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夏—夏涩离光

时间: 2014-08-18 19:37:07 分类: 今日好文

【夏—夏涩离光】

文案

是谁?
唤醒了沉睡的立夏!将它的斑驳印迹洒下遥远的大地。
是谁?
感动了沉默的夏至!洒下了如泪滴般流光溢彩的光芒。
是谁?
触怒了温文尔雅的盛夏,微微皱眉的将炎热遍布天涯海角。
那么,又是谁?将它永远的留在绚烂多姿的流年记忆中。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柒漠杨雨落 ┃ 配角: ┃ 其它:青春励志

第1章 引子
当大片大片的阳光带着剧烈的刺目的光芒照耀在我皮肤表面,那种尖锐,疼痛,炙热犹如浴火洗礼般的感觉,瞬间席卷的我的整片天空。那种万里无云,高远蓝湛的天空带着最纯净,最原始,最无邪的美好,干净纯澈的呈现我们头顶的天空,它在告诉我们,盛夏终究来了!
我喜欢抬头仰望头顶阳光透过树木的间隙在大地上洒下的斑斑驳驳的光点!
喜欢沉睡在枝繁叶茂高大的乔木下面憩息!
喜欢安静的听着头顶知了的鸣叫!
喜欢静看微风荡过幽静的湖水,倒挂的青绿的垂柳在水中泛起一圈圈的潋滟!
那些透过树木散落在大地上面的光点,像是铺洒在大地上面的一幅古老泛黄的相册的印迹,空气中散发着回忆的味道。远处飞扬着肉眼即见的灰色尘埃,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断的跳动着,跳动着,象是在演奏一曲美伦的音乐盛会!高远湛蓝的天空一碧如洗,清澈的如同一张孩童的脸庞。
我恋夏,爱夏,偏执到能将自己的整个身心融入进去,可以为之疯狂。思绪在这一季节犹如整片野草般在盛夏骄阳的炙烤下蔓延开来。
久远的故事,远去的人们,一个个笑靥如花的面孔都曾经活灵活现的出现在我的世界中,带给我快乐,教会我成长,我们一起并肩朦胧的踏过了我们的青春年少,我们欢笑过,流泪过,疯狂过,安静过。
在那些单薄青葱的岁月里面,我们如同奔上了一辆急速的火车,没有停息的小站,只有轰轰烈烈的超前奔跑着浓雾的迷烟,途中不断的有人跳上来,然后,不断的有人摔下去,遍体鳞伤,尸骨无存!
只是,在很多人开始熟悉,依赖起来的时候,耳边呼啸的狂风就将她们刮卷而去,留下了泪流满面的自己。
青春,注定是用来怀念,而夏天,注定是用来离别的!
曾经很久很久以前听过一首歌,歌名忘了,歌手也忘了,但是,我想,这些并不重要!
里面有几句我至今记忆犹新,一想到仿佛就在我耳边轻轻的萦绕“它们都老了吗?它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恩!写的真好,各自奔天涯...........
是的,我们终究是生命中的过客,谁都不能为谁定格。谁也不会为谁而等待!人生就犹如一场华丽伤感离别的戏,青春则是**。
如今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尖上,像一位迟暮的老者般回往着我的青春年少,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没有跌宕起伏的命运,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平淡淡,真真切切!
我想用这最后一点宝贵的青春记录点什么,留下点什么,为自己,为以后,好让自己的青春年少显的不那么的苍白!
曾经想过去流浪,让自己的青春在流浪中消逝,走,未曾走过的路!
看,未成见过的风景!触,未曾路过的陌人!这不得不说也是一种独特的美好。一个简单的背包,一张复杂的地图,一把破木吉他,从此背井离乡,风餐露宿,天为盖,地为家,遇为朋,浪迹四海,走遍地图上的路,看遍陌生的风景,大好河山,塔克拉玛沙漠的落日,夕阳染红的草原,桂宁如梦的山水泼墨画,苏州古老沉静的山庄,贵州连绵不绝的峰峦..............那种浪子的情节曾经根深蒂固的存在我脑海很多年,夜夜纠缠,如梦幻的美好,如梦魇的缠磨。
但,终究做不了那么想走就走的决绝,让父母伤心,让亲人难过的事。然后的然后,不了了之!只是后来的后来,我把它当做一个梦,一个遥远而不可及的梦!
终究还是决定用点文字来记叙点什么,我想将自己的躯体放空,将思想整窜丢到回忆的海洋,将它融入到整片浩瀚的文字海洋中!为曾经那些可笑又真实的梦想,想起而又忘记的人们,幼稚而又执着的荒唐,这样我就可以不留遗憾的大步流星的朝着时间的车辙印轰轰烈烈的超前迈去,不会回头,不会凝望,我知道,那一刻,自己的脸上将会挂满了笑容。
当炎热开始笼罩大地,燥热,慵懒,昏沉开始在空气中急速的扩散,如同一杯白净的水中开始滴入第一滴浓密的黑色液体,缓慢的渗入到那些白色纯净的水分子,从浅到浓,慢慢的整杯变化成浓密的黑暗色!
当自己开始决定记叙的时候,常常在夏午慵懒的午后做着一个奇怪的梦,自己置身在一片布满荆棘的丛林中,阔叶似乎隔档了头顶的整片阳光,没有一丝能够射透那浓密的屏障。脚下是一片平静的湖水,泛出幽绿的光芒!湖水的岸边渲染着一些稀稀落落的绿色的狗尾水草。安静的湖面上停泊着一艘木质的小船,湖对面不远处一头无人看管的老黄牛悠闲的在夕阳中“闲庭若步”的吃着岸边的青草,遥远天际西沉的落阳染红了半边的天空。我就那么安静的站着,望着,凝视着这幅静静美的画面。
忽然,小船开始移动,划桨在水中一波波的荡漾开来,破碎了湖中的绿色的光影,惊动了不知何时藏在水草中的水鸟,而后大片大片的水鸟开始盘旋而起,它们惊恐的掠过幽静的湖面,然后啼鸣着飞向远方,而湖面经过了这番水鸟的闹腾后,则留下了久久未能平复的细小涟漪,它们慢慢的荡漾,慢慢的扩散,慢慢的融合,慢慢的汇聚,最后形成了一拨巨大的水波圆圈,鸟已走,湖未平........
不知何时起了一阵细风,使得湖面更加的摇曳,我的思绪也随着波动的湖水开始凌乱,扩散........我就地躺在了荆棘满布的草地中,但是奇怪的是草丛并不使我刺痛,相反有一种特别柔软的舒适感,于是,我闭上了眼睛,细嗅着一阵阵青草散发的芬芳,青草带着夏天特有的气息拂着我的脸庞,远处遥远的未知,好似传来了一首歌颂夏天的天籁.......
是谁?
唤醒了沉睡的立夏!将它的斑驳印迹洒下遥远的大地。
是谁?
感动了沉默的夏至!洒下了如泪滴般流光溢彩的光芒。
是谁?
触怒了温文尔雅的盛夏,微微皱眉的将炎热遍布天涯海角。
那么,又是谁?将它永远的留在绚烂多姿的流年记忆中。


第2章 第二章
莫柒漠
我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没有姣好的容颜,没有富丽的家庭,更没有显赫的背景,十五年来,平静平淡的生活着。其实我喜欢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生活,没有勾心斗角的家族,没有尔虞我诈的朋友,我所接触的人都如我般,都是千千世界中最普通的尘埃!
六月的骄阳似火,这句话一点都没错,太阳就像一个烧的烫红的铁球,不断的发出炙热的光芒。当地球缓慢的绕着太阳转动的时候,北半球的六月,即使隔着一万五千万公里的距离,那种灼热的感觉依然异常强烈,就像待着一间锅炉房,里面煮着一锅高温的沸水,令你无处可遁。
但是,我偏执狂热着这种几乎自虐的感觉!
   我是一个喜欢夏天的孩子,我感觉夏天像一把带着圣神力量的光剑,带着利往无前的刺光一路骁勇的斩破世间的一切阴霾,黑暗,腐蚀,斑驳,不堪,都将在它那锋利的剑心不复存在的被它慢慢湮灭消散!我喜欢夏天的天空,清澈,干净,如同天使的脸庞,没有一丝瑕疵,纯净的彰显的它原本的湛蓝!
   以前听说夏天的天空是倒过来的海,大海是映过来的夏天,我没有见过大海,只在书本电视上面见过,波涛汹涌,浩瀚滔天,一望无垠的纯蓝色。我不知道是不是会有着夏天这般的干净,蔚蓝。
   传说人的脑海中有一种垂体,叫做暮忆,他续存着前世的记忆,当我们死亡后,过奈何桥,喝孟婆汤,汤里面放着一种稀释记忆的毒药,它会把你的暮忆慢慢的消逝掉,不留一点渣滓。
   一碗下去,一般的都会被侵蚀,洗净。除非你的怨念或执着太深,一碗不够,脑海的暮忆太浓,不够相互对等的稀释。但是,汤中是有毒的,喝太多你便会死亡,灵魂的死亡不会留下一丁点渣滓,随风飘荡,然后如烟袅般无影无终。
我不知道我前世喝了多少,我只知道我的暮忆还残存,或许孟婆心生怜悯,放我了我这个哀怨的灵魂,让我带着前世的记忆投身在这个世界,追逐着这清澈的夏天里面前世的点点滴滴的记忆,这是我的庆幸呢?还是我的悲哀呢?
我的暮忆只有在夏天才会苏醒,如同一个惺忪的婴儿,慢慢的复苏着它的活力。使我站在蔚蓝的天壁上面,俯看着世间的一切悲欢离合。
夏天我拥有着一个躯体,俩个记忆,遥远的深处爱恨情仇牵扯着今生的精神的情愫,遥远又咫尺,陌生又熟悉,荒芜又繁茂!
当然我不可能记得前世的点点滴滴,发生什么,吃过什么,做过什么!
只是当我看见一个未曾某面的人,未曾见过的景,那种飘飘渺渺,虚虚实实,那种陌生的熟悉感,亲切的萦绕着我,挥之不去!这是我一个人的记忆,永远的秘密,不会有人了解,不愿与人分享!这是这个世界夏天赠与我的天赋。
诺!放学呢。想什么呢。
田丰在旁边不满的催促道!
他是我的表哥,我舅父的儿子,在我们瑶族有个不成文的习俗,那就是表妹要嫁给舅父的儿子,那么,就是,我以后长大了要嫁给我旁边这个男孩。
每次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想失声的大笑,倒不是因为什么,只是我觉得,我要嫁给田丰貌似是上天在给我开一个天大的玩笑,假如哪天我真的嫁给了他,那么一定是婚姻,不是爱情。我们俩个从小一起打闹嬉戏的生活,因为他父母过早的亡故,善良的父母便把他接了过来,我记得的是十年前吧,那个时候我们刚刚搬回瑶寨,不久后,他父母的噩耗就相继传来。从此他跟我们朝夕相处,我们彼此远亲的血肉胜似亲生。当然,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在我脑海中,恋人一般都是要有那种看见了对方能使自己悸动的那种感觉的。脸微红,心微加,那样才符合恋人最基本的感觉的。我不喜欢他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差劲,相反他在我心目中除了功课外,其他的我都还是蛮好的,高大宽阔的肩背,重感情,讲义气,安静少言,稳重,孝心....但是这些并不是能够开启我情窦未开的花苞。我脑海中的暮忆也不是看见他时的那种感觉,他是我哥哥,现在是,以后是,将来也是。
我们是景盛中学即将毕业的学生,因为家里住的比较远,所以我们俩个借助在姨姨家,路途不远,但是在这温度暂未散尽的夏午对于步行回家的学生来说还是比较煎熬的,当然我例外。
我们俩个相继聊着并排走出教室,走廊,楼梯,操场,在离校门不远处的时候,突然,我们被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拦住,他光着膀子叼着香烟,染着一头金黄的头发,吊儿郎当,穿的不伦不类,但是眼睛却有着清澈干净的光芒,我其实挺讨厌这样的人。
我们学校以前就有几个,好像是什么“四大金刚”。他们倚仗父亲或某个堂哥表哥的淫威,不好好读书,整天嚣张跋扈耻高气扬的横行校园,但是被我眼前旁边这位高大的“英雄”小小的惩罚后,校园开始恢复了应有的平静,琅琅的书声和同学们的欢声笑语覆盖了整片校园,其实,校园本应这样,同学们是来共同学习和建立友谊的。
眼前这个瘦小的男孩单薄的身体有着明显的肩胛骨和锁骨,一张纯净的脸庞如同夏天里面高远的天空,让人讨厌不起来。
他看着田丰,你就是田丰?
声音是清澈通透的如同山涧里面潺潺的清流。
稍即,我明白了此人来者不善,在田丰叫我先离开的那几秒时间中,我的大脑飞快的不停转动着,如同一台高频率的电子机器般,不停的在心里扫描着各种各样的结果,最后得到一个答案,以田丰的性格他不会做出什么样匪夷所思的后果,而眼前这个纯粹单纯的小孩应该也不是个大恶之人,他们应该不会起太大的摩擦火花。
所以,旋即我离开了。
但是,灾难往往是看似最平静的往往爆发的力量越是恐怖,就像一座压抑万年的海底火山,就算隔着一万英尺的距离,也能在平静的湖面激起惊涛的骇浪。
夏天像一位美丽的女子,她面遮白纱,阿罗多姿,身形飘忽如同一位仙子,她天女散花般的站在碧蓝的苍穹洒下了一颗颗夏花的种子,满天如同雨点的花籽令我猝不及防的无处遁形,终于,有一颗落在了我脑海暮忆的土壤中,我惶惶等待着,期待着,迎接着........那么,它终究会开出一朵怎样的令人,扑朔迷离的花朵呢?


2004年盛夏
————莫柒漠

第3章 第三章
杨雨落
第一次见到莫柒漠的时候那是一个骄阳似火的夏午,我慵懒的像个“二流子”斜靠在它们学校的大门外的一颗高大的枫树下面,像个哈巴狗般张开大嘴贪婪的呼吸着身边的空气!高大的枫树舍己为人的悬挂在我头顶,密密麻麻的绿色巴掌在黑色的地上投影出白色的斑斓。其实我那时就个二流子,光着膀子,破洞的牛仔裤,一头金黄的头发,耳朵上面挂满了花花绿绿的“钉子”,吸着香烟,嘴里含着一块冰砖!一幅不可一世的朋克地道且形象的痞子打扮,但是,那时我觉的自己很潮流很时尚,我喜欢别人对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我喜欢“他们”啧啧的绕我而行,喜欢接受他们目光的洗礼,所以,我是个爱张扬的小孩!
随着时间的流逝,夏日的影子逐渐在地上慢慢的拉长,但是空气中燥热的分子丝毫没有减弱,没有一丝微风掠过,即使呆在林荫处,还是离我焦躁不安。我掏出自己的手机,那是一款新型的诺基亚,块头大的像块砖头,荧幕是钢化的,我不信,我曾经试着用锤子实验,但是其结果令我汗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零件支离破碎!荧幕丝毫没有动静,连裂痕都没有更别说破碎了。尽管它的样子极其丑陋,面目不堪,但是我还是喜欢它,对它爱不释手,它成了我最好的“秘密武器”,行走江湖的“武功秘籍”!
靠!三点半!无奈的耸耸肩,恋恋不舍的我离开自己阴荫的圣地,或许是靠的太久的缘故,我脚步虚浮的朝着校外门口那个写着大大的小卖部走去,那三个大大的红色油漆字明显的大过它那小小的门庭,在阳光的照耀下耀武扬威般的悬挂在它那低矮的房顶。
小二,来壶冰镇凉茶........
我大声朝着里面那位萎靡不振昏昏欲睡的妇女喊道!她耷拉的脑袋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的朝里面那个响着嘶嘶的冰柜指去!
汗,这人真没趣!
我买了三大壶冰水,外加五支冰棍,一包劣质的香烟,已经是这个小卖部最高级奢侈的消费者了,我看见那妇女接过我手中百元大钞的时候,眼睛里明显的闪烁出一点希翼的光芒!对我莞尔一笑,随即我大度的手一挥,不用找零了,当做你辛苦坚守岗位的避暑费!
不知道那位妇女等下瞌睡的时候会不会在梦中笑醒,我今天遇见了一个二逼............
我屁颠屁颠的抱着一大堆东西朝枫树下走去,后面传来了那妇女高亢的殷勤声,喂!小帅哥,要不要帮忙!我没有理他,继续朝前跑去!
这女人,脸翻的比书还快!
今儿嘛的心情就跟一首歌一样“征服”!
我要让这所学校的混子头目收于我的麾下,让他臣服,这是我征战枫市初中部的最后一站,此战是我扬名立万为继续冲刺高中部的奠基站,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呸!呸!我的人生字典里面就没有失败这俩个字,我吐了一口唾液,点燃了一支劣质的香烟,在吞云吐雾中眼神故作深沉的凝望着眼前“景盛中学”四个大大的楷字,陷入了无穷无尽的臆想当中!
我幻想着有一天夏澈市成为我呼风唤雨的天地,我将是他们的梦魇,大大小小的黑道帮派卑微的对我卑躬屈膝,我就是这里的王,我为所欲为,在我的内心里,这里没有法律,只有江湖,个人实力决定一切,等有一天我站在这座城市的巅峰,俯览着我的臣民.........这一刻,我做梦将都会笑醒!
本着虽然不能“名留千史,也要遗臭万年”的心态,从此,开始我夏澈市的征途!
其实我小时候不是这样,我小时候是个乖乖的小孩,我循规蹈矩的生活了十三年,自从我最亲爱的母亲妈妈死后,我就开始越来越叛逆,我讨厌我的父亲,我恨他,是他逼死了我最亲最爱的妈妈,她没有勇气反抗父亲的**,而懦弱的选择了跳楼,那是三年前盛夏的一个下午,我记得非常清楚,七月的阳光炙烤着水泥大地,滚烫的冒着嘶嘶的青袅。我欢快的哼着小调回家,手上飞扬着一张满分的成绩单,我数学,语文,和英语个个满分,激动的小脸通红朝家跑去,我要像妈妈索要奖励,因为她之前答应我只要我三科总成绩达到二百八十分,就奖励我去花果山去旅行,就是西游记里面那个孙悟空出生的地方,它孙猴子能在那里拜师学艺,学会七十二变和腾云驾雾,我杨雨落照样可以,那时候对于这部经典的神话剧我不止是迷恋,甚至到了疯癫的地步!
当我雀跃的回道小区的时候,一眼就望见了站在阳台上面的妈妈,她矗立在楼顶,像一位骄傲的女神,俯览着微小大地蠕动的人群。她面如死灰,眼神决绝的甚至没有凝望她楼下她年幼稚子的呼喊!啪!的一声,鲜红的血液在我的脚边,她身体周围蔓延开来,开出了一朵美丽妖艳的血花!
这一刻,一直萦绕在我耳边所有的谣言都成了事实,父亲**,母亲以死相逼,含恨自杀!
那一刻,我没有掉眼泪,我没有哭泣,手中的的成绩单悄然的划过我的指尖,落到了血液中,侵湿覆盖了那张黑白相间,光荣与骄傲的见证,一片模糊!
那一刻,我恨我的父亲,我发誓,觉不能像母亲这样软弱,我要很骄傲很勇敢的活着,等有一天,我在以同样的方式报复我的父亲,仇恨溢满了我的身体。我嘴角轻扬着,指甲带着尖锐的疼痛嵌进了我的掌心,但我丝毫感觉不到疼痛,我发誓,会有,会有那么一天的!
想到这里,我重新点燃了一根香烟,顿时,一股苦涩的味道充斥着口腔,我深深的吸了下去,脑海再次陷入了往事中!
后来,我学会了逃学,逃课,打架,吸烟,从开始的小心翼翼到最后的明目张胆。我的父亲,杨城青从来不会过问,在我眼里他总有忙不完的工作和睡不完的女人,但是她从来不把那些打扮妖娆花枝招展的女人带回去,他甚至自己都很少回那个所谓的家!
我每天面对那个偌大,堂皇,犹如宫殿般的城堡时,耳边总是幻听出母亲轻唤,小落,小落,小落.................犹如水滴般,滴答,滴答,滴答的响个不停。
在后来的后来,我也很少回那个家,索性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过起了独居自立的生活,其实我回到那个家也是一个人,我讨厌那里的气氛,那种另我孤单到彻夜难眠的气氛。
我其实是一名不在校的初三学生,我的学校,叫什么来着,噢,对了,应该叫夏澈市金世一中,教育水平在夏澈市最顶尖的贵族学校,我只去过俩次,一次报道,就是在它们学校挂个名,想去就去,不去就不去,将来可以继续在它们那里上重点高中。老师不会过问,因为我花了比别人多十倍的学费!
另外一次去收拾那里的一位纨绔子弟,学校的痞子头目,很简单很轻松的就收拾了他,一个中看不中用的酒囊饭袋!
因为我打架从来就不计后果,使命磕,磕到它们服气为止的那种!因为我知道有人会给我收拾残局,我该庆幸生在这个社会,这个金钱泛滥的家庭,因为,金钱,永远都是解决矛盾最直接,最好,最简单的终极武器!
还有,我是一把枪,专打出头鸟的那种枪,我最看不惯比我招摇的一些小孩!
每当我挫败一个人的时候,内心的愉悦往往没有看着他怎样帮我收拾残局时候那么痛快!
还有,我内心有着一个想法,或梦乡也成,这个想法开始只是个模糊的框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行动的开展,逐渐的清晰。我要打遍枫市大大小小的混子,好证明我不会像他老婆那样的懦弱!
我几岁攻哪里。几岁打哪里,往往都是随着时间的增长而递增,年龄与年龄成正比。等我到了花甲之年,那么,我就要攻克这个城市泰斗级的混子,这个,是必须的。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轻扬了一抹微笑..........
当我吃完五支冰棍,一壶半冰水的时候明白了“心凉”是什么感觉了!“寒冰涌肚”!
随即,那种对于学生们来说的“天籁之音”响彻了整个校园!
我赶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并用凉水洗了一下自己干燥的皮肤和惺忪的双眼,撸了一下凌乱的发丝,我的头发很长都快齐肩了,我其实不喜欢长发,但是没办法,你见过江湖里面哪个大侠是个短发的?
外表形象很重要,至少我外表上面看起来像个大侠,虽然我的头发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油垢,裤子破败不堪!但是,又能怎样?
因为我骨子里面蕴藏着那种气吞山河的英雄气概!
呵!我总是这么矛盾的自以为是。
对了,今天我此行的目的是为了“驯服”一只名叫田丰的混混,道听途说的他像个混世魔王。不怕死,跟我一样死磕到底的主。这是我统一初中部的最后一战,第七个。


我之前来过这里一次,但是扑了个空。这里远离闹市,郊农结合处。
没有高大的建筑,没有车水马龙的街道,霓虹闪烁的夜区!
【夏—夏涩离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