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野兽饲育守则 荧夜(15)

时间: 2016-10-04 07:14:06 分类: 现代都市

【野兽饲育守则 荧夜(15)】

  综上所述,顾则贞现在的情况,他显然要负百分之九十九的责任。

  岳清明尴尬得面红耳赤,幸亏现在是猫身,全身都被毛发覆盖,什么都看不出来。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了?」顾则贞道。

  他讪讪地低着头,尾巴无意识地甩了几下,窘迫到无地自容。

  顾则贞笑了一声,「这一次就算了,下次可别在别人面前吸这东西。」说着,起身往浴室走去。

  对方态度坦然,仿佛这件事十分正常,岳清明一时有点内疚,一时又不免无措。

  尽管关上了门,但顾则贞并未欲盖弥彰地打开淋浴,用水声遮掩里头的动静,况且浴室的隔音实在称不上良好。

  当岳清明听到几声低微的喘息,意识到对方在里面做什么时,毛发不自觉地都炸了起来。

  虽说这种纾解对男人而言很正常,不过岳清明一想到是因为自己先前不断磨蹭才导致对方得在浴室里独自解决,就打从心底感到坐立不安。

  他变回人身,穿好衣物,浑身僵硬地端坐在沙发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喘息声终于停息,浴室里响起水声,岳清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这时才察觉到自己在浴室外头听完了对方自渎的过程,简直像个变态,一张脸又红又青,不可名状。

  又过了一阵子,浴室的门被打开,顾则贞只用面巾裹着下身,若无其事地走出来,同时瞥了他一眼,「你没事了?」

  岳清明点了点头,硬着头皮道:「刚才……很抱歉,我失控了……」

  「没关系。」顾则贞表现得不太在意,「那种反应很正常。」

  岳清明脸色一僵,「那还叫正常?」

  「我闻不出来具体是哪种植物,反正不是猫薄荷就是木天蓼,在猫科生物之中很盛行。」顾则贞朝他笑了一下,「就像你刚才那样,效用是让精神极度放松,甚至产生飘飘欲仙的感觉,不过持续的时间不长,也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听到对方的解释,他才明白自己到底收到了什么样的礼物。

  「不管怎么说,刚才是我不好。」岳清明闷声道。

  「不完全是因为你。」顾则贞有些好笑地道,「虽然你没察觉,不过我本来就快到发情期了,当然会有反应。」

  「发情期?」他微微一怔。

  「春天快到了,这里又比较温暖,所以发情期也提前了。」顾则贞语气寻常,似乎是在说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

  既然顾则贞跟他一样原形是动物的话,当然会受到本能驱使,就像他会想追摇晃的东西,无意识地磨爪子,顾则贞也会有类似的举止。

  只不过对方平日隐藏得太好,岳清明根本没有发现顾则贞近来有什么不同之处。

  「你真的是鸟类吗?」他不禁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顾则贞的神情有点诧异。

  「我从来没看过你变成动物是什么样子,就算刚才那样是因为发情期,但你也没有什么更明显的表现……你真的跟我一样吗?还是说……」

  顾则贞突然笑了,插话道:「一言以蔽之,你对我的事很好奇?」

  岳清明没说话。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从根本上而言,他确实对顾则贞的真身有探究的兴趣,也称得上好奇,但如果顺着对方的话承认,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就在他沉默下来的时候,顾则贞已经笑着道:「这也没什么不好,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就是了。」

  岳清明没有接话。

  「我确实是鸟类,具体种族就不说了,春夏时是发情期,生理反应不受控制,所以刚才只是被你蹭了几下就有反应。」顾则贞语气平常,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害羞的地方,神态也相当从容。

  尽管对方不在意,但岳清明依然觉得尴尬,手脚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摆了。

  「那……会持续多久?」半晌,他才开口问道。

  「短则几周,长则几个月,没有确切的时间。」顾则贞想了一下,「除了容易有反应之外,其他方面倒没什么影响。」

  「是吗?」岳清明有些怀疑。

  顾则贞点了点头,用「不必在意这件事」结束了话题。

  接下来几天,岳清明悄悄地观察着对方,还是发觉了一些之前没注意到的蛛丝马迹,比如说顾则贞的食量减少了,每餐吃的也多是些清淡的食物,但吃坚果的频率却上升了。

  除此之外,顾则贞在中午之前基本上不会离开卧室,而小诚在对方的指示下改到岳清明的卧室睡觉。

  他知道对方不是在睡懒觉,毕竟顾则贞的作息一向很有规律,之所以不在中午之前见人,或许有什么原因。

  因为这样,彼此共同行动的时间减少了一些,顾则贞只在下午及晚上露面,其他时间都一个人关在卧室里。

  小诚大概还不能理解发情是什么意思,只以为父亲病了,所以每天都要睡到中午才起床,虽然没有抱怨,但有时会静静站在紧闭的卧室门前,感觉上多少是有点寂寞的。

  某天上午,岳清明敲了敲顾则贞的房门,想问对方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吃早午餐,但门一打开,他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顾则贞的神态有点憔悴,眉头也紧紧皱着。

  「什么事?」

  岳清明匆促说明来意,末了局促地站在门边,等待对方回应。

  「抱歉,你陪他去吧。」顾则贞答得毫不犹豫,神色有些疲倦,「我早上的时候感觉会比较强烈,不方便跟你们一起出去……」

  岳清明听懂了对方的意思,愈发尴尬,只得道:「抱歉,打扰了。」

  「不用道歉。」顾则贞说完这句话,轻轻笑了,关上了卧室的门。

  岳清明望着那扇门,沉思许久。

  如果对方是发情了,那么以这座岛屿之大,总能找到与他同样正在发情的同族,就算不是同种的鸟类,血缘上的近亲应该也是足以应付发情……然而顾则贞除了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之外,什么都没有做。

  他本以为对方是打算带人回来,才让顾律诚与他一起睡,但事实似乎又并非如此,至少他从未听过那间卧室里传来陌生人的声音。

  「顾则贞!」他叫了一声。

  对方这次没有开门,而是隔着门道:「怎么了。」

  尽管有点不自在,但岳清明仍开口道:「就算你想去别的地方过夜也没关系,小诚我会照顾的。」

  门对面的人似乎笑了一声,「谢谢你这样关心我。」

  他感觉脸上略微滚烫,辩解道:「不是关心,只是把话说清楚而已……既然我的职责是照顾小诚,那我就会做到,你不必担心我无法照料他。」

  尽管不知道发情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岳清明也能猜得出来,情况肯定比他猜测得严重,就连顾则贞这种往常面不改色的人都显现出一丝疲态,甚至避免在特定时间见到他们,可见所谓的发情绝非是无视就能解决的问题。

  「既然你这么好心,怎么不考虑好好『照顾』我?」

  顾则贞特意加重了某两个字的读音,听起来简直像是调情,岳清明愣了一下才道:「我是男的……」

  不只是性别,两人连种族都不一样,他一时间只能给出这个回答。

  「开玩笑的,别当真。」顾则贞低沉的笑声从里头传出来,「不管怎么说,这一阵子小诚就拜托你照顾了。」

  「嗯。」岳清明不自在地应了声。

  虽然他主动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但是顾则贞仍旧没有在夜晚离开,在与他们共进晚餐后又返回卧室,门也关了起来。

  第十二章

  那是一种很陌生的味道。

  岳清明吸了片刻,手指一松,整根烟掉落到烟灰缸里,继续燃烧着。

  他靠在沙发上,感觉自己的神智有点模糊;他以前从未尝试过这种东西,说不清现在的状况是否正常,但或许这种放松感是极其普通的反应也说不定。

  烟燃烧而带来的烟雾逐渐在室内弥漫,随着那种气味在室内扩散,岳清明的神智也愈发恍惚。

  这时门开了,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岳清明?」

  「是你啊……」他说完这句话,听见了傻笑声。

  过了几秒,岳清明才迟钝地意识到,那是他自己的笑声。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脸部肌肉似乎已经不受控制了,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模样,至少顾则贞瞧着他的神态相当惊讶。

  岳清明尝试张口说话,却只发出一串模糊不清的声音,顾则贞凑到他嘴边,大概是想听清楚他的话,岳清明竟在对方耳朵上咬了一下,随后又傻笑起来。

  对方吓了一跳,正要拉开距离,岳清明却突然拉住对方手腕,反身一扑,顾则贞就被他压倒在长沙发上了。

  「你这是要做什么?」

  顾则贞的声音似乎有几分无奈。

  岳清明没有回答,只是用脸在对方胸膛蹭来蹭去,不知不觉,嘴角流出一丝口水,他整个人都处于恍惚之中,唯一的念头是必须紧紧贴住对方,以免温暖的体温与衣物的柔软触感离开他。

  「你是小孩子吗……」

  顾则贞并没有将他推开,而是用手替他抹去嘴角那一丝痕迹,稍微支起身体与他对视。

  岳清明这时正处于神智不清的状态,浑身上下都轻飘飘的,如在梦中,连一个有意义的词汇都说不出来,只能无意识地发出沙哑模糊的声音。

  他的脸与躯体在对方身上不断磨蹭,不知不觉,他变成了猫,挣脱了衣物,继续紧贴着对方,而顾则贞也没有抗拒,反而放任了他的行为。

  不知道过了多久,岳清明眨了眨眼,终于从那种如梦似幻的情境中清醒过来。

  顾则贞将他推到一旁,岳清明望着对方,意识还有点模糊。

  过了一会,他瞧见对方的身躯,不由得一愣,整个人(或者说整只猫)瞬间清醒过来。

  男人坐在沙发上,表情有点无奈,双腿间多出了明显到难以忽视的突起;那膨胀的器官意味着什么,他不可能装作不知道。

  这一瞬间,岳清明什么事情都回想起来了。

  包括自己花了半小时,不断用身体磨蹭对方,最后甚至失去控制,变回猫的模样,还在对方怀里撒娇般地喵喵叫,要对方揉他的背脊与腹部,而顾则贞大概是顾虑到他的情况,并没有立刻推开他,反而顺应了他的需求。

  综上所述,顾则贞现在的情况,他显然要负百分之九十九的责任。

  岳清明尴尬得面红耳赤,幸亏现在是猫身,全身都被毛发覆盖,什么都看不出来。

  「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了?」顾则贞道。

  他讪讪地低着头,尾巴无意识地甩了几下,窘迫到无地自容。

  顾则贞笑了一声,「这一次就算了,下次可别在别人面前吸这东西。」说着,起身往浴室走去。

  对方态度坦然,仿佛这件事十分正常,岳清明一时有点内疚,一时又不免无措。

  尽管关上了门,但顾则贞并未欲盖弥彰地打开淋浴,用水声遮掩里头的动静,况且浴室的隔音实在称不上良好。

  当岳清明听到几声低微的喘息,意识到对方在里面做什么时,毛发不自觉地都炸了起来。

  虽说这种纾解对男人而言很正常,不过岳清明一想到是因为自己先前不断磨蹭才导致对方得在浴室里独自解决,就打从心底感到坐立不安。

  他变回人身,穿好衣物,浑身僵硬地端坐在沙发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喘息声终于停息,浴室里响起水声,岳清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这时才察觉到自己在浴室外头听完了对方自渎的过程,简直像个变态,一张脸又红又青,不可名状。

  又过了一阵子,浴室的门被打开,顾则贞只用面巾裹着下身,若无其事地走出来,同时瞥了他一眼,「你没事了?」

  岳清明点了点头,硬着头皮道:「刚才……很抱歉,我失控了……」

  「没关系。」顾则贞表现得不太在意,「那种反应很正常。」

  岳清明脸色一僵,「那还叫正常?」

  「我闻不出来具体是哪种植物,反正不是猫薄荷就是木天蓼,在猫科生物之中很盛行。」顾则贞朝他笑了一下,「就像你刚才那样,效用是让精神极度放松,甚至产生飘飘欲仙的感觉,不过持续的时间不长,也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听到对方的解释,他才明白自己到底收到了什么样的礼物。

  「不管怎么说,刚才是我不好。」岳清明闷声道。

  「不完全是因为你。」顾则贞有些好笑地道,「虽然你没察觉,不过我本来就快到发情期了,当然会有反应。」

  「发情期?」他微微一怔。

  「春天快到了,这里又比较温暖,所以发情期也提前了。」顾则贞语气寻常,似乎是在说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

  既然顾则贞跟他一样原形是动物的话,当然会受到本能驱使,就像他会想追摇晃的东西,无意识地磨爪子,顾则贞也会有类似的举止。

  只不过对方平日隐藏得太好,岳清明根本没有发现顾则贞近来有什么不同之处。

  「你真的是鸟类吗?」他不禁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顾则贞的神情有点诧异。

  「我从来没看过你变成动物是什么样子,就算刚才那样是因为发情期,但你也没有什么更明显的表现……你真的跟我一样吗?还是说……」

  顾则贞突然笑了,插话道:「一言以蔽之,你对我的事很好奇?」

  岳清明没说话。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从根本上而言,他确实对顾则贞的真身有探究的兴趣,也称得上好奇,但如果顺着对方的话承认,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就在他沉默下来的时候,顾则贞已经笑着道:「这也没什么不好,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就是了。」

  岳清明没有接话。

  「我确实是鸟类,具体种族就不说了,春夏时是发情期,生理反应不受控制,所以刚才只是被你蹭了几下就有反应。」顾则贞语气平常,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害羞的地方,神态也相当从容。

  尽管对方不在意,但岳清明依然觉得尴尬,手脚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摆了。

  「那……会持续多久?」半晌,他才开口问道。

  「短则几周,长则几个月,没有确切的时间。」顾则贞想了一下,「除了容易有反应之外,其他方面倒没什么影响。」

  「是吗?」岳清明有些怀疑。

  顾则贞点了点头,用「不必在意这件事」结束了话题。

  接下来几天,岳清明悄悄地观察着对方,还是发觉了一些之前没注意到的蛛丝马迹,比如说顾则贞的食量减少了,每餐吃的也多是些清淡的食物,但吃坚果的频率却上升了。

  除此之外,顾则贞在中午之前基本上不会离开卧室,而小诚在对方的指示下改到岳清明的卧室睡觉。

  他知道对方不是在睡懒觉,毕竟顾则贞的作息一向很有规律,之所以不在中午之前见人,或许有什么原因。

  因为这样,彼此共同行动的时间减少了一些,顾则贞只在下午及晚上露面,其他时间都一个人关在卧室里。

  小诚大概还不能理解发情是什么意思,只以为父亲病了,所以每天都要睡到中午才起床,虽然没有抱怨,但有时会静静站在紧闭的卧室门前,感觉上多少是有点寂寞的。

  某天上午,岳清明敲了敲顾则贞的房门,想问对方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吃早午餐,但门一打开,他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顾则贞的神态有点憔悴,眉头也紧紧皱着。

  「什么事?」

  岳清明匆促说明来意,末了局促地站在门边,等待对方回应。

  「抱歉,你陪他去吧。」顾则贞答得毫不犹豫,神色有些疲倦,「我早上的时候感觉会比较强烈,不方便跟你们一起出去……」

  岳清明听懂了对方的意思,愈发尴尬,只得道:「抱歉,打扰了。」

  「不用道歉。」顾则贞说完这句话,轻轻笑了,关上了卧室的门。

  岳清明望着那扇门,沉思许久。

  如果对方是发情了,那么以这座岛屿之大,总能找到与他同样正在发情的同族,就算不是同种的鸟类,血缘上的近亲应该也是足以应付发情……然而顾则贞除了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之外,什么都没有做。

  他本以为对方是打算带人回来,才让顾律诚与他一起睡,但事实似乎又并非如此,至少他从未听过那间卧室里传来陌生人的声音。

  「顾则贞!」他叫了一声。

  对方这次没有开门,而是隔着门道:「怎么了。」

  尽管有点不自在,但岳清明仍开口道:「就算你想去别的地方过夜也没关系,小诚我会照顾的。」

  门对面的人似乎笑了一声,「谢谢你这样关心我。」

  他感觉脸上略微滚烫,辩解道:「不是关心,只是把话说清楚而已……既然我的职责是照顾小诚,那我就会做到,你不必担心我无法照料他。」

  尽管不知道发情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岳清明也能猜得出来,情况肯定比他猜测得严重,就连顾则贞这种往常面不改色的人都显现出一丝疲态,甚至避免在特定时间见到他们,可见所谓的发情绝非是无视就能解决的问题。

  「既然你这么好心,怎么不考虑好好『照顾』我?」

  顾则贞特意加重了某两个字的读音,听起来简直像是调情,岳清明愣了一下才道:「我是男的……」

  不只是性别,两人连种族都不一样,他一时间只能给出这个回答。

  「开玩笑的,别当真。」顾则贞低沉的笑声从里头传出来,「不管怎么说,这一阵子小诚就拜托你照顾了。」

  「嗯。」岳清明不自在地应了声。

  虽然他主动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但是顾则贞仍旧没有在夜晚离开,在与他们共进晚餐后又返回卧室,门也关了起来。

  顾律诚这天恰好玩得累了,早早就睡了。

  岳清明毫无睡意,在察觉对方睡着后,才起身离开房间。

  在顾律诚临睡前,他交代过对方,有什么事情就打他的手机,对方也乖巧地答应了,恰巧先前认识的新朋友发来邀请,他便打算去赴约。

  大概是顾及他的年纪,科尔约定的地点不是酒店附设的酒吧,而是咖啡厅,岳清明先到了,索性先点了饮料,喝了几口。

  过了一会,科尔才出现在他身边。

  「晚安。」对方笑着道。

  岳清明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科尔对他的事情相当积极,打从两人交换联络方式以来,就算不会每天碰面,也会利用通讯软体发信息。

  从这几日的聊天内容而言,岳清明知道科尔其实是在政府机关上班,不过做的工作却更像是社工,工作内容基本上是帮助像他这样并非从小与血亲生活在一起、甚至原本不知道自己身分的人融入这个国家。

  因为国内种族繁多,类似的事情其实也发生过不少次,甚至有过在动物园里发现走失幼崽的情形。

  在这种情况下,通常便由科尔工作的机关出面处理一切,岳清明这件事上也不例外。

  科尔任职的地点对外有一个类似动物保护协会之类的名号,在国际上也多少有些知名度,但实际上他们照料的生物大多是本国的「国民」。

  「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岳清明茫然道。

  科尔凝视着他,「过去几天,我邀你见面,你总是不出来,我知道你是想照顾那只雏鸟,不过今天你为什么改变主意了?」

  岳清明犹豫半晌,「我有事情想请教你。」

  「什么事?」对方的神态看起来并不意外。

  「关于……」他有点纠结,但还是道:「发情期。」

  「你还不到考虑这种事的年纪。」科尔反应极快,「是顾先生?」

  岳清明点了点头,欲言又止。

  对方仿佛猜出了他的心思,「你想帮助他,又不知道该如何着手?」

  「嗯。」岳清明如释重负地颔首,将顾则贞这阵子的反常举止叙述一番,等待对方给予回答。

  这些话说出来与人商量确实有些奇怪,然而顾则贞的现况已经开始影响他们的生活。

  虽然顾则贞本人说不必在意,但岳清明多少能察觉对方平静表象下的隐忍与焦躁,但这话又不能与对方直接讨论,在这种情形下,寻求第三人的帮助显然比较实际。

  「说实话,他不愿意去找别人,大概是种族的关系。」科尔思索半晌,「我不知道他确切是什么种族,不过鸟类里头性情忠贞的种族不少,还有他身边带着的那个孩子……我想他并非真的不愿意,而是出于本能所以做不到,他先前的伴侣应该已经不在了。」
【野兽饲育守则 荧夜(15)】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