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十二夜—totoark

时间: 2016-07-06 18:43:27 分类: 今日好文

【十二夜—totoark】
楔子
最新报道:本市近日已发生多起小孩失踪案件,失踪者都为男性,年龄大约在10-16岁左右,拥有亚麻色或金色头发。失踪孩子的家庭大多都是单亲家族或者是父母均是公薪阶层。据专家分析孩子们失踪的诱因大概是因为家里没有父母照看或者是孩子独自外出时发生的。市警察局已经着重立案组队调查此案件,相信此案不久便会破获。如有知情者,请第一时间与D市警局取得联系,联系电话:520-1024 。如提供的消息或线索经鉴定为真实的话,D市警局会以相应的奖金作为答谢。谢谢广大市民的配合。
这则消息已经通过不同形式,在D市的大街小巷里报道了无数遍。而它造成的后果就是,最近,D市的市民都处于恐慌状态,大人们都怕自己的小孩出门,身怕一个转身自己家的小孩就不见了,尤其是有男孩子的家庭更为如此。在这个非常时期,大人们为了不让自己的小孩身处危险而尽量时时刻刻的陪在身边,连以前从不接送自己孩子的家长都开始接送孩子了,唯恐他们的孩子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些什么。有些大人们因为自身工作限制的问题而不能常陪在孩子身边的,则不断的叮嘱或命令自己的孩子放学后直接回家,回家后绝对不许外出,而且要把门牢牢锁好,除父母以外谁敲门都别开。也正因为如此,D市的很多孩子就如关禁闭一样,要么不得不和父母一起待着被监视着,要么就一个人孤独的在家沉受寂寞。这样使得孩子们来往交流逐渐减少,而且也使得孩子们对于这样的禁闭生活感到厌烦,他们是最希望警察叔叔们能早日破案的人。然而,破案的过程实在太艰难,都已禁足三个星期的孩子们,有些虽然还待在家里,但有些已经支持不住了,一些孩子常常背着父母偷偷留出去到自己的朋友或同学家玩。而小艾瑞克也是如此。

第一章
12岁的艾瑞克是在一个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家里只有他和他母亲两人。妈妈米娜.卡伦是个感性的美人,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她和很多人谈过恋爱,当然也会和心宜的对象发生关系。而他--艾瑞克.卡伦,也就是在不知道爸爸是谁的情况下出生的。不过,庆幸的是小艾瑞克长着一副妈妈喜欢的脸和继承了他母亲令人羡慕的好皮肤,还有就是那一头柔软的淡金色的头发。所以妈妈对小艾瑞克的降临反而是心喜得不得了,并且疼爱有佳。因为妈妈是一所高级俱乐部的副经理,所以总是夜出早归,艾瑞克就不得不一个人看家。一个人在家实在是太无聊了,而且艾瑞克的家又处在市内很偏僻的位置,和自己学校的同学朋友离的太远,也就谈不上到人家家里去玩了,而家里又没什么好玩的东西。妈妈为了他的学习把电脑给锁了,而自己的玩具已经玩了三星期早腻了,电视里放着不知所云的东西一点也不吸引小艾瑞克的眼球。正处在无聊状态的艾瑞克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激活了。快速的跳到沙发上接起旁边茶几上的电话:"卡伦家。喂~?"
"艾瑞克?我是妈妈~今天你也要乖乖在家别出去哦~晚上可要把门锁好哦~!明天早上妈妈给你带你最喜欢吃的慕司蛋糕......"这是妈妈一贯的例行检查,小艾瑞克知道,但是天天一通也实在是受不了。还没等妈妈说完,艾瑞克就插了一句?
"妈妈,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养之小狗什么的?"虽然艾瑞克的经验告诉自己,他的请求会百分之一百的被拒绝,但是还是忍不住要试一试。
"不行,亲爱的。我连照顾你都很吃力了,怎么还有空去照顾小狗呢?不要给妈妈添麻烦噢~亲爱的。 "
"可是,可是......"艾瑞克想找些词来辩解,可是被妈妈坚定的语气打断了。
"没有可是!养只小狗很麻烦的,你要定时喂它、养它,还要带它去散步,回来还要给它洗澡,不然弄得家里脏脏的,而且会有股很重的狗味,妈妈可受不了。更麻烦的是它的毛,会弄得家里到处都是的,妈妈的工作可是要衣着光鲜的去上班的啊。"
"那么我养只小蜥蜴吧。小小的,不会给妈妈添麻烦的。而且......而且小蜥蜴很漂亮的,我上次看到过一只......"艾瑞克还是想找借口买宠物,可惜妈妈依然不给机会。
"好了,亲爱的,妈妈要上班了,等妈妈回来了再说好吗?妈妈知道你最乖了,好了,妈妈要挂咯?跟妈妈说再见。"
"嗯。我知道了。我会乖乖的。妈妈再见。"挂上电话的艾瑞克心想这次买宠物的计划又泡汤了。刚挂上不久,电话铃又响了。
"妈妈又忘了什么事?"忘记事情,这已经是妈妈的老毛病了。
"嗯?妈妈?哈哈。艾瑞克,想妈妈想疯了吧?"电话那头传来戏疟的声音。
"纳西鲁丁?!是你啊?太好了。我正无聊呢!能听到你的声音太好了。"艾瑞克眼睛闪亮,恢复了脸上的笑容。
"光听声音就那么开心?那你要是见了我还不得痛哭流涕啊?!哈哈哈"纳西鲁丁开玩笑的说着。
纳西鲁丁是艾瑞克在这个城市里相隔最近的朋友,两家隔了两个街区,也就是说骑自行车的话,要30分钟左右的路程。同年的两个男孩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而且兴趣爱好也比较相像,所以可以说纳西鲁丁是艾瑞克的最佳密友。艾瑞克只要一不开心就会找纳西鲁丁诉苦,这次也不例外。
"嗯~ 你别这么说嘛~我会真想见你的哦~"艾瑞克撒娇道。
"哈哈~那么你就来啊~反正我家今天没人哦~而且我买了只蜥蜴呢~!你不说你喜欢吗?过来看看这新来的小家伙?" 纳西鲁丁很是开朗又直爽,所以每次他的邀请是艾瑞克最难抗拒和拒绝的。
"可是......妈妈叫我待在家里......还有前些日子的小孩失踪案......"艾瑞克在犹豫之中,因为他真的很想去,可是妈妈又叮嘱过的。
"没关系,晚上你睡我这里,早上你早点出门赶在你妈妈回来前进屋,装作刚起床不久不就好了吗?至于失踪案啊?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啦?都三星期了耶,肯定早就破了哦!别担心~!" 纳西鲁丁倒是挺会出主意,主要是因为他比艾瑞克胆大心细。这也是艾瑞克喜欢和他坐朋友的关键所在。
"嗯。好。那我现在出门。估计到你那里大概也就15:30。"被鼓励的艾瑞克马上做出决定。
"好啊~我等你。那么待会见~!bye-bye~!"
"嗯。待会见。"艾瑞克兴奋的挂上了电话便直冲楼上,换好了衣服,带好了钱包和钥匙便头也不会的出门了。骑上自己心爱的红色自行车,飞快的冲向目的地。
在去纳西鲁丁家的路上,艾瑞克眼角扫到一家由街边住房改建的另类宠物店。想起了刚才和母亲讨论买宠物的事情,艾瑞克停下了自行车张望了一会。店门极小且狭窄,在这条人流和车流都不多的街上,它属于那种很平凡很不起眼的小店,厚厚的玻璃门上蒙着一层灰,从远处看过去一时半会的还看不清楚里面的宠物,除了门旁右边的一米宽的正方形窗户处堆放的几只被装在铁丝笼里的松鼠和金丝熊可以看到。看着门上挂着的open吊牌,艾瑞克决定进去看看,再去纳西鲁丁家。艾瑞克把车停在对马路的一条巷子里,便走向了那家小店。
"叮呤--"推门而入的同时,艾瑞克听到了来自头顶处的老式的摇铃声。这是大多数私人小店都会用的东西,即使店主在店后的屋内也可以随时随地的知道店内是否有客人进来。艾瑞克知道店主马上就会出来招呼的,所以也就自顾自的看起来了,因为店内的另类宠物太多太吸引人了。真可谓是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有可爱的鼠类,也有恐怖的蜈蚣、蝎子、蜘蛛,更有新奇的蜥蜴和蛇类。
门旁的窗口前放着的是那些可爱的袖珍的小白鼠,金丝熊,和松鼠。三个大型的笼子,将这三类鼠科分开置放。旁边是一个透明的柜台,柜台上是一个自动收银机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地方,柜台里放着各类宠物食品,后面墙上放着各种宠物用具,旁边也有个镶嵌式的玻璃缸,里面陈列的是看上去另艾瑞克觉得不舒服的蜈蚣、蝎子、蜘蛛等爬虫类。柜台和后面的墙柜相隔一米多,足够一个超级胖子在这个走道里自由出入。正对门的是一排排玻璃柜,里面有乌龟、小海马、热带鱼等等。玻璃柜的后方墙处,有着一格一格的玻璃柜,里面放着的是各式蛇类。有小的有大的,有有毒的也有无毒的。在无毒蛇里面,以盲蛇科及蠕蛇科的蛇为最小,小盲蛇只有9厘米长。蟒科的蛇最大,所以最吸引人的就是在放水蛇的玻璃格下方的黄金蟒。它是蟒蛇中最珍贵的,而且也是这家小店里最长的宠物了,白色和嫩黄色相间的蛇身霎是迷人。向左看去,艾瑞克欣喜地发现那是他喜欢的蜥蜴的陈列柜。柜内有变色龙、长尾鬣蜥、而纹龙蜥、北草蜥、大渡石龙子等种类。还有可爱的水龙,成年水龙身长也不过二、三十厘米,性情胆小而温顺, 是时下最受人们欢迎的宠物。艾瑞克喜欢蜥蜴的原因是因为他认为蜥蜴是像恐龙般的动物,而且大多温顺可爱,颜色艳丽,而且好静,往往在一个地方一呆就是几个小时。
被店内各式各样的另类宠物所吸引的艾瑞克并没有发现从店后的小门里走出的店主正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那个走出的店主就站在艾瑞克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好一会才把受伤的那盒面包虫放下。听到了轻微声响的艾瑞克知道店主出来了,便转身看向那位店主。那是个看上去有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因为下巴有些新长的胡渣,所以看上去有些忧郁的脸庞更显憔悴。身体略呈富态的店主从露出的手臂和胸口的开口领处便可以看到属于男人标志的体毛,那是12岁的艾瑞克到现在都不可能拥有的东西。
打量着男人的同时,男人也在打量着他。那个男孩很是漂亮,有着一头看上去蓬松柔软的金色头发,而且那种淡淡的金色让人看上去觉得这男孩更粉嫩了。一对蓝色的眼睛也是水汪汪的让人联想到大海的感觉。身上的红色外套显得格外抢眼,而且映射出这个孩子嫩白脸颊上的一抹红晕,看上去血色非常好。个头也不高,只到那男人的腰处,那个男人猜测这个男孩顶多不过是十来岁的年纪了。
出于礼貌,艾瑞克自觉地打了招呼:"您好~!"
男人冷漠的点了下头,什么也没说,自顾自的将面包虫放进一只只蜥蜴的玻璃柜里。艾瑞克见到他在喂蜥蜴,便好奇的靠近他看着蜥蜴进食。每当看到缸里的蜥蜴吃掉一条面包虫时,艾瑞克都会欣喜的叫道。可是,涉世未深的艾瑞克并不知道,此时的他将要面临了一场令他终身难忘的灾难......

第二章
海德伦,这个另类宠物店的老板,因为性格孤僻阴郁所以很少有人会和这样一个无趣的中年男子接触,更别说是闲聊了。艾瑞克发现他的手很奇怪,每只手的指甲都剪得很里面,除了两只大拇指,其余的八只手指头指尖都是圆滚滚的。艾瑞克看了看店主用粗粗的手指喂着他所卖的蜥蜴,便又盯着看蜥蜴得到食物后的神情和举动。但他却没看到身边的男人正用余光不停的打量着他这个主动靠近陌生人的男孩,心里似乎盘算着什么,忽然男人开口问道:"你是住这附近的孩子?怎么没看到过你?"
"嗯?哦......我不是住这附近的。正巧路过。"艾瑞克看了一眼那位老板,被他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回答了老板的问题后,那个店主又是一阵的沉默。
"你一个人出来的?"
"是的,先生。 不过,我马上就走了。"
"你一个人出来家里人不担心吗?嗯......我是说,现在外面因为小孩失踪案弄得人心惶惶的,你的父母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出来呢?"男人表示出一定的担心。
"嗯......我......"艾瑞克被问住了,是的,现在是非常时期,连妈妈都叫他不要出门的,可是他却......艾瑞克犹豫是否该把事情告诉这个才刚见面不到十分钟的男人,但是看到男人为他担心的眼神时,艾瑞克说了:"我是瞒着家里人出来的......"
"噢?"男人应了一声便也不再说什么了,转过身自顾自的不知道在忙着什么。
艾瑞克看到男人的反应后,以为那个男人和所有的大人一样讨厌欺骗大人的孩子,所以艾瑞克决定再看一眼蜥蜴就走人。
正当艾瑞克转身看蜥蜴的同时,海德伦从身后拿出刚刚准备好的粘有强效迷药的白布,悄悄的快速的走到小艾瑞克的身后,一下子捂住了小艾瑞克的口和鼻,另一只手钳将艾瑞克幼小的身躯钳在他的臂弯内。艾瑞克惊呆了,他想尖叫可是嘴被堵着,呼吸又困难,他下意识的开始挣扎,可是小小年纪又怎么抵得过一个大人,而且强力迷药的作用,使得艾瑞克没挣扎了几下便瘫软了下来。
"叮呤--"又一声门响。听得海德伦浑身僵硬,缓缓的转过身来看到了一个栗色头发的少年。惊慌的海德伦眼带血丝的瞪着这个少年,不由得松开了手,昏迷的艾瑞克便缓缓的从海德伦的身后滑了出来,一动不动的躺在了海德伦的脚边。看到躺在地上不动的男孩,多利安知道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而惊呼道:"Oh~ Shit!"是的,他在不可抗力的因素下成为了这个悲剧的直接目击证人,同时也成为了另一个可悲的被害人。见事情已经败露的海德伦一不做二不休的冲上前去,一把拽住正准备开门逃跑的少年,将他拖进了店内并再次用那块白布将少年也闷昏过去。
数小时过去了,艾瑞克渐渐恢复了知觉,他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而且眼睛也模糊不清,喉咙里依旧残留着呛人的药水的味道,难过得让艾瑞克只想抓抓那口干舌燥的颈项。正想抓的时候,艾瑞克被清脆的声音和受限制的双手给完全惊醒了。睁大双眼的他,发现他的双手正位于自己头的上方被铁链锁着,而双脚则踩在一个小板凳上,如果不好好站好,他就会掉下去,然后整个人就吊在墙壁上。紧张的艾瑞克挣扎了好几下打算挣脱,但是根本没用,反而使自己的手腕更疼了。粗糙且锈迹斑斑的链条因为艾瑞克的每一个举动而发出刺耳的金属声。决定放弃的他开始惊恐的环顾四周。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房间,房间没有粉刷过,像极了毛胚房,所以墙的颜色也就是那种旧旧的泛黄的白色墙面。顺着头顶的手的方向望去,天花板中央的灯也没有经过修饰,一根电线垂下的地方连着的就是一个灯泡。不过,令艾瑞克奇怪的是灯的周围的天花板上镶嵌着很多钩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视线下移,正对艾瑞克的是房间中间的一张大床,床的左边有一个陈旧的柜子,柜子的上面没有放着一样东西,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厚厚的灰。不过这个柜子上的三个大抽屉都有锁锁着,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东西。柜子旁边的墙上靠近天花板顶端的地方有一扇狭窄的、扁扁的窗子,厚厚的玻璃看不到外面的风景,只看到昏黄的亮光,艾瑞克猜想应该是晚上了吧。床的右边是一个大型的衣橱,也是旧旧的样子,让艾瑞克真怀疑这两样家具是那个男人捡回来的。衣橱旁过去一米的地方有一个门。看不清很里面,但从没关上的门处看到的洗手台和镜子,艾瑞克猜想那应该是洗手间。因为艾瑞克的左边是一堵墙没什么特别的,所以他就转头看向右边。刚转头艾瑞克就惊吓的脚出声来:"啊--!"因为艾瑞克醒来那么久都没发现他身边也有个大男孩被锁在墙上,而令艾瑞克尖叫的原因是因为那个大男孩也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从那个大男孩被锁着的手看来,他也是被抓来这里的。艾瑞克这才平复了自己的心跳,然后仔细地看着那个大男孩。他很帅气,有着立体感的栗色头发配着健康的小麦色的皮肤看上去格外富有朝气;体型看上去也是经常运动锻炼的大哥哥型;左边的耳朵上带着一个小的圆形的黑色耳钉,虽然是黑色的,但是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闪耀。艾瑞克想要不是自己脚下有个小凳子在, 估计这位哥哥要比他高出一个半头。
多利安面无表情的盯着这个放肆的打量着自己的小鬼,这个看上去十一二岁的小鬼似乎没有察觉到多利安心中的不满。在多利安看来虽然这小鬼的确长得很漂亮,白皙水嫩的,有着一头看上去质地不错的头发,但是他就是不喜欢小孩子长着一副小巧脸庞尖下巴的女人相,看了就想掐他,着实令人讨厌。而且就是因为这小鬼,才使得他多利安落入了一个恶魔的手中。要不是急着买宠物蛇的食品,他才不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那家小店,虽然那家店是他常光顾的普通小店,但也没想到会看到今天这种情形:绑架?诱拐?软禁?谋杀?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他可不想那么年轻就英年早逝,他还有一大堆马子要泡,美女要追呢!
正当两人都在互相打量着对方,海德伦从多利安身后不远处的楼梯上走了下来,老式的楼梯木板也因为海德伦的体重压力而嘎叽嘎叽作响。两男孩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响而一同望向楼梯处,看到男人出现的身影,多利安则愤恨得瞪着他,而艾瑞克则怯懦的不敢正视男人的脸,更别说眼睛了。
"怎么?都醒了?" 海德伦冷言冷语的问道。
"......"
"......"
看着不回答的两人,海德伦便径直走到了多利安的面前说:"我本来是不想牵涉别人进来的,可是谁叫你的运气那么不好,偏偏看了不该看的。所以我也只好先把你也请进来。"男人轻蔑的扬了扬嘴角,欣赏着眼前这个大男孩得倒楣样,然后接着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活得太久的。"刚说完,海德伦就有点后悔了,因为那句死亡威胁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多利安听自己肯定会死的消息的时候,心情反而没有刚被抓进来时的害怕和紧张,因为知道了结果,所以心绪反而一下子就解开了。怀着反正大不了一死的想法,多利安狠狠的瞪着海德伦。反而是一旁的小艾瑞克听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要杀了自己身边的这位大哥哥倒是被一下子吓住了,身体莫名的开始颤抖。
海德伦讨厌这个大男孩的眼神,看不出一丝的畏惧,反倒让他心中窜出一股无名的烈火烧着自己的肝肺。强忍住怒火的海德伦问道:"难道你不怕死吗?"
"死?我怕啊!只是被像你这样的胖猪杀死我倒只觉得好笑,好笑!"
海德伦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别人说他胖!这臭小子不要命了?!"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死?!"
"就凭你?哈。只会用迷药的软脚虾也有脸说这种话?可惜从你嘴里说出来一点气势也没有!变态!无能!哈!无能的猪!猪无能!猪......啊!"还想继续骂下去的多利安被海德伦狠狠的一拳止住了声音,肚子上硬生生的一拳打的多利安只想吐。
"Fuck!你这狗娘养的!有种你现在放开我,我们单挑!只会乘人之危的孬种!"被打了一拳,多利安也被激怒了,更加口不择言。
海德伦气的牙痒痒,而且一开始忍耐的怒气也一并爆发了,又是一拳打在了多利安的眼睛上。没有停手的意思,海德伦接着一个个的左勾拳和右勾拳对着多利安的脸一阵猛打。打了好几下,也许是因为海德伦觉得手疼了,才不得不停下了手。一旁的小艾瑞克吓得只是睁大了眼睛,微开了嘴,但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他吓坏了。艾瑞克看着留在男人手背上的斑斑血迹,可能是因为男人的拳头撞上了多利安的牙齿所以一些细小的伤口开始有点小小的流血。然后,多利安抬头望向身边的大哥哥,他的左边的眼睛已经青了一大块,左边的嘴角也破皮留血了,好多好多的血,有的甚至滴到了他的T-shirt上,样子真有点惨不忍睹。但是,从那位大哥哥的眼神里却透着一股不服输的气势,艾瑞克不安的看着这位大哥哥,心里却升起了小小的敬佩。而海德伦可不吃这套,越是不听话,越是违反他的意愿,海德伦就越是火大。伸出手毫不犹豫的掐住了多利安的脖子,用尽所有力气将多利安往死里掐。多利安也被突如其来的双手一吓,之后就开始本能的挣扎起来,想摆脱那双在自己脖子间冰冷的手。但是双手被邦住的多利安怎么可能逃过那双夺命魔掌?扭动的身体,挣扎的双手,使得头顶上方的铁链不断发出恐怖的声响,但是多利安又似不肯屈服的咬紧了牙根,不发出任何声音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杀千刀的男人。艾瑞克惊呆了,因为一个人就要在他身边眼睁睁的死去了,叫不出声的艾瑞克,不知道自己已经满脸泪痕了。
被掐住脖子的多利安,因为快要窒息的关系,脸色已经由小麦色变成猪肝色,血色胀红了他的整张脸,没过多久,脸色开始渐渐的转白,嘴唇上的血色也渐渐的退去似的泛白了。但是濒临死亡的他始终不肯开口求饶。
"不要--!"一旁的小艾瑞克终于集聚所有的勇气尖叫出声。
看着,一旁瑟瑟发抖,满脸泪痕的小鬼,很难想象刚才那么有气势的一声是从这个小鬼的嘴里喊出来的。那张微微开启还发抖着的嘴唇,很是诱人,薄薄的,嫩嫩的,泛着透明的水光。看着这么诱人的食物,海德伦终于松开了掐在多利安脖子上的双手。多利安那得到解放的身体自觉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就昏了过去。在他昏过去的一刹那,多利安似乎听到了海德伦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留着你这个出气筒一命应该蛮好玩的!
看了看晕过去的多利安,海德伦便转向身边的小艾瑞克。看着他惊恐的样子,海德伦知道刚才发生的暴力似乎已经吓住了这个小家伙。海德伦刻意的放慢了脚步,慢慢的挪到艾瑞克的身边,缓缓的将自己的脸凑向艾瑞克的脸。因为害怕,艾瑞克早已忘记了哭,但是看到海德伦的举动他也着实吓的不敢动了,只是当那张可怕的脸越是靠近自己的时候,艾瑞克越是将头向后靠,直到靠在墙上不能再退为止,但是男人恐怖的脸还是在逼近,使得艾瑞克不得不将头向上方别过去不看他的脸。但是小艾瑞克不知道这一举动,反而更够气了海德伦的欲火。海德伦看着小家伙害怕的表情而感到有趣,又看着那小家伙因为自己的靠近而产生的举动感到欲火在穿升。在快靠近那根暴露在外的可爱小粉颈1厘米处海德伦突然停下了动作,他不再靠近也不离开,就在这短短的距离之间海德伦陶醉的作了个深呼吸。一股沁人心脾的奶香味悠悠的注入腹中,真香~!
【十二夜—totoark】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