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仰慕星星的老鼠—朱莉

时间: 2014-09-16 06:43:08 分类: 今日好文

【仰慕星星的老鼠—朱莉】

  第一章
   
乌韋写了一封信,偷偷寄给住在对面公寓三楼的尼思·劳尔夫。
其实他们两人根本不认识。正确来说,乌韋知道尼思,但尼思不知道乌韋。
尼思·劳尔夫在学校是个有名人,没人不知道他,出生贵族,家里有钱,又很有才华,在他主修的音乐范畴里是数一数二的天才,学院教授的赞赏、外头乐团的邀约、同学之间的流言。
尼思·劳尔夫,是名字,也是个品牌,他是被捧得高高在上的风云人物。
住在对面的乌韋看过他几次,对他印象不深,样貌干净俊朗,身材颀长,体型高瘦,对于艺术系、追求肌肉力与美的乌韋来说,尼思看起来普普通通。
但不可否认,尼思举止之间确实有着自然流露的高尚气质,贵族般的绅士。
乌韋对于尼思,没什麽特别的喜恶,只觉得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当然这些都是三天前的想法。
三天前,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光临乌韋打工的酒馆,将整个二楼都包下来,尼思就在人群之中。乌韋帮他们送酒,听见人们热烈讨论公演的成功,他才知道原来是尼思在外参予乐团的庆功宴。
他们吵得整个屋顶都要炸开,老板几度派他上楼劝说,但一群醉鬼谁会理你,哪听得进劝说,乌韋被刁难好一阵子,站在二楼走也不是、进也不是。
「不好意思,请你们音量小声点──」
乌韋的声音被彻底忽视,室内依旧如此吵杂,谁在跟谁说话都搞不清楚了。
尼思看不下去,站起身,拿出自己的小提琴,开始演奏。
一曲萨拉沙泰的流浪者之歌,第一个音落下,所有人的声音纷纷停止,等到第一小节结束,二楼仅剩下小提琴的声音。
充满哀愁与戏剧性的流浪者之歌,牵引着听众的情绪,低落忧郁,突然节奏一改,变得轻快利落起来,双手并用的拨奏,令人眼花撩乱,却保持音乐的节奏。
乌韋第一次听尼思的音乐,那麽近的距离,尼思与他不过三步之遥,他的心脏随着对方的音乐逐渐加快,空气中好像有什麽迸发出来。
一楼的客人听见音乐声,好奇得陆续上楼探看,在音乐结束候,用力鼓掌,大喊安可。
乌韋愣在原地,久久不能自己,他太震撼了。
就连不懂音乐的他都被尼思的音乐触发,他好想快点回家,快点拿笔画画。
尼思望向吆喝鼓噪的群众,露出困扰的表情,他原意只是想让大伙安静下来,结果却搞得二楼更加热闹喧哗了。
盛情难却,尼思只好再演奏一首。
乌韋被老板叫回一楼,算算时间差不多得喊最候一杯,他与几个服务生在酒馆大喊,提醒大家该准备走人。
客人陆陆续续离开,乌韋打扫二楼时,擦着所有桌子,他好像还能听见刚才小提琴的音乐,馀音绕梁。
那天乌韋回去,执笔将当时涌现的画面画出来,但怎样画都不满意,他脑子里明明有那麽多的情绪,却无法好好表达出来,抑郁得他连续失眠两天。
期间,他画了一张铅笔素描,画面是尼思拉着小提琴的模样,他修长的手指,半闭双眼,平视手上的小提琴,优雅而高傲。
他用眼睛,用画笔,将那天的画面记录下来。尽管如此,图画依旧无法表达他内心的澎湃。
所以他决定写一封信给尼思。
下笔时百般纠结,他不知道该写些什麽才好,他想告诉尼思他对他的音乐的想法,但他不懂太高尚的措词,应该要用像绅士般的词语向他表达。
只是他这辈子从没当过绅士。
当怪胎到是很有经验。
艺术家,哪个不是怪胎呢!
乌韋折好信纸,装进信封袋,封好。
那天晚上,打工完回去,乌韋揣着信偷偷走到对面公寓,左顾右盼,确认四下无人,将信塞进尼思的公寓信箱。
是的,他连尼思住几楼都打听好了,班上不缺尼思的粉丝,对于尼思的一举一动掌握,就像报章杂志狗仔队对名流般无孔不入、无所不知。
乌韋投完信,心里很忐忑不安,又失眠一晚。他所居住的房间可以看见对面公寓的动静,他就盯着外头一整晚,等着尼思一觉睡醒、外出时发现信件的反应。
大约六点,他看见尼思出门,穿着休闲运动衣,绕着街道开始慢跑。乌韋以为他会先看信箱,结果没有,有些失望。继续等待,视线一路追随尼思,直到看不见人为止。
尼思的晨跑大约三十分钟,乌韋看见他回来,心里不禁又雀跃起来,尼思进公寓前查看信箱,低着头一封一封信的查看,进入公寓。
因为尼思背对着,所以乌韋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一想到信已经拿在尼斯手上,就已经感到满足。
他躺倒床上,心满意足,终于能闭上眼睛好好休息。
他盘算着,今天索性翘课,反正他也没有作品可以交给教授,晚上五点起来,吃完晚餐就去酒馆打工。
下午五点半,乌韋比原本预定时间晚半小时醒来,但时间是充裕的,脱下睡衣,换上外出服,当他离开公寓时,发现对面公寓有工人坐在梯子上,对着墙角不知道在装修什麽。
乌韋没多在意,等到他结束打工,回公寓时,才注意到尼思的公寓多装了一台监视器。
而关于监视器的传闻,他很快从同学们的流言蜚语中得知。
「你听说了吗?」
「什麽?」
「听说有个粉丝寄信给尼思,而且信上没有属名也没有地址、还不是透过邮局系统,是亲手送到尼思信箱。尼思觉得太不安全,就自己出钱,在公寓外头装上监视器。」
「哇!好大手笔!真不愧是有钱人。」男同学的反应。
「是谁这麽**?」女同学的反应。
乌韋不懂,他只是寄封信而已,怎麽会被归类到**去。
乌韋坐在草地某处素描,无异间偷听到不远处同学间的谈话,心里调侃自己:你们口中的**就近在咫尺,猜不到吧。
在乌韋视线终点,是尼思在露天咖啡厅与人交谈的身影,他将这一幕细细刻划下来。尼思说话同时偶尔双手摊开,时而微笑、时而严肃,他最喜欢的是尼思笑时那股轻松自在的氛围。
好像在尼思周遭都在散发着光芒。

乌韋一有空,便会搜索关于尼思的讯息,参加尼思演出的音乐会、守在尼思每日必经之路、光顾尼思常去的饭馆。
遗憾的是,他跟尼思不同,尼思有钱,而他只是个穷学生,他追星的行程并不能每次都能圆满达成。象是有尼思参与伴奏演出的音乐剧,有时票价太贵,他支付不起;象是尼思常去的饭馆,一餐能抵他三天的伙食,吃过一次就不敢再去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感受到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些对尼思来说稀松平常的休闲娱乐,对他来说都是奢侈的象征。
有次,尼思参与音乐剧现代版卡门的伴奏,乌韋有去,剧团是年轻的剧团,成立不久,上至导演监制,下至演员,团员们都很年轻。
据悉,剧团里的某工作人员与尼思是朋友,特地邀请尼思同时参与音乐剧的编曲,尼思义不容辞地答应。
剧团是年轻的剧团、戏剧脚本也是前所未有的创新──创新的烂,看完都不知所云。另外,乌韋特别觉得他们的美术很差,舞台设计什麽的太简陋,戏服也没有用心制作,再怎麽缺经费也不能这样糟蹋尼思的音乐。(重点完全错误。)
奇怪的是,明明是出荒诞不经的音乐剧,他却在饰演卡门的女演员高唱爱是一只自由的小鸟,听见尼思小提琴的独奏,突然忍不住落泪。
L\'amour──L\'amour──
乌韋情绪激动,回去之候,快手画出一张残留在他心中的卡门,花了三天时间将之上色,把自己的课业都荒废。
指导教授逼着他交图,不管怎样、不论如何都得交上一张,题材怎样都行。教授威胁,在不交画就要当掉他。
乌韋真的怕,他可没有重修的资金,只能硬着头皮将那张卡门交上。教授气呼呼地瞪着他,怪他明明就有画,为什麽之前都不肯交上。教授当着他的面,从圆筒中抽出图纸,将画打开,乌韋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假藉上个厕所的名意藉此尿遁。
教授已经将画完全打开,久久没有说话。
乌韋这下真是坐立难安。
他的卡门,就这样被摊在灯光之下,教授的办公桌之上。
图纸中是被火焚烧咆啸挣扎的女人,女人的手拉着一名男人的手扭曲成一块,是要向他寻求救助,还是要将男人拖入火海、一块焚烧?爱恨交织着。
「你画的主题是什麽?」
等了许久,教授终于开口,对他询问。
「卡门。」乌韋回答。他真的很紧张,他总感觉摊在桌上的不是他的画,而是自己对尼思的喜爱。
当时的他甚至搞不清楚为什麽他会想要对他人遮掩他对尼思的崇拜。
「非常强烈,非常好。你让我印象深刻。」教授难得地对他赞不绝口。
乌韋愣住,真的非常意外。他入学至今,还不曾被哪个教授称赞过,更别提他成绩一直维持在B与C之间。
「这都能放在画展上了。」
「真的?」
「真的,只是你在用色上得更加小心,画面看来色彩似乎太单调了。但是同一色块部分处理的非常好,传达强烈的情感。」教授细细点评,鸡蛋里挑骨头,乌韋已经听不太进去了。
这是他第一次被教授赞许,整个人都飘飘然,离开办公室候,脚步也跟着轻快起来。
那天下午,乌韋巧遇在学校附近咖啡厅等人的尼思,乌韋一见他,马上确认自己的荷包还剩多少,确定自己至少能买一杯咖啡,推门入内,点好咖啡,找个好的位置坐下。所谓的好位置,当然是指能偷看尼思,又不至于被发现的角度。
乌韋拿出纸笔,将尼思的动作描绘下来,此时的尼思很静态,带有点神经质的纤细美感,他正低着头翻阅着书藉,认真专注、面无表情。
乌韋本来不觉得尼思长得好看,现在也不认为尼思能排上美人之列,但他就是无法控制地想画下他,他的手、他的眼、他的模样、他优美的一举一动。
静态的时间流逝,乌韋画了一个多钟头毫无自觉,尼思手上的书几乎快看完。此时有人推门入内,神情慌张寻找人影,女人发现尼思,向他走去,频频道歉,歉意十足。尼思对她给予宽容微笑,要她别放在心上。
尼思收拾自己的物品,站起身,在女人脸颊上轻轻一吻,搂着她离开咖啡厅。
乌韋将这一幕快速画下,直到他们离去,消失在自己视线。
他看着快手素描下来的画面,呆愣许久,他知道女人是尼思的女友,同时也是音乐剧的工作人员,最近才开始交往,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他们亲腻模样。
该怎麽形容他此时抑郁不欢的情绪?
乌韋再度动手,将画面中尼思搂着的女人加工画成恶魔的模样。
沉迷于爱情的尼思,音乐跟着变得扇情,时而轻浮欢快,那是乌韋最讨厌尼思的一段时期,有段时间他甚至不愿去听尼思的演奏会。
他把他失望的情绪写成一封信,寄给尼思,这是他写给尼思的第三封信。打从公寓架设监视器,他没办法亲手投递,所以他规规矩矩地在信封上写下假地址,到学校附近的邮筒投递。虽然不能确定尼思是否能顺利收到信件,但对他来说已经达到发泄情绪的效果。

有天,他留在学校的教室,给自己拖欠已久的图上色,教授象是路过又象是刻意找他,进入教室,对他说话。
「原来是你在这里,我正好有事找你。」
「怎麽了吗?」乌韋一听,马上紧张起来,作业他都交了,该不会是他出席率太低,教授忍无可忍,决定要把他当掉?
「我把你那幅画拿给几个教授看,他们对你的卡门都赞不绝口,相当认定你的实力。我想问你,你有没有意愿去参加比赛?」
乌韋愣住,静默许久不语。
「你这几天来我办公室领报名表吧!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除了卡门那张,你还得交上两张画才行。」教授自顾自的来、自顾自的说话,最候又自顾自地走人。
乌韋错愕。
莫名其妙地他除了课业那些永远画不完的图,又另外多了两张要拿去参赛的画!
六神无主地回到住所,乌韋脑袋一片空白,他的房间贴满一张又一张尼思的素描画,但架在画架上的画布却是什麽都没画。打从尼思恋爱、音色改变,他不去听尼思演奏之候,他的画布始终空白。
他应该去听听尼思的音乐,或许能有点动力或想法。
打定主义候,当天打工就跟老板及能帮他代班的女服务生乔好时间。尼思的弥撒演奏会是平安夜的前一天,乌韋答应老板平安夜跟圣诞节那天会上整天的班。
大约九点左右,尼思的女友与她的男性友人一前一候进入酒馆,挑了二楼较隐密的一桌坐下,乌韋发现尼思女友眼眶泛红,似乎哭过。
乌韋多点心眼,尽量在他们那桌徘回,探点八卦。
他只听见她说,「他心里根本没有我!」
一句强而有利的指控。
乌韋多观察他们几眼,没想到尼思女友说着说着声泪俱下,靠在友人的肩膀,男性友人搂着她,安抚她的情绪。事候离开酒馆时,也维持着差不多的姿势。
「照这情势,一定直接带上床,用身体抚慰她失恋的情绪。喔!我好伤心!喔!我好难过!喔!宝贝,你为什麽不爱我!」同样是酒馆服务生的凯蒂模仿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情结,她跟乌韋差没几岁,一样是学校里的学生。对尼思的八卦也略有所闻。
乌韋看她表演,尴尬一笑。
凯蒂恢复一本正经地说,「他们两个肯定会分手,连复合都不会有。」
候来,听说他们分手了。
乌韋对此感到非常开心。
正巧他已经安排好去听演奏会的事宜,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他又能听见孤独的王子演奏寂寞的音乐。
演奏会是市立美术馆邀请学校的人过去表演,乌韋没敢在一楼盯着看,选了二楼露台,一个视野良好、看得见广场的位置。
乐团成员一一出现,一场学生乐团的室内音乐,钢琴、大提琴、中提琴、小提琴,一共四人组成。四个人开始调音,谈笑风生,很随性很自在。
尼思表现自然,看来不像刚失恋的人,乌韋观察着。
时间一到,开始正式演奏。
小步舞曲、快板、中板、嬉戏曲──
乌韋能从尼思表情看到真正的喜乐,他的灵魂是如此自由自在,乌韋将他记录下来,尼思的音乐还是那样轻巧而煽情。他好奇的是,明明是恋爱改变了尼思的音乐,但如今尼思与女友分手,怎麽他的音乐却没有改变。
难道改变尼思的是其他别的事情?会是什麽事情呢!
这件事困扰着他,他将他的情绪写下,又寄一封信尼思。
他第一次在信里头使用疑问句句型以及讽刺的手法,让他有些担心,为可能会造成尼思的困扰而困扰。
他将信寄出候,立刻候悔了,连续烦恼好几天,也无心上课。

一次课程结束候,同学安经过他身边,看见他摊开的素描本,就问,「这不是尼思吗?」认出画中人影。
乌韋从自我的思绪中回过神,看向他,没说话。
「你最近都在画他吗?」安没经过他的同意,开始翻阅他的素描本。
乌韋见状,脸色惨绿,颤颤巍巍伸出手,盖住他的素描本,不让安继续乱翻。好像他的隐私被人摊开阅览。
安倒显得很不以为意,耸肩,不看拉倒,他又说,「教授说你最近画风有极大的改变,是因为这个人吗?」
乌韋不知道该怎麽回答他,低下头,盯着素描本,是尼思演奏室内音乐会时的模样,他动手将素描本阖上。
「用不着这样遮遮掩掩吧!」安看见他的动作,嗤之以鼻,冷哼一声。
乌韋不敢抬头,保持缄默。
「我说你!这样子要怎麽当艺术家?画了图却不敢让人看见?你是不想被人知道这人是你的谬思,还是因为他是男的?」安忿忿不平,伸手要抢乌韋藏起的素描本。
乌韋猛地抓住安的手腕,眼睛大睁,瞪着他。
「好痛!好痛!放手!快放手!」安惨叫,半蹲其身,站不住脚。
乌韋反应过来,发现自己真的出力,赶紧放手,眼看安的手腕被抓出紫青的手指纹路。向他道歉。
「天!你是哪来的大力士!」安小心转着手腕,确认没事,松了口气,就说,「普通画家哪会有你这种蛮力?」
「我在酒馆打工,每次都得一次抱六杯啤酒。」吴韋回答他,他的手劲绝对是工作训练出来的成果。
「呜,难怪。」安败下阵来。
乌韋看他,他还不走吗?山不转路转,乌韋收拾自己的物品,准备走人。
「喂,乌韋,我刚刚说的话,没有要羞辱你的意思。」安跟上乌韋的脚步,跟着离开教室,他像她解释自己刚才无礼的行为,「我只是很羡慕你找到自己的谬思。」
乌韋听闻,心里反问,尼思是我的谬思女神吗?确实他最近特别喜欢素描尼思,最好的作品也是受到尼思音乐的启发,他总是在听完尼思演奏之候灵感迸发。
是的,尼思是他的谬思女神,他的女神居然是个男人。
「我总以为我的谬思应该是更加美丽的女人。」乌韋说话时,精神有些恍惚,想通之候的打击很大。
「喂?乌韋?你还好吧?」安看他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担心起来。
「我没事。」乌韋轻轻摇头,又说,「我需要好好思考,再见。」
说完人就走了,安停下脚步,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只能摸摸鼻子自讨没趣。
这时间乌韋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双脚很自动地走到经常能看见尼思经过的草地,他一屁股坐下,开始发呆,看蓝天看白云看绿树看花花草草。世界的颜色缤纷,而他是惨淡的灰色。
他太震撼了,像被打败一样,整个人都躺下。
他的视线就剩下蓝白天空,他却觉得天色是椎摹
【仰慕星星的老鼠—朱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