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所谓开始 弥三生

时间: 2017-09-15 08:13:12 分类: 现代都市

【所谓开始 弥三生】
 
 
属性分类:现代/校园生活/年下攻/轻松
关键字:萧洛,萧泠
 
明明已经很亲密,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会叫嚣著,渴望他的接近...
双生兄弟,冰山年下攻X属性待定美型受
 
☆、Chapter I
 
  “小洛,你去看看弟弟起床了没”厨房里传来妈妈的声音,萧洛无力的抬起自己马上就要贴在饭桌上的脑袋,不情不愿的拖起沈重的身体,上楼向他那个弟弟的房间走去,心中一顿腹诽著自己弟弟萧泠的种种不是。要不是昨天晚上他非要拖著自己出去陪他喝酒,自己也不至於像现在这样头疼得要死,可明明应该是自家弟弟喝的比较多才是,为什麽最後喝的晕晕乎乎的人是自己呢?结果宿醉的後果还是挺受罪的,就像现在这样萧洛恨不得把自己埋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永远也不出来。
  来到弟弟的房间门口,萧洛非常不给面子的用力捶门,想以此发泄自己的怨念,结果…看著某人帅的没天理的死人脸加出浴图,萧洛很没出息的,脸红了“怎麽了哥哥?”哦,声音也带著很性感的沙哑…不对不对,自己在想什麽啊。萧洛甩了甩头,瞄了一眼弟弟结实的黄金比例身材撇了撇嘴,“老妈让我看看你起床没”嫉妒啊,明明是双胞胎嘛,怎麽长得就这麽不像呢,说是异卵他可以接受啦,但同样是男生,为什麽弟弟就遗传了自家将军爸爸的阳刚外形和逼人的气势,而自己却像妈妈那样身材矮小,长相阴柔。其实萧洛也不矮,但是跟弟弟184的身高比起来,175的个子就显得很一般了。而且自己平时也有好好锻炼啊,为什麽就死活长不出肌肉呢,明明自己才是哥哥嘛,但每次别人见到他们却都说萧泠是哥哥…萧洛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为了这件事耿耿於怀到现在,虽然自家弟弟看起来确实挺可靠的。
  “这就下去了…头还疼麽?一会在车上帮你按按吧。”萧泠靠在门边看著眼前快要皱成一团的小脸,有些懊恼怎麽就轻易带哥哥出去喝酒了。
  “你还说呢,痛死我了…昨天怎麽就那麽想泡吧啊,被女朋友甩了?”萧洛逮到了机会就开始数落起弟弟的不是来。
  萧泠眼睛微眯,有些危险的看向我“哥哥,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有过女朋友了?”
  萧洛被盯得有些不自然,干笑两声“没有就没有嘛,我现在不就知道了”一脸危险表情的萧泠面色阴沈,恍如一头猎豹,一个不小心就会将人拆入腹中。萧洛不禁吞了吞口水,有些不敢直视他了。这年头,做哥哥的怎麽总被弟弟压制啊…算了,谁让他比自己小呢,不跟他计较了…
  “快点下来哦”最後看了他一眼,萧洛拖著沈重的身体转身要下楼。
  “等一下,哥哥”萧泠拽住他的手臂把哥哥扯进了自己房间的厕所内。
  “干嘛…”吓死人了,差点就没站稳从而跟硬硬的地板亲密接触了。萧洛不满的瞪了萧泠一眼,努力平复刚刚一瞬间的惊吓,可还没等心跳平稳下来,背後就传来了温热的感觉。萧洛不自在的抖了一下,身体想要远离不自然的接触,却被身後的人半抱在怀里。萧洛身体有些僵硬,疑惑的看向镜中的萧泠,深刻的五官在没有光线的厕所内显得越发的邪魅,不自觉的吞了吞发紧的嗓子“怎麽了麽?”
  邪魅的气息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平时淡淡的关心“扣子扣错了”小心的解开了萧洛身上的校服扣子,萧泠刚刚差点就没稳住,怎麽可以如此急躁,只不过是看到了哥哥有些慌乱的脸而已。昨天跟哥哥说过的话似乎他都不记得了,萧泠有些懊恼的皱了皱眉。镜中的少年脸上泛著些许潮红,惊吓中被紧咬的唇现在变得殷红,上衣的扣子完全被解开了,白皙的皮肤若隐若现。这样的哥哥,真的好想把他藏起来。
  是的,萧泠暗恋著自己的哥哥,不知道是从什麽时候起,原本就是孪生兄弟,所以深深的羁绊让彼此靠近,相互依偎,从小到大形影不离,心灵上的默契也如此微妙,让萧泠不由得把自己的目光全部放在了那个活泼开朗的身影上。明明是哥哥,却时常做出一些蠢蠢笨笨的事。可越是这样,哥哥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就越发重要起来,他会关心自己,理解自己,那是一种默契,而萧泠习惯了这种默契,也不想有一天失去这样的默契。但他知道这种感情只是一厢情愿是不会有结果的,如果非要选择,他宁可老老实实呆在哥哥身边,做最亲近的家人,而不是奔赴那昙花一现的爱情。
  可随著青春期的到来,自己的这份爱恋越发的蠢蠢欲动起来。昨天,因为看到哥哥跟那个他明知道喜欢著他的女孩子在一起说说笑笑,画面唯美却深深刺痛了萧泠的心。他忽然有一种想要禁锢哥哥一辈子的感觉,那种疯狂的执念,到最後还是化作了深深的无力感。他的哥哥是不会喜欢那样子的。所以,没来由的,平时优等生的萧泠想拿什麽来麻痹自己,冲动之下拉著哥哥在酒吧里坐到了很晚,由著性子把自己的想法倾诉给了眼前的人。说实话,当初说出来就後悔了,还好哥哥喝醉了,萧泠讽刺的想著,就只能这样了吧…
  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悸动,萧泠认真的扣著扣子。有些尴尬的看著镜中异常认真的弟弟,萧洛不觉有些头皮发麻,是错觉吧,刚刚萧泠好像很落寞的样子啊...
  今年升入高三的兄弟俩也算是他们高中的名人了,弟弟性情虽冷漠却气场逼人,又长了一张帅气的脸,而哥哥,虽然五官精致的不像话,却也是个绅士十足的好男人,而这兄弟俩又是品学兼优的高材生,都是走保送A大的路线,前途一片明朗,听说还有个将军爸爸,和一个媒体人妈妈,简直就是典型21世纪的高富帅,好男人啊,所以在学校还是挺受女生倾慕的。
  这不,刚从车上下来,周围就传来了女生们嗡嗡的讨论声,早已习惯的萧家两位少爷,直径向学生会办公室走去。学生会早已是两兄弟的天下了,平时为了躲避女生们的追击,萧洛习惯性的躲进学生会长的休息室中补眠,而萧泠则喜欢坐在休息室的电脑前翻看最近的财经新闻和市场走向。
  “老大,今天挺早的嘛”两人刚进来,执行秘书长周苒略带笑意的迎了上来,萧洛朝她的方向点点头,瞬间颓废的栽进沙发里。
  周苒莫名其妙的瞅了瞅一旁的萧泠,用眼神询问著。
  “昨天喝多了”萧泠瞥了眼哥哥紧皱的眉头,走了过去,坐在沙发上,把他的头放在自己腿上,轻轻按压萧洛的太阳穴。
  “嗯…”萧洛舒服的哼了哼,有些慵懒的蹭了蹭脑袋下面的大腿,而後直接去找周公下棋去了。
  “会长一大早就补觉,是不是你终於把他拖下水啦”周苒饶有兴趣的看著这两兄弟互动,半点节操都没有的各种脑补。
  轻轻揉了揉哥哥柔软的短发,萧泠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
  “喂…要不要一大早就摆著一副死人脸啊”周苒搓搓自己的胳膊,暗自腹诽不幸踩中了雷区,刚刚那一眼差点没冻死她啊。
  收回视线,萧泠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描绘著枕在自己腿上那张毫无防备的脸的轮廓,每天都只会更加爱你,哥哥,你说我该拿你怎麽办呢…
 
 
☆、Chapter II
 
  “这是这个学期的一些主要活动,运动会,艺术节什麽的都是老生常谈,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尽快起草一个关於学校五十周年的校庆活动企划”周苒一面翻动著ppt,一面讲解。还是一贯的开学例会,来的人也全部都是学生会的骨干们。
  萧洛坐在主位略略沈思了片刻,缓缓开口“要只是学校校庆的话自然是非常好弄,但偏偏被我们赶上了五十周年的校庆,我们学校是重点中的重点,估计到时候校方会邀请很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来,这就很麻烦了。交际是必不可少的,不能完全迎合学生们的口味,也不能太过做作。校方部分我负责,我会去向他们要一份详尽的宾客名单出来。各个部长互相商量一下,跟小苒拟定一个方案出来,下周例会之前给我。泠,你去联络一下媒体那帮人。社活部长,一会去找下美术社和建筑社的人来,我需要他们设计几个邀请函的样式,还有舞台的整体布局。有什麽问题麽?”
  “我想可能还会需要摄影什麽的”周苒嘟著嘴拿著笔漫不经心的戳著自己漂亮的脸蛋。
  “也交给社活部长就好,其他人呢?”萧洛抬头看看大家的表情。“我知道会有很多困难,我手机24小时开机,有问题就打我电话,这个校庆一定要做到完美,我相信大家的能力。”恰到好处的激励和柔美的微笑,大家都对这个如玉般的美少年信赖著,尊敬著。
  “好了,那没什麽问题就散会吧,等到时候校庆圆满落幕,有庆功会等著大家哦,所以这段时间就辛苦各位了。”
  略微整理了一下手边的资料,萧洛抬起头看了看萧泠,刚想说什麽,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萧泠拿起手机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字,不耐烦的挂断,将手机甩进了沙发上,揉了揉不自觉皱起的眉心。
  “怎麽了?刚刚开会的时候你手机就在闪了,不接麽?”萧洛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萧泠有些疲惫的应了声,站起来拿起沙发上的手机,准备关机。
  “嗡嗡…”这次是短信提示。萧泠犹豫了一下,按开短信,之後深深皱起眉头。
  “有事就去办好啦,我先回家。”萧洛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向来果断干脆的自家弟弟犹疑不定的样子。
  “我会马上回家的。”说著萧洛就拎著外套大步向外走去。
  萧洛无所谓的耸耸肩,继续整理著自己的资料,然後给校长发了封邮件,询问校庆名单。办完这些已经是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後的事了,估计萧泠已经回家了吧。萧洛走出学生会办公室,锁好门,往校外走去。
  “还是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儿吧,也许能接他一起回家呢,现在高峰期,怕是很难打到车了”萧洛走到校门口,掏出手机,拨了萧泠的电话。
  “嘟嘟…”才响两声那边就把电话接了起来“喂…”
  “你办完事了麽?要我接你吗?”
  “嗯,差不多了,我就在学校旁的咖啡厅里,马上出来。”
  “那我让司机...” 去门口…话还没说完,那边传来了一声明显的啜泣,一个娇柔的男性声音传来“泠,可不可以不要不理我,不要离开我嘛”
  “当初我们早就说好了,如今我无话可说”萧泠冷冷的声线带著莫名的烦躁感。
  “??”萧洛疑惑的听著里面的对话。
  “我马上出去,来门口…哢嚓…嘟嘟…”
  “喂?萧泠?”突然间中断的通话让萧洛有一瞬的呆滞,之後又迅速回拨了他的电话“喂…”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会出事了吧?!听到那冰冷不带一丝温度的女声,萧洛已经顾不得许多,跟司机交代完就直接奔向跟学校隔了两条街的一家英式咖啡店。一头冲进店里寻找萧泠的身影,瞬间便在角落发现了他,而他对面的漂亮男孩已经快哭晕过去了。
  “萧泠?怎麽回事?”萧洛疑惑的走了过去,发现了地上上已经摔坏的手机。
  萧泠回过头看清来人,呼吸越发沈重起来“你怎麽进来了?”
  还没等萧洛开口,对面的男孩突然冲了过来,指著萧洛,怒声道“你,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因为你,泠也不会离开我的” 说著就要向萧洛的方向扑过来,却被萧泠一个闪身挡住,顺手一把拽住男孩细嫩的胳膊把他甩进一旁的沙发里。
  “程橙,你够了吧,我什麽时候跟你在一起过?”萧泠眸子瞬间暗了下来,眼中酝酿著风暴,周围的气压也渐渐低了下来。
  “昨天晚上,我就在JOHN那儿看到你们了,他就是你的新情人吧”程橙像是没感到气氛的危险,自顾自说著“他哪里比得上我了,一定是他在BAR勾引你了,对吧?泠,我就当做什麽都没发生过,原谅你这一次了,回到我身边吧,我真的很爱你…”

  “我只是跟你上过床而已,别一口一个在一起,你充其量只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床伴而已,跟Alen他们没什麽不同,别再让我看到你威胁他的举动,不然後果自负”萧泠说最後一句的时候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狠瞪了程橙一眼。
  “你…我不管,你必须给我个理由,否则我是不会就此罢休的。”程橙被萧泠冷酷的模样吓到了,昨天在JOHN看见萧泠和另一个男生一起暧昧的互动之後,被Alen几个人狠狠冷嘲热讽了一番,气不过的自己一怒之下特意堵在萧泠学校外,想问个清楚,可萧泠却突然说要终止和他的关系,急的他又是後悔自己一时冲动,又是气不过那个跟泠很亲密的人,一再追问著。他知道泠不喜欢多事的情人,但是他跟自己的关系比Alen他们都要亲密,自从有了他之後,泠就再也没找过别人,他以为他对泠来说是特别的,可泠却干干净净跟他提出了再不见面的要求。事已至此,程橙也没什麽好怕的了,他一定要问出来萧泠离开他的原因。
  “泠,到底是怎麽回事?” 一旁的萧洛回过神来,不明所以的问向自家弟弟。难道这个漂亮男孩儿是萧泠的情人?自家弟弟喜欢男的?
  萧泠皱著眉头,眼里闪过一丝挣扎,而後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突然拽过了一旁的萧洛,紧紧将他扣在怀里“你不是要理由吗?这就是我的答案,你不觉得你的眼睛长得很像他麽,还有你的身体线条,和干净的感觉?我一直喜欢的人是他,而你充其量只是一个比别人都像他的替代品罢了,我跟你只有床伴关系,你情我愿,别再做无所谓的纠缠了,这样只会让我看不起你。”说罢,转头深深吻住了怀里人嫣红的唇。
  “唔…”还轮不到萧洛有任何反应,就只觉得自己的嘴唇被另一双薄唇轻柔地触上,头脑昏昏的,心跳也不自觉的加速,唇瓣上温热缠绵的感觉,直让萧洛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连空气在此刻也变得暧昧甜腻了几分。
  “你…你们…”直到程橙不可抑制的被面前亲吻著的的两人狠狠刺伤,哭著离去,萧泠也没有停下他在哥哥唇上的攻城略地。萧泠死死扣住环在哥哥腰上的手臂,细细的舔上萧洛软软的唇,吮吸轻咬著他丰润的下唇,舌尖有意无意的划过齿贝。
  “嗯…”带著鼻音的闷哼声从萧洛的口中发出,一下子将他游离的意识带了回来。萧洛慌忙推开揽住自己的萧泠,腰抵在桌边稳住平衡,低低的喘息著,右手半握著挡在嘴边,眼睛有些许的涣散,脸颊上带著缺氧後淡淡的红晕,再配上精致的五官,简直一副被人狠狠蹂躏了的样子。
  “哥哥…”萧泠愣了愣,接著眼神黯淡了下来。
  萧洛缓和了一下情绪,缓缓捡起地上破碎的手机,向门外的私家车走去。萧泠将一大笔小费扔在桌上,忙著转身追了上去。
  车上的气氛很僵,萧泠看看身边一直望向窗外发呆的萧洛,心里一阵钝痛,若哥哥以後都不再理他了呢…但他真的禁不住诱惑了,明明喜欢的人就在身边却一直不能触碰。明明在意的要死,却只能死死地将自己定在原地,不让自己有跨越那道鲜明界线的机会。对今天的行为,萧泠并不感到後悔,想吻他已经想得快发疯了,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将他好好禁锢在怀里,狠狠爱他,他已经等得太久了,久得连痛觉神经都已经麻木了。
  “晚上到我房间来。”萧洛脑子里是混乱的,一半懊恼自己身为哥哥却没有履行哥哥的义务,连自己弟弟的私生活都完全没有概念,一半则是懊恼自己因为他的触碰该死的起了反应。那种呻吟从自己嘴里吐出来时,真的结结实实的吓了他一大跳。因为是孪生兄弟,从小到大亲密无间,他已经非常习惯有萧泠在身边的感觉,习惯了他们的默契,习惯了他的气息。喜欢麽?是的,很喜欢很喜欢,这是一种习惯,很可怕不是麽?所以就算他那样触碰自己,自己也没感到排斥。萧洛是个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的人,虽然他会温和的对待每一个人,却从不轻易亲近他们,他会慢慢试探,再恰到好处的溜走,但是对於从小到大形影不离的萧泠,他早已放下了心防,因为他是重要的弟弟。萧洛是个不喜欢自我否认的人,他承认萧泠对於他来说是个特殊的存在,但他从没好好思考过这个问题,直觉让他不想触碰这样的话题,所以他一直把这种感觉当做亲情。可今天晚上的那个吻,确实让他动心了,让他有了感觉。也许是因为那是初吻的关系吧,以前没尝试跟女生交往过,自然也就不知道吻是什麽感觉了,何况他也没料到自己会突然被吻,可能是被吓到了吧,所以心跳有些失常了。总之他先要问明白今天的事。
  今天爸妈都有应酬不在家里,萧洛走向厨房,打开冰箱,将切好的牛肉拿出来,系上围裙“青椒肉丝,玉米沙拉还有你爱喝的西红柿蛋花汤行吗?”萧洛一边动手切著牛肉,一边向弟弟声明今天的夥食。
  “嗯”闷闷的回了一声,萧泠也不知道哥哥为什麽又恢复了平时的心态,不过这很好,不是麽?靠在门边看著哥哥忙碌的身影,萧泠觉得很幸福,有点像为了丈夫而忙碌的妻子,可能是今天的吻,萧泠觉得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说不上哪里,但他并不讨厌这样,反而觉得气氛变得异常的温馨起来。感受到气氛不再那麽压抑,萧泠又得寸进尺道“我还想吃煎豆腐”
  “唔…冰箱里好像没有豆腐了诶”略微思考了一下,萧洛决定满足弟弟小小的要求“你去买好了”
  “好”奇怪的,萧泠难以压制眼里的温柔,嘴唇向上勾起,好心情的被差遣去买食材了。
  晚上吃饭的气氛明显活跃了许多,萧洛只当自家弟弟需要借口赶跑那个少年,没多在意那个吻,而萧泠也因为自己没被哥哥厌弃,心里有一丝丝暗喜般的享受难得温馨的二人世界。
 
 
☆、Chapter III
 
  临睡前,萧泠敲了敲哥哥的房门,“进”,听到了回应,萧泠开门见哥哥一手拿著电话,一手放在唇边示意萧泠等他打完电话。萧泠将房间门关上,躺在了哥哥床上,浑身充斥著一股淡淡清新的味道,不自觉嘴角开始上扬,之後心里忐忑著哥哥找他要谈的话。
  “恩恩…我知道了。”萧洛不自觉的皱起眉头,这次的校庆似乎有很多地方还需要磨合,很多部门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後天我们开个会总结一下吧,晓晓你辛苦了。”
  凌晓晓?萧泠瞬间失神了一下,该死的怎麽又是那个女生…没错了,凌晓晓就是经常以各种理由跟萧洛走在一起说说笑笑,那个喜欢著萧洛的女生。
  “哦,也没有吧,你借我的那张CD很好听呀,明天我会还你的”不知道两人在说什麽,萧洛脸上露出了几分笑容,温暖,如春风般。萧泠默默地看著,微眯著的眼睛渐渐深邃了起来,里面似乎有些火光,忽明忽暗。
  “嗯,没关系,你也早点休息吧…嗯,好…嗯,那就这样,拜拜”挂断电话,萧洛揉了揉眉心,又在纸上写了写,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後人的变化。
  “泠,今天怎麽回事?”
  没有得到应有的答案,萧洛疑惑的抬起头,看见自家弟弟仰躺在床上,四肢伸展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麽。
  “怎麽了?不舒服麽?”萧洛一条腿跨上了床,一只手努力覆上萧泠的额头上,一边暗自腹诽自家弟弟恼人的身高“没发烧吧?嗯…还是去拿体温计保险一点。”可收回的手下一秒就被床上的人一把抓住。
  “哥哥”萧泠慢慢从床上坐起,左手支撑著自己的身体,右手牢牢的抓住眼前的人,抬起头望向萧洛有些困惑的眼睛,勾起一抹慵懒的笑容。
  萧洛觉得眼前的弟弟,似乎变得危险了很多,每次萧泠只要一生气就会变得特别危险邪魅,可自己对他根本什麽都没做啊。反倒是萧泠不分青红皂白吻他,他还没生气呢。安抚了自己因为萧泠的气势而变得不安的心跳,萧洛询问性的看向萧泠。
  “我喜欢男的,如果这是你要问的”沈吟了半秒锺,萧泠几乎可以肯定哥哥已经猜出来了,索性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见萧泠乖乖回答了自己的问题,萧洛作为好哥哥的责任感让他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放下了防备,索性继续这个话题“那今天那个,算你的…情人?”
【所谓开始 弥三生】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