几块残破的砖头和一片石灰夹杂着泥土。
  凌烟感觉凉嗖嗖的,脖子后面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他咽了口唾沫,干咳两声给自己壮胆,可是着一咳,四面八方无数回声,吓了他一个机灵。
  打火机的火苗在这间密封了几百年的墓室里左摇右晃,凌烟下意识的用手一护。看看时间,十点四十二,得快点了,拿点值钱的就走。
  他挪移步子找着他想要的东西,打火机微弱的光帮助凌烟看清眼前的东西,中殿的布置像个豪华的客厅,桌子凳子活人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少。他伸手把桌子上的花瓶捞进怀里,用手指轻轻的谈了一下,又看看瓶底的落款,唐朝的?一看就知道是个假货!他又看了挂着的画,也不是出自什么名人之手,值不了几个钱,果断放弃了。
  还有十分钟就到十一点了,这个地方让他很不舒服,得赶紧走!凌烟咬咬牙,转身走向左边的配室。左边的配室是放男主人棺淳的地方,如果那里再没有什么好东西他就回去拿瓶子卷画走人。
  和凌烟预料的一样,配室里和卧室装饰的差不多,只是棺淳放在了中间的床上。
  凌烟没注意男主人的棺淳,眼球全被满屋的瓶瓶罐罐吸引住了,这里的东西就是比屋外的好,也有可能是中殿的东西被建筑墓室的工人掉了包,显然这个可能性最大!
  他看着这些价值不菲的宝物,一件一件小心翼翼的装进背包里。然而见钱眼开凌烟忘记了恐惧,知道他准备拿走棺淳前一对玉酒杯时——
【吸血鬼奴隶+番外 老痴】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