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忠犬归来+番外 青青叶

时间: 2017-09-28 14:13:53 分类: 现代都市

【忠犬归来+番外 青青叶】
 
 
【文案】
被女王受一脚踢开的忠犬攻完美逆袭成腹黑攻回来报复女王,不过忠犬再怎么腹黑,又哪里真的舍得伤害女王?
 
忠犬归来,女王接招,看忠犬和女王天天相爱相杀
 
忠犬:和我相爱相杀,可好?
 
女王:你爱,我杀。
 
忠犬:成交!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瑟,卓简 ┃ 配角:邹俞霖,裴柯,戚朗,卫靖之,何涵等若干人 ┃ 其它:忠犬腹黑攻,高冷女王受,攻宠受,HE
 
==================
 
  ☆、噩梦的往事
 
      可怕的消毒水的味道充斥鼻尖,病床上两具盖着白布看不见遗容的遗体,周围几个互相推脱抚养的亲戚,眼含同情频频摇头的医生护士。
  画面渐渐的旋转模糊起来,伴随着消毒水和争吵声的淡去,一个少年奔跑在黑夜中霓虹灯闪烁的马路上,画面忽暗忽明,忽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少年迷茫的眼中终于闪现了几丝光芒。
  然而,等少年看清后,才发现自己拼命奔跑想要寻求温暖的那个人正抱着另一个人耳鬓厮磨。
  “小瑟,你不是回家了吗?”男人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心虚。
  “萧瑟,抱歉,你可能还不知道,靖之从头到尾都是我的男朋友。你总是自命清高,我每次说男朋友有多好你都一副懒得听的刻薄样,结果还不是爱上靖之了?可惜,这只是靖之陪我玩的一个游戏,现在游戏结束了,你这个小三也该退场了。”
  画面里,说了一通的男生并不是那种牙尖嘴利刻薄的样子,反而长得很温柔,声音也温温的很好听,俨然是有良好家教家的孩子。而旁边那个男的也是斯文型的,只是后来再没开口,黑夜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耳边环绕着男生嘲笑般的话,萧瑟只觉得头疼的难受,忽然,画面再次一转,校园里充斥着他是小三,抢室友男朋友的流言。
  千夫所指,万般辱骂,萧瑟头痛欲裂,皱着眉浑身颤抖,直到脸上被什么湿软的东西舔了一下才猛然从噩梦中醒来。
  巨大的落地窗被厚实的窗帘遮的密不透风,卧室内十分昏暗,分不清白天黑夜。
  萧瑟一手揉了揉睛明穴,一手搂住旁边不知何时跳上来喊他起床的金毛大犬。
  又做这个梦了,说是梦,其实那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往事。
  当时的萧瑟才19岁,刚上大学。宿舍里一共四个人,除了二号床是个diao丝之外,其他三个都是类型各异的帅哥,一号床温润美男何涵,三号床阳光暖男邹俞霖以及四号床高冷女王萧瑟。
  那是A市著名的影视学院,纵然帅哥美女如云,当时这三个小鲜肉也是受到了诸多学长学姐的喜爱。只可惜,美女有意,帅哥无情,因为这三个小鲜肉里,有两个是弯的。一个是萧瑟,一个是何涵,这在当年的校园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何涵,就是萧瑟噩梦里的那个嘲讽他的男生。
  何涵这个人,任谁看来都是个温柔好相处的好少年,比起总是冷着一张脸不爱说话的萧瑟,人缘自然是没话说。只是萧瑟从来都看不上他。
  上大学不到半年,何涵有了个男朋友,据说是临校的一个学长。不过何涵从来不告诉他们他男朋友是谁叫什么名字,更不用说带出来给他们看看,因为他们宿舍还有一个同类——萧瑟。何涵怕萧瑟抢他男朋友。
  对此,萧瑟不屑一顾。
  但是得不到关注,何涵又觉得心里不舒服,总是喜欢“不经意”地提起他那个完美的男朋友。
  有一次国庆长假,邹俞霖在那里刷空间,说什么国庆长假要来了,堵车又来了,这个时候能放下游戏帮女票提前去买车票的男票才是中国好男票云云。
  本来邹俞霖就这么随意一念,何涵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说了一句:“这个我也看到了,不过他说他直接开车送我,不用买票了。”
  他说完,宿舍里安静了,并没有人接他的话。
  萧瑟更是觉得可笑,也不知道何涵是想炫耀他男票有钱,还是炫耀他男票爱他。他这种时不时要用一种‘我并不是故意提起’的态度炫耀他的男票,但是又不敢把男票带出来炫耀的感觉,简直让萧瑟恶心地想吐。
  每当何涵这么不经意地提起他男票的时候,邹俞霖和二号床diao丝偶尔会接他的话,但是萧瑟从来只当没听见,这就是何涵讨厌萧瑟的原因。何涵看不起萧瑟的故作清高,也不爽萧瑟这么针对性的忽视他,忍无可忍之下,就让他的男朋友卫靖之接近萧瑟,让卫靖之等萧瑟爱上他后再甩了他。
  卫靖之很爱何涵,何涵常跟他说萧瑟怎么针对他,为了安慰何涵,就接受了这样的报复方式。
  萧瑟人很冷淡,但不代表他没有感情,他只是不喜欢和没有共同语言的人呆在一起,其实他和邹俞霖这个逗比就相处得很好。卫靖之接近他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他是何涵的那个完美男友,当年毕竟年少,即便再冷淡清高,在卫靖之这种斯文温柔的攻势下最终还是沦陷了。只是没想到一切到最后都成了笑话。
  萧瑟的冷淡注定了他周围亲密的朋友少的可怜,因此对当时的男朋友卫靖之是有一种潜意识的依赖的,虽然他极少表现出来。
  和卫靖之在一起小半年后,元旦放假,萧瑟回家过节,他是本地人,学校离家只有半个小时车程。而那个元旦,就是萧瑟一辈子的噩梦。
  那天萧瑟到家后,家里没人,直到很晚父母也没回来,后来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父母意外车祸抢救无效双双离世了。
  萧瑟一路跑到医院,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布遮着的两具遗体,周围几个亲戚互相推脱不肯养他,那个时候萧瑟的世界是黑白的,他还没有彻底绝望。直到一路跑到卫靖之的学校看见他和何涵抱在一起,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后,他的世界才彻底的黑了。
  至爱的双亲离世,爱人的背叛,亲戚的白眼,小三的骂名,当这些一起袭来的时候,估计没多少人能承受得住。
  当年的萧瑟其实很爱卫靖之,但是现在的萧瑟永远不会再承认这个笑话。
  困境最能磨练人,萧瑟恨当年的一切,但是也感激当年的一切,如果没有尝尽人情冷暖,就不会有今天这个“百毒不侵”,眼高于顶,万众瞩目的娱乐圈第一怪导萧瑟。
  十年了,每次做了这个噩梦,萧瑟都会把当年的事回忆一遍,他不会忘记,也不许自己忘记。很多人,很多事,都该付出应有的代价,苍天饶过谁?
  苍天会饶过谁萧瑟不知道,他只知道,最近苍天就没饶过自己。今年建立了自己的萧瑟工作室,为了打造华语影坛顶级巨星。萧瑟是导演,想要培养自己的爱将,最近刚投资了两部同志电影,都是中上规模的那种,并不是小年轻玩玩的网剧。
  萧瑟之所以是娱乐圈第一怪导,就是因为他只拍同志电影,他进军娱乐圈六年,拍的片子有深刻的,有轻松的,无一不是为当今社会遍受异样眼光的同性恋们寻求平等对待,也算是为同类们追求幸福加油打气,因此受到了广大除反同团之外的观众喜爱和追捧。
  萧瑟拿过不少奖,这次是第一次由自己的工作室投资,和两个合伙的朋友拼拼凑凑两部电影一共投了1亿,之后可能还有追加。这两部片子萧瑟都挺看好的,哪知前几天其中一个合伙人卷款潜逃了!
  卷款的那个人叫吴恺,是个不得志的导演,其实他挺有才的,可惜在圈里混了这么久也没什么名气,萧瑟看中他的才华,有意拉他一把,因此建工作室的时候见他有意加入就同意了。没想到才不到半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事情发生的时候萧瑟挺冷静的,人情冷暖,该体会的他都体会过了,这一点背叛他承受得了。只是承受归承受,既然背叛了就必须付出代价。
  当天萧瑟就报警了,现在三天过去了,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当初吴恺出了一千五百万,萧瑟出了六千万,还有两千五百万是萧瑟的死党邹俞霖出的,现在不说大家的钱都没影儿了,就说那两部片子正急着等投资呢,他去哪里再筹个1亿去?
  他虽然有些名气,但毕竟只是个看质量且只拍偏类电影的导演,不像某张导某冯导家产那么庞大,萧瑟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去卖血卖器官也凑不出1亿来。
  今天又做了那个噩梦,每次做那个梦,准没好事,萧瑟已经习惯这种噩梦的预兆了。
  眼睛四周都揉了一通后,萧瑟终于睁开了眼睛,事情再难也得起来去应付,他工作室人虽不多,但都是自己看好的爱将,自己若是不出来应对,让他们喝西北风去?
  看到主人醒了,大金毛再次舔了舔主人的脸。
  萧瑟淡淡地笑了笑,喜爱地揉了揉大金毛的头。其实他有点小洁癖的,但是对自己的爱犬,可以容忍,反正待会儿要洗脸的。
  “皇上,现在几点了?”
  听到主人的问话,大金毛连忙跳下床,嘴咬着窗帘往边上拖,不一会儿窗帘大开,暖暖的阳光穿过巨大的落地窗落在萧瑟身上,有些刺眼,但很舒服。
  拖完窗帘,大金毛又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头拱进去,叼起手机上挂着的木雕小狗,然后跳到床上,把手机叼到萧瑟手里。
  萧瑟不爱在手机上挂东西,挂这个简单的木雕小狗就是为了方便大金毛帮他拿手机。他不喜欢睡觉把手机放在边上,有辐射且碍眼。
  手机上显示八点,晚了,萧瑟心里有些堵,该起床去面对压力了。
  刚坐起来准备换衣服,手机响了,来电显示——小凳子。这是邹俞霖,就是那时候一个宿舍的那个三号床逗比暖男,从大学开始就一直是萧瑟的好朋友。
  当年发生了那么多事后,萧瑟一个人躲在家里消沉,是邹俞霖追到他家里安慰他照顾他。那些势利眼的亲戚帮着处理了父母的丧事后就一个个躲着萧瑟,不肯抚养,是邹俞霖带他回家,告诉他,谁说瑟瑟没爸妈了,以后我爸妈就是你爸妈。而邹俞霖的父母也真的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照顾,供他吃穿,供他上大学,此恩此情,萧瑟一辈子都忘不了。
  后来萧瑟就从表演系转到了导演系,他不想做一个被摆布的戏子,他要去导演自己的人生。
  邹俞霖对萧瑟而言,已经不仅仅是死党了,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亲人。
  很多时候萧瑟也想,如果邹俞霖是个弯的就好了,估计自己就可以托付终身了。娱乐圈乱,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喜欢萧瑟的,想包养他的不计其数,萧瑟可以陪他们玩感情,但从来玩不掉自己的心,不过都是互相利用罢了。
  “瑟宝!还没起呢!皇上今天怎么这么晚都没叫你起床!”
  邹俞霖这么一嗓子嚎起来,萧瑟嘴角就忍不住抽了一下,关于刚才那个邹俞霖可以托付终身的念头瞬间粉碎。算了,还是安静地做你的直男吧,别来祸害弯的!
  “吴恺有消息了?”萧瑟懒得和他废话,直奔主题。
  “哎呦,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昨天是不是那几个色胚贴上来要借钱给你了?我告诉你,你千万别要!这么多钱,一旦碰了就说不清了!听到没?瑟宝?瑟宝!你听见没有啊!”
  “我知道,没理他们,你说话声可以小一点,别惊了皇上圣驾。”
  一旁的大金毛听见主人叫它的名字,高兴地舔了舔萧瑟的手。
  那边的邹俞霖不自然地咳了一声,这才放轻声音,“还有件事,谋格服装设计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国内数一数二的服装设计公司,在国外也享有盛名的那个,就是那个总公司在H市,后来在国外有好多分公司的那个,就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
  “诶,我这不是怕你孤陋寡闻不知道嘛!谋格的总裁要在咱们A市开分公司,地址什么的都已经选好了,据说装修也快完工了。”
  “重点。”
  “那个卓总要收购咱们的工作室,不过!瑟宝,你先别激动!卓总那边的意思是他有意涉足娱乐圈,所以见咱们有困难,互利共惠。他说了,把咱们的小工作室发展成完整的娱乐公司,他只是收购,做个幕后老板,你仍然是公司一把手!”

  萧瑟听完,皱眉。
  “瑟宝,咱们这可是燃眉之急啊!那些色胚不安好心,我肯定不能让你拿他们的钱。咱们当初建这个工作室就是为了打造咱们的巨星,培养咱们看好的年轻人,就算被收购了,你依然是公司第一把手,咱们的初衷不会变,只是多了个幕后老板,咱们当他不存在不就行了?况且谋格集团多有钱,咱们捧人拍片都离不开金子,我合计了一下,咱不亏。”
  萧瑟仍然皱眉,“天上掉馅饼,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别有用心?”
  “事态紧急,瑟宝,咱们可以去见一见卓总,当面详谈,以你我的聪明才智还能吃亏?如果有猫腻,咱们立马撤了不签合同就是了,你说对不对?”
  萧瑟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事情的轻重缓急,想了想其中的厉害关系,终于下定了决心。
  “好,什么时候?”
  “下午两点,就在工作室的会客室。”
  “合着你早就答应人家了,先斩后奏?!”
  “诶,瑟宝,我们两谁跟谁啊,还能害你不成?我一猜就知道你这几天没好好吃饭,你胃还要不要了?咱们这事早了早好!行了,赶紧起床,哥先来接你,带你去好好吃一顿养养胃。”
  邹俞霖这逗比看着不靠谱,其实比谁都细心,至少对自己那就是哥哥照顾弟弟般一万个细心就是了,被他这么一说,萧瑟自然而然就没了脾气。
  “知道了,皇上的口粮要没了,你顺路买点过来。”
  “得嘞,亏待谁都不能亏待了咱们皇上的龙体,放心吧!”
  萧瑟懒得再听他耍宝,吧唧挂了电话,揉了揉大金毛的头,换衣起床。
 
 
  ☆、逗比的挚友
 
      萧瑟是个非常难弄的人,拜当年一系列意外所赐,当初被何涵所看不上的故作清高,如今已经完美地蜕变成了名符其实的高冷。
  萧瑟读导演系,只读了三年,就破例提前毕业了。22岁的时候就开始拍微电影,这当然少不了邹俞霖的支持,当年许多微电影里的男主都是邹俞霖。渐渐的有名导、投资人、经纪公司等等找上了萧瑟,萧瑟开始拍他人生第一部真正的电影,那一年他才23岁。
  当初为了成就自己的梦想,萧瑟签了梵天娱乐,5年的经纪约,直到去年合约到期,萧瑟没再续签,而是建了自己的工作室。
  人在娱乐圈混,就少不了潜规则,萧瑟长了一副好皮囊,自然也逃不掉。其实,萧瑟虽然因为为同志电影贡献受到了诸多爱戴和追捧,但是他在圈内的名声并不怎么好。其一,是因为他高冷,不爱与人打交道;其二,他的金主太多了。
  而事实上,了解萧瑟的人才知道,萧瑟看上去辗转于各个金主之间,但那只是避免不了的应酬,以及互相利用。娱乐圈乱,脏,谁都知道,萧瑟跟很多金主出席过酒会,大家自然而然的就以为萧瑟爬了不少床,毕竟如今的娱乐圈,玩男人的金主多的是。
  可是,萧瑟这种性格的,真的是可以被潜规则的吗?
  当然不。
  许多金主喜欢带着萧瑟,就是因为萧瑟的高冷,甚至禁|欲。金主们见惯了为了前程主动往床上爬的小男孩儿,见惯了主动奉承,软绵绵的小艺人,再看萧瑟这款的就十分对口味了。越是高冷,越是禁|欲,带在身边才越是风光!
  而萧瑟也就陪那些金主参加参加各种慈善晚宴,酒会等等,他需要这些金主给他投资,因为那时的他真的除了空有一身才华,一无是处。在娱乐圈混,没有靠山,你以为才华能顶几个屁用?这点还算不上什么委屈,萧瑟能忍。
  当然,也不是没有金主想碰一碰萧瑟,但是萧瑟不可能让。所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玩玩就玩玩,把彼此的命都玩掉了就得不偿失了不是?
  五六个金主,自然也有真心对萧瑟好的,那是盛世传媒的总裁沈乾,对萧瑟各种体贴,温柔,绅士,多金,是伴侣的好选择。但是他再怎么好,萧瑟也不会考虑他,因为他有家室有儿女。萧瑟自从大学时被设计冠上了一个小三的称号,就对这种事深恶痛绝!
  在娱乐圈辗转三年后,萧瑟的名字就已经如雷贯耳了,娱乐圈第一怪导,谁都知道一二。那个时候萧瑟的事业渐入佳境,在圈里也不算新人了,估摸着金主们早就找到了新的玩意儿,也是时候全身而退了。
  那时候,萧瑟就渐渐的不再跟什么金主出席什么酒会了。碰又碰不得,看也看腻了,金主们也就渐渐地淡了兴趣。不过娱乐圈哪里真的有什么全身而退?萧瑟能这么完整地撤退,背后其实少不了沈乾的保驾护航,萧瑟大概能猜到,但是他不会理会,各做各的事,谁也不欠谁。
  至今,沈乾还是很关注萧瑟,就比如这次的事,他很早就联系萧瑟想帮帮他,但是萧瑟拒绝了。事到如今,他和沈乾可以算是朋友,但永远也不会越过这条线。沈乾是不是在等他他不管,他只知道自己和沈乾不可能。沈乾如果聪明一点,就该摆正态度,他们可以做很好的朋友,萧瑟其实是欣赏他的。
  在娱乐圈有了点底子之后,萧瑟也私下包养过情人,有那么几个的,只是有的只看中了钱,太虚伪,虚伪的让他连做戏都懒得做,有的只想靠他往上爬,甚至不惜陷害他,他就更反感了。
  一开始萧瑟只是想养个人在身边,说说话也好,不至于那么空。只可惜,人都是有太多的心思,萧瑟发现自己没有那些金主的心那么宽,养情人在身边,并不让他高兴。
  哦,其实是有一个让萧瑟感觉到真心的,那个男人,挺好的,不为钱,不为名,好像只是单纯的想和他谈谈情。只可惜,这样的男人才是让萧瑟最害怕的,他可以玩掉钱玩掉名,但就是不允许自己玩掉心!
  那个男人叫什么来着,好多年了,他们只相处了一个多月,萧瑟有点记不清他的名字了,模样更是模糊地不记得了。他只记得那个男人很照顾自己,而且那个男人是唯一一个被他允许上床的。他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感觉已经记不清了,萧瑟怕疼,但是那夜的感觉并不算坏吧。
  再后来,上床之后没几天,他们一起去买了一只小金毛。之所以去买狗,就是萧瑟决定要踹了那个男人,以后就由爱犬陪着。据说狗比人可靠,比人可信,比人愿意付出且不求回报,萧瑟就爱这种可以放心依赖不用害怕被背叛的感觉。
  于是,买了小金毛没几天,等那个男人把小金毛的吃喝拉撒训练好之后,萧瑟果断地把他踹了。
  至今,再没见过了。
  不过从那之后,有金毛陪着的感觉也很不错,不会孤单,不会害怕。
  萧瑟坐在餐厅里看着还在拼命吃的邹俞霖,心里有些恍惚,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那些往事。
  “你这个吃相,你女朋友知道吗?”
  邹俞霖啃完一个鸡腿,拿纸巾抹了抹满嘴的油腻,笑嘻嘻地道:“兄弟面前才放得开嘛!说到女朋友,诶,瑟宝,我这次真的满三个月了,应该算稳定了吧?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带给你看,不出意外就是这个了。”
  死党,好兄弟,本来一有另一半就该告诉对方的,但是因为邹俞霖这逗比心性不定,一般不满三个月必分,萧瑟想起每次走在路上,好多邹俞霖的前女友和自己打招呼,就浑身鸡皮疙瘩。于是就命令邹俞霖,不满三个月别带出来见他!
  “又是店里物色到的?”萧瑟眼里充满了不信任。
  这个店指的是邹俞霖开的火锅店,他好几任女友都是在顾客堆里物色的……
  邹俞霖当初学的是表演专业,毕业后也的确演过一些电视剧,也出演过很多萧瑟导演的片子。邹俞霖就是一阳光逗比,在诸多粉丝眼里就是一大暖男,当时也很是红了一把。但是渐渐地他就淡出了荧屏,他当初没签什么公司,说淡出就淡出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他是看透了娱乐圈的杂乱肮脏,他知道萧瑟为了梦想再苦再累也要在那圈子里泡着的,所以他就退了出来,自主创业。如今他的火锅店和烧烤店已经全国连锁了,也是个响当当的老板了。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他的瑟宝除了他们邹家已经没有后盾了,他这做哥的,理应为他铺好后路。等什么时候瑟宝累了倦了不想在娱乐圈混了,他还可以说一句,瑟宝不怕,咱老邹家还有钱养你。
  萧瑟不傻,这些事邹俞霖不会说,但是他心里隐隐知道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感动感激。建立工作室也有这点私心在里面,邹俞霖毕竟是学表演的,娱乐圈再脏,他也曾有期待,所以萧瑟才让他合伙,一起培养巨星,算是一种微不足道的补偿。
【忠犬归来+番外 青青叶】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