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童陆 幽佽

时间: 2017-09-28 18:12:39 分类: 现代都市

【童陆 幽佽】
 
文案
新人新作请多支持O(∩_∩)O哈哈~
本文讲述苦逼小受某夜偶遇酒醉小攻在车里嘿咻嘿咻,然后各种姻缘巧合,两人最终勾搭成对的爱情故事
 
ps/没副CP,没番外,全文不会太长,另作者有强迫症,该文一定不会太监,日更,
 
来来来,各位快来进坑吧~~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边缘恋歌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炎、陆玄 ┃ 配角:赵荦、孙莹莹 ┃ 其它:城南城北
==================
 
☆、初次相遇
 
  四月末的南方小城气温不尴不尬,只穿单衣稍觉凉寒,多穿又觉闷热,这时节总是给人生出几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躁郁感来,不过童炎这会儿可没那闲工夫去悲春叹夏。
  自行车穿街过巷一路‘哗啦啦’急窜直响,仿佛每个零件都在拼命叫嚣着时间的紧迫,好在天刚初亮才没多久,街头巷尾路人稀少,童炎一路倒也算是通行无阻。
  他时不时抬手看眼腕表走针,心头暗暗估摸着剩余路程,待自信车行至十字路口时,握着车龙头一扭,滚动的车轮在水泥地面划出一道漂亮弧线,自行车迅速蹿上四阳路,几乎同一时间童炎突然脱口飚出一句脏话——“卧槽!”
  不怎么宽敞的四阳路冷冷清清,唯独见有辆黑色私家车正以‘S’型路线扭动往前,一会儿从左拐到右,一会儿又从右拐回左,偶尔还来个紧急制动,刹车声更是一道接着一道,也不知是司机醉驾还是新手练车,简直丧心病狂。
  童炎看着前面的私家车,啧了一声,减了减速度,骑着自行车小心翼翼跟在私家车后面,试图找个机会超车过去,偏偏那私家车好像就跟童炎有仇似的,他往左,私家车也往左别,他往右,私家车也跟着往右别,就是不让他超过去。
  童炎看了看腕表,急得冲着前面喊了一嗓子,“嘿!哥们,你倒是让个道啊,我赶时间呢!”
  司机似乎是听到童炎喊声,车身扭了扭慢慢往左偏去,童炎连忙趁机猛踩几下脚踏板,没曾想自行车就快要超过去的时候,私家车行驶方向突然又迅速一偏往右边疾冲了回来,童炎又是一句‘卧槽’还没喊出口,下一刻‘哐当’一声接着就是道刺耳刹车制动声响起,还是给撞上了……
  半分钟后。
  “左腿一点感觉都没有,怕是废了,老子十八不到,以后可还怎么找老婆……”
  童炎坐在地上捂着脸嚎啕大哭,“手也不得劲,神经怕是也残了,老婆娶不成,撸管也撸不了,腰也痛的厉害,脊椎肯定也有伤,我这辈子算是完了,妈呀……”
  偷偷瞄了车内两人一眼,见副驾男子拿出钱包,童炎赶忙又大声嚎了一句,“头晕……晕的厉害,可能还有些脑震荡……”说着作势就往地上躺。
  副驾男子似乎不愿过多纠缠,虽然知道对方明显是想讹钱,但毕竟自己是有错方,他冷冷的看了童炎一眼,甩出叠红票子,然后与轿车司机换了个位置,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待轿车走远,童炎站起身来拍拍灰尘,一点事也没有,数了数毛爷爷足足有二十张之多,童炎嘿嘿一笑,咧着嘴把钱揣进兜里,抬手看眼腕表,神色忽变,立马跨上自行车,拼命瞪着脚踏板风驰电掣般匆匆赶路。
  急急忙忙赶到酒吧已是七点过十分,然而这时酒吧竟然是店门紧闭,铁将军把门,童炎‘咦’了一声满脑袋问号,单脚落地掏出手机给昨天值晚班的林哥拨个电话,电话响了六声才被对方接起。
  “林哥,今天酒吧不营业么?怎么没人通知我啊?”童炎不安的抓了抓头发问道,心里有丝不祥的预感。
  电话那头林哥打了个哈欠似是刚睡醒,恹恹道:“别提了,老板欠钱跑路,昨晚酒吧都被人给收了,大家就地解雇,还营个什么鬼业!”
  童炎心头一惊,“卧槽,不至于吧!前天老板还来店里说是要给咱们加薪来着。”
  “那孙子说话就跟放屁似的,从没一个准信,也就你这刚来店里两月的小屁孩会信。”电话那头林哥嗤之以鼻,似突然想起什么,顿了顿,问道,“上个的月工资那孙子跟你结了没?”
  “没……老板说是这个礼拜两个月工资一起结……”
  童炎举着电话半晌也没回过神来,至于后来林哥都跟自己说了些什么,自己又是怎么回的,电话又是什么时候挂断的,他一概不记得,恍恍惚惚回到家,无奈的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给发小赵荦传了条微信。
  ‘荦子,晚上请你吃饭。’
  赵荦老早就嚷嚷着要童炎请客,童炎也早早就答应下来,本是寻思着等工资发下来请赵荦吃顿好的,可这会儿老板跑路,工资铁定也没影,只能是买些食材在家凑顿火锅将就了事。
  傍晚六点多,童炎家。
  电磁炉发着‘嗡嗡嗡’的运转声响,锅里汤水咕噜噜翻滚着,先熟食材早已英勇就义,就剩八颗大肉丸子战战兢兢的趴在锅底不敢冒头,生怕一不小心就遭了筷子大人毒手。
  赵荦捏着双筷子望眼欲穿的瞅着八颗大肉丸垂涎欲滴,边还不忘咒骂那位坑了发小工资的无良老板。
  “未成年赚点工钱他也骗的下手,真是猪狗不如!”赵荦抬头看童炎一眼,愤愤说道,“你也别难过,这次是让他给溜了,但那些大债主们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你就瞧好了吧!指不定哪天那畜生就被人家给逮着,然后缺胳膊断腿的,蹲监狱还算轻的,反正这种人肯定没好下场!”
  童炎无声的点了点头,突然捏着筷子迅速往锅里夹去,赵荦神色大变,还没反应过来就看着颗圆滚滚的大肉丸子遭了筷子毒手。
  童炎挤眉弄眼满脸得意的看着赵荦,笑着说:“荦子,愿赌服输,待会吃完你得负责把锅碗给我洗了。”
  “洗就洗!”赵荦满脸悲愤,嘟嚷一句,“请客吃饭还让客人收拾残局,简直毫无人性!”
  一顿火锅两人吃的像是在打仗,最终八颗肉丸被赵荦抢到五颗算是成功扳回一局。酒足饭饱后收拾完残局,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消食,这会儿电池炉运转声也消失不再,不大的客厅总算是彻底安静下来,然而就是这份安静之中却隐隐夹杂着几分散不去、道不明的焦虑感来。
  “酒吧的工作就这么没了,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赵荦微眯着眼看向天花板,语调间透着几分担忧。
  “再说吧。”童炎闭着双眼昏昏欲睡,“我手头还有点钱能撑一段时间,等八月把身份证办下来希望到时能找到份稳定点的工作。”
  “也是,有份合同在手就不怕被坑了。”赵荦笑了笑,肩膀撞了撞童炎,“还好你早上让车给撞了,得了笔横财,不然碰到这种情况我又帮不上你什么忙,还真会挺难办的。”
  “是啊,他们撞了我,也算是我童炎的救命恩人。”想起那位满脸凶相的副驾男子,童炎嘴角不由的微微翘起,只是此时的童炎完全不曾想到不久之后竟会再次遇见他口中所说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是在某个非常特别的状况之下。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我也是作者了~~
另,这封面怎么弄啊,有没PS高手帮忙弄一个O(∩_∩)O谢谢
 
☆、夜路
 
  童炎不是那种愿意坐吃山空的性格,更何况他手头既没金山也没银山,有的不过区区两千块钱而已,虽说是孤家寡人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种,省吃俭用两千块也完全够他坚持到八月等身份证办下来,但童炎心头还有别的想法,在家里窝了五天之后就又找了份网管的临时工。
  童炎工作的地方是家名叫‘黑夜’的大型网城,薪资不高,胜在离家不远,骑自行车最多也就半小时的路程。去酒吧工作前童炎本来就打算在‘黑夜’找份网管的工作来着,可惜当时‘黑夜’招聘名额已经满了,这才没能去成。
  现在酒吧的工作没了,刚巧‘黑夜’招聘网管的布告又贴了出来,也算是童炎运气还不算太差,应聘当天正好就剩最后一个名额,经理随便问了他几个问题,见童炎这人回答挺老实,形象也挺好,当场就同意录用了。
  网管工作属于两班倒的性质,一天要连续工作12个小时,童炎又是被排的值晚班,晚上八点到次日早上八点的那种。通宵熬夜并不轻松,童炎仗着自己年轻、身体好也不怎么在意——对他来说目前能有份赚钱的工作就很是知足,哪还敢挑肥拣瘦,再说这工作他也没打算做长久。
  心态摆正,加上做事够勤快,半个月不到,经理就给他转了正,工资上调一百五。
  日夜颠倒,忙忙碌碌,转眼间五月的三十一天就从童炎指缝悄然溜走,进入六月,燥热的夏天终于也开始发威了。
  深夜12点半,‘黑夜’网城五百多台机子约有七成座位坐着客人,都是打算通宵过夜的社会小青年,这会儿客人都已经进入状态,玩游戏的玩游戏,看电影的看电影,大厅此起彼伏的呼唤网管声也消停了下来,续费、换机什么的也没人喊了,偶尔有人起身上个洗手间什么的也是来去匆匆。
  童炎从八点忙到现在总算是能暂时消停会儿,忙里偷闲倚着沙发靠背正吹着空调,边拿着手机和赵荦互发微信。
  身上的工作服是前任同事不要留下的,童炎穿着感觉有些紧,换新的又得另外再交钱,童炎想着这份工作最多就做两、三个月,也不想又浪费那几十块钱,扣子开了四颗勉强凑合着穿。
  他外形条件本就出色,扣子开到第四颗,整个前胸都给露了出来,来来往往的客人路过他身边时,无论男女都会或有意或者无意的多看他几眼,甚至有的人目光之中还夹杂着某些试探性意味,不过,童炎在这方面向来反应比较迟钝些,从来也没有给予任何人任何回应。
  童炎嘴角挂着笑回复赵荦微信,“那事你没告诉阿姨吧”
  赵荦迅速回复,“我哪敢告诉我妈,吃晚饭的时候我都坐的离她远远的,就怕我妈突然发起飙来把菜盘子直接往我头上扣(表情:惊恐)”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明天阿姨买好早点回家估计就该知道,到时你可就惨了(表情:大笑)”童炎幸灾乐祸的对着手机咧嘴笑了笑。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表情:崩溃)我感觉就要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了”赵荦回复。
  童炎,“你之前不是做的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辞职了?(表情:疑惑)”
  赵荦,“要是份好差事我早就介绍你过去了,总之是一言难尽……对了,你那现在还缺人么?”
  “我这边招聘名额满了”顿了顿,童炎握着手机又回复一条,“阿姨应该也不会同意你来这种地方上夜班吧”
  赵荦,“说的也是……那我今晚先在你家避避风头,我怕我妈明天大清早直接把我从床上拎起来吊打一顿(表情:哀嚎痛哭)”
  不远有人喊网管,童炎抬头应了一声,迅速敲了句回复,“没问题,有人喊网管服务,我先忙去了(表情:拜拜)”
  童炎刚把手机放兜里,感觉眼前灯光似乎是晃了晃,下一秒眼前突然一黑,他心里一惊,紧接着就听见数道‘啪啪啪’声响密集四起,网城所有应急灯同时开启,童炎这才反应过来,竟然断电了!
  经理电话咨询供电所,说是变压器超负荷运行烧爆了,供电所正派维修人员赶往抢修,恢复电力时间还无法确定。
  通宵的客人们陆陆续续离开,网城很快就只剩六名工作人员,童炎和同事们又继续等了一个多小时,经理再次电话咨询供电所得到答复仍是无法确定,这才决定先放大家回去。
  童炎走出楼道口的时候先给赵荦发了条微信,对方没回,估摸着是应该已经睡沉了。童炎挥挥手跟同事们道了别,蹬着自行车就往回家的方向去,只是相较同事们骑着电瓶车的风驰电掣,童炎显得有些慢哉悠哉。

  家,对童炎来说只是处空荡荡的小房子而已,他甚至有些抗拒回到那里,更何况今晚的月亮很圆很美,迎面吹来的夜风也很轻很柔,像今晚这样的夜色向来是童炎最喜欢的,此刻他更愿在这空无一人的寂静街道徘徊,也不愿回去那空有过往回忆而无半分温情的‘家’。
  童炎希望能在外面多转悠转悠,特意绕着圈回去,他心情不错,一路吹着口哨、蹬着踏板,前前后后用去四十多分钟,路程还没过半,这时一辆停靠在路边的黑色轿车忽然引起童炎的注意。
  凌晨两、三点钟正是夜里最安静的时候,这会儿就见夜色下黑色轿车好像羊癫疯发作似的晃个不停,车身各处传出阵阵‘嘎吱嘎吱’晃响,动静还不小,显然是车里有人正做着某种没羞没臊的爱情运动,童炎‘啧’了一声,猛力踩了两下踏板准备快速越过去,回头不经意间看了轿车牌照一眼,突然脱口飚出句“卧槽”,双手捏紧刹车阀,连车带人立马就停在了原地。
  路边小车正是那天清晨撞他的那辆,童炎心想还真是巧今晚竟然又让他给遇着,心头这么想的同时边还鬼使神差的扶着自行车偷偷往小车旁边凑了凑,他想看看车里面的男生到底是那天两名男生之中的哪一位。
  车内没开灯,月光也照不进去,童炎左看右看也就只在车玻璃窗看见鬼鬼祟祟的自己,紧接着童炎非常不明智的从兜里掏出手机,更极其愚蠢的开启手电筒照明功能。
  于是乎,几秒钟过后,车玻璃竟然缓缓自动滑了下去,童炎心头一惊,立刻闻到股扑鼻涌来的酒气从车内涌出来,下一刻童炎就看见张带有三分凶神恶煞、三分醉态以及四分意乱情迷的的脸正怒视着自己。
  童炎当场愣在原地,眨巴着眼睛跟那人对视几秒,然后,视线就不受控制的往车内飘去。
  鼓鼓胀胀的前胸、腹肌分明的腰腹、宽厚结实的臂膀还有两条腿毛浓密的大长腿……童炎顿时感觉血气上涌,心跳似乎都漏了有五六拍,他不敢再看,猛然收回目光对上那人的脸,却正是那天副驾座的男生无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某贴吧吧友夏天绿苹果的封面~~
欢迎留言,评论~~
 
☆、噩梦
 
  童炎顿时手足无措满脸的尴尬表情。
  “那……那什么……不好意思……你、你们继续……”
  童炎连连后退,紧张的结结巴巴舌头打结,连话都说不利索,说完扭头转身跨上自行车紧接着就是一通死命狂蹬。
  自行车‘呼啦啦’蹿出四、五条街,确定后面确实没有轿车追来的动静,童炎这才惊魂未定的缓缓慢了下来,没过多久忽然想起车里‘做运动’的两人好像都是男生,童炎心头猛然又是一阵发慌,自行车也在瞬间失去平衡醉汉似的扭了扭,一声“卧槽”刚喊出声,连人带车立马呈煎饼状摊倒在地。
  龇牙咧嘴着慢慢爬起身来,童炎捂着后腰朝街道西边望了望,小声嘟嚷。
  “这大半夜的路边办事,真尼玛缺德!”
  童炎回到家时三点半都过了,猫进卫生间本打算先冲个凉水澡再休息,脱T恤时右腰侧突然传来
  阵阵撕痛感,童炎顿时倒抽了口凉气。
  侧身对着镜子方向照了照,就见右腰侧有道四、五厘米长的伤口,这会儿正往外丝丝渗着血,估摸着是摔倒的时候被自行车什么地方给划了下,脱衣服时结痂又给撕了开。
  他赶紧扯过张卫生纸捂着,过了小会儿用湿毛巾随便擦了擦身子这才才趿着拖鞋晃悠悠着往卧室去。
  卧室落地扇‘呜呜呜’转着,赵荦睡的死沉死沉,这会儿正打着呼噜。童炎刚躺下抬腿就照着赵荦屁股蛋踢了一脚,后者没醒,咂巴咂巴两下嘴,往床边转了个身挪开来些位置,呼噜声响也跟着消停了下来。
  童炎枕着胳膊望着窗户方向有些走神。
  现在回想起半小时前发生的事,觉得自己也挺缺德的。
  明明一对小情侣正在快活的时候,偏偏就遇着自己这么个不识相的神经病,竟然还打着手电筒窥探。他不经意间微微扬起嘴角,心想那俩家伙还真是够倒霉的,第一次遇着自己被讹去两千,第二次遇着自己又是这么种状况。
  想着想着,童炎又想到那个副驾座位的男生,虽然当时只是匆匆一瞥,但什么该看的部位、不该看的部位都被他看了个遍,这会儿躺床上,脑海里把之前所见画面反复回放,童炎顿时就觉得通体有股无法排解的躁郁之火在四处乱窜。
  童炎初三那会儿就隐隐约约察觉到自己或许跟其它男生不太一样。
  当时班里男生暗地里偷偷传阅着小黄书、小黄册子,见猎心起的他也向同学借来本翻看过,但看过之后感觉也就那么回事儿。
  再后来,赵荦拉着他去网吧看岛国爱情动作片,第一次涉足这类少儿不宜的领域,可把两毛头小子给激动坏了,那天回家的路上两人都还讨论了老半天。
  不过,随着看的次数增多,童炎逐渐发现自己似乎对动作片里的女演员不太感兴趣,反而是每次有男演员特写镜头出现的时候他特别容易兴奋。
  他心里有些害怕、有些困惑、还有些紧张,但又不知该怎么办、该跟谁说,只能是默默的压在心底深处。那以后,他就再也没看过爱情动作片。
  高二那年家里出了点变故,童炎退了学,之后便忙着不停的找工作、换工作、换工作、找工作,整日整夜的生活在焦虑与恐慌之中,他也就没那闲工夫去想这些有的没的破事。
  今晚的遭遇完全是场意外,但对童炎造成的影响却不可谓不大,向来睡眠质量极佳的他因此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抱着枕头翻来覆去的,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睡意袭来,他才悄然入梦。
  他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噩梦。
  梦境里,童炎骑着自行车在条空无一人的街道缓慢前行。
  街道四周景象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好像什么时候来过这地方,但偏偏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起初他也没太在意,就那么一路慢悠悠的骑着自行车往前行,但没过多久童炎猛然察觉到情况似乎是有些不大对劲:
  这条街道怎么好像一直走不到尽头哇!
  童炎有些慌张,蹬着脚踏板的速度立刻加快许多,但不管他骑的有多快,街道四周景象就像被是定格住了般,一点儿变化都没有。
  就在这时,后方突然传来道愤怒犬吠声,童炎心尖儿一颤,连忙转头望去。
  就只看了这么一眼,他立刻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一群黑狗这会儿正露着满嘴尖牙,满脸凶煞的狂奔追来,这也就罢了,更可怕的是黑狗们浑身狗毛不是普通毛茸茸的那种,反倒看起来非常像是人类的头发。
  一群黑狗这么一路狂奔,活脱脱就像是几十颗人头朝自己急滚了过来!
  童炎满脸惊恐,转过头去死命狂蹬踏板,但街道四周景象仍是一点变化也没有,而后面那些‘人头’却是越来越近。童炎越急越怕、越怕越急,没过多久犬吠声突然消失又换成了引擎启动轰响,童炎猛的二回头,就见一辆黑色轿车疾速冲撞过来,隔着车玻璃只见副驾男生这会儿正面目狰狞的看着自己,手里还拿着根老粗老长的大铁棍子!
  童炎抱着枕头猛然睁开双眼,被噩梦给吓的惊醒了过来。微眯着双眼望着窗外洒进来的阳光愣神足足有两、三分钟之久,意识到之前所见场景不过是场噩梦,他这才有些惊魂未附的抬手抹了把额头汗珠。
  童炎家住逸乐小区,挺有些年头的一座小区。
  小区边上有家经营了二十几年的小饭馆,味道中规中矩的,好坏暂且不论,价格倒是十分公道,尤其是清晨七、八点限量售卖的大肉包更是口味一绝,令人久吃不厌。
  童炎也特别喜欢这家店的肉包,平时常来光顾,但最近日夜颠倒,每次下班回家店里肉包也都卖光了,他一直也就没那口福,这会儿让噩梦给惊醒,再睡也睡不着,肚子也饿了,看着手机显示时间差不多也该是小店开门营业的时候,童炎索性起床简单洗漱一番,随便套了件T恤就跑下楼买包子,权当是给自己压压惊。
  五分钟后,童炎买好包子往回走,正巧遇着身穿睡衣也早起买肉包的赵荦妈妈。 
  “小炎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啦?”
【童陆 幽佽】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