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渡诚(上部+下部)—牧野姑娘(中)

时间: 2014-08-09 10:07:09 分类: 今日好文

【渡诚(上部+下部)—牧野姑娘(中)】

☆、第四十七章 喜欢的人

  天气照常炎热,特别是在午后,阳光晒在皮肤上有点发疼,路上的人不多,偶尔经过的几个人也总是无精打采的撑着太阳伞,樊西公园里却坐满了乘凉的人,下象棋、聊天,摇着扇子,聊着你家那大儿子去某某公司了,我家闺女也是那家公司的,今天的西红柿只要二块钱一斤,晚上炖个汤给我儿子补补。
  于诚照常的工作,范子他们最近说在起义,学校剥夺了他们的国庆,只给了他们三天假,所以也有段时间没见了,蚊子也很忙,工作、医院的事。
  现在晚上都会自然醒来,他都会站在阳台那里抽烟,然后盯着那没关上的门,那里还是漆黑一片,那个人已经睡着了,他目不转睛的顶在,好像那个人会从那里出来一样。
  之间也好像没了之前的那种亲近,因为于诚现在很少呆着那个房间,也很少看到他,他好像也在忙学校的事,晚上回来的也很晚,大学生可能都是这样的吧?
  不过这样也好,到了过年,他也打算辞了工作,回到家过他想过的日子,那个时候他就会很简单的忘记这可笑的感情,忘记这个人,应该很简单吧,忘记一个男人。
  国庆那天,举国欢庆,电视里都在播放着国庆大阅兵,热闹非凡,一列列整齐的海军、陆军齐步敬着军礼,国家主席站在车上对着士兵们挥手。于诚和小王也站在柜台前看电视,老板娘拿着账本敲了他们脑袋,俩个人就老老实实的跑去取蛋糕。
  于诚现在已经很上手了,不仅能轻松的做出一个精致的蛋糕,还能稍微玩出花样,只要他足够的细心,下班之后,他就有了属于他的三天假,他慢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电话响了,康渡的,是问他去不去市里?本来还不想去,虽然已经10 月了,天气还是有点热,不太想动,懒的折腾,后来一想也无聊,就往地铁站方向走了,看到那人群拥挤的地铁站台,他有一种打退堂鼓的冲动,好不容易挤上了地铁,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他憋着气,很想让车倒开回去。
  还好很多人在前一站下了车,下车的时候也还算轻松,走上了楼梯,走向出口,远远的看到了有个高挑的人站在出口那,他快步走了过去,却发现了旁边还有个女生,那女生长的很漂亮,黑色长发女生,看上去很干净的样子,短袖白裙,很文静。
  那女生跟阿渡聊了什么,阿渡也搭着话,很和谐,看上去就像是一对,是想介绍自己的新女朋友吗?真是花心,明明才和特儿分手才没多久,自己还真是没眼光,居然会喜欢这种男人。
  他躲在柱子那里,想找个合适的机会离开,靠在柱子那,他摸了下左边,为什么心脏有点疼,还有点烦闷,果然自己要病入膏肓了。
  电话铃声很吵,他迅速接通了电话,“喂。”
  “你在那里干嘛。”于诚探出头就看到了那人挂了电话,他走了过去。
  那女生一见到他,就很热情的自我介绍着,“你好,我是离苔,叫我小苔就行了。”
  “什么台?”他笑着不明白。
  “青苔的苔,呵呵,经常有人说名字太怪了。”离苔微微的一笑,很是甜美。
  “她是我们班长。”康渡在旁边加上了这么一句。
  原来是班长,这种事要早点说嘛,害他乱想,于诚笑着,“你们班长真漂亮,呵呵,我叫于诚。”
  那女生害羞着,“没有,我在学校算普通的。”
  随意的一段寒暄,原来他们在这里不小心遇到了,并不是那种关系,于诚突然都觉得有点放松了,他们三个走在街上,因为人比较多,又很热所以于诚就不愿意走了。
  他们选了一家冷饮店,坐在窗边那里聊天,离苔看上去挺内向的,却很擅长聊天,不愧是一班的班长,但是就是他和康渡聊的什么一点也听不懂,什么朝磊教授的那篇文学作品太过偏执,什么刘域的那篇文言词较温和,却饱含很多哲学思想,条理很明确,听的人云里雾里的,康渡对那些文学很有兴趣,时不时也会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离苔好像很赞同他的那些看法,语言中不免带着称赞之意。
  于诚听他们说话,都觉得要睡着了,好在康渡会顾及他,聊些他工作中的事,然后没说多久,离苔也会询问他,尽是客套的话,也是可以睡着的,而且会睡的很香。
  叮咚,短信铃声,他很感谢这个短信,他低头笑着回了一句,“国庆快乐,我正在听催眠曲呢。”
  “女朋友吗?”离苔吸了口饮料,见他笑的那么开心的样子。
  “还不是,呵呵。”
  这样回着,说明有意思成为女朋友,“那就加油,让她成为女朋友。”离苔巧妙的只是鼓励,不问太多,毕竟不是很熟。
  “谢了。”于诚毫不客气的收下了那句话,继续跟晓悦聊天,其实只是不想像个局外人坐在这里。
  外面俩个女人敲了敲,就看到离苔收拾自己的包,“拜了,朋友来了,下次见。”然而那俩个女人却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还娇气的说,“急什么,先坐一会。”
  那俩个女人很随意的搬着椅子,“你怎么会在地铁遇到康渡,故意的吧。”一个女生边坐下边对着离苔说,就见离苔轻轻的拍了下她,让她注意点。
  这俩个女生都挺漂亮的,属于气质型的,有个女生还挺高的,应该有一米七几,身材很好,穿了个短裤,更显出了美腿,她一上来就先跟康渡打着招呼,看到于诚也微微笑着打招呼,“你好,莉琳。”说着就坐在了康渡的旁边。
  “我叫惠子。”另一个矮一点的女生嬉笑着坐在于诚旁边,却一直越过他和离苔聊天。
  几个人坐在那里,随便聊着,如果之前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那现在就是完全的是憋着尿站在家门口,却没带钥匙的感觉。
  于诚一抬起头就迎视到那人的眼神,他转过头,余眼却还是注意到那莉琳的手搭在了他的手臂那,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是一团火,无论内心怎么也平息不了,一个短信声点醒了他打开,好在还有人聊天。
  离苔拉着莉琳要走,她也看不惯刚刚那个样子,而那莉琳却,“好不容易遇到,再坐一会。”
  “那你坐到这边来。”
  “别啊,我想和康渡说说话。”
  康渡推开了那个粘上来的女生,对着离苔,还很有礼貌温文尔雅着,“我们先走了。”
  于诚抬起头,也很赞同这个做法,他也站起来,“那我们先走了,拜。”
  “那我们……”那莉琳还没说出口,就被离苔塞了一个冰块。
  他们走出店之后,于诚就跟着康渡走在街道那,“刚那个女生好像挺喜欢你的。”
  “恩。”康渡看着前面,“饿吗?要不要去吃点什么?”
  话被无视,被敷衍,“不饿。”他走在前面,有点生气,“那个离苔是你的新女朋友?”
  “不是。”康渡走了上去,并排着走在一起。
  于诚没看他,就注意到迎面而来的几个女生,眼神时不时的看向旁边的这个高大的人,而这个人的眼神却一直留着了于诚的脸上,“你在意吗?”
  “什么?”于诚只顾着注意路人的眼神,没听清他的话。
  “走吧,去吃饭。”
  他们在一家挺上档次的地方,因为康渡说他发了稿费,要请客,听到请客,谁还好意思推辞,太见外了。
  随便点了几个家常菜,鱼香肉丝、可乐鸡翅、糖醋排骨、酱爆鱿鱼、春笋烧黄鱼、白灼青菜,一个清汤,其实还是有点丰盛的,于诚笑嘻嘻的夹菜,虽然他不挑食,但还是太久没好好补过了,吃个狠饱,还打了个隔,有人请客真好,就自己那微薄的工作,每个月都花光光了,还要开始用存款,早饿的人慌慌了。
  “哎呦,撑死我了。”他准备点烟,看到禁止吸烟的标志,就又放了回去。
  还坐那,见到柜台那康渡拿出几张红色钞票,宰一个学生,会不会太狠了,算了,那小子比自己有钱多了,而且,这是让他喜欢上他的代价,值了。
  “去消化下。”于诚坐在椅子上,微笑的看着前面的人。
  现在天已经黑了,也开始变得凉快了,街上人很多,挤来挤去的哪里是散步啊,所以就在比较近的公园那随便走着,散着步,公园里都有灯光,还有一些小型的游玩设施,碰碰车、转马、摆锤等,只不过都是浓缩版的,黑夜里,不时会透过一些风,很是清凉,夏天过后,天也变得温柔多了。
  “哎,你新出的那本书讲些什么啊。”他可没兴趣去看那些长篇大论。
  “爱情。”对方依旧简单又扼住要点。
  “呵呵,难怪这么花心。”一想起刚刚那个场景,就有点不舒服,这个人到底有什么好,那些女人要倒贴,自己也是,不明白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喜欢的。
  “我花心吗?第一次听说。”康渡带着无法捉摸的笑意看向旁边的人。
  “这我可不信,就刚那几个女生,绝对对你有意思。”于诚完全怀疑的语气强调着。
  “可是我对她们没兴趣。”他带着笑意,毫无可惜之意。
  没兴趣,那你怎么不早点推开那个女人,没兴趣,那你怎么让那个女人对你动手动脚,没兴趣,干嘛跟离苔聊的那么开心。
  “只有别人会喜欢上你,而你却永远不会对她们感兴趣。”这句话好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也在提醒着自己,早点醒过来,你活在的是个现实的社会。
  “我也是个普通人,我也会爱上一个人,所以,不要把我说的那么无情。”他认真的看着于诚,渴望着于诚也能转过头看看他,而于诚却依旧看着别处,“我有喜欢的人。”
  他停了下来,偏过头,对视上那无比郑重的人,那个样子好像是在跟他说他喜欢的人是他一样,他在心里自我嘲笑着,怎么可能,不要被迷惑了,他转过头,“离苔?”
  “不是。”康渡向前走了几步,不顾后面的人说,“他是个很温柔的人,有时候也很孩子气,又粗心大意。”
  这样的人,难道是粒粒她们?不会,温柔跟她们挂不上勾,而且粒粒几个和特儿是朋友,难道是单恋,不像,他不是个会单恋的人。
  “喜好还真特别,下次给我介绍一下。”
  “好。”
  他就站在后面,盯着前面安逸轻松的背影,有喜欢的人,什么时候?什么样的女人?学校的同学?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这个一向冷漠的男人露出这么高兴的神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有什么堵在了心口,憋的他难受,这个人永远也不会有自己一样的感情,但他不想破坏现在的和睦,他假意的笑着,手臂上痒痒的,他挠了挠,才发现那里早已被蚊子叮出了几个大包。
  “有蚊子。”他又拍了下腿上,刚才没注意到,被咬惨了,“回去吧。”
  隔天,他们俩个都有空,但于诚却情愿躲在房间,扑在床上用手机玩着小游戏,打发时间,没有去隔壁房间,他怕自己会露出那受伤的表情,不想再让那烦闷苦涩占据整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勇猛发文,迅速结束这无聊的文,我要开篇新文......虽说无聊,但后面我好像也被自己无聊的文感动到了......抹泪......


☆、第四十八章 告白

  三号,于诚和蚊子机场内等着默默他们,一看到刘叔他们,蚊子就冲了上去,又抱又问的,默默的状态还不错,只是脸色还是那样差。
  蚊子在医院不远处租了间房,也就直接带他们到了那里,一室一厅,装修的很简单却舒服,周围环境挺好的,也挺安静,应该还蛮贵的,也不知道蚊子哪来的钱。
  简单吃过午饭,蚊子就要去上班了,于诚就去医院预约了一间病房,刘叔跟他很熟,也没客气什么,也就是聊聊家常。
  蚊子长的很像刘叔,个子都不高,但看得出年轻的时也是长的很俊,只是现在脸色被岁月布满了皱纹,还有点驼背,别看刘叔这样,功夫厉害着呢,几招就能把蚊子制的服服帖帖的。
  于诚呆到了大晚上,因为他不想太早回去,也许那个人又会到房间里找他聊天。可当他回到家,却发现了坐在沙发那的大虫,怎么就忘了这么个祸害。
  “不是说10点到吗?”于诚一开门看到的是他,那坏心情就又上来了。
  “哦,火车提前到站了。”大虫看着电视,啃着自己带来的鸭脖。
  “大条开的吧?”于诚笑笑,走到房间门口,看了看隔壁房间的门。
  大虫翘着二郎腿,瞄了他一眼,“阿渡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好像还是个女的。”
  “吃你的鸭脖子。”他推开门,又走到沙发那,也拿起那鸭脖就啃。
  大虫脱了鞋,盘腿着瞄着痛咬着鸭脖的人,“我的鸭脖子得罪你了?”
  “你话怎么那么多。”于诚放下手里的东西,从茶几那拿出一瓶白酒。
  “我这不是关心我的鸭脖吗?”大虫瞄着,“给我倒上一杯。”
  俩人碰了下杯,“蚊子什么时候下班?”
  “12点…….今晚跟刘叔他们住,不回来了。”
  “哦,那明天去找他好了,如果我起的来。”大虫话当屁一样的放着。
  “就你,估计去不了。”于诚摇着头,喝了一口白酒。
  “估计也是,哎,那默默什么时候动手术?”大虫动了动旁边的人,“你回我话啊。”
  “闭嘴,我在想事。”于诚拿着一个鸭腿丢在他嘴里。
  “呦,大脑终于碰到用处了,快说,脑袋快生锈了吧。”话一出就被踹了,他翻了个白眼。
  于诚站在阳台那,抽着烟,时不时往楼下投着眼神,还不回来,去哪了?和哪个女生去干嘛?受欢迎还真好,刚分手没多久,就有人投怀送抱,呵,还有自己这个**喜欢,真有福气。
  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捏了熄了刚点着的烟,熄灯,睡觉。
  之后于诚有空就在医院陪着刘叔,陪着默默在医院走走,医院的住楼那边有蛮多树,他和默默坐在那路倚那,那里带过一点点的风,令人惬意,对面坐着一对老夫妻,在那里笑的很开心。
  这个时候应该在上课吧,还是说课又取消了,回家了?还是跟那个叫离清的女生…还是他喜欢的那个人…
  “阿诚哥,你在想什么?”默默柔弱的看着发呆的人,
  “没什么。”他回神的微笑着,怎么又想到他了。
  ………
  大虫也有就只呆了三天,就回去了,这几天时间都花在默默这,也就只是上班的时候,会见到一面,晚上回来之后,洗个澡,就倒在床上,但总是想着那事,他在和他喜欢的那个女生交往吗会介绍给他认识吗?好在意。
  那天,默默做手术的日子,默默很勇敢,还一直让大家放心,倒是蚊子和刘叔,站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的,于诚忍不住的笑出声,这俩个人果然是父子,连些动作也一模一样。
  三个人站在手术门口等着,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六点,蚊子和刘叔紧张的上前去询问,那医生抹着汗,说了一句,“手术非常成功。”
  那俩人才赶紧的看着默默,就看到蚊子兴奋的拿着电话打给了武子。然后还翻着手机,一直站在那跟不同的人打电话。刘叔坐在床边,也是笑不拢嘴,摸了摸默默的头发。
  于诚站在旁边,看着熟睡的默默,也很欣慰,上天女孩子给了她一个残缺的身体,却给了她懂得疼爱她的人。
  电话铃声响起,他看了下屏幕,走到走廊里,过了会才接了,“喂”
  “手术怎么样了?”那人走在路上,关心的问。
  “手术挺成功的。”于诚笑着回着,这几天也没见到他了,只知道他好像还挺忙的。
  “我去找你,把地址告诉我。”
  康渡提着大篮的水果,却被拦在了门口,默默在休息,刘叔接过水果,还客气的寒暄着,蚊子让于诚也回去吧,反正也没事,他也就拍拍屁股和康渡走了。
  “吃饭没?我还没吃饭。”于诚摸了下干瘪的肚子,想着蚊子他们还没吃呢。
  “没,吃什么?”
  于诚任意的选了一家餐馆,简单的吃了饭,打包了几个菜,就在于诚拿菜时,康渡已经付好了钱,提着几个菜,在医院那里,见到了正在跟蚊子说话的林奥,他随意的打了声招呼,想起了之前的事,还是有点拘束。
  “刚刚的饭钱”。于诚把钱放在康渡的手上。
  康渡看着手里的那钱,想起第一次一起去吃饭,也是这样,他知道这个人不介意付出,但却会拒绝好意,他把钱放在了兜里,没有推辞。
  几天没见面了,打电话的时候也总是说在医院,晚上也很晚回去,他知道于诚在躲着他,他也明白这是个过程,总有一天会改变的。
  “书的事弄好了吗”于诚难得正视着他,笑着问。
  “好了。”对方也很高兴的说。
  简单的如往常的对话,从远处看像是一对好朋友,谁也看不出他们内心的变化。
  天色早已暗下了,路上都是来往的行人,他们走在街上,有意无意的聊着默默的事,也尽是听于诚说,今天于诚心情不错,说话也毫不避讳的看着康渡。
  康渡认真的听着那人说话,没注意到自己的格外显眼,可那讲话的人注意到了,总会有女生还回头望着这边,他假装没看见一样,话也变的少了。
  店里是营业员热情的口号,经过那巷子边还可以听到巷子里那满是人说话的声音,偶尔路过一家甜点店会飘出满是香味,对面马路那里是一个广场,围着很多人,主持人在那里说着什么,很响亮,一个字眼闪过于诚的耳朵。
  “我们去对面看看。”他话刚出,行动上还没征求旁边的人的意见,就往那边走了。
  站在外围,看不到什么,“往前一点。”
  他挤在人群中,用5.2的眼睛盯着那板上的字,一等奖:空调,二等奖:美的烤箱,都是他想要的东西,再看了一下说明,“哎,我也上去唱首歌。”转过脸,却不是那个人,他不顾旁人怎么看待他的自言自语,回头寻找着那人,好在那人很高,在人群里很快就找到了。
  “阿渡,这里。”他遛的太快,康渡完全没跟上他,于诚想起那个人有近视,挥了挥手。
  “那现在还有没有人来表演一曲,现在的曲目是阿牛的爱我久久,是首老歌哈,会的可以上台来展现一下。”主持人最后发话了,于诚再一次没过脑的迅速的举起了手。空调、烤箱。
  “好,请那位最先举手的朋友,上台来。”观众都看向这个举手的人,让出了路。
  于诚站在台上,对着康渡的那个方向笑了笑,“请问,怎么称呼啊。”
  “于诚。”他傻乐着。
  “那你今天想拿着哪份大礼呢?”
  “都想要。”于诚看了看那歌曲,想着应该没多大的问题,那不是以前经常哼的曲子不。
  他无心的望了一下台下,完了,词忘了,这个会不会提供台词。
  主持人一大串的开着玩笑,于诚就接到了个短信,他打开一看,冲那个方向露出了微笑。
  音乐响起,饱满的一声吉他声,让一起有过追剧经历的人,不免陷入了回忆中,随着婉转而又细腻的音乐,他眼神投向那人在的一角,用自己那独特的声音唱着,真挚中是简单的快乐,懒懒中却又小小忧伤的感觉:
  担心你为了我爱阮
  而放弃了自己
  心疼你思念阮
  而在深夜里哭泣
  希望我能在你身边
  为你擦干泪湿的眼
  孤单是我给你的伤害
  让我吻一吻你的脸
  你是我最简单的快乐
  也让我最彻底的哭泣
  我要用什么来说爱你
  只怕我会让你更伤心
  喜欢你在乎的表情
  尤其是吃醋的样子
  你说会爱我很久很久
  那时最温柔的事
  喜欢坐摩托的时候
  轻轻靠在你的背后
  让风吹乱你的秀发
  拂去我所有哀愁
  你是我最简单的快乐
  也让我最彻底的哭泣
  我要用什么来说爱你
  只怕我会让你更伤心
  你是我最简单的快乐
  也让我最彻底的哭泣
  我要用什么来说爱你
  只怕我会让你更伤心
  啦啦…………
  熟悉的曲调唤醒着大家对过往的追忆,大家跟着最后的曲调,一起互动着,温暖轻松的调子结束,一阵响亮的掌声响起,旁边聚了更多人,站在这里听着那个年轻人富有感情的歌唱。
【渡诚(上部+下部)—牧野姑娘(中)】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