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米雪舞情—Emi

时间: 2016-07-06 18:12:50 分类: 今日好文

【米雪舞情—Emi】
楔子

"悠,你还记得吗?"胸口就好像是刀子狠狠地划了一道口子,痛不可抑!"你说,你会爱我到永远的!"
"我知道,你是一个国家的君主,你有你的职责,你放不下的太多。。。可是,在我苦苦哀求下,你又怎么忍心另娶他人呢??"
此时的雪下的好大哦,好像要遮盖住大地上的一切粘污似的。一片宽广的平原上,夜已深了。没有星星的天空,月亮传达的是黑暗的召唤!
他倒在雪中,脸色苍白无比,无助的喘息着,似即将远离世界之人!喘息中,男孩又缓缓到"悠,我是不是很自私?为了你我这段无言的爱情,我伤害了好多爱护我的人。。。"
"神与人的结合真的是个错误吗?"咸湿的液体从眼眶涌出。
"悠,我今天在人群中望着你迎娶另一个女人,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吗?我想,你的新娘一定很美,比我美。。。所以,你不要我了,是吗??"寂静的夜无声, 回答他的也只是下的更大的雪。
苍白的脸因为冷风变的更加苍白,银白的双眼因为流泪变得红肿,却也越加空洞。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以为我是个仙子,可我说我真的是的时候,你却不相信了。。。只是因为,有你在身旁。。。"鲜血从身体里不断消散,就像他绝啼的泪水。
"悠。。。你知道吗?我为了和你在一起触犯了法律,惹怒了上帝,被取走了神体。没有了神体,我就如孤魂野鬼。我开了神眼保住了我的肉体。即使是暂时的,即使知道会在不久后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转生,只能化为世间一物与天地同化。"
"可是。。。我真的不后悔,真的不后悔爱上你。。。。。。啊。。。是我的时间到了吗?"
"悠,你会幸福的吗。。。会吗?悠。。。。。。"身体变的透明,泪眼迷离的望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大街小巷,直到一切变的模糊,"圣母。。。对不起,我辜负了您的期望,对不起,对不起。。。。。。"
人,为什么总是那么不懂得珍惜?是自己的,不会去好好珍惜;到失去了,再也找不到了,却大费周章的去寻找。一二在,再而三的重复,难道不会累吗? 或许,爱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很难预料一段幸福的爱情之后,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已经没有力气再言语了,一切化为淡淡的泪,最后一滴泪。。。随后便消失在黑暗中。
然而,男孩消失的地方,片刻后出现一位白衣女子,身后跟着几个长的白色翅膀的天使。所有人只是沉默着,一再的沉默。
米雪花,在你开放之时,你可愿意为我带去一世的祝福。。。

再叙前缘

一个月后,紫悠国。
"你听说了没?"一座酒楼里,几个闲来无事的人正在进行茶后闲谈。
"什么?"乙不解的问?
"听说咱们的君主好几个月都没上朝了哦!"甲到。
"可不是嘛,听说他自从娶后之后就变成这样了呢!~"耐不住寂寞的丙也插上一句。
"真是红颜祸水哦!"甲小声底语。
"才不是因为皇后呢!"
"恩?"几个人疑问的看着发话的丙。
"来来来,我告诉你们为什么哦!"丙神秘又骄傲的抬气头,"听我那个在宫里做事的表弟说,君主原先有一个很宠的男宠哦!长的可以说是貌似天仙,君主疼他疼的可紧了呢!什么都让着他,什么都宠着他。可惜在君主成婚那天突然消失了,君主急的差点把皇宫都拆掉了呢!"
"天啊,那个人咋那么傻呢?有福不享,要是我,我就赖那不走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八辈子都求不到的好事呢!"丁刚说完便遭到了同伴的当头一打。
"你小子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几人合力怒骂道,丁委屈的缩在一边了!
"然后呢?"
"君主一急不,居然就去找占卜师占卜啊!你猜怎么召,占卜师居然说那个人不属于凡人呢,而且他也魂飞破散了呢!"
"哇,怎么会?难道真是仙子?"
"谁知道呢!你说悬不悬?"
"男宠?要是我,我才不要呢!都是男人,不会怪恶心的啊!他有的你都有,有什么好的!"甲一边吐着舌头一边装恶心道。
"我到不介意,仙子就算是男子也一定是个大美人,听说他们尝起来比娘们还美味呢!"丁一脸陶醉的说。
"你小子真是皮痒啊?"切,这个丁是谁找来的,话怎么这么多?众人心里直冒火!
"啊。。。我不说了,别打我啊!"
"扁!"
"恩!"
"不要啊。。。"
他们的闲聊是越来越激烈了,却不知道有一个人从头听到尾。
一顶黑纱帽下,一个身影不住的颤抖着,仔细的听还可以听到少许笑声呢!
哈哈,他这次暗杀目标就是这个国家的君主,本来想出来打听一些事,却没想到听到了这么有意思的事!
男子起身结了帐,便冲出了酒楼,他怕他在待下去非得笑死不可。
朝附近一家比较华丽的客站走去,进去后直接朝楼上走去!停流在一个客房门前,男子推门进入,随后关上了门。
室内有个白衣女子座于床边,早已等候多时!
"玛利亚,我回来了!"男子解下了帽子,随手丢于桌上。
男子长的很平凡,却有着一双异于常人的银色双眸。
女子也很不平凡,褐色的卷发,褐色的双眸,如雪般白嫩的肌肤,也是这个国度少有的。
"要查的事已经查清楚了吗?那么你什么时候准备行动?"女子缓缓地说,声音柔似鹅毛,有如四月吹过的清风,让人顿时感觉轻松自在。
"我打算晚上就去探查一下!"将洗脸水向窗外一泼,也不管是否有人经过。
"是吗,希望你这次不要在像上次一样!不但任务失败了,还受伤失去记忆!"
"恩。。。虽然不记得上次是怎么受伤的,但我这次一定会小心的拉!我可不想在次失去记忆哦!就你最爱唠叨了,小心长皱纹哦!~"男子说的俏皮,却流露出几分安慰似的自信 !
"你啊!哎!!!"女子哭笑不的摇着头。
"呵呵,玛利亚,我想过了,这次任务以后我就不干了!整天当杀手太没意思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离开??"也不知道以前那来那么多闲工夫去当杀手,他是嫌自己命长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算了!雅乐,你听我说哦,适当的时候你可以放弃任务选择自己的幸福!不要管别人怎么讲,不要在乎别人怎么看,幸福要*自己抓取哦!不要在错过了才后悔莫及!"本来微笑的脸,现在突然变的无奈,不安,让人琢磨不透。
"会的拉,会的拉!可是,什么是适当的时候。。。。。。"
"咚咚"很不巧的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吧,门没琐!"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圣母,我们该离开了!"进来一个白衣人,看不清是男是女,但却一样有着绝色的容貌。
"哎,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雅乐,我走了。晚上,自己小心,知道吗?"玛利亚说完以后还想说些什么,却忍住了。
"好!你有事你去吧!"
"记得,要照顾好自己哦!"
"是!"玛利亚今天怎么特别罗嗦!又不是永远也见不到了!
"那,我走了!"
"恩,你也小心!"
"会的,"说完女子便跟着来人离开了!
稍后,雅乐才发现,他忘记问"适当时候可以放弃任务选择幸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深夜,一个身影冲一座客站一闪而出。稍后,从黑暗中走出一个白衣女子,正是白日的玛丽亚!
"圣母,该会天堂了,上帝还在等着你呢!"身后的百衣天使轻声到。
圣母转身对身后人点了下头,两人便消失在黑暗中!~
雅乐啊,我可以保住你那特有的双眸,却无法保住你天使的双翼,更无法保住你的肉体!我可以救你一次,却绝对救不了你第二次!你将面对的路是比你做天使时爱上他受到的苦更累,更艰辛的!希望这一次,你们可以得到幸福!
正要进皇宫刺探的雅乐突然被天空中一道亮光吸引住了!
眼中不知为何突然盈满了泪水,好像,好像有一种再也回不去莫个地方的感觉,痛,心好痛,好痛的!

沉伦,迷恋

米雪,二月初开的最美丽的花。傍晚时分,空气中仍带有强烈的寒意。雾,蒙蒙的笼罩着枝头。不惊异的撒落的晚霞,在一大片米雪林中投下迷离的气氛!
林子的最中央,有一座华丽而不失淡雅的亭子耸立着。
白悠炎肩上披着保暖的雕皮披风,任由风吹刮他,吹乱他绑着的长发,任由被吹起的米雪花包围自己。
"雅月,你说你最喜欢米雪花的,所以我让人种了一大片,"白悠炎望着米雪花自言自语到。
"雅月,我答应你以后一定只对你一个人好,你回来好不好?占卜师说你死了,魂飞魄散了,还说你不是世上的人,他骗人对不对?我的雅月怎么可能舍得丢下我呢?"被风吹的失去血色的唇不断逸出零乱的呓语,像个就要被舍弃的孩子般无助。
守候在林外的护卫长克丝奇不自觉的叹了口气。自从君主大婚之时被告知月大人失踪找了好久也没一定线索,君主就变成了这样。整日只待在米雪林,不处理国事,也不好好的吃饭,每日都睡在月大人的楼阁里 ,不管新娶的皇后,只以酒度日 ,人也变得越来越憔悴了!这样下去可怎么是好呢?国不可以一日无主啊!要不是现在暂时有太后顶着,要不。。。。。。哎!
"克丝奇大人,该提醒君主回宫了!"一个护卫提醒到。
"恩,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请殿下回去!"
"是!"看着他们长官消失的背影,护卫们不自觉的叹了口起,也只要克大人有办法。
"殿下,天快黑了,该回去了!"克丝奇轻轻的呼唤到。
"雅月,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你还没看到我为你造的米雪林有多美呢!雅月。。。。。。我是真的爱你的哦。。。。。。你会回来的,对不对??"无视于身后的克丝奇,白悠炎接着自言自语。
望着好友间主子的白悠炎这般的脆弱,克丝奇不忍,却无能为力!他是知道一切的人,这样的刻苦铭心,让人怎能忘怀?而活活拆散他们的却是白悠炎最敬爱的母亲,真是老人弄人啊!无奈,除去无奈还有什么?
"炎,不要再这样了,雅月要是知道了也会心疼的!回去吧,明天再来吧!要不太后会担心的!"
"他会心疼吗?他要是会,从一开始他就不会离开我!" 白悠炎苦笑着,"丝奇,你有雅月的消息吗?"
克丝奇为难的摇摇头!他找过千山万水,临近大小国家,可是,还是没有雅月的消息,就像是在世界上蒸发似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还是没有吗。。。。。。雅月,你还真是残忍啊!"
"炎,对不起!"
雅月,是我伤的你太深了,还是真的像占卜师说的一样。。。。。。不,一定不是后者。。。不是。。。
"罢了,克丝奇,我们走吧!"转身离去,他有一种感觉,很强烈,也许,他会再遇到雅月也不一定。
。。。。。。

正阳殿(君主办政的地方)
"炎儿,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一个雍容华贵的老夫人指着跪在地上的白悠炎怒骂到。夫人虽已四十以上,但她高雅的气质,文雅的谈吐,不难看出他以前一定是个美人胚子。此人正是白悠炎的母亲,大后大人。
"你要盖什么米雪林,我随你,不让我进去,我也就不去了;你不上朝,不批奏章,我代你做也就罢了; 你每日去米雪林,一待就到晚上也不回自己的寝宫,整晚也只是在借酒消愁,这些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我听说你却一次也没去皇后那,这算什么?对我自作主张帮你立后的报复?莲月是个好女孩,只不过看不见罢了!她有什么不?她那点比不上那个什么叫雅月的?也许你看了她之后也会喜欢她也不一定呢!母后这也是为了你好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太后苦口婆心却换来了白悠炎冰冷一笑。
"为我好?为了我好你就善做主张逼走了雅月,让我们如此痛苦?为了我好?这是为了我好??"
"你。。。。。你,天下之大何种人没有,你何必为了那个小贱人如此对我?"太后不估计形象的大声尖叫着,吓的一旁的太监,俾女护卫,连忙往角落躲。
她的话也惹火了白悠炎,不顾礼仪的站起了身,狠狠的说到"我告诉你,如果雅月真的死了,我是绝对不会偷生与世,除非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让我爱上的人!可惜没有,除了雅月,我谁也不爱!我之所以到现在都还没有轻生,是因为我相信,雅月还没有死!他会回来的,会回来找我的!"森冷的语气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修罗般,"还有,你记得,雅月他不是贱人!如果你再这样叫他,我会让你后悔的!就算你是我的母后我也不准许!"说完便摔袖离开!
众人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而太后则惊吓的跌到在地上。这还是她那个喜欢依着她撒娇的那个皇子吗?
最先反映过来的宫女连忙扶起了太后。
起身后的太后喃喃自语"真是自做孽,不可活哦!哎。。。。。。"
"小豆子,你去帮我传话给君主。以后他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不管他了,只要让他好好治理国家就好了!"她残酷的拆散了爱子与雅月,原本以为这是为了他们好,却不想逼的爱子到这种地步~!

避解

(这两章为悲文中比较搞笑的一段,不过大家放心,结局一定是喜的拉!)
而此时的雅乐却正为自己的迷糊付出代价。偌大的皇宫,他怎么就忘记去弄张地图呢?现在可好了吧!他迷路了!TNND,那有像他那么倒霉的刺客,这样都能迷路!切,不爽!
左闪右闪的终于闪到了一个基本没有守卫的地方,雅乐这次松了一口气!耶!~这里为什么会没有守卫?难道,他不是来到冷宫了吧!可是他左看右看还是没看到什么建筑物啊!
"哇!那里有米雪花林耶!我想要好久了,可惜都被那个狗屁君主全挖走了!~好漂亮!冲啊!!!!!!"(天啊?他这是。。。倒,没见过这么白痴的刺客,我不认识他,和他不熟!)
拉下黑色面纱往一旁一丢,雅乐就冲进去,陶醉在黑暗中米雪花像是舒展了羽翼的精灵,副出耀眼的光芒,飞舞在雅乐身旁!
因为实在是太喜欢了,所以,雅乐决定偷一株小的回去,以后隐居时用来赏心悦目!哈哈。。。哈哈,他真是太聪明了!由于挖的太过专注而没有注意到他在挖东西的时候有一个人慢慢的*近了自己!(说他笨还不承认,哼,倒大霉还不知道,以后就有你受的了)
望着站在花雨中的雅乐,那幅情景如同破晓时分降临的光之神,只要惊动了他,他马上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虽说这雪月林也是皇宫的一部分,但却是在最偏离正殿的西南角,直接通出去的也只是悬崖。这里是禁地,两个禁地中的一个,另一个就是以前雅月住的房间。除了自己和偶尔也会进来找他的克丝奇以为,谁也不得进的两个禁地。(白悠炎的眼睛一定有问题!A君:同意!)
急切的伸出手从被后将雅乐用力环在怀中,激动的喊到"雅月,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你还是舍不得我的,对不对?"
而雅乐的身体却在一瞬间僵硬住了,这个气息,好熟悉。。。而后却是拼命的挣扎,使上全部内里用里推开白悠炎。
在雅乐会转身来, 白悠炎突然愣住了,这个人不是雅月。但是,他的气息为什么却是那么的熟悉!天啊,他的眼睛,银白色的。。。是和雅月一样的颜色。
"真是XX,你是谁,突然抱人做什么?想吓死人啊?"(做賊\心虚了!活该,谁叫你没事做去偷树来着的!A君:没同情心的作者。。。爆打中)
深深的无力感觉让白悠炎沉默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认定这个人是雅月。紧管他没有雅月那样的绝世容貌,但他还是想要他,只是想要他!
"别管我是谁,你,我要定了!"他将雅乐再次锁进怀里,任雅乐怎么反抗就是推不开!用内力顶吧,却突然间好象没有内力似的,怎么也使不出来了!(费话,你有没学过武功那来的内力?前面只是为了让你相信自己是杀手的假象罢了~!)
"死变态,快放手!在不放手一会儿我要是自由了一定剁了你!"白悠炎依然没反映,"你在不放我就要叫了哦!"(作者:你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哈哈哈!A君:作者是变态!B美眉:这段话好像在那听过。。。)
还没等他叫出声来,他的唇已经被白悠炎狠狠的吻住了!
在这个吻中,雅乐尝到了一丝刻的甜蜜,好熟悉,似乎在那曾经也是这样的一个吻。。。。。。而心中一道爱恨的墙,好像 也开始悄悄的崩塌了一角。。。。。。
时间的一分一秒过去,雅乐的脸由红转白,又由白转成了青色,而后有变成了猪肺色似的刹红!
这个死变态,快放手啊!我承认我喜欢这个吻,但是他要是在吻下去我就要去跟阎王报道了啊!!!谁来可怜可怜我,救一下我啊!
最后,因为实在不忍心怀中的佳人就这样被吻晕了,白悠炎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险些要被吻晕的雅乐!
"死人!你XXXXX,老不死的!我********。。。你猪阿你!再不放开我我阉了你!TNND!!!!!!!!!!"稍好终于恢复了力气的雅乐不爽到了急点,脚还不停的猛攻击着来人。(真是家门不幸,怎么养出这样没家教的天使呢?玛利亚一边拿着手绢差眼泪,一边向上帝埋怨到。上帝道:不关我,他不是我生的!作者:汗,上帝大人,有人说你生的吗。>_
"放开你,可以!"
"恩!"这么爽快!
"不过,你要做我的人!"坏坏的笑!
我呸,呸,呸,呸!想的到是美的啊!要我做你的人?嘿嘿,做梦!老子就陪你玩玩!
"哎,不瞒大侠说!其实,我是君主的宠姬!"使劲的掐了一下大腿,雅乐掺出了几滴可怜楚楚的眼泪,"那年我才满十五,长的是人见人爱,猪见猪也爱啊!虽说不上倾城倾国,但也是沉鱼落燕,碧玉绣花,亭亭玉立,娇小迷人,姿色万千,动人可人。。。可也是天上难得,地上紧此一个。"(众人盯着雅乐看了三秒。一,二,三,吐!)
望着一脸疑惑的白悠炎,雅乐继续道,"那个老不死的君主也不知道为什么知道我如此绝美,便对我动了色心,要我为姬,我是那个死活不愿意啊!谁知道那君主居然拿我家人要挟我,可怜那时我还小,什么都不懂。。。呜。。。就这样,这么个清清白白的纯洁少男就这样被他沾污了。。。"
雅乐是越说越激动啊,眼泪直流,唾漠横飞,小小的鼻涕还有向下流的倾向。(恶,脏死了,滚一边去!)
望着一脸哭的惨目人睹,说的是活灵活现的雅乐,可怜的白悠炎却很是郁闷。
他有那么做过吗?他怎么不记得了啊?真是怪了!不过他到事听清楚了一件事,他是君主的宠姬哦。。。。。。哎,他做君主的怎么能委屈他了呢?他清清白白的身子都给他了,他又怎么舍得就这么抛弃他呢!他就做做善事帮帮这个可爱的小人儿吧哈!
(+ +猪,没见过这么笨的,被野狼吃定了! 就不知道会不会吐一点骨头出来了!)
从陈述中终于回过神来的雅乐突然发现了对自己笑的邪恶的白悠炎,终于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开始不住直冒冷汗。
"除非你是君主,否则这辈子我是不可能成为你的人拉!"哎,他要是知道事实真相一点气的吐血,大骂作者七天七夜!哎,可怜的雅乐,你自求多福吧!
"哦,你是君主的人啊?很好,那可是你说的哦!一会儿可别骂我骗子哦!我的小宝贝我的姬,哈哈!"对着空中吹了个口哨,白悠炎笑的神秘。
片刻后,一个身影从林中闪出。
"炎。。。。。。不,君主,有什么吩咐?"来人整是白悠炎的守卫长,克丝奇。克丝奇抬起头却看到君主怀中有个小人儿,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是给人一种很可爱的感觉,让人好舒服哦!天啊,他的眼睛。。。居然是。。。银色的。。。。。。
"你传命令下去,哦,对了你叫什么,宝贝?"
"雅乐!"还没从事实中清醒过来的雅乐机械的回答!惨了,他是不是。。。。。。
"雅月?"白悠炎和克丝奇异口同声的到!
"错,雅乐,快乐的乐,你们耳朵有问题啊?啊。。。。。。"说完才意识到自己骂了不该骂的人,雅乐马上闭上嘴吧乖乖不动!
"哦,雅乐?快乐的乐?那么你就做我的乐姬吧!"
雅乐很白痴的乖乖点了点头。
"克丝奇,传令下去,从现在开始,他就是我的乐姬,老天送我的快乐天使!还有,我希望明天开始,两个星期后在米雪林看到一座乐月楼作为乐姬的居住点,取消米雪林的禁令。并且,只要不是什么刑事法令,乐姬可以不尊守宫内的礼节!"转头,白悠炎对克丝奇说到。(好嫉妒哦,人家也想要。。。)
【米雪舞情—Emi】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