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凶性难辨 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

时间: 2017-09-19 11:08:59 分类: 现代都市

【凶性难辨 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
 
   
 
    《凶性难辨》
 
    第一章复活月祭司
    八月十五日,上午九点整。
    以环状划分区域的X城上空滚滚乌云积压翻腾,闷雷隆隆咆哮,豆大雨点连成无数条粗线,似发泄愤怒般狠狠砸向地面。
    上班高峰刚过,中央A区高耸入黑暗天际的大厦群便灯火通明,精英族又进入新一天的忙碌。
    商铺集中的B区因整修地面,少数路段已陷入交通停滞,交通队此时正全力疏导畅通。
    中心警署的全日监视屏中频频有红点闪烁,显示表明各区分支均在执行任务。
    C区某居民楼群。
    黄色警戒线封截了一条窄小破旧的民巷入口,街口的几辆警车及救护车已停下鸣笛。
    昏暗的天色衬托,徐徐旋转的红、蓝灯格外显眼。
    闪光灯在喀喀声中一次次曝出,把正在检查的警员的脸映得煞白。
    “唉!这次看样子很棘手啊!”戴眼镜的小个男人愁眉苦脸地边说边记。
    站在中间的中年男子轻叹一声,双眼没有离开地上歪倒湿漉的鞋子。
    而另一侧的轻年男子从始至终都没有讲话,似乎在思考什么。
    “葛队,初步检查做完了。”久经沙场的张法医面不改色站起身,“死者男性,年龄在十九到二十一岁之间,死亡时间距现在大约五六个小时,应该是凌晨三四点。恩……初步认定是因为颈部致命勒伤而导致的死亡,除此之外,身上各有深浅不一的伤口,大部分是凶手留下的,少部分是挣扎中造成的。另外……”法医顿了顿,摘下白手套。
    “另外什么?”中年男子的目光终于转回到法医脸上。
    “死者被强暴过,而且被轮女干的可能性很大,对方手段非常残忍……和不久前一起做案手法极其相似,目标同样是年轻男孩……不过进一步证实还要回局里再做化验。”张法医语气沉重。
    “谢谢。”中年男子点点头,拉紧雨衣的同时拍拍立在一旁仍在思索的年轻男子,“走吧韵维,先回局里。”
    “该死的!这什么世道!都开始女干杀同性了!!嘶……哎哟怎么感觉这么冷……”记录的小个男人打了个寒战,紧跟在中年男子身后出了民巷。
    年轻男子没有动,他微微抬起眼,望向正被包裹的赤裸尸体。
    惨白泛青的身上遍布伤痕,颈部还留有两条丑恶的黑紫痕迹,干白的嘴唇微张,失去光亮的眼睛还努力睁着,死不瞑目。
    轻轻闭上眼,年轻男子吐出一口闷气,转身走出民巷。
    那苍白湿漉脸上的水痕,除了雨水,一定还有生前屈辱愤怒的眼泪。
    “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就是早上倒垃圾看到的……我没做错什么啊……”受惊妇女不知所措地向围观群众求助。
    “你没有错,协助调查完就放你回来。”两名警员安抚下妇女,拉她上了警车。
    “上车吧,韵维。”已钻入车中的中年男子拉下车窗,看向正目送运尸袋上救护车的年轻男子。
    “恩。”年轻男子收回目光,脱下雨衣上了车。
    我一定会找出凶手,你好好安息吧。
    尚韵维,二十七岁,刑事重案组两年来表现最优异的年轻警员,头脑冷静,办案谨慎认真,上个月因破获三年悬案,被提名为新任重案组组长,离审核期结束还有一个月。
    电话不断的警局中,文员忙得不可开交,有摞如山的文件需要整理备案,即使是警局分支,刑事重案组的活也不轻松。
    “小赵,这次又是什么案子啊?冒雨办案辛苦辛苦。”留守的小高凑到刚坐回位子上的小个男人边。
    “杀人案呗……哎……又是被女干杀的年轻男性!不活了!”小赵翻开记录的本子,啧啧着嘴。
    “是嘛!!那和前不久那案子是一伙人干的?够猖狂的啊!”小高来了兴致,开始问长问短。
    “估计是吧,等张法医化验去了。哎呀你别烦我,等化验报告一出来肯定全体开会,到时候你就什么都知道了,我这担心着呢。”越说越乱,小赵苦恼地合上本子。
    “你烦什么啊?我怎么你了?”小高一头雾水盯着小赵。
    “我怕我也被盯上啊!!哎……烦……”小赵叹了口气,趴倒在桌上。
    “噗!那伙人还没那么饥不择食……不张眼吧……唉!韵维等等!”撇撇嘴,眼尖的小高见到了刚进门的尚韵维,于是忙朝他跑去。
    “奶奶的!你什么意思啊!我有你说的那么恶劣吗!”
    “怎么了?”尚韵维站在原地望着小高一脸热忱地跑来。
    “刚审讯3室来个电话,说有点压不住了,让你过去瞧瞧。”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谢谢。”微微一笑,尚韵维转身朝审讯3室走去。
    这次的案件会和上起一样么?
    真的只是简单的女干杀么?
    三思而后行,观察和思索是尚韵维屡次制胜的法宝。
    “凭什么抓我!别碰我!小心本少爷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门外,就听到室内的叫嚣。
    哼,听起来,来头不小。
    推开门,一套套恐吓的话正出自一个打扮前卫的帅气男孩口中。只见他翘着二郎腿,懒散地靠在椅子上,满脸鄙夷与不服。
    “哦!韵维你来的正好。T座商厦说这臭小子偷东西,他还死不承认,净在这儿口出狂言。”审讯的警员见了尚韵维就像见了救命稻草,忙上前求助。
    尚韵维嘴角一动,坐到男孩对面的椅子上,不露声色。
    “甭给我玩这套啊!换谁问我没做就是没做!也不打听打听本少爷家背景,找死啊你们!!”
    “哦?你们家是什么背景啊?”尚韵维剑眉一挑,忽然面带笑容。
    “打听去啊!这不就是你们警察的本事么!”前卫男孩翻了个白眼,对自己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强烈不满。
    “叫什么名字?”尚韵维的笑容没有褪去。
    “不知道!!”前卫男孩气得吹胡子瞪眼,不断摆弄前额有型的淡棕刘海。
    “好,那给你时间慢慢想。”尚韵维收回翘起的唇角,站起身叫上两名警员,“留他自己在这冷静想。”
    “哈?这……”两名警员互相望望,有点犹豫。
    不过尚韵维开口,不好办的事也能办成。
    芭椤钡囊簧笱?室的门紧紧闭合,自外锁上。
    “喂!!!混蛋!!!放我出去!!我不要在这没窗户的地方呆着!!!听见没有!!!我们家一定会派人保我出去的!!!到时候你死定了!!革了你的职!!!”
    门内顿时传出[劈里啪啦]地捶踹声,不一会儿还有摔丢东西的声响。
    “哎呀……韵维这怎么办啊……他再把里面砸了。”警员慌里慌张不时向后望着。
    “让他砸好了,闹没劲就不闹了。对了,别忘了记上他一笔,毁坏警局内部设施。”
    “呃……”
    警员眨着眼睛,不能理解地挠头看尚韵维上了楼梯。
    这个世上什么事都会留有线索。
    我一直相信,办法总比问题多。
    “哟韵维,我正要去你们组呢,正好在这儿先给你介绍了吧。”楼梯拐角,人事科秘书叫住了尚韵维。
    “好啊。”和善的笑容随即露出,尚韵维望向秘书身后的英俊青年。
    “这是新分到你们重案组的尹航,总部调过来的,在警校成绩还不错。”秘书站到一旁,笑着介绍,“这是重案组新提名的组长,尚韵维,一个月的审核期过了就正式任职了。”
    “哦,你好!以后请多关照!”新人弯起明亮的双眼,热情伸出手以示友好。
    “恩!”
    握住尹航的手,尚韵维风度地回以微笑。
    笼罩天际的阴云久久没有散去,豆大的雨点继续用力砸向地面,仿佛要把人间的罪恶冲洗干净。
    “好了,大家注意一下,下面我来介绍新同事。”
    通体办公厅中,葛源,中央警署第一分支队长正为在场的警员及文员介绍。
    乱糟糟的办公厅中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大家的视线齐刷刷射向站在葛源身旁的年轻男子。
    “这就是尹航,今年分到咱们重案组的新同事,以后就要和大家并肩作战,共破大案要案了。”简短说完,葛源笑着拍拍尹航,“自己先做个介绍吧。”
    “大家好,我是尹航,今年刚从警校毕业,工作上没什么经验,被分到重案组非常荣幸,希望大家以后多多关照,我一定会尽全力工作!”
    望着眼前挺拔充满正义的英俊青年,在场响起欢迎的掌声。
    “那么,尹航的跟进学习就拜托韵维了,把他带得很你一样出色!”
    第一分支中,没有比尚韵维更让葛源信任的了。交给他,没错的。
    “放心葛队。”尚韵维的微笑,就是自信的表现。
    “好了,大家继续工作吧。”
    站在门口的张法医在葛源讲话完毕的下一秒匆匆走进,神色流露不宁。
    “尚警官,人事科给的入职资料我都看过了,没什么问题。”刚开始工作的尹航满面热情,紧紧跟在尚韵维身后汇报。
    “恩。那些在警校就该牢记,重案组要的是经验,平时多观察多分析……”
    尹航不住点头,却没有留意尚韵维注视葛源和张法医谈话变化的神情。
    “好!这以后……”
    不等尹航说完,尚韵维便迈出脚步,几乎同一时间,他听到了葛源召集开会的口令。
    “尹航你也跟着来吧,从现在开始就进入状态。”走出两步的尚韵维忽的回头招呼,神色严肃。
    “是!”刚到分支第一天就接受案件的尹航兴奋不已,忙干劲十足地大声回应。
    多功能会议室,葛源坐在惨白的投影板旁,面色被室内的昏暗蒙上一层土灰。
    在座警员大气不敢出一下,人人对接下来的话题都明了七分。

    沈闷的室内,只有尹航一人激动万分,初入工作就有重案接手!
    挺直身板,十指交插放在桌上的他眼睛不停四处寻视,可瞄到的却是同事一张张拉长的脸,连尚韵维的眉头都微微紧拧,可想案件紧迫。
    “恩--!刚才经过张法医的化验鉴定,确认上午这起青年被勒致死案和上次青年被勒死的案件属同一凶手所为,两案正式并案!”葛源声音虽然洪亮,但却掩饰不住心情的沉重。
    “唉!?真的是啊……凶手也太变态了!”小高低声惊呼,不想正瞟见探过头一脸无知的尹航。
    “什么案件?”
    “看了就知道了。”小高摆摆手,示意尹航看向投影板。
    “那么在还未详细调查的情况下,先把这两起案件的现场重新看一下。”
    惨白的投影板上开始播映一张张残不忍睹的照片……
    阴暗的街道,倒在角落的赤裸男孩,被殴打的青紫身体,双腿间干涸的血迹,颈部两道黑紫绳痕,还有那狰狞的表情,泛青的唇和瞪大的眼……
    尹航开始流露的一脸兴奋,在看到两个死者的照片时,呆了。
    心脏”怦怦”撞击着室壁,交叉的十指扭拧紧握。
    喘不上气,憋得难受。
    “有一点要提,这次案发现场和上次的几乎一样,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凶器,而且这次也赶上大雨,许多足迹都冲洗掉了,我想这可能是凶手有意安排的,而且……经过化验,凶手应该不止一人,现在死者的身份及生活背景还有待去调查,暂时还不能下定论是劫杀,还是另有别情……”
    尹航扭过僵硬的脖子,偷偷瞥向尚韵维。
    尚韵维目不斜视,仍紧盯投影板,似乎希望能在那些照片中发现蛛丝马迹。
    “目前还不知道凶手的动机,最怕他们漫无目的下手……总之,我们要尽快找出真凶,阻止下一个人被害。好了,大家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吧。开始行动!”
    如果连续发生命案,民众间不仅会造成混乱,恐怕连现在的位子都坐不稳了。
    葛源捏着太阳穴,目视警员一个个走出后才离开会议室。
    “真是太可气了!女干杀女人不够,现在还女干杀起男人了!!”
    刚走出会议室的小高捶胸顿足,插着腰连连摇头。
    “现在不是感叹愤慨的时候,把真正的愤怒都用在行动上吧,早点找出凶手。小高你去张法医那看看死者身上还能找到什么重要东西,我带尹航去……”
    尚未安排完任务,尚韵维的视线就被眼前忽然晃出的人影吸引走。
    “哼!真是狭路相逢啊!你关的住我么?”
    只见一个时髦男孩,双手插兜狂傲地挡在三人面前。
    尚韵维没有马上开口,扫了眼灰溜溜跟在一旁的两个警员,最后落在男孩身旁的强壮男人身上。
    “怎么回事?”
    平缓的语气流露严厉,尚韵维质问频频低头的警员。
    “有人来保这位先生了……商厦刚也打来电话说看错了,丢的东西找到了,所以……”警员抓抓头发,一副无可奈何。
    “我说你们警察以后办事长点脑子行不行啊?”时髦男孩撇撇嘴,白了眼身侧的警员,跨出一步饶着尚韵维上下打量,“说过了,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尚韵维似听未听,也不去看饶到他眼前的时髦男孩。
    “你怎么说话呢?!这是警察局!不是你们家!”看不过的小高冲上前,指着时髦男孩教训。
    “现在办案靠的可不是蛮力,有时候很多信息是要搜集的……”时髦男孩撩撩刘海,指上的骷髅戒指闪着光,目光没有离开尚韵维,“嘿嘿……你等着吧。”
    “你以为自己现在真的可以走了么?审讯室你砸的……”
    这时,不等尚韵维说完,拐角忽然跑出一个高大男子,边点着头边露出憨厚笑容,“您放心,该赔的我刚才都赔过了,不好意思因为小弟的卤莽给大家造成不便。”
    “大哥?本来就是他们不对,干吗这么低声下气啊?!以咱们的背景用的着么!”时髦男孩气呼呼地蹭过尚韵维,“这点小破事还用你亲自来啊!”
    “我不是担心你嘛,赶快回家吧。”男子向尚韵维微微欠头,脸上的笑容依旧憨厚。
    “切!”时髦男孩嗤之以鼻地翻个白眼,扫了两眼从始至终立在一旁的尹航,最后停在小高身前,忽的抬起手背在他肩头掸掸,轻声低语,“好狗才不挡道儿呢……”
    “你说什么!”刚要爆发的小高却被尚韵维抓住。
    “咱们还有重要的事办,别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人身上。”
    尚韵维侧过身,完全把小高身旁的时髦男孩当空气,绝对视而不见。
    “可是……”被当众侮辱,小高怎么也吞不下这口气。
    “尹航收拾一下东西,耽误的时间够长的了,咱们该走了。”尚韵维强行揽过小高,叫上尹航头也不回向楼梯口走去。
    是贼,总有一天会露出破绽。
    “操……我一会儿就去调那混蛋的资料,看他到底吃什么长大的!”小高边骂边回头向后狠狠瞪去。
    空荡的走廊,高大男子哼笑了,时髦男孩也咧开了嘴。
    一个深邃,一个戏谑。
    倾盆大雨在午后停止了强有力的攻势,但铅灰的天空却没有放晴,依旧浓云滚滚,阴霾无光。
    下午六点C区死者家中。
    华丽的灯饰照射出明黄温馨的光芒,可往日幸福和谐的家中此时却哀嚎连天。
    在警局哭晕了几次的女人坐在沙发上仍掩面哭泣,似乎想用自己全部泪水唤回枉死的儿子。
    男人红着眼,目光呆滞地立在一边,自认尸到现在的几个小时仿佛苍老了数十岁。
    男孩卧室,尚韵维站在窗前认真检查遗物,希望能从中发现破案的重要线索。
    尹航一动不动,神情复杂,一半是对死者和家属的同情,一半是对凶手的愤怒。
    [今天是我交换学习的第六十天,我和大家已经打成一片,晚上我们K了歌,非常开心,真希望以后还能像今天一样快乐。]
    原来是转学生……
    “尹航你那有什么发现么?”合上日记本,尚韵维转过身问向靠在墙边发呆的人。
    “啊!呃……那个……”猛地回过神,尹航忙迈出一步,尴尬地摇摇头。
    “咱们是来办案的,不是让你来流露感情的。”尚韵维叹了口气走到垂下头的尹航身旁,“我知道对你来说可能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第一天入职就有这么大的案子,对新人确实是个挑战,但你要学会抛开个人感情,找出凶手才对得起死者和他们的家属。记住,能侦破案件永远靠的是线索和证据,不是你的喜怒哀乐。”
    “恩!对不起尚警官!以后我不会这样了……我现在就去查……”
【凶性难辨 天堂的欢愉/天堂欢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