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山河望断(雍正)番外—寻常巷陌(11)

分类: 今日好文

【山河望断(雍正)番外—寻常巷陌(11)】

  如同一种割裂,一种分娩,一种送葬前的哀悼。
  却是往日欢笑的割裂,今日诀别的分娩,明日希望的哀悼。
  胤禛觉得自己的胸腔正在用力的缩成一团,经历几乎让人呕出五脏六腑的尖锐痛楚。
  人只能经历自己所体会的痛苦,再如何心疼,也无法以身相代。
  无论他怎样设想,怎样设身处地,他都无法真正感受祥弟此刻的绝望悲伤。
  这种清楚的认知,更百倍加深了他的痛楚。
  可他不能放手。
  他不能让他的弟弟独自一人面对无边的绝望。
  胤禛将用体温暖过的手穿过他的脖颈紧紧揽住他单薄的肩膀,一手轻轻揉搓他攒聚的眉心。
  拧紧的眉头渐渐松开。
  胤禛俯下身,将他整个人揽在怀里,轻轻拍打,一如垂髫之年。
  亲吻他的头发。
  这是两个成年男子之间罕见的亲密,尽管是兄弟之间,也委实太过细腻。
  在胤祥十三岁以后,就再没有出现过的亲密举动。
  而上一次,是因为妃母的去世,胤祥失恃。
  今天,不是失祜,更甚失祜。
  细密的吻落在已经略显干枯斑驳带着药味的发丝上。
  带着温热到令人难过的关切与慰藉。
  “祥弟,别怕……”
  “别怕,哥在这儿,哥在这儿……”
  在久违的温暖的怀抱中,颤抖终于渐渐平息,呼吸渐次绵长。
  ·
  “四哥,我又梦见你了。”
  “四哥,真的是你?”
  “四哥……你怎么来了?”
  沙哑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仍然伴随着仿佛永远不会熄灭停滞的熏烟和药香。
  他说他又梦见了他,胤禛却不敢去想,那梦里,那狰狞的可怕的梦里,还有谁,还有什么。
  当血脉恩亲一朝反目,昔日种种言笑晏晏都瞬间化作剔骨的刀,扎进人心。
  一分温馨回忆,就是一分凌迟之苦。
  可暖意融融的昨日之日,却像是带着蜜糖的砒霜,无法阻挠,无比诱人。
  即使明知那甜美背后就是致命的苦涩,却因此刻的孤独冰冷,忍不住去亲近那伤人的烈焰。
  胤祥一下一下眨着眼,悠悠诉说,由痛苦而安然,由淡漠而焦虑。
  对胤禛真正出现的焦虑。
  四哥不该来,不该一次又一次地踏进他这不是幽禁近似幽禁的狭小府邸。
  他太清楚,此刻的十三阿哥,是一个人见人怕、谁占谁倒霉的祸患,而一个头脑清醒的皇子亲王此刻该做的绝不是关心而乱,而是明智地脱身自保,离他远远的,远的不至于被他牵连、被他带累。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他们都愿意有福同享,却从不想“有难同当”。
  他虽身在六道轮回、无间地狱,却不想他的兄长,他尊贵无匹、国之栋梁的兄长同受罹难。即便他遭受怎样的苦楚,看着兄长安然无恙,得展宏图,也是好的。为此,白刃加身,虽死不悔。
  胤禛揽着他肩头扶他略微坐起来些,倚在靠枕上。因躺的久了体位变动有些晕眩的胤祥一把抓住兄长的手,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恢复了呼吸,面色平静下来,却仍是浑身无力,像陷入棉花中一般……
  胤禛试了试他的额头,发热。
  “你说你……”胤禛又是着急又是心疼,眼看着胤祥的身体一天天羸弱下去,风华正茂的青年人却如此**病榻,怎由得他不心疼。可他张了张嘴,忍不住泻出半句之后,还是忍住了。将他自得到消息到入得此门一路上被火急火燎烤出来的无数的念叨责备叮嘱尽数吞了回去。
  他舍不得。
  无论他又是怎样不注意身体怎样胡思乱想这么自己也这么他这个兄长,现在,他都舍不得。
  这个苍白瘦削、在梦魇中叫着四哥的孩子,平静冲淡的语气下,正经历着他无法想象的绝望痛楚,他实在不忍再说他了。
  “四哥……”
  “没事的。”他兄弟二人一处长大,心意相通,胤祥才起了头,胤禛便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他,“总是至亲的父子兄弟,你看胤禩都那样了,也没见胤禟怎么避讳。汗阿玛心思多变,谁也料不准他的想法,若真为这点子事儿避忌了,指不定哪天就成了下一个胤褆,罔顾人伦手足之情,无情无义呢。”
  胤祥昏昏沉沉咳了两声,许久,才勉强笑道,“四哥总是有理,谁也辩不过你。”
  胤禛垂目看了他良久,终于握着他的手,叹气般说了一句,“……你呀。”
  胤祥闻言突然抬头望着兄长,那一双眼眸明亮依旧,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舍、悲凉,就在胤禛想要说点儿什么的时候,突然失笑,“佛曰□,空即是色,红粉骷髅本是一物,四哥着相了吗?”
  胤禛敛眉瞥他一眼,竟显出几分宝相庄严,手掌交握,用指腹摩挲他冰凉的手背,半低着头,用难以言喻的语调悠悠道:“小时你做算学,我在旁边抄条幅,你问我怎么总写那两句,我说喜欢,也叫你记住,如今可还记得?”
  “自然记得,那是我这辈子记住的第一首词,”胤祥唇角一点一点慢慢勾了起来,枯槁的病容逐渐明亮,隐约焕发出另一种全新的光彩,竟像在这一刹那脱离了时空,回溯到人生最天真无邪的年华,他拉长了调子轻轻吟诵,底气不足,却仍充斥着令人心动的清朗悠长,“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胤禛听着韵律在耳边飘荡,侧着脸凝视窗口投射出的斑斓阴影,像是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了。
  “可惜了,东坡居士禅宗之友,胤祥却生来就是道士。”
  这是往日他们相互打趣的话,此刻听着,便有些说不出的执拗。
  胤禛心里一紧,又回头看他,目光闪了闪,“那老聃还说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呢。”
  胤祥瞬间一怔。
  像一张单薄的剪影。
  他终于缓缓地,缓缓地半弯下腰,伸出手抓住兄长的臂膀,将额头抵了上去。他那么用力,又那么疲惫,手指,甚至指甲都掐进了胤禛的筋肉,胤禛却面不改色,连眉毛都没有一丝的颤动。因为胤祥的每一个动作都如此艰难,像是忍受着莫大的痛苦,他的手臂因太过用力而颤抖,那是早年可以拉十力弓的手臂。他整个人看起来好像一架缺了润滑即将散架的机器,胤禛觉得自己几乎能听到他每一寸肌理运转带来的嘎吱作响。
  胤祥将脸深深埋进兄长肩窝里,以一种近乎狼狈的姿态徒劳地掩盖住所有的突如其来的失措不堪。
【山河望断(雍正)番外—寻常巷陌(11)】

--免责声明-- 《山河望断(雍正)番外—寻常巷陌(11)》小说章节新颖,内容惟妙惟肖,《山河望断(雍正)番外—寻常巷陌(11)》章节内容由本站[陌香文库]程序自动转载于互联网或由本站会员上传,《山河望断(雍正)番外—寻常巷陌(11)》小说版权归属于原作者,转载到本站只是为了宣传作品,让更多读者欣赏,《山河望断(雍正)番外—寻常巷陌(11)》只代表小说原作者的观点和本站[陌香文库]无关,如果小说章节内容不健康或者如果您认为本站转载《山河望断(雍正)番外—寻常巷陌(11)》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邮件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予以删除处理mo6864-11。

<small id='mo6864-11'></small><noframes id='mo6864-11'>

  • <tfoot id='mo6864-11'></tfoot>

          <legend id='mo6864-11'><style id='mo6864-11'><dir id='mo6864-11'><q id='mo6864-11'></q></dir></style></legend>
          <i id='mo6864-11'><tr id='mo6864-11'><dt id='mo6864-11'><q id='mo6864-11'><span id='mo6864-11'><th id='mo6864-11'></th></span></q></dt></tr></i><div id='mo6864-11'><tfoot id='mo6864-11'></tfoot><dl id='mo6864-11'><fieldset id='mo6864-11'></fieldset></dl></div>
              <bdo id='mo6864-11'></bdo><ul id='mo6864-11'></ul>

                • 《山河望断(雍正)番外—寻常巷陌(11)》为转载作品,《山河望断(雍正)番外—寻常巷陌(11)》所有章节均由本站程序自动收集于网络,内容属于原作者和本站无关。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