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燃情 —凛滢

时间: 2016-08-09 21:37:35 分类: 今日好文

【燃情 —凛滢】
开篇

夏川韵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累积出金山银山的财富,过着平稳的日子。而,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不断的破财中。
六、七年前,他的父母沉迷于当时正在盛行的大家乐,抵押了田产,然后在一次忘了叫什捞子的奖券开奖时赌上了一切--只差没抵上房产。
他们家是南投乡下平实的务农人家,一下子抵押了田产,虽然尚有片瓦遮顶,但也从此成了无业难民,妈妈承受不了打击,成天躺在床上唉声叹气,像只鸵鸟似的以为不看不听,家里的数甲田就不会有人来查封,爸爸则以打零工为生,家中的孩子,包括排行最后的夏川韵与他的双胞胎妹妹都在假日跟着爸爸、哥哥姐姐去工地做工。
因为工读占去了夏川韵所有时间,导致他的求学生涯万般辛苦,幸好哥哥那时已是实习医生,毕业后很快成为家中的顶梁柱,并购下了几分田给父母,使他们不用到处找看人眼色的散工打,姐姐也嫁了人,一家人的生活总算安定下来。
好不容易考上了台大外文系,夏川韵仍有兼差,帮同学写写作业,在餐厅打打工,为的是减轻家里的负担--这年头没有几户人家用牛来耕田了。
来到台北这个大城市,如果可能,大可钓个千金小姐以减少奋斗三十年,过上住在金山里的幸福生活,这样一来,家计不再是问题,日子苦尽甘来,美丽的人生就此展开--
当然,这么梦幻的愿望是要有基础的--比如会读书、长得帅、又高又挺拔,浑身一副白马王子的模样--即使没有白马和王子袍,只要有王子的样貌和才情,就会有围在身边团团转的女生。☆自☆由☆自☆在☆整☆理☆
--前提是,倘若他长得英俊的话。
很可惜,除了会读书外,他本身没任何一点能够上王子的裤脚。
十岁家中落拓后他已经放弃吃丰富的三餐以滋养身子,十四岁那年便搁下成为宋玉再世的愿望,十八岁,也就是现在,正式承认自己无法拥有高大健美的身形,想必未来的日子里他还得接受自己将永远无法吸引异性目光的事实。
他对己身的外表非常有自知之明,加之成长环境的困难,使得他心理上被催老了几岁,便宜低档的衣服也装扮得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五岁。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曾经"年少"过,也想不起来自己曾经"活跃"过,因为十岁以后的生活除了读书就是打工,惟有生活富足,不虞乏匮的人才会有多姿多彩的生活。
所以他的生活也理所当然的超现实化,不再期待生活中任何的变数,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童话?打理好自己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不过,即使再现实的人也会有些许的期待,譬如对爱情。没错!夏川韵推推鼻梁上厚重的黑框眼镜,看看钱包中放着的一张照片,一名清艳脱俗的大美人正绽着风姿绰约的笑容,一双大大的杏眼勾人心魂,一条细细的白金项链系着一颗翠绿的孔雀石,静静的躺在雪白的颈项上,格外耀眼。
这名美丽的女子,是他艰难的童年生活中一道最美的风景,冲破层层的阴云漏出点点星光,照耀他黯淡的童年时光。
虽然伊人在天的一方,遥不可及,但至少见到她,就似乎能看到了前方的光亮。
☆自☆由☆自☆在☆整☆理☆
1
商业中心的繁华地段,摩登高楼鳞次栉比,悬置于高楼的巨型海报上,一名俊美无匹的男子穿着最新一季GUCCI的春装,砖红色的皮草夹克配上米色的休闲裤,捻着烟的修长手指状似无意的遮挡着唇,懒散的斜靠在雪白的沙发上,眼眉轻挑,活脱脱一个品味独具的白领雅痞。
这幅刚被挂上的海报立刻让无数路人驻足欣赏,无论是被模特儿完美如雕刻的俊容所吸引,还是被他身上昂贵的衣裳所诱惑,面对如此赏心悦目的海报,人人都报以赞叹之声。
一群抱着大学课程书本的年轻男女亦停驻在海报前,热络的讨论着--
"好帅哦!这一季的GUCCI还是找管喻来代言啊!"
"听说上季的代言很成功,这次的代言费更了高吧!"
"这么帅的海报,想不畅销都难!听说他和GUCCI里的什么部门的女主管发生过姐弟恋不是吗?"
夏川韵亦在这群大学学子中,虽然很少有他发言的机会,但仍接受四方八卦的熏陶,以免自己成了孤陋寡闻一族。这和看报纸娱乐版头条一样,不一定认识哪些明星,但还是会想知道他们是吃了摇头丸还是安眠药的状况相同,更何况海报中的男人是现在当红的偶像明星管喻。
这个刚从台大企管系毕业的管喻,听说甫一入学即接下当时毕业的学长裴聿明的位置,成了校园里的白马王子,比起成稳内敛的裴聿明,管喻简直像一阵狂卷的飓风,没有参加任何社团,却常有学长学姐忆起他的文武兼修、意气风发,左手捞个篮球比赛金牌,右手执品学兼优奖状,偶尔手脚痒了就帮空手道社社长拆拆骨头,或将足球社守门员给一球踢倒。二年级时被挖掘成为家喻户晓的偶像明星,刚出道时通告排得足以从台北数到屏东,成了学校里的缺课大王,偏偏每次考试,只要随便翻翻书就把榜首摘下来佐饭吃,从无例外,于是他怀里自然揣着为数不少的奖金什么碗糕啥的!
如此英俊多才的男人,绯闻肯定是漫天飞,未毕业前,前天才传他和国贸系的的貂禅携手吃冰冰,后天又传他与外文系的西施搭肩看爱情电影。毕业后,绯闻更是越演越烈,拜倒在他石榴裤下的女子前仆后继的恐怖,再加上他渐渐的很少参与什么记者发布会,绯闻的澄清也遥遥不见其期,所以如果今天传出他同时与四个美女约会上旅馆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自☆由☆自☆在☆整☆理☆
"最近和他传出绯闻的名模孙呓雪,听说就是那个女主管的妹妹哦!"
"真的?"果然是最新消息,夏川韵也不禁被吸引住注意力,无关于管喻,而是那个他在意的名字。
"对对!那个孙呓雪不是‘扬谷\'的签约模特吗,鉴于以前裴聿明的家世被揭发造成的轰动,使得‘扬谷\'到现在都对旗下的艺人私密保护做得滴水不漏。我姐是娱记,花了很多工夫才得到这个内幕的!"
众人听了不禁都点点头,"裴聿明的事件的确是很轰动啊,听说他退出娱乐圈是因为要继承家业?"
"可惜了那么帅的帅哥,如果他没退出,你们猜今天管喻和他谁会更红?"
"谁知道!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孙呓雪的确美得没话说,只消站在她旁边,多可爱的女生都成了一片绿叶,烘托出她那朵芙蓉花。"
"就是被这么多美女惯着,才养成管喻眼光比天高的恶习!瞧,出道至今所有和他传绯闻的女人,哪个不是美艳到让男人疯狂的!"一名男生酸溜溜的说道。
一群人起步向前走着,八卦话题也继续蔓延,当然还是绕在海报的风云人物身上,人人都在发表自己的鸡婆,颇有百家争鸣的景象。
上天从来不曾公平过,这世间怎么就会有这么完美的人,不但仪表上镶了百分之百的纯金,连内在也装填着闪烁晶亮的宝石似的。俊帅的样貌,毫无负担的生活,玫瑰色的世界,夏川韵不禁又感叹到,自己十八岁的年纪实在称不上大,可是他总是比同侪老成上几倍。
也之所以,昨天他打工的餐厅的小开兴致大发,携其女友跑来餐厅吃饭时,财大气粗的栽他个样貌有妨碍胃口之嫌,硬是送了盘炒鱿鱼给他吃,没有了这份打工,他又得另寻生活费的来源了。
再次叹口气,夏川韵认命的推推黑框眼镜,他一定是天生霉星罩顶兼不得人缘,曾有某位男歌星的歌唱道:世界上失恋的人那么多,,也许他该改成:世界上倒霉的人那么多,为何偏偏多出他一个。

一间大型的摄影棚里,工作人员正在忙于拆除摄影道具,化妆台前,几个无聊分子正在闲聊。
"‘当红小生与美丽名模共宿豪华大酒店\',的确是很有爆炸性的新闻。"
"难为那些娱记跟踪了几天几夜没合眼的。"温和的化妆师常沛有些同情道。
"事实上根本没有更进一步的图片就以讹传讹,搞不好下回他们会在管喻常出没的地方装上微型摄像头。"
徐实桢和罗宇伦加上常沛,三人旁若无人的拿着报纸啧啧有声的品头论足,全然忘了今天娱乐版头条的男主角就坐在旁边,而他们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充当绯闻的传诵者。
绯闻男主角的脾气也真好,竟然这么不闻不问的坐在高椅上--打游戏机。
三个人聊得尽兴了,常沛才记起还有最后的卸妆程序没弄完,徐实桢也才转身对一脸悠闲的男主角道:"这次被娱记拍到你和孙呓雪出入酒店的照片,反正下午有电视剧的新闻发布会,你在会上澄清不就行了?"
"‘扬谷\'的人倒很希望孙呓雪能借这绯闻的机会跨界做偶像,这照片正中他们下怀,瞧瞧闹绯闻后孙呓雪还不知死活的靠过来,不就是最好的证明?"罗宇伦猜测道。☆自☆由☆自☆在☆整☆理☆
"就算记者们不信,好歹也说两句澄清的话,表示表示他的亲民嘛,人人都说他爱耍大牌。"想在这社会长久的立足下去,无论占有多大的优势,也必须下同样的工夫,端着架子的人只能靠边闪,等着当败家子吧。
两人谈兴有愈见炙烈之势,偏偏正主儿硬是装聋作哑,连个单音字也不肯意思意思的支吾一声。
"我说老大,你好歹‘啊\'一声表示一下你的忏悔啊!"罗宇伦苦口婆心道。
常沛终于完成了他的工作,斯文的对好友笑了笑,绯闻男主角也舍得开开金口了:
"我肚子饿了。"说完戴上墨镜,起身走向门口,有气无力的挥挥手,决定找间美食店好好慰劳自己,等撑得差不多了,再回公司消化消化不迟。
"可是这报纸......"罗宇伦左看右看,捞起被丢在一旁的报纸和下午新闻发布会的讲稿--也就是他和徐实桢在他旁边晃来晃去的主要原因。
"与我何干。"简单、扼要、结束,绯闻男主角出门觅食去也。
"怎么又是这一句话!"罗宇伦叹了口气:"他哪一天才肯负上身为当红偶像该有的社会责任,而不是随随便便一句‘与我何干\',然后让我们这些冤大头为他的绯闻忙得焦头烂额?"
"最稀奇的是我们居然能把这小子捧成天王巨星!"徐实桢瞪着早已不见人影的方向,哀戚的自怜不已。
签约成为艺人后,公司非常慎重的将培养出不少明星的年轻大将罗宇伦调至管喻身边做经纪人,一来是相信罗宇伦的能力,二来两人的年纪相差不大,想必可以很好的沟通,如果艺人与经纪人之间的问题层出不穷,再有条件的人才也不会有光明的前程。
岂料,罗宇伦非但没有摆平难驯的管喻,反而被他撩拨得成为一尾快要断气的怨男,于是公司的小开徐实桢刚一毕业,就被派来管喻身边实习,与罗宇伦共同应付这难缠的大明星,但其下场现在也是有目共睹的。
全拜那个不长进的管喻所赐!
每当他们露出忧心仲仲的神态,管喻便挺肩拍手,俨然一副"天塌下来我赐你帮我挡的光荣"的侠气,天晓得这次的绯闻事件管喻真的拍拍屁股不予理会,公司会拿他们两人中的谁来问斩。
要么得罪管喻,硬把他送到记者面前澄清?两个人想着,目光愈惊疑不定,一点也没有冒险犯难的雄心傻傻去管喻面前送死,如果有人敢惹怒管喻,非常欢迎这位烈士先贤去捐躯,他们肯定代为收尸,并且发放抚恤金。

将一堆烂摊子交给自己身后的人,不代表这个人就真的性情不谨慎或不惯于深思熟虑,只是管喻从来就不是那种凡事想得通透后才开始按部就班做事的人。
工作人员是怎样评价管喻这个人的呢--当然是撇开仪表不说。
动如脱兔、静若处子,当他要演瘪三时,他就会蓄起头发半长不短上两三个月也不会打理、下巴弄出一片凌乱,摆着就是一个瘪三;当他要扮精英分子,穿上西装结着领带,活脱脱就是贵气十足的上流社会贵公子,两者之间的变换浑然天成、全然无需矫饰,也活该他天生是当明星的料。
公认的任性自我无人可望其项背,最大的缺点--懒,最突出的特质--弄出一堆不是常人能弄出的烂摊子,凑合着搅和完了,失去兴致了,就扔到一旁不再看第二眼,然后使周围的人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他现年二十有三,身高一八七,身材高大但并不熊猛魁硕,当初闲着无聊被同学拉着参加电视剧试镜,原本只是想小小的玩票性拍拍,不料竟弄成今日这番声势。不过虽然天王巨星是他,但接受公众闪光灯最多的反而是两名倒霉的经纪人。
当然,他不直接站在媒体面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依他阴晴不定的性子来说,弄不好会索性承认莫须有的绯闻来个一了百了、省得麻烦,根本不会考虑承认了后将带来怎样狂烈的舆论,害人之余顺便抹黑公司形象,简直任性得无药可救。
他的行为举止让公司的人恨得牙痒痒的,巴不得请人盖他布袋海扁一顿,但又动他不得,他们还仰仗这棵摇钱树混饭吃呢,所以徐实桢和罗宇伦两人,从堂堂的大男人主义的大丈夫,转而被磨成忍气吞声以斗智的锈花针,其中血泪不足为对外人道的!
当两名经纪人正式成为他的发言人后,管喻在媒体面前就愈加的高深莫测起来,每间媒体对他是拼了老命的好奇追逐,自行加工编剧后,"管喻"两个字成为了神秘、厉害,绯闻量产家的典范,无所不能、飞天遁地的代名词,大概再过个一两年,他会成为羽化升天、应列仙班的仙人了。
红色跑车轻巧的闪过障碍物与行人,停在"扬谷"公司大楼,他并非"扬谷"的签约艺人,却大大方方的驶进停车场,下了车,抚着咕咕直叫的肚子走上二楼的西餐厅,找了个靠近落地玻璃窗的位置坐下,屏风挡住了人们的视线。
不一会儿,一名打扮得有如一只光芒万丈的开屏孔雀的美女款款走了进来,足以勾引西餐厅里百分之九十九的旷男芳心,美人儿显然也相当明白自己的功力高强,在梦幻般的一笑后,缓慢的步入屏风遮掩的位置中。
"冤家啊,你终于有空亲自来找我了,不见十七个小时,好想你哦!"孙呓雪娇滴滴的靠向管喻,妩媚的撩着他的头发,开敞的领口露出大半美好的风光。
"这天气穿得这么清凉,小心着凉拉肚子。"纯属好心劝告。
"讨厌!这是亚曼尼今年的春装啦,衬着我的身材你不觉得很好看吗?"依然是甜腻的声音。☆自☆由☆自☆在☆整☆理☆
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管喻终于纡尊降贵的正视向大美人,"少跟我卖弄风情,快把项链还我。"
"咦?那不是你送我的定情信物吗?"
终于忍不住翻白眼,管喻伸手揽过孙呓雪柔美的颈项,"如果不怕有朝一日被人报道兄妹乱伦的新闻,你就继续装,我很乐意吻晕你,然后再拿走项链。"
没错,报纸上报道的这对暧昧的地下情人,他们之间的真正关系其实是亲兄妹!他们的父母离婚近二十年,管喻跟了妈妈,孙吟月和孙呓雪姐妹跟了爸爸,各自又组成了新的家庭后,成熟的父母依然保持着的友好的友谊关系,给三名子女建立了健全的心智与成熟的处世观,富裕的家境也没让他们有学会偷鸡摸狗的借口,只是三名子女的个性都怪怪的就是了。
孙呓雪摸摸自己涂得美美的唇,一点也不怀疑哥哥会做出这种事情,撇撇嘴角,松开巴在管喻肩膀上的纤纤玉手,"今天没带,等哪天有空再见时还你。不过是外婆的遗物,小气!"
"长得像妈妈不是我的过错,有本事将外婆从坟里挖出来挫骨扬灰。"开玩笑,这可是妈妈那边家族继承人的信物,弄不见了就会被老妈天天磨耳朵的。
待餐厅服务员送上午餐,孙呓雪又开口道:"姐姐从法国回来了,让你有空回家里坐坐。"
一口将一块三明治塞进嘴里,嚼了半天咽下去才回道:"再说啦,前段时间和吟月的绯闻让公司的人天天在我耳边无病呻吟,现在又是你,过几天再看吧。"
想来自己还是很好心的,这么体恤公司的员工,怎么就会被他们说成是不定时炸弹呢?这是管喻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
☆自☆由☆自☆在☆整☆理☆
2
倒霉!这种场面只能用彻彻底底的倒霉来形容!
夏川韵从来就认为自己是彻头彻尾的倒霉星,在他十八年的后八年生涯中,生活的等级只有"倒霉中的不倒霉"、"倒霉中的一至九级倒霉"、"倒霉中的超级倒霉"来划分,所以今天到披萨店见工,被经理用三张披萨半年的折价券打发出门口,并不值得他过分哀悼。
可是没想到被打发出门没走几步路,天公就下起了晚冬的最后一场雨,冰沁沁的雨丝飘染在空中,将下午的天色笼罩成化不开的灰暗,雨势虽不狠厉,却绵绵密密纷络不绝,这种无边丝雨的天气只能让他联想到龙钟老态的欧吉桑。
"难保其他人对我不会存有同样的印象,做人不能太恶毒。"撩起长长的刘海,四百度的镜片被湿气氤氲成毛玻璃,夏川韵摘下来用风衣里的T恤擦擦,再戴上。
一抬眼就看到悬挂的巨型海报,这个管喻的代言广告真是无孔不入,连这不是繁华地带的角落里也全是他的影子,海报上方还横出铁檐,挡住了飘落的雨丝。
连片薄纸都有瓦遮顶,这念头刺穿了夏川韵的心,他干脆瘫在雨中,任风雨加深自己无处遮风雨的凄凉。
"你还要求什么呢?"自嘲的看向天空,"这是上苍的惩罚,严训你倒霉七年还不自知,送上门让人倒胃口扫出门,简直是自作孽,对不对?老天爷!"
轰隆!雷神劈出一记惊世的怒吼。
"你也未免太赏脸了吧?!"夏川韵吓了好大一跳,"我的问题纯属自言自语,不期待获得回答啊!在你亏待了我八年后,竟然在这样的环境给予我这样的回应?"喃喃着,自己平日虽没钱烧香拜佛,但也没做过什么大逆不道之事,老天爷不用这样"关爱"他吧?☆自☆由☆自☆在☆整☆理☆
忽然,远处传来模糊的叫喊声,渐渐的,叫喊声越来越大,并且分明起来--
"管喻!我爱你啊!"
"帮我签名啊!管喻!"
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比雷声更大的传到夏川韵的耳里,管喻?不会吧,这么个天气还办签名会?现在的偶像都这么猛的吗?
夏川韵刚要回头看向声源处,就被一抹急转弯的黑影迎面撞到,原本就不太稳的眼镜"倏"一声飞得老远。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斜靠在黑影的怀中,黑影的双手紧搂住他的腰,两人以倾斜的姿势僵凝在雨中。
"管喻--!"叫声愈来愈近。
"该死!"黑影发出低沉的诅咒声,旋即拉着夏川韵向路边的角落跑去。
"等等,你干嘛!我的眼镜--"
黑影并没有理会他的叫喊,将他带至角落里,迅速脱掉自己的黑色大衣,丢开,然后抱起夏川韵,一手盖上他的后脑勺,将他的头往前推,俯下头来重重吻住他的唇。
这种天外飞来的招呼完全震掉了夏川韵理性思考的模式,他鄂讶的睁圆了眼睛,魂飞魄散,吓得不直今夕是何夕......
"啊--!管喻!"荼毒耳朵的尖叫声从角落外面呼啸而过,好一阵子,空中只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
静,静得连抽气声都没有......
"呼,躲过了。"黑影终于抬起头来,因为脸离得太近,所以夏川韵清楚的看见黑影长得是圆是扁--
眼前这个男人的脸足以让他这现实理论者抓狂--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管大明星!
此刻管喻正疑惑的看着他,"咦?你是男的还是女的?腰这么细,可胸部这么平。"伸手想撩开盖在夏川韵脸上的刘海,一看究竟。
这是夏川韵才回过神来,猛然记起这个大明星就是刚才见面不到两秒就夺走自己初吻的男人。
"哇--!"尖叫声又再度响起,只不过这会出自夏川韵的口中。
老天爷果然很没义气,摆明着跟他过不去!看来它不但要他倒足一辈子霉,还要他患精神分裂啊!

硬着头皮接过管喻扔过来的干毛巾和衣服,走进光洁的沐浴间,夏川韵终于肯定下午的一切不是梦,刚才被管喻拉来他公寓的路上的一百零一次欺骗自己那是幻觉也没有用。
管喻从冰箱里拿出最后一罐饮料,拉开拉罐喝起来,想起沐浴间里还有一名客人,于是折到流理台旁,翻正一只玻璃杯,将手中的饮料倒进一点。
其实他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把这名少年带回家来,参差不齐的头发盖住了三分之一的脸,看不出是不是五官齐全已经很惨,再加上没有肌肉的排骨架,配上沉重笨拙的黑框眼镜--刚才他拖他回家时,这少年还死命要捡回那副被自己影迷一脚踢到水渍里的眼镜。
脑中转换起少年缤纷的印象--被他强吻后的张口结舌、神经错乱,跑去拣眼镜时的手忙脚乱,进入他家时的神游天外天--这家伙着实有趣。
沐浴间的门被打开,管喻转头看过去,不禁有股发笑的欲念,他的衣服松松垮垮的套在他身上,简直就像是偷穿爸爸衣服的小男孩,湿漉漉的头发依然耷拉在脸上,他鼻子以上的肌肤看来是很久没接触过空气了。
"来,给你吹风筒......"管喻从抽屉中取出吹风筒,走上前去准备递给他。
"等等......别!"夏川韵的危机意识高涨至极限,慎重的拉开管喻三步之遥,"请你放台上就好,我......呆会再用。"
【燃情 —凛滢】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