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阳光归属(凶性难辨)作者: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

时间: 2017-09-19 12:16:03 分类: 现代都市

【阳光归属(凶性难辨)作者: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
  凶性难辨续《阳光归属》
 
  (1)
  六月骄阳似火,天空蒸得泛白,大地烤得发红,流动的空气中透不出一丝清凉,憋得喘不上气。
  绿叶垂着头,花朵打着蔫,动物慵懒得一动不动,人类困乏得不想思考任何问题。
  在这几乎窒息的环境里,惟独知了仍不惜余力,扯破喉咙,用它刺耳难听的声音宣泄。
  午後的街道,空气被炙烤得扭曲走了形,夜晚熙攘的人群此时不知躲在哪里。
  只是在拐角的ATM机前,仍有个身影迟迟没有离去。
  [先生,您预订入住五天,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您这房间是退掉还是继续办理延住?如果延住请您到前台交一下押金。]
  帐户余额:19800元。
  青年望着提示屏,边掐指计算,边不时翕动干涩的嘴唇,喃喃自语。
  原来帐户里还有将近六万,才住了五天酒店,就花剩不到两万…
  这四万都怎麽花出去的?
  也就买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每天三顿饭的钱啊。
  望着与日俱减的数字,平日大手大脚花习惯的青年顿升危机。
  照此计算,这帐户里的钱最多只够再花三天的…
  三天!?
  近五天来只顾奔波於各大整容医院之间,根本没考虑过日常开销。
  当初就是因为整容费用太高,帐户里的六万不够支付,所以才四处挑选咨询,现在可好,别说医疗费,连生活费都不够了。
  怎麽办?怎麽办?
  给以前那帮哥们姐们打电话,不是关机,就是忙得接不了电话,等他们回电话真不知得到什麽时候。
  还有他…
  电话也早换了号码。
  望着退出的金卡,青年眼前再次浮现那想过无数次的英俊面孔。
  处事一向深沈冷静的他,双眸中永远透着锐利和智慧的光芒,绷紧的唇角总是带着严肃…
  同在一个城市,还有机会再见麽?
  走出楼群遮挡庇护的阴凉,毒辣的日光又开始无情刺射,抬起头想面对,却痛得无法睁开眼睛。
  整容手术还是先放在一边,等解决完吃住问题再说吧。
  想到这儿,青年下意识按住长袖下的手臂,抿紧嘴唇,迈开步伐。
  想念以前专车接送的悠闲日子,想念以前没有忧虑的快乐生活…
  如今没车坐的日子,不习惯;要为基本的生活发愁,很惨。
  这时,一辆大型巴士车自眼前驶过,车里笑得天真的学生正趴着窗户四处张望。
  哦,对了!
  学校不正是解决吃住的大好地方麽!和酒店比起来,那绝对要便宜得多。
  想到此,青年疲倦的面容瞬间扬起神采,忙在路边挥了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J大。
  熟悉的校园,半年前经历了蹊跷恐怖的连环杀人案件,现如今,又恢复了它往日的平和。
  校长以前最照顾自己,说不准这次他还能提供免费住宿。
  没有半分犹豫,青年直接向教务楼走去。
  “是他是他…他怎麽回来了?”
  “操!还有脸回来!?也不怕被群殴了,要不是他们家…”
  “哟…他怎麽变成这德性了,以前一到夏天就爱炫耀,现在这麽热的天还穿个长衣长裤…不会是受刺激疯了吧?”
  “看报道,他应该被烧了吧,呵呵,估计浑身都是丑陋的疤,不敢让人看啊。”
  “那种人就是活该!怎麽没烧死他啊。”
  尽可能切断听觉,青年不愿听到更多羞辱与痛斥,狠命咬紧牙根,快步走上楼。
  “当、当、当。”
  校长室外。
  “请进。”
  不假思索,青年理所应当,推门而入。
  “呃?你是…”坐在椅子上的校长,透过花镜,向立在门口、穿着与季节不符的人望去。
  “哎哟!校长,这不是晏蔷嘛!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忽然自一旁的沙发上站起一男一女。
  定睛一看,男人正是教务主任,而女人则是自己的系主任。
  “你们也在找我?正好我有事想找你们帮忙呢。”晏蔷一点儿也不生疏,说话的口气可比以前对待他们和气多了。
  “你又怎麽了?”女人双手搭和,笑得虚伪。
  “这个…我刚出院没几天…想必你们也知道我家出的事…所以现在没地方住,咱学校宿舍还没有床位?给我安排个好点的房间呗?”尚未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晏蔷,仍毫不避讳地提着高要求。
  “呵呵…晏蔷,我们一直想说,大学这三年多来,你到底学到了些什麽?和老师长辈说话就是这种口气麽?”靠在校长办公桌边的男人开始沈不住气。
  “哈?我说话什麽口气了?不挺正常的吗?你们都怎麽了?”转念一想,似乎明白男人这种态度的晏蔷不禁有些愤怒,“你们不会是因为我家财产没收没钱了,就这样对我吧!?”
  “年轻人别激动…我们最近也要找你,正好今天你亲自来了,咱们也该把事情说清楚。”老校长摘下眼镜,双手扣合,“对於你们家出的事,我们也感到惋惜。不过,按照学校的规章制度,我们还是要对你做出开除的决定。”
  开…开除?
  “啊?什…什麽?”突来的宣判让晏蔷足足怔了数秒,难道是听走耳了?
  “开除这个决定其实早在你住院期间就该通知你,但考虑到你身体没有痊愈,所以还是留到现在。怎麽说呢,你上学这几年成绩一向不好,哦,不不不,不能用不好来形容,你是根本就没参加过任何考试,可以说,你能念完这几年完全是用钱交出来的,首先,你的成绩不合格;其次,这学期的学费早就该交了,你却拿不出钱来交,咱们这着昂贵的私立大学,如果交不上学费,就不用来学校了。我想以你现在的经济能力,恐怕交不出吧。再次,这次连环女干杀案也和你们家有关,一段时期内会影响我们的入学率和就业率。所以综上几点,我们对你做出开除决定。”校长语重心长,慈善的面容下,说出的话却对晏蔷来说无比残酷。
  “别…别啊!我好好学还不行?!等我借够钱就把学费给你们交上!怎麽着看在这几年份上,你们也不该这麽狠心啊,我也就要个床位,你们不至於对我那麽吝啬吧?”晏蔷越说越气,胸脯跟着上下起伏。
  “真不好意思,床位学校没有了,即使有,也是安排给在校学生。为了学生的安全,为了校园的纯净,我们绝对不会出租给社会青年。”男人笑得惺惺假意,神色间流露轻蔑,“再说,以你这种底子的人,我还真不太相信你会好好学习,所以也不要为学校就业率扯後腿了。”
  “靠!你说话也太过分了!!!我家出了事,你们不但不帮忙,竟然全都变成缩头王八!没钱交你们就变成这副嘴脸!?我爸妈以前给你们那麽多好处,你们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晏蔷急红了眼,指着在场男女痛骂。
  “瞧瞧,我们怎麽可能教育出这种态度的学生?!J大曾经有你这样的人真是耻辱!”男人上前一步,声色俱厉,“你可以走了!以後不要再到学校来,我们不想看到你,其他同学也不想见到你!”
  “你们不能这麽对我!!我不服!!不服!!…”话未说完,晏蔷已被男人狠狠推出校长室。
  门“怦”的一声巨响,把晏蔷受伤的心掩碎。
  没有钱,人与人之间的隔纱这麽轻易就被捅破?
  医院这样…学校这样…
  难道其他人也是这样?!
  不…
  不!不会的!
  我还有哥们姐们!还有围着我、崇拜我的迷们!
  你们狼心狗肺,他们一定不会!
  攥紧拳头,晏蔷压抑着满腔激愤,冲出教学楼。
  校园投来的眼神除了蔑视,还有冷漠…
  陌生的你们,我可以视而不见。
  “操,你怎麽还没走啊!?还有脸在学校里走!?”
  路中忽然横出几个人影,憎恶地拦在晏蔷身前。
  “别挡老子的路!都给我让开!”看也不看来者,气火正焰的晏蔷随手挥出一拳。
  “哟喝!还敢这麽猖狂!?现在这儿可不是你能随便撒野的了!早看你不顺眼!”高个青年一把掐住晏蔷手腕,大力反拧过。
  “啊!放开我!!你他妈不想活了!?啊…好疼…”整张脸扭曲成一团,晏蔷半蜷起身体。
  “哟,我们刚发现这麽热的天你还穿这麽多,对啊,听说你被烧了,是不是身上有疤啊?让咱看看你有多丑陋。”说罢,另几个青年拽的拽、掀的掀,不是卷晏蔷的袖子,就是撩他的衣摆。
  原本白皙的手臂上深深嵌入几条鲜红扭拧的疤瘌,掀起的衣摆下,还隐约可见深色的伤痕。
  “哈哈哈,果然被烧的挺惨啊!活…该!”揪起晏蔷的头发,青年们指着他颈部那延伸至耳根的大片浅色伤疤嘲笑。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抓了狂的晏蔷无论怎麽怒吼,声音都盖不过周围几人的笑声。怎麽挣扎,都摆脱不掉数只手的纠缠。
  “这样的人赶紧滚出去吧!走!咱们帮他一把!”
  青年们相互使了个眼色,一揪、一抓、一拎,将晏蔷整个人抬起,喊着口号,将他抬至J大校园门口。
  “1、2、3!出去吧你!以後别再跨进一步!我们所有人都不欢迎你!”
  身体被猛得丢出,晏蔷重重摔倒在地,羞愤地泪水涌上眼底。
  昂首挺胸的青年们立在J大门口,犹如石化的卫士般纹丝不动,个个瞪圆眼睛盯着晏蔷。
  渐渐地,他们身後聚满了在校围观的学生,那一张张脸上,依旧是冷漠,没有表情。
  数十双眼睛,望着晏蔷缓缓爬起,享受着他备受屈辱的模样,在自己的视线中狂奔至消失。
   (2)
  境优雅舒适的套房内,空调为屋里唯一那团火焰降着温。
  先是被J大开除,而後又在校园门口被当众羞辱,一向帅酷爱面子的晏蔷哪经受过如此“待遇”,此时的他又恨又委屈地靠在沙发上发愣。
  以往的光辉岁月,凡是和自己有过接触的人无不跟哈巴狗一样,阿谀奉承,自己想做什麽就做什麽,想要什麽就能得到什麽,见到的处处是笑脸;哪像现在,自己反倒沦为落水狗,走过的地方人人喊打,往日的笑脸变成了鄙夷,欢呼雀跃响成骂声一片…
  遮蔽万物的参天大树倒了,栖息在上的鸟禽、猢狲、树阴下曾经依靠大树的万物,真的也都跟着散了?
  都是些追求金钱名利的虚伪败类!
  医院、学校都是!
  我算看透了!都他妈见鬼去吧!
  你们不愿帮我,有的是人愿意帮我。
  想到此,晏蔷忙摸出手机,翻查起电话薄。
  别忘了,我还有一群忠心耿耿的朋友!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靠!一个个都忙什麽呢!
  望了眼窗外逐渐黯淡的天色,又环顾了圈现在住的高级房间,晏蔷垂下眼帘,抿了抿嘴唇。
  又延住了五天,除去日常开销、一天三餐,手头…还剩最後一万。
  希望他们能帮得上忙。
  随後,晏蔷特意换了件新买的衣服,整了整发型,才拉门离去。

  [夜太美]。
  这间人蛇混杂的夜店,是晏蔷与朋友们经常聚会的固定场所,以往,只要他发一句话,几乎所有人都会在同一时间聚齐。
  半年後的今天…店面似乎变得有些陌生。
  “对不起先生,您有票吗?”身材魁梧的保安突然将准备进入的晏蔷拦在门外。
  “票?这什麽时候开始要票了?以前不都是随便进的麽?”晏蔷莫名其妙,扫了眼两名强壮的男子,暂且压下怒火。
  “以前确实可以随便进,不过一个月前[夜太美]换了老板,新定的规矩,凡入场者一律凭票,也不贵才20块,您可以到那边先购票。”保安彬彬有礼,粗壮的手臂一抬,指向旁边的窗口。
  “你们新换的老板是谁啊?你去告诉他我叫晏蔷,他肯定让我直接进,根本用不着买票。”晏蔷双手环胸,脸上渐露不快。
  医院、学校把自己拒之门外也就算了,怎麽说这里曾经也算自己半个地盘,如今竟敢对老主顾如此态度。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按规矩办事,如果您不愿买票,对面还有其他夜店,您看…”保安面无表情,粗壮的手臂又一挥,指向对面免费进入的店面。
  “甭给我来这套,我今天就是不想买票!还非进不可!”面对强壮的保安仍心有余悸,晏蔷先造出声势,却不敢挪动脚步。
  以前自己是[夜太美]最星光、最耀眼的特殊人物,现在他不要变得和普通人的待遇一样。
  “您要非这麽说,我们可就…”
  强壮的保安刚准备动手赶人,不想一只细嫩的玉手忽的伸出,拦在他与晏蔷之间。
  “他不用买票,直接让他进去吧。”
  娇美的嗓音此时如此顺耳,晏蔷沿着眼前光滑的手臂,顺势望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女子。
  “Judy?!这是你吗?呵呵,真是大变样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女子微微一笑,抚了抚垂下胸的披肩,没有说话。
  “那请吧。”见到女子後的保安恭敬了许多,明理地不再多问,为晏蔷让出路。
  “哼!我就说可以不用票进得去!早干吗来的!”狠狠白了眼保安,晏蔷昂首挺胸跨了进去。
  “他是谁啊?真的可以让那种人不买票就进吗?”
  身後传来保安的低声问询。
  有眼不识泰山!我是…
  “他是谁对咱们来说没什麽意义,我让他进去,只是想让他再见见世面,重新认清一些事情…呵呵…别被他那身华丽的衣服骗了,我估计他不是不想买票,只是没钱买。”
  这种恶毒的话,竟然出自他曾经疼爱过的女人之口!?
  晏蔷不敢相信,瞪圆双眼,猛地定在原地。
  “哎哟,真是稀客…这不是晏小少爷麽?你可好久没来了。”
  刚想找Judy理论的晏蔷被两个大胸美女截住搭讪。
  “我们大家都听说你家的事了,你可真可怜,本以为你应该很消沈,没想到还能在这儿见到你。不过你确实变得憔悴多啦,原来你也不怎麽帅呀,呵呵!”左边的大胸美女失望地撇撇嘴。
  “就是呀,大家都知道你没钱的事实了,你也用不着再穿这麽华丽的衣服撑门面了,还是留着那钱支付日常开销吧。先说好了哟,我们不是不想借钱给你,真的是自己都不够花,还得找男人要呢!哈哈!”说罢,右边的大胸美女准备离开。
  “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会找你要啦!!因为…你、已、经、是、穷光蛋啦!哈哈…咱们走吧!”左边的大胸美女笑嘻嘻拉上右边的大胸美女,不再回头看晏蔷一眼。
  犹如一块失去磁性的吸铁石,一盆盆冷水一遍遍浇落,扑灭晏蔷心中希望的热火。此时怔在原地的他,想反驳却连个机会都没有。
  往常粘着自己、腻着自己、无数甜言蜜语、甘愿奉献身体的女人们一个个势力地离去。
  原本还责备自己因住院不能及时和大家联系,所以才导致没有人去医院看望。
  谁想,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原来大家早就心知肚明,狠心地眼睁睁看着自己沦落,不闻不问,视而不见。
  怎麽说,都相处过一段时间,应该有些感情…
  视线里的红男绿女在动感节奏中扭摆身体,疯狂玩乐,惟独不同的,就是不再有人注意自己。
  “Mary?Mary!!”
  擦身而过的女人嫌恶地别过头,不想被眼尖的晏蔷一把抓住。
  “哎呀你不要拉我!!放开我!!我叫保安啦!!”女人拼命甩着手腕,仿佛被恶心的怪物咬住一般,尖叫穿破节奏,吸引了周围舞动的男女。
  “你干吗躲着我?!我有那麽恐怖吗?!”晏蔷不敢相信往日在自己怀中撒娇的弱小女人此时能释放如此震撼的叫声。
  “你现在要钱没钱,连家都没了!!你还来缠着我做什麽!?告诉你吧,我就是很虚荣!其实你长的根本不符合我的口味,我以前说你帅,还不是因为你有钱,你能给我物质上的满足!!可现在比你帅、比你有钱的男人遍地都是,我不再需要你了!所以你也别再纠缠我了!!再缠着我就叫警察了!!说你耍流氓非礼!!”女人扯回自己被抓红的手腕,厌恶地翻了个白眼,匆匆逃走。
  唔!!
  围观者顿时发出恍然大悟的惊叹。
  原来这个人就是传说中[夜太美]的“明星”。
  星辰也会有陨落的一天,更何况是人。
  事不关己的男女们重返回舞池,跟着疯狂的节奏继续甩摆。
  强烈的节奏怦怦作响,似凌乱的脚步随意踩踏晏蔷的心,毫不留情拨弄着他绷紧却脆弱的神经。
  “小晏啊,看到了吧?女人是不可靠的。”
  黑暗中,几条手臂忽的自四面八方揽上呆立的晏蔷。
  “哟,你这衣服不错啊!一定很贵吧,呵呵,还是你有眼光。”
  朋友熟悉的面孔在眼前出现。
  “她们不愿帮你,哥们几个帮你想想办法,走,咱们上後头说去,这太乱。”
  他们也是夜店认识的朋友。
  几人你揽我挎,将反映迟缓的晏蔷拉进夜店休息区的一个房间。
  “我把你们真当朋友,你们如果也把我当朋友……借我点钱…”靠在墙上的晏蔷垂着眼,心情低落到极点,犹豫了半晌才尴尬提出请求。
  没想到,如今自己也要低声下气去求人。
  “你要借多少啊?”站在晏蔷正前的男子貌似很慷慨。
  “多少我没算,总之现在我住酒店,身上的钱马上就花完了,过不了一周就没地方住了…所以…”晏蔷仍旧垂着眼,说这种丢人事实的时候,他可不想和他们对视。
  “咱们的晏小少爷好可怜啊!呵呵…借少了行,借多了我们也为难啊。”站在晏蔷左侧的男子似乎开始显露不情愿。
  “以前你们缺钱的时候,我可都帮过你们…”盯着围住自己的六只脚,听出不愿的晏蔷渐露忿忿不平。
  “是呀,我们忘不了。不过你们家确实太有钱了,你帮我们恐怕就跟我们平时花十块钱似的。嘿嘿,你打算找工作不?自己不赚钱老这麽借,我们也没办法。”右侧男子开始往正题上引导。
  “工作还不好找?!我就是想借点钱度过这段时期,你们用不着那麽害怕。”听出希望,晏蔷终於抬起眼,直视几人肯定作答。
  “哎哟哟,你可别异想天开了,现在你已经没靠山了,说实话和咱哥们几个差不多,工作可超级不好找。再说,昨天听来这玩的J大学生说,你被开除了?那跟我们这没学历的有什麽区别啊,你呀!就别做梦了!”正前方的男子拍着晏蔷安慰。
  “就是啊!哥们几个都为你好!我看看…”说着,右侧男子摸向晏蔷浅色疤痕的颈部,“恩…当时被烧得一定很痛苦吧,估计这身上也不能幸免啊,不过没关系,以你这脸蛋,还是有钱可以赚的!”
  “你们他妈说什麽呢!?把我当MB了?!”晏蔷气得一把揪开摸在自己颈间的手。
  “是啊,以你智商和能力这种程度,你还想找什麽工作啊!?身体毁了,我们还给你介绍活儿干,对你就够不错了!呵呵,有疤不要紧,只要这张嘴和後面那张小嘴没被封死就能干活。到头来你感谢的还不得是我们!?”左侧及前方男子将晏蔷死死抵上墙,满口尽是污秽之语。
【阳光归属(凶性难辨)作者: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