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出轨后的惩罚 肉文练笔

时间: 2017-09-14 21:14:23 分类: 现代都市

【出轨后的惩罚 肉文练笔】
 
   
    小受出轨被小攻捉女干现场之后……暴虐,S.M. 过程3P结局1V1甜蜜HE,
 
    #蛇精病也要谈恋爱#攻控吧小吧主的曲折爱情物语
 
    正文
 
 
    “阿瑛,我知道我错了,原谅我这一次吧!”相貌俊美却衣衫不整的青年几乎是快要哭晕了,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
    而他的爱人却是一脸的不屑与憎恶:““原谅你这一次,难道还有上次吗?如果我没有赶来呢,你是不是要和那个陌生人开房419去了?说!我不在的时候,你到底出去鬼混过多少次?”
    这也难怪了,就在两个小时前,他被他的同性情人在GAY BAR捉了个正着,当时他喝酒喝迷醉了,正在和一个上身赤裸的年轻的小帅哥激吻。
    当场被阿瑛一个耳光扇醒,几乎是被揪着耳朵回家的,回家后青年就哭着跪下来,请求恋人的原谅。
    青年哭着摇头:“没有没有,以前从来都没有过,这次你又是做生意出差好久,我的几个GAY蜜觉得我一直在家太闷,好心带我出去见见世面的,我第一次去夜店……真的……”
    阿瑛冷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你这个碧池,我最恨背着我出去偷汉子,我们分手吧。”
    “不要啊!我还是很爱你的!”青年苦苦哀求,给阿瑛磕头:“离开你我不能活了,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那就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阿瑛在青年的背上狠狠踩了一脚,还不快点去把自己洗干净了,里外都是!
    青年总算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连滚带爬地去淋浴了,可冲澡出来,阿瑛依旧板着一张脸。
    “你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我还是放心不下,帮你消个毒吧。”
    他拿出准备好的注射管,往里面注满了李施德林冰蓝味漱口水:“快点过来跪下,屁股撅起来”
  
    青年吓得脸色都苍白了:“别,阿瑛,我求求你,别的都可以,但这个是不行的。这个有酒精的,太刺激了,要是用这个来灌肠的话,肠子会坏掉的!”
    阿瑛哼了一声:“刺激才好,你觉得刺激了,那就是消毒的功效在发挥作用了,你在外面被人碰了,我怕不干净。”
    ”阿瑛,我,我只是和人接吻了而已,绝对没有更进一步!你要相信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阿瑛我爱的只是你!“青年虽然是在求饶,但还是听话地在桌子的边缘上趴好,露出如同蜜桃一般圆润光滑的屁股。他不敢忤逆。
    ”只是?你居然和我说只是?我要拿什么来相信你说的话!你答应我会在家里乖乖等我,你做到了吗!我只是提前回家想要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你居然跑到外面偷腥!这不算对不起我,什么才算!简直不可原谅!“阿瑛说到就来气,狠狠地抽了青年的屁股一巴掌,留下了鲜红的爪印。
    ”你这个- yín -贱的婊子!“阿瑛一遍嘴里骂骂咧咧,一边掰开了青年的屁股,露出粉红色的小雏菊,针管迅速地插入,推送完毕。
    ”啊啊啊啊啊啊啊!“
    青年的内壁受到了剧烈的刺激,又麻又酥,像火焰一样灼烧着他的甬道,他毫无尊严地在地上想煎鱼一样翻来滚去,嘴巴里发出了痛苦的呜咽。
    阿瑛不慌不忙,从一数到了30. 随后踢了地上的青年两脚:”老实点,我帮你再用清水冲一下。“
    这次他抱着青年直接进了浴室,用接着水龙头的橡皮导管插入了青年的后庭,看着青年的肚子逐渐胀大,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又把青年抱到了马桶上。
    ”把你讨厌的东西吐掉吧。“
    阿瑛耐心地等着青年排泄完毕,又给他用清水灌了两次肠。
    青年已经是满脸泪痕了:“阿瑛,是不是这样,你就原谅我了?”
    “你想的美。”
    阿瑛冷酷地打破了青年的美好猜想。
    “交往前我就说过,我这个人有洁癖的,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的。”
    “光只是漱口水还不够。”
    阿瑛走到洗手池前,取了青年使用的狮王细齿洁牙龈倍护牙刷——一款号称有着4000根极密超细毛的牙刷,挤上OR2薰衣草薄荷味的牙膏,不经过任何扩张和润滑,就直接捅入了青年的小*。
    虽然知道恋人的内部没有被人使用过,但是阿瑛依旧很认真仔细地打扫起恋人的肠道来,每个转弯都不错过,来回刷了好几遍,上下刷,左右刷,打着圈圈刷,没落下任何的角落,牙刷的手柄深深地没入了青年的体内,顶到了十分里面的,刷的青年连连直叫,眼睛都快翻白了。
    正常刷牙的时间是3分钟,既然是刷肠道的话那么自然要更久的时间,阿瑛刷了足足10分钟,又细心地又给青年灌了一次肠,帮他洗去牙膏的泡沫。
    青年红着眼,喘着气说:“阿瑛,是不是这样,你就能原谅我了?”
    “你在说什么笑话。”阿瑛冷酷地说道:”我还没开始对你惩罚,这只是准备工作。“
   
    忍受了非人般的折磨,没想到还只是一个前期准备!
    青年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他很后悔,为什么要听朋友的话去酒吧呢?现在被害惨了。
    阿瑛撵着青年走进了地下室,这里很黑,长久没有来过了。闻到略带陈腐的空气的味道,青年就害怕得直哆嗦。
    在他和阿瑛正式交往以前,只要做错一点点小事就会被带来,遭受凌辱。 地下室里有数不清的‘刑具’,每一个都给青年留下过刻骨铭心的记忆。
    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凄凉的感觉。
    阿瑛开了灯,青年又看到了那些熟悉的久违了的‘老伙伴们’
    他被阿瑛逼迫着上了一个看起来像是手术台一样的改良过的邢台,用皮带束缚了四肢,呈大字样平躺着。
    阿瑛最先是用一根软木的肛塞堵住青年的小*,又取出3个环,小的穿过在青年*头早就打好的洞上,大的直接套在了他的小银芽上,让他的JJ一直保持着不能射的状态。
    随后,青年又用细细的钓鱼线,把这3个环和木塞串联在一起,只要一处动了,另外3处也会跟着有传导。
    阿瑛摸着青年的头:“我有多久没有这样对待你过了。 我对你那么好,可你不珍惜,反而背叛我,你真是太坏了!我很讨厌你这样的行为!”
    青年哭着说:“阿瑛你原谅我吧。”
    太啰嗦了,阿瑛就随便顺手找了一个电动的粉红色的硅胶表面的按摩棒,塞到了青年的嘴巴里,这下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有电动马达嗡嗡嗡在作响,搅动着青年的口腔。
    阿瑛想,这个按摩棒的质量真好,放了那么久,电池还没走完,还能用,下次再去淘宝上买的话,一定多写点好评。
    不对,没时间想这些别的,还有正事要办的。
    阿瑛转身翻出他这次的重点——一根黑色的细长的电击棒。
    不知道这根是不是和刚才的那个一样耐用,他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打开了开关,往青年身上随便那么一戳。
    就听到啪啦的一声电流穿过的声音,青年的身体像是砧板上的鱼一样弹动了一下。
    很好,这根也是能用的。
    阿瑛施加用力,把这根带电的棒子,一下下地砸在青年身体最敏感的那些部位,比如他的环,他的蛋蛋,他的会阴,还有脚底板,每一下都看到青年痛苦的表情,这让阿瑛原本不开心的心情好了很多。
    最后他调高了电压,拔掉青年的*门塞,取而代之的是把棒子一通到底。
    青年的身体抖动得像是得了羊癫疯一样剧烈,从咽喉里发出了很多痛苦的呜咽声。
    而与此同时,青年身体的另外一个变化让阿瑛又不开心了。
    他的JJ挺立了起来。
    阿瑛骂道:真特么的贱,被十万伏特击中了,特么的居然还能硬啊你!”
   
    青年的眼泪流遍了他的脸,他痛苦地摇了摇头。
    阿瑛一脸鄙视地对青年说:“看你这么贱,对着一根黑色的棒子都能发情,受不了,不是说只爱我,只能接受我进入的吗?你骗我。”
    青年嘴巴里发出了嗯嗯啊啊的声音,阿瑛就把他的口塞拿走了,想听听这个人还有什么可以辩解的。
    青年说:“因为……是阿瑛拿着棍子,所以……我才会有感觉的,阿瑛我只喜欢你,你不要抛弃我好不好,已经惩罚过了,可以原谅我了吗?”
    阿瑛冷哼了一声:“借口!你这个对着棍子都能发情的母猪!我是瞎了眼了,才会把时间都浪费在你身上!”
    阿瑛猛地把青年体内的电击棒抽走了,因为速度过快,青年的媚肉都被带动,翻在了体外,红嫩而美丽,在空气中一张一合的,格外动人。
    ”真是个天生挨操的命。“阿瑛骂骂咧咧。
    青年还在不断地求饶,说他知道错了,求阿瑛放过他这一次。
    被吵的没想法了,阿瑛说:“那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吧。“
    青年用感激的目光看着阿瑛。
    ”别得意了,我说了,能不能留下,看你的表现。“
    阿瑛把青年解开,拖着他的身体来到另一处,天花板上有个组合滑轮。阿瑛穿了几根绳子在上面,从空中荡下来,分别绑着青年的脚踝和手腕处,把他倒掉在了半空,调整了下高度和位置,让他身体呈现腰部以上平躺在地上,腿部凹样的姿势。
    ”把腿张开。“阿瑛一边这么说,一边从箱子里拿出来几根又大又粗的白蜡烛,点燃了其中的一根,凑近青年的身,把蜡烛油滴在他身上几个敏感的部位,靠此来固定剩余的蜡烛,紧紧地贴合在青年的大腿内侧,胸前,小腹,腋下,掌心等部位。还有一根塞在他的菊花里。
    “这些蜡烛都是我从宜家买回来的香薰蜡烛,给你那臭身子熏一熏,还不快点感谢我。”
    滚滚的蜡烛的热泪不断地滴落到青年的身上,他被烫的疼也疼死了,想扭动身体来缓解一下疼痛,却被阿瑛制止了。
    阿瑛说:“这些蜡烛是很贵的,宜家卖的,都是外国进口的,质量杠杠的。每根都可以燃烧八小时以上。你不要随便乱动,等明天早上我来检查,如果有一根蜡烛掉地,或者烛火灭掉了,我就要和你分手。没的商量了。”
    青年哭着说:“万一……阿瑛你不来了怎么办?万一……引起火灾,我好怕,你不要离开我!“
    阿瑛说:”不会的,你要相信,宜家的蜡烛,比其他地方贵N倍,质量自然是很好的,不会引起火灾的,不要想太多了。就算是真的火灾了,也没关系,我们家买了财产险的,这个地下室里的东西都可以理赔的。我可是要睡觉的,工作出差几天很辛苦的,你现在不让我去睡,晚了还要睡更久,睡过头,对你更美好处。“

    ”我不是说地下室,我……我是说我的身体,火光一闪一闪的,我真的很害怕啊。“
    阿瑛就拿过一块黑布,蒙住了青年的眼睛:“好了,现在看不见了,不怕了。我不懂了,你还有什么可以怕的,你都说离开我会去死了。就算真的被烧死,那和分手不还是一样的结果吗?”
    阿瑛临走前,把手里那根当做传递火光用的蜡烛塞进了青年的嘴里,全部安排妥当,就回到房间里去睡觉了,留下青年一个人,在黑暗的地下室里充当人体烛台。
  
 
    第二天一早,阿瑛就回到了地下室。
    青年的身上被烛泪覆盖,白花花的一片,并不是特别迷人。
    阿瑛想,还是传统的红蜡烛滴在人体上更好看,可惜红色又过于俗气,在高端洋气的宜家里面是没有大红色的香薰蜡烛贩售的。
    他用脚踢了踢青年的脸蛋:“懒虫,快点醒醒,”
    其实青年根本就不可能睡着,只是戴着眼罩看不清状况,他发出了一声闷哼。
    于是阿瑛体贴地把青年嘴里的蜡烛拿掉。
    青年的第一句话就是:”蜡烛……都还好吧……我……你……是不是……可以原谅……我了?“
    阿瑛摘了青年的眼罩:”你自己看。“
    青年恢复了视力,急忙朝着自己的身下打量。
    很快他的面孔变得惨白惨白。
    在他身体的其他部位的蜡烛都还好端端地烧着,包括阿瑛手上拿着的那个,但是,唯独他肚脐眼上放着的那个蜡烛,不知道怎么搞的,竟是灭了。
    阿瑛冷冷地说:”还好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灭火了,要是这根弄倒了,就直接倒你身上了,看来还是命大的。“
    青年咬着嘴唇说:”阿瑛,你……你原谅我了吗?“
    ”原谅?对不起,你已经浪费了你最后一次挽回的机会了。“阿瑛无不遗憾地说:”郑靖,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有好好珍惜,表现的差强人意。”
    郑靖哭了:“阿瑛不要这样对我,我真的很爱你,很爱你。我不能离开你的,求求你,收回你的话吧!”
    阿瑛用小指头挠了挠耳屎:“你这话我都听腻了,也不看看,是谁先出轨的!你对不起我在前,还好意思让我不要和你分手?你真的太不要脸了!我怎么会当初瞎了眼和你交往呢!分手!没的商量!一会儿就穿好衣服,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
    郑靖流下了痛苦的眼泪,是的,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他不和朋友一起去那家夜店,什么事都不会发生,那个对他很温柔的好情人沈瑛不见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都是他自己作死酿成的恶果。
    没有人比此刻的郑靖更后悔的!但是后悔药是没有的!这就是出轨后最严厉的惩罚!一切都是郑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沈瑛穿戴整齐,夹着公文包走出家门的那一刻,就看到跪在门口依然在哭泣的郑靖。
    “你怎么还在这里,这么有耐心,都跪了一天一夜了。”
    郑靖红着眼睛说:“我有耐心的话,阿瑛你就会回心转意了吗?”
    “不会。我只是想劝你,你再有耐心也是白用功。不如早点抽身,再去找个“
    郑靖抱住沈瑛的大腿:”可是我爱的人只有你啊,阿瑛,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阿瑛……”
    “放开手!”郑靖甩腿:“我不要你了!你怎么比马路上的乞丐还烦人!”
    “马路上的乞丐又不爱你!”郑靖反而抱的更起劲了,仿佛沈瑛的腿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沈瑛没有办法了:“你这样跪着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你知道不知道古代有个词汇叫负荆请罪,你如果真的是有诚意满满的,想要谢罪的话,就脱光衣服,身上缠些荆棘,那我可能还会考虑考虑。“
    这话挺奏效的,郑靖真的松开了手。沈瑛趁着机会大好,就开溜了。
    等沈瑛回到家的时候,他看到郑靖还跪在门口,真的按照他说的那样,脱光了衣服,背上缠着几根不知道哪里找来的荆棘。
    这天天不好,台风暴雨,郑靖被大雨冲刷的脸都发白了,嘴唇也是紫青色的,看起来像是撑不住的样子。
    沈瑛有点汗,他只不过是随口说一说,想要解除纠缠的,并没有真的打算原谅郑靖,他痛恨被人戴绿帽子,一旦发现了,绝不会姑息养女干的。
    看来要让郑靖自动放弃还是有点困难的,他走了过去:“你这样也太形式化了,就随便放几根野草在身上,你当我傻的啊,一点诚意都没有。”
    郑靖的背其实已经被荆棘给扎红了,他抬头:”那要怎么做?“
    沈瑛回去屋里,戴了一副皮手套出来,随后把郑靖身上的荆棘拿了下来,重新给他捆扎了一遍,绕过青年的脖子、交叉向下覆盖住他的茱萸,随后两股在腰部也并在一起,绕了一圈,向下环过青年的玉*,牢牢地嵌在了屁股缝之间,又在大腿上缠了两圈最后再向上,把青年的双手负在背后,捆牢,和脖子那边的起源打了一个结。
    ”现在你可以跪好了。“ 沈瑛踢了郑靖的膝盖,青年马上就跪下了。
    沈瑛扎的很紧,那荆棘刺都刺入了郑靖的皮肤,他可以看到血珠一点一点地渗出,而青年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你要是能在这儿跪上个三天三夜不动,我或许还可以考虑看看的。“
    
 
    郑靖一直苦苦,苦苦地跪在门口,虽然是夏天但却是台风的天气,被雨淋湿了又得不到及时的休息与进食,还要忍受荆棘带来的刺痛,几乎快要是撑不下去了,但是想到这是挽回沈瑛的唯一方法,他还是咬着牙坚持跪了下去。
    好几次,抬头望向二楼沈瑛卧室的窗户,都只能看到厚厚的窗帘。 但知道沈瑛就在房间里,可能也在注视着他,郑靖把这份思念化作了动力。
    风停了,雨止了。太阳出来了,郑靖又要面临新的考验,毒辣辣的太阳晒。
    他的身体发烫,知道自己是发烧了。在太阳光的直射下郑靖头脑发沉,后悔下雨的时候没有多喝几口水,现在想喝水也没办法了,地上的水渍都被蒸发掉了。
    身体已经濒临绝境,从骨头内部到皮肤无不都在作疼,郑靖的脑子也晕晕沉沉,逐渐就失去了意识。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躺在医院的床上,身边的人正是沈瑛。
    沈瑛送了他进医院治疗!好感动啊!
    郑靖张口,嘶哑地说道:“沈瑛,你原谅我了吗?”
    沈瑛说:“你醒了啊,别误会,我没有原谅你,你才跪了2天14个小时。真的最后一次机会都给你浪费了。我送你来医院,是不想有人死在我家门口,晦气。”
    郑靖动手拔自己的输液管:“你不要我了,送我到医院又和死有什么差别!”
    沈瑛说:“好,别闹了,这样吧,我是不可能和你复合的了。但是,你养好伤以后,继续从事你原来的工作吧,就是做我家的仆人。 ”
    沈瑛叹气:“毕竟,现在像你一样勤快的保姆真难找,我又是单身男,有忌讳。”
【出轨后的惩罚 肉文练笔】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