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网配圈撕逼指南之二 巅峰演技 星海拾贝(上)

时间: 2017-07-03 05:14:14 分类: 现代都市

【网配圈撕逼指南之二 巅峰演技 星海拾贝(上)】
 
文案
看了《网配圈撕逼指南》第一部相信很多人都很讨厌哑笛无声,可是我还是想把关于他的故事写出来,因为有时当事人的亲身经历与流于表面的“事实”并不一致。
 
非洗白,陈述事实,引以为鉴
 
由于本文的两位主角的性格与上一本完全不同,文的风格也会迥异,结局并非皆大欢喜,慎入
 
容川(息百川)X 谢正衍(哑笛无声)
 
本故事完全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网配 励志人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正衍(哑笛无声)、容川(息百川) ┃ 配角:知乎君、peafowl、三更弦断、有求必应 ┃ 其它:网配、撕逼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472129字
第1章 《谎言》最终章
 天色仿佛研磨一千块上等端砚髹染而成,若濡笔作画,绝不会随朝代更迭而褪色。一轮暗红色满月在墨盆里若隐若现,像一滴淡薄的朱砂,以海为镜,欣赏自己妖异的微笑。大海显然被这不属于人间的景致蛊惑了,不断发出地狱困兽般的嘶叫,此刻航行在兽嘴边的小型游艇就是一条瘦小干瘪的银鱼,在饥兽的牙缝间匐伏求生。
     仪表盘上的航程记录仪显示船已往东行驶了150海里,再向前就是公海,这样恶劣的天气,又是夜半时分,保管遇不到目击者了。
     顾长生紧绷的神经一旦松懈下来,耳鸣似的海啸便钢针一样扎进他的脑子,继续描绣那未完成的怆痛。黑沉的负罪感压住他,很快,好像整座天幕都砸到他背上,他的双手支撑不住急速瘫软的身躯,终于跌坐在硬邦邦的座椅上,十指颤抖的捂住几欲碎裂的额头,默念忏悔悼词。
    缓慢均匀的跫音渐次飘至身畔,音响按钮被轻轻扣动,女高音歌唱家纯亮的吟哦犹如一柄吹毛断发的利剑劈斩长空。对癫躁欲狂的海和风而言,这无疑是包含蔑视的挑衅,于是浊浪千叠,妖风疾旋,将游艇一次次抛离浪尖,只恨没有一块强壮的礁石来辅助它们进餐。
     顾长生几乎被剧烈的颠踬和耳边鬼哭狼嚎的对峙震碎心窍,不禁哀求:“秦瑞,关掉音乐吧,实在太吵了。”
     OFF键随即封住了女歌手的嘴,秦瑞低下头,抱歉的看着他,轻声说:“对不起,我以为放点音乐你会觉得好受些。”
     他的声音柔软,如绢如帛,适宜的对应了表情,白炽灯让一切事物惨白,唯有他的脸不受浸染,仍然明艳照人,驻水的双眸里浮漾一缕缕温情的涟漪,像被安置在秋高气爽的湖泊,祥和安宁。
     对他这种惊人的镇定,顾长生既恨又羡,得知真相的这两天里他的舌头时常因心中两种迥然相反的意愿抽搐,一方面想质问秦瑞如此镇定的原因,一方面又惧怕质问的结果挑动新一轮毁灭而被迫三缄其口。
     其实不用问,答案也能从他根蟠节错的思绪中抽出枝桠:那场血光距今已逾三年,再惊心动魄的恐惧也会被时间抹钝爪牙,就算秦瑞会对自己的罪行心存余悸,以他惯有的理智从容,也不会表现的似他这般露骨。
    像是理解他的心思,秦瑞故意忽略掉他的狼狈,走向沾满恶海唾涎的船窗,伸出左手抚摸斑驳的玻璃。他白皙的手背上有一大块狰狞的伤痕,据说是三年前一场火灾留下的,从事艺术工作的人对美尤为看重,因此他向来不准顾长生端详这块疤痕,日常也以手套遮掩,今天想是行事匆忙,忘了戴上。
    他伫身观察片刻,问他:“长生,你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吗?”
    如此,顾长生不得不打起精神答话:“黄海以东,离公海大约不到20海里。”
    “已经离海岸线这么远啦,在这里请苏黎下船,别人就永远找不到他了吧。”
    看到顾长生肩头触电似的耸动一下,秦瑞腔调依然舒缓不迫,甚至伴有一点点逼不得已的委屈:“长生,你知道我是因为你才对他说‘请’字的,按他目前的状态,应该用‘扔’或者‘丢’更恰当。”
    顾长生明白他的意思,心脏周围的血管忽然像小蛇出击,在胸腔里勒出一团绞痛,他急忙用力搓脸,努力把禁锢魂灵的僵麻搓散,起身,逼自己投入这罪恶航线里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
    “他现在在哪儿?”
    秦瑞细白的下巴朝驾驶舱外微微一扬:“就在那边,我刚刚已经把他拖到甲板上来了。”
    潮湿的冷空气顺着顾长生颤抖的呼吸道涌进肺叶,为他的战栗再覆一层霜。时隔三年后他终于再度与失踪的苏黎重聚了,还记得三年前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激烈争吵后那人捧着满面泪痕出奔,临行前像受伤的小狼瞪着充血的双瞳嚣吼:“我要杀了秦瑞!我要杀了秦瑞!”
    那非人类的疯狂在玉石俱焚的决绝灼烧下自有悚人耳目的惊怖力量,谁知最后丧命的竟是这志在必得的杀手,被他锁定的猎物反倒成了两手浸血的行凶者,又在三年后,在顾长生协佐下到这荒寂海域抛尸灭迹。
    躺在湿滑甲板上的是一只陈旧的蛇皮口袋,粗粝表皮呈现鼓鼓囊囊的外形,怎么看都不是人体该有的轮廓,这很正常,早在三年前,那个鲜活的苏黎已被秦瑞用一柄锋利的德国陶瓷刀由一具完整的人形剔割剖解成数十块,像灌肉肠一样压塞进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再统一装入这只蛇皮口袋,填在秦瑞家地下车库的汽油罐里,盖着水泥质地的厚被沉睡至今。
    手电筒的光束歪歪斜斜扫过蛇皮袋,斑斑点点的黑色印渍硫酸一样腐蚀着顾长生的视线,行医经历告诉他那是久涸的血迹,当初它们自年轻的血管里喷溅出时一定艳红夺目,绚烂得宛如死神的胭脂。那时,苏黎在想些什么呢?是因复仇失败憾恨,还是为早夭的生命痛惜?又或者只有纯粹的怨毒自散漫的魂魄里沁出,伴随黄泉比良坂上的阴风呼号,等待有朝一日撕剥他这个惨祸的始作俑者。
    “一共76块,我仔细数过,一截肠子都不会少。”
     秦瑞清朗的声音直接击碎了顾长生的膝盖,他訇然跪倒,神魂弹向半空,被狂风车裂。
     秦瑞上前扶住他恹恹欲倾的身体,温柔摩挲他的背心,那里早已被冷汗淹没了。
    “还想再看看他吗?”
     可怕的邀请吓得顾长生拼命摇头。
     秦瑞不知出于好意还是恶意,重复相同建议,并强调:“现在不看就真的一辈子都见不着了。”
     这次回答他的是比火柴轻烟还微弱的低吟。
    “不,我不想再看到他了。”
     顾长生觉得他的精气神都快被铺天盖地的黑暗榨干了,大海腥咸的体臭直接唤起大脑关于乱葬岗的观感和体验,海面激荡的污白浪花就是飘摇的点点鬼火,数不清的冤魂正前呼后拥伸长湿漉漉的枯爪,要抓住他,用他的血肉举行狼吞虎噎的飨宴。他看到苏黎站在他们中间,冷峻注视他,他那双黑亮圆眼一如初见般美丽,犹记邂逅之时自己是多么欣喜啊,刚刚失去一颗珍珠,便于茫茫人海中捞到近似的一颗,那一瞬间他便决定让苏黎爱上他,他要攫取他全部情感,做他唯一的心理依托,抓住他锁住他,绝不给他机会学秦瑞那样潇洒的离开自己。
     后来的经历证明他成功实现了计划,苏黎痴迷的爱上他,全心依恋,全情付出,沦为他最忠诚的俘虏。在那场李代桃僵的游戏中,他完全掌控主动,任意支配他的身体精神,牵动他的喜怒哀乐,享受征服者的快感,把被秦瑞劫走的感情,连本带利从苏黎身上抢了回来。
     然而太柔顺的月华终究遮不住记忆里桀骜的骄阳,在他们耳鬓厮磨鱼水欢好的时节,秦瑞去而复返。覆水难收?鸠占鹊巢?顾长生心中不可避免架设起取舍的天平,砝码是私欲、贪念、彷徨、软弱,还有他自己也鉴定不出真伪的对苏黎的爱。
     三心二意的周旋注定衍生势不两立的仇雠,无数次的盘问质诘、哭求吵闹后,每个人都丧失理智,多情的人总是伤得最惨,所以最后抽到厄运符咒的是倾心迷恋顾长生的苏黎,他像扑火飞蛾血祭爱情,躺在这里,接受挚爱之人迟来的吊唁。
     顾长生一直垂着头不敢面对随甲板晃动的蛇皮口袋,他是不敢相信装在那简陋棺椁里的腐骨就是与他恋战情场的苏黎呀,他们曾经相依相傍度过三年寒暑,于不计其数的缱绻光阴里携手巫山,在梦土依偎缠绵。他还能清晰回忆起他的声音,他的容貌,他的肤触,他的体香,连他惯常使用的小动作和口头禅,乃至左手背上绿豆大小的胎记都记得明明白白,怎么能抹杀这些活生生的记忆,去容纳一具支离破碎的尸体?
     坚韧的悲痛几乎将他勒毙,他何尝不想哭呢?可是仍旧不敢,现在他只是凶杀案的胁从犯,杀死苏黎的是秦瑞,不是他。但若在此时流泪,就等于承认自己是悲剧的直接肇事者和主要责任人,那么可以掩盖的凶案将转化成良心的醒目拷问,鞭笞他直至末日。
    他终究是自私的人,悲痛无法为其洗礼。
    秦瑞像是故意无视他显而易见的痛楚,在他身旁坐定,凝视那长满黑斑的藏尸袋,妖月映照下他静美的眼神显出丝丝痴迷,仿佛摆在眼前的是一件无上华美的雕塑,比他以往任何一件作品都令其满意。
    “那天,他来找我,说你是他一个人的,警告我不准再勾引你,也不想想我怎么可能听他的,那种小市民出身的贱人我从来不放在眼里,若不是因为你的缘故,他根本没机会跟我讲话。”
    秦瑞嘲弄的语气滤不出哪怕一丁点愧悔,从见到苏黎的第一面起他就没有停止过对他的鄙夷,他的身份、财富和美貌有足够实力支撑傲慢,顾长生相信当年正是出于这种强烈的优越感秦瑞才会对自己回心转意,因为骄傲如他,不能忍受交往过的男人找一个与他音容相似的下等人做他的替身,势必夺回所有权,向众人宣读优胜劣汰的真理。
    顾长生还知道比起秦瑞的强势,苏黎对他的那种依依眷恋更像爱,可在衡量时他却向前者做出倾斜,人都是贱骨头,尤其是男人,失恋的烙印永远比温柔依恋刻骨,轻易收纳的心是不受珍惜的瓦砾,得不到的情才是遥远苍穹中闪烁的星子。复合的这三年秦瑞人虽然回来了,却仍旧对他若即若离,用忽冷忽热的绝招引逗他,辖制他,假如不是一周前他无意中发现那个骇人的隐秘,或许还会像灌饱迷魂汤的醉汉在他的掌心里滑稽起舞。
    “我们没吵几句,他就掏出刀子,说如果我再继续缠着你就杀了我。我骂他只会说大话,平时连条鱼都不敢杀的人哪里来的胆量行凶呢?我不停嘲笑他,说你只是拿他当我的替身,根本没有真心喜欢过他,而他又是那么低贱无能的一个人,连我的影子都不配做。我越看他越可笑,忍不住大声笑起来,这下终于把他给激怒了。他举着刀疯吼着扑向我,我们在客厅里扭打,他打不过我,竟然像疯狗一样死死咬住我的脖子,我的喉咙里很快冒出浓浓的血腥味,喉管都被他咬破了……” 
      顾长生默默听秦瑞讲述博斗情景,他想秦瑞一定又在夸大其词,他从未在他脖子上看到过咬痕,而且,假若他当时受了那么重的伤,早就失去自卫能力,如何还能反手杀人?
     而秦瑞丝毫不怕虚夸败露,继续兴致勃勃描述作案经过,神态渐入亢奋,竟像得胜的将军炫耀旷世战绩般自豪。
    “我一刀捅在他肚子上,往回一拉就钩出热腾腾的肠子,然后再一刀戳在他的胃部,亲眼看到血像水泵发射一样直喷到天花板。他倒在地上放声惨叫,我从没听过那么难听的叫声,像鬼在哭,耳朵都被刺痛了,马上追上去狠狠补了几刀。我故意避开致命的要害,打定主意慢慢折磨他,他那样羞辱我,我才不要他死得那么痛快。可是我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他身上就布满大大小小的血窟窿,血一股一股从里面冒出来,流的满地都是,好像快没过我的脚趾了。他渐渐叫不声了,嘴巴像金鱼一张一合的吐着血泡沫,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最想下刀的地方明明是他的脸啊。于是我去厨房里挑选最大型号的菜刀,当我回到客厅时他已经断气了,真遗憾,这贱人就这么轻易的死了。我更加愤怒,举起菜刀朝他脸上狠狠剁下去,力道比之前更狠,频率比之前更快,那感觉真是畅爽极了,你完全不能想象我当时有多高兴。没过多久他整个脑袋就变成摔碎的西瓜,分不清哪儿是骨头哪儿是肉,我看到他豆花似的脑浆在血泊里蠕动,你以前说人的大脑是灰色的,原来真是这样……”

     顾长生终于孱弱的抱头哀求,恍如身历其境,那些恐怖的刀光血影全都历历在目,他乖顺温柔的苏黎,比谁都深爱他的苏黎就被那样残忍的虐杀了。
    “够了,别说了,秦瑞,我求你别再说了……”
     一股力量从慴惧深渊中腾起,他一边哀求一边趔趄上前,拖起那只袋子。
    好轻,那曾经被他紧拥的清癯身体已然萎缩成一抔尘土。
    好重,沉甸甸的罪孽如同天塌地陷产生的巨石,之后生生世世托生牛马,终日肩驼背扛也难以移清。
    顾长生止不住绝望呐喊,赌上亡命之徒的潜力,将口袋推入汹涌浪涛。饥饿的海立刻囫囵吞咽这份牲礼,一瞬间万籁俱寂,顾长生的心整个空了。
    秦瑞袖手观望他一系列疯癫举动,等他像腐朽立柱滚倒在甲板上,才以优雅的身姿靠近。
    “长生,你说警察会发现苏黎已经死了吗?”
    明明是干系切身危亡的问题,他却依然使用旁观者的口吻。顾长生真有点恨他了,可这恨稍纵即逝,已经永远失去苏黎,再失去秦瑞,他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因此只能让自己麻痹,把一切交给大海隐藏。
    他在秦瑞搀扶下爬起,企图做个劫后余生的幸存者,和秦瑞讨论善后事宜。
    “苏黎是孤儿,跟养父母也已断绝关系,失踪再久也没人在意。张警官只是例行公事查问失踪人口,不会认真追查线索,明天等他来了,我编个理由骗骗他也就过去了。”
    “他的大学老师怎么办?不是说希望他回去参加校庆吗?”
    “那也是例行公事,他没有要好的同学朋友,在学校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不去也不要紧。”
     秦瑞了然的吐出长长一个“哦”音,然后黑暗像幕布横埂在二人之间,他们都不做声了。周围险涛喧腾,腥风逞凶,这艘群兽围困的孤舟突然有了泯灭之感,令人看不到归途也看不到明天。
     良久,秦瑞幽幽叹息,问他:“长生,我杀了苏黎,你不恨我吗?”
     顾长生愣了愣,无奈摇头:“那是场意外。”
     又不得已撒谎了,当他把秦瑞苏黎分别搁置在黑白战棋两端时,棋盘上纵横的经纬早已拼凑出结局,能够预见到的发生,又怎么能归为意外?
     谎言啊,恰似连环结扣,一个开端即可触动无数个后续,他深怕秦瑞追究,只好再往前陷一步。
    “我不怪你,让我们忘掉这一切,重新开始吧。”
     酸楚的鼻音很快被他咬牙咽藏,他听到秦瑞叮叮当当笑起来,他从没听他发出过那样明朗的笑声,他一直是庄矜自持的,不像苏黎那么天然,换句话说,这更像苏黎的笑声。
    秦瑞和苏黎不止外貌像,连声音也像,可像到这样如出一辙的地步,一定是太过伤心导致的错觉。
    他想叫他回船舱休息,住笑的人掏出一包香烟。
    “你太辛苦了,抽根烟放松一下吧。”
    秦瑞将香烟递到他嘴边,又捂住打火机的火苗,小心翼翼替他点着。他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很少如此体贴的服侍人,顾长生觉得他突然温存得十分陌生,但僵冷的胸膛确实需要借由烟火烘暖,便顺从的接受了这份体贴。
    今天的烟分外苦涩辛辣,也许又是心理因素导致的感官偏差。
    秦瑞凝睇他指尖渐逝的香烟,自己也取出一根点上,一次吞吐引发剧烈咳嗽,顾长生忙替他抚背,关怀道:“你戒烟三年了,已经抽不惯了吧。”
    秦瑞抬头微笑,眼眶里噙着一汪春水。
    “以前我说烟味好苦好涩,你骗我说抽习惯就好了,可是我抽过好多次还是不适应,长生,你是不是在骗我呢?”
    一阵惶遽掠过顾长生的头皮,他毛骨悚然,好像大海中凭空射出一枚毒镖贯穿了他的心脏。
    秦瑞看他的眼神越发痴了,举起手电,让光束集中到左手背,吸引他聚焦。
    “三年了,一直没让你看这块伤疤,现在来好好看一看,这里面有什么。”
    顾长生的视线不受控的停泊在那丑陋的疤痕上,它就像一潭红色的泥泽,中央隐约浮着一点青黑,不大不小,刚好是一粒绿豆的体积。
    惨叫划破他的喉咙,他撞鬼似的拼命后退,连滚带爬四处躲闪,转眼涕泪交流。
    “你、你是苏黎!”
    “是呀,长生,你怎么到现在才认出我呢?”
    对面的男子神情哀怨,摘下面具恢复本身,不再刻意模仿清冷语气和孤高仪态,他便恢复到顾长生熟悉的样子——血肉生动,如假包换的苏黎。
    看到本该在冥府控诉的苦主陡然变成阳世讨债的冤亲,顾长生惊魂丧魄,抓住船舷,像一只折翅海鸟剧烈抖颤,哭丧着喊:“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天地无言,唯有苏黎能为他解惑,揭穿这惊世的谎言。
    “没想到吧,三年前被杀死,肢解后埋入油罐,前天重见天日,刚才又被你扔到海里的人,其实是秦瑞。”
     苏黎冷静到匪夷所思,俨然一个早已看透未来的预言家,波澜不惊的回顾始末。
     “我杀了秦瑞以后分尸藏好,那贱人习惯装高岭之花,身边也没有亲近的人,让我有充足时间清理现场销毁证据。冷静思索几天后,我拿着他的身份证和存折去银行重办密码,柜员没有丝毫怀疑,虽然不想承认,但在外人看来我和他的外表的确很相似。这相似可以帮助我掩饰罪行,并且成功取代他的一切。可是对我来说这些还不够,我知道其他人或许会弄错,但你不会,你能轻易分辨我和他的不同,要骗过你得用更高级的手段。于是我拿着他的钱找到国内顶尖的整容医生,靠他的手术刀彻底消灭了我和秦瑞在外观上的差别。出来的效果很完美,尽管每次照镜子我都恨不得掐死里面的人,但如此一来我就能靠这张脸牢牢抓住你的心了。”
     接下来的事不言自明,苏黎以秦瑞的身份回到顾长生身边,模仿秦瑞的言谈举止,像一个活着的怨灵,和负心书生重续孽缘。
     顾长生再次栽倒,胸口重重撞击甲板,肋骨碎裂的声音如此真切,可是竟感觉不到疼痛,一秒钟后他的四肢痉挛起来,火红的燎泡从肺部壅塞至气管,截断空气的去路,喉头飘升起苦杏仁的臭味,他知道这是□□中毒的症状。
     毫无疑问,问题出在那根香烟。
    苏黎已翩然而至,无限爱恋的抚弄他冷汗淋漓的脸庞,声色痴迷已极。
    “本来只要能得到你的爱,我愿意以他的面貌活下去,但我没想到你对真正我那么冷酷,知道我被人用残忍的手段杀死仍无动于衷的原谅包庇凶手,更进而毫无留恋的扔掉我的尸体。长生,你伤我伤得太深,我已经难过得活不下去了。可是,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丢下你独自去死呢?你应该陪着我,陪我一块儿下地狱,我们会永远永远在一起,没有任何力量能让我们分开……”
【网配圈撕逼指南之二 巅峰演技 星海拾贝(上)】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