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吾将上下而求索—林千寻2012

时间: 2014-09-13 14:09:32 分类: 今日好文

【吾将上下而求索—林千寻2012】

文案

本文是《坏马要吃回头草》的兄弟篇,两位主角是《坏马》中徐逆(忠言逆耳)和程宴(尘埃落定)。

《坏马》讲的是爱情与亲情的故事,而本文讲的是爱情与梦想的故事。

因为本文的时间轴和人物关系与《坏马》紧密相连,建议没看过《坏马》的亲,

先看了《坏马》再来看这篇,否则有些地方可能会看的不明不白。

当然,如果撇开那些不明不白的东西,也还是可以把本文当做一个独立的故事来看的。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逆,程宴 ┃ 配角:杨潜,梁少秦 ┃ 其它:网配

☆、第一章

  徐逆从程宴身体里退出来的时候,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不可否认,他与程宴在这方面的契合度很高,每次双方都很尽兴。
  下了床之后,他熟门熟路地走进旁侧的浴室,简单冲了个澡,再度出来时,发现程宴静静地趴在床上,没有动。
  “怎么了,不舒服?”徐逆走到床边坐下,轻轻拍了拍程宴的后背。程宴的皮肤温度偏低,即便是在两人性事过后,摸上去手感依然有些凉。
  程宴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不用管我,一会走的时候记得带上门。”
  “……好吧。”徐逆站起身开始穿衣,一边还在叮嘱程宴,“别这样趴着睡着了,小心受凉。”
  “嗯。”程宴慵懒地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徐逆看得出来他很累,但还是不放心地帮他拉了拉褪至后腰的薄被,然后放轻了脚步走出卧室,带上房门。
  走出别墅大门的时候,徐逆看了看腕表,晚上九点不到。
  时间还不算太晚,他突然不想这么早回家,便在别墅外的一张长椅上坐了下来,仰头欣赏了一会夏日的星空,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之后慢慢地吸。
  与程宴相识至今,两人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一个月的次数最多不会超过四次,大部分时候都是徐逆主动来找程宴,程宴基本也不太拒绝。但在徐逆的印象中,程宴似乎从来没有主动邀请过他,虽然一开始提出保持**关系的人是程宴。
  两年的时间里,双方恪守**规则,从未深入打探过彼此的隐私。每次完事之后,徐逆都不会在程宴的别墅中留宿,因为程宴喜静,不习惯与人共枕,否则就会睡不踏实。
  但老实说,在见到程宴第一眼的时候,徐逆从未想过,自己会与这个人发展成如此亲密的关系。他深吸了一口烟,思绪飘回到两年前的那个傍晚。
  那天下午,徐逆下班之后,便如同往常一般开车回自己的公寓。
  当时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拥堵严重,徐逆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心里有些烦躁,便干脆关了冷气打开车窗透透风。
  此时,他看见人行道上走过一个熟悉的身影。
  “周……”他差点脱口唤出,随即一想,不对,周衍现在不在C城,那个人怎么可能是周衍。
  他眯起眼睛又仔细瞧了瞧,然后透出一口气——那个人是程宴。
  一个月前,徐逆跟着朋友周衍去过程宴的别墅,那是两人在现实中的第一次见面。而程宴的另一重身份,是网配圈的资深CV尘埃落定,也是徐逆目前在配的那部广播剧《灵媒御玺》的搭档。
  徐逆乍见程宴时,便觉得程宴和周衍在某些方面有共同的特征,比如身高相仿、背影相似,以及言行举止间流露出来的相同的气场。
  徐逆承认自己对程宴有第一眼的好感,也许是对方酷似周衍这一点,导致他在主观情感上有加分,也许还有点别的因素,他说不太清。
  前几日灵媒剧组受邀出席“佳佳访谈”节目的时候,他还公然在YY上**过程宴,当时话说出口后,他便有些后悔了,程宴毕竟不是周衍,而是比自己还要年长一些的CV大神,他这样的举动略显轻佻。
  好在程宴似乎并未介意,对方到底是个经验丰富的资深CV,面对徐逆和主持人一唱一和的调侃,他面不改色应对自如,很有一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大将风范。
  自此,徐逆对程宴的兴趣更加浓厚了。
  道路上的交通阻塞终于有所松动。
  徐逆也不着急,脚下踩着离合器,跟随着车流一点一点地向前推进。
  此时程宴依然在右前方的人行道上缓慢地行走,徐逆突然有些好奇,像程宴这种住在高级别墅中的男人,应当不至于买不起一辆车才对。那么他如今步行是想去哪里?
  他想了想,找了个地方泊了车,然后双手插在裤袋中,优哉游哉地跟在程宴身后,始终保持十几米的距离,一直尾随着程宴进入一家地下酒吧。
  在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徐逆脚步顿了一下。这家酒吧名叫“黑森林”,是当地比较有名的Gay吧,徐逆几年前跟着朋友来这里玩过,所以有点印象。
  只是他没想到,程宴的目的地居然会是这种地方。
  但随即,他又哑然失笑,程宴既然都敢在网配圈公然承认自己是Gay,想必在生活中也不会对自己的性向遮遮掩掩。自己实在没什么好惊讶的。
  进入酒吧之后,徐逆看见程宴已经在吧台前坐了下来。
  调酒的小哥似乎与程宴熟识,简单聊了几句之后,便为他调了一杯酒。程宴半倚在吧台旁,慢慢地自斟自饮,姿态慵懒而撩人。
  徐逆站在程宴背后几步开外的地方,一时间看得有些发怔。
  此时一名waiter从他身旁走过,特地停下脚步询问:“先生,请问要点什么吗?”
  徐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呆呆站着实在有些唐突,于是随便挑了一张靠墙的沙发坐了下来,跟waiter要了两瓶啤酒,视线却不曾从程宴身上挪开过。
  从六点半到七点半,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程宴一直倚在吧台旁饮酒。
  期间有五六个男人上前搭讪,程宴一手托腮,歪着脑袋微笑着应对,聊了几句之后,那些男人便又起身离开了。
  因为距离有些远,酒吧里声音又太嘈杂,徐逆听不清程宴和那些人说了什么。但总归不会是太过CJ的话题就是了。
  过了七点半,程宴终于站起身,往返洗手间的时候,脚步有些蹒跚。
  徐逆估摸着他喝了不少酒,有点醉了,于是当他回到吧台旁时,徐逆也起身跟了过去,在他身边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徐逆用熟稔的口吻与他搭讪。
  程宴似乎只是微醉,半眯着双眼看了看徐逆,然后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眼角带出一丝旖旎的风情,然后将高脚杯贴至唇边,扬起脖子细细饮下杯中烈酒,喉结缓慢地上下划动,怎么看都像是在无声地**。
  徐逆盯着他看了片刻,然后自嘲地笑了笑:“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徐逆。”
  程宴眉心微微蹙了起来,又仔细观察了徐逆片刻,眼神依然有些茫然。
  看来是真不记得了。徐逆只好凑近他耳边,低声说了句:“忠言逆耳,听不出来了吗?”
  “……哦,原来是你。”程宴脸上氤氲着的媚态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见到熟人后的真挚笑容,“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偶尔会来这里坐坐。”徐逆睁着眼睛说瞎话,他才不会告诉程宴,自己跟了他一路,然后又坐在后面的沙发上盯着他看了一个多小时。
  “跟朋友一起来的?”
  “不,一个人。”
  两人自然而然地聊了起来。徐逆发现程宴醉酒后的声音,比第一次在别墅中见面的时候还要繻软,尾音勾转,有意无意地撩拨着听者的心弦。
  徐逆越听越觉得神奇,他完全无法将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程宴,和网配圈里那个以低柔磁性的声线强势回归的尘埃落定联系在一起。
  话题渐渐聊开了之后,徐逆故作不经意地问:“你是在这里等人吗?”
  程宴认真想了一下,说:“应该是吧。”
  “应该?”
  程宴眯起眼睛笑了笑,用唇语吐出三个字母:“O-N-S。”(即One night sex)
  徐逆怔了一下,虽然他多少有点猜到程宴来这里不可能单纯只为喝酒,但面对如此直率的回答,他还是有点意外。
  但很快他便掩饰住了内心的惊诧,笑问:“那么,找到合适的人选了吗?之前我看有几个不错的男人来找你搭讪呢。”
  程宴摇了摇头。
  “为什么?看不上眼?”
  “唔,不符合要求。”
  徐逆更感兴趣了:“那么,你的要求是什么呢?”
  “家世清白,身体健康,识得进退,长相么……”程宴说着,耸了耸肩,“过得去就可以了。”
  徐逆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口说道:“那么我毛遂自荐一下如何,家中只有一位老母,绝对的一清二白,身体健康,没有滥交前科,长相也还过得去,至于是否识进退,这个我自己说了不算,接触过了才知道。”
  程宴渐渐敛下笑意,盯着徐逆打量了半晌,然后勾唇一笑:“好啊,那就是你了。”
  徐逆原本只是习惯性地开玩笑,以为程宴会像以前在网上一样四两拨千斤地打发过去,没想到这一次,对方居然一口答应了下来,反倒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程宴望着徐逆渐渐变得僵硬的笑容,伸出手指挑了一下他胸前的领带:“怎么,敢说不敢做?”
  徐逆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豁出去了:“去哪里,你家还是我家?”
  “去我家吧,我不喜欢在别人家里做。”程宴说着,干脆利落地起身结账。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了,求收藏~!

☆、第二章

  徐逆跟着程宴来到他的别墅,进入卧室后,两人没有开灯便直接上了床,从最初试探性的亲吻、抚慰,到衣衫褪尽后的肢体纠缠,一切都显得非常合拍,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交流。
  黑暗中,徐逆看不清程宴的脸,脑海中却不断浮现出另一个人的影子。渐渐的,他心中生出一丝虚渺的旖念,仿佛置身于无边无际的高空,失却了自我束缚的桎梏,心甘情愿地坠入深渊。
  情动之时,耳边传来程宴细碎的喘息声。徐逆心下一惊,蓦然睁开双眼,借着窗外透射进来的昏暗光线,渐渐看清了程宴的脸。
  ……终究不是那个人。他轻轻叹息了一声,有些自嘲地想,怎么可能是那个人。
  随即他托起程宴的后腰,蓄足力量刺入了对方的身体。
  完事之后,徐逆在黑暗中渐渐坐起身,摸出一根烟默默地抽着。
  身后传来轻微的动静,徐逆转头看了看,发现程宴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正默默注视着他。
  徐逆这才意识到,这是在程宴的卧室,他未经允许便抽烟,似乎不太礼貌。他抱歉地笑了一下,起身想去灭烟。
  程宴拧开台灯,摆了摆手,不甚介意地说:“既然点着了,就抽完吧。”
  徐逆默默吸了几口烟,斟酌了半晌,问道:“你……这是第一次?”
  程宴怔了一下,继而失笑:“你信?”
  “不信。”徐逆顿了顿,“但又不像是经常玩**的人。”
  程宴沉默了片刻,说:“没错,要论起**对象的话,你是第一个。”
  徐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程宴显得很无辜:“我这也是第一次去找**啊,哪想就碰上你了。”
  徐逆脱口道:“看你条件也不差,为什么不正经找个男友,宁愿去找**?”
  程宴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仰面望着天花板怔怔出神了半晌,才轻轻吐出一口气:“总觉得,谈感情太伤身,不如**来得轻松自在。”
  徐逆一时接不上话,只觉得程宴言语间透出一丝捉摸不透的自暴自弃。
  程宴却很快转移了话题:“呐,如果方便的话,做彼此的长期**怎么样?”
  徐逆怔了一下,没有回答。
  程宴侧起身,一手托着后脑勺,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只是对周衍单相思而已吧?”
  徐逆手一抖,手中的半根烟差点掉在地上。
  程宴自顾自地说:“但是周衍似乎对那个唐门在上有意思,看来你是没希望了。”
  徐逆很快恢复了镇定,坦然笑了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次见到你们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来了——你喜欢周衍,但是周衍对你没意思。”
  徐逆狐疑地眯起眼睛:“这也能看得出来?”
  程宴笑了笑:“我的英语很烂,但是陪着我弟弟函因在国外治病的那几年,我身边没有一个靠得住的人,所有事情都必须自己去做,遇到语言不通的时候,我只能通过对方的脸部表情和肢体语言,来猜测他们说什么,或是想什么。”
  徐逆想了想,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当时我的脸部表情和肢体语言,让你看穿了我的想法?”
  “你自己也许并未意识到,当时见到我的时候,你对我是抱有敌意的。”
  “是吗?”徐逆表示很怀疑。
  “那时候的你,完全不像是单纯和周衍一起来访的友人,而是一副周衍保护人的架势,陪着周衍来赴这一场鸿门宴。直到后来周衍揭穿了我在网配圈的身份,你对我的敌意才渐渐消解。”
  徐逆皱起眉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当时自己的心境,还的确有点那么回事。随即他讪讪笑了一下:“当时看周衍情绪有些波动,我不太放心,所以……”
  程宴做了个“了解”的手势,又把话题导了回来,“既然你暂时还没有适合交往的对象,不如我们先充当彼此的**吧?”他顿了顿,又说,“不过你也不必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如果哪天你找到了适合交往的对象,或者因为其它原因不想再继续这段关系,只需要跟我说一声就可以了,我绝对不会干扰你的正常生活。”
  徐逆注视着程宴:“这话听起来,似乎对我比较有利。那么你呢,如果你找到了真心相爱的人,我也必须立即退出,是吗?”
  程宴耸肩笑了一下:“这样的情况,应该不会出现在我身上。”
  “为什么?”
  “我说过了,谈感情,太伤身。”
  自那以后,两人的**关系一直维持了两年之久。
  这期间,从程宴的只字片语中,徐逆隐约猜到他曾经有个感情不错的男友,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而分手。然后程宴便陪着弟弟程函因出国治病去了,在国外的几年间,程宴心无旁骛地照顾弟弟,情感生活一直空白,直到弟弟病逝之后,他才带着弟弟的骨灰重归故里。
  徐逆自认为不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但程宴平静恬淡的外表下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自我放弃,却又让他十分在意。他猜测程宴心境上的变化,应该与那一段无疾而终的恋情脱不了关系,但又隐约觉得事情似乎不那么简单。
  但两人毕竟只是**的关系,对于程宴的个人隐私,他没有立场去关心太多。
  不知不觉间,一根烟已燃尽。徐逆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最后忘了一眼别墅二楼始终不曾亮过灯的卧室窗户,猜想程宴应该已经熟睡。
  然后他钻进了停在路边的轿车,绝尘而去。
  徐逆没有早睡的习惯,回到自己公寓之后,觉得时间尚早,便走进书房打开电脑先溜达一会。
  刚登陆QQ,便收到剧组导演拉郎配的一连串催命符。
  拉郎配:忠言,干音录好了没有?
  拉郎配:忠言,交音交音交音!
  拉郎配:忠言,剧组就剩下你一个人没交了,不要做那传说中猪一般的队友啊喂!
  忠言逆耳:口胡,明明还有一个人没有交,凭什么说我是猪一般的队友?
  拉郎配:还有谁,我怎么不知道?
  忠言逆耳:弦音也还没交吧,别以为我不知道。
  拉郎配:弦音他就剩下H部分没有交,其他都交了,你别想推卸责任!
  忠言逆耳:……好吧。我明天给你。
  拉郎配: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忠言逆耳:我保证,这是最后一个明日……
  拉郎配:你的保证已经很不值钱了啊,无下限君【挖鼻
  忠言逆耳:亲爱的拉拉,你变了,两年前你还会亲切地叫我一声傻妈,可是现在……【萧瑟背影
  拉郎配:【继续挖鼻】想听我叫你傻妈,先把音交来~
  忠言逆耳:我尿急,先遁了……
  拉郎配:不要再跟我玩尿遁这一招了呀掀桌——!!!
  徐逆无视掉拉郎配愤怒的抗议,点开右下角闪了很久的对话框。
  量贩二货:忠言傻妈,在吗?
  量贩二货:忠言傻妈,我是XX群里的小二货,最近在策划一部古风个人剧,想请你配主役攻,不管有没有意向,请回复一下哟,谢谢~~
  徐逆在脑子里搜刮良久,才从记忆的角落里拎出“二货”这个ID,好像曾经在另外一个古风剧组群里跟她聊过几句。
  忠言逆耳:我上了。古风剧没问题,不过我想先看看剧本。
  量贩二货:忠言傻妈!!!我马上把剧本发给你!!!
  二货动作很快,刚打完字便将剧本发了过来。
  忠言大致浏览了一下介绍,是一部强强类型的广播剧,主役攻是一个国家的将军,主役受是另一个国家的将军,攻受在数次交锋中惺惺相惜,甚至相爱。
  但是他们背负着各自的家国使命,无法真正走到一起。最后在两国的一次大规模战争中,攻死于受之手,而受也因为承受不住内心的煎熬,自刎而死。
  ……原来是个大悲剧啊。忠言看完之后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又是一部赚人眼泪的狗血剧。
  此时量贩二货在QQ里问:忠言傻妈,剧本看过了吗?愿意接吗?
  忠言逆耳:嗯,大致看了一下。主役受是谁?
  量贩二货:咳……其实,这部剧是我们群一个编剧妹纸专门为你和尘埃傻妈量身定做的,我们都是死忠逆尘党。
  逆尘,是指忠言逆耳X尘埃落定的CP。
  自从两年前他和程宴搭档配了灵媒御玺中的一对CP之后,陆续有几个剧组专门找他们俩配主役攻受,而逆尘CP也随之成为了继唐音CP之后的第二大主流CP,拥有非常庞大的粉丝群,论坛中名为《逆尘而上》的CP楼也是盖了一幢又一幢。
  忠言逆耳:这个……尘埃已经接了?
  量贩二货:其实还没有联系上尘埃傻妈,我们想先问问你的意思,你答应了之后,我们才有底气去找尘埃傻妈。
  徐逆想想,反正最近闲着无事,手头的剧虽然压了好几部,但多这一部不多,少这一部不少。更何况如果是跟程宴搭档的话,两个人已经非常有默契了,配合起来应该会减少很多阻力。
  忠言逆耳:这样吧,二货……咳,我还是叫你量贩吧,叫二货总觉得是在骂人……
  量贩二货:【花痴脸】木有关系的,忠言傻妈,你叫我什么我都爱听!
  徐逆才刚被抖S体质的拉郎配狠狠奚落了一顿,一转身又遇上这个抖M体质的量贩二货,一时间鸡皮疙瘩掉满地。
  忠言逆耳:……好吧,量贩,这个剧本我先放着,如果尘埃有兴趣接,你再告诉我,到时候我再进剧组群。
  量贩二货:谢谢忠言傻妈!!!我这就去找尘埃傻妈!!!
  忠言逆耳:今晚就别找他了,他已经睡了。
  量贩二货:耶??忠言傻妈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
  忠言逆耳:因为之前跟他在QQ上聊了几句,他刚下。
  徐逆一本正经地打出这句话之后,扭头抹了抹脸上的冷汗。好险,都怪自己一时嘴快,差点就露出马脚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此时手机响了起来,徐逆一看来电显示是母上大人,丝毫不敢怠慢,立即接听。
  “小逆,还没睡呢?”徐母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
  “是啊,”徐逆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笑着应道,“就要睡了。妈你这么晚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想提醒你一下,明天是周六,别忘了去跟陈阿姨的女儿见个面,就上次给你看过照片的那个。”
  “唔……?”徐逆转着眼珠子想了半天,才隐约想起几天前依稀隐约貌似有听说过这么一个姑娘,听说学历不错,是个硕士。
  徐母一听他这支支吾吾的反应,便猜到他又把这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顿时有些不高兴了:“你这孩子,是不是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没有没有,陈阿姨的女儿嘛,我记着呢,叫陈……陈什么来着?”
【吾将上下而求索—林千寻2012】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