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的男神是蛇精病 星苡

时间: 2017-09-29 11:09:42 分类: 现代都市

【我的男神是蛇精病 星苡】
 
书名:我的男神是蛇精病
作者:星苡
 
 
文案
这里有各路蛇精病男神,
 
个个颜值爆表智商低。
 
每对CP的故事都是独立的,字数不会太长。
 
作者在努力存稿中……???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很多 ┃ 配角:很多 ┃ 其它:我随意写,你随意看
==================
 
☆、我的男神是蛇精病
 
  伍熙认识邱靖远的那年十四岁,上初中二年级,是班上人见人爱的正太学习委员。而邱靖远方从W市转学过来,在转学来的第一天就赚到了拽得二五八万的名头,是这所著名的实验学校里的异端。
  伍熙仍记得,邱靖远转学来那天天气很好。南方三四月的天气总是湿润多雨,难得见一丝阳光,可那天天气完全放晴,万里无风无云,让伍熙整个人的心情变得特别好。他收好课堂作业,把一打本子抱到老师的办公室,老师们正好各自抱着一杯水围坐在一起聊天,伍熙听了一耳朵,原来是有转学生来了。
  学校每年都会吸收为数不少的转学生,有些是参加正规的转学考试被录取进来的,也有一部分是凭着家里的关系被塞进来的。但是,像这种学期中途转学进来算是少见。
  伍熙心里纳着闷,回到教室上课,他前脚刚进教室,班主任后脚就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男生,生面孔,个高,背微驼着,满脸的不难烦。
  男生生就一副好相貌,才十五六岁,就已经显现出气宇轩昂的样子来,把教室里一干未发育完全的少男少女们看得眼睛都直了。
  班主任微微一笑,对着底下的学生们说道:“同学们,今天我们班上新来一名同学,以后他就是我们班级的新成员了,大家欢迎他做自我介绍。”
  同学们热烈地鼓起掌来,班主任看起来心情也不错,给新同学让出了讲台中间最佳的位置,谁知道男生根本不买账,神情仿似神游天外,让班主任一阵尴尬,直到班主任咳嗽了两声,男生才后知后觉地说道:“哦,大家好,我叫邱靖远,请大家多多关照。”
  男生的请字说得很是漫不经心,见班主任还看着他,耸耸肩道:“没了。”
  班主任被男生弄得很尴尬,想叱责不是,只好说道:“邱同学个子高,就坐最后一排的空位,不介意吧?”
  “无所谓。”男生说道,说完就迈着他的长腿像后面的空位走去。
  伍熙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这位名叫邱靖远的男生,只看他咚地一声把书包仍到桌面上,人坐下的时候因为长腿塞不进课桌里,大咧咧地放在过道上,无视班主任的眼神,大摇大摆旁若无人地趴在书包上面,睡了!
  以为来了个帅哥,原来竟是个奇葩。
  伍熙没见过这样的人,他从小实验幼儿园、实验小学、实验中学一路念书念过来,碰上的同学几乎都是好学分子,最不济的也不会像邱靖远这么出格,在转学来的第一天就可以不把班主任放在眼里。
  邱靖远更出格的事情还在后面。
  在转学来的第二天,邱靖远就勾搭上初中三年级的学姐,一个星期不到和这位学姐确认了关系,有人说还看见了邱靖远在学校小树林后面搂着学姐接吻。
  不知道为什么,伍熙听了这事整个脸都红了起来,为邱靖远害臊的。
  一个星期之后,邱靖远把这名学姐给甩了,身边换了另外一个女孩,听闻是高中部某班的班花。伍熙见过这名学姐一次,才十六岁,就学会了打扮自己,穿裙子、化淡妆,远远看去确实漂亮,是学校广播站的,声音还甜美。这样的女神级人物,居然就这么轻易地再在邱靖远手里了。
  男生们百思不得其解,这个邱靖远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邱靖远自转学以来,真正上课不缺席的日子屈指可数,不是迟到就是早退或者干脆不来,把校规校纪视若无物,奇怪的是班主任老师们都不管他,完全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对邱靖远早恋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主任曾经为邱靖远的荒唐行径旁敲侧击过一次,结果换来邱靖远的一句:“关你屁事。”班主任从此三缄其口,管他去死,眼不见心不烦。
  伍熙作为学习委员,任务之一就是组织各小组组长收家庭作业,学校对家庭作业这方面管得极为严格,是需要收上去由任课老师们批改的。每个班还分派指标,要是一个班超过多少人数没有交作业,这个班的班主任和学习委员都被接受学校的通报批评。
  这样变态的规定,伍熙早就想让人改了,谁叫他是直接负责人呢。本来作业这事他完全是没有指望邱靖远的,说实话,他还没有跟这个转学生有过任何交道呢。可是没办法,班上有两个同学感冒发烧请假在家,班上的指标一下子就不够了,伍熙只好硬着头皮去找邱靖远。
  这天邱靖远正好来学校上课了,一早就趴在桌子上睡觉了。伍熙觉得真是奇怪,这人是怎么都睡不够吗,只要见到他人在教室里,那一定是趴着的。
  伍熙小心翼翼地碰了碰邱靖远的衣角,叫道:“邱同学,邱同学,交家庭作业了。”
  邱靖远被伍熙摇了半天,不难烦地抬起头来,说道:“干啥?”
  少年有一副低沉磁性的好嗓子,伍熙被邱靖远的声音刺激得一震,嗫嚅道:“交作业……”
  邱靖远邪邪地勾起唇角,说道:“你叫我交作业?”
  伍熙臊得整个人无地自容,邱靖远的意思分明是,你叫我交作业,是脑袋坏掉了吗?
  还是算了吧,怎么居然打起邱靖远的主意呢,真是脑袋坏掉了。
  伍熙忙不迭地就要走,说道:“邱同学没有做吗?呵呵,我还是找别人好了。”
  伍熙转身走了两步,发现衣摆被人抓住了,邱靖远撑着半天脑袋,好整以暇地说道:“学习委员别走啊,我又没说我不交。对了家庭作业是什么来着,我昨天没来,要不学习委员的借我抄抄?”
  在邱靖远戏谑的目光里,伍熙从一堆作业本中抽出自己的本子递给邱靖远。对方把作业接了过去,竟然真的从书包里摸出一本皱巴巴的本子和一支圆珠笔,低着头抄写了起来。
  邱靖远的字龙飞凤舞非常漂亮,比伍熙一板一眼写出来的好看多了。人说字如其人,邱靖远的字都带着一股飘逸不羁。伍熙想,他真的只有十五岁吗?
  因为要等邱靖远把作业抄完,伍熙只好把交作业的时间推迟到早读以后。整个早读课,伍熙都控制不住自己往后面看,心不在焉的,一下子被同桌看了出来。
  同桌说:“伍熙,你真的把作业给那个人抄了?”
  那还有假吗?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伍熙迫不及待地走到了邱靖远的跟前,邱靖远已经趴下了,两本作业本被他放在了一边。伍熙把作业交了上去还觉得这事不太真实。
  他总有不太好的预感。
  邱靖远一整天都在教室里上课,没有趁机溜出去,甚至还不耐烦地上了体育课,跟他同桌来了一场一对一的篮球。邱靖远的同桌是个体育特长生,一半的时间上文化课,一半的时间泡在训练场上,伍熙跟这位编外的同学也不甚熟悉,看邱靖远和他的互动,感觉两人私底下应该有交情,气氛还挺好。
  邱靖远个高有优势,打球的动作相当熟练,不像个只会泡妞的。
  伍熙站在边上看着,不小心被邱靖远的眼神扫到。伍熙做贼心虚地把目光别向别的地方,他个子一直很小,所以很是羡慕那些能够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男生。伍熙的表哥打篮球,伍熙曾经要求过表哥带他,但是表哥却说不带小孩子玩,让伍熙很是受打击。
  邱靖远却向伍熙招手,见伍熙居然不卖他面子不为所动,便缓缓向伍熙走来,轻轻松松地勾住小孩儿的脖子,半强迫地拖着伍熙到球场中央,往伍熙怀里塞了一颗篮球。
  伍熙抱着球,不明所以。
  “投啊。”邱靖远抱着手臂说道。
  伍熙挺直了身体,如临大敌般把球举了起来,用力地把球抛了出去。
  篮球沿着抛物线前进,在碰上篮板之前就迅速地落了下来,伍熙脸都扭曲了。
  邱靖远抱着肚子笑得不能自已。
  伍熙意识到自己是被消遣了。他狠狠地瞪了邱靖远一眼,恼怒地跑出了球场,和体育老师打了声招呼就回到了教室,拿数学试卷出气。
  长不高、力气小什么的,最讨厌了。
  体育课结束,邱靖远满头大汗地回到教室,路过伍熙的时候,故意地停了下来,俯身看着小孩儿跟自己赌气。伍熙整张脸都快埋进书堆里了,只留下头顶上清晰可见的发旋,衣领上面露出的一截儿脖子白皙如玉,邱靖远看了一会儿,恶劣地伸手在伍熙头上按着揉了一把。
  “喂!”伍熙气愤地站起来,邱靖远已经笑着走远了。
  好像就是从那天开始,邱靖远有意无意就会来招惹伍熙,上课出席率奇迹般上升到百分百,时不时的,还会借伍熙的作业抄抄,帮他完成上交作业率。
  伍熙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和这种不遗余力打击自己身高的人走到一起。
  有次两人一块儿去上体育课,邱靖远莫名其妙地牵住伍熙的手,得意洋洋给后面的女生们看,还问道:“你们看,我们俩像不像老爸带着儿子?”
  女生们掩嘴笑了起来。
  伍熙愤怒甩掉邱靖远的手。
  这人压根就是个蛇精病,纯的。
  谁也说不清邱靖远到底是个什么来历,但是应该家境殷实和某些领导关系深切,否则不会这么我行我素,也不会有人管他。他异端归异端花心归花心,在学校里人气确实很高。光他那张堪比明星的帅脸,回头率已经是百分百了,帅的人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都不能算是过分,至少在伍熙这里,不管受到了多少来自于邱靖远的打击,都讨厌不起他来。
  他揽镜自照,自个儿也不难看,好歹也是一张帅脸吧,就是长不高,硬伤。
  为了赶上邱靖远的个头,伍熙牟足了劲儿喝牛奶跑步运动,吃饭也不挑食了。一番动作下来,竟真让他迎来了迟到的发育期。
  发育期的伍熙个子窜得很快,开始进入了变声期,一张口就是公鸭嗓子,让班上的女性满脸郁卒,班上最后一个正太就这么没了。伍熙也讨厌自己的声音,于是尽量避免说话,偏偏有个不长眼的,就是喜欢来撩拨伍熙发出声音好借机嘲笑。
  伍熙真想打死邱靖远,这个人真不能以蛇精病来形容了。
  就那么好笑吗?笑笑笑,笑不死你。
作者有话要说:  蛇精病男神,哈哈。
 
☆、我的男神是蛇精病
 
  说来也奇怪,自从邱靖远和伍熙在一块儿玩了之后,邱靖远的那些个女朋友就好像消失了似地。难道邱某人从良了?
  邱靖远但笑不语。
  有个晚上下了晚自习,伍熙因为在纠结一道数学题而晚回了家,走的时候大楼等熄灯了,只留下几盏昏黄的应急灯。
  伍熙锁了门,往楼下走去,却看到底下楼梯转弯处有个人,不对,是两个人。
  只见一个女生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压在墙上亲吻,两人亲吻的水渍声都能绕梁三日了。
  妈呀,非礼勿视。
  伍熙赶紧往一边躲去,这什么人呐,光天化日的,也不怕被巡楼的校领导给抓到。
  那两人亲得忘我难舍难分,伍熙这边进退维谷,他还急着走呢。
  伍熙耐心地等了五分钟,两人还没有结束,伍熙忍不住腹诽:“亲这么久,嘴不会麻吗?”
  仿佛听到了伍熙内心的声音,限制级戏码的男主角终于离开了女主的嘴唇,女主害羞地扑进男主的怀里。
  不会还要你侬我侬吧?伍熙面露菜色。
  男主转过半边脸,看到熟悉的脸部轮廓,伍熙瞪直了眼,那不是邱靖远么?
  敢情他把恋情转到地下了。

  伍熙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邱靖远那双手平时极喜欢对他搂搂抱抱,这会儿却把一个女孩儿抱在怀里,还被伍熙看到了。伍熙有那么点儿不适应。
  他不会把自己当成个女孩儿来抱吧?伍熙被自己的想法气得脸色一白,故意踹了旁边教室的门,弄出巨大的动静。
  女孩像只惊弓之鸟,被这动静吓得浑身一颤,邱靖远倒是挺镇定,向声音的来处看去,发现伍熙正居高临下地盯着他们。
  第二天,邱靖远去找伍熙,伍熙不理他。
  这是在冷战吗?邱靖远好笑地想。
  邱靖远伏在伍熙耳边说道:“诶,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吃你麻痹醋!
  伍熙一本书拍邱靖远脸上,让你丫自恋。
  伍熙心里那懵懵懂懂的不悦,被他轻巧地掩饰过去了。
  时光如白驹过隙,倏忽而已。转眼就到了初中三年级,快要中考的时候。
  伍熙整个人陷入了癫狂的忙碌状态,被逼的。到了初三,课程增加了化学这种理科的课程,那个常年排名第一的姑娘碰上了化学这块短板,竟从第一名的宝座跌了下来,伍熙这个第二名后来居上,因为门门优异的成绩,连年级第一都得退位让贤。
  拿邱靖远的话说,就是这小子脑子实在太好使了。
  在这一年中,伍熙的变化简直翻天覆地。在人们没有注意的时候,他悄么叽叽跟吃了化肥似地长高,等大家反应过来,他的身高都快迎头赶上邱靖远了,裤子不到俩月就得重新买。伍熙不再适合坐在前排,等邱靖远的同桌彻底搬离了教室,伍熙顺理成章地和邱靖远坐在了一起,霸占教室的最后一排。
  长时间夙兴夜寐地读书,伍熙终于读出了近视眼。他去配了副金属框的眼镜,架在鼻梁上,配上他那斯斯文文的相貌,女生们见了,都不好意思盯着伍熙的脸看了。
  有那么点玉树临风的味道。
  邱靖远深刻觉得,字典里应该有个词儿,叫男大十八变。
  邱靖远蛮感慨的,不过是一年前,他还牵着伍熙的手在那儿假扮父子呢,这会儿都不能揽对方脖子了,因为吃力啊。
  伍熙这小子自从进入变声期就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如今变声期都过了,还是金口难开,大多数时候都沉默着,搞得怪神秘。
  邱靖远没什么变化,他发育期早过了,一年内也就长高了一两厘米,根本没啥差别。还是那样频繁地换女朋友,不过倒不在学校里和女朋友亲热了。也许是见过了太多的女人,渐渐地觉得乏味起来,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呆在教室看伍熙上课呢。
  邱靖远发现了一项特别有趣的活动,那就是看着伍熙上课。伍熙上课尤其专注,薄薄的嘴唇会抿起来。邱靖远能够通过伍熙脸上的表情判断老师这堂课上得好坏。伍熙要是觉得有意思呢,就会轻轻地笑,露出左边的虎牙;要是觉得没意思,伍熙就会垂下头有一下没一下地咬笔杆或是转笔,还趁机把目光放到窗外,神情游离天外。
  邱靖远假装在睡觉,实际上在观察伍熙。他看得也挺专注,不期然就被当事人给抓到了,伍熙道:“你看我做什么?”
  邱靖远色迷迷地说道:“看你好看呗。”
  伍熙的脸居然被这句话说得红了起来。他皮肤嫩、脸白,一点点红都能看得非常清楚,何况伍熙的红是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这么不经调戏可怎么办?
  邱靖远放肆地在伍熙身上打量扫视,伍熙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恼羞成怒道:“睡你的觉去。”
  邱靖远道:“可我现在不想睡了,就想看你。”
  伍熙拿手拨开邱靖远凑过来的脸,低声道:“滚。”
  “就不。”
  “你这人……”
  两人在这边幼稚地胶着,却听到教室外面有人在喊邱靖远的名字。
  伍熙看到邱靖远的脸色变了,脸上露出一丝凶狠的目光来,他走了出去,把一教室好奇的目光关在了身后。
  邱靖远走了出去就再没回来,伍熙担心得不行,但也无计可施,他想给邱靖远发个信息,又觉得太腻歪,犹犹豫豫之下,一天就过去了。
  伍熙照旧最后一个离开教室,他锁了门,下楼,往学校大门走去。伍熙的教学楼在学校的最里面,中间要经过一个长着香樟树的小树林,是地下党们发展底下恋情的绝佳去处,伍熙想着这地儿和邱某人好像渊源颇深。
  伍熙正如此想着,当事人却突然出现在他眼前。
  伍熙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邱靖远给吓了一跳。
  “你有病……怎么了?”伍熙看着邱靖远,对方的神情跟只恶鬼一样,凶狠极了。邱靖远一只手抓住伍熙的手臂,把伍熙捏得生疼。
  伍熙拍了拍邱靖远的肩膀,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可以跟我说说。”
  邱靖远垂下肩膀,一身的反骨都收了起来。
  伍熙松了口气,伸手搂住邱靖远的肩膀。
  他们在小树林里找到一张椅子,伍熙看了看表,说道:“给你半个小时吐苦水。”
  一只手环上了伍熙的腰,伍熙愕然。
  “嗯,今天来找我的,是我爸的情人,估计是想从我这里下手,争取上位,真可笑。她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对我爸有点影响力的?”
  “哦?”豪门狗血剧吗?
  “我应该没跟你说过吧?我爸妈在出生后不久就离婚了,我还有个孪生弟弟被我妈带走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妈就再也没出现过,我是被我前后三任后妈带大的。挺不可思议吧?说是带我,不过是做给我爸看,后来见我爸根本不把我放在心上,连看我一眼都不愿看了,放着我自生自灭。”邱靖远沉默下来,似乎在等伍熙的反应,等了半天,才听到伍熙说:“哦,三任后妈呀,你爸挺风流。”
  邱靖远被伍熙的回答弄得哭笑不得,手劲加大,紧紧地勒住伍熙的腰。
  伍熙吃痛,您下手轻点儿,腰都快被您给勒断了大爷!
  伍熙呵呵,道:“原来您是个爹不亲娘不爱的小白菜,好吧,他们不疼你,哥来疼你。”
  伍熙摸着邱靖远的头顶,像摸一条大型犬类。
  邱靖远翻身,一把把伍熙按在椅子上,低着头说道:“我俩到底谁疼谁?”
  伍熙被邱靖远扑面而来的气息弄得很不自在,全身如遭电流,下意识就要推开对方。奈何对方力气大得很,就是不让伍熙动弹。
  在黑暗中,邱靖远的眼睛像是冒着两团火。伍熙闪烁着目光,逃避着邱靖远的眼神。
  伍熙被邱靖远压在身下,简直是个受气的小媳妇,精致的脸在微光中都能看出粉来。邱靖远鬼使神差地摘下伍熙鼻梁上碍眼的眼镜,逼迫伍熙与自己对视。
  两人的气息相闻,逐渐交缠,两人的心中都升起一股奇异的情感,两人的脑子哐当一下炸了,全世界就剩下了对方。邱靖远慌不择路下竟拿自己的嘴唇去碰对方的唇,狂飙的肾上腺素让他大胆地撬开对方的牙齿,直到唇舌交缠。
  这是邱靖远经历过的最美妙的吻,对方的反应竟是那样笨拙而稚嫩,却让他颤抖不已。他作恶的手沿着伍熙的衣服下摆伸进去,光滑的手感让他留恋不已。他激动得都起了反应,想要更进一步,舌上一痛。
  “妈的,伍熙,你属狗吗?”邱靖远捂着嘴。
  邱靖远光顾着自己的感受,丝毫没有注意到,月光下,伍熙的脸已经变得惨白惨白。
  那表情,已经濒临崩溃。
  伍熙推开邱靖远,拿起自己遗落在一旁的书包,匆匆地,逃离了小树林。
  反射弧有点长的邱靖远这才意识到自己刚从做了什么。
  他跟伍熙接吻了!他跟一个男的接吻了!
  重点是,他很享受!
  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怎么办怎么办,伍熙会不会再也不理他了?他该怎么解释,怪伍熙长得忒像个姑娘让他忍不住想入非非于是就动手了么?伍熙非得把他宰了不可。
  邱靖远你这个禽兽,你居然对你的好兄弟下手!
  时间倒退到几分钟之前,他还会亲下去吗?
  邱靖远悲痛地发现,答案是必然。
  要了命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这种短篇写着好玩儿。
 
☆、我的男神是蛇精病
 
  伍熙对邱靖远的亲吻其实没很生气,他本来就对邱靖远抱着些不可名状的情愫,就是觉得特别突然,以及……害怕。
  邱靖远究竟是什么个意思?自己回应了他他会怎么想?
【我的男神是蛇精病 星苡】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