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老子是甲方,怎样?—爱吃肉的辰谰

时间: 2014-09-13 11:15:30 分类: 今日好文

【老子是甲方,怎样?—爱吃肉的辰谰】

关于甲方乙方的文


  (一)初识二逼

  清晨。
  林宜侃睁开惺忪的睡眼,一如既往的感觉到下腹的沉重。
  大概有三天了吧?他朦朦胧胧地想着,两三天不做,下腹就沉重得受不了。
  “有男人就好了。”林宜侃嘟哝着打开抽屉,娴熟地取出电动棒。
  林宜侃今年29岁,中级工程师的他,在单位勉强也算个精英吧?在单位,作为甲方代表管理部分机电设备和信息系统;挂靠在外单位的一级建造师每年也给他带来一笔小收入;偶尔偷溜出去单位评个标,一次赚个千把块,日子也过得相当舒坦。纯外表来看,林宜侃虽算不上人中龙凤,但也是很清爽的美男子了。经常在工地上奔走而被晒出的小麦色皮肤,总是泛着迷人的柔和的光泽,修长的身材略有些偏瘦,却不给人体弱的感觉。得益于常年体育锻炼的身体非常健康,腹部明显的人鱼线,全身上下结实的肌肉,总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刚毅的脸部轮廓上,是性感的薄唇和坚挺的鼻梁,还有——那一双长在阳刚的脸上,却毫无违和感,显得不可思议的搭调的撩人凤眼。
  林宜侃知道,他那双平时略锐利的凤眼,在床上总是极尽娇媚——就像现在一样。
  “嗯……”充满磁性的**回荡在卧房里,粗重的喘息随着前端手的来回越发急促。后庭里高速震动的电动棒在狭窄的甬道里缓缓前行,经过润滑剂润色的后庭如同谄媚一般紧紧地吸住两瓣之间,湿润的淫靡水声在清晨静谧的房间里格外清晰,直击着林宜侃的耳膜。前端的逗弄,后庭的颤动,让林宜侃那粉色诱人的蓓蕾无比坚挺,快感侵蚀着他的大脑,促使他那柔软的腰部**地扭动。
  慢慢的,电动棒进入到了林宜侃的敏感地带。
  “啊!”一股电流瞬间激流过全身,整片胸似乎灼烧起来。林宜侃一个挺身,灼热的暖流几乎要从身体最深处,经由蜜口喷射出来。他忍住想要释放的冲动,把玩着后庭凶器的手却没停下,反而调高了速率,劲直刺激他最脆弱的地方。
  “恩……恩啊啊……”林宜侃伸手操纵着器械,在股间熟练地捋动着,激起一波又一波的快乐,那充满磁性却略显干涩的低哑嗓音,此刻已是**而艶丽。
  “唔……”他扭动着腰,沉浸在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快感里。
  “铃~~~”手机不识趣地响起。
  “草泥马!”林宜侃暴了句粗口——哪个王八蛋大清早的打电话来?还是在他最爽的瞬间!
  染上红晕的魅惑凤眼平添了几份恼怒,林宜侃抓起手机:“干嘛?”
  电话那头先是因为这边低沉急促的呼吸一愣,随即**地笑了起来:“哎哟~~~在办事啊,处男?”
  银铃般的声音相当好听,林宜侃却怒上眉梢:“有屁快放!”
  “海苑华府的标,你抽到了吧?今天评标的时候手下留情,照顾一下我朋友哈~~~”女人在电话那头咯咯娇笑:“不打扰你了!处男~~~”
  挂掉电话的瞬间,林宜侃一个挺身,前端倾泻出了浊白色的液体,可是,本应该达到顶峰的快感却完全没有随之而来。那快感虽然没有消失殆尽,却也溜走了八成,只留下少量的舒适和余韵在体内游走。
  “操!”林宜侃不满地拔出电动棒,龟爬一般慢吞吞地走进了浴室。
 

  上面那个是匿名发的,没法编辑了,就在2楼科普一下吧!不然可能会有同学看不懂,这文比较专业。
  政府管辖的国企集团,旗下有好几个二级单位,也就是子公司。林子是在其中一个子公司,建筑公司工作的。公司责任就是负责建设集团公司所需要的大楼、设施等工程。
  要造一个大楼,需要土建、钢结构、信息系统(就是弱电,大家办公室里的电话线、网线的布线和接口就是弱电范围的),强电,设备等多家单位配合,一起施工。
  一般,要造一个楼,甲方会先规划、立项,找设计院做初步设计。然后开始招标,招标的项目就会分为土建、弱电、强电、暖通等等。招来的给甲方施工的,就是乙方,管这些乙方单位的,甲方单位的人,就是甲方代表。
  甲方代表虽然听命于领导,但是,实际的权力是很大的。基本手底下管的项目工程如何进行,怎样进行等都是他们在一手操控。很多时候,甲方单位的领导就是机关派来只会弄点文职方面东西,什么都不懂的人。所以,甲方代表权力很大,手底下管了一批人。
  至于供电的问题。供电,的确是供电所有关。但是,一个工程,从打地基开始,就是土建先工作,等到土建进行到一定程度了,暖通、强电等其他单位有了工作面,才会进场。所以,土建往往是工地上工作面以及临时电的供给人。对供电所来说,他们只供电到施工地点,电如何供应分配,那就是土建单位的事。所以,会有不给工作面,卡电的事。
  乙方虽然是被雇来干活的,但是心里也有自己的算盘,当隶属的甲方代表因为经验不足等各方面原因拿他们没办法的时候,尤其文中这种情况,土建单位这种很要紧的单位没有被镇住,那他们就会想办法为自己多牟利,当然,文里面这种情况有点极端了,LZ只是写文,不必太计较。
  下面说一下专家。
  招投标的时候,需要人来做评估和判断哪家单位比较适合,做这个工作的人就是专家。
  专家也分各个领域,林子是电梯类的。
  专家一般来说由甲方和检测单位的人组成比较多,有一定的省定资格,不是人人能当。但专家并不是一个专职,而是一个赚外快的业余兼职。
  文中的林子、孙建文、董辉然等都是,在自己单位有一份工作,同时还担任专家工作。
  而,当专家自己所在的单位需要招标的时候,比如,邵科兴单位要招标了,他就不能作为专家来评标,这是为了避嫌。他只能作为甲方的人观摩,给一点专业意见,不能左右评标结果。
  林子的确是个小职员,但是,同时是一个评标专家。在专家圈子里,认识了一堆其他有手腕的人,并不稀奇。专家们本身就是一个手握权力的团体,组成专家组的这些成员,基本都是中年人了,像林子这样那么年轻的非常少。LZ只是为了写文,把林子的年龄写小了,其实,大部分专家都是35岁以上,在单位有点实权的人物。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甲方代表和专家,都是没什么名头,但是手上实权很大的职位,所以林子很NB~~~~
  嗯,这么解释,能懂不?
  好了,看完科普,大家看文吧
  =====================================================
  10点开标。
  优尼电梯公司的投标代表人看见林宜侃的时候,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与无奈。
  这次也是一如既往地废标吧?林宜侃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这就叫——公报私仇吧?
  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优尼。结果,不识货的领导居然给他安排到标书合同部,和一群女人一起做投标文件做合同。公司那些没事就爱玩人的销售最喜欢的就是把招标文件在开标前一天扔过来,要求他一天内做完审招标文件、评销售报价、跑领导签字、制作投标书等所有工作。经常加班到半夜的他,拿着微薄的薪水,几乎每天加班4小时以上却没有任何加班补贴,还时不时的被销售劈头盖脸地破口大骂。以上种种也就算了,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总是需要社会历练的——林宜侃如此告诉自己。可部门内部女人的相互掐架让他这个中立派无所适从,三天两头变成炮灰的他,也暗暗被营运总监给盯上了。工作半年之后,当林宜侃的生活走到最低谷的时候,营运总监因为一些牵强得可笑的理由,直接将他扫地出门。更可笑的是,辞退他的真正原因,是营运总监想安排自己人进公司,瞄上了他这个文职的位置——老同事在他离职后这样告诉他。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时候只给他一周找新工作,逼着他辞职的那副嘴脸。
  行,你不要老子是吧?老子再找一份工作,将来弄死你!
  然后,重新找了一家单位奋斗了六年,就变成了这样的局面:但凡优尼来投标,碰上林宜侃来评的,一律废标!
  省专家库里,机电类别的一共也就二十个左右,评标抽到他的概率也不小。时间一长,负责这个区域的优尼电梯销售见到他就头痛得半死——每一本投标书都不可能完美,只要专家愿意找茬,总能找到废标的条目。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直拿林宜侃没办法的原因——人家堂堂正正按程序按手续废你的标,废得有理有据,你能有什么办法?
  这次他们的投标书会有什么漏洞呢?林宜侃一页页仔细地翻阅着商务标——平心而论,优尼的电梯,在行业内也算相当不错了——曳引系统的轴承和电机设计处于业界领先水平;模块化的控制系统性能卓越;召唤盒与操纵箱的设计,以及轿厢的装潢也非常简洁美观。
  可是,一线品牌的好电梯多的是,不差你这一家!
  翻到商务标中间的某一页,林宜侃停下了动作,嘴角泛起一个得意的微笑——可让他找到了!逐页小签漏了一页!
  他林宜侃是不是有些小心眼?算上这个标,优尼废在他手里的标已经到两位数了吧?评标专家里有林宜侃=废标,这已经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了。他是不是该收手了呢?
  “优尼的标书,似乎没有附项目经理的资质证明。”邻座的专家也发现了问题。
  “是啊,逐页小签也漏掉了21页。”林宜侃开口附和道。
  于是,优尼的投标代表人和技术支持被叫了进来。
  林宜侃不经意地瞟了一眼技术支持,心却不由得漏跳了半拍。他慢慢眯起了眼睛——是他喜欢的类型呢!
  黝黑的皮肤,一看就知道是常年跑现场的项目负责人。夏天清凉的装扮,让他那紧致的肌肉自然呈现——不是那种夸张的块状肌肉,而是非常优美的线条,不给人那种突兀的肌肉男印象,反而让人觉得结实又健康。漂亮的大眼睛里,饱满的精神几乎快要溢了出来,还有那挺拔的鼻梁和丰润的唇……
  他在床上,会很厉害吧?林宜侃不由自主地咽下一口津液,下腹竟然蓦地窜出一股热意,开始骚动起来。
  也许是注意到了热切的注视,对方抬头,和林宜侃的视线相撞了——然后,露出了一个非常帅气,居然莫名带着几分纯真的笑。
  这一笑,一直让林宜侃回味到晚上和“兄弟”喝咖啡。
  坐在他对面的“兄弟”,便是早上打扰他DIY的女人,他的青梅竹马:钟依雪。很美丽的名字,可惜本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科女+女汉子。小林宜侃半岁的她,混在一堆男人当中,指挥着一群码农干活,且无节操无下限,再加上乏善可陈的外表,算不上好的身材,导致她现在快30了依旧无人问津。
  “就是说,你看上了人家的技术支持,还废了他们的标?”钟依雪优雅地喝着咖啡,笑问。
  “是的。”脑海里的笑容挥之不去,林宜侃有些燥热地扯了扯衣领。
  “你是有多恨优尼啊,这都废了快10个标了吧?”她伸手勾了一下竹马之友的下巴,话锋一转,“要不早点回去吧?看来今晚你又要来一发了,处男!”
  林宜侃赏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滚!”
  高中的时候,林宜侃确定了自己的性向,可到现在十几年了,悲催的他还是一个处。男人嘛,事业最重要——他一直是这么想的。所以,29年的岁月,他一直在为自己的人生打拼。性欲泛滥的时候,就用电动棍解决问题。现在,事业小有成就的他,是该考虑个人问题了吧?说实话,这么多年,他都想被爆菊想疯了。
  “那棒子真那么好用么?”钟依雪眨巴着眼睛,又开始掉节操,“要不给我用用?”
  “你不适合按摩棒,适合狼牙棒。”林宜侃坏坏地笑。
  “……你这是打算让我在嫁出去之前就变得跟高速公路一样宽松么?”脸不红心不跳的,在熟人面前就是这样的无下限,钟依雪语出惊人。
  “………………………”林宜侃无法接续话题,无奈地将咖啡一饮而尽。
  
  早晨7点,林宜侃急匆匆地出了家门——半小时前,老总忽然来电通知,同去邻市的工地考察。可怜的林同志惺忪着睡眼接的电话,1分钟后立即从床上一跃而起,手忙脚乱地收拾行李。
  作孽呀!昨晚撸到半夜,根本没睡好,这一大清早的只能顶着黑眼圈出差。下午单位的电梯还要开标,估计他这个甲方代表是怎么都赶不回去了,给招标办的小邱打个电话吧。
  遂,拨通小邱电话:“小邱,我是林工。我今天要跟沈总出差,下午的标,你找其他甲方人员到场吧,拜托了!”
  很多年以后,林宜侃依旧十分清晰地记得这个非常匆忙的电话。用他的话说,就是这个电话,让他一失足成千古菊花恨,一头栽进一个大坑里无法抽身,连再回首的心情都没了。
  然而,现在这个时间,林宜侃显然是忙着跟老总出差,没空去想未来会因为这一个标的不到场而怎样。
  到单位和随行的人集合后,5、6个人经过了2小时的奔波,到了邻市的工地:一个外形基本成型,屋面已结顶,部分装修以及部分机电设备正在进行中的综合大楼建造地。
  大楼的钢结构电梯井道正在搭建,林宜侃经过井道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老张?”他有些不确定地喊道。
  正在监督工人干活的技术员闻言转过头:“哎呀,小林!好久不见了!”
  是优尼的旧同事,关系还算不错。
  “这楼的电梯是你们做啊?”林宜侃仔细想了想,这个项目的电梯标,他似乎还真是没抽到。
  “是啊是啊。”老张悠然自得地点起一根烟,“我干完就退休了,干了一辈子工程,该歇歇了。”
  “的确,好好休息休息。”看着老张那一身被晒成古铜色的皮肤,林宜侃忽然想起了日前那个在评标现场见到的那个技术支持——那个让他当晚回去撸了好久的技术支持。
  “对了,前几天评标,有碰见你们公司的技术支持,是不是新招的啊?”林宜侃尽量自然地提起这个话题。
  “那人长什么样?”
  “黑皮肤,大眼睛,厚嘴唇,看起来很结实,应该跟我差不多大把?”
  “哦,你说小周啊?”
  “小周?”
  “周承,半年前新进公司的,听说是老总亲自挖来的,专业技术非常不错。不过嘛……”老张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
  “……没什么,呵。他要是干了你手底下的项目,你就等着嚎吧!”
  “啊?”林宜侃有些茫然。
  就在他茫然的这个时候,时钟的指针指向了两点,单位的电梯标拉开了帷幕……
  第二天下午,回到单位的林宜侃看见评标结果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优尼,优尼,这两个字简直闪瞎了他的狗眼。
  “为什么是他们?”林宜侃尖利的声音几乎走了调,听起来有那么点撕心裂肺的味道——他这是造的什么孽?每次评标都想尽办法废他们的标,到头来居然跑到他的手下做项目!
  “我们这也是没办法啊。”设备处的老杨写满了一脸的无奈与头疼,“省领导都打了2次电话来要我们多多照顾,而且副总也非要他们中标啊。说什么他们是最低价啊!还各种帮他们说话啊!”
  最低价?林宜侃仔细看了看报价,瞬间有点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他写的招标文件,要求电梯的八大件均进口,一台电梯大概什么价,他心理再清楚不过,优尼这价,报得有点离谱了。
  “他们的报价怎么会那么低?”
  “你自己看。”翻开投标书,老杨指着单项报价表,“据我估计,他们报的价格根本没有含税。很有可能是想钻国际标的空子,让甲方完税吧?”
  “哦?”林宜侃挑了挑眉毛——好,很好!优尼为了价格优势都做到这份上了?这笔生意,不管你优尼做不做,老子一定整死你!老子是甲方,你还能怎么着?
  想到这里,林宜侃的脸上露出了三分邪佞的笑——老杨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优尼有苦头吃了。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老杨果然一点都没估错。
  中标通知书发出后,优尼的销售兴冲冲地过来签合同,随行的项目经理,就是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周承。
  在看过投标书之后,林宜侃并没有意外他的到来。
  他,反而雀跃的有些期待。
  这是恋爱的前兆么?他心底对自己的这种短暂心动嗤之以鼻,却又忍不住在周承到来的时候,仔细地看了看这个项目经理——给人的感觉还是那么结实健康,但是,与之前的印象相比,多了几份清爽。是他的错觉么?总觉得这个与他年龄相仿的男人可以用大男孩来形容。
  周承,32岁,从事电梯工程相关工作十年,其中不乏有一些重大项目,工程的完成情况都很不错——这是他从投标书的简介上得出的结论。
  然而,现在的情况,并不允许他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周承身上。
  一如老杨的估计,销售开始跟他讨价还价完税的问题,还一厢情愿地认为由甲方完税没有一丝一毫的问题。
  “这可不行哦。”林宜侃悠哉地喝着醇香的龙井,话说得慢条斯理道,字字在理,可总让人觉得有那么一点咄咄逼人,“招标文件上可是写得清清楚楚的——境内投标商提供完税价格,境外投标商提供C.I.F价格与境内运输价。你们优尼是实打实的境内投标商吧?这自然是你们完税了,哪有我们帮你们完税的?照你这个说法,我去商场买个进口电视机,还要跑去海关帮商场交税了?”
  “可是,可是……”销售的脸色比吃屎还难看,“由我们完税真的有些困难!”
  “那是你们的事。”林宜侃冷笑道,“你搞清楚,我买的是电梯,要求八大件进口。买进口件做电梯的不是我,是你们。既然完税对象是你,为什么要我帮你们完税?你有见过卖水果的摊主非要你给农药费的么?”
  “可,可是……”销售一张脸皱成了橘子皮,想尽办法搜刮对自己公司有利的词句。
  “没什么可是的。我当初在招标文件上写得清清楚楚,由你们完税!反正就这个价,用户需求没有任何变动,你们爱签不签。现在就2个选择:要不就这个价格签合同,大家合作愉快;要不你们放弃,40万投标保证金没收。”林宜侃知道,这样一来,优尼原本丰厚的利润变得相当微薄。如果说,原来优尼吃到了一块肥肉,那么林宜侃这一刀下去,优尼就只能啃猪皮了。林宜侃心底很清楚——或许副总会因为此事不悦,但他这也是帮公司省钱,招标文件上白纸黑字写清楚的东西,任谁都无法置喙。
  “这样的话,我们优尼公司的损失是很大的……”销售还想做垂死挣扎,身边的周承却突然语出惊人:“老钱,签下去也不要紧吧?这一单,合同部做的下浮率不是很不错嘛!有40%呢!少赚点就少赚点嘛!总比没收投标保证金好吧?要是不做这笔生意,指不定还要补足下家中标的差价呢!人家说得也在理,这招标文件上写那么清楚的事,你还这么搅和,你缺心眼是不是?”
  “谁他妈缺心眼啊!”销售一张脸瞬间铁青煞白,活像个鬼,“八大件进口,增值税加上关税,你知道是多大一笔钱嘛!”
  林宜侃则在一旁哭笑不得——难怪气质如此清爽,像个大男孩。这已经不是缺心眼的程度了,活脱脱就是个二逼啊!连公司内部的价格下浮率都可以随口说。
  当林宜侃接二连三的接到电话时,他知道事情可能闹大了。
  先前只是听同事说,优尼四处散布谣言,说林大工程师对他们各种为难,想尽办法和他们作对。对于这种流言蜚语,他向来是不屑一顾的。
  可是,当他接到一个又一个电话的时候,他对优尼的鄙视更上了一个台阶。专家朋友和电梯厂商纷纷打来电话了解情况,大部分人,与其说是来关心事实真相,还不如说都是来看笑话的。
  24台钢结构井道观光梯,要求八大件进口。标不算大也不算小,对优尼来说,这种规模的标也不是什么志在必得的项目。可本次工程关乎到政府形象,若是中了标,等于免费给公司打了广告,对日后的电梯销售大有好处。于是乎,自以为是的优尼销售在开标之前就各种托关系,天天跑来公司老总这里说三道四,积极拉拢了副总,把别家的电梯说得一文不值,还拜托省领导打电话关照。对此,林宜侃简直是烦透了。
【老子是甲方,怎样?—爱吃肉的辰谰】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