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走马锦城西+番外 金七娘

时间: 2017-09-24 06:09:14 分类: 现代都市

【走马锦城西+番外 金七娘】
 
 
文案
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如泥。 #竹马竹马虐狗/日常#
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 #四川旅游美食攻略#
——陆游《梅花绝句》
萌点、雷点及注意事项:
1、主cp为竹马竹马;
2、内有腐女出没;
3、有BG配对;
4、作者疑有报社倾向,不定期发放美食美景图片;
5、文中会出现四川方言,作者制杖可能会忘记解释,求提醒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甜文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巫师,乔淮  ┃ 其它:1v1,HE
 
 
 
 
 
    第1章
    
    “……这个,嗯,巫师?”讲台上那胖女人扶了扶眼镜,有些不确定地道,“巫师,在吗?”
    全班都被这个狂霸酷炫拽的名字惊呆了,刚才还吵嚷的教室顿时安静得落根针都能听见。
    姓巫名师的小少年深吸一口,一脸惨不忍睹地举起手:“在。”
    班主任端详许久,忍不住道:“你叫巫师?看着白白净净乖乖巧巧的,干嘛叫这个啊……”
    巫师抬手遮住脸,闷声道:“因为我爸爸姓巫,妈妈姓师。”
    “噗……”
    不知是谁率先笑了起来,于是全班跟着大笑,连那个一进门就一脸严肃的胖女人也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巫师恨不得钻桌底去,乔淮坐他旁边,忍着笑拍了拍他的头。
    Z中是无论初中还是高中都要求住校的,因此胖班主任点名确定到齐后,就开始分配宿舍。
    “……巫师、印宿(xiu)、童适尧、程俞禄,你们四个一个宿舍。”李英一边点名,一边暗暗吐槽自己这一届的学生姓名真是一个比一个少见。
    巫师一愣,看了看乔淮,乔淮也正好转头看他,见巫师似乎想要举手,便轻轻摇了摇头,凑近他耳朵轻声道:“没事,不在一个寝室也可以一起玩嘛。”
    巫师和乔淮算得上竹马竹马,两人在幼儿园时期因为一块蛋糕有过革命的友谊,等家长拧着各自儿子的耳朵回家后,才发现两家人不仅住在一个小区,而且是一栋楼,只是楼上楼下的区别罢了。
    从此两人开始了水深火热鸡飞狗跳的竹马生活。
    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两人从幼儿园闹到初中,感情倒是越来越好,就算小升初时因为运气不好分到了不同的班,也因为巫师父母和校长熟悉,硬是将两人又换到了一起。
    由此可见,就差胶水把他两人黏在一起了。
    成都虽然被称为天府之国,但其实和天气没什么关。夏天闷热冬天湿冷,并没有传说中的冬暖夏凉。
    巫师顶着烈日去小卖部买了两个冰糕,自己吃一个,另一个则拿着喂乔淮,抱怨道:“我们一直都没有分开过,乔乔你能习惯吗?”
    乔淮拖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背着一个蛇皮袋,闻言嗤笑道:“谁不习惯?自己的行李箱自己拿,你看我习不习惯。”
    巫师嬉皮笑脸地将冰糕递到乔淮嘴边:“哎哟乔乔,不要这样嘛,我喂你吃冰糕啊,来,张嘴,啊~”
    Z中的初中部和高中部是分开的,初中部的宿舍区要稍微差一点,但设施还是很完备。
    乔淮住在三楼,巫师却在四楼。他便让巫师自己拎一层,自己先去打扫一下寝室,一会儿再来帮巫师。
    巫师苦着脸,用瘦得棍子似的手嘿咻嘿咻将行李箱搬到四楼。好在他是401,就挨着楼梯口。
    “哟,室友你好啊,我是印宿。”
    巫师刚打开门,就被一声伴着浓厚灰尘的问候盖了一脸。
    “咳咳咳咳!!”巫师挥开灰尘,剧烈咳嗽起来,皱着眉眯着眼看着眼前眉开眼笑的阳光少年,很不愿意自我介绍。
    “我记得你,巫师是吧。哈哈哈哈你爸妈好有才的哦!”印宿一点也不在意他没有回应,十分善意地大笑。
    巫师看着那些灰尘被他吸进去,忍不住道:“灰。”
    印宿挥挥手,不在乎道:“没啥,习惯了,灰而已。”
    很快另外两个室友也来了,童适尧是个长得很憨厚的小胖子,程俞禄戴着厚厚的眼镜,一脸书生呆气。
    他们四个除了印宿和程俞禄,巫师和童适尧都是不做重活的,因此打扫卫生时印宿便让他们俩做扫地之类的轻活,自己则和程俞禄做拖地抹桌窗之类的重活。
    程俞禄一直沉默地没有说话,巫师就一边扫地一边逗他说话,程俞禄只瞪他一眼,不过看起来只是太害羞了,并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才不和他们说话。
    “叩叩。”
    有人敲了敲门,不过门只是虚掩着,来人便直接推门进来,顿时被巫师他们宿舍混乱的模样吓了个扎实。
    “乔乔!”巫师看见救星,扫把一扔就抱了过去。
    乔淮侧身躲开,嫌弃道:“你也不嫌热。”
    巫师一点也不在意,熟练地刹车,笑眯眯道:“乔乔,靠你了。”
    乔淮叹气,对另外三个一脸莫名其妙的人道:“我来帮你们吧。”
    乔淮的行动能力和巫师简直是两个极端,三下五除二就把地扫得干干净净,还抢了印宿拖地的任务。
    童适尧羡慕嫉妒恨:“我也好想有这样一个竹马啊……”
    巫师得意洋洋:“这个是我家独有的,别人羡慕不来。”
    有了乔淮的帮忙,很快宿舍就改头换面,连印宿也忍不住问:“你……经常帮家里做事?”
    乔淮点点头:“我妈妈一个人,还要带我妹妹,家里的活基本都是我做。”
    印宿立刻觉得他亲切,抱怨道:“我家也差不多,爸妈都是做农务,我要做完所有的家务,还要带弟弟妹妹,俩小的还不听话,可烦。”
    乔淮冷淡道:“还好,我妹妹乖。吃饭去吧?”最后一句话是对巫师说的。
    巫师正和童适尧凑在一起商量吃什么,闻言忙道:“附近刚开了一家串串,我们去吃那个吧。”
    “中午吃串串?”乔淮有些犹豫。
    “吃嘛,就今天可以吃了。以后都要吃食堂。啊!我还没吃过食堂呢,听说食堂都特别难吃的。”巫师鼓起嘴,难过道,“我想吃妈妈做的酸酸鸡……”
    Z中是全封闭式的,家长只有每周三可以来给孩子送饭改善一下伙食,只有周六下午和周末上午才放假,就算家在成都,也就够回家睡个觉,下午回家第二天上午一大早就要过来准备下午的自习,还不如就在学校睡个懒觉。
    Z中的高中是全省重点,就算是本校的初中部都需要经过考试才能进去,一点儿水也不放,所以Z中的初中一开始就抓得比高一的还紧。
    不过好在他们不用军训,第二天就开始上课。
    对于一群刚刚脱离小学的幼稚少年们,还自以为天下无敌,一个个用鼻孔看人,要他们静下来学习真的挺不容易,尤其像Z中这样的重点中学是强迫着他们学习,他们不逆反才怪。
    更何况塞钱托关系进来的不在少数,这些人一大半毕业都难。哪怕才初中,拉帮结派就已经随处可见。
    “诶,乔乔,你听说没。”巫师趁老师转身板书的时候,碰了碰乔淮,低声道,“你们寝室的姜文涛,加入了青龙帮。”
    乔淮低头抄笔记,漫不经心道:“知道,他还邀请了我来着。”
    巫师惊道:“什么?你没答应吧?”
    乔淮无奈地看他一眼:“我又不傻,答应干嘛。”
    巫师赞同道:“就是,傻子才加呢。”
    乔淮叹气,用笔敲了敲他的课本,道:“你把这些心思用在学习上。”
    巫师得意洋洋:“不用也可以考得好。”
    这倒是实话,巫师脑子好用,数学语文都不错,就是物理和生物不太好,化学倒还过得去,政治历史全靠背就不说了,地理……却有点惨不忍睹。
    乔淮拿他没办法,不过巫师他们寝室的人都还挺不错,不会带坏他。不像自己寝室,四个人除了他就是一个书呆子,另外两个都加了什么青龙帮。
    乔淮淡漠地想,真的是傻子才加。
    成都的夏天闷热难忍,教室只有几个旧风扇吱呀作响,自以为能带给下面的学生一点凉爽。
    巫师受不了,趁大课间有半个小时,拖着乔淮跑去小卖部买冰糕吃。
    小卖部是个很受欢迎的地方,尤其是这样的大课间,来往学生众多,幸好和高中部分开的,不然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
    两人随着人流往里面去,中途有人蛮横地挤进来,恶狠狠地推开挡在前面的人,巫师猝不及防,被拨到了一边,撞上了别人。
    巫师一面给那人道歉,一面回头怒道:“谁啊,有没有家教?”
    身后是一个染了发、流里流气的少年,闻言下巴一扬,冷哼道:“小子,说谁呢,知道我是谁不?”
    巫师也冷哼一声:“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就算是校长也不能这样,你得道歉。”
    那少年顿时便怒了,大声道:“老子是青龙帮的,你敢这样和老子说话,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身边的学生一听这话,纷纷和他们拉远距离,有的东西也不买直接走了,剩下的大部分都是想看热闹的。
    巫师心目中的帮派都是像金庸古龙笔下那些充满浩然正气的,而像青龙帮这样的在他看来就是不成气候的,根本不用害怕。
    少年人心中都有个大侠,觉得光天化日下这厮也不能做什么,因此也硬气,梗着脖子就要抵回去,乔淮拉了拉他,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便想息事宁人。
    谁知那少年看见了这个动作,得意道:“你该学学你的朋友,看他多会做人。快给老子道歉,老子就不追究了。”
    乔淮闻言脸色一沉,冷道:“有错的是你,不道歉还想威胁我们,你敢怎么样?”
    巫师在旁猛点头。
    那少年大怒,手一动,似乎想给他们一拳,但是半途就被乔淮拦下,乔淮捏着少年的手腕反折过去,少年顿时大声哀号,连连讨饶。
    “你,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少年揉着手腕,扔下一句狠话,转身就跑了。
    围观的群众都惊呼着,给乔淮鼓掌,还让出道让乔淮先买东西。
    小卖部的阿姨对这个青龙帮的恶霸行事早就看不惯了,但也只是看不惯,今天见乔淮这一手,忍不住赞叹道:“小伙子不错啊,练过?”

    乔淮敷衍地点点头,转头问巫师除了冰糕还要别的吗。
    巫师双手捧脸做崇拜状:“男神你好帅哦~男神你缺腿部挂件吗?”
    乔淮抚额,不知道这家伙最近又在看什么小说。
    
    第2章
    
    过去了几天,那个黄发少年一直没有来找过他们,他们也把这件事忘了。
    到了放月假的时候,巫师拉着乔淮开开心心地准备回家。
    除了个别是外地甚至外省的懒得回家,大部分都是成都本地的,所以这时候整个初中部都十分热闹,宿管也不会让他们安静些。
    童适尧家境不错,头天晚上就被人接了回去。程俞禄不显山不显水,居然是大家族出来的,一大早就来了个黑西装的英挺男人,一口官话,带着程俞禄坐着豪华轿车离开——车型巫师不认识,不过乔淮说那是很贵的车。
    印宿是北川的,没打算回家,巫师就十分热心地让他去家里玩。
    小孩子都爱热闹,印宿性格大大咧咧,只问了一句:叔叔阿姨不介意吧?
    得到巫师“不介意”的回答后,他就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和两人一道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去城里人的家诶!我家是农村的,大家都是土房子,没啥装饰。你们家像电视里那样吗?”印宿十分兴奋,一路都在吵嚷。
    巫师是第一次邀请乔淮以外的人去家里玩,也很兴奋,两人一路都在说话,比麻雀还吵。
    乔淮就像带了俩奶娃娃,头都涨大了。
    “消停一点啊……”乔淮抱怨道,伸手将试图闯红灯的巫师一把扯回来。
    这天正好下了雨,比前些天稍微凉快了些,但是巫师侧头聊天不看路的行为还是将乔淮吓了个扎实,出了一身冷汗。
    “好好走路!都给我闭嘴!”乔淮一人给了一个爆栗。
    巫师吐了吐舌头:“乔5妈妈生气了。”
    印宿跟着笑。
    “哎……吃炒冰吗?”乔淮实在没办法,扭头见街角有个卖炒冰的推车,便带着两只奶娃去买炒冰吃。
    “三份小杯,一杯香草,一杯草莓,一杯……”乔淮看向印宿。
    印宿忙摆手:“不不,我不用了。”
    乔淮就道:“两杯草莓,一杯香草。”
    “好嘞,一共一块五。”
    小贩麻利地将炒冰舀到小纸杯里,插上小塑料勺,递给乔淮。
    巫师拿了两杯草莓的,递了一杯给印宿。
    印宿受宠若惊地接过,不住道谢谢。
    巫师用小勺舀着炒冰小口小口地吃着,忍不住道:“你太客气了,我们是朋友,同学,还是室友,不要这么生疏嘛。”
    印宿捧着炒冰傻笑。
    街上车水马龙,柳枝随风摆动,长长的柳条轻软地抚过路人的脸,像成都俯身温柔的一吻。
    炒冰不多,很快就吃完了。
    巫师用手扇着风,咕哝道:“好热……还不如之前那样出大太阳,闷着热好难受。”
    乔淮从包里摸出一小袋湿纸巾,拆开拿出一张贴着少年黏糊的脖子:“现在呢?”
    巫师先用那湿纸巾擦了擦汗,然后就任由它贴在脖子上,满足地舒了口气。
    但很快贴着脖子那面就干了,他翻来覆去地折腾,反而更热了。
    乔淮叹气:“没办法了。是你说公车人多,又挤又热,要走路的。”
    巫师苦着脸:“我后悔了,后悔了!”
    印宿就问:“还有多远?坐个三轮吧?”
    乔淮道:“不远了,从那个医院穿过去就行。”
    乔淮口中的医院其实是一家规模挺大的诊所,诊所后是一条偏僻的小街道,停满了车。
    “后门一般不会开的。”巫师道,“不然可以从后门进去。”
    三人走过一扇紧闭的铁门,一大簇玫红色三角梅从铁门和墙壁接洽的地方冒了出来,街道两旁的刺槐晃晃悠悠落下白色花瓣。
    “其实如果有光会很好看。”巫师看着那簇艳丽的三角梅,道,“这样……这样画下来超好看的!”
    他伸出双手作势照相,框出了一副图。
    印宿惊讶道:“你会画画?”
    巫师挠了挠头:“不算啦……只是喜欢,没有学过。”
    乔淮道:“但是画得都很好看啊。”
    印宿忙道:“那一会儿可以给我看看吗?”
    “可以啊……”巫师捂着脸,娇羞道。
    印宿被逗得哈哈大笑,乔淮惨不忍睹地转过脸,正看见一辆车后一人匆忙地往后躲。
    乔淮一愣,觉得那头金毛有点眼熟。
    他扯了扯巫师,道:“我们快走吧。”
    巫师莫名其妙,倒是印宿回头看了看,一脸严肃地问:“你们惹到青龙帮了?”
    巫师愣愣地点头:“之前有一次在小卖部,有个说自己是青龙帮的人推人,我说了他来……怎么了?”
    印宿忙扯着他快步往前走,巫师被他和乔淮拉得一个踉跄,忍不住挣开,不过倒没有傻得停下来,跟着两人大步走,最后甚至跑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
    一直到了小区门口,巫师还二丈摸不着头脑。
    乔淮道:“我刚才看见后面有人跟着我们,不知道是谁,不过总之不怀好意。”
    印宿点点头:“我认识那人,是隔壁班的,加了青龙帮,拽得很。他一直看着我们,然后在打电话,估计是觉得那儿挺偏,想叫人来打我们。不过他肯定没想到我们这就到了。”
    保安和他俩都熟,笑呵呵道:“带同学回来玩?”
    巫师点点头,乔淮跟在后面道:“叔叔,如果有看上去不是好学生的说是我们同学,问我们住哪儿你可千万别说啊。”
    保安故作愤怒道:“你这是什么话,我像是那种笨蛋吗?你俩都乖的很,怎么可能认识那种人。”末了,好奇道,“不过你们惹到谁了?”
    乔淮道:“这个倒没有,不过现在有的人脑子有病,就喜欢找茬。”
    保安赞同地点头:“就是就是,放心吧,叔叔不会放那种人进去的。”
    “谢谢叔叔。”
    虽然是楼上楼下,不过乔淮家比巫师家小,所以乔淮将东西放家里就往巫师家去。
    乔淮妈妈还在上班,因为知道乔淮今天会回来,所以将他妹妹留在家里等他。乔淮上楼一趟,就带了只小拖油瓶下来。
    “巫师哥哥好。”乔安然缩在哥哥怀里,挥着软糯的手打招呼。
    巫师眉开眼笑,将乔安然从乔淮怀中抱过来,亲了亲她的脸,对着印宿道:“这是乔乔的妹妹,我们的安然小公主。安然,这是印宿印哥哥。”
    乔安然今年才五岁,十分可爱乖巧,她先眨了眨湿漉漉的双眼,打量了印宿一会儿,才软软地叫道:“印哥哥好。”
    印宿扬着大大的笑,伸手轻轻捏了捏乔安然的笑脸:“你好啊。”然后对乔淮道,“你妹妹好乖好软哦,不像我家那两个,又皮又丑。”
    乔淮有点不喜欢他这句话,没什么表情地回道:“小孩子都很可爱,只是你没注意。”
【走马锦城西+番外 金七娘】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