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暗夜情诗The night love 君如伪夏

时间: 2017-09-17 01:37:31 分类: 现代都市

【暗夜情诗The night love 君如伪夏】
 
 
属性分类:现代/警探黑道/忠犬攻/正剧
关键字:夏目幽人  周贤  1V1、H有
 
幽人是个公开的同志,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欲望,每日与各式各样的男人做著快活的事情。直到有一天,来自Z国的帅气杀手周贤蓦然闯入了他的世界……
他原本以为周贤也会像过往那些肤浅的男人一样,接近他要么是为了情报,要么是为了发泄欲望。
对方既暧昧又冷漠的态度令他非常愤怒,同时也激起了他对自己的存在的疑惑…
暗夜情诗,刺破黎明的日光,能否传达到对方的心底?!
 
☆、第一章、慢
 
 【夜风那麽长,月亮刚刚亮,喝下一杯水,就摇摇欲坠。】
 R国。
 以美丽的鲜花著称的美丽之国,与R国隔海相望的是Z国,人口密度似乎十分之高。
 很容易便能从书中查到关於R国与Z国的资料,但大多数都是旅游观光的,与历史文化相关的资料则少得可怜。
 看来要多关注一下文史方面的二手书资讯了。
 “啊~~今天也是没什麽人呢!”
 一家不起眼的二手书店,坐落在城市的最角落。
 店里没有多少人,正是人们正是上班上课的时段。
 坐在前台後的人伸了一个懒腰,他穿著黑色的围裙,里面穿著白色衬衫与一条松弛的牛仔裤。围裙上别著一个名牌,上面写著四个字:夏目幽人。
 一旁书堆上的三色|猫也学著主人将身子伸展到最长,发出舒服的“喵呜”一声。
 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店铺里,堆满了厚厚的、一堆堆的书籍,全部都是二手书。鲜有一手新书,也被贴上了打折的标签。
 “慧,你说,这种无聊平凡的日子要持续到什麽时候啊~~”
 话音未落,一阵清脆的铃铃铛铛的铃铛响声就反驳回了他前面的话。
 “乖乖待在这里哦,我去招待客人了。”幽人笑眯眯地拍了拍猫的背脊,名为慧的猫慵懒地叫了一声以作回应。
 “人在吗?幽人!”
 听见熟悉的声音,幽人的面孔一瞬间闪过一丝扭曲。
 ‘啊,那位太子又来了。今天又有什麽花样。’
 果然,门口站著的是──青龙组现组长荒川鬼知和一个长得人高马大的男子。
 荒川鬼知一看见站在前台後的幽人,便高兴得笑了。
 “看来今天也很好的在工作啊,可不要又半路去勾搭野男人哦!”
 幽人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说道:“以我的资质还需要勾搭野男人?”话是回答鬼知,但眼睛却在另一个男子身上来回扫荡。
 像是感应到了他灼热的视线一般,那男子害羞的低下了头。
 “他是新来的?”
 “是啊,别看他长得高高大大,还挺害羞的,怎麽,你又换口味了?”
 “没有,我当然还是喜欢像荒川前辈这麽可靠的~”
 幽人身材在男性中不算娇小,修长的双腿,挺拔的胸膛,天生就像一个衣架子一样,配上他一头半长的黑发,白皙的皮肤,浅棕色瞳孔。穿什麽都好看。
 此时他双手撑在桌面上,正笑意盈盈地望著鬼知,幽人已经有一米七的身高了,对方的身材还比他高一个头,肩膀也阔许多,单从气势上来看确实非常可靠。
 “我是来附近办点事的,待会回来,你跟神木呆一会吧。”鬼知没有回应幽人笑容里蕴含的其他意味。
 说完,不等幽人回话,荒川鬼知就丢下了身边的男子,转身推门离开了。
 ‘这人还是一样的霸道啊,太子。’幽人在心底想道。
 讨厌的人终於走後,幽人松了口气,看这个神木似乎不是什麽坏人,便堆起笑容招呼他。拿来一个板凳摆在他面前。
 “来,这边坐吧。在我店里不用拘束。”
 “……”
 “怎麽样?跟著那个人工作很辛苦吧?”
 “……”
 “?”
 问了话之後,幽人侧著头等待神木的回应,但是等了半天都没听见他的回应。正疑惑中,抬眼望去,神木正痴痴的望过来。
 一撞见幽人的视线,神木就像只小鹿一样一下子窜开了视线,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怎了?神木先生?”幽人走到神木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是口渴了吗?需不需要我帮你倒水?”
 “不用……”
 神木终於开口说话了,声音意外的富有磁性非常好听。
 “那是怎麽了?刚才一直不说话?”
 神木低下头,好像又害羞了。
 “只是觉得……夏目幽人好像不想传说中那样……”
 “嗯?你从哪里听来我的传闻的呢?”
 身为一个表面上是书店老板,但是隐瞒身份是情报贩子的夏目幽人,天生具有对信息的敏感,由此对各种各样信息的来源也特别感兴趣。
 “……”
 “嗯?说呀,没关系的。”
 “从青龙组组里……”
 “传说我是什麽样的呢?”
 “非常- yín -|荡……”
 听见这四个字,幽人嘴角勾起一个轻浮的微笑,他站到神木的左手边,一边抚摸著神木的强壮的肩膀,顺著他的手臂,一边说道:
 “哦呀,继续说吧,神木先生~~这种程度的话我听得多了。实际上呢,好像也的确是这样呢~”
 神木像是吃了一惊,抬头望向幽人。
 正好撞见幽人充满情|欲的双眼,深棕色的眸子,像是有种惑人心弦的魅力一般。
 “神木先生你啊,正好是我最喜欢的床伴类型呢,怎麽样?要不要考虑和我做一次?”
 “什……什麽!?”
 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对听见的一切,仿佛不敢相信一般,神木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是好。
 “没经验也没关系哦,我最喜欢做主动的那一方了,绝对会让你获得无上的快感的哟~”
 应征自己说过的话,幽人趁著神木发愣的机会,笑吟吟地骑坐在了神木的大腿上。
 双手也开始脱神木的上衣。
 “讨厌,你也给点反应嘛,不要一动也不动,说句话来听听也好。”
 脱完神木的上衣之後,他才好像回过神来。
 “可是这时店里……店门还开著!”
 “不用怕,大家都忙著上班上课,离客人们来到还早著呢……”
 “可是……!”
 幽人用手指放在神木唇上,嘘了一声。
 “这麽罗嗦,那就算了,我最讨厌办事磨磨唧唧的人了……再说了,你这里不是明显起来了吗?这麽说你也是同志圈的人?”
 “我……不是……只是你在我身上蹭来蹭去……所以才……”
 神木涨红了脸。
 “总之有反应就好,我还担心你会反感呢~”幽人又露出快乐的表情,“神木先生真可爱!”
 嘴里一边说著,手一边伸进了裤子边缘,握住对方灼热的存在。
 是的……
 就是这个热度……
 让自己无数次为之著迷的热度……
 但是,每次满足过後心中的空虚好像又变得更大了。
 都是荒川鬼知那个人的错。
 怨恨、痴念、感恩、愤怒、惊恐……
 每次想起那个太子一般高不可及的存在的人的时候,幽人的心底都会泛起一阵恐惧……
 因为对方是杀人不眨眼的黑社会帮派头目吗?
 好像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原因。
 还有更复杂纠葛因素在自己与荒川鬼知之间,这一点,幽人十分明白。
 -tbc
 
☆、第二章、我要快乐
 
 【我并不是天生爱寂寞,却比任何人都懂,就算把世界给我,我还是一无所有。】
 臣……
 中村臣……
 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心爱之人的模样,每每这时都会让幽人感到更加兴奋。
 “啊……哦……啊……啊…………”
 激烈的运动,正上演在书店後方的房间内。
 “啊……就是那里……再用力一点……”
 房间内,两具男人的身体叠加在一起,其中较为白皙的男人手撑著墙壁,後方的男人手持著他的腰身,两人做著相同频率的律动。
 “…呃………呃……啊…啊………”
 不用看这幅画面,光听声音就知道这间房间里正在发生怎样一副- yín -乱的场面。
 幽人扭动著腰身,扭头望向身後沈默的神木。
 ‘还想听听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呢。’
 幽人心想著,“啊……”嘴里溢出不住的呻吟。
 “好舒服,臣……啊不,神木先生……”
 听见他的话,似乎木讷如神木也有点反应了,他加快了下身运动的速度。
 “啊……啊…………要去了……”
 “啊……哈……”
 就在两人就要同时迎来高潮的瞬间,店铺前的叮叮当当门铃一阵响。
 幽人感觉到身後的神木一下子就射了。
 “啊……别射在里面啊!神木先生你这个笨蛋!”
 “抱……抱歉!”
 “算了,你快点穿好衣服吧,估计你很在意鬼知先生吧。”
 “是!”
 神木一眨眼就穿好了衣服,迅速溜出了房间,看清楚来人不是鬼知先生之後,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後就与来人擦肩而过,钻进了店门口停著的高级轿车,透过墨色的玻璃监视著书店内的一举一动。
 与神木不同,幽人穿衣服要慢得多,双腿发软,後*抽搐著,白色的乳状液体不停的滴落,他还要负责将自己的身体清理干净。
 “老板在吗?”
 推门进来的人开口问道。
 “在,请稍等一下。”
 幽人沙哑著声音回应道,一旁观战已久的慧此时就像喝醉了似的,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房间。
 幽人好不容易勉强把後*处理了一下,然後缓缓穿好衣服。还好他久经色场,这点小事经历得多了,比这更严重的都试过,所以也没有太多抱怨。
 甚至他觉得,神木是抱他的人中算是最温柔的人之一了。
 整理好衣服之後,幽人又恢复到平时的神态。迈著刚高潮过还有些余韵的虚软步伐走出房间,来到书店的前台。
 “这位客人,你好,我就是这里的老板,有什麽能够为您服务的吗?”
 幽人堆起一个礼节性的笑容。
 来人看上去与自己差不多年纪,身高却比自己高一点。深蓝色的头发,墨绿色的瞳孔,加上一身裹得严严实实的灰色风衣,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冰冷、高傲的气息。笔挺的鼻梁,有神的双眼。

 ‘呜哇,样子和气质和臣好像。’
 幽人觉得自己光是看著脸就要烧红了,或许也有受到刚才做爱还未散去的影响。
 在组里没有见过的新面孔,估计比自己还要新。这个时段来书店里,除了买书就是买情报,夏目幽人做好了二手的准备。
 “哦,我就是来看看这家书店的老板的,就是你吗。”
 ‘嗯,声音也很好听。’
 幽人点点头,打量著眼前站著的男人。
 仔细看,他的风衣下半部分略有些鼓起,估计是携带了武器。
 ‘这麽一来,大半是道上的人吧。’
 “明人不说暗话,有什麽需要,直接说吧。”
 听见幽人的话,男子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我需要最近的暗杀委托任务。”
 ‘还真是直接呢’
 “要接活也是有规矩的,你走哪条水路的?”
 “是鞍山大仁推荐我来的。”
 ‘师傅!虽然只是师傅的化名,但是他是不会随便使用这个名字的。’
 “报上名来。”
 夏目幽人不禁正眼相看眼前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子了。
 因为既然是要暗杀委托任务,就一定是要杀人了。这也是来钱最快的渠道之一,除了毒品接下来就是它了。但是杀人所背负的罪恶与沈重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得起的。
 “……,周贤。”
 男子薄薄的唇吐出这个名字。
 “周贤是吧,你稍等片刻。”
 幽人迅速返回到书店後方的房间里,房间的空气里还弥漫著一股淡淡的腥味,幽人开启了角落里放置的电脑,在键盘上捣鼓了几下,一个记事本式样的巨大页面显示在了屏幕上。
 “我看看……鞍山大仁推荐客人:周贤。好,名单上有这个人就好办了。”
 关掉电脑後,幽人笑眯眯的来到了书店前台。意外的看见慧被抱在名为周贤的男子的怀中。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
 “刚才我核实了一下你的身份。”
 “哦,那麽快吗?你进去才不到十分锺。”
 “是啊。接下来可以谈谈你想要接的任务了,我现在手头上只有2件任务,选择性很小,而且一旦接了就不许反悔,这样也可以接受吗?”
 “嗯。”
 幽人看著慧在男子怀里享受著被抚摸的模样,不禁忍俊一笑。
 “看来慧很喜欢你呢。”
 他凑近了周贤,吐息喷在周贤的脖子附近。
 “慧跟我一样,都喜欢帅哥呢?”
 幽人挑起眉,笑著望向周贤。
 周贤微微蹙起眉头,似乎不太喜欢幽人的这副样子。
 “啊咧,色诱这招不管用啊。切,真不好玩。”
 ‘估计又是一个直男吧,真可惜,是我喜欢的类型呐。’
 虽然这麽说,但幽人仍然挂著笑容,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他从周贤怀里接过慧,将它放在其中一堆摇摇欲坠的书堆上,然後很自然的挽起了周贤的手臂。
 “现在就给你看看吧,那两个任务。”
 对於幽人挽起自己手臂这一动作,周贤倒是没太多反应。
 “好。”
 在两人准备走进房间时,眼尖的幽人看见前台的台面上多出了一张红色的CD,他并未作声,而是从房间里的书架上取出两份文件,递给了周贤。
 趁周贤认真打量的期间,幽人将CD收了起来。
 或许是重要的情报呢,从不放过任何获取的机会,是幽人作为情报贩子的宗旨。
 “我选这一份吧。”
 周贤挑了一份刺杀与青龙组对立的腐败贪官的文件资料,幽人接过去之後稍微在电脑里做了一下登记,留下了一连串只有他才看得懂的标点符号。
 “你也是黑客吗?”一直站在身後看著的周贤忽然开口问道。
 “我吗?不是的哦,我只会一些皮毛,跟真正的大师──我的师傅比还差远了,也就能玩个电脑的级别。”幽人笑吟吟地向周贤解释道。“反正我所做的工作不需要太复杂的黑客技术。更多的是要掌握社会工程学。”
 周贤点点头,等幽人弄好後,在店里转了几圈,便准备离开了。
 与此同时,店门再一次被推开。
 “叮铃铃铃~~~”
 “欢迎…………啊什麽嘛,是亲爱的组长大人啊。”
 ……
 荒川鬼知。
 他细长的眼睛打量著幽人,状似根本没有注意幽人身边的人,眼神就好像蛇盯著它的猎物一般,仅仅是被盯著,幽人就感觉好像有一股湿热的感觉从尾骨开始顺著脊梁骨爬上来。
 而周贤,则在一瞬间,对眼前的男子露出了一丝杀意,但也仅是一瞬间而已的事情,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和鬼知擦肩而过了。
 “有没有想我啊?幽人君。”
 鬼知带笑问道,这笑容却总是让幽人泛起一股寒意。
 他知道这笑容代表了什麽含义。
 这个人,又要想折磨他了。
 “那个人是谁啊?”
 等周贤离开後,鬼知漫不经心地问道。
 “只是一个雇佣杀手,不用在意。”
-tbc
 
☆、第三章、不爱我也对
 
 【sorry,我看来很颓废,脸颊发青,烟很腥,整晚没睡。无所谓,你试试买我醉。我会说,感谢有资格陪著你。】
 轻轻锁上书店的大门,刚锁完,手腕立刻被鬼知给扣住了。
 “走。”
 命令式的语气,幽人轻叹一口气,随即依然露出轻松的笑容,跟上鬼知的步伐。
 鬼知是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听说是少年白,瞳孔则是纯黑色,眼底总是能透出一抹锐利的光芒。
 “进去。”
 又来了。
 “是,是~”
 幽人早在十几年前就放弃了反抗鬼知的命令,他自7岁起,就是由青龙组抚养成人,他能有今天的日子多亏了眼前这个青龙组组长──荒川鬼知。
 在他8岁那年,荒川鬼知便侵犯了他。
 即使知道这是犯罪,也无人会追责,因为幽人不过是个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只有一个师傅的孤儿,而荒川鬼知则是R国最大的黑社会──风头正劲的青龙组的组长,在他手下的小喽罗不知道有多少,随便哪个都能将当时的幽人置於死地。
 也不知道是天资禀赋,还是忍耐力过人,很快幽人就被荒川鬼知成功的调教成了床技高超的床伴,从此一直被荒川鬼知视为发泄欲望的对象。
 “开车,神木,随便转一圈,一个半小时之後把我们送回原地。”
 “是,老大。”
 “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是那个男人吗?”
 吩咐完神木之後,荒川鬼知令人如坐毛毡的眼神又像针一般刺向幽人。
 幽人不禁笑了起来。
 他看见到坐在司机座位上正在开车的神木後背僵硬。
 “笑什麽?回答我!”鬼知的声线带有一丝低沈。“不然就等著被我惩罚。”
 “我是笑你嗅觉失灵了,连慧的味道都闻不出来。”
 “……哼……”
 鬼知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露出一个非常可怕的笑容,缓缓向幽人逼近。
 “你以为我当真会闻不出其他男人的味道吗?”
 “……”
 幽人不禁在额头上划过一滴汗,果然鬼知是最难对付的。看来今天是难逃一劫。
 鬼知的手已经开始探进幽人的上衣里。
 “坏孩子要惩罚……”
 “啊……不要在这里……神木先生还在呢。”
 “哦?你以前不是最喜欢被人看你高潮的样子吗?难道是我记错了??”
 一边说著,鬼知的指甲搔弄起幽人胸前的突起。
 一阵阵甜蜜的酥麻感席卷著幽人的神经。
 “啊…………组长……不要……”
 “说了多少次,叫我鬼知……”
 “啊………别碰那里……别舔……”
 不知不觉中,幽人的上衣已经完全被鬼知掀了起来。
 胸前两枚的红缨暴露在空气中,给车内平添了一丝色情的意味。
 鬼知俯身啃噬其中一枚,左手弄著另一枚,右手则伸到了下面,隔著裤子与内裤开始缓慢的上下抚摸幽人的下身。
【暗夜情诗The night love 君如伪夏】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