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心有凌熙 莫里/弃妇A

时间: 2016-10-07 11:37:23 分类: 现代都市

【心有凌熙 莫里/弃妇A】

 《心有凌熙(娱乐圈)》作者:莫里/弃妇A/coralshadow/搠蝾【完结+番外】

一句话简介:

一个逗比派(半)过气歌手,和一个偶像派大热男演员的故事

这是一篇让你从头到尾哈哈哈哈哈的故事。

内容标签:甜文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熙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moxiangwenku.com/ 陌香文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第一章 两元店小歌王

凌熙是在地下通道里被星探发掘的。当时他穿着一身校服,抱着一把吉他,坐在一个自带的小马扎上,弹着他原创的歌曲。小伙子长得干干净净的,声音也干干净净的,笑起来也干干净净的。
星探往他面前的琴箱里扔了二十块钱,与他搭讪,问他想不想做明星。
凌熙说:想啊。
星探问他:哦,那你叫什么名字?
凌熙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
星探好奇:凌?这个姓还挺少见的呀。
凌熙抬头看他,眼睛里一派天真:怎么会,凌波丽不就姓凌嘛。
当即星探就拍板决定,这么个智障的孩子,他一定要收下。
过了没几天,凌熙被爸妈带着来到了经纪公司签约。凌家一家三口身上洋溢着一种一模一样的气息,可以叫随性天真,也可以叫漫不经心。凌爸爸翻了翻合约,没请专业的律师,也没提出什么异议,他转头跟凌熙说:“儿子,签呗。”
凌熙说:“诶。”
星探看着都着急了,问他们要不要修改一些什么条款——虽然他们提出的修改意见经纪公司一般都不会同意。
凌妈妈摆摆手:“没什么好修的,反正他也红不了。”
那时候凌熙名字的第二个字还写作“曦”,星探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孩连自己的名字都写错,“曦”字的右半边写了三遍,最后在合约上涂成了一个大疙瘩。凌熙扔下笔,问:“我写拼音行吗?”
当然是不行。
凌熙不情不愿的掏出身份证,对着上面的“曦”字看了半天,很生气的说:“等我签完约,第一时间就要改个艺名。”
当时凌熙非常强烈的要求自己的艺名改为“夕”,从“曦”到“夕”,这可是量的降低、质的飞越。但是经纪公司觉得“夕”字兆头不好,最后两边各退一步,用了“熙”字。
改完艺名后,凌熙就进入了紧锣密鼓的训练当中。签约的时候凌熙15岁,刚刚上高一,只有周六日和寒暑假有时间到公司集训,这么拖拖拉拉的培训了两年,公司觉得差不多了,就送他去参加歌手大赛,天南海北的参加了一圈,终于在他高三毕业那一年,捧回来一个全国第三。
全国第三听起来不算什么,但对于签下凌熙的野鸡经纪公司来说已经是他们旗下的艺人拿过的最牛逼的奖项了。
当时发掘凌熙的星探、同时也做了他这三年的经纪人的吴友鹏开心的不得了,拉着他又吃又喝又蹦跶了一晚上,凌熙也挺兴奋的,毕竟这是他获得第一个奖,他几乎能看到自己拿下歌王头衔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的未来了。
高中毕业后凌熙在经纪公司的活动下,去了某音乐学院挂了个名,平常也不上课,每天就窝在公司里写歌练歌。凌熙在音乐这条路上还是挺有天赋的,再加上他刚得了奖有这个buff加成,随之推出的首张唱片赢了满堂彩,主打歌《心有凌熙》横扫各大音乐排行榜。一时间满大街的两元店、服装店、美发店里放的全是他的歌。
他也从黑黑那里得了一个“爱称”——两元店小歌王。
估计是受到了这名字的诅咒,凌熙之后的所有唱片销量都挺一般,但是却广泛存在于从事特殊服务的按摩店里、卖小头绳小胸针的杂货店里、以及农民工兄弟们的大功率山寨手机里,更有几只被奉为神曲,深受广场舞编舞老师的喜爱。
※※※
“凌熙,这个机会我走了无数关系才帮你争取到,你一定要抓住,OK?”自从上了飞机之后,吴友鹏的嘴巴就没有一刻停下来过。
反而是被他叨叨了一路的凌熙,脸上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在空姐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还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对方的裙子,摇了摇手中的空杯子,腼腆的问:“还有橙汁吗?”
吴友鹏被他气得直翻白眼。凌熙今年二十六了,除了第一张唱片大卖过,之后的销量一年不如一年,网上的点击量也相当一般。好在他的歌曲一直占据各大电信商彩铃下载量的前五名,这个收益虽然不高,但也能以此堵住公司领导的嘴。
只是现在圈子里新人辈出,凌熙刚出道时打出的“嫩草”形象早就被现在的“鲜肉”们掩埋——看看,凌熙坐飞机经济舱都没人认得出他是谁!
这一次吴友鹏通过老友关系,赔了无数老脸,终于帮他争取到为某古装仙侠偶像剧演唱片尾曲的机会,而且编剧和他也认识好几年了,说剧本中有个只出场几集的小角色可以让凌熙演!这可是凌熙第一次“触电”,这个好消息让吴友鹏开心的几天都没睡好觉。
凌熙倒是沉得住气——或者说叫没心没肺——居然一点都不紧张,还有闲心向空姐又要了一份午餐!
空姐很抱歉的摇摇头:“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这次的午餐已经全部分发完毕,没有多余的了。”
凌熙面作惊讶:“可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一辆餐车从前面推回来,餐车上还有一盘午餐没有动。”
空姐道:“抱歉,那一盘是前面头等舱客人不用的,头等舱的午餐和经济舱的午餐不一样,我无法……”
凌熙打断她:“你知道现在坐在你面前的人是谁吗?”
“……?”
凌熙:“我可是两元店小歌王——唔!”
吴友鹏眼疾手快的在凌熙爆出自己的名字之前捂住了他的嘴。这祖宗,真是一点偶像包袱都没有!
空姐拒绝了他:“真的不好意思。但是我们这里还有几个加餐面包,您如果需要我可以给您拿来。”
凌熙沮丧的点点头:“面包也行,不过你得给我两盒黄油。”
吴友鹏气的鼻子都歪了,凌熙天生身形偏瘦,怎么都吃不胖。在以瘦为美的娱乐圈里他这种体质真是足够让人眼红,他十分贪吃,而且不分食物品质,能吃就行,不管遇到多大的事情都不会影响他的食欲。他现在为凌熙的面试急得着急上火,凌熙该吃吃该喝喝,一点都不着急。
俗话说乐极生悲,凌熙一边灌冷饮一边吃面包,没过多久就觉得肚子里咕噜噜直叫,他哎呦一声赶快站起来,直奔厕所跑去。但是机上前后两个厕所都是满员,队伍排的超级长,凌熙到这时候还有心打趣自己:如果他在飞机上拉裤子,能不能搏个头条?……唉,估计娱乐版头条这辈子轮不到他,社会版的倒是可以争取一下。
凌熙长得白净帅气,有位空姐动了恻隐之心,偷偷跟他说:头等舱那边有专用的卫生间,如果他着急可以带他过去。凌熙乐开了花,“好妹妹”的叫个不停。
空姐笑嘻嘻的夸他嘴巴甜,领着他到了头等舱的布帘后,为他掀开了一个小入口。“快点啊,这趟飞机上有个明星在,别乱拍照。”
凌熙嘴上答应的爽快,心里不屑的想:明星就在你眼前呢。
凌熙目标明确,一钻到头等舱那边就直奔厕所。头等舱很空,凌熙余光看到在另一排走道处坐着一个戴着口罩、墨镜的男人,而他前后左右的位置都坐了人。凌熙没吃过猪肉但是见过无数次猪跑,脑袋上雷达滴滴一响,确定那些人都是墨镜男人的随扈和经纪人、助理。
头等舱的厕所比经济舱的要宽敞不少,马桶圈上覆盖着自动套上的塑料膜,马桶圈不仅是热的,拉完屎后还有小喷头探出来洗屁股。凌熙本想速战速决,但冲洗屁股的小喷头实在太舒服,水流不疾不徐,水温不冷不热,他花了五分钟拉屎,花了十分钟洗屁股。
他实在太喜欢这种智能马桶圈了,要不是他家里的马桶旁边没有预留插座位置,他肯定要在家里装上一个。
他正准备起身,忽然听到门外响起了两个男人的声音。
“许哥,我就是用个洗手间,就这几步路,没必要跟着我吧?”第一个开口说话的男人声音很好听,凌熙觉得有些耳熟。
“那怎么行,你这几天每天除了黄瓜就是西红柿,我得寸步不离的守着你,要是你突然晕倒在洗手间里怎么办?”第二个人明显声音年长一些,凌熙估计对方应该在三十多岁。
“怕我晕倒就不要让我节食啊。”第一个男人苦笑:“你看你给我接的电影,这角色初期穷困潦倒瘦骨伶仃,我天天饿的半死不活,就这样导演还不满意。”
凌熙听明白了,估计门外就是那个神秘的“墨镜哥”和他的经纪人,墨镜哥最近为了角色在减肥,经纪人怕他饿死,连上厕所都要跟着他,怕他一泡屎就拉死了。
凌熙竖起耳朵认真听着,希望那两人对话时能透露墨镜哥的真实身份。娱乐圈总是不缺八卦,他得多多吸收一些营养,回去好反哺给吴友鹏听。
“对了,刚才进头等舱那小子是干嘛的?”墨镜哥的经纪人问。
“刚才空姐过来赔礼道歉,说那位客人想用洗手间就把他带进来了。”墨镜哥回答。
“什么赔礼道歉!”经纪人不屑的哼了声:“那几个空姐明明是借机凑过来跟你多说几句话的……你也太好说话了,要签名、合影你都答应……好好好,别瞪我,你亲民没错,我闭嘴行了吧?”
墨镜哥不轻不重的嗯了声。
凌熙在马桶上听着羡慕极了,什么时候他也能这么硬气的和吴友鹏交流?吴友鹏明明是他的经纪人,管他却比他爸还严,往往吴友鹏一个瞪眼,他就只能乖乖的去做事。
门外的经纪人又问:“可是怎么没见那小子离开啊?”
墨镜哥答:“估计是刚才合影的时候走的吧,人那么多,咱们注意不到的。”
凌熙无声偷笑:这两个人太傻了,他就躲在头等舱厕所里,他俩的对话完完全全的被他偷听到了,难道他们没发现,厕所的门是从里面锁上的,门外还显示红色的locked……
卧槽!
原来傻的是他凌熙!他刚才太急着上厕所,进门后根本没有反锁。估计厕所外显示的是无人状态,所以那个墨镜哥和他的经纪人才会在门口闲聊,根本不怕被人偷听。
墨镜哥还在说话:“好了,你回去吧,我要是太久没从洗手间里出来你再来找我。”
不能让他进来!他的偶像包袱还想再多背一会儿!无奈头等舱的厕所比经济舱大了两倍,凌熙坐在马桶上伸直手臂都够不到锁门的插销,而门外人眼看着就要走进来了……
凌熙一不做二不休,裤子都顾不上提就往插销处扑了过去。然而万万不凑巧的是,就在那一瞬间,飞机突遇气流重重的颠簸了一下,折叠型的厕所门受到冲击,在无人触碰的情况下,“咣”的一下就弹开了……
墨镜哥:“……”
墨镜哥的经纪人:“……”
光着屁股并且撅着屁股的凌熙:“……Hi?”

第二章 孽徒

估计是为了上厕所,门外的墨镜哥已经把墨镜摘了,只留着大大的一次性口罩遮盖住他的下半张脸。虽然只露出了一对眉毛、一双眼睛和上半根挺立的鼻梁,但是酷爱看娱乐八卦杂志的凌熙仅凭一眼就认出了墨镜哥的身份——
呦,这不是最近两年风头正劲的当红偶像派演员安瑞枫吗?
安瑞枫的五官带着非常明显的混血儿特色,尤其是那双深灰色的眼睛让他获得了不少女粉丝的芳心。凌熙围观过好几次他的女粉丝掐架,别人家的粉丝掐架都是一致对外,掐绯闻女友、掐无良狗仔,而安瑞枫的粉丝掐架都是内部械斗——《安瑞枫到底是眼睛最好看还是嘴巴最好看》这种无聊的帖子都能盖一万多楼。
而现在,那双漂亮的眼睛惊诧的在凌熙及小凌熙上划过,凌熙发誓他听到安瑞枫小声的倒抽了一口气,然后赶忙退后一步,从口袋中重新掏出墨镜架在了鼻梁上。
凌熙想,晚啦,戴墨镜也没用,我已经发现了你的真面目,等我回去就披马甲爆料,说你为了减肥不顾健康,黑眼圈都蔓延到下巴上了!
凌熙还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安瑞枫的脸看,这时候安瑞枫身边的经纪人许哥一个箭步冲上来把他护在了身后,客气又疏离的道:“不好意思,之前我们不知道洗手间里有人。您继续用吧,我们等一等。”
“哦……哦,没事儿,没事儿,反正我也用完了。”凌熙手忙脚乱的提裤子:“你们用、你们用。”凌熙把自己收拾干净,赶快让开了厕所大门。就在他与他们两人擦肩而过时,许哥突然叫住了他。
“请等一下,”许哥道:“刚才光线不好我没注意到,你是凌熙吧?唱《心有凌熙》的?”
凌熙简直要为他鼓掌了,许哥全名许志强,是圈子里有名的金牌经纪人,经验丰富、眼力十足,曾经带出来一名影帝、两个小花旦,为人圆滑却不世故。看看,整架飞机上,只有许志强能叫出他的名字。
……但是这时候的凌熙巴不得许志强不认识他。
“是。”凌熙干巴巴的说。
“幸会,你也是去《剑绝天下》剧组的吧?”许志强同他寒暄起来:“我之前有听导演说,这次请了你演唱片尾曲,而且你还会出演其中一个角色。我们瑞枫在剧中客串男主人公的师父,以后都是一个剧组的,有机会大家多出来聚聚。”大明星的经纪人就是这么会说话,尴尬的相遇丝毫不提,直接跳到工作上,保全了双方的面子。
一边说着,许志强一边向他伸手,凌熙赶忙把自己的手也递了过去。两人双手交握,不轻不重的晃了几下,凌熙抢先把手收了回来。
“原来你就是凌熙,幸会。”安瑞枫很有礼貌的冲他点点头,甚至很友善的开了一个玩笑:“怎么这么紧张?对了,我记得演员表上写你客串的角色是男主角的师弟,这么说来咱们还有同门之谊——徒儿,你不会现在就进入角色,开始怕我了吧。”说着,安瑞枫也向他伸出了手。
凌熙满脸冒汗的盯着他的手掌,右手在自己裤缝上擦了几下,很小心的问:“师父,可是我拉完屎没洗手,你确定要和我握?”
安瑞枫:“……”
刚和凌熙握完手的许志强脸上顿时写满日日日日的表情。
※※※
凌熙垂头丧气的回到他位于经济舱最后一排的位子上,一屁股坐下来,唉声叹气。
吴友鹏等他等的都要睡着了,见他回来,连炮珠似地质问他:“你跑哪里去上厕所了?这都过了半小时了才回来?”
凌熙蔫蔫道:“前后厕所都满了,空姐领我去了最前面头等舱的厕所。”
“那也不应该这么磨蹭啊。”
凌熙叹了口气:“唉,在头等舱遇到了一个认识我的人,拉着我聊了一会儿。”
“呦,不错呀。”吴友鹏开心极了:“之前给你做粉丝调查,结果显示你的粉丝大多集中在三线城市、月均收入三千以下,没想到现在都有能坐得起头等舱的粉丝了!快跟我说说,你有没有和她合影、给她签名?”
“人家不需要我签名……”凌熙掀起眼皮看他一眼:“认出我的是许志强,就是安瑞枫的经纪人。”
吴友鹏张大嘴巴,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你是不是傻,这种时候人家问你是不是凌熙,你就说你不是!”他捶胸顿足:“同样是明星出行,你看看人家包下了整个头等舱,而咱们俩却挤在经济舱里,要是我,我都不好意思和许志强打招呼。”
凌熙腹诽,我那时候小弟弟都被人看光了,哪儿还有心思装陌生人呀。但是为了不给吴友鹏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被看光小弟弟,他明智的闭了嘴,下定决心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
半小时后,飞机准时降落N城。
凌熙他们坐在最后排,等到人都下光了才拖着行李慢悠悠走下飞机。他们走到提取行李的转盘传送带那里时,一堆人围在传送带旁指指点点,好多人还拿出手机对着传送带拍照。
凌熙拦了一个人,问他在拍什么。
那人道:“嘿,也不知道是哪个逗比,把行李箱改装成了寿司的模样,那盖子上的鱼子还是立体的,惟妙惟肖!那个行李箱在传送带上转了好几圈了,真跟回转寿司一样,我得在那逗比把行李箱取走之前,多拍几张传给我朋友看!”
话正说着,那个以假乱真的巨型鱼子寿司慢悠悠的转到了凌熙面前,凌熙伸手取下了行李,在那人目瞪口呆之中扬长而去。
吴友鹏扶额:“我也是服了你了,每次领行李都要这么恶作剧一次,有意思吗?”
“有意思。”凌熙点点头,觉得自己在飞机上受的心灵伤害终于回血了一点点。他手中的行李箱是他自己组装改造的,走到哪里带到哪里,每次都能成为机场靓丽的风景线。他之前还想过,如果他实在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了,可以开个淘宝店卖手工行李箱。高级定制,全世界仅此一份,估计赚的不比他卖唱少。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出口走去。远远的他们听见出口处人声鼎沸,待他们一走出出口,就见沿着走道两旁的护栏处,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数也数不清的妙龄少女,她们手中举着鲜花,脖子上挂着相机,对着凌熙大声尖叫——“啊!我爱你!!!”“看这里!!”
机场的安保人员背靠在护栏处,使劲顶着护栏,若不是有他们在,那些疯狂的女粉丝们怕是要把护栏冲破了。
凌熙惊喜极了,他对着这些热情的粉丝挥舞手臂,接连摆了好几个浮夸的pose,心中感动不已。
“吴哥,你对我真好,这次是哪里雇的粉头,真会造势。”他开心的快要哭出来:“没想到你嘴上总是笑话我,但是关键时刻总会给我撑场面。”
“……你给我等等,”吴友鹏扶额:“这次到N城的事情我根本就没往外宣传,这些粉丝不是我叫来的。”
凌熙傻眼:“啊?”
像是在呼应吴友鹏的话一般,护栏外的粉丝们齐声叫起了他们偶像的名字——“安瑞枫!”“瑞枫!”“瑞枫王子!”
紧接着,一股逼人的古龙水味道自凌熙身后席卷而来,凌熙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只见那位在飞机上看光了他的小弟弟和屁股的大明星,一步步宛如T台走秀一般,潇洒的走到了凌熙身边。
安瑞枫的墨镜、口罩已经全部摘下,脸上打上了一层粉底遮盖住了他吓人的黑眼圈。安瑞枫比凌熙高将近半个头,从凌熙的角度望过去,目光刚好落在那双微笑的嘴唇上,他的嘴唇又薄又性感,嘴角微微上翘,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采撷。凌熙咽了口口水,心想,一会儿他就开小号去那个《安瑞枫是眼睛最好看还是嘴巴最好看》的帖子里投上一票。
见凌熙呆呆的抬头望着自己迈不开步子,安瑞枫冲他轻轻笑了笑。刚才凌熙蹭了他的粉丝和本应属于他的闪光灯,要是换一个脾气大的明星恐怕两人就该结仇了,但安瑞枫肚量大,从不计较这些小事,还有心同凌熙开玩笑。
“徒儿,”他道:“你挡着为师了。”

第三章 他就是那只狗

在娱乐圈里,没人不知道安瑞枫是多么神秘。他在三年前突然横空出世空降娱乐圈,也不知背靠了哪颗大树,总之一路顺风顺水,只参加大制作,只参演大帅哥,几乎一夜之间他的“枫叶”(他粉丝的自称)就落了满地,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他的广告。
刚开始,安瑞枫的演技很是平平,但是谁让人家长得帅啊,在这个全民看脸的时代,你长得帅又有人保驾护航,怎么可能不火呢。而且安瑞枫也确实有灵气,他的演技是靠一部部的剧集打磨出来的,他就像一块璞玉,越来越光滑、越来越通透,渐渐的,再没有人说他是靠脸上位了。
他的突然崛起并没有伴随着一般明星会有的傲气,他谦逊、和善、亲民,凌熙原本以为他的这些好评都是水军刷出来的,但真正接触了对方,凌熙才意识到安瑞枫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
比如现在——
凌熙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笑僵了,手脚都不知道摆在哪里好。搭在自己肩头的那只手带着灼人的温度,感觉他就要像烈日下的奶油冰糕,分分钟化为一滩水了。
【心有凌熙 莫里/弃妇A】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