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庄末作样(重生)—元月月半(上)

时间: 2014-08-13 00:07:43 分类: 今日好文

【庄末作样(重生)—元月月半(上)】

文案


重生前:庄重无父无母无亲朋,短暂的一生就是个餐具,上面摆满了悲剧

重生后:父母健全,兄姐众多,家世显赫,外加一位竹马男票,屌丝翻身变土豪的庄重圆满了

可素,可素,行走在处处充满意外的人世间,庄重真的会圆满………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末,庄重 ┃ 配角:金鸣,药引,周武 ┃ 其它:温馨,重生

第1章 重生

庄重看着被超跑撞的支离破碎的身体,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终于不用再面对这个纷杂的尘世了。

说起庄重,不得不说他是个悲催的孩子。一出生就成了孤儿不说,又时常被人称之“野种”,更甚至连一天的学也没上过。

作为出生在公元三千两百年,成长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乍一听,很难让人相信还有目不识丁的存在。

可是,庄重就是这么特别。

当庄重在孤儿院长到十二岁的时候,一场无情的大雪把孤儿院里那岌岌可危的房子压垮之后,别无选择的他只能告别年过古稀的院长。

也不知他是幸还是不幸,长相还算漂亮的小庄重一出院门就人贩子盯上,但是,刚被拐走就被警察救了出来。

这次获救使得庄重坐上梦寐以求的房车,虽然是警1车,可看在庄重的眼里,面容严肃的警察也分外可亲。

自那以后,庄重就告诉自己,要做个像警1察叔叔一样的人。也就是他一直抱着与人为善的态度,才在后来的日子被利用的彻底。

等到警1察知晓庄重是个孤儿,就把他送进了福利院,因为庄重的年龄偏大,很难有人愿意领养他,在他十六岁的时候,自觉长大成人了就从福利院里搬了出来。

目不识丁,又没一技之长,刚出社会的少年很难找到工作。有道是,天无绝人之路。庄重所在的城市算是影视城,有时候许多电影赶在一块拍摄,群众演员很紧缺,庄重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了工作——当群演。

一开始,庄重三五天才有演出的机会,有时候赶上阴天下雨,饿肚子也是常有的。

也是因为温饱问题亟待解决,庄重才没有时间去跟别人学那些不伦不类的东西。

由于被饿怕了,在后来别人大手笔的装扮,到处跑场面试的时候,庄重却一心想着做好他那份相对稳定的工作。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做了四年群众演员的庄重在他二十岁的时候,遇到了他生命中的唯一贵人。

那时,庄重所在的城市突然刮起台风,剧组里所有的人被困在拍摄地。连着两天的台风,愣是把光鲜亮丽的明星们搞的灰头土脸。

原来,台风刚来的时候,好些人没想到风力会持续,剧组人员也就没有进城买生活必需品,有些演员在台风开始的时候甚至奢侈的用矿泉水洗手。

经历过台风的人都知道,风力太大人根本没办法出门,有时候自来水也会变得浑浊不可用。庄重就是在众人焦头烂额的时候,偷偷的把自己存的方便面和水给一位老演员分去一半。

不是庄重尊老爱幼,而是他这几天刚好扮演该演员的随从。把水和面塞到老演员的怀里,庄重果断的走了。

做好事不留名什么的,当时的庄重根本没想过,之所以走的急,是因为他需要到旁边一个拍摄室内戏的剧组里跑龙套。

后来,随着工作的增多,生活渐渐好转的庄重也不再跟别人共租一间房子,开始了独居生活。

但是,搬出来的庄重每到月初必须交房租。不然,在房子堪比金子的影视城里,他会露宿街头的。所以,每天为生活奔波的庄重很自然的把那次台风抛之脑后。

当老演员再次见到庄重已是半年之后了,那时的庄重根本不记得自己曾经如此好心。

这也全赖此地的明星太多,有好多人又共用一张脸,即便有些明星认识庄重,为了不叫错名字,庄重面对他们也不敢主动套近乎。更何况,一位资历很深的演员见他就说谢谢,庄重没喊神经病就不错了。

就冲着他这份傻劲,老演员才想帮他一把。老人知道庄重是孤儿,便指点他一些演戏技巧,后来更是把他推荐到一个偶像剧的剧组里。

庄重也有骨气,不但没有浪费这次机会,还给该剧的导演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

推荐他的老演员听到朋友对庄重赞不绝口,脸上分外有光,在而后的日子里又帮庄重搭过几次桥。

等庄重在电视剧里混个脸熟,老演员就把庄重带到他所在的经纪公司里。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这个时候,老人换上癌症,半年后老人万分不舍的离开了人世。

后来,庄重在电影节上拿到最佳新人奖的时候,只感谢了一个人,就是那位渐渐被遗忘的老演员。

老人是位真正的艺术家,说他德艺双馨也不为过。庄重火起来之后才说出他和老演员情同父子的关系,很是得一些真性情的人另眼相看。

遗憾的是,老演员在世时只教会了庄重演戏,交际上,庄重还处在跌跌撞撞的懵懂期。

就在庄重情商甚低的时候,他不再是演艺圈中的小透明了,人气居高不下的庄重也有了专门的经理人。

这时流行炒作,炒恋爱炒结婚炒生子,只要有利可图,死爹死娘死老婆也有炒上一炒的,可以说各种毁三观无下线。

庄重的经理人就是位炒作好手,当他知道庄重打小是孤儿,便是大肆的运作了一番。

说实话,庄重的确凭借这次机会接到好几部剧。可是,庄重不太清楚这一行的规矩。一些烂片接下来,庄重的名声没有变大,演技没有变好,他的经理人的荷包却鼓了。

庄重作为一个炙手可热的新星,按说是不应该去接那些传说中的烂片。

可惜,有钱能使鬼推磨,投资人把庄重的经理人喂饱了,庄重又没后台,又不愿去陪酒吃饭,经纪公司的大佬们便随着经理人折腾。反正,等着捧又乖巧的新人多如牛毛。

也许是庄重的前半生太过凄惨,即便后来被一圈烂片围绕,在他二十五那一年,依然拿到了国内分量最重的最佳男主角奖,那一年,庄重堪称演艺圈里最大的黑马。

得奖之后庄重有了喘息的时间,不再被温饱问题困扰,闲暇下来,他交了一个女朋友。

此时,庄重的经理人再次发力了。在圈子里待很长时间的经理人自以为庄重和那位女演员只是玩玩,也就没在意,刚好这时候流行捆绑走穴,经理人又借着两人的关系大肆运作一番。

因为运作的好,庄重的人品犹如坐火箭般直线上升,他的女朋友自然跟着水涨船高。

没过多久,两人经常一块儿出去站台,期间配合的相当默契,庄重就觉得他们年龄相当能互相体谅,便试着提出结婚的请求,谁知,女子临了临了却犹豫了。

近几年在圈子里的庄重也见过不少玩玩闹闹的,于是就问女子同他交往是不是没有抱着结婚的心思。

他白痴的问话,得到的自然是不。随后,傻缺脑残的庄重开始风风火火的准备结婚的事宜。

打小不知父母是谁的庄重很渴望家庭的温暖,想到明天就要有个家。庄重心里的激动怎么都压抑不住,控制不住的情况下,在婚礼的前一晚偷偷跑到了准新娘的家里。

就是这个冲动,庄重知道了他的新娘爱着别人,和他在一起就是为了大红,之后再同他分手回头去找那个一直不温不火的男人。

庄重不知道男人是怎么想的,为了出名竟然可以看着自己的女人跟着别的男人亲亲我我。

他不知道那女人和他在一块是什么心思,难不成,情和欲就这么好分割。

庄重见卧室里耳鬓厮磨的男女还没发现他,想都没想掏出手机,把两人在一块腻歪的画面拍了下来。不堪的一幕存到手机上,庄重的脑袋就停止运转了。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休息片刻庄重就通知要好的朋友,婚礼没有了,接着就把婚礼取消的信息发到他的官网上。

所有事情安排妥当,庄重关闭手机,拎着简单的行李赶去机场。

就在下出租车即将踏上飞机的时刻被车撞死了。庄重以为车是突然冲出来的,其实,是他的精神不集中闯红灯了。

庄重看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透明,眼见一辆辆采访车蜂拥而至,自己的手机被一个著名报刊的记者打开,那对男女浑身赤1裸的照片也被在场的记者连翻传阅,庄重带着笑意闭上了眼。

等到庄重再次睁开眼,已做好见阎王的准备,却被突然出现的白发老人吓晕了。

因为这位老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早些天扮演的娱乐大亨的原型。只在传记上看过出现的人物突至眼前,庄重没被吓死已是万幸。

庄之强见小孙子很不给面子的装孙子,吹着胡子哼唧道:“臭小子,给你爷爷睁开眼!”

庄重的妈妈洪月娥女士见公爹对幺儿出手,慌忙的把盛放庄重的摇篮夺下来。“爸,小宝还在发高烧,你别惹他啊。”

“我怎么了?”老爷子瞪着眼,指着偷偷睁瞧他的庄重,“这小子就是在装病,头疼脑热根本不是个事,至于这么紧张吗。”

“爸,现在不是公元三千年的冰河时期,不是一切物资都很紧张的年代,你不能总拿以前的事说话。”洪月娥看着怀中娇弱的幼子,说着说着眼眶红了。“都怪我,要不是我在怀着小宝的时候乱吃东西,小宝也不会成这个样子。”

“哪个样子?”庄重心中纳闷,他的四肢健全,脑袋也没坏啊。

“别说了。”庄之强沉痛的叹了一口气,“谁能想到孩子会得先天性心脏病,这都是命,半点不由人!”

庄重听到这话,犹如雷劈,一时间连呼吸都忘记了。

第2章 家人

等到庄重回过神,房间里已经暗了下来。想起昏迷之前听到的话,一口气吊在嗓子里,差点没把自己憋死。

犹是这样,庄重也不敢相信他变成了林妹妹。想到未来的日子里不能笑不能跑,娇弱的如那温室里的白莲花,这难道,难道就是报应……

庄重颤颤巍巍的伸出袖珍手,哆哆嗦嗦的举起来,看到手指还没有鸡爪粗,随即,房内传出小孩凄惨的叫声。

正在和保姆一起做饭的洪月娥拎着勺子就往楼上跑,“砰”的一下踢开门,单手提起幼子,用勺子拍着哭的说不出话的小孩,急切的问:“小宝,小宝,哪里难受,告诉妈妈……”

一声“妈妈”瞬间叫醒了绝望的四岁小孩。庄重睁开迷蒙的大眼,试探的叫道:“妈妈?”

“乖孩子,怎么连妈都不认识了。”洪月娥见他不哭,砰砰跳的心脏才停止打雷,笑着说:“妈妈还以为咱家小五烧傻了呢。”

“妈妈?”庄重使劲的往自己腰上狠狠掐一下,乖乖,真疼!

这么说来,他真的重生了。不对,如果刚才老人是活物,这是穿越,妥妥的。

苍天啊,大地呀,原来人真的可以穿越回去啊!庄重真想呐喊出来,为了不被当做怪物,庄重定了定神轻声的问:“爸爸去哪儿了?”

看到儿子小心翼翼的样子,洪月娥即心疼又心酸,“等一会儿爸爸就回来,哥哥和姐姐们也该放学了。”

“我也能上学吗?”庄重顺嘴问道,一说出来就后悔了。如果他真的穿越到土豪家中,别说上学,下海也不是个事。

可是,洪月娥不知道,只当小儿子每天呆在家里寂寞了,忙说:“等咱们家小宝的病好了,就去幼儿园,好不好?”

“好!”庄重一激动,不禁咳嗽出来。

“乖孩子,别急!”洪月娥忙抱好庄重,这时才发现手里还拿着勺子,干脆的把勺子一扔,说:“妈妈知道你每天看着爷爷厌烦,明儿妈妈就送你去幼儿园。”

“不行!”男人捡起脚边的汤勺,棱角分明的脸上布满霜寒,“你想要了孩子的命啊。”

“这哪是……”别说洪月娥听到这话摸不着头脑,庄重也呆住了。

“怎么不是!?”男人脱下大衣,看着面色通红的小孩,叹道:“孩子虽说是在三一六一年的年初一出生,可也只有四岁,到了幼儿园,撒尿拉屎不都是老师的事。”

“…那…那可……怎么办?”洪月娥只要想到万一老师照顾不到,就一阵心惊肉跳,满眼苦涩的问:“总不能一直把孩子关在房里?”

“身体没有健康起来,绝对不能出去!”男人双目一睁,“我同你说,咱爸正在整顿公司,你最近哪里都别去,就在家带着孩子。”

“整顿什么?”洪月娥好奇了。庄家的娱乐产业已经遍布华夏的各个角落,在不久的未来可能会触及到国外,还有什么好整顿的。

男人听到问话,倒杯热水喝一口才说:“据说上面开始重视被弃多年的文化,又说经过民间调查发现如今的孩子连方块字都不会写,届时一定会大肆整顿一番,咱们公司就必须跟着调整。”

男人的话音刚落,庄重总算想起来,为什么他们圈子里的艺人都写一手方块字,即便他的那位眼中只有钱的经理人,在到他身边的第一天也要求他务必把字练好,原来源头在这里啊。

“古文化是该被重视了,自从灾难发生,老祖宗留下的东西都快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了。”说着洪月娥低下头,见小儿闭上眼,声音放轻很多。

“谁说不是呢。”男人放下杯子说:“咱们家的几个孩子,上学只记得带笔电,要不了多久,估计都不记得书本是什么。”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洪月娥轻笑出声。

男人听到媳妇的笑声没有反驳,如果没有这么严重,上方不可能如此重视。只说:“经过调整公司的产业一定会受到波及,损失在所难免的,董事会的那些老顽固可能不太高兴。所以,我才让你少出门。”男人说着忍不住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暗乐。

“你少担心。”洪月娥见怀里的小孩不动,只当他睡着了。把庄重放进被窝里,才说:“就算是他们闹腾,也不可能往我面前凑。”

“这你可又错了。”男人话锋一转,“你没发现,最近林涉那老小子天不黑就从公司里回来了。”男人说的正是他的邻居,华夏首富林家二子。

“难怪谭敏敏今儿上午在咱们家里坐半天,合着是在躲那些上门的人。”洪月娥恍然大悟,林家的版图囊括各行各业,天上会刮什么风林家绝对是最先知晓的。

“丢弃百年的古文化突然被看重,以后会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准,哪个不想提前做好准备。”男人说着轻轻的把门带上。

等到房门被关上,误以为熟睡的人猛然睁开眼。为什么他在扮演庄之强的时候,了解到的资料上显示,他并没有一个出生在六一年的孙子呢。

难不成他不是回到过去,而是穿越到所谓的平行空间里。

如果庄重的前世是位高知识分子,最先想到的一定是他可能夭折了,而不是如此荒诞的猜测。

也是庄重的无知,让他瞎猫碰个死耗子——蒙对了。他现今所在的地方正是所谓的平行空间,这个时空和他原来所在的世界有很多相似,也有很多不同,这是庄重后来才知道的。但是,不妨碍庄重现在胡乱猜测。

就在庄重对着屋顶欣喜的念道,他这一世不但不是孤儿,还多了兄姐的时候,被他念叨的几位大小朋友放学回来了。

话说如今已经十五岁,正在读初三的庄仁扔下书包就问:“妈妈,小宝呢?”

“在楼上,刚睡着,你们别打扰他。”洪月娥脱掉围裙,见两双儿女争抢着上楼,很是欣慰,接着又叹气道:“孩子们都知道小宝的特殊了。”

庄麒端菜的手一抖,忙问:“什么时候?”

“去年我回娘家没敢带着小宝,老大帮他换衣服的时候,看到小宝胸前有块伤疤。”想起最小的庄毅懵懂的问,弟弟怎么受伤你的。洪月娥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了。

“别哭。”庄麒面色变得很是沉重,“咱们要认命!”

“小时还好,长大了可怎么办。”洪月娥越想越难过。

别人家的孩子能吃能喝,她家小宝只有看着的份,别人家的孩子可以娶妻生子,他家小宝连剧烈运动都不成啊。

“车到山前必有路,老天爷让你生下小宝,那就有一定的道理。”庄麒不忍再看媳妇难过的样子,说着就起身去喊孩子们吃饭。

他这几嗓子没把子女叫下来,却把不知何时睡着的庄重吵醒了。庄仁见庄重睁眼的同时身体一哆嗦,生气的说:“咱爸瞎叫什么,看把小宝吓得,太不懂事了。”

“就是就是!”庄丽跟着附和道:“见天的不吼,他心里就不舒坦!”

“一定是公司里的人都不鸟他,来家刷存在。”庄芝白眼一翻,“显摆自己多有能耐一样。”

“大哥,二姐,三姐,我听到楼梯响了。”庄毅小声的提醒道:“咱们赶紧撤!”

“小宝,乖乖的,哥哥等一会儿再来陪你玩……”

“大哥,别磨叽!”庄芝拽着庄仁胳膊,“老头上来该诬赖咱们把小宝闹醒的。”

庄重看着呼啦一下全走的四人,无意识的摸着发蒙的脑袋。话说吓到他的好像是突然多出的四人,什么时候变成只见过一次的亲爹。

还有,这四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豪门子弟,可是,观他们言行,怎么有种吊儿郎当,地痞流氓的味。

第3章 兄姐

这次庄麒到楼上看见庄重醒来,真没往庄仁他们身上想。听媳妇说在他回来之前小孩已经睡半天了,便把同他瞪眼的小孩抱起来:“小宝,跟爸爸一块吃晚饭,好吗?”

“好!”庄重使劲的点点头,他可要好好的参观一下新家,别漏出马脚。

庄重趴在庄麒的怀里到楼下,刚刚坐定的四兄妹“呼啦”一下就起来了。为首的庄仁率先说:“小宝,来,哥哥抱!”

“姐姐抱!”庄芝的屁股一撅,把庄仁挤开,伸着手说:“姐姐把蛋蛋都给小宝吃。”

“庄芝,你给我坐好!”庄麒见她舔着脸傻笑,抬腿就是一脚,“有点女孩子样吗?”

“爸爸,有二姐就够了。”庄芝纵深一跳躲过突现的大脚,拍拍屁股对装淑女的庄丽眨眨。

庄重看着女孩搞怪的样子,噗嗤笑出声。要不是看到墙上挂的自鸣钟,庄重真不信他回到六十年代。

这时淑女才款款向前,柔柔的说:“小宝,到姐姐这边来。”

庄重若真是个小孩,保不准就向温柔的大姐姐递出小手。可惜,刚才已经了解到这四位的真实不羁的性情,怎么可能把自己送到狼窝。便对正在盛饭的洪月娥伸出胳膊,叫道:“妈妈……”

被人高马大的哥哥姐姐挤到后面,没来得及表现的十岁小孩老成的说:“小宝果真是个聪明的孩子。”

“噗!”庄麒刚喝进嘴里的稀饭喷到了桌子上,“庄毅,再让我听到这话,撅腚等着!”

“小宝就是聪明!”庄毅把鸡蛋黄剥掉,蛋白放到庄重的小碗里,才说:“知道大哥、二姐和三姐想玩他,居然会选妈妈。”

“原来如此!”庄重瞬时恍然大悟。刚才看到哥姐的眼里闪着狼光,还以为自己的眼花了。但是,他为毛在四哥的话里听到可惜呢。

没等庄重想明白,就看到自己的小碗里已经放了四个蛋白。不作他想,准是原主喜欢吃,四位兄姐就把他们唯一的水煮蛋分出一半。

这让半生孤苦无依的庄重感动的无以言说,又见哥哥姐姐都在正大光明的看他。庄重的小脸一红,扒拉着洪月娥的碗,“妈妈,稀饭。”

“小宝不吃鸡蛋了?”说着洪月娥见怀里的小孩点头,笑着说:“那咱们就喝稀饭。”只当小孩生病,口味变了,也就没多想。随即看向几位子女,说:“把你们的鸡蛋都拿回去,不准浪费食物。”

当年经历过冰河时期的人如今多数还在世,因此各家一直还保持着勤俭节约的习惯。庄之强更是亲身承受过寒天冻地所带来的的余波,那时候想喝口热水都难,作为儿媳妇的洪月娥这样要求子女就再正常不过。

“小弟好奇怪哦。”庄毅打量着巴巴喝稀饭的小孩,“小宝不是最讨厌稀饭吗。”

“咳…咳咳……”

“庄毅,皮痒了!”庄麒见内向的幼子躲在媳妇怀里猛咳,瞪眼道:“不知道你弟弟的脸皮薄吗?”

怕被人看出不对的庄重在今儿才知道,脸皮薄也是理由。其实,他是被吓到了。看来以后不但要多听少说,还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搞清自身的状况。

庄重看到庄毅挨训,那兴高采烈的小脸也变得乌云密布,三位“趾高气扬”的兄妹恨不得把头埋进饭碗里。

于是,轻轻的扯一亲娘的棉衣,问道:“妈妈,爷爷在哪里?”
【庄末作样(重生)—元月月半(上)】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