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阳光归属(凶性难辨)作者: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29)

时间: 2017-09-19 12:16:03 分类: 现代都市

【阳光归属(凶性难辨)作者: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29)】

  “还…还要啊…”
  当哆嗦的双腿再次被顶开,晏蔷对尚韵维的体力耐力佩服到五体投地。
  “好吗?”
  唇角优美地微微翘起,那笑容仿佛白天窗外射进的阳光,晏蔷痴痴望着,感觉昼夜快混淆了。
  尚韵维你说的这麽温柔,我还哪好意思拒绝。
  难得清醒的时候见你这麽热情直白…
  “好…”
  点了点头,晏蔷沙哑着嗓回答,咧嘴笑得开心。
  听罢,尚韵维帅气的笑容更大,凝视着晏蔷红扑扑的笑脸,拉高被子,将两人裹入其中。
  “什麽时候让我再攻你一次啊。”
  “上次不答应你了。”
  “我说下次。”
  “那看你表现。”
  “又看表现?你越来越狡猾了,整一个…啊啊!!啊啊…”
  (55)
  人有两种,一种叫表里如一,一种叫表里不一,後者往往占绝大多数,自然,刑警也不例外。
  尚韵维就是这样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巧妙扮演天壤之别的警察与流氓。
  要说在同事众人面前,他充分展现出色工作,观察力敏锐、临危沈着冷静的几大最优特性,这数点绝不可否认。
  但,在不为人知、只对己为的家中,又有谁晓得他英俊温柔的笑容背後,却暗藏杀机。
  蜘蛛大人在喷出迷幻雾後,将自愿上钩的昆虫,狠狠生吞活剥,皮骨全无,片甲不留。
  亲身体会的经验说,那晚答应他再做一次,是个错误决定。
  刑警的体能是无限的,攻击的速度是无敌的,再度昏厥的下场是一定的。
  浑身无力、浑浑噩噩卧床了两天,捧过的书本多半被口水沾湿,少半在身下碾过,荒度了光阴,那时曾对天承诺,如果考试不过,尚韵维担负全责。
  尽管考前两日,在书海中痛苦挣扎,但仍有小半本没有看完,报着必死决心,晏蔷硬着头皮上了战场。
  不知是阴差阳错,还是尚韵维的意念大显神威,考试题目居然都是自己精心复习过的,那些不熟或错过的内容,没有在卷面上出现丁点。
  虽然失去了以考试失利为借口反攻尚韵维的机会,但却换来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凭自己实力得到的理想成绩,左右衡量,再值不过。
  还有两天,尚韵维长达十天的T城交叉培训就要结束,到时一定要和他好好庆祝。
  一个人在家的日子,除了抱着成绩沾沾自喜,主要时间都奔波於网络与实体店铺的生意中。
  八天里,忙碌的两人只有晚上才通电话,连短信都少得可怜。
  第九天,尚韵维打来电话说培训已经完成,剩下的时间可以在T城自由观光游览。
  怕他晚上回酒店无聊,晏蔷亲口传授如何使用网络聊天工具。
  对於视侦破各类案件为精彩生活的刑警来说,从未使过聊天工具并不希奇。
  但有时,也不能与正常人的生活太脱节,毕竟,还年纪轻轻。
  晚上七点半,[Co′f]。
  托着腮,左右转动屁股下的高腿椅,晏蔷四处浏览网页。
  之所以轻闲,是因为网络店铺未上新装,之所以未上新装,是因为和尚韵维约好在线聊天。
  所以,自然不能被十万个为什麽的买家们打扰。
  约好的时间晚了五分锺,尚韵维仍未上线,是在忙,还是…
  胡思乱想之际,只见一只显示[尚韵维]的大狗头登陆。
  [你来啦!等死我了。]
  无精打采的晏蔷登时双眼放光,忙坐直身体,笑呵呵敲击键盘。
  [恩。]
  回答简洁,和本人说话没什麽区别。
  [我让你改个名,也没让你把自己大名写上啊,你可真逗,怕别人不知道啊。]
  掩饰不住内心激动,晏蔷劈里啪啦快速敲打,发出一串字符。
  半晌没有回语,也不知尚韵维慢腾腾在做什麽。
  不会…又生气了吧?
  接触时间愈久,愈是知道尚韵维的脾气。
  一般他生气的时候,都是没脸色,不说话。
  [你干嘛呢?怎麽突然不说话了?]
  [我打字没你快,刚改了个名,能看到吗?]
  定睛再看,[尚韵维]已然变成了[维]。
  原来没有生气,是在乖乖听话。
  [看到了,就这个吧。你今天去哪儿活动了?现在在酒店房间吗?甄律呢?]
  没有任何喘息,又是一长串字符。
  只要一见尚韵维,晏蔷就兴奋地变成百万个为什麽。
  望着下方显示的[维 正在输入消息],晏蔷也不着急,期盼地等。
  [今天随便逛逛,给你买了点T城特产。我在房间,甄律去外面打电话了。]
  [是嘛!哈哈!你真想着我!!都买什麽了?]
  笑得合不拢嘴,晏蔷心底甜如蜜。
  [T城特产不知道麽?网上查去,我懒的打。]
  晕,还真是…禁不住夸。
  看着字,就能想到尚韵维甩过的脸。
  好吧,安慰自己,就当他被缓慢的打字速度困扰吧。
  [哦…那你是明晚回来吗?机票拿到了吗?你得好好奖励我考试通过啊!]
  [是明晚到。你想要什麽奖励?]
  看吧,果然,上钩了。
  搓搓双手,晏蔷舞起手指,落下句号,优美地按下[ENTER]。
  [让我攻你。]
  [……]
  [好不好?你说看我表现,我表现的多出色啊!]
  继续死磨硬泡,一定要让他同意。
  [健健回来了麽?]
  话锋一转,尚韵维居然岔开话题,问起那条没心肝的狗。
  [没,它已然把主人我忘了,有誓死跟随小涵的架势。]
  半个多月,健健只露了一次面,跟在小涵身旁那神气劲儿,让人涌起想抽它的冲动。
  [为什麽?]
  [我哪知道啊。无非是小涵喂的狗粮更高级,或者对它更纵容,譬如上个床,偷个窥,再或者…哈哈哈哈就是那两人太激烈,那条色狗爱上,鬼迷心窍了。有空你问问甄律,看我猜的对不对。]

  [……]
  尚韵维你又无语了麽?没关系…
  [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别转移话题,等你回来让我再攻一次吧!]
  [回去再说。]
  呃…这样的回答总比直接拒绝有希望。
  [好吧,那你快点回来。]摸着下巴,晏蔷思忖望着屏幕,犹豫了下,还是敲上…[前阵子忙考试,我的那个问题你还没回答。]
  [什麽问题?]
  [就是…我喝多跳脱衣舞那晚,你说失控亲我的…原因。]抿住嘴唇,晏蔷安静等待答案。
  [因为失控了嘛。]
  尚韵维在玩文字游戏。
  [别废话,你禽兽啊。说正经的…你是那会儿就对我有好感了吗?]
  半晌没有等到尚韵维的回复,店里此时又来了客人,无奈,晏蔷只好先张罗生意。
  进来的青年男子在试穿过无数件中意衣裤後,终於买下三件。
  送走客人,抬头再扫墙上锺表,竟然过去了十五分锺。
  暗骂一句,晏蔷忙跑回电脑前,查看尚韵维发来的话。
  [我也不知道,有点鬼使神差。]
  心脏怦怦乱跳…
  [不过…之前就比较注意你了。]
  面部开始充血…
  [可能那时在看你改变的过程中,潜移默化对你有感觉了。]
  紧紧盯住屏幕,一遍遍看着让自己面红心跳的…
  这,算表白吗?
  [不好意思刚才店里来个客人。你说的…都是真的麽?]
  [恩。店里忙吗?]
  [不忙。估计都知道晚上咱俩约好聊天,就不来了,很少有像刚才那样不开眼的,试了半天才决定买哪件。]
  心里虽然冒着甜蜜,可还有一事感到犹豫,於是抢在尚韵维发话前,发出了疑问,
  [我记得你当时和我说先试着交往,可都过了这麽久,你也没说我到底通没通过。]
  [傻瓜。]
  一直不解的问题,居然被他这麽草草回复?!
  难道,是在故意回避?
  [我就是傻,到底通没通过啊?要没通过还要多久?]
  [都这种关系了,怎麽可能还是试交往。]
  呆呆望着屏幕,想想也是。
  有谁在试交往的阶段,就饱受屡做屡晕的激烈经历。
  [那你也没跟我正式表白啊!我都对你表白那麽多次了。]
  [……]
  反驳的话,让尚韵维无言以对。
  [你喜欢我麽?]重拾自信,晏蔷大胆问道。
  [恩。]
  [可你从没对我说过!]
  [恩。]
  还敢[恩]?!
  [恩是什麽意思?]晏蔷开始感到不满。
  [恩…就是喜欢。]
  [我没听到!]
  [没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听到…]
  光看着[喜欢]两字,晏蔷便已满足地心花怒放,於是小耍赖皮,咧着嘴角反复粘贴[没听到]。
  “嘀嘀嘀嘀嘀嘀嘀…”
  手上机械粘着[没听到],脑中反复品味着[喜欢],过了半晌才拿起手机,心不在焉地接听。
  “喂?”
  “我喜欢你。”磁性男音的开口表白,让晏蔷登时怔住。
  “……”这回,轮到自己哑言。一股热火窜过急速跳动的心脏,冲上头顶,烧红双眼;耳朵听得酥酥麻麻,静默了一分多锺,晏蔷才回过神,渐渐扬起灿烂的笑容,“什麽?我没听到。我没听到没听到没听到没听到…你再说一次,再多说几次,我不让你停不许停。”
  “傻瓜,我喜欢你。听不见算了,我挂了。”
  “别别别!!!嘿嘿…其实我听见了…”c
  搔着脑袋在店里走来走去,晏蔷转了个身,带着咧开的幸福笑容不经意向门口一瞥。
  哪想,
  “哟,本想给你个惊喜,你是不是知道我要回来?好久不见,还是第一次见你对我笑得这麽漂亮。”
  门口靠立的混血青年,笑着张开双臂。
  (56)
  “我回来了。”
  刚在门口靠立的混血青年,转眼大步上前,一把搂住正举着手机讲话的晏蔷。
  这…这不是丁羽吗?!
  前两天还跨国发邮件,今天怎麽就出现在店里了!
  “想死你了,快让我亲一口。”
  依旧是暧昧的问候方式,说着丁羽凑上嘴唇。
  “别别别!”
  忙捂住那撅起的嘴唇,晏蔷本能向後躲闪。
  “谁来了?”
  电话另端传来尚韵维的质疑,与刚才温柔的声音相比,明显不悦。
  “就是让我帮他看店的那个朋友突然回来了,都没和我说。”生怕尚韵维起疑心,晏蔷赶紧如实汇报。
  “是麽,那我挂了。”
  语气忽然变得不冷不热,晏蔷越听越怕。
  “那…那我晚上再给你打电话,明天几点到?我去接你。”
  “不用。具体时间还没定下。你早点回去休息。”
  哪想尚韵维不再多说,挂断了电话。
  “我…喂?喂喂?”
  靠!不会真误会了吧?!
  盯着手机发怔,晏蔷感觉周身泛起一股寒气。
  “波!哈哈!可算让我亲到了。”
  压上脸的两瓣柔软,留下的一片湿热,让晏蔷登时回过神。
  可惜,为时已晚。
  “你去接谁啊?不会现在你还和那个叫‘维维’的男人一起住呢吧?”缠绕上身的双手没有丝毫放松之意,丁羽眯起双眼,等看晏蔷反应。
  “呃…是啊,他出差了,明天回来。”
  推开丁羽,晏蔷整了整衣服,绕到电脑前,发现[维]已经脱机下线。
  “正好我晚上也没地方睡,干脆跟你回家得了。”
  说着丁羽拉起立在门口的箱子,迫不及待要离开。
  “啊?呃…这…这不太好吧…是他租的房子…我…那个…”
  总觉得尚韵维不在,带其他人回家,有偷情的嫌疑;但如果是无处可去的朋友寻求帮助,却又未尝不可。
  “我什麽都不干,就睡一晚上觉,等他回来我就走。哎,跟咱CONFINDENCE组员睡遍,我就该回去了。”
  丁羽的话乍一听,色情;细一品,却满含淡淡忧伤。
  “晕,你这次回来就是专门陪睡的啊?”随手关上电脑,晏蔷想知道实情。
  “嘿嘿,被你说中了!”笑着放倒箱子,丁羽忽又变得认真,“这次回来时间比较紧,只有一周,主要想散散心,和朋友们好好聊聊天。我爸不是病了麽,所以这半年多来,在那边工作的比较伤脑。见见你们,心情会变好吧。顺便给你带回点那边挑的衣服,你要有喜欢的就自己留几件。呵呵,我的眼光果然没错,看你重新布置的店面就知道你比我有潜力。”
  “哪啊,你比我强多了,在那边一定没问题,是你对自己要求太高了。这麽有哥们义气的人,我要拒绝你就太没人情了,哈哈,走吧,跟我回家。”收拾好东西,晏蔷拿了钥匙关锁店门。
  朋友就是在关键时刻,才应该义无返顾伸出援助之手,何况,他的要求又这麽简单。
  反正就住一晚,不会被尚韵维撞见。
  “嘿嘿嘿嘿,我果然没白爱你。”提起箱子,丁羽一掌拍向晏蔷屁股,“晚上我要和你睡一床。”
  “别得寸进尺了,家里有地儿,你好好休息睡床上,我睡沙发。”拿掉罩在屁股上的手,晏蔷再次确认锁好的店门,帮丁羽拖了行李,到街边拦下出租车。
  “你家的健狗呢?”上了车,丁羽忽然想起某夜曾在自己和晏蔷间守卫了一夜的某犬。
  “去朋友家半个多月了,已然把我忘了。”摇了摇头,晏蔷一脸无奈。
  健健啊,贱贱,果然不负我给你起的爱称。
  天时地利人和,最後的防线也没有了,丁羽眉毛悄悄一挑,别过头,对着窗外飞逝的夜景,笑了。
  [501]
  “哎哟,住的还不错嘛。”进了屋,丁羽扔下箱子,直奔卧室。
  “两个人住正合适。”环视被自己收拾干净的屋子,晏蔷小小得意。
  “睡吧。”屁股刚挨上床,手已闪电出击,拉住晏蔷手腕。
  “啊?这麽快?哦…也是,你坐飞机太累了。对了,你要洗澡就直接去,没带换洗的衣服就先穿我的,嘿嘿,好好睡啊,我去外面了。”拽了拽丁羽紧握的手,谁想拿不掉。
  “我回来就是找你们聊天的,陪我睡,咱聊到困。”说着,另只手也掐上晏蔷腰侧。
  不知是不是窗外月光太妖惑,丁羽眼中的闪光格外异样。
  有股不详预感…
  “呃…明天吧,你今天太累了。哈哈…我去外…”
  “不许去!”手上一紧,双臂一拉,眨眼之际,丁羽轻松将晏蔷放倒上床,压在身下。
  “哇!你怎麽突然这麽有劲儿!”记忆里,半年前的丁羽,身段气力都和自己差不多。
  “嘿嘿…”异样的光芒忽地消失,扑到猎物,丁羽转而笑道:“我在那边无聊,天天去健身房练的啊,要不要看我的成果?我可以脱光给你看。”
  “靠!不要不要。别闹了,你赶紧睡吧。”按住丁羽自解衣扣的手,晏蔷慌忙赔笑。
  “哎…我这次回来的时间虽然短暂,但主要目的…”反手握住晏蔷,丁羽毫无羞涩地笑眯眯表露,“还是得到你。”
  “开…开什麽玩笑!”晏蔷一下傻了眼,这确实是天大的玩笑。
  “我认真的。上次放过你,到现在还悔恨呢。我不能等了,夜长梦多,你再单独和那‘维维’住下去,我怕总得发生什麽。”按住晏蔷的双手收紧,丁羽直朝那诱人的嘴唇吻去。
  晕!晚了,该发生的早就发生过无数次了!
  “别别!!你在我心中形象一直很光辉,朋友可不能这样!”别过脸,晏蔷扯高嗓门喊叫。
  “你在我眼里一样诱人。没关系,性别界限都跨越了,朋友界限更没什麽。其实在决定给你店之前,我就看上你了,再说你也接受了我的大礼,就证明你也接受我了。”
  “靠,这是什麽逻辑。你拿店当筹码,那我把店还给你,我不要了,反正我本来也是帮你看的,没想得到什麽。”
  从小在外国长大发育的脑瓜,逻辑思维能力果然不能小看。
  “不要也得要,反正我是送你送定了。嘿嘿…你是不是怕第一次没经验疼啊?没关系,我慢慢引导你…不疼。”忽然悟出晏蔷反抗的原因,丁羽立刻变得温柔。
  真是…哭笑不得。
  第一次的经验,早就深刻体会。
  那可谓,痛不欲生。c
  “真的不行!早知道你动机不纯,就不带你来了。”挣不开被禁锢的双手,身处形势愈来愈糟,晏蔷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我动机多纯啊,就是朝你来的,放松放松,别紧张。”笑呵呵张开嘴,丁羽垂下头叼住晏蔷领口的扣子,慢慢扭开。

  说不清楚了!!
  在这样下去…
  “我满身伤疤,吓死你。”
  “没关系,我不怕,你的一切我都喜欢。咱这跳舞的,在床上扭起来都这麽有魅力,嘿嘿…总之,今晚我要定你了。”
  第一颗纽扣沦陷,丁羽兴奋地伸出舌头,反复舔了舔露出的小块皮肤。
  “我的妈啊!你在国外受什麽刺激了?你不会来之前,被人下*药了吧?!快放开我!放开我!”被湿漉的软体舔得鸡皮疙瘩四起,晏蔷开始後悔。
  引狼入室,绝对是引狼入室,而且还是匹进口狼。
  “我不…哎哟哎哟…哎哎哎!!”黑暗中,丁羽突然被一股大力向後拖去。
  慌忙坐起身,晏蔷这才看清站在丁羽身後的…
  尚韵维?!
  怎麽可能!!怎麽可能!!
  他现在不该在T城麽?!
  难道现在流行穿越?!
  丁羽突然现身也就罢了,可尚韵维,明明说明晚才回来!!
  “你怎麽回来了?!”晏蔷张大了嘴,不知是吃惊,还是开心。
  “是啊!你…你不出差了麽?”第二次见面,再次被[维维]的威严震慑,丁羽瞪大双眼,虽说无怨无仇,但吐出的话还是有点结巴。
  “恩,我时间记错了。”轻描淡写,尚韵维一句带过。
  撒谎!
  扫了眼床头锺表,凌晨两点十分。
  中心警署既然敢花大钱让局里出色的刑警外出培训,住高级酒店,怎麽可能在回程的时候订这个时间的机票?!
  一定是…
  “哦!!他回来的突然,又没有地方睡,所以想暂住咱家一晚,我们又是朋友,所以就答应了,你别误会!千万别误会!!”
  尚韵维一定误会了。
  隐隐酸痛的手腕摇个不停,望着尚韵维那面无表情,晏蔷紧张得冷汗直冒。
  “恩,知道了,我也没说什麽,别紧张。”微微一笑,尚韵维半侧过身,开始上下打量起丁羽。
  “是啊!我下飞机直接就来找小蔷。本来还想和他亲热亲热,你就回来了,真不巧。”完全不知晏蔷和尚韵维关系的丁羽,显得一脸无奈。
  “是麽。我也刚下飞机,有点累,我要休息了。”脱掉外衣,丢在一旁,尚韵维随後解开内衣领口,笑对丁羽道:“时间不早了,你也快休息吧。”
【阳光归属(凶性难辨)作者: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29)】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