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九千一郎—黑木黎子[独家贺文]

时间: 2016-07-06 15:12:48 分类: 今日好文

【九千一郎—黑木黎子[独家贺文]】
九千一郎 那个家伙又隐身了,一定怕被不认识的人骚扰。他以为我没看见他吗?我的眼力可比他好多了,得把他揪出来,不然他会假装不在,假装没看见我在线。对他,我不必保持什么形象。不管我怎样表现,他都会不正经地说:水吉你可是淑男嗳!不管你装得怎么麻辣,骨子里还是那个样。 我觉得他真不够了解我的,自以为是就给我定位了。可如果我否定他的结论,最后一定说不过他。我是理科生,说话颠来倒去、天花乱坠的本事比不上他的。而他说要他去学那些数字逻辑,他会崩溃而死,他说就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异性相吸\"。 \"吸你个鬼!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的!\"我有些动怒了,他真的很讨厌,我问他想不想我的时候他总是哈哈笑着说不想。我知道他是个极度重视视觉效果的那种人,像我这样的丑八怪又怎么会被他想念呢?恨不能早忘早了。 他叫何九郎,小名九千一郎,据说是花九千块钱买回去的儿子。高中时他和我做朋友不过是由于他想得到他不会做的理科作业的答案。那时候每个夜自修他都会溜进我们教室,全班的人都认识这个不速之客。他是个写情诗的能手,深得美眉们的欢心,全校范围内也算个风云人物了,没有几个老师不认识他,因此我要找他很容易。 他聪明却又懒惰,连英语都不及格。他信誓旦旦地要我监督他背单词,可我依诺行事之后,他见我就躲。他根本不喜欢背书,监督也是徒劳,反而伤害我们的感情。都说文四班的男生最霸道,作为全校唯一的文科班,四班的男生实在招了太大的风,我向来厌恶不良少年,但九郎不是。他在那群人之中一定有什么特别吸引我的地方,不然我不会那么喜欢他,可他却规劝我不要对他的同学有偏见,他们也一样的善良。我无法体会他所说的,因为思想跟不上他的节拍吧?他总是一个貌似深奥的存在,不经意间说些我听不懂,他也解释不好的话来。 \"你怎么还是那么爱生气啊?\" \"现在知道我不好了吧?\" \"不会啊,你生气归生气,要是别人,还没那么容易惹得动你张大少爷生气呢!像你这样超级善良的人现在上哪里去找啊!\" \"就是啊,要是换成别人,我才懒得跟他生气呢!不过你也别狗腿得那么快,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善良。\" \"我是说真的,是你自己没发觉罢了。有的人只看到自己的优点,而有的人呢,光顾着看自己的缺点。\" \"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好在哪里了?\" \"你家九郎文辞拙劣,表达不出来。\" \"我就知道你在耍我。\" \"没有啊,我可以对天发誓!这是我的肺腑之言,难得我厚着脸皮夸你一句,你居然不相信我,太伤心了。\" \"我......其实是相信的啊,只是对自己没有信心罢了。\" \"怎么会呢?拿出点自信来啊!你的九郎又不挑食,你家九郎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对不对?\" 九郎是很好,总是能把话说得这么动听圆转,没出息的我是经不住这种语言攻势的。可是九郎啊!你不是我的!你依然这么自恋真让我无话可说。 \"那是因为没有人喜欢我,我只好自己喜欢自己了。要不然我可真是太可怜了。\" \"谁说的?你少在这里装可怜了,不是有很多人喜欢你的吗?\" \"谁啊?我怎么不知道?\" \"那些情书你连看也不看就当草稿纸用了,当然不知道了!\" \"那你怎么知道我有情书啊?那种东西,我自己都吹得比他们好听了。\" \"不管怎么说,你也应该珍惜别人的劳动成果啊!\"我有些替那些人感到气愤。 九郎依旧是满不在乎地夸我:\"所以我说你很善良嘛--还要我珍惜别人的劳动成果。那人人都要我做老公,我把一大堆女人都养来当后宫,每一个都结一次婚是不是?兄弟,你这是在虐待我!还有--还有一个人也喜欢我,你为什么不说啊?\" \"谁啊?\" \"你呀!\" 哦!这个狡猾的男人,我是不是又掉进他的陷阱了?他是明白我的,可他就是不愿配合着我说句我想听的话,哪怕只是说句哄我的话,违心的欺骗也可以。他光知道我喜欢他有什么意义呢?他不上QQ也不打电话给我,他并不在乎我。他自恋,他喜欢的是自己。 界面上他又问了一句:\"怎么不说话了?我说错了吗?原来水吉不喜欢我呀!\" 我怕他又开始悲春伤秋地发表他的长篇大论来把我炸晕,连忙敲了两个字过去:\"不是。\" \"水吉我爱你。你会不会骂我是猪?因为在网上闲逛的时候看见男人这样说会被MM骂得狗血淋头,有的还「晕」--这有什么好晕的?有的还摆了教育的架子说这话不能随便乱说。\" \"这话本来就不该乱说。你又有什么高见啊?\" \"不是我的高见,是别人的高见,讲给你听好不好?\"他不等我回答,已经敲了下去:\"这样说是为了不让女人听到这话时小脸红得那么快,衣服脱得那么积极,可以提高她们对这三个字的免疫力。\" \"你流氓!谁让你那么另类啊?别人不骂你才怪呢!\" \"喂,都说了这不是我的高见,是别人说的,我只是表示欣赏罢了。水吉,我爱你,你怎么回答我?\" \"我又不是女人,不需要免疫了。\" \"大错特错!男人比女人更好骗哦!你得回答我,不然会被别人拐走的!\" \"我也爱你呀九郎!\" 他得意地说我回答得很好,很自然,没有大惊小怪......我虽然看不见他,但他一定是那副得意的德行。我只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罢了。他其实不爱我,只是在做实验......九郎,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连一点幻想的余地都不留给我。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你说的话很伤人?我知道你不是有心的,可是我真的好难过,我好恨你呀!只有你,会在大雨里帮我带咖啡;只有你,会一边捂着鼻子说臭,还是给我涂药膏;只有你,会把我想吃月饼当真,马上冲到楼下去买回宿舍;只有你,可以在不受我帮助的情况下夸我是世间少有的善良......我以为你是爱我才这么做的,可是我错了,只要你有力气,你可以这样卖力地为所有认识的人。我真的善良吗?请原谅我的小小私心,如果不是和九郎有关的事,我才不会那么尽力。也许你看透我了吧?也许你觉得我根本配不上你。 \"我该下去了,最近工作很忙,等稳定以后再跟你说吧。\"他这句话简直是欠扁!还不如不说呢!真是扫兴! 九郎高考时的成绩不理想,出了点钱才和我混到同一所学校,他的学制因此比我还短上两年。为了捞回他浪费在上这所学校的钱,他在做兼职,这样他就更有没时间想我的理由了。 \"水吉,不要因为我不和你说话就觉得我不爱你了。生活这么琐碎,不能随心所欲。\" 他为什么又玩深沉了?难道九郎真的爱我吗? \"九郎,我想见你,你什么时候有空?\" 我等了很久,以为他已经下线了,这时他才说:\"那要看你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叫我好了,我随时奉陪。\" 这么说他不忙咯?为什么这么几个字会打这么长时间?他在犹豫什么?我们真的有好久没见面了,他大概喜欢一个人的清闲日子不希望被打扰吧?但他已经答应会见我了--只要我有空。 周日的时候我就约了他,我要利用这大块充裕的时间和他一起过二人世界,这一整天他都会陪我的,哪怕他心里不愿意,他仍然很守信。 他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新华书店的门口,别人绝想不到那个潇洒自若的何九郎会有这么不自然的姿势。我却经常可以看到,我想他只是在门口向陌生的人们展示他呆板乖巧的一面,让人觉得他很可爱。他扮傻的时候确实很可爱,像真的似的。我笑着走过去,他看到我,故意迈着蟹步朝我走来:\"换发型了嘛!挺摩登的。\" \"对不起,说了请你吃饭的,不过这次没钱吃肯德基了。\" 九郎哼笑起来:\"你把我说得好像是骗吃骗喝的无赖呀!肯德基啃不起就吃别的呗,你就是盛大粪给我,我也不会嫌弃的。\" 我给他一个责备的笑,和他一起去吃铁板肉。他喜欢吃这些东西,而这些食物也和他很相配,那么健康的色泽。他的皮肤在太阳底下就像鱼的鳞片一样闪闪发亮。 我今天没有什么出行打算,只是想偷偷地享受一下有个恋人的感觉。是的,那些喜欢和他一起单独出行的人,都这么想,九郎是个很适合当男朋友的人,你让他陪着你,他绝不会强烈地反对,即使他找借口来委婉地拒绝你,只要你用激将法就可以如愿以偿。他现在就一直跟着我漫无目的地散步逛大街。他的钱都还给了父母,我也很赞成他这么做,所以我们只能在外面干游,要门票的地方一个也进不去。 街心花园的景色很不错,我想和九郎照个相--我预谋好了的,都已经带了相机。他是个很不上镜的人,我觉得有点奇怪,平常pose摆得那么张扬,到照相时浑身都僵了似的。我不得不教他应该是什么动作。他还算虚心地接受了。我凑合着给他照了几张就把相机递给他,他竟然问了一个二十一世纪地球人最不该问的问题:\"干什么?\" \"你给我照啊!\" \"哦。\"他傻里傻气地应了一声,打开镜头对着我,我冲着它保持微笑,九郎比画了一会儿,放下相机时我愉快地问他:\"好了?\" 他摇摇头:\"还没有。\" \"怎么......\"我有些奇怪他到底在干什么。 \"我......我不能给你照了,可能对它过敏......\" 开玩笑!怎么可能会对一部相机过敏呢?真过分,我只有这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能满足我吗? \"我再重新站回去,你一定要给我照下来!\" 九郎没辙,重新架起相机对着我,这次我看见他的手抖得很厉害,越来越过分了,怎么能用这种伎俩来拒绝我?我求求你给我拍一张而已好不好?按下快门就结束了。 九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从花坛上跳下来,看他把相机捂在腹前没有摔掉。我知道他还没那么狠心摔掉我的东西,但他为什么不答应我这个芝麻粒大的要求? \"九郎?\" 他向我伸出手,相机上湿漉漉的全是汗:\"扶我一把。\" 我没来得及考虑听不听他的话就已经下意识地将手伸给了他。他对我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有点头晕。\" \"那......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儿吧?\" 九郎点点头,我扶着他走了几步,只听哇的一声,他的脚边泼上了一大滩秽水。 这是......\"九郎!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 九郎吃力地竖起头望望我,翕动着嘴唇轻轻地说道:\"我怎么会吓你呢?你认为我是这么卑劣的人吗?你怕鬼的时候不是还爬到我床上来吗?\"他大约已经没力气说下去,整个人就趴到了我身上,隔了好半天才说:\"扶着我......不准走,不然我会死的。\" \"混蛋!别说不吉利的话,我怎么会丢下你不管呢?\" \"我......我好热......\"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今天的天气确实足够炎热,九郎该不会是中暑了吧?以前军训的时候也没出过问题呀! 他摇摇头:\"厕所......我要上厕所。\" 我向四周望望,一时要找厕所还真不容易,要是带着他一起去找,看他这个样子一定吃不消,可是他连站都站不稳了,我走了,他倚在什么地方呢?我把他扶到长椅上,给他打了一把遮阳伞,他这会儿可真像是个娇公主了,健康色的面庞失去了原有的血色,还在长椅旁的地板上吐了一地,把旁边的美眉都吓跑了。原来帅哥丢丑起来也可以丑成这样,他一世的形象全都毁在今天了。 我对他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找WC,很快回来。\" 九郎不安地拉着我的手,像怕我不再回来一样。他从来没有这么虚弱过,所以他不知所措:\"你......一定要快点回来。\" 我有点不忍心离开他,虽然只是一小会儿,但是等待的苦痛在这一点点的时间里都是漫长的煎熬,像九郎这种没尝试过等待滋味的人,会是茫然无助的。在这以前,他甚至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吧?我已经跑得很快了,回到他身边时,他却早已露出苦不堪言的神情。他哆嗦着倚回我身上,我半环抱着他走进麦当劳,已经无视那些诧异的目光了,九郎更没有心情理会别人心中的问号。他一直忍着不让自己弄脏了麦当劳的地板而影响客人们的就餐兴致,可是他闭得住嘴却闭不了鼻子,那些粘腻的流质从鼻孔里冲出来,呛得他差点断气。我急忙加快脚步将他推进卫生间。他在里面一蹲就是两小时,我在外面等得以为他掉进了粪坑。等着解手的客人们在外面猛烈地拍门,他也如流氓兔一般坚守阵地死不屈服。说实在的,进去这么久不出来,我真怕他永远爬不出来了。 \"九郎,你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出来呀?\"他这个没时间观念的家伙,该不会拉得太投入而以为自己才呆在里头没多久吧?虽然他中暑了,不过让我等这么久,我实在忍无可忍了。他依旧一套病恹恹的腔调回答我:\"快了。\" 终于见他出来,我想和他就在麦当劳坐一会儿,然后就回学校去。我买了两杯冰镇可乐,他喝了两口就说空调打得太冷了。我拖出他刚才脱下来的外套给他披上,觉得自己也有点被折腾累了:\"怎么会突然中暑呢?害我以后都不敢叫你一起玩了。\" 九郎的脸变得一片潮红,低低地对我说:\"不是中暑,是我刚好急性阑尾炎。以后的事你不用担心。\" 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在QQ上的时候他犹豫那么久...... \"被你吓死了!有病就早点告诉我嘛!都是我不好,害你弄成这样,你以后一定要直接一点知不知道?身体不好还逞什么能啊?我可负不起责任。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啊?\" 九郎大概感觉好些了,话又多起来:\"我父母要你的交代干什么?是我自己愿意的。\" \"你怎么这么傻啊?\" \"我哪里傻了啊?我是天才!难得你有空要见我,我当然不会让你扫兴了。不过我的形象可毁了,你还是得负责的。\" \"你是不是好多了啊?刚才一句话也不说,现在又调戏我了。\" \"是啊,我现在很清醒,所以说,我拈花惹草的形象毁了,你得负责的。\" \"你要我怎么负责啊?\" \"现在没人追我了,你就得充当一生我的恋人咯。\"九郎笑着低头吸了一大口可乐然后奸笑着对我说:\"水吉,我爱你。\" 哼,又想考验我?我知道答案是什么! \"我也爱你呀九郎!\" 啊,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回头看我们?我是真的爱他呀! 何九郎篇 \"明天是我二十岁生日,很重要的哦!你能不能到我家来?\"水吉这样对我说,好像......不怎么好意思拒绝吧?看来他们南区刚好放月假了,不过我明天下午可还有课程。 他在几天前就提醒过我,他这次生日刚好放假,所以要好好庆祝一下,家里应该会请很多人。送给他的礼物已经准备好了,是一只涂了清漆的烟斗。他并不抽烟,纯粹是我喜欢把玩这种貌似工艺的东西。虽然可能会被讲究实用的水吉臭骂一顿,不过他难道不会觉得这很高雅吗?要不然把我自己送给他好了,他肯定喜欢的。 我向他解释说我不认识他家怎么走,并且明天下午还有课。不过我倒是可以早退一会儿。他问我可以有多早,我本来想说四点,结果说了两、三点,可他竟然还是向我抗议:\"两三点还早啊!我还指望你十二点就出来呢!\" \"十二点?我午饭还不知有没有着落呢!\" \"真不知道你们西区的课程为什么都排那么晚。不吃饭不是最好吗?我请你。\" \"请我?\"我笑着揶揄:\"你不是倡导AA制的吗?\" \"那是体谅父母罢了,这次我想体谅体谅你,不可以啊?\" \"那看来我只好翘课了。\" \"咦?你翘课没关系吗?听说你很重视主课啊,教授最喜欢你了,一点也不浪费资源。\" 我友好地向他解释说:\"那是因为我全部都会啊,明天的也可以向同学借笔记抄一下嘛。\"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明天出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过去接你。\"他本来告诉了过路线,可是最后还是选择了出来接我,不知道该怨他看不起我,还是该感激他太宝贝我。总是我送他那只烟斗带在身上后的这几天,连老师和教授也全都知道了,还夸我买的好。 第二天我出校的时候刚好遇见从外面逛街回来的教授,他笑着问我下午是不是不在,我说我会借笔记来抄,这样他就不管我上哪儿去了。我打电话告诉水吉我开始往市中心的那个麦当劳去了,他显得有些匆忙,家里似乎很杂乱的样子。 他从没让我一个人在原地等了那么久,大约有一个小时,他才带了三男两女一起过来,并且是我先看到他们。除了桔子之外,这些人我全都不认识,据说都是同班。这么多人都在今天应邀伴随着他,我只认识桔子和水吉,这家伙......是在报复我曾经对他的冷漠吗?不,他没有这么深的城府,水吉是善良的,善良得有点可恨。我讨厌这种一大堆不相干的人在一起的感觉,虽然我广结朋友,但今天似乎不是个交友的好日子,本以为今天铁定只有他一个人来接我,我竟然预料错了。 我不太愿意和这群人打招呼,水吉喜欢的人是我呀!为什么让我等这么久?如果是等你一个人也就算了,偏偏我等到了这么一群人。 我无视他们的存在,朝水吉扮了个抱怨的鬼脸,一向喜欢我的桔子就笑着过来跟我唠话了:\"老九,好久不见啦!我见了你就想笑哦!\" 虽然我很喜欢桔子的脸型--圆溜溜的很娃娃,但是我受不了他叫我老九,听起来像臭老九似的。他应该叫我九郎。我叫何九郎,小名九千一郎,大家喜欢说我是花九千块钱买回来的,其实嘛,不过是玩笑罢了。人人说我幽默,这是桔子想笑的原因,不过算命的说我缺乏幽默细胞,我看与其说我幽默,还不如说我长得太经典,让人一看就想笑,莫非我是卓别林转世? 水吉听了我恼怒的叫声笑着走过来--还是和刚才那样慢。他以前看见我的时候都是急急忙忙飞跑过来的,而且笑得像中了五百万大奖!好在我的耐性比乌龟还持久,他这点伎俩是激怒不了我的,我不可能站在被动的位置,他别想压倒我,自始至终都是我主宰着我们的感情,他不可能那么自信地来煽动我。只要我说一句我讨厌他,或是绝交之类的话,他一定会一个月吃不下饭--当然我也不会这么无聊这么狠心地玩这种游戏--为什么要伤害一个这么善良的人呢?所以还是原谅他吧。 我等着他登上最靠近我的一级台阶,把沾着我手汗的盒子交给他:\"这个累赘就交给你了。\" 他看得到透明色包装里面的东西--我喜欢用透明的包装,不用让别人多去猜--就像水吉一样。而且我也让自己变得透明,不想让人多猜,可好像,他还是以为眼前的九郎的心是海市蜃楼。我真的那么难懂吗? 水吉接过盒子就说:\"我喜欢这个累赘。\"真是出乎意料,我以为他会怪我买了不中用的东西......看来他并不是百分之百透明的。我忘了我们毕竟不是同一个人,有着不同的经历和家庭,我不可能完全了解他、猜透他,人类对自己本身都无法做到了如指掌呢!但至少我了解他比他对我的了解要多,他一定不知道我现在又在考虑什么\"根的社会问题\"。 我讨厌他让我跟着他们逛大街,因为这让我发现他出来接我只是顺便的事,他的真正目的是想换台手机。他走了好几家专柜--不是他挑剔和婆婆妈妈,而是他一直在问旁边那个我不认识的女生。她说不好,水吉就不买,那我说好的,水吉为什么就不把它买下来?我的审美虽然和别人有点出入,但还不至于那么差劲吧?怎么说我制作的模型也拿了大奖呢!这个女生,水吉叫她\"花花\"?切!什么花?霸王花啊?这么俗!这么腻! 我心不在焉地跟在水吉旁边,觉得自己似乎是多余的。水吉从来没有给我这么残酷的感觉,我一直以为他最喜欢的人是我,这是连联合国都知道的事情。我对任何一个有可能成为情敌的人都不屑一顾,我不相信他们能战胜我,我只是讨厌水吉为了朋友而无暇顾我。我对水吉说过不要因为我不跟他说话就觉得我不爱他了,可其实我知道,连我自己也做不到不去难过。人要是不在乎被喜欢的人冷落,那他就已经不怎么迷恋那个人了。我竟然对水吉说了那样的狗屁混话!我要他不在乎我吗! 终于买成了手机,上了公交车,水吉还是和我坐在一起。这似乎是一定的,如果他怠慢我,他会不安的。三年前,我们差点绝交,所以他应该明白,如果我们性格不合起来会是很激烈很强硬的。 我总是以貌取人,这是他对我的误解。我也是可以只看本质的,即便他没有所谓的\"内涵\",但他拥有和我欣赏的美德就足够了。我曾经太挑剔又太不愿意向自己的原论相悖的观点屈服罢了。我想对他真诚,他是不是以为那只是我想骗吃骗喝呢?他难道不想在问我想不想他的时候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吗?难道他真的看不出来,我是故意不想说的吗?难道他真的不明白九郎是真的很喜欢他的吗?水吉呀,就是太善良了才会什么话都相信,可他又偏偏不相信我厚了脸皮才说的那些狗腿台词。 到他家时已经不早了,客人们都已经摆开了酒席。我们也围着八仙桌吃饭。 我一个劲地吃着桌上的菜,不顾一点吃相。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天然的吃相更好的了。装什么文静、优雅、客气呢!反正他们也对我说\"别客气\"。 水吉没有和我坐在一起,他和别人一条凳子,还是这么出乎意料。端上来的新菜,别人都客气着不动,我最先伸筷,最后我的肚皮撑最大。吃完了,我摸摸肚皮准备回家,水吉拦住我:\"就这么回去了?\" \"不然你还要我呆到什么时候啊?天快黑了。\" \"你......\"水吉有点哭笑不得:\"我们还没说几句话呢,你就想走?\" \"说话?今天说得成话吗?电话不是照样可以天天说话吗?行了你别拦我了,真的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水吉有些生气了,冲着大伙儿嚷道:\"你们看看这个没良心的,吃了饭就走了!还像不像话呀!\" 我就知道,他把我当骗吃骗喝的无赖,早知道就不该答应他过来庆祝什么生日,说我几句也就算了,还要让这么多人都知道,让他们都来评理,让他们都来围攻我,让他们都劝我留下。我完全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坐着。水吉帮着收拾餐具,叫我也帮忙--他分明是在拖延时间,我要是不帮,他会说我懒骨头。 等所有的杂务都插不上手的时候,他领着同学和小孩们一起去楼上看电视,还非要我也一起去。我知道他开始策划什么阴谋了--他一定想让我住在他家。果然,他对桔子他们说要他们住下之后就马上对我也说:\"九郎你也住下吧?\" \"不行,我要回去。你看你叫了这么多人,床都不够用的。\" \"没关系的呀,让他们去睡好了,我家有很多床,就算不够,你也可以和我挤一张床嘛!又不是没一起睡过。\" 我有点抓狂:\"那是在宿舍你怕鬼,我没办法才让你上来的。今天有这么多人,你还怕鬼不成了。\" \"你不要岔开话题!今天你必须住在这里!你看天已经这么暗了,一个人走夜路很危险的。\" \"拜托!有什么危险啊?不就是撞几根电线杆吗?大不了住院几天呗。\" \"哼!你是宁愿住院也不愿意住我家呀?你太可恶了!我恨你!\" 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不过为什么非要留我住下呢?就算好客也不用好成这样吧?我这么不想住,你非要我住,有点强人所难了吧?我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打个商量吧,我今天回去住,明天再到你家来住?\" 他有点控制不住恼火的情绪,大吼起来:\"为什么一定要明天!睡个觉还要花一天时间准备的吗!你居然连明天再来也说得出来!\" 我实在没有办法让他消气,只好实话告诉他:\"急性阑尾炎......我必须回去,不然晚上老跑厕所会打扰大家的。\" 水吉虽然还是生气,但明显比刚才降火不少:\"有什么关系嘛,我不在乎的,我会照顾你的啊......\" 我无奈地笑笑:\"乖啦......让我回去。\" 水吉顿了顿,作了让步,他向房里看电视的人们说:\"不好意思,送朋友出去,一会儿再回来。\"然后就推着我下楼借自行车。 \"觉得那个黑衣服的女孩子怎么样?\"水吉载着我蹬着踏脚板这样问。我坐在车后架上悠闲地回答:\"还不错。\"水吉轻松地告诉我:\"她是我GF。\" \"猜到了。\" \"你怎么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猜是另一个?\" \"因为这个看起来比较亲昵。\" \"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我有什么话可说的?\" \"反对或是赞成啊--这件事只有你和桔子知道。我还不想公开我们的关系,我也不知道对她是什么感觉。\" 我有点受不了他的迷糊,叫道:\"你傻了啊?居然说不知道!这是你的事,我凭什么去赞成或反对?你自己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谈恋爱又不是我在泡妞,干我屁的事啊!\" 水吉大概觉得有点委屈:\"反应这么大干嘛啊?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吗!你知道我对这种事一向没有主见的。\" 我满不在乎地挖苦他:\"我难道不该替你感到高兴和惊讶吗?居然有女人会看上你。\" \"我不跟你说了,你又故意气我。\" 他倒有点自知之明了,虽然他外表有点营养不良,可是在学生自助大会的时候他却被同系的女生推为全系最具魅力的男生--真是造化弄人,连我这个和他不是同一个院区的人都感到大跌眼镜。长相平平的他终于还是靠着自己的实力赢得了尊严。已经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懂得欣赏他了,有种家产被偷走的感觉,着实不怎么爽。都说漂亮的老婆不安全,现在连丑的也不安全了。 我张开臂膀环着他的腰,他立刻抗议起来:\"把手放开,我很痒的。\" 他果然是怕痒了,车子都骑得歪歪斜斜。我放手的时候,他嘴里正念叨着闯红灯,就朝着十字路口冲了过去,被行驶过来的司机臭骂了一通。我教育他说:\"你竟敢闯红灯?很危险的知不知道?还被不认识的人骂。\" \"你不是急着回去吗?\" \"那也不急这一小会儿呀。\" \"我不想从车上下来等绿灯。\" \"回去的时候可不准再这样了。\" \"我知道啊,我当然不会了。我是为了你才闯红灯的,不然你以为我平时会这么做吗?\" \"水吉为了我连挨骂也不在乎吗?\" \"就是花花要回家,我也不会去为了她闯红灯。父母是最重要的,接下来就是九郎......九郎知道的。\" \"是,我知道自己对水吉很重要,但是为什么会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自己的女朋友还要去......\" \"那不一样啊......你是朋友,她是......\" \"我也可以当恋人的,不要去依赖别人。\" \"那只是九郎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我们......都是男的......\" 水吉的声音变得很低很低,因为他明明知道我不会考虑男人不男人的借口。呵,和我认识这么久,好的没学会,伤害别人的本事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这个傻瓜,我要是想报复他的矜持我早就那么做了,这个傻瓜究竟要小心翼翼到什么时候?他明明是爱我的,却......却说那种不能成为恋人的屁话!还随便找个人去创造爱情! 我从后架上跳下来,\"就到这里,我自己可以走回去了。\" \"九郎!\" 不要叫我的名字! \"九郎!你不要生我的气嘛!\" 你喊什么?你不会过来追啊?嘁!早点回家呆着吧!我坚决不回头,一直往前走,我还没开始用跑的呢,他都不肯赶上来,我知道他也只能送我到这里了,他不会过来的。他不要我,我还要我的作风和尊严呢!我对他已经够仁至义尽了,我从来不会向别人认那些莫须有的错,我以为自己已经够顽固不化了,可他似乎比我还顽固。水吉呀,真是个笨蛋!
【九千一郎—黑木黎子[独家贺文]】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