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天之厉的悲催进化史—蛇蝎心肠(上)

时间: 2014-06-03 14:09:37 分类: 今日好文

【天之厉的悲催进化史—蛇蝎心肠(上)】


这篇文章是我一时脑抽开的。一切都是为了戳中我萌点的天佛凉凉。
主要的cp就是重生的天佛凉凉X穿越的天之厉(我真心没有说过天之厉会是攻的)
本文系男穿女再穿男,包涵生子情节(天佛天厉,大家要有心理准备)
穿越的天之厉属性囧二呆,重生的天佛凉凉小小有些腹黑。
因为是两个人在这一世的经历促使这两个成长所以起名进化史。


☆、成为天之厉

  序章成为天之厉
  在苏斯道眼里,天之厉,是一个毫无萌点的男人。
  身为一个霹雳道友,苏斯道看过旧剧,看过新剧,经历过旧剧的恩恩怨怨,经历过新剧的卖萌卖色相,苏斯道是一个很淡定的人,淡定的没有什么能够准确的戳中她的萌点。而天之厉,属于那种不能戳中她萌点的人中最不能戳中她萌点的人。
  原因——苏斯道喜欢的是那种仙气飘飘冷艳高贵,最好是一袭白衣,一头银发的那款。就像是六铢衣,其实她就萌过好一阵子。后来六铢衣挂点了,她就出坑了。直到最近听说有劲爆情节出现她一个高三备考状态的理科生才转过头来看了几集MV,最后高度总结概括了天之厉的形象——毫无萌点。
  一击中心,非常之痛。
  要不是有天之佛,苏斯道估计根本不会记住天之厉是何人。高三备考状态的理科生是毫无多余的脑细胞来记忆的。但是天之厉很幸运,至少因为天之佛的关系在苏斯道的脑子里留下了那么一丝丝啦的小小的印象。
  苏斯道真正萌的是天之佛。
  天佛原乡的至高代表,地位有了。白衣白发,打扮有了,形象有萌点。再加上那清高却稍有偏激的性格,就连性格也很符合她的口味。虽然面具是难看了点,但是苏斯道是个面具控,这也算是一个萌点。最后,是结局。苏斯道喜欢的是虐身虐心的结局,或许是因为高三繁重的课业把她逼疯了,总之这也是个萌点。最最重要的,是雌雄同相,生子啊!这种设定让苏斯道一下子就狼血沸腾了。总之天之佛是各种萌点,各种直击心脏。
  看完MV,身为一个重点高中的学生,苏斯道绝对是要休息的了。休息是对第二天听课的保证,而周日看了MV也已经是难得的奢侈了。于是即使心里怀抱着对天佛的各种不舍,苏斯道还是关灯睡觉了。
  身为一个理科生,苏斯道很清楚的知道,穿越这种事情是根本只存在在穿越小说之中,得不到科学解释的。但是即使是这样,身为一个只有17岁的女孩子,苏斯道还是怀揣着想要看到天佛的幻想的。
  但是这种幻想其实并不代表她苏斯道本人就想穿越。
  所以一睁开眼,然后发现自己成为了幼生期的天之厉同志的时候,苏斯道的心情是各种风中凌乱不解释。
  至于苏斯道为什么知道自己成为了天之厉,这是因为苏斯道得到了天之厉的记忆。从记忆之中她找到了诞生起就应该有的记忆,也就是记忆传承。但也只是记忆传承而已。就一个名字而已!
  而所谓的幼生期,其实也就是婴儿时期。天之厉是元种八厉之一,是天地孕化,出生也就是那副样子了,至于苏斯道是怎么确定天之厉是幼生期的,请相信她,她只在天之厉的大脑之中找到了一些混杂的,从诞生开始就出现的念头,也就是说,穿越到了天之厉身上的她虽然得到了天之厉的记忆,但是,却变成了两眼一抹黑,并且连话也不会说的彻底的文盲。
  当然这并不是让苏斯道最抓狂的。
  第一,她穿越了,她很抓狂。第二,她从女的变成了男的,还是个类似于天机的纯爷们,一个毫无萌点的天之厉,她很抓狂,但是最抓狂的,却是她再也回不去了。
  煤气里添加物的味道还是那么的刺鼻,慌乱的想要开灯关煤气,结果却忘记了,这个时候开灯一定是会引起爆炸的。而爆炸的那一瞬间,她想到的是幸好父母因为有事晚归。
  她再也回不去,回不去那个即使父母工作忙,感情也并不和睦,但是依旧是家的家。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旧时不理解的余光中的《乡愁》,现在却以这般惨烈的方式展现,理解的如此深刻入骨。现在她,却是宁可不知道了。
  糊涂难得,难得糊涂,糊涂,是无知。但是无知,何尝又不是一种福气。
  从此,世上再无那个为了高三拼搏的苏斯道,只剩下在这个世上挣扎的天之厉。他是,天之厉。
  作者有话要说:穿越了,心理的转变可不是那么快的。别看主角好像很坚决,但是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最终,主角是会成长的。恩求收藏,求评论= =话说真心会有人看么


☆、再穷不能穷孩子

  第一章再穷不能穷孩子
  苏斯道觉得厉族的化形其实和心理年龄有关系,否则不至于他变成了天之厉,但是这个天之厉却只有15、6岁的样子(苏斯道很抑郁,因为这说明了她身体年龄竟然比心理年龄大)而自家的小弟小妹们全都是各种颜色的娃。
  天之厉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身为一个合格的厉,他需要照顾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在他之后诞生的诸多弟弟妹妹。
  身为先出生的那一个,天之厉拥有很强的天赋,而有了力量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由天地孕育,本身就没有父母,长兄如父,虽然现在的天之厉只是个穿的,但是他还是要担负起照看弟弟妹妹的责任。
  苏斯道其实是一个很讨厌孩子的人,即使对自己的表妹多加照顾,但是那也只是血脉相连的责任使然。而现在苏斯道成了天之厉,弟弟妹妹却不止是他的责任,也不仅仅是责任而是救赎。如果没有了这些弟弟妹妹,他还真说不好会在孤单寂寞之中做出什么事情来。人啊,不在寂寞中爆发,就在寂寞中**。
  天之厉有很多弟弟妹妹,而成为了天之厉的苏斯道很愁。虽然身为一个理科生兼职腐女,她看过很多书,知道很多事情,但是妇幼保健之类的东西真心不是她涉及的范围啊。而且厉族化形,不知道为毛就他天之厉一个还是纤细少年样子,剩下的无论是谁都还是婴儿。口胡啊!他一个刚刚穿过来的高中生真心应付不来啊!
  书到用时方恨少,古人诚不欺我也。苏斯道内心呐喊,但是还是尽心尽力的照顾起厉族这一大家子。这是身为天之厉的责任,也是给予名为苏斯道的灵魂的救赎。
  但是,就算是救赎,要照顾婴儿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忙得过来的。
  元种八厉,说起来那是相当的威风,但是威风是一回事,威风完了这七个孩子还嗷嗷待哺呢,他身为老大得养啊。
  养孩子是个愁人的问题。要养孩子,首先就得有东西喂。虽说他们是厉族,但是很显然,娃嘛,肯定还是不能辟谷的,不仅不能辟谷,而且还得好好吃。天知道厉族都是神马东西长大的,天之厉这个愁啊。他现在又不是女人,没有奶啊口胡。
  退一万步,就算他现在还是苏斯道,还是一样白搭,奶那是说有就有的么!
  他现在唯一感谢上苍的就是至少身为天之厉,化形的时候老天还是给了他一套衣服的,至少他现在不至于果奔不是?
  婴儿们,从来都是按下个葫芦起个瓢的那种,仅仅是不到一天的时间,此起彼伏的哭声就已经让新任天之厉感到了各种神经衰弱。即使好不容易在异诞之脉这种鬼地方找到了一些果子,但是谁知道吃了会不会有问题。但是要买,第一他不识路,第二,他不会这个世界的通用语,各种口胡坑爹不解释。
  尤其是,就算是他认路了,他知道了这个世界的通用语,他估计也不敢把家里那七只小的留在异诞之脉。就算厉族生命力旺盛,但是幼生期啊,那是能够保准的么,谁知道要是他一个没看住会发生什么事情。
  得了,人住的地方是铁定要接触的,不为了自己就算是为了自家弟弟妹妹也是要接触的。看了看满地爬的七只小娃儿,天之厉的心中很忧桑。但是忧桑归忧桑他还是得把自家弟弟妹妹带着。
  孩子爬了满身,天之厉外表很淡定的板着一张扑克脸,内心纠结,内牛满面。形象啊,他的形象啊,王者的霸道呢,狂傲的气息呢,虽然这两点都不是他的萌点,但是满身挂孩子绝对是破坏形象之中的破坏形象啊好不!
  话虽如此,但是他还是感到庆幸,因为幸好穿成了天之厉,要是换成苏斯道的身体,没等孩子挂满全身就该扑街了。
  要相信,这纯属苏斯道的苦中作乐。
  于是厉族这一大家子,除了天之厉这位还是站着的,剩下的全都是扒在天之厉身上的。之间头顶的是蓝毛,胸口的是绿毛,肩上还有一对红毛的……总而言之,相当的具有喜感。
  然后,兜兜转转,没有自动寻路功能的天之厉在路上摘一些自己曾经在课上学过的能吃的果子,弄了汁水喂孩子,剩下的自己解决,总算是走到了有人烟的地方。
  放眼望去,店面上的字他全认识,放耳听去,他一句话也听不懂。摸摸口袋,他连一个面额最小的货币都木有,看看身上,这套衣服要是当了他就没有穿的了。
  路人看了造型奇怪的天之厉和扒在天之厉身上的一群小娃,纷纷回头露出欣慰的表情——这是多么好的兄长啊!
  承受着众人诡异的眼光,天之厉终于感受到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果然是至理名言,他受教了。虽然在主观上他根本就不希望有这种机会。
  他是去偷呢,是去抢呢,还是去坑呢,还是去蒙呢,还是去骗呢?被难倒了的天之厉陡然黑化了。不要怪他,没钱的日子没法过啊,他一个人没钱就算了,孩子们不能没有钱啊!再穷不能穷孩子!
  于是正在天之厉犹豫要不要一时冲动做出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的时候头上的咎殃不愧是水之厉,十分凄惨的哭了。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
  于是,挂在天之厉身上的所有娃都收到了咎殃的感染,开始了魔音穿脑七重唱。顿时,天之厉一个头两个大,什么坑蒙拐骗,烧杀抢掠,有了这么七个孩子,他想干什么也干不成啊。
  最后总结了一下,觉得天之厉这货,她在原剧里就觉得他是个渣,现在看来还是一个带衰的货,不仅带衰了天佛,并且还把她苏斯道这个大好青年给带衰了!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怎么才能让这些娃们停下来,要不然不用等什么天竞鏖锋,不用等什么佛厉大战他就先被内耗掉了。
  天之厉——死于其他其中元厉的魔音穿脑。
  苏斯道抿抿嘴唇,打了一个哆嗦。
  丫的,这一点也不搞笑!
  作者有话要说:求收藏求留言天之厉啊- -就这么被我崩了


☆、奶爸

  第二章奶爸
  身为一个青葱少年,天之厉表示自己的鸭梨很大。身为兄长,天之厉表示自己的鸭梨还是很大。身为天之厉,天之厉表示,果然天之厉不是人做的,简直就是要命啊。
  挂在身子上的娃们哭声震天,鼻涕眼泪连带口水蹭了他一身。而且身为厉族,他们的力气也很大,至少比普通婴儿的力气大很多。事实上,要不是他这身衣服还是很结实的,估计这个时候在七个娃的**下他就要果奔了。
  各种坑爹不解释。而且他现在要怎么赚钱啊,难道真心要出卖色相?
  果断不要,不到最后的关头,色相是不能出卖的,这是原则问题。但是要是没钱了,就要饿死了……他得思考思考。
  天之厉清楚的记得,厉族,其实不应该只是他们八个的,但是在异诞之脉的时候他果断没有见到除了他们八个之外的还属于厉族的生物,要是有同族的话,有了成人他们的生活也不至于这么窘迫了。
  但是转念一想,他们八个才刚刚生出来,其他的不还都是浮云呢么,再一想,要是还有其他的厉族,然后还是在异诞之脉,然后还是根据心理年龄化形……
  身为天之厉,他不是奶爸啊好不好,有着七个娃挂在身上他已经很苦逼了,要是有更多的娃挂在身上他岂不是要死?被奶娃淹没并且内耗掉的天之厉,同样的不好笑。
  所以,难道他真的要出卖色相?(厉爹,你怎么就和色相这个词脱不开边了呢?)
  天之厉觉得自己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混的最惨的老大之一了。自家弟弟妹妹小的时候要带着,长大了得养着,养了之后好不容易可以大展拳脚了,还要养活厉族一大家子,开始能够蹦跶了,结果被封印了,被封印不说,好不容易有了儿子,结果儿子死了。有了孙子,结果孙子辈自家弟弟妹妹算计死了。好不容易离开封印了吧,结果孩子他妈还挂了。
  各种悲催不解释。
  其实他本来以为身为一个高三学生,各种复习备考就已经是很悲催的事情了,但是他没有想到成为了天之厉之后才是各种悲催。至少身为高三学生的时候他从来没有为生活操心过。他之前果然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现在,应该考虑的不仅仅是赚钱了,而且还要考虑怎么才能把他身上这七个给哄好。不说哄笑了至少也得哄不哭了。
  任务艰巨各种不解释啊!
  又当爹又当妈的天之厉不得不以挂着一身小崽子的悲催形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向角落——尼玛,虽然他本人真心是爱好和平的,但是要是真的有某一天他一个脑抽想要占领苦境之类的地方了,要是遇到看见他哄孩子形象的人他还要不要活了。
  然后更加悲催的事情发生了——婴儿嘛,因为身体的神经系统还没有发育完全,所以有很多的反应都是条件反射,再加上这些都是婴儿,没有任何的别的尝试,所以他们尿了。
  胸前的绿毛颇为无辜的大哭起来,就好像刚刚做了坏事的不是他一样。天之厉陡然有些庆幸,至少不是扒在他头上的咎殃尿了不是?
  但是根据作者一贯的尿性,天之厉,你还是多多担待一下吧。身为一个合格的苦逼带孩子的老大哥,你要做好被弟弟妹妹尿一身的准备。
  于是一人尿了,七个娃都尿了,于是天之厉杯具了。
  当真是欲哭无泪啊,欲哭无泪。他单单知道孩子们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为什么就没有阻止这帮崽子们扒着自己啊。现在可好了,彻底杯具了,他就这么一套衣服啊,彻底没有办法见人了。
  捂脸,天之厉现在唯一想干的事情就是泪奔。这种情况太让人欲哭无泪了。他这个老大做的都没有妖道角来的轻松,至少那些妖道角们从来没有被七个孩子一起扒着并且一起尿了的时候吧!
  但是即使是觉得苦逼无比,天之厉还是没有把自家弟弟妹妹都扔了的准备。那毕竟是他的亲人啊,身为一个大哥,即使是苦逼了一些,但是怎么能做出那种把弟弟妹妹抛弃的事情呢?做出那种事情的都是渣啊都是渣。
  所以唯一让天之厉感到庆幸的事情只有——现在是夏天。找个没人的地方洗澡是免费的。免费的=不要钱=不用出卖色相。于是天之厉陡然亮了。
  色相什么的全是浮云啊浮云!别的他不会,但是山野的资源他还是可以利用的不是?就算带着七个拖后腿的娃娃,但是野猪什么的一般野兽还是打不过他的。
  天气很热,现是洗掉衣服,然后洗澡,顺带把小崽子们也洗掉。一个个光屁股的厉族小娃娃,在太阳底下,在水中,游得各种欢乐,也不哭了,也不闹了。
  但是天之厉本人就尴尬了——ORZ苏斯道是女穿男,他虽然在生物课上学过有关男女器官的不同并且还从基因层面进行过了解,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这么淡定的接受自己就这么变成了男的。
  忒尴尬了,忒尴尬了。谁个他一块豆腐让他一头撞死啊撞死!
  但是他真的能不洗么?娃们全都尿他身上了,首先他得洗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把孩子们的衣服也洗掉,并且晾干,并且还要让孩子们在水里待到衣服干掉。衣服不干对他是无所谓的,但是对孩子们的身体大概是不好的。
  于是身体差别什么的全部都是浮云,天之厉果断的决定鸵鸟一次,反正那是她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不该看到的,就算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也不会长针眼的。那是他自己的身体。
  事实上,如果天之厉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咬牙切齿目光恍惚之类的表现的话他的话语的可信度或许还能够高一些的。
  话说他真的是天之厉半截王迹吧,不是天之厉奶爸王迹吧。一边洗衣服一边内牛满面的天之厉在果断的吐槽着。
  不过就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天之厉果断就是奶爸王迹不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求收藏求留言话说苏斯道这姑娘真心挺不容易的


☆、里子和面子

  第三章里子和面子
  盛夏时节,河水也是温热的,再加上厉族的崽子们身体都是很健康很强壮的,天之厉倒也不担心孩子们在水中受冻得病。
  弟弟妹妹们很快玩的很开心,天之厉却很愁。他得洗衣服啊。元种八厉,说明他要洗八件衣服七件小的,一件大的。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他终于在生活的摧残下向着奶爸的道路越奔越远了么?
  一边洗衣服,天之厉的感到心中格外的凄凉。
  洗完衣服,晾起来,然后下水,任凭温暖的河水洗净身上的污浊——唔,洗澡什么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也看不见自己水下的身体。恩,他什么也看不见。
  典型的鸵鸟心理,把头埋在沙子里就算是不知道了,但是事实上天之厉啊,那是你的身体啊,就算是你拒绝得了一时,难道还能一辈子不碰么?要知道,人可是有那么三急啊,其中内急为甚!(啊喂!)
  泡在水里,天之厉仿佛才感觉到夏天的酷热——没办法,异诞之脉那种地方很阴冷,夏天也感觉不到酷热,一路上他光顾着哄孩子了,也没有太大感觉,现在入了水,才感受到夏天的风都是热的这种感觉。
  但是,这水真心是相当的暖和,恩恩,很舒服。
  把头洗掉(这个很重要,咎殃扒着他的头,然后就尿了),天之厉湿着一头黑发(这个时候还没有白),靠在岸边幸福的眯起了眼睛。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露天裸浴了,真的是很享受啊。
  舒服着舒服着,天之厉搭在岸边就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似乎梦到了家里温暖的被窝,又似乎梦到了很多幼年家中还算和睦时候的事情,但是梦醒来他却并不记得了,只是感觉很悲伤,很惆怅,又隐隐有一些眷恋。
  忙碌的时候没能想起,闲暇的时候在心头荡漾。这个感觉,名为思乡。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只不过是愁苦者的自我安慰。
  梦里花落知多少,数不得,捉不到。
  泪水流下,擦干之后他就不是苏斯道,还是那个奶爸天之厉。虽然苦了些,但是至少他的身边还有七个弟弟妹妹,就算为了他们他也要振作。
  厉族的孩子们一向很有活力,即使是天之厉已经睡过去好一阵子了,孩子们依旧玩的开心,尤其是是咎殃,在水里如鱼得水就连劫尘也不得不让上半分。现在劫尘和咎殃正在用对方的胳膊磨牙。
  恩,很和谐很有爱的画面,除了天之厉奶爸的满头黑线——这些娃的精神比他还好,心情更好,完全看不出刚刚的七重唱是他们发出来的。
  诶诶,他什么也没有看见。他没看见贪秽皱着一张小脸被咎殃踩在脚下就要哭出来了,没看见劫尘和咎殃互相磨牙,没看见,他什么也没看见。恩,他要收衣服,然后去打猎,然后去卖。
  至于怎么卖,他不通这里的语言,他得想想恩想想。
  处于自我催眠状态的天之厉转身,闭眼起身,争取不让自己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然后睁眼,然后就看到了身着白衣,满头白发的,大概是修佛之人,关键是,那是个男人。
  天之厉脑袋之中脑筋急速旋转——他光着身子+被男人看到了==他不用考虑怎么出卖色相了色相已经被无意识卖了(厉爹,你能不能不要色相了喂!)==……
  掉头一头扎进水里,睡眠溅起了巨大的水花,天之厉把自己整个人都扔进了水里,死活不出来透口气,做出一副想要闷死自己的状态。
  惨了,惨了,这下子什么里子面子也都没有了。
  然后被吓到的七个孩子们也不磨牙了,也不委屈了,一致的扁扁小嘴,然后再次上演哭声七重唱。倒是把岸上的人也弄了个大红脸。
  这边天之厉很尴尬,那边不小心看到了天之厉裸浴的人更是尴尬无比。他预料到了过程却没有预料到开头和结果。
  楼至韦驮今年也只有不到百岁,没有天之佛这种崇高的称谓,也没有日后高深的修为。他唯一有的却是前世记忆,身为天之佛的前世。
  前世的一切都是因为天之厉而起,而这一世他准备把危险斩断自源头。
  现在的天之厉定然不会有日后强大,他拿到了奥义吠陀,没有那么强大的天之厉,他相信拼上性命他总是可以杀死现在的天之厉的。如此,便不会有日后的牺牲也不会有污秽肮脏的天之佛。(恩,恩,这就是所谓的精神洁癖发作了)
  他先是潜入了异诞之脉,发现那里还残留着淡淡的厉氛,很微弱很微弱的厉氛,比起他记忆之中的要淡泊太多。也就是说现在要不是厉族已经不使用这里,要不然就是刚刚化形。当然,根据时间判断他倾向后者。
  他出了异诞之脉顺着厉氛追寻,然后在离异诞之脉不是太远的村镇旁边看到了站在角落之中的天之厉。
【天之厉的悲催进化史—蛇蝎心肠(上)】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