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阳光归属(凶性难辨)作者: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12)

时间: 2017-09-19 12:16:03 分类: 现代都市

【阳光归属(凶性难辨)作者: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12)】

  “朋友互相帮助,有什麽过意不去。”搭上晏蔷肩膀,李易涵望着眼前低垂的头颅,“确实认识你不到半年,但我一直认为…如果一个人在经历了惨痛的过去後,还能顽强振作起来,适应各种环境,努力改变自己,这麽坚强的人为什麽不再多帮帮他呢?既然有毅力改变,就已经认识了自己的不足,不更应多给他一些机会麽。再说,喜欢谁都没有对错,举手之劳能帮到你的事,不算什麽。”
  相见恨晚,团团火焰在胸口燃烧,刺激得双眼湿润,晏蔷扑抱住李易涵,久久不愿放手。“如果能早遇见你就好了…”
  从小到大,父母所谓的教育,无非是赞扬和宠溺,放纵自己漫无边际的挥霍。
  身边的人都是图名求利的伪善者,时刻为他们自己的目的编造各式各样的美丽谎言。
  没有人说过真心话,更别提会为自己指明前行道路。
  过去的生活,奢华,令人向往,但徒有外表,心灵空虚;
  现在的日子,贫苦,身不由己,但有血有肉,充实绚烂。
  “我就是最爱你这点…”微笑望进李易涵眼底,甄律不禁感慨。
  “我也爱…”闭上眼,身心沈浸在感动中的晏蔷想都没想,跟着甄律重复。
  “等等,你说什麽?你也爱?”一把从後揪住晏蔷,甄律立刻变得凶神恶煞。
  “呃…不是那个…我爱的和你爱的意思不一样…你别误会…我…”仍抱住李易涵不放,晏蔷回头望着甄律胆战心惊。
  “既然没有就赶紧放开他啊。有问题就问,别没事抱着没完没了。”横在两人中间,甄律似乎不太高兴。
  “哦…”这才想起双手还挂在李易涵身上,晏蔷忙退到一边,搓了搓手後,又凑到甄律身旁,小心道:“那个…要说问题…你知道尚韵维喜欢什麽类型的吗?”
  怔了两秒,甄律转而一笑,“你还真是说问就问啊。虽说我是他上司,接触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但他喜欢什麽样的…呵呵…还真不太知道啊。”
  也是,尚韵维那麽孤僻,有事也不会主动和别人说。
  “不过…我倒听别人说…以前在C区中心警署三支的时候,他曾和某个小同事很暧昧,可惜那个小同事因为破案牺牲了。”
  甄律的话,犹如一块重石,猛地砸落在晏蔷胸口。
  睁大眼睛,定在原地,半年前的一幕幕又飘到眼前,悔恨登时把自己压迫得喘不上气。
  甄律和李易涵因晏蔷的沈默不禁对望,见他一直呆滞盯着地面,甄律清了清嗓子,接着道:“我也听说,那起案件其实就是你家的案子,另外…有小道消息还说…那个小同事的牺牲多少和你也有点关系…”
  头垂得更低,晏蔷说话的嘴唇有些颤抖,“当时…我只想让尚韵维多关心注意自己,就听了凶手的话…我怎麽也没想到他所做的一切都有目的…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尚韵维到现在应该还…不能原谅我吧…”
  憋闷的胸口痛得厉害,面对尚韵维时的自卑,有一点源於此处。
  “事情既然已经过去,而且又真相大白,尚韵维心里早就该明白,如果凶手早锁定了那个小同事,即便你不出现,他也可能牺牲,利用你,只不过想一石二鸟,如果真说小同事的牺牲和谁相关…首先应该自责的…应该是尚韵维自己吧,毕竟…”接下来的话,在场人都该心知肚明,李易涵没有必要再把它说完。“所以,你根本不用自责,面对尚韵维也不用有什麽心理负担,多点自信。”
  “小涵说的没错,你该怎麽表现就怎麽表现,好好努力就行了。别在意韵维喜欢什麽类型,也别刻意去模仿什麽,韵维他呀,别看工作挺能干,人也挺正经,其实不太会照顾自己,生活方面你得多学着点!行了,就这麽着吧,你不还要打工呢吗?赶紧去吧!都迟到了。小涵你也差不多回去收拾收拾,咱赶紧回家。”
  开头的几句话,说得还挺有道理,可越到後面越暴露甄律的真正目的,原来是早已迫不及待要带李易涵回家。
  “啊,九点半了!我都忘了还要上班!那今天谢谢你们!谢谢告诉我这麽多重要的事!我先走了!”
  话落,晏蔷窜进开心面馆,取了东西匆匆奔往W大超市。
  李易涵和甄律说得不无道理,只是对尚韵维曾经说出的话,仍挥之不去。
  上班已经耽误,迟到惩罚的惯例,自然是扣钱。
  但晏蔷觉得,今晚被扣的二十块,值得。
  每逢周六,闭店後超市盘点补货的工作量都大,盘完补完,已将近凌晨两点。
  昏黄的路灯无力照向空荡的街道,红绿灯已经停止工作,暂换黄灯值勤。
  好不容易拦到一辆空驶的出租车,当回到小区时已是两点半。
  连连打着哈欠,晏蔷习惯性地摸进兜内…
  钥匙…
  对了,自己已经离开开心面馆,尚韵维家的钥匙,没有。
  抬眼望向黑漆漆的楼群,这个时候,还有人会醒着麽?
  如果把熟睡的尚韵维吵醒,会不会被骂?
  实在不行,就在外面凑合一夜算了。
  但万一被小区保安当成小偷…
  两点四十五分…
  眼看就要三点了。
  “哔哔哔哔哔…”
  正犹豫着,手机忽然响起。
  谁这麽变态,半夜三更还打电话。
  望着似曾相识的来电号码,晏蔷还是选择了接听。
  “喂?你打工结束了麽?现在在哪?”
  是尚…尚韵维…
  “呃…结束了…我就在大门口呢…”忙跨出两步向八层望去,没有光亮,难道尚韵维为了等自己回家还没睡吗?
  “那怎麽不上来?”很平和的语气,没有发火的征兆。
  “那个…太晚了…我怕打扰你睡觉…想干脆在街上凑合一晚得了…”
  此时晏蔷已站在可视器前,眼巴巴望着小镜头,嘴上说得楚楚可怜,心里可意外的惊喜。
  “上来吧,门禁开了。”
  手机挂断的同时,单元门开启。
  猜不出尚韵维的心理。
  此时晏蔷只知愉悦胜过疲惫,快速钻进上升的电梯,笑呵呵进了门。
  “你怎麽还没睡呀?是在等我吗?”
  “刚工作完,看你还没回来,睡前想问问你,走的时候忘把钥匙给你了。”看了眼脱掉鞋子的晏蔷,尚韵维又道:“你这工作每天都要这麽晚下班麽?明一早又要去打另外的工,时间长了身体受得了麽?”
  “啊?”最普通的关心,听在晏蔷耳中却格外幸福,愣了两秒,疲惫的脸上即刻升起开心笑容,“没关系!受的了!倒是你这麽晚了还要工作,刑警可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所以得好好注意身体!呵呵!”
  望着晏蔷,尚韵维反倒怔住。
  如此客气关心的话语,还是头一次从他口中听到。
  微微一笑,尚韵维推开卧室门,“你早点睡吧,别明天起不来。”
  望着卧室门眼看就要闭合,晏蔷还是忍不住提出心中疑问。
  “那个…刚才的号码就是你的手机号吗?”
  “恩?”半转过身,尚韵维看向立在电视旁的晏蔷,点点头,“对,还是以前那个。怎麽了?”
  “你…你没换号麽?前几个月给你打电话都打不通…”手机的电话簿中总觉得缺些什麽,那就是尚韵维的号码。
  “恩,前几个月去外地办案使的别的号,现在回来继续使这个。”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打不通。
  还以为他是为了回避自己,故意换了号。
  “好…我知道啦!你快去睡吧!我也睡了!呵呵,晚安!”
  听到真正答案,比什麽都开心。
  这回,电话簿就完美无缺了。
  抱着薄被一屁股坐上沙发,晏蔷笑眯眯挥着手和尚韵维道晚安。
  “晚安。”
  卧室门已经关上,尚韵维温柔的[晚安]还在耳边响,刚才的微笑又浮在眼前晃…
  真幸福啊…
  一头仰倒上沙发,美滋滋的晏蔷笑得合不拢嘴,抱着被子,翻来覆去,高兴得不能入睡。
  不知,隔壁的他,睡没睡。
  (23)
  晏蔷在尚韵维家已经住了一周,七天里,两人相安无事,和平共处。
  但晏蔷却并不感到快乐。
  原因很简单,如果小区有认识尚他们的门卫,大概也能猜到。
  那就是:繁忙的两人,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但能同时在房子里碰上的机会,却少得可怜。
  七天里,尚韵维有三天没有回家过夜。
  晏蔷细心数着。
  剩余四天,有两天,是因为自己晚上休息才遇见,另外两天,是因为回家太晚,他已经睡了。
  就是因为休息的那两个晚上,才有了属於自己的钥匙。
  记得那晚和小涵小乐出去吃饭,到小区已是晚上十一点,按常人生活作息来说,已不算早,可尚韵维仍没有回家,没人开门只好在门外徘徊,好不容易熬到十一点半,终於有人出了单元门,借了光才得以上楼,可望着家门却不能进,无奈只好坐在楼梯旁等待,反复翻看手机,几次憋下了想给尚韵维打电话的冲动。就这样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再被叫醒时,已是凌晨两点半。
  当时尚韵维只简单说了句[不好意思],但第二天便付诸了实际行动,晚上回家递交给自己一把崭新的钥匙。
  至此,可不可以,私下称之为[我们的家]?
  七天,一百六十八小时,在一起说话的时间还未超过一个小时,听起来,确实荒谬可笑。
  不能强求,这就叫顺其自然。
  於是,第八天的晚上,尚韵维又没有回家。
  微皱起眉头睁开眼,窗外天已大亮,晏蔷摸过茶几上的手机,六点半整。
  现已习惯早起,即使没有闹锺,也能准确把握时间。
  安静的清早,还是只有自己一人。
  不知是不是昨天吃饭吃得太晚太急,感觉食物一直没有消化,过了一夜,依旧不太舒服。
  翻下沙发,晏蔷抚着胃部来到洗手间,对着镜子开始洗漱。
  一周了,每天早上出门总碰不上下夜班的尚韵维,所以,新的一周,这样的规律还会延续吧。
  挂起毛巾,晏蔷望向对面紧闭的卧室门。
  一直很想,看看他房间什麽样。
  只是看看,不会随便乱摸乱碰,自然,也不会被他发现。
  离上班时间还早,晏蔷接了杯温水,一口喝下壮了壮胆。
  我进来了。
  房门渐开,门缝露出晏蔷半只眼睛。
  光亮的室内,阳光充足,洒遍每一处角落。
  眼前首先映入一张单人床,拧卷的薄被一半挂在床上,一半躺在地上…
  不大的桌子,电脑显示器占去了多半位置,几张稿纸随意摊在旁边…
  交叠的衣物凌乱堆在不远处的座椅上…
  这个…
  原来这就是尚韵维房间的真面目吗?

  与屋外的整洁相差甚远,晏蔷登时傻了眼。
  门刚推开,忽然自门後横出一样凶器,吓得晏蔷急忙躲到远处,仔细一看,是把长柄伞。
  看来…果然如甄律所说…
  [韵维他呀,别看工作挺能干,人也挺正经,其实不太会照顾自己,生活方面你得多学着点!]
  别看尚韵维外表沈静冷漠,其实…还真不太会照顾自己。
  耳朵听着门口动静,脚下轻轻移进房间,除了床和桌子,屋中只剩一个五屉柜。
  不知道那里会有什麽秘密。
  对不起…
  我并不是有窥秘狂,只是太想了解你…
  似想到什麽,晏蔷刚要碰触抽屉的手忽然停下。
  尚韵维不会发现指纹吧…还是严谨为妙。
  於是晏蔷忙拽长袖子垫着手指,轻轻拉开了第一层。
  杂物…两条烟、一个小手电筒、一把瑞士军刀、一板电池、一卷胶带、几盒感冒药、还有一个钢制的钥匙链。
  他的生活还真…没什麽情趣…难道就喜欢这些东西?
  第二层。
  两本存折、一本相册、还有几张不知道做什麽的卡。
  几样东西里,相册最吸引晏蔷注意。
  小心翼翼翻开…
  啊…这就是尚韵维小时候的样子吗?还真清秀可爱;他的父母看上去也很和蔼慈祥。
  哟…这大概是他上高中时的样子吧。充满朝气的帅啊。
  这个集体照…应该是在C区中心警署三支…
  因为有几张熟悉面孔,其中还有那个年轻的小同事…
  哎,推上第二层抽屉,晏蔷兴致大减。
  尚韵维一定还对他念念不忘。
  随手拉开第三层,已经到了再私人不过的物品,叠得不太整齐的衣服上躺着几条内裤。
  白的、黑的、灰的、格子的…
  嘶…胃部突然传来一阵抽痛,下意识按紧疼痛部位,晏蔷忙推合上抽屉。
  扫了眼手机,七点多了,不行该去分理处了。
  半弓着腰挪出尚韵维房间,刚关上房门,胃部又加狠了几分搅拧力道。
  啊…疼、疼死了…
  歪倒上沙发,晏蔷蜷成一团,咬牙坚持。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赶上班的时候胃痉挛。
  啊,一定是偷进尚韵维房间的惩罚。
  额头冒出层层冷汗,冰珠凝结,愈是绷紧身体,愈抽痛得剧烈。
  “唔…恩…啊…呕…”
  反胃的症状明显,酸水倒漾上口,逼迫得晏蔷满眼泪水。
  尚…尚…尚韵维…我…就进了你的房间…什麽也没做…这麽…这麽惩罚我也太…狠了吧…
  虽说不是第一次犯病,可这次发作,也太巧了。
  “啊…疼…”
  身体滚落下沙发,晏蔷攥紧拳头,捶着地板。
  “你干什麽呢?在找什麽?”
  忽然,门口响起诅咒狂的声音,尚韵维什麽时候进的门都没听见。
  “疼…疼…啊…疼死了…”
  怨念逼近,脆弱的胃更抽搐得起劲,此时晏蔷已经冷汗淋漓,颤抖不已。
  “你怎麽了?”
  声音飘在头顶上方,两只手忽然握住了自己肩膀。
  “我…胃…疼…”
  双手按住胃部,晏蔷抬起沾满汗水的脸,拧紧眉头,翕动苍白嘴唇。
  “吃什麽了?还是着凉了?”
  尚韵维的脸模模糊糊,钻心的疼痛没有因为他的关心而减缓,没有气力再大声说话,只是摇头。
  似乎是被他扶起重靠上沙发,痛苦夺走了一切注意力。
  是什麽时候…靠进他怀里的?
  “那喝点热水吧…”被依偎的人说话间似要起身。
  “不…不用…我胃痉挛…好几次了…一会儿就好…”冷汗涔涔的双手抓住尚韵维温暖的手,以晏蔷的经验,只要心平气和,放松紧绷的身体,一会儿就能恢复。
  从未像现在这麽靠近他,就这样躺在他腿上吧。
  “最近常犯?是不是经常饥一顿饱一顿?”
  尚韵维并没有抽回手,充满磁性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
  “恩…吃饭…没固定时间…没事…一会儿就好…还得去分理处…要迟到了…”声线越来越低,气力已被抽干,不愿再开口说话。
  “胃痉挛还上什麽班,别去了。电话多少?我替你请假。”拿过晏蔷的手机,尚韵维查看电话簿。
  如果我没有生病,你可不可以也像现在这样对我好…
  像现在这样拉近我们的距离…
  原谅我以前愚昧无知闯的祸…
  流动的空气忽然轻了,变得和自己的呼吸一样,依靠着背後的温暖,身心不知不觉融进了大自然,胃似乎不那麽痛了…
  “是[分理处]这个号麽?你…”
  低头望向安静的晏蔷,此时的他,只剩平缓喘息。
  消瘦的脸庞沾满薄汗,微锁的眉下双目紧闭,黑长的睫毛偶尔轻颤,丰润饱满的樱桃小唇微微张着,被疼痛折磨得干涩苍白。
  扫向那颈间的大片伤痕,火场惊心动魄的一幕幕重现眼前。
  睡衣领子遮挡住欲穿越的视线,当时被灼烧得惨不忍睹的身体,不知恢复得如何。
  努力向上是应该的,但拼命赚钱却没有必要。
  收回凝视良久的目光,尚韵维扯下几张纸巾,轻轻擦掉昏睡人脸上的汗珠。
  翻开晏蔷手机,查到了几个想要的号码。
  这次,就先替他做主决定了。
  “喂?您好,请问您这里是…”
  (24)
  胃痉挛来去匆匆,偏偏赶上了上班前,又偏偏被尚韵维撞见。
  不知是福是祸,得到了尚韵维前所未有的温柔关心,同时,也失去了一份工作。
  原来在昏睡期间,他拿自己的手机做了很多事。
  事件一,帮自己向D区分理处请了假。
  事件二,替自己做了主,辞掉了W大超市的深夜补货工作。
  向他道谢帮忙请假的同时,不免生起小小抱怨。
  [啊?!你怎麽把我工作辞了?我没事!真的!]
  当晚,被尚韵维告之结果,晏蔷意外惊奇。
  [自己身体都垮成什麽样了不知道麽?我发现你最近眼圈黑得厉害、脸色也比以前差多了,没必要为了赚钱把自己弄成这样,都说了,房租不用你交。]
  听起来尚韵维语气严厉,但只言片语间却能感受到他的关心。
  [那怎麽行!虽说我没赚几个钱,但白住房子,我过意不去,所以房租一定要交!]
  心中一暖,晏蔷理直气壮,执意要交钱。
  交了钱,或许才能更安稳地住下去吧。
  见晏蔷态度坚决,尚韵维也不再争执。
  [那好,每个月交我五百块就好,其他你就别管了。]
  [五百?这房子的租金起码要两千块以上吧?我摊的太少了。]尚韵维明显是在偏袒自己。
  [收入和支付成正比,你就别争了,再争就住外面去。]
  尚韵维的一句话,胜过晏蔷试图争辩的千言万语,顿时,所以话都乖乖噎了回去。
  房租一事就此不了了之,在尚韵维的插手干预下,现在,又恢复为两份工作。
  因为自己的努力改变,尚韵维似乎少了一点冷漠,多了一些关心。
  如果这样的关系可以持续下去,该有多好。
  不过,也许这样的关系还能更进一步。
  “从刚才开始你就发什麽呆呢?傻笑什麽呢?”
  眼前忽然探出赵小乐的脸,晏蔷忙回过神。
  “哦…没…没什麽,你们帐都结完了?”
  李易涵心领神会地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呵呵,那赶紧回面馆吧。”晏蔷忙把大兜小袋放进购物车,先行推出了超市。
  现在,身边有了解自己、愿意帮助自己的好朋友,就更应振作起来,恢复自信。
  自从胃痉挛那日偷进了尚韵维的房间,这几天一直在感悟所看到的一切。
  尚韵维,外表冷漠沈静,其实,那只不过是掩饰的面具。
  住在一起,才渐渐拨开神秘浓雾,略微看清生活里的他。
  敏锐的洞察力、清晰的破案思路、临危时仍能保持镇定的清醒头脑,出色的工作能力,无人能及。
  但,生活上,却似处在另个极端。
【阳光归属(凶性难辨)作者: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12)】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