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重生之苏洛的傲娇生活番外—紫色木屋

时间: 2014-07-11 00:12:18 分类: 今日好文

【重生之苏洛的傲娇生活番外—紫色木屋】

 正文地址:http://www.moxiangwenku.com/?/ot/2013-11-03/26656.html
http://www.moxiangwenku.com/?/ot/2013-11-03/26657.html
http://www.moxiangwenku.com/?/ot/2013-11-03/26658.html

  番外第一章
  
  嗯……
  一声低吟,从苏洛的口中发出。他有意识的第一感觉,就是全身疼痛的不行,那是像被车轮压过的感觉,全身的骨架都被拆了般。
  苏洛睁开眼,没有交点的双眼有些空洞,苏洛回想,他记得在乐室里写歌,是为了顾导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曲。那个时候他好像发烧了,玄慕哥叫他去医院,可是灵感来了,他就任性了一次,说作好曲再去,结果?
  结果他好像失去了意识。
  那么现在,他是在医院吗?
  可是?苏洛眼中的光芒,慢慢回来了,他看着天花板,很陌生。陌生不是因为房间,而是因为,苏洛一种感觉。这里不是家,也不是苏洛的身份会住的病房。
  所以?一瞬间,心被揪了一下,从未有过的心慌,蔓延了全身。这是多少年来,不曾体会过的?
  苏洛猛的扬起身子。
  “小少爷,您醒了?”正巧这时,有人推门而入。
  苏洛蹙眉:“杨叔。”话脱口未出,可是叫出声之后才发现,这人和杨叔似乎有些不同。不同在于,这人比杨叔老了,起码老了5岁。
  等等?
  一闪而过的念头,苏洛没有抓到。他只是坐在床上,看着杨管家。
  而同时,杨管家也被苏洛的称呼吓到了。他在苏家看着小少爷长大,这是第一次听到小少爷这么叫他。杨管家的心有些激动,激动之情表现在脸上。同样,苏洛也看到了。“杨叔,这里是医院吧?”见杨管家的激动的看着自己,却没有说话,苏洛才问。
  “是的,小少爷。我找到天桥底下,发现你躺在地上流了不少血,把我吓死了。不过好在医生说,你只是皮外伤加轻微的胃出血,小少爷,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
  杨管家只顾着关心苏洛,却没有注意到苏洛在听到他的话后,瞬间变脸了。
  那时一种暴风雨欲袭的脸色。
  什么天桥?什么意思?
  “小少爷,你怎么了?”久久没有听到苏洛的声音,杨管家才发现了他的异状,这一看之下,苏洛的脸色吓了他一跳,“小少爷,你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医生……医生……”说着,他一边喊一边伸手去按床铃。
  “杨叔。”苏洛拉住他的手,“现在是什么时候?”苏洛的声音有些喘,那拉着杨管家的手,甚至颤抖。
  “早上十点多。”
  “几几年几月几日?”
  “XXXX年4月20日,小少爷,怎么了?”
  XXXX年4月20日。苏洛拉着杨管家的手,垂下了。上天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他回来了,又回到了8年后的这辈子。
  可是苏洛笑不出来,五年了,从19岁到23岁,他和安尔祺在一起五年了,难道说那经历的五年只是一个梦吗?还是说,他现在的经历才是一个梦?
  不,那五年不是梦。那个男人的温柔,属于他们的家,彼此拥抱的温度,此刻仿佛还印在他的身上,苏洛绝对不会相信那五年不是梦。
  所以,现在才是梦,他只是梦到了这辈子而已,既然是梦,总是会醒的。
  因此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好好的睡上一觉,等睡醒了,他就没事了。
  于是,苏洛又躺回床上,拉过被子,马上闭眼睡觉。
  “小少爷?”杨管家有些莫名的看着苏洛。
  “杨叔,我想睡觉了,你不要吵我。”
  苏洛以为,睡醒之后,梦就会醒来,醒来之后,他就会回到那个有安玄慕的世界里,他会躺在属于他们的床上,可是没有。
  直到一个星期后,苏洛出院了,他的梦还没有醒来。
  站在医院门口,看着外面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群,陌生却是曾经无比熟悉的城市,苏洛的心,说不出的涩。
  “杨叔,我一直忘记问你,你来照顾我,苏家那边没事吗?”回过神,苏洛看着身边苍老了很多的杨管家。
  “我已经没在苏家了,老爷临终前吩咐过,让我好好照顾小少爷,所以处理好苏家的事情,把事情转交给新的管家,我就出来了。”杨管家是苏老爷从小看着长大的,从他毕业之后,就一直跟着苏老爷,所以他对苏老爷的忠心和尊重,就如同对自己的亲生父亲。
  “苏家那边不会放过我,你救了我,我怕他们不会放过你。”再次面对这辈子,对于苏家,苏洛已经不恨了。
  也许是有安尔祺的那辈子过的太幸福了,那辈子,一家人到最后和和睦睦的,才因此,使得他对这辈子,也不在乎了。
  现在的苏洛不再是以前的苏洛了,他知道,人世间有很多东西,比仇恨更重要。比如珍惜眼前,珍惜现在拥有的。对苏洛而言,这辈子最重要的……心一痛,是那段那辈子拥有过的感情,是那个这辈子,他并不熟悉的男人。
  25岁的苏洛,180公分的身高,他的身材极好的。可是现在,因为这一年的颠沛生活,使得他只有110来斤的体重,身体瘦的,只剩下骨头了皮了。
  杨管家看着他,心很疼。
  这一个星期,使得杨管家也看明白了一件事,小少爷真的长大了。曾经嚣张跋扈的小少爷,被苏家赶出来却依旧高傲的不肯低头的小少爷,现在小少爷身上的气息很温和。提起苏家,不再是愤恨到无可奈何的眼神了。
  他镇定淡然到,让杨管家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小少爷变了,这样一来,他是不是就可以把老爷的最后一道遗嘱,告诉他呢?
  
  第二章
  
  “杨叔,你想说什么?”看着杨管家欲言又止,苏洛率先问。
  杨管家犹豫了一下,决定先观察苏洛一段时间。“小少爷,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这段时间以来,对于杨叔这个称呼,杨管家也习惯了。
  “打算?”苏洛的眼底闪过几分摇摆不定,他现在最想做的,是去见那个男人。可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吧,然后找份工作。”
  “小少爷,我倒是有个地方,不知道小少爷愿不愿意去。”杨管家提议。
  “哦?哪里?”
  “中东区靠近市中心的蓝色河畔有一处小高层的公寓,是……”杨管家犹豫了一下,“是老爷以我的名义买的,老爷说,如果将来有一天,小少爷无处可去的时候,就把这件事告诉小少爷。”杨管家说完,有些小心翼翼的 看着苏洛,深怕刺激了苏洛。
  不过,他显然担心过头了,苏洛的神情也只是顿了一下,随即淡淡的笑了,笑容如沐春风,让人很是安心。
  “那就麻烦杨叔带路吧。”
  “那这两天就把房子的产权过户给小少爷?”杨管家稍微放心了些,小少爷应该是变了。
  “不,这事情不急。”
  说话间,两人打的上了车。从医院到蓝色河畔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小区里的小高层建筑让苏洛很有感触,他想起了他和安尔祺的家,也是小高层。
  有些事情虽然分不清真实,可是一旦想起,心就会疼的不行。苏洛不相信那只是一个梦,一个那么真实的梦。
  来到904的门牌,打开门,里面是两室两厅的套房,精装修的,家电什么的全都备齐了,看着里面的一层不染,苏洛知道,是这几天杨管家来打扫过了。
  苏洛有些感慨,老爹这套房子,安排的太意外。既然料到了有一天他会一败涂地,为什么在开始,要把一切都给他呢?
  只是现在,已经没有了答案。
  苏洛真的有些不习惯。几天前,他还生活在天伦之乐里,父母健在。几天后一觉醒来,他就成了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这种落差,让他连问怎么回事的资格都没。因为上天,根本无法解释。
  “小少爷,这是你的东西,我都给你带来了。”苏洛没什么东西,杨管家把他从天桥带走的时候,就是孓然一身的。而杨管家所谓的东西,是他从苏家带来的。
  “这里有你的证件,银行卡,还有学历证以及一些获奖的证书。”杨管家也是聪明人,那些衣服鞋子不实用,所以他没带,可是证件却有用的,带起来很方便。
  “谢谢。”苏洛很感动,在那辈子里,老爹和妈去全球之旅之后,杨管家就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了。对于这个老人,苏洛如父亲般的尊重,可是这辈子,自己却需要他要操心,他心里很过意不去。
  回复 1775楼2013-05-27 14:44举报 |以沫等相濡
  奥陶珊瑚9
  “可是我的身份证……”
  “身份证在这里。”杨管家从自己的钱包里把苏洛的身份证拿出来,“那天送你到医院的时候,从你换下的衣服找出来的,好在身份证还在,不然补身份证又要去苏家拿户口本,这就麻烦了。”
  “杨叔。”握住老管家的手,苏洛的眼底认真,“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你操心了。”那辈子的杨叔,没有操心过苏家破碎的事情,所以看上去还年轻的很,可是这辈子,却那么老了。
  是自己,是自己让他担心了。
  “小少爷。”杨管家再好的自制力,也在苏洛的这声保证中,红了脸。“少爷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我去给少爷准备些吃的。”本来还怕苏洛会嫌弃这里,现在杨管家放下了心。
  苏老爷对他恩重如山,苏洛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苏洛那时任性跋扈,可是在他心中却是个主子,主子的事情,下人不能多嘴。现在苏洛好了,杨管家就像个父亲,看到了儿子的希望。
  苏洛回到房间,躺在软软的床上。他把头埋进被子里,闻到了被套上,洗衣液的味道,洗衣液的味道,是家的味道。
  苏洛突然想起了那辈子,那个男人站在洗衣间,虽然是用洗衣机洗衣服,可是那一幕幕,苏洛觉得那么窝心。那辈子的幸福,在现在想来,太过讽刺了。
  泪水滑落的时候,苏洛没有发现,他一个26岁的男人要承认自己在哭,这是多么难为情的事情。可是渐渐的,哭声大了。
  杨管家站在门口,本来想问苏洛要吃什么,听到里面的哭声,他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
  老爷,小少爷真的长大了,也懂事了。
  苏洛哭了一会儿,就起来了。他看着杨管家给他的证件,有W大音乐系的毕业证书,有高中时参加竞赛的一些证书,还有那张卡,是老爹在世的时候,每个月会汇入零用钱,在老爹死了之后,他放在房间里忘记拿了,后来警察来了,他被抓走了,再后来他想回苏家,已经进不去了,所以这些东西,他一直没有拿。
  里面还有些钱的,当时乐团的钱也是老爹给他,都存在这个卡里,只是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
  哎……
  苏洛叹了一声气,他有些无措。环视了一圈房间,这里的装修很简单,房间连着书房。苏洛来到书房,里面有一本全新的笔记本电脑,苏洛摸着电脑,他知道,这些都是杨管家添置的。
  从来都是个让人放心的管家,那辈子如此,这辈子也如此。
  打开电脑,苏洛发现网线已经连好了,不知道杨管家是什么时候安排的,苏洛很感动。
  其实,杨管家早就安排好了,只是以前,苏洛的性格没改,他一直遵照着苏老爷子的吩咐,没让苏洛知道这里,也没找苏洛。
  上了百度,苏洛直接搜索了安尔祺这个名字。
  有些惋惜,百度上,关于安尔祺的资料少之又少。大概最详细的介绍,就是他是丰皇集团总裁这块了,但是关于他的私人事情,却是一点也没有。
  也是,安尔祺很少涉及媒体,这里又怎么会有他的资料。只是,这些资料,还是少的叫苏洛怀疑。
  那个低调中又张扬的男人,不知道这辈子碰上了,会怎样。想到这里,苏洛有点紧张,同时很期待。
  晚上是苏洛一个人的晚上。
  杨管家准备好这里之后,苏洛就让他回去陪家人了,杨管家是不放心的,想留在这里照顾苏洛,可是苏洛说,他总不能一直依靠别人。所以,杨管家走了。
  杨管家走了之后,苏洛洗了澡,换上运动服,也去散步了。再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对这辈子的N城,苏洛夹着陌生和熟悉两种感觉,所以,他想再确认一下。
  繁华到奢华的N城,人来人往的马路,那辈子N城的夜生活,还没这辈子热闹。霓虹下的姑娘们,一件件漂亮的短裙,苏洛看着,不禁摇头笑了。
  他先去了一下银行,查了一下银行里的钱,心震惊了一下,里面竟然有500万的钱。他记得老爹给他的零用钱是100万一个月,也就是说,这些钱在老爹去世之后,还往他的户口里存。顿时,苏洛有种相当福尔摩斯的想法了,这个在帮着老爹存钱的人,会是谁?
  按照他以前的心态,老爹死了,这张卡就没用了,所以他根本不会再去看里面的钱,今天这一看,真是大收获。
  苏洛想了想,取了1000出来,然后又漫步走着。
  走过跟银翼广场不分上下的阳光广场,来到N城电影院,他曾经在这里摔倒过,以为雪天,那天和张常仁闹了矛盾,摔了个四脚朝天,好在是终极者出现,把他送到安尔祺身边了。
  他和安尔祺曾经牵着手,无数次的在附近散步过。
  他曾经坐在这里,只因为他主演的电影在这里首映,所以他要给粉丝签名。可是现在,他走在人群中,谁还能认出,那辈子风靡了全国,甚至走向世界的天堂组合,苏洛。
  走着走着,苏洛叫来了的士,上车的时候,不自禁的说出了那个地址。
  
  第三章
  
  苏洛站在单元房的楼下,抬头就能看见这单元最高的一层。那里,曾是他的家,他最安心的地方。那里,有他最深爱,且也最爱他的人。可是现在,如果见着了,他还有那个梦一般的经历吗?
  苏洛忍不住想上去敲门,想看看那个男人。可是苏洛知道不能。可是身体里克制的血液他压抑不住,所以,苏洛冲动了一次。
  他往电子门的大楼输入密码,这个密码,他已经熟的不能再熟悉了。
  走进电梯的时候,苏洛觉得自己的血液在上升,一下子升了上去,当他深呼吸了一下,又下来了,可是没一会儿,又飙升了,这样反复着,苏洛觉得,自己要生出病来了。
  等到电梯开的时候,苏洛迈了出去,脚在颤抖,是即将碰面的幸福还是怕不认识自己的惊慌,苏洛已分辨不清。甚至他根本就忘了,安尔祺的身边有终极者暗中保护着,自己这样冲动的过来,可能随时会没命。
  只是,身体的冲动自己根本就管不住。
  苏洛站在电梯口,双眼看着那个门牌,那个他熟悉了好多年的门牌,不同的是,那辈子的感应器上,有他的指纹,而这辈子还在吗?
  一步……两步……终于走到门口的时候,苏洛觉得,就像自己重走了一生那样。
  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按了那自己从未按过的门铃。回想起来,那辈子的几年,自己当真从未按过门铃。和朋友一起喝多了酒醉了,那个男人总是会在第一时间来接他。如果自己玩的晚了,有时直接开门,有时那个男人已经在门口等他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幸福的要死的感觉,已经涩的不像话了。
  按下门铃的时候,苏洛紧张了,他想把手收回来,可是手像是黏住了按钮一样,却怎么也收不回来。心怦怦的跳着,如果来开门了,他该怎么说?
  嗨?
  你好?
  还是还记得我吗?
  或者说我送外卖的?
  苏洛觉得好笑,他连外卖的东西也没有,像是外卖的吗?
  可是,这些紧张和不安,都是不需要的,在苏洛按了那么久,还没有人来开门之后,已经慢慢的平复了,安尔祺,不在里面。
  哎……苏洛叹了一声气,他还是没能准备好,怎么和这个男人见面。可是苏洛知道,安尔祺会信自己的,毕竟,他是那么理智的一个人,那么浪漫的一个人,那么感性的一个人。
  这次,手收的回来了,主人不在,再按门铃也没用。
  在门口靠了很久,苏洛伸进裤袋里想抽烟了,可是发现根本就没有烟。他轻笑了一声,不知是无奈还是可笑,然后再依依不舍的看了门口一眼,准备走了。
  可是,刚走到电梯口时,电梯开了。然后,苏洛傻住了,甚至忘记了让路,就这么挡在电梯口。
  咸咸的眼泪,那是谁在哭泣?
  宝贝,亲昵的声音,那是在呼唤谁?
  我寻觅,一遍又一遍。
  白色的羽毛,那是谁的翅膀?
  它飘落在我的身上,又是谁的气息?
  暖暖的……暖暖的……
  寂寞的世界,那是谁在孤单?
  有我,简单的两个字,那是谁在承诺?
  我寻觅,一遍又一遍。
  白色的羽毛,那是天使的翅膀。
  它飘落在我的身上,那是你的气息。
  暖暖的……暖暖的……
  我的天使。
  苏洛觉得自己的嘴巴有点咸咸的,他猛然回神,是自己的脸庞湿了,是自己的眼泪流了出来,他有点狼狈,有点尴尬的去擦,一边,小心翼翼又外带受宠若惊的眼神,看着电梯里的男人。
  白色的衬衣,灰色的西装裤,高挑的身材还是那么棒,棒到苏洛几乎要忘记,这辈子的这个男人,已经36岁了。
  十岁的差距,十年的岁月,他长大了,而那个男人,更加成熟了。
  十年前的安尔祺,全身透着优雅带痞的气质,而十年后的安尔祺,优雅的气质还在,甚至更加霸气更胜了。而那股让人觉得轻松的痞气,却不再了。
  苏洛对上了他的眼神,冷冷的,锐的像把剑。脚步,突然后退了几步,这个男人,不是他的安玄慕。
  想到这个,一股钻心的痛,揪着苏洛的心脏。他一边看着安尔祺,一边摇头,一边不停的后退,甚至没有意识到,身后就是安全梯的门了,他全身瘫痪的靠着,深怕自己会倒下。
  “主子?”电梯里除了安尔祺之外,还有另外两个男子,其中一个走到门口,挡在了苏洛的面前。这个一种防备措施,深怕这个出现着这里的陌生青年,会伤害自家的主人。
  安尔祺面色冷漠的从电梯里出来,然后按了自己门口的感应器,接着走进了屋子里,可是,他的身子,在门即将合上的时候,顿了一下。心似乎突然被利器割了一下,很疼,却又散的极快。
  接着,他似乎听到了门口的青年,低喃的哭声,同时,他身子僵住了。
  门口的青年,口中喊着那个他熟悉的名字。
  玄慕哥……
  番4来啦~~
  是听错了,那个无助哭泣的青年,在叫着自己的名字。那么熟悉的轻吟,感觉像是能引起他灵魂里隐藏着的共鸣。安尔祺下意识的想去回应,可是声音堵在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来。
  而他的动作更快,人已经随之冲出了门口。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青年,认识自己。
  可是,门口早已没有了那人的身影,唯一可见的是,安全梯的门,有了小小的细缝。安尔祺愣了一会儿。
  “主子,怎么了?”两名终极者同时跟着移动。
  “没事。”
  也许,是自己的错觉。
  转身走进屋内。
  夜晚的月光,照着两个相见不相识的人。苏洛靠在楼梯口的窗边,他闭着眼睛。安尔祺已换上了绸缎的睡袍,腰间系着一根带,胸口敞开着,他站在阳台上,拿着酒杯,杯中是空的,酒已经被他喝光了。看似闲散的神情,其实不然,他的眉头紧皱着。
  又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安尔祺走进卧室,然后去了书房。
  他靠着皮椅,看着电脑上的屏幕,上面显示的是他家门口的录像情况。那个青年,在他家站了很久,同时按了门铃。他是……来找自己的吗?所以那声玄慕哥,不是错觉。
  想到这里,安尔祺的眉头蹙的更紧了。脑海里想要抓住一些片段,可是空白一片。
  过了片刻,安尔祺把这段视频中的人提取出来,然后拨了电话:“把这个人的资料查出来,半个小时后我要。”
  苏洛走出大门,看着身后的电子门合上,他眼神呆呆的,心空空的,像是没有了灵魂的躯体。他转过身,一步一步的离开,身形成双,闲得很孤寂。
  怎么也没有想过,再相见,会是这种情况。
  故事还没开始,苏洛就觉得要结束了。
  此时此刻,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跟安尔祺开始,这个安尔祺,不是他的男人,他甚至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今天一时冲动的过来,结果呢?
  苏洛慢慢的回神。
  那辈子的理智回来,他是安尔祺一天一年,亲自教出来的人,现在,不正是考验他的时候吗?
【重生之苏洛的傲娇生活番外—紫色木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