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色盲+番外 低笑(上)

时间: 2017-09-18 16:39:52 分类: 现代都市

【色盲+番外 低笑(上)】
《色盲》作者:低笑(年下 生子)
文案
 
现代/校园生活/生子/正剧
 
夏经年原以为躲起来,带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和孩子一起过活已是结局。
却不料,那个男人的出现再次打乱他的阵脚,
困扰他的生活。如同狗皮膏药,甩也甩不去。
澹台焰日就像一张网,不仅洒在他心里,
还洒在了他生活中的每一个部分。再遇,是幸福?
还是继续一种未知的折磨?
都说爱情多姿多彩,夏经年却在这份尚未成熟的感情中患上了单色视觉……
 
现代/校园生活/生子/正剧
 
 
「001」已别经年(上)
 
  辽阔的长空,一架客机飞过,最终降落在CT机场。
 
  ……
 
  宽敞明亮的机场,阳光从上方照射进来,打下醺醺的亮影,男人190CM的身高还有他健硕的体格显得极为扎眼,完美的黄金比例以及傲人的气势使同样刚下机的机客从他身边经过时无不侧目。
 
  他只手提著简单名贵的黑色行李包,一身休闲打扮尽显奢华气息,只在手腕处带著一款精致的PatekPhilippe,简约却透漏出无与伦比的高贵气质。男人面部线条有著明显的男性魅力,五官给人印象深刻,如同一个个雕刻上去般完美,尤其是那双雄鹰般犀利的黑眸,胜似黑珍珠,带著邪魅迷人的豔丽,像阳光般光芒四射,让人无法直视。
 
  「少爷,欢迎回国!」
 
  远处走来两个保镖,穿著黑色的正装西服带著墨镜,看上去十分严谨,他们迅速走到男人身边,恭敬的开口,同时鞠了一躬。
 
  男人黑亮的双眸淡淡扫过他们一眼,未开口,修长矫健的双腿迈开步子,向机场外走去。
 
  一款宝蓝色的法拉利跑车优雅停在出场口,保镖迅速跑上前为他打开车门,男人动作利索的上了车,片刻,跑车快速扬长而去……
 
  C市,‘单色视觉’花店
 
  「喂,张老师,你好!是不是小灼又给您添了什麽麻烦?」看到那每个星期总会出现在自己手机上好多次的号码,夏经年不禁头痛,「抱歉,我这就赶过去,对不起啊张老师,实在是给您添麻烦了!……是……是……我这就过去!再见!」
 
  挂了电话,夏经年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表情有点生气却又带著无限宠溺。四年,夏经年样子没怎麽变,只是少了曾经那份稚气,清秀的脸看上去成熟了很多,却仍旧干干净净,一直未有一丝改变的是他依然让所有女人都羡慕的皮肤。
 
  「店长,是不是小灼那边又出了情况。」扎完了手上的一束花,店里一位女孩从到处摆放的玫瑰中探出头来,看著夏经年语气很肯定的问。
 
  夏经年干脆直接点了点头。
 
  「今天是这个星期的第几次了?好像是第三次吧?店长,你已经被张老师她老人家请到幼稚园三次了!据我所知,你每周都会去,已经成那儿的常客了!」略带俏皮的语气,女孩看上去十分纯真可爱。
 
  夏经年知道她说的是实话,顿觉尴尬,毕竟因为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闯祸而被叫去并不是什麽光彩的事。「湘竹,我还要去幼稚园一趟,待会就麻烦你关门了,辛苦你了!」
 
  「放心吧店长,哪次你去的时候不是我看著店然後再关门。」摆弄著手中的扶朗,方湘竹已经习惯了。
 
  夏经年看著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离开了花店。
 
  「你好,张老师,小灼他今天又犯了什麽错吗?」每次因为这种事来见老师,夏经年脸皮都快被磨厚了,以前见面总是要低著头,好像一副自己犯错的样子,至少现在能够抬起头看著对面的张老师了。
 
  对面的女人年约40,略带无奈和气愤的看著夏经年,「夏先生,我不知道你和你太太是怎麽教孩子的?还是说你们夫妻日常生活中从来不注意行为对孩子的影响,要知道,每个孩子最初的良师就是自己的父母,我建议你们,下次在孩子面前做出什麽举动的时候一定要严谨,还有……」
 
  老师‘劈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夏经年开始还抬著头,被她说到後来下巴都快垂到地上了,她的话虽然说的很含蓄,但是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用十个手指头能数的出来的了,所以一听她这番话,夏经年就知道这次叫他来学校的原因了。
 
  「夏先生,您听明白了吗?」说到最後,张老师慎重问了一遍。
 
  「是的,我知道了,真是抱歉!」夏经年谦逊的答道。
 
  就在两个人打算结束这一话题的时候,幼稚园另外一位老师突然跑了过来,还目光古怪的看了夏经年一眼才开始说话,「张老师不好了,两个小孩子为了夏灼打了起来!」
 
  「什麽?又打了起来?」张老师声音一下子拔了很高,随後转回头看了夏经年一眼,气愤的甩过头就去了‘案发现场’。
 
  夏经年就知道没好事,但他还是硬著头皮跟了去。
----------------------
好想大家哦:)我上来啦:)重生的感觉十分美好啊,哈哈:)
 
 
 
 
「002」已别经年(下)
 
  到了教室,那两个孩子还在互相争打著,明明都哭的梨花带雨了,仍是都不肯向对方认输,瞥眼望去,小小的夏灼正安稳的坐在位置上玩著复杂的拼图,好像周围的一切嘈杂都和他没有关系。
  「你们两个,不许再打了!」立刻上前把那两人拉开。
  夏经年奇怪的看著那两个打架的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还都长的十分漂亮可爱,再仔细一看,他们不是……上次被小灼亲的两个孩子吗?
  走到夏灼身边,夏经年严肃的看著他,「小灼,你又调皮了?」
  夏灼一听夏经年的声音立刻开心的抬起头,他人虽不大却俨然已经是一个小帅哥了,完美的脸型,挺翘的鼻梁,倒是有几分夏经年的味道,但是那薄薄的嘴唇,看上去有点薄情,还有五官中最漂亮的眼瞳却像极了另一个男人,那个一直被夏经年强行压抑在心底的男人,想到他,即使是现时今日仍是会让心一瞬抽痛。
  「爸爸!」立刻抛开手中正在玩的拼图,夏灼双臂一环保住了夏经年的腿。
  夏经年叹了口气,无奈的低下身顺了顺他的头发,「小灼,你又做错事了吧!」
  夏灼不再说话,眼睛左瞟右瞟开始不去看夏经年的脸,明显逃避他的问话。
  「小灼,你明天去我家玩吧?」刚才和同学打架的那个女孩走了过来,拉住夏灼的手期盼说道。
  她话刚说完,那个男孩子也跑了过来,推开她取而代之的拉住夏灼的手,「你走开,小灼要去我家玩,才不会去你家!对吧,小灼?」
  夏灼不耐烦的抽回自己的手,「你们两个都很吵,我说了明天要在花店陪我爸爸,哪都不去!」
  一句话,同时伤了两个孩子的心。
  「小灼,怎麽可以这麽对同学说话?这样很没有礼貌!」夏经年说完,放开夏灼开始安慰那两个孩子。
  「夏先生,麻烦您再跟我出去一趟!」张老师板著脸看向夏经年。
  夏经年严厉的瞪了一眼夏灼跟著她出去了。
  「如你所见,夏先生,不少孩子都为了夏灼产生争执,甚至打架!」说到这里,张老师皱起眉,上下打量著夏经年,夏经年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刚要开口缓解这种尴尬的气氛,张老师又开口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麽夏灼小小年纪就有那麽大的魅力,每个被他亲过的孩子都会特别喜欢他,甚至没被他亲过的也都喜欢,而且还为他感到自卑,因为他从来不亲不漂亮的孩子!但是,最大的问题也在这里,只要是漂亮的他都亲,甚至不问男女!你也看到了,刚才就是一男一女在为他打架!虽然他看起来和你也挺相似,但是感觉完全不同,而且最漂亮的眼睛不像你!」
  张老师盯著夏经年作对比,听她这麽一说,又另夏经年想到了那个男人,在心里苦闷的笑了笑,夏经年想,为什麽魅力这麽大呢?大概是和他一样吧,只要是他们出现的地方就注定是被瞩目的,几乎所有目光都会受他们吸引,那个男人,他就是有这种魅力。
  澹台焰日!已经四年了,这个名字夏经年从不愿意提起,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在夜间偷偷的想念,甚至连喊都不敢喊一声,因为担心自己会再次受到撕心裂肺的痛楚,担心会忍不住回去看他,可是,为什麽现在想著他,还是会那麽痛呢,是不是真的,有些伤口太深了,就没有办法愈合?
  究竟要到什麽时候,这四个字,那一段很短的年华才能从心底戒掉?以後的时间够不够?
  他出现的时间明明只是那麽短,却需要自己去戒的那麽用力。
  「夏先生?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看著发愣的夏经年,张老师忍无可忍。
  夏经年立刻回神,带著歉意看著对方,「对不起,实在很抱歉!」
  「夏先生,总之一句话,如果夏灼还一直这麽下去,依旧对著漂亮的男孩女孩就亲,还招来他们的争斗,那我们幼稚园……」
  「张老师,您放心,我会好好和他谈一谈的!」夏经年立刻打断她的话,因为很清楚的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麽。从小灼上幼稚园到现在,已经换了好多个幼稚园,附近已经没得换了。
  「嗯,夏灼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又长得很漂亮,所以我们很多老师都喜欢他,但是偏偏他性格太特别!唉……」
  夏经年不知所措的笑了笑,「那我现在把他带回去,我一定会好好教导他的,谢谢张老师!」
  两个人再次进到教室的时候,好多孩子正在和夏灼一起玩著拼图,气氛又恢复了和谐的样子,夏经年看著那些孩子欣慰的笑了笑。
  小孩的世界就是那麽简单,纯粹的好与不好,争执来的快,去的也快。
  「小朋友们,放学喽,周末两天要乖乖听爸爸妈妈的话哦,我们星期一见!」张老师尽量放缓音调,对著玩耍的孩子笑盈盈的说。
  「小灼,我们回家吧。」拉起夏灼的手,夏经年笑看著自己的儿子。
  「爸爸,抱抱。」张开双臂,夏灼略显英气的小脸笑的如阳光般灿烂,还声音稚嫩的像夏经年撒娇。
  夏经年宠溺不已,看著周围的孩子和老师尴尬的笑笑,随即弯下腰抱起了小夏灼,「下次要记得听老师的话!」因为是和儿子说话,夏经年也不禁语气很柔软。
  被他抱著,夏灼高兴都来不及,当然什麽都答应了,於是手臂环住夏经年的脖子看著他很爽快的点了点头。
  儿子可爱的笑容一瞬间看花了夏经年的眼,若有所思的走著,夏经年想,那个男人如果这麽开心笑的时候,会不会也这麽炫目,甚至能迷了自己的眼?
  发觉自己又在夏灼身上寻找澹台焰日的影子,夏经年甩甩头,努力转移注意力,「周末两天,爸爸去花店或者给别人补课的时候小灼可以好好休息,爸爸今晚给你煮你最爱吃的虾好不好?」
  「好!」夏灼的声音很响亮,看得出非常开心,他捧住夏经年的脸小嘴一撅,‘啾’的亲了一下夏经年的嘴唇,「谢谢爸爸!」
  夏经年简直心花怒放,他觉得,只要有夏灼在,只要可以一直这样和夏灼生活下去,他就可以什麽都不去想,什麽都不在乎了。只要小灼能陪著他,他就是幸福的……
 
 
 
 


「003」同道空气
 
  两个人买了晚饭用的食材,夏经年根据平时看的膳食书,想著夏灼身体的需求,买的种类很多,尽量保证营养均衡。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小灼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绝对不能有半点马虎。
  到了家,夏灼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看著电视,夏经年在厨房忙碌,不经意撇了一眼电视节目,发现他很准时的在看‘聪明的一休’。
  这一直是夏经年觉得很开心的事,大概遗传了澹台焰日的基因,夏灼很聪明,但是孩子终究是孩子,动画片是永恒不变的话题,之所以看‘聪明的一休’因为夏灼喜欢在一休还没有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时自己先想到,每到那个时候小夏灼都会很开心的像夏经年炫耀,顺便捞点好处。
  想著澹台焰日,夏经年很难想象他小的时候是不是也曾经如夏灼般这麽可爱?
  「爸爸,我刚才有先想到办法哦,而且还不只有一休想到的那一个!」抓住夏经年围裙的下方,夏灼仰起头骄傲的看著他。
  从他兴奋的跑进厨房,夏经年就知道他要说什麽了,停下手中正在做的饭菜,夏经年蹲下身,面带幸福,「小灼真聪明,那你这次又想要什麽呢?」
  夏灼漂亮的眼眸一转,兴奋的看著夏经年,可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说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夏经年无奈的笑笑,亲了亲自己的儿子後又问了一遍,「小灼还没有想好吗?」
  「有,但是现在还不能告诉爸爸。」夏灼说的很神秘,表情洋洋得意。
  夏经年皱起眉开始揣测他的心里,「那你不说的话,爸爸怎麽给你买?」
  「不要爸爸给我买,爸爸只要给我钱就可以了,我要自己买。」夏灼说著还真伸出了小手。
  收敛了刚才的宠溺,夏经年神色认真了起来,「小灼,你还小,不可以随便乱花钱知道吗?想要什麽告诉爸爸,如果合情合理,爸爸一定会买给你。」
  一听他这麽说夏灼也不高兴了,「都说了现在不能告诉爸爸。」
  「为什麽呢?什麽事不能告诉我?」夏经年有些急了,担心夏灼是不是心里有什麽事。
  「爸爸不给就算了,哼!」哼了一声跑出厨房,夏灼又坐回了小沙发上,嘟起小嘴不断换著电视节目,一脸生气。
  夏经年起身看了看他,只好先做饭,有什麽事等吃了晚饭再说吧。
  吃饭的时候,夏灼还是闷闷不乐,很多喜欢的食物也不吃了,低下头既不看夏经年也不和他说话。
  「唉……」夏经年叹了口气摇摇头,夹了一只虾剥开後又沾了他喜欢的酱汁递给他,「小灼,还在生爸爸的气?连虾都不吃了吗?」
  特意说的很小声,夏经年看上去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表情有点难过。
  夏灼抬起眼看了看他,见他神情如此立刻泄了气,「哼,下次不要这样了哦,你说过只要我先想到方法就会满足我一件事的!」说完,夏灼张开嘴像个大爷一样让夏经年把虾仁递进了自己的口中。
  夏经年知道他这麽说已经不生气了,立刻在心里夸赞了自己一番,从以前他就发现,夏灼虽聪明调皮而且对别人有点不在意,但是他对自己却非常在乎,只要自己看起来稍有点难过,他就会心软。
  「知道了,爸爸明天就给你钱!」
  听他这麽说,夏灼又恢复了开心的神态,大口的吃了起来。
  拿过一个小盘给他放满了菜,夏经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小灼,还有件事爸爸要告诉你,以後你不可以随便亲其他小朋友知道吗?尤其是男孩子,绝对不可以!」
  「为什麽?」夏灼一边吃一边问出自己的疑惑。
  夏经年为难了,他也不知道要怎麽和夏灼解释,「总之不可以,你要记住!」
  「可是我只亲漂亮的啊!他们很漂亮,让人看了就想亲。」夏灼说的很随意。
  「可是……」夏经年犹豫後还是问了出来,「小灼亲男孩子不会觉得别扭吗?」
  「不会,他们也都很漂亮!」
  夏经年觉得自己眼角有些抽搐──想解释也解释不清楚,毕竟小灼还小,如果长大了,应该就会懂得了吧?无奈,夏经年也只能这麽想。
  「前几日,颜空集团董事长的公子澹台焰日已经返回国内,今日澹台映空在接受短暂采访时不少记者都纷纷好奇他会不会让自己的独子很快接手集团的事……」
  夏经年大脑有一瞬间的短路,下一刻立刻转过头看著正在报道的财经新闻,心里难以控制的充满期待,幻想著是不是会出现那个男人的脸,可是结果却让他失望,因为那仅仅只是提到澹台焰日的名字,下面的内容夏经年已经全都听不见了,满脑子又开始想起那个男人的脸。
  看来,还是戒不掉啊!
  他回国了,原来他之前一直不在国内,那他现在应该在Z市吧?虽然同是一线城市,但是C市和Z市毕竟还是不同。他或许,也早就忘记了夏经年这个人。即使不能再有交集,可至少,我们还在呼吸著同一道空气。
 
 
 
 
「004」半份爱情
 
  「呵……夏经年,你又在想什麽!」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夏经年看著对面的夏灼,只要有小灼,他就够了,什麽都不再求,也不会太痛苦。
  「爸爸,我不要吃青椒!」看著夏经年喂过来的青椒夏灼皱眉,又看了看小盘子里面的胡萝卜夏灼再次不满道,「我也不要吃胡萝卜。」
  夏经年回过神,摆出教育的姿态,「这样不行,不可以挑食,这两样东西都是很有营养的,不吃的话会不利於成长!」
  夏灼看著他,也不打算妥协,「可是我不喜欢吃!」
  两个人你推我劝,最终夏灼只勉强吃下了一点点,夏经年见他吃的痛苦也不再逼他了。
  吃了饭等到收拾好了餐具,夏经年又给夏灼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爸爸,抱我回房间!」
  帮他身上擦了干净,又套上可爱的睡衣,夏经年抱起他回了房间,盖上薄薄的毯子,夏经年打开小台灯拿出一本书,「今晚爸爸给你讲小王子的故事!」
  夏灼舒服的躺著,点了点头,夏经年摸了摸他的额头,开始读起了故事,没几分锺夏灼就睡著了。
  夏经年看著他睡著的样子,心里充满喜爱,怔楞的坐在床头看了夏灼好长时间,直到最後思绪又飘到澹台焰日身上才强迫自己回过神来。
  关上灯,夏经年亲了他一口,去浴室洗了澡回到了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麽也无法睡著,在黑暗中无力的睁著眼睛,夏经年突然从床上起身,打开灯从最里层的抽屉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本书,把书翻开到最常翻的那一页,夏经年又返回床上,神情恍惚的看著手中的东西。
  「澹台焰日,其实我应该恨你的,可是又爱又恨实在是太累了,更何况上天还是把小灼恩赐给了我,我只想让他像个孩子一样快乐的生活著,所以我也不能抱著痛和恨。我承认,我忘不掉你,只要有小灼在,我都不可能会忘记你,而我,不能没有小灼!」
  合上书,夏经年把它放在床头自己也躺了下去。
  你会不会也不喜欢吃青椒和胡萝卜?我一点也不曾了解过你。
  四年了,可夏经年还是那麽傻,守著你不屑一顾的这半份爱情。
  感觉脸颊边湿湿的,夏经年用手摸了摸,却发现自己又不自觉的哭了……
  「果然,还是不能想你啊!」
  自言自语後,夏经年跑进夏灼的房间,又开灯看了他很久,不知不觉躺在他床边就睡著了。
  「爸爸!」
  早上,夏经年被声音吵醒,睁开眼睛发现原来天已经亮了,而夏灼正躺在床上困惑的看著他。动了动身体发现浑身酸痛,原来自己昨晚就这样睡著了。
  「小灼,早安,快起来吧,爸爸去给你准备早饭!」
  一说话夏经年才发现竟然感冒了,暂时无心理会自己的事,夏经年给夏灼脱去睡衣又帮他穿好了衣服,带著他去浴室准备好洗漱用品後才进了厨房。
  用了早饭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夏经年就把他带去了花店。
  「店长早啊。」歪过头看著在夏经年旁边的夏灼,方湘竹调戏道,「小帅哥,早!」
  夏灼看看她,随後撇过眼抬头看著自己的爸爸,「爸爸,她以後会是我妈妈吗?」
  夏经年被他突然的话问的哑口无言,方湘竹听後哈哈大笑了起来,过了数秒夏经年抱起夏灼认真解释,「小灼不可以没礼貌,爸爸和湘竹阿姨是好朋友!湘竹阿姨今年刚21岁。」
  听了他的话夏灼放心了,「那就好,小灼才不要爸爸喜欢上别人,爸爸只准疼小灼!」
  夏经年无奈的笑了笑,实在不知道该怎麽和孩子解释,「好,爸爸会一直疼小灼。」
【色盲+番外 低笑(上)】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