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我的继兄不可能这么机歪 荧夜

时间: 2016-10-04 08:10:33 分类: 现代都市

【我的继兄不可能这么机歪 荧夜】

  《我的继兄不可能这么机歪(出书版)》作者:荧夜

  我的继兄不可能这么机歪 上

  [作者]:荧夜

  [插图]:Rokuji

  [出版社]:威向文化

  [出版日期]:2016/09/21

  简介:

  独力抚养自己长大的母亲要再婚,

  江洋显然没有不同意的理由。

  然而未来继兄是个难相与的男人,

  接连不愉快的相处告诉江洋,

  也许霍显是不愿他们父母再婚。

  父亲在江洋出生前便去世,

  母亲深爱父亲十数年不愿再婚,

  如今霍显却说这一切别有隐情!?

  撇去大龄中二青年差劲的态度,

  事情更大的超展开在于──

  不小心和继兄上床了,有点麻烦……

  楔子

  「你能接受吗?」她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十七岁的我看着她,点了点头。

  仔细想想,其实这些事早有征兆,比如夜晚未归,或者用各种微妙的理由出门,只是我没有放在心上;要知道,因为她的特殊身分,休假时除了去国外渡假,往往是足不出户,宁可为了闪躲记者与狗仔而待在家里。

  说到这里,你们大概也明白了,我妈叫沉芜,是一个名气响亮的女演员。

  她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如何不好说,但这十年来在外国影展拿下的影后冠冕是一只手都数不完的数量,代言也只接国际精品,年末时周刊上还列出她这一整年接的工作,推测她的年收入接近某个天额数字,所以我想她应该还没过气。

  我不姓沉,而姓江,名叫江洋。

  沉芜生下我时才刚满二十岁,我父亲在一场意外中逝世,甚至没能看到我出生。

  从那之后,她独立抚养我,同时踏入了演艺圈,从三流电视剧的女配角演起,演了无数恶俗角色,后来接了一部令她得到影后桂冠的电影,最终才有机会走到现在的地位。

  「只是一起吃顿饭,就当作是认识一下。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我不会强迫你。」我妈松了口气,态度也恢复寻常。

  「嗯。」

  我答应了她的要求,与她的新男友一起用餐,当然,还有她新男友的儿子。

  见面那天,我换了正式的服装,才坐上她助理开的车,出门见客。不得不说,约在外头见面是一个相对正确的选择,至少大家还会顾及周遭有人,尽量维持形象。

  助理在停车场停下车,放我下来。

  我往外走去,忽然手机振动了下,连忙接起电话,「喂?」

  「你在哪里?」我妈问道,「我们已经在饭馆里了。」

  「我刚下车,还在停车场。」

  结束了简短的对话,我还来不及品味心里复杂的滋味,就被身后响亮的喇叭声吓了一跳。

  「别挡路,滚开。」男人从驾驶座那一侧微微探出脸,一脸不耐烦,毫不客气地道。

  我没有走开,站着不动。

  说实话,我不喜欢浪费时间与陌生人争执,那样显得很蠢,但那天大概是天气太热了,我的火气也不小,挑衅道:「如果我不让路,你要从我身上辗过去吗?」

  男人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僵持几十秒后,我从旁边绕过他的车,往外走去。

  时间宝贵,没必要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当然,在我来到饭馆里坐下,与另外两人打过招呼,而后看着这位霍叔叔的儿子姗姗来迟的身影时,整个人都僵住了,对方显然也还记得我,神态紧绷,紧抿的嘴唇明确地表示不悦。

  在对方坐下的瞬间,我就明白了:我们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

  【陌香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陌香文库http://www.moxiangwenku.com/】

  第一章

  江洋放下水杯,抬眼望了一下对面的那对父子。

  姑且先不管刚才进门的那个男人,母亲决定再婚的(交往)物件对他来说可说是十分眼熟,就算不关心商业或金融领域,他也认得出来那张脸。

  霍韬,知名金控公司董事,今年大约是四十余岁,家族成员不乏名流政要,平时也经常出现在报纸版面上,据传直到前几年都还在国外长住,这两三年才渐渐将生活重心移回台湾。

  从江洋踏入饭馆到与霍先生打招呼,对方就一直用一种奇妙的眼光凝视他,似乎有些激动。

  那是种很难形容的眼神,但江洋没有感到不适,他能察觉,那视线不带恶意。

  与此相较,霍叔叔旁边那个人眼里的恶意简直多到要满出来了。

  在这男人踏入饭馆前,霍韬主动与他寒暄,稍微介绍过这个独生子,对方较他大了五岁,即将大学毕业,进入家族企业工作,虽然性情比较偏激,脾气急躁,但并不是坏人。

  方才霍韬这样说时,江洋没有放在心上,不过现在看来,霍韬的言语多少美化了这个人的性情。

  不过,这两人果然是亲父子,相貌都很英俊,眉目间生得尤其相似,只是霍韬神态开朗,而另一人则显得阴沉;如果是平常,他大概会有闲心比较两人五官有何不同之处,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走神的时候。

  「不自我介绍一下?」男人望着他道,唇角扬起讥诮的弧度。

  「我是江洋。」他冷淡道。

  接下来对方要说什么,江洋没有兴趣,因此也没有多余的言语;说实话,他对这个人的印象差到极点,也不想有什么额外的交流。

  「我叫霍显。」

  对方大概与他产生了同样的感想,也只淡淡答了一句。

  眼看餐桌上气氛僵硬,霍韬接过话头,与江洋闲聊起来。

  对方话语幽默,态度温和,江洋不自觉就被吸引了注意力,在看到霍显时生出的不悦也渐渐烟消云散。

  江洋自认不是个好相处的(交往)物件,但对方循循善诱,他的话也比往常多了一些。

  霍韬也许从沉芜那里问过他的事,知道他现在就读高中二年级,几天前放了暑假,新学期就要开始准备考大学的事情,所以有一部分的话题落在升学上,但却不令他感到枯燥。

  回程路上,沉芜问他:「你对这个继父满意吗?」

  江洋诚实地点了点头,又补充道:「如果没有霍显就更好了。」

  他自幼就是独生子,除了母亲之外没有其他亲人,过来之前其实仔细想过,如果霍叔叔的儿子人还不错,和睦相处也不难,那么他对于多了个兄长这件事还是挺期待的。

  不过,在知道霍叔叔的儿子就是在停车场遇到的那个人时,这份期望瞬间就幻灭了。

  「你就这么讨厌霍显?」沉芜失笑道。

  「我找不到他身上有什么值得人喜欢的地方。」江洋回道。

  在与霍叔叔交谈的间隙,他偶尔也会观察一下霍显,自然发现对方从头到尾都心不在焉,今天前来只是敷衍应付而已,完全没有要与沈芜或江洋好好相处的意思,维持着一定的距离,仅仅作到表面上的礼数。

  对江洋来说,这样正好,他也不想与对方过于亲近。

  虽说霍韬家世不凡,但沉芜的名声财富也不下于对方,两方称得上门当户对,并不是那种女明星嫁入豪门而上演的麻雀变凤凰戏码,而且有沉芜的保证,他也不必昧着良心,勉强自己取悦将来的继兄。

  若是不说霍显,只说霍韬,江洋完全没有反对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霍韬对他十分有好感,时不时与他说话谈笑,饭后甚至主动将甜点推给他,让他享用。

  江洋不必细思,也知道自己喜欢甜食的嗜好是谁告诉霍韬的,显然霍韬对即将进门的妻子与继子都十分上心,这虽然只是小事,但完全能看出用心之处。

  江洋自幼没有父亲,霍韬举止温柔,对他也甚是关切,不管这份心意是真是假,但看在沈芜的面子上,江洋仍感谢对方愿意表现出来。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他不禁问道。

  这十余年间,江洋其实知道,沉芜有过几任短暂交往过的男友,但从未将任何人带到他面前,正式介绍给他认识。

  沉芜与霍韬明显是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关系稳定下来,于是双方开始考虑踏入下一阶段,亦即婚姻,所以霍韬才会出现在他面前。

  「日子还在讨论,大概是在下半年。」沉芜揉了揉他的头发,明艳面容上多出一抹笑意,「既然你没有意见,那就差不多要开始筹办婚礼了。」

  「霍显不反对?」

  「霍韬自有办法说服他。」沉芜笑了笑,看起来确实不担心这件事。

  既然如此,江洋也就不杞人忧天了。

  母亲独自抚养他,最初几年几乎是拼命拍戏,后来好不容易拿下影后殊荣,前后算来也单身了十余年,如今找到了合适的终身伴侣,他当然愿意给予祝福。

  回到家中,江洋与母亲道了晚安,回卧室准备沐浴休息。

  这时手机响了一声,他看了一眼,是朋友传来的信息,问他今天与继父用餐的情况如何,他打字回应道:「明天见面再跟你说。」接着就放下了手机。

  从小到大,因为母亲的特殊身分,江洋的存在一直是对外保密的。

  他对此能够理解,谁也不会希望自己的儿子在学校或放学路上被狗仔跟踪拍照,泄漏个人隐私,不比许多经常出现在报章杂志上打扮得光鲜亮丽的明星子女,沉芜异常低调,知道她有儿子的人大概不超过十个。

  然而,沉芜与霍韬决定结婚,两人在各自的领域都是站在顶端的人才,这个决定无疑是将彼此的家庭状况放到镁光灯下,吸引众人关注,而沉芜多半是决定不再隐瞒他的存在。

  江洋对此倒没有意见,完全听凭母亲安排。

  他读的是著名的贵族学校,同学往往非富即贵,师资与安保两方面都是顶尖的,就连家长出入也要登记资料,不必担心会被记者狗仔跟拍或访问。

  他小时候发生过富豪幼子被绑架撕票的案子,所以沉芜一直对他的人身安全十分慎重,小心翼翼地将他藏了十余年,若不是决定与霍韬结婚,或许沉芜会选择继续隐瞒下去。

  江洋踏入浴室,站在盥洗台前,望着镜子里的那张脸。

  沉芜相貌明艳,楚楚动人,而江洋长相秀气,不像母亲,反倒是十成十像了父亲。

  据母亲所说,江洋与早早过世的生父几乎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极其相似。

  江洋看过生父留下的几张泛黄照片,即便照片存放许久,有点模糊,但他不得不承认彼此确实极为相似,只不过父亲神态闲适,眉目清朗,而他还处于发育期,五官有几分去不掉的稚气。

  他知道母亲至今都还未忘记父亲,逢年过节也会带他去扫墓,然而这一次决定结婚,倒像是已经从过去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江洋一方面为母亲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又有几分说不清的涩意。

  沉芜与霍韬结婚,姑且不论双方的独子相处得如何,若是他们两人往后生下孩子,他在沈芜心里的地位就不再是唯一了。

  大概是因为母子相依为命的生活持续太久,忽然面临重大的变化,必须努力融入新的家庭,江洋不免感到不知所措。

  况且霍家与他们家不同,霍韬出身望族,血亲姻亲多不胜数,一想到自己往后或许要开始与陌生亲戚寒暄,交换礼节性的言谈,江洋就有点头痛。

  他脱了衣物,开了花洒,任由热水淋在自己身上,将烦心事都暂且抛到脑后。

  隔天醒来,已经是将近中午了。

  沉芜不在家,传了信息给他,说是晚上才会回来。

  江洋这时正在放暑假,闲来无事,与两个朋友约了时间,这才洗漱换衣,准备出门;等他抵达约定好的地点,另外两名友人已经在位置上等他了。

  「抱歉,来晚了。」他歉然道。

  「没关系,我们也才刚到。」沈元衡微微一笑,「先点餐吧。」

  蒋成殊懒懒瞥他一眼,「昨天情况怎么样?」

  「有点复杂。」江洋不假思索道。

  这两名少年是他的朋友兼同学,三人从升上初中后就一直同校同班,直升高中部过后也依旧待在一起,加上性情相投,成为挚友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复杂?」蒋成殊笑了起来,「再怎么样也不会比元衡家复杂吧。」

  沈元衡的父亲是公开出柜的同性恋,长年待在国外,因为性向这件事,沈元衡的父亲与祖父母之间闹得有点僵,直到作为试管婴儿的沈元衡出生后,情况才渐渐好转。

  父亲的话题被当成谈资的一部分,沈元衡不以为忤,反而道:「我们跟霍家人都不熟,见过几次而已,只知道霍韬还有一个独子叫霍显,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

  「霍叔叔人很好。」江洋顿了顿,「但是霍显很讨厌。」

  说实话,那天是他挡了对方的路没错,但霍显一开口就要他滚开,毫无礼貌可言,他未必有多憎恶对方,然而霍显留给他的印象依然很糟糕。

  江洋并不觉得彼此能和睦相处,安然待在同一个屋檐下可能就是极限了。

  「我也觉得他看起来不好相处。」蒋成殊补了一句,「不过再撑一年,等上大学你就可以搬出去住了,也不用每天都要看到他。」

  「嗯。」他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望向沈元衡,「你的派对弄得怎么样了?」

  「就在我家举办,电子邀请函也寄了。」沈元衡说起生日派对,脸上流露出一丝兴奋,「那天是假面舞会,除了面具之外,着装也有要求,邀请函上都有注明,别忘记了。」

  江洋笑着点头,几人又谈起关于派对的琐事,气氛变得轻松。

  「我一定要在这次派对上摆脱处男身分。」蒋成殊志得意满地道。

  「你不怕被认出来?」江洋微怔。

  要知道,蒋成殊是同性恋,但这件事并非公开的秘密,蒋成殊也一向隐瞒着家人,只有他们这几个交情最深的朋友才知道真相。

  万一被谁发现,加上同性恋的身分被证实,被胁迫还是小事,万一闹到蒋家长辈面前,那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大家都戴着面具,只要不摘下来就没事。」蒋成殊蛮不在乎道,「要是对方问我是谁,我就说我是元衡的学长,受邀参加派对。」

  这个主意其实不坏,但(交往)物件是陌生人,仍旧有一些难以预测的风险,江洋与沈元衡对看一眼,异口同声道:「记得要用安全套!」

  「你们想太多了,我当然会用。」蒋成殊终于有点尴尬了,笨拙地转移话题,「好了,别说这个了,派对主角又不是我……」

  几人饭间聊了一段时间,过后又去运动消磨时光,直到傍晚,江洋才拖着疲倦的身体返家。

  家里没人,沉芜不在。

  他在沙发上坐下,才喝了几口水,手机便突然响了起来。

  「你在家吗?」

  是沉芜的声音。

  「嗯,刚回来,怎么了?」

  江洋知道,如果是在工作场合,对方绝不会打电话回来,以免让外人发现蛛丝马迹,既然能与他联络,想必是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霍韬想请你吃晚餐。」

  「地点?」他下意识问道。

  「在霍家。」沉芜语气愉快,「不认识路也没关系,霍韬会请人去接你。」

  江洋对此并不意外。

  沉芜与霍韬早有共识,结婚后会与两方的独子同住,地点暂定于霍韬在市中心的一处房产,交通便利,不管是上班或上学都很方便。

  又与沈芜说了几句,江洋挂了电话,发觉自己浑身汗臭味,索性踏进浴室洗漱。

  只是他才洗澡洗到一半,身上还残留一些泡沫时,门铃便响了。

  江洋没想太多,匆匆将泡沫冲干净,套上浴袍,便直接去开门。

  门一打开,里外的人都愣住了。

  霍显站在门口,神态愕然。

  江洋只得道:「先进来坐下,我再一会就好。」

  说着,也不管霍显是什么打算,直接往里头走去。

  说来尴尬,江洋自幼受沉芜影响,不太喜欢将不修边幅的一面展现在别人面前,而看到他的偏偏是霍显。

  他其实可以理解,霍韬希望他们能和睦相处,所以才找机会让他们独处;他感激继父的好意,但却很难由衷感到高兴。

  江洋换了衣物,整理过仪容,接着才往客厅走去。

  霍显坐在沙发上,姿态闲适,随手拿了一本杂志翻阅,听见他过来的动静时抬起脸,不耐烦道:「你动作真慢,难不成出门吃饭还要化妆?」

  江洋嘴角一抽,「姑且不说你为什么有这种误解,我也是才刚知道要去你家,总不能带着运动后的汗臭味去拜访霍叔叔。」

  「你还会运动?」

  霍显怀疑的目光在他高瘦的身躯来回逡巡,似乎是觉得他的话并不可信。

  江洋咬牙,有一瞬间差点冲动地脱下衣物让对方确认他的肌肉;虽说只是薄薄一层,穿着衣物时不太明显,但他还处于发育期,往后还大有可为。

  但真要争辩这件事未免太可笑了,他索性闭口不言。

  两人一语不发地离开,江洋犹豫了一下,终究选择在副驾驶座上坐下。

  车里气氛沉寂,除了车子发动的声响之外,完全没有其他声音。

  「你今年几岁?」

  因为红灯而踩下煞车时,霍显这样问道。

  江洋一愣,下意识道:「十七岁。」

  明明那天用餐时他就说过这件事了,不过当时霍显心不在焉,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敷衍态度,时不时走神,没听到也不令人意外。

  对方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接着却没有再问什么。

  江洋心里困惑,但终究没有多嘴。

  抵达霍家时,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情了,江洋真不知道自己竟能跟霍显在车上单独相处这么长的时间,要是重新再来一次,他宁可搭捷运也不想再与霍显独处。

  「霍叔叔,你好。」他礼貌地打了招呼。

  霍韬望着他,露出微笑,「饿了吗?要是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可以去厨房跟厨师说。」

  「没关系,我不挑食。」江洋客气道。

  沉芜插嘴,「洋洋从小就什么都吃,很好养。」

  江洋有点尴尬,小声抗议道:「不是说过不要这样叫我了吗……」

  洋洋是他的小名,只在他六七岁之前使用,后来上了小学,他觉得这个称呼过于孩子气,便要求沉芜不再这样称呼。沉芜答应了他的要求,但时不时还是会脱口而出。

  在他抗议的同时,霍显突兀地笑了一声。

  江洋涨红了脸,瞪着对方,羞怒交加。

  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个小名很好笑,但被霍显这样嘲弄仍令他十分不快。

  霍韬一脸无可奈何地望着霍显,「你比江洋大了几岁,就不能成熟一点?」

  「我已经尽力了。」霍显收了笑,漫不经心道。

  尽管霍显还是一副讨人厌的态度,但江洋与霍韬的关系却不错,甚至可以说是良好。

  纵使他不挑食,但喜欢的东西还是有的,而霍韬在这方面与他有不少共同点,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会尽量避开大部分海鲜,尤其有壳或有鱼刺的肉类。

  虽说是沉芜再婚,而他只是这场婚姻的附带品,但感觉霍韬确实是将他当成亲生子一样对待,时不时亲自为他添饭加汤,就连霍显都没有这种待遇。

  因为气氛过于融洽,当霍韬问他愿不愿意留宿一晚时,江洋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在答应留宿时,他并没有多想,但在吃过晚餐后,霍显开口道:「家里没有空置的客房。」

  霍韬微怔,「什么?」

  「刚搬来这里时我问过的,你说随便我用客房。」霍显语气镇定,唇角扬起一抹带着些许恶意的微笑,「所以我就把三楼那几间客房改装成书房、视听室与衣帽间,连床都请人搬走了。」

  霍韬皱眉,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深深看了儿子一眼,开口道:「既然如此,今晚就由你照顾江洋了,我记得你的床够大,睡两个人也不在话下。」

  霍显登时露出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一般,难以置信的错愕神情。

  江洋忍不住笑了。

  就算对方再怎么难相处,霍韬的言语却仍有份量,霍显一脸不悦,但却没有驳回这个决定,眼神也变得阴郁。

  在这种情况下,江洋反而不排斥这个决定了。

  虽然不想与霍显长时间相处,但对方明显比他更排斥,就算是看到那种难掩阴沉的表情,也已经值回票价了。

  沉芜明显不是第一次过来,对屋内情况很熟悉,在他们聊天到一半时,还起身去厨房切了水果端出来。

  等到八九点时,霍韬开口,让他去霍显的卧室好好休息,有缺什么东西的话可以直接问霍显。

  江洋点了点头,目送霍韬与沈芜离开客厅,回头问道:「你的卧室是哪一间?」

  霍韬冷冷瞧着他,「三楼左转第一间。」

  江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我的继兄不可能这么机歪 荧夜】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