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强宠男妻 赤脚下的路

时间: 2016-11-15 21:40:40 分类: 现代都市

【强宠男妻 赤脚下的路】

   书名:强宠男妻

  作者:赤脚下的路

  文案:

  一场无关情爱的婚姻到底能维持多久,一场权钱交易下的婚姻又能维持多久?

  商御尚抱进怀里的人是他的男妻,一个被买来冲晦气的暂时性的妻子,可是自从抱在怀里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想放开了。

  贺长宁顺从那个所谓的家里人的决定,把自己嫁了出去。原想着这场交易过后,他可以安安生生的过完自己的后半生,可是没想到,一脚踏进那人为他编制的温情大网,就再也没机会走出来了。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商御尚,贺长宁 ┃ 配角:丛敏,林静娴 ┃ 其它:强宠,情有独钟

  【陌香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陌香文库http://www.moxiangwenku.com/】

  ☆、就这么被卖了?

  尹家的大客厅里坐满了人,阵垒分明。

  秦姨紧攥着手,微胖的双手指节泛白,身子都有些抖,不自主的靠近坐在自己身前沙发上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感受到站在自己身后的人的紧张,贺长宁回头给秦姨一个安抚的微笑,然后自然地转过头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一群人,眼里还是在微笑,但是已经没有了任何温度。

  就在刚刚他的亲生父亲代表全家人告诉他,他在不久的将来即将嫁给商家的大少爷为妻,是的,他要嫁给一个男人做妻子。

  贺长宁觉得老天爷一定是在跟他开玩笑,他一个男人一个百分百的纯种男人要嫁给另一个也是百分百的纯种男人做妻子,这笑话好笑吗?一点都不好笑,而给他这么大惊喜的人竟然是他的父亲,一个他叫了二十年爸爸的人。

  说实话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可是看看对面那些人或幸灾乐祸,或鄙夷,或冷漠的眼神,他又觉得他没听错,所以他不得不再一次确认,“爸,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尹之年清清嗓子,说实话跟自己儿子说让他嫁给一个男人做妻子这事,本来他是不太愿意的,但是尹世的危机只能靠大财团的注资才能扭转,再加上妻子丛敏的不断蛊惑,本就耳根软的尹之年架不住诱惑,做了这个决定,但这正式跟儿子说他的老脸还是有这些挂不住的,“咳咳,长宁啊爸也是没办法啊,你知道的咱们这个家能维系到现在全靠着尹世集团这棵大树,但是现在尹世资金出现了问题,只能寄希望于商世集团的注资才能解决眼前的资金短缺,只要危机一解除,爸就会想办法把你从商家接出来,即使商家不愿意,那一年以后他们也会自动放你回来的,到时候爸爸会好好的补偿你的。”

  贺长宁越听心越往下沉,脸上清雅的淡笑已然冷若冰霜,眼眸里的温度冷得尹之年脊背发凉,“所以爸的意思就是,把我卖了换商世的注资,卖的期限是一年?”

  儿子满眼的冰冷和讽刺,扎的尹之年浑身颤抖,“长宁你怎么能这么说爸爸,爸爸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总不能看着一家老小露宿街头吧。”尹之年梗着脖子为自己找了个更卑鄙的理由。

  贺长宁呵呵的笑了,“所以我活该是那个被卖了,还得心甘情愿为你们牺牲的人?且该毫无怨言?”

  尹之年从未见过如此尖锐甚至刻薄的贺长宁,他有瞬间的诧异,觉得眼前的这个总是乖巧听话的儿子是不是被人换了芯子,他怎么会有如此犀利的眼神,那眼神看得他无地自容。

  丛敏眼看着老公又怂了下来,气不打一处来,“长宁啊,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你不能只想着你自己呀,咱们尹家养了你这么多年,如今家里出了事,你总不能坐视不理吧,再说这么多年你爸对你不好吗?家里人也从来没要求你为我们做些什么,你不能这么没良心,眼看着这个家就这么败落啊。尹家败了对你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有,你想清楚了。”

  一顶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大帽子扣下来,压得贺长宁心里的火气直往外冒,尹家的生死存亡成了他的责任,尹家人的荣华富贵要他卖身来成全,而这些人且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他应该偿还的债,因为他欠尹家的。

  看着一张张冷酷到骨子里的嘴脸,贺长宁突然想笑,他也确实笑了,笑的夸张又放肆,“哈哈哈,哈哈哈,真是难得一见的一家人,卖儿子求富贵,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连让我反驳的理由都成了笑话,行,真行。阿姨既然这样大义凛然,为什么不让你的儿子当这个拯救家族的英雄,好让你的祖上也光耀门楣一把。”

  像是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丛敏瞬间炸毛,声音家尖叫着,刺得人耳膜生疼,“贺长宁你太放肆了,这就是你妈教你的规矩吗?”

  “我妈怎么教我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最好还是认清你自己的身份再来跟我说话吧。”贺长宁的声音犹如带了冰碴子一样,毫不留情的直射丛敏敏感的神经。

  一个借着肚子上位的小三儿的身份永远是丛敏的痛脚,这个身份会让世人诟病一辈子,别人看在尹家的面子上会不屑一提,然而贺长宁的存在确是时时刻刻提醒着丛敏,她如今的身份地位是怎么得来的,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想把贺长宁赶出尹家,甚至永远从她眼前消失。

  贺长宁的话不但丛敏听着诛心,尹之年听着也老脸没处放,“长宁。”叫了一声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丛敏不依不饶,哭嚎着,“妈,你看看长宁,他怎么能这样对我,这些年铭兰姐不在了,我对长宁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从来没有亏待过他,即使他不叫我一声妈,我也没怨言,但是他怎么能这么和我说话,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尹家的儿媳,妈,你不能看着长宁这么欺负我,你的给我支持公道啊,从我嫁进尹家,我哪点没尽心尽力过,这孩子这么对我,真是寒心呐,妈,嘤嘤,嘤嘤。”

  从始至终都没说过话的尹家老太太,阴郁着一张老脸,眼漏精光,满脸的算计,“长宁,你妈真是好教养,把你教的这么和长辈说话吗?”

  ☆、我值多少钱?

  对于尹家的这个老太太,贺长宁只有恨,再没其他的感觉了。

  当年母亲嫁进尹家的时候,这老太太就百般刁难,因为出身贫农,对于书香门第出身的母亲,老太太总觉得自己在儿媳面前矮一头。

  为了和尹之年在一起,贺铭兰和家里决裂了,脱离了贺家。没了母家做靠山,贺铭兰在尹家举步维艰,尹之年又是个耳根软的孝子,老太太说什么就是什么,即使知道母亲对妻子多有苛责,他也选择漠视,只暗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着妻子多担待着点儿。

  老太太看不惯儿媳清贵淡雅的作风,总觉得那样的儿媳趁的自己更加刻薄寡恩,于是不假辞色,百般刁难,无论贺铭兰做什么都会鸡蛋了挑骨头,对的也是不对,稍有差错就更是不依不饶,再加上婚后几年都没能生下一男半女,这更成了老太太刁难贺铭兰的借口,甚至儿子在外面有了女人也是老太太丛勇的,有了非婚子也是老太太替儿子隐瞒的,以至于在贺长宁出生后两岁的时候,小三儿找上门来,贺铭兰才知道,丛敏和自己丈夫的第一个孩子已经八岁了,第二个也五岁了,肚子里还有第三个没落地呢。

  婆婆的百般刁难,丈夫的背叛,让本就心力憔悴的贺铭兰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撇下不到三岁的儿子,选择了最直接也是最惨烈的方式,从尹家别墅的顶楼跳了下来。

  造成这一切的后果,固然有贺铭兰对所谓的爱情的沉迷和性格上的软弱,但是尹家的这位老太太才是导致贺铭兰最终选择自杀的罪魁祸首之一,另一个就是尹之年,他的不负责任和懦弱成了帮凶。

  贺长宁没打算和老太太计较,她老了,即使要了她的命,母亲也活不来。但是这并代表他们可以随意操控他的人生。

  贺长宁之所以现在还待在尹家,一是因为母亲当年留下的一封信,还有就是他没打算让这几个人好过,趁自己还有兴致,给他们填填堵是很有必要的。

  见贺长宁不说话,尹老太太自以为自己已经镇住了他,于是又摆出一副长者慈爱的做作表情,语重心长地说,“长宁啊,奶奶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你也要为咱们尹家着想啊。你妈活着的时候可是个知书达理的人,你可不能辱没了你妈的名声啊。”

  贺长宁心里真是恨啊,这时候想起我妈妈的知书达理,她活着的时候怎么没人在意。如今要他为尹家牺牲,就搬出妈妈最在乎的清誉来压他,这些人还能再无耻点吗?

  面若寒霜的如玉脸颊上充斥着浓浓的讽刺,轻蔑的目光直直的盯着这个吝啬又刻薄的老太太,“那依奶奶的意思,我该怎么做?嫁给一男人做妻子?然后把换回来的聘金投进尹世,以此来解决尹世面临地困境?奶奶未免太高估我的价值了,尹世究竟要多少钱才能摆脱危机,您知道吗?您真的觉得我值得商家拿出天价的聘金娶回去做商家大少爷的男妻吗?”

  一连串的问话,把尹老太太问住了。她确实不知道尹世需要多少资金才能周转过来,询问的目光看向儿子尹之年。

  接收到老太太的疑问,尹之年咳了咳,目光躲闪着,“那个,也不需要多少,大概两千万左右。”

  贺长宁呵呵的笑了,“呵呵,爸还真是看得起我,您觉得我值两千万吗?或者说,您觉得商家会出两千万买个男妻回家吗?”

  尹之年脸色晦暗,丛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死盯着尹之年,老太太则一脸高深莫测的不知在想什么。

  一句话戳了所有人的痛处,贺长宁不怕事儿大的继续说,“如果商家一定要娶尹家的男人做妻子,奶奶和爸为什么不考虑其他的人选,也许会达成爸爸的愿望也不一定呢。”笑意不达眼底的扫了眼在座的另外的两个尹家的男人。

  被贺长宁不温不火的眼神扫过,尹浩和尹俊就觉得脊背发凉,一股寒气顺着脊柱窜向四肢百骸,尹俊更是不自主的缩了缩脖子,努力降低存在感。

  老太太何尝不知道贺长宁这话说得是什么意思,但是尹浩和尹俊是她的亲孙子,是尹家未来的希望,她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孙子嫁给男人做妻子,那样会毁了他们的前程的。而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商家是他们尹家得罪不起的,“长宁说的也未尝没有道理,但是商家大少爷想娶谁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听老太太这么说,尹之年像是想到了什么,“对呀,这事儿真不是我们能说了算的。人选是商家老妇人亲自定下的,是经过大师和算过八字的。当初送去商家生辰八字的候选人可不止我们一家,经大师核算过八字的人选里,长宁的八字最和商大少的八字,所以商老妇人钦定了长宁做她的孙媳。”

  贺长宁紧握着双拳,青玉般的手指根根泛白,他在用自己最大的耐力压制着心口喷涌的怒火,“为什么我的生辰八字被送去参选,我却不知道。”眼眸里的寒光箭一样的直射那个把他卖了连声招呼都不打的父亲。

  尹之年别过脸,“那个,当时也没报什么希望,所以就·····。”

  丛敏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能被贺长宁挤兑的大气都不敢出的尹之年她真心瞧不起,但是为了儿子们的将来,她不能坐视不理,“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商家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能惹的起的,参选的生辰八字是你爸亲自送过去的,现在被选上了要反悔,一旦惹恼了商家,不只公司要破产,我们一家人谁也逃不掉,那后果长宁你也承担不起。所以与其在这里争论不休,不如接受,或许还会有转机。”

  “阿姨,说的真大方,嫁出去的又不是你的儿子,你当然轻松得很。”

  “那你说怎么办?你爸没能力对上商家,逃又逃不掉,难道要我们一家人陪你一块去死吗?”

  “有本事惹出来的祸,就要有本事去承担,送我的生辰八字去的时候就该想到后果,怎么,你们觉得无论你们做什么我都只有被动接受的份儿吗?”

  争论到现在,所有人才忽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坐在沙发上的那个贺长宁不再是他们以往认识的那个只会顺从,从来不说‘不’字的贺长宁了。从前乖巧的猫咪,如今亮出了锋利的爪子,抓的他们不知所措,晕头转向,接下来更是鲜血淋漓。

  ☆、拿到我应得的

  贺长宁的话震得所有人半天没反应过来。

  人老成精,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尹老太太。对于贺长宁今天一反常态的言语举动,她很吃惊,随后又觉得贺长宁是个心机深沉,深藏不漏的人,没想到生活在自己眼皮子低下十几年的人,她也有看不透的一天,但是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事儿贺长宁愿意不愿意都得答应。

  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长宁,不管怎么说,尹家也是你的家,你妈妈也在这个家里生活了近十年。你难道对这个家一点感情也没有吗?退一万步讲,尹家也养了你这么多年,就当你回报你爸的养育之恩吧。如果你觉得委屈,你提个条件,能满足你的,我做主答应你。”

  冠冕堂皇的道德绑架,还是这么高规格的,贺长宁突然释怀了,算了,这件事之后,他跟尹家再不会有任何关系了,“行,我答应。”

  一群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贺长宁怎么就突然就答应了,但是不管什么原因,只要他答应那一切都好说。

  看着一屋子如释重负的人们,贺长宁真为自己的母亲委屈,心里想着,妈,儿子但愿你现在已经转世轮回了,那样至少你看不到这家人道貌岸然的嘴脸,不会太伤心,更不会后悔自己当年的决定。

  “我答应,但是我有条件。”

  随着贺长宁的话,屋子里的人又开始紧张了起来,没人知道他会提什么条件。

  “我要商世集团在尹世注资的百分之十做嫁妆,不管商世出多少钱,我要百分之十。”

  第一个不答应的就是丛敏,尖叫着的嗓子破了音,“你疯了!!你知道那是多少钱吗?”

  贺长宁呵呵的笑了,“阿姨何必那么紧张,尹俊一场豪赌的价码,你实在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

  丛敏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睛狠毒的盯着贺长宁。

  尹之年还没来得及从贺长宁的狮子大开口中缓过来,又听见尹俊豪赌的数额,惊得下巴快掉下来了,眼里的不可思议和震惊想藏都藏不住,说话的声音都透着颤抖,“尹俊,长宁说的,说的是真的?”

  尹俊缩了缩脖子,尽量把身子藏到哥哥尹浩的身后,咬牙切齿的瞪着贺长宁,眼珠子都快脱框了,面对父亲的质问他无言以对,满以为这件事已经被老妈和奶奶解决了,瞒着老爸不让他知道,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谁知就这么让贺长宁毫无预兆的捅了出来,如果让老爸知道他赌钱赌输了近三百万,还不得扒了他的皮啊。

  眼看着事情脱离了轨道,再让尹之年追问下去,贺长宁的事没解决,尹俊就会被愤怒的尹之年打死,丛敏适时插嘴,“好了,尹俊的事稍后再说,现在先说说长宁的事,这件事可是关乎我们尹家生死存亡的大事。”

  听了丛敏的话,尹之年总算冷静下来,是啊长宁的事要先解决,其他的稍后再说,“长宁啊,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那是我应得的,不是吗?毕竟一个嫁过人的男人,如果再被扫地出门,后半辈子可就得靠着这点嫁妆过日子了,你说呢?爸爸!!”贺长宁没有掩饰自己满眼的讽刺和不屑,到了如今的这个份上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尹之年低垂着头,他已经没勇气再看儿子的眼睛了。

  客厅里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起来。

  “长宁,奶奶做主答应你的条件。”最后老太太一锤定音。

  丛敏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有尹俊这个隐患没解除,她只能硬着头皮,吃下这个哑巴亏,至少稍后在尹俊的事情上,贺长宁的狮子大开口这件事,她可以借题发挥一把,堵住尹之年的嘴。

  早猜到他们会答应,贺长宁没什么意外惊喜,但接下来的话犹如一枚重磅炸弹一样,炸的尹家人晕头转向,“我出嫁的那天,就是我和尹家断绝关系的日子。”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出嫁’这个词。

  尹之年猛然抬起头,“长宁,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贺长宁无所谓的说,“我二十岁了,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是你爸爸。”

  “我知道,不然你以为什么人都能把我想卖就卖吗?”

  “长宁。”尹之年声音里包含着痛苦和无奈,他感觉自己就要失去这个儿子了,尽管这个儿子的存在感并不强,可是那也是叫了他二十年爸爸的人啊。

  尹老太太到没有太吃惊,今天的贺长宁已经给了她太多的‘惊喜’已经多少有了些免疫了,“长宁,你想好了吗?”

  “妈!!”尹之年吃惊老太太问话的语气,感觉上只要儿子点头,老太太就会答应一样,所以他想阻止。

  “长宁是大人了,他有自己的判断。”目光再次转向贺长宁,“长宁,你真的想好了吗?”

  “如您听到的,那就是我的想法。”顿了顿,“我会找律师起草正式的法律文件,到时候麻烦爸签个字就行了。”说完站起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房了。”

  该挣得该吵得都已经有了结果,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回头扶着已经动不了的秦姨,慢慢的上楼回了自己的一方小天地。

  客厅里出现了短暂的安静,尹之年随后爆发,大声的质问出来,“妈,你怎么能答应长宁和我断绝关系,那是我儿子。”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老太太满脸的阴郁,一向乖顺的儿子对她大声吼叫,她能受得了才有鬼,老大不愿意的吼回去,“是你自己的儿子不要你了,关我什么事?别忘了,他不要的还有我这个奶奶。”

  尹之年颓然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头,使劲的揪着本就不多的头发,胸口像是塞了一大团棉花一样,堵得他有窒息的感觉。

  丛敏就看不惯尹之年这幅怂包的样子,“是他贺长宁要跟我们断绝关系,又不是我们赶他出家门,你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呐?”

  “你怎么说话呢?他是你丈夫,你那是什么态度?”尹老太太不乐意了,儿子她想怎么教训都行,但是还轮不到她丛敏在她面前对自己儿子指手画脚。

  原本对老太太答应给贺长宁那百分之十的嫁妆钱就不满意,这会儿又数落她,骄纵惯了的丛敏不回嘴都不是她的性格,“妈,我怎么说话了,难道我说错了吗?还有,妈为什么答应给他那些钱充嫁妆?你不知道公司现在资金已经捉襟见肘了吗?再不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我们通通都得喝西北风,难道这是妈想看到的吗?”

  被儿媳妇当着儿子孙子的面数落,尹老太太骨子里的尖酸刻薄被瞬间勾起,“哦,合着公司出了问题都是我的错了?你们没那个本事经营好就趁早放手,别一出事就赖在我的头上。还有我为什么会答应给贺长宁钱,还不都是因为你养的好儿子,如果不是尹俊赌输了钱被贺长宁抓住做了把柄,你以为我愿意把大把的钱给一个外人吗?”

  自己的儿子被做奶奶的嫌弃,丛敏气的抓心挠肝,尖锐的嗓音放到最大音量,“妈,你凭什么嫌弃我儿子,别忘了他也是你孙子。”

  老太太气的胸口起伏不定,“我孙子,就是被你这样的妈,教坏的,你还有脸在这儿跟我大呼小叫。之年,你聋了吗?你媳妇儿对你妈大喊大叫你听不见啊?”

  尹之年忽的一下站起来,用尽平生最大的音量吼出来,“够了,你们还有完没完了,是不是把我逼死了,你们才能消停会儿啊,啊?”

  ☆、妈妈留下的信

  客厅里的争吵,贺长宁无暇理会,他一边安抚着秦姨,一边想着妈妈自杀前留给他的那封信。

  信是贺长宁十二岁那年秦姨交给他的,说是妈妈交代秦姨保管并在适当的时机交给自己的。信的内容有很长一部分是诉说自己不是个称职的母亲,但是又实在没有活下去的意念,所以只能对不起儿子,并祈求儿子的原谅,希望儿子能好好的活下去,带着她那份来不及享受的亲情活下去。信里妈妈并没有过多的埋怨父亲的背叛,隐晦的提及是自己太天真,把什么事都想得太简单,以为有了爱就能维系一切,不够了解为妻之道,没处理好婆媳之间的关系,希望儿子别像她一样,对待自己的另一半一定要真诚包容,多疼爱,多为对方考虑。

  想起妈妈信里的话,贺长宁心里并不好受,他没法体会妈妈当时都经历了怎么样的痛苦和煎熬,才会不厌其烦的告诉儿子,如果有一天对一个人有了承诺,那就要坚持如一,千万别辜负了别人的心意,也许当年妈妈最想得到的就是父亲的理解和始终如一的爱,可是她注定要失望了。妈妈过世不到半年,丛敏带着她的三个孩子就被接进了尹家,堂而皇之的做了尹家的当家主母。父亲满面欣喜,眼里只有对那母子四人的宠爱和疼惜,早就把尸骨未寒的发妻抛到脑后去了。
【强宠男妻 赤脚下的路】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