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无乐之歌—monolife

时间: 2016-07-20 06:08:25 分类: 今日好文

【无乐之歌—monolife】

无乐之歌

序章 白的自白
从小我就希望自己平凡,平凡、平凡、平凡……,像是阳光、空气和水一样,自然而倍受需要的存在。
可惜我不是。
我的不平凡,来自於我的肤色,我的头发,全部,都是白色。而我的父亲母亲,却都是正常的黄种人,在整个家族里,只有我,是异色的存在。
我是一个白化者,也是俗称的白子。
日光,是我的敌人,它会毫不留情的晒伤我雪白的肌肤;甚至连我的眼睛,蓝色的眼睛,都是惧光的。
我出生於一个笃信基督教的家族,一出生就受洗了,可是,我不信神。
父亲和母亲特别地照顾我,因为我异於常人的体质,也因为,我是他们婚後十三年,神赐予他们的唯一。
他们接受了我的特别,并且视它如同神的旨意,为我取名为——白。
我的名字,俞白。
父亲总是对我说,孩子,你天生就是不一样的,你的特别,是神给予你的考验,你要克服,你要珍惜,你要用不一样的眼光,去看待你的生命。
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不要我的特别,我不要接受什麽奇怪的考验,我只要平凡,和你,和你们一样,拥有我该拥有的肤色和眼睛。
母亲总是对我说,孩子,这是神赐予你的礼物,你就如同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一样,是雪化成的美丽生命,你要懂得感恩,拥有生命的美好与喜悦。
可是他们不知道,对我来说,这不是礼物,而是诅咒。我不是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我是昼伏夜出的魔鬼,像吸血鬼一样,暴露在阳光下,我便会化成灰烬。
没有人知道我在想什麽。
当我从窗外看著邻居的孩子们嬉戏,他们在阳光底下奔跑,让和水和泥巴弄脏他们的衣服和身体,我却只能走回客厅,继续练习钢琴,以备有一天能够为教会司琴。
当体育课的时候,同学们在阳光灿烂的操场上打球运动,我却只能坐在教室里,拿出随身听,听著放学回家要练习的琴曲。
我的手指在教室的木桌上,弹著没有音符的乐曲,追逐阳光投射的光影。
於是当夜晚降临,我夜夜跪坐在床前对神祈祷,神阿,不管这祢给予我的考验还是恩典,我恳求祢收回,我只希望第二天睁开眼睛,我能够承受阳光的洗礼。
日复一日,我一天一天地长大,我逐渐习惯了陌生人对我特别的注目,学会了怎麽在日光下保护自己,在人海里隐藏自己的身影,我开始懂得,也开始怀疑。
神没有实现我的愿望,不管他听得见还是听不见,然而,我已经不再向他祈祷,我学会了,靠我自己。

01
艳阳高照,期末的天气已经开始接近所谓的夏天。
俞白拉了拉自己的长衣长袖,虽然很薄,不过大概除了穿薄外套遮扬的女孩子,没有人像他一样,在大热天里这身打扮。
戴起遮阳作用远大於其他意义的帽子和太阳眼镜,俞白勾起一个自嘲的笑容,走出了教室。
这堂课原班只有他一个人修,虽然说是营养学分,不过上课内容实在枯燥到了极点,除了赚学分之外的优点是可以尽情的在课堂上大睡特睡,教授完全不会介意。
这种被视而不见的感觉真好,白不禁这麽想。
就像是阳光、空气和水一样,自然存在的存在。可以享受被轻易忽视的平凡,尽管是如此地短暂而无谓。
俞白走的不算快也不算慢,只是走著,想著也许应该在回家前去吃个午餐,中午家里还没有人回来,除了他以外。
一阵风突然吹过,吹得又急又狂,路上的行人都受到了干扰,可是俞白完全不受影响,自顾自地向前行。
谁料,风也许是不满他傲慢的忽视,咻地掀起了他的帽子,刹时间白雪白的长发在空中乱舞,成为日光下灼目的焦点。
俞白深深地皱眉,下意识地讨厌每个人望向他的目光。
难道他是在日光下变身的妖怪吗?为什麽全部的人都这样地看著他?
终究还是不能习惯旁人眼光的自己,只是装作漠视而不在意。
望著帽子飞远的方向,白叹息後随即认命。
虽然任由头发这样飘散很吓人,但是他更不愿意成为狂风中奔驰的怪人,那样的画面一定会让他引起更多的注目,索性快快离开学校吧。不如直接回家好了,反正他也已经丧失了在外头吃午餐的心情。
俞白加快了脚步,往校门的方向走,他想撑伞遮阳,不过这麽大的风,伞只会被吹散,没有一点实际作用,他只能靠自己走快些。
「等等,不要走!」
後头传来了焦急的人声和脚步声,俞白听见了却也没有多想,不会是叫他的,白很确定。
只是他却在一瞬间被人从身後一把抱住。
俞白总是半睁半阖的猫眼睛在一瞬间瞠大,来不及思考是怎麽一回事,抱住他的人便将他扳转回头。
「这是你的吧?」不住喘气的青年有一张像阳光一样明媚的脸,朝著他友善地笑的很刺眼,为他温柔的带上帽子,像是关系亲腻的人才会做的事情。
「谢谢。」白不自在地道了谢,虽然他其实比较想给这无礼的家伙一刀。
要还他东西也不需要抱住他吧?简直跟无赖汉或是歹徒一样,想吓死人阿他?
既然帽子拿回来了,该说的谢谢,道义上也说了。俞白想也不想,拔腿又走,内心想著离这奇怪的家伙愈远愈好。
这个人和其他人不一样,和青年本身自我风格浓重的混搭穿著没有关系,白本能地察觉到这个行为怪异的人,与众不同的特殊气质。
「等等,不要走!」怪异的青年又从他身後抱住他。
「放手,我不认识你而且我已经谢谢你了。」俞白很不耐烦,一边挣扎。
这家伙究竟想干麻阿?为什麽不让他走?他们又不认识,根本没有理由嘛!
「不是不是,我有个非常私人但是重大的请求想要拜托你答应。」青年著急地解释,还是没有松开抱著他的一双铁臂。
「先放手,你说说看,我考虑答应。」果然,这年头没有人会真的好心。不过是帮忙捡个帽子,就要求回馈,俞白清丽的脸嘲讽地一笑,不以为然地挑眉。
「能不能请你当我的模特儿!拜托你!」青年双手握住俞白的掌心,闪亮的眼睛可辟美少女的祈祷,多麽地热切,多麽地真挚。
「想—都—别—想。」俞白用气音,飘邈但是很肯定地回绝。
「你说你会答应的!」青年不肯放手,像个牛皮糖一样缠著他不放。
「我说考虑而已。」俞白用力甩著手,却怎麽也挥不开。
「那你考虑考虑嘛!」青年非常坚持地恳求,虽然强迫意味很浓。
「我已经考虑完了,休想。」白觉得这个人简直有神经病,哪有人在路上随便栏人做模特儿的?他拒绝的很合乎常理,本来就没有答应的理由。
「你这样哪里有考虑阿?至少让我请你喝杯咖啡吃顿午饭,好好的跟你说明一下嘛~」
两人持续拉扯中,这个从打扮到举止都绝非常人的青年,极端有毅力。
「用不著——你给我放手阿!」俞白很努力的想要挣脱,无奈青年简直像是捕鼠器一样,他怎麽也挣脱不了。
「拜托啦~~我是服设三A的广元凌,求你当我毕展的服装模特儿啦!」
「我管你是谁?我身高当男模特儿还嫌矮,你去找别人~~」
「我没要你当男模特儿阿!拜托啦!」
「穿女装?你更别想!」
「不是穿女装啦!你让我好好跟你说嘛~不要抵抗阿!」
「去你的!你有病阿你!给我放手阿~~~~~」
两人激烈抗战中,白忽然间安静了下来,於是广元凌也停止动作,只是双手还是握的死紧。
俞白藏在深褐色太阳眼镜底下的猫眼睛,眼珠子左右瞟了瞟,脸色骤变。
靠!什麽时候他们旁边开始有了围观的人群?俞白气得很想杀人,这家伙……找死阿?搞得他们向分手又要复合的同性情侣一样,在大街上搂搂抱抱地纠缠。
「广什麽的,你再不放手,我要杀人了。」俞白的声音从喉咙里冷酷地飘出来,脸色之难看,没有人会怀疑他说的话之真实性。
「那…那你把手机号码给我。」广元凌犹豫了一下,很勉为其难地说。
「0960283762。」俞白很快地念了一串数字。
「你叫什麽名字?」广元凌一手打开手机输入数字,一手还是握著俞白的手不肯放。
「俞白,我可以走了吧?」这家伙简直像警察临检,算了,名字就告诉他,反正给他的是假号码。俞白为了摆脱纠缠,已经不惜一切了。
「那掰掰喔!我会再打给你的~」广元凌露出大大地微笑,向俞白挥手道别。
啧!明明是一个大男生,没是干麻装可爱阿?俞白在内心作恶,虽然他不能否认广元凌做起这种表情来,其实充满了阳光般地帅气魅力。
但是……搞清楚,他是男的,根本不吃他那一套。
对一个和自己同性别的陌生人装可爱,这家伙…..不是真的脑袋有问题,就是自我意识过剩,无视於他人的狂徒。
「你打得通才有鬼。」俞白头也不回地大跨步走掉,飘忽地气音冷笑著说。
一阵音乐铃声响起……俞白毛骨悚然。
居然真的打通了?!
低头一看来电显示,原来是阿Wei,俞白莫名地松了一口气,是他太紧张了。
「喂~」俞白有气无力地。
一分钟後,俞白挂断电话,面无表情地往回走。
突然间,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广元凌疑惑地回头,诧异地发现是刚才还急於摆脱他的超级大美人——俞白。
「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餐?」俞白生硬地扯开一抹僵硬地微笑。

02
俞白和广元凌一起走进学校附近的简餐店,挑了一个偏僻人烟稀少的角落坐下,各自准备点餐。
「我要一个夏威夷凤梨虾仁炒饭,一壶热带水果茶。」俞白随手翻了翻Menu,迅速地点好餐点。
「嗯…那我要蓝带猪排咖哩,一杯冰的焦糖玛琪朵。」广元凌看著菜单犹豫了一下,抬起头对女服务生说。
「那麽请问您的热带水果茶要冰的还是热的呢?」女服务生填好了点菜单,又向俞白确认。
「热的。」
「我们每份套餐都会附送甜点,请问两位要点什麽呢?」
「嗯…我想吃综合水果圣代,可是堤拉米苏也不错……怎麽办呢?」广元凌拇食指支著下巴,活像侦探推理遇到难题时的苦恼表情,明明就只是为了点个甜点而已。
另一手食指还在菜单上的甜点图片上到处乱晃,不时还发出『这个也很好吃呐…好想吃吃看这个喔…』诸如此类的声音。
「那就点堤拉米苏好了。」广元凌像小孩子似地皱了皱脸边犹豫,决定後马上又展开阳光般的笑颜,把菜单阖上递给女服务生。
「好的。」女服务生把菜单收下,微微地红了脸,转头礼貌地问俞白:「请问您要点什麽呢?」
「不用了。」俞白连看菜单都懒,直接阖上递给女服务生。
「等等。」广元凌迅速地回头对女服务生说,单眼皮的大眼睛闪闪发亮地看著俞白:「你不吃甜点喔?」
「就说不用了。」俞白很不耐烦地回答。这人是怎麽回事阿?他不想吃也不行吗?
「那你点综合水果圣代给我吃好不好?」明明是单眼皮,可是广元凌的眼睛却像是镶入了天上的星星,闪亮到不行,恳求的目光缠著白不放,双手合十地拜托著。
俞白很想对他说『不要』,但是经过刚才街道上的拉扯事件,他已经非常了解广元凌为达目的,不惜死缠赖打的功夫,於是俞白只是冷淡地应道:「随便你。」
「太棒了!」广元凌开心地欢呼,指著俞白对女服务生说:「他要一个综合水果圣代。」
明明就是你自己要吃的……,俞白不屑地看著广元凌想。
女服务生完全看在眼底,广元凌和俞白的反应有趣的让她想笑,基於职业道德,她死撑著重复完所有餐点才离开。
「那个…广……」
「广元凌。」见俞白说不出自己的名字,广元凌倒也不生气,笑吟吟地接口。
「广元凌。」俞白正经八百地。
「叫我元凌或是小凌都可以~」广元凌脸上依旧挂著无比灿烂的笑,对俞白说。
「广元凌,你要我做什麽?」Who bird you!俞白完全不理会广元凌,一本正经地问。
「当我的服装模特儿~帮我在毕展的发表会走秀!」广元凌不知道为什麽俞白会突然间改变心意,不过他的心现在真是兴奋到不行~他会这麽问他,就表示他有意愿,对吧对吧!
「走走路就好?」俞白对服装秀的印象,就是一群穿得很奇怪的人,在一个被设定好的舞台走道上,走来走去。
「呃…你要这麽说,也是可以。」广元凌第一次听人形容走秀是『走走路』,不过管他怎麽形容,只要白愿意当他的模特儿,就算说那是在『游泳』他都无所谓!
「那应该不难……」俞白低声地自言自语,想想这笔交易似乎顶划算,可以考虑。
「不难不难!超简单的!相信我,你一定做得到!俞白你就是我梦寐以求的那个人阿~拜托你一定要答应我,Please~」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的条件。」俞白不著痕迹地将右手从广元凌的双手中抽出,这家伙……拜托就拜托,干麻一定要握他的手阿?
「答应答应~你要我做什麽我都答应!」
这家伙……未免也答应的太快了吧?俞白冷眼看著广元凌,很不客气地。
「不要没有经过思考就承诺,万一你做不到呢?真是草率的家伙,这种答应未免太没诚意了。」俞白忍不住开口讽刺。
「就是因为我有诚意,所以无论你提出什麽条件,我都会为你办到。更何况,你会临时改变主意,不就是因为你知道我有能力为你办事吗?」广元凌并没有不悦,只是很诚恳的向俞白解释,他不是那种什麽也不想,就随口承诺的人。
的确是,被他说中了。
俞白无言地看著广元凌真挚的脸孔,嘴唇一抿,淡淡地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这家伙……也不笨嘛。虽然行为举止十足十的智障。
「那我要你替我毕展的电影做服装造型,举凡化妆到一切跟美术指导相关的东西,你都要包办,可以吗?」
「可以。那你…愿意答应我吗?」广元凌很肯定地点头,随即一脸忐忑地问,彷佛是在求婚一样。
「我答应你,但是我不能晒太阳,你的展示台应该不是在户外吧?」为求安全起见,俞白先提出自己无法配合的先天弱势。
「不是,是在室内,到时候会在学校的体育馆内举行。你肯答应真是太好了~」广元凌笑的超级满足,像捡到宝似地。
「彼此彼此。」比起他要广元凌做的那些事情,自己不过是穿件衣服走走路而已,俞白觉得自己实在是赚到了,内心偷笑著。
太好了~有人来帮他处理这些事情,实在是太棒了!这样他这个剧务不知道就省下了多少事情,只剩下道具要自己想办法准备了。
***
「你真的不吃吗?」吃完了堤拉米苏的广元凌,现在正准备对下一到甜点——综合水果圣代进攻,进攻之前,他舀起了一匙冰淇淋,问俞白。
「不—要—」俞白瞪了广元凌一眼,这家伙忒地烦人,是他自己拜托他帮他点的,还问他吃不吃做什麽?
「我还以为你会喜欢。」广元凌好像和朋友分享玩具却被拒绝的小孩,叹息地说,下一秒又自己很开心地吃起圣代。
「我还真没见过男生像你这麽爱吃甜食。」啧~连咖啡都偏甜,实在是个奇怪的家伙。
「男生吃甜食对身体好阿~而且心情会很好喔!」广元凌笑著说,又吞了一口冰凉酸甜的水果圣代,被上头的奇异果酸得皱起五官。
「这就是造成你老是笑得一脸白痴的原因吗?」端起杯盘,俞白优雅地啜了一口热带水果茶。
「呵呵…大概吧。」广元凌痞痞一笑,没有对俞白无礼的发言生气。
反倒是白,见广元凌笑得像两道弯月的眼睛,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盯著自己的脸瞧,不由得发火。
「你不要这样看著我。」
「嗯?」广元凌不明所以地一楞,嘴巴里还咬著汤匙。
「我讨厌别人盯著我看。」俞白沉下脸。
「为什麽呢?可是你是这麽地美…我没有办法移开目光,不去看你。」广元凌无辜地说,眼睛还是直楞楞地注视著俞白的脸庞。
「你有病阿?我哪里美了?那不是该用来形容一个二十一岁男生的话吧?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俞白不知道自己反应为什麽那麽激烈,可是他就是受不了,受不了广元凌灼热的目光,直盯著他瞧。
「如果不能够欣赏美的存在,那麽即使拥有双眼也毫无意义。美是超越性别的,甚至超越一切的真实与虚幻。你很美,你的蓝眼睛像变幻莫测的海洋,你雪白的肌肤和长发,使你的美丽超越现实,你的美几乎是言语无法形容的,难道你不知道吗?」广元凌难得一派认真地说话,而这时候的他,竟然有一种强烈地魅力,几乎足以使人信服他任何的言语。
他说的,都是他最讨厌的自己……
无法承受广元凌认真的目光,俞白低下头,匆促地躲避,好像再继续这麽迎视广元凌的眼神,自己就会有某个部分,即将溃堤。
但是不一会儿,俞白就恢复了正常。
「无法形容你还说这麽多?还有,说话就说话…手不要乱摸。」俞白一掌拍在广元凌抚摸著他脸颊的手上,很快地又武装起自己。
搞什麽鬼阿?说话的时候还要吃他豆腐,这家伙该不会是Gay吧?
「对不起,我情不自禁。」广元凌抱歉地笑了笑,缩回手,却是一脸可惜的表情。
「你是Gay?」白很直接地问了,如果是的话,他会对自己毛手毛脚,那还情有可原。
「不是呀~」广元凌疑惑地摇头,俞白怎麽会这样问他呢?
「那你干麻一直对我动手动脚的?」俞白手一抓,马上逮到了广元凌不规矩的左手,手里还抓著他一绺头发。
「因为…你真的很美阿~我对於一切美的事物完全没有办法,我克制不了我自己……」广元凌像个认错的小学生,默默地低下头,很抱歉的表情,但是紧抓著俞白发丝的左手,还是握著没放。
「广元凌,你最好给我克制一点,不然我就把你的手剁掉。」俞白恶狠狠地警告,然後松开了广元凌的手腕。
「叫我小凌嘛~那我就可以叫你小白了~」广元凌撒娇地说,完全不是一个身高一八一,相貌堂堂的英俊青年,该有的男子汉行为。
「广元凌,不要把我叫得跟狗一样。」白反感地皱眉。
「小白~你都答应做我的人了,怎麽还是对我这麽冷淡阿~」广元凌大掌包覆住白的双手,再度叹息,好受伤喔!从来没有人这麽爱拒绝他耶。小白都愿意当他的专属模特儿了,为什麽防卫心和攻击性还是这麽强呢?
「去死。」
「唉呀!」
虽然双手被箝制住,但是俞白非常厉害地从桌子底下给了广元凌一脚,正中小腿骨,疼痛指数百分之二百。
「什麽你的人?广元凌,如果你不想死,最好不要再对我乱来!」看著趴在桌上表情痛苦的广元凌,俞白露出了一丝发自内心的愉悦笑容。

03
下午三点,大地晒了一天的太阳,正缓缓宣泄那蒸腾的热气。
已经放暑假了,自两周前和广元凌一起吃午饭後,两人各自忙著准备期末考,没有再见过面,只是期间内,俞白仍不时会收到来自广元凌关心慰问的简讯,有的时候内容是无关紧要的冷笑话,更多的时候,他会收到『书念不下去,我好想见你』,诸如此类的东西。
一开始,他还会回覆,无聊、智障阿你,是他最常传回的字句,逐渐地,俞白不知道自己该怎麽回覆,索性不理,只是那些简讯他删得很慢,总是会逗留个一两天,直到他收到下一封简讯。
站在树荫底下等待,俞白一身薄的长袖休閒服,帽沿依旧压得老低,雪白色的长头发藏在帽子里,不知道是想遮阳还是遮住自己,他不禁产生一种错觉,自己是被遗忘在时空里的木乃伊。
又过了十五分钟,广元凌还是没有来,俞白已经开始不耐烦了起来。
他今天大清早就去开期末拍片的讨论会议,本来他是想带广元凌一起去的,但是那个看不出来很忙的家伙,居然说他有事,不得已只好改成下午见面。
俞白阖上眼睛,背脊依靠著树干,听著白色ipod里传来的歌曲,是他最喜欢的歌手之一James Blunt的『High』,他在等,等歌曲结束了,也结束他的等待。
他的耐性就这麽多,管那家伙来还是不来。
太阳的光度在眼皮上形成红色的热度,即使闭上了双眼,在暗黑之中,依然可以感觉得到,那夺目的红颜色,直到,被一阵清凉的黑完全取代。
俞白争开眼睛,密长的眼睫抖动了两下,阴影下,是广元凌爱笑的脸庞,尚在喘息,手里好像拿著什麽东西。
「给你。」广元凌笑得好像一个献宝的小孩。
俞白看了广元凌一眼,单手随意地拨掉耳机,伸手接过小纸袋,是卖食物的摊贩经常使用的那种环保纸袋,打开一瞧,是一个圆形饼状的炸物。
「这是什麽?」他没有看过这样的东西。
「油炸冰淇淋阿~我想说大热天的买冰给你吃最好不过了,这家油炸冰淇淋很有名耶,外层的炸饼皮很酥脆又有咬劲,里面的冰淇淋是Haagen-Dazs的喔,我排了半个多小时才买到的呢~所以……迟到了一点,对不起阿。」
【无乐之歌—monolife】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