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苍狼捕风—吉吉爱儿【驻站独家】

时间: 2016-07-06 14:15:39 分类: 今日好文

【苍狼捕风—吉吉爱儿【驻站独家】】

楔子
深夜时分,城镇里的居民大都已经就寝,巷子里半个行人都没有,只有稀稀落落的几间酒家还在营业。
月亮穿越云层,柔媚的银色光芒投射在铺满小石头的街道上。整个市镇静悄悄地,只有偶尔传来几声"笃笃笃"的声音。
负责打更的老人提着木鱼穿过一个又一个昏暗的小巷,他边敲着木鱼边喊着:
"二更--"
旁边一间大宅子里面,人们都回到自己的房间,只有一所两层楼高的屋子里还透出微弱的光线。
一名美貌的少女正坐在窗台边缝补着一双鞋子,油灯火焰造成的光芒在她白皙俏丽的脸蛋上跳跃着。
咿呀一声,一位青衣婢女捧着洗脸水推门进来。
"小姐,已经很晚了,早点更衣歇着吧。"婢女放下脸盆对少女说。
"行了,让我把鞋子补好再说。"少女柔声道,继续低头认真地工作着。
"反正‘凌少爷\'又不缺您这双鞋子穿,您就放轻松点儿。"
少女红着脸瞅了她一眼,没再吭声。
婢女笑着摇头,她走到窗前把窗户关上,还谨慎地锁上。她动作迅速地把所有门窗都关好。少女困惑地看着她,问道:
"小莲?怎么了?"
"咦?小姐您还不知道吗?"名为小莲的婢女回头解释道:"最近的采花贼很猖獗,附近几个镇都有妙龄少女无端失踪,老爷吩咐我们睡觉前一定要把门窗锁上。"
"采花贼......"少女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有听‘凌风\'提过,他今晚到衙门开会就是要商量这件事。"
"好了,小姐,赶紧休息去吧。"小莲再一次劝告。
"嗯。"少女这回倒爽快,她放下针线,用手帕将还没缝好的鞋子包好,然后起身。
小莲侍侯着她洗脸、更衣,一切都完成之后,她才捧着水出去。
"小姐,晚安。"
"晚安。"
少女掩上门,不忘拉上门闩。
她把灯火吹熄,躺到床上去,很快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白色的窗户上,树木的影子正随着微风轻轻摇摆,院子里一片静谧。
沙沙沙沙......一阵不易被人察觉的声响从茂密的枝叶间传来。
嗖!
月光下,只间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树顶快速地蹿出来,接着敏捷地跳到二楼的栏杆上。此人全身都包裹在厚实的黑衣里,脸上只露出一双狡黠锐利的眼睛。
他从背后逃出一枝吹管,用吹管尖锐的末端把窗户纸穿破。他一吹--一股轻烟从管口喷出,烟雾洋溢着整个房间。
躺在床上的少女头歪了歪,彻底昏迷过去了。
黑衣人掏出匕首往窗缝一挑,窗锁喀哒一下被打开,黑衣人无声无息地潜入房间内......
话说那婢女小莲捧着脸盘走到院子门外,忽然发现自己把毛巾拉在小姐的房间里了,她忙折回去。
她走到房子前面,不经意地一抬头,却见二搂的窗户打开了。
"奇怪,我刚才明明关上窗户的......"她自言自语着,心想该不会是小姐自己打开的吧?
就在此时,更让她吃惊的事发生了--一个全身黑色的男人竟抱着她家小姐从窗户跳了出来!
小莲双手一软,哐当!脸盆摔到地上洒了一地水。
黑衣人猛地转头,他邪恶的眼睛与小莲的相会了,后者结巴了片刻立即放声大喊:
"来人啊!快来人啊!"
她这一喊,黑衣人马上从衣袖里飞出一把银晃晃的小刀,一阵寒光闪过,细若柳片的刀子直直刺入了小莲的咽喉里!
小莲双眼一翻倒了下去。
黑衣人抱着失去知觉的少女跳到旁边的屋顶上,由于小莲刚才的惊呼,好几名家丁已经提着棍棒冲了过来。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了?"
"快看!"家丁看到小莲的尸体,他们马上惊觉大事不好。
"在屋顶上!"其中一个家丁发现那黑衣人,黑衣人立即施展高超的轻功跃到另一个屋顶上。
"他抓了小姐了!"
"是采花贼!大家快来啊!"
"快拦住他!"
家丁们一边大声叫嚷着其他人来帮忙一边追逐着黑衣人,沉静的大宅顿时沸腾了起来。
黑衣人把少女扛到肩膀上,从屋顶跳到树上,又从树上跳到围墙上,那身型比猫还灵敏,众人只能在他身后追赶着。


外面的大街上--
三名身穿捕快服装的青年人正并肩走着,他们忽然听到了前方的骚动声。
"怎么回事?"
三人不自觉地向声源跑过去,中间那名穿着灰色衣裳、身材最矫健的年轻人同时警觉地注视着周围。
嗖!嗖!头顶上一阵凉风掠过,灰衣青年马上抬头--
"在上面!"他大吼着,双腿一蹬跳到屋顶上,他的同伴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像箭一般飞奔了出去。
青年马上看到黑衣人肩膀上那熟悉的人--
"映雪!"他喊着少女的名字,黑衣人往后一睐,继续加快脚步。
"把映雪放下来!"青年怒喊着一口气追上了几大步,他正是这位蔡映雪姑娘的青梅竹马--凌风。
黑衣人身上扛了个人,再加上凌风本身的轻功造诣比他要高上几分,不消片刻,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了一大截。
"把她放下!"
凌风一掌击向黑衣人的后脑,对方旋身躲开,并且快速射出刚才的柳叶刀!凌风眼里精光一闪,呼啦一声竟徒手接住了刀片!那黑衣人眼里透出明显的惊愕,凌风把刀片丢下,疾冲过去!
两人在屋顶上展开激斗!
凌风不断攻击对方的腿部,但碍于映雪在他手上,他不敢使出狠招,只得尝试把他拦下来。
黑衣人被他打得差点掉下去,凌风担心伤着了映雪,还伸手拉了他几把。
"在上面在上面!大家快来帮忙啊!"
家丁跟另外两名巡捕赶到了,众人围在下面高声纳喊。
凌风奋力挥出一拳,黑衣人虽然狼狈地闪开了,但光是拳头造成的气流就让他脚步琅跄了起来。
"你逃不掉的!束手就擒吧!"
正当凌风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他的后颈冷不防传来阵阵阴风!凌风在屋顶上翻了几个关斗--卡!卡!卡!三枚暗器旋转着飞过来,钉在他刚才站过的地方上,要是他再慢一步恐怕就躲不开了!
凌风惊魂未定地看着那呈新月型的陌生暗器,他背后的黑衣人趁机逃开。
"凌大哥!他要逃!"
下面的人叫喊起来,凌风赶紧转身去追,可那些不知名暗器又再飞过来--看来是黑衣人的同党暗中帮他,凌风不得不分心去闪避。
眼看凌风没办法顾及到那黑衣人了,家丁跟两名巡捕转而去追他。
"别跑!"
"站住!"
黑衣人往城门方向奔去,大伙穷追不舍。
凌风这边,直到黑衣人消失在他视野当中,那暗器才停止攻击他。他脱身之后赶紧向城门跑去--
凌风的其中一个伙伴跟两个家丁无措地站在紧闭的大门前面。
"人呢?" 凌风焦急地问。
"对不起,凌大哥......"那位较年少的巡捕道,"我们追到这边来就失去他们的踪影,其他人已经分头去找了。"
"我们也去。" 凌风命令道。
"是,凌大哥,要不我现在先回俯衙找人来帮忙?"
"赶快去。"
"好!"
小巡捕走开,凌风领着另外两名家丁彻夜寻找采花贼的行踪。
忙了大半夜,依旧没有收获。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众人只得回到衙门里商量对策。
映雪的双亲一直守在衙门等消息,他们神色憔悴,整夜没合过眼,蔡夫人更是哭得双眼红肿。
凌风面对着他们,有说不出的愧疚,他一进到厅里就直接跪下。
"蔡伯伯,蔡伯母,我对不起你们。"
蔡夫人看看他,摇摇头又继续掉眼泪。蔡老爷则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道:
"风儿,这不是你的责任,起来吧。" 凌风慢慢起身,他悲愤地紧握着拳头,大家的心情也很沉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等了一会,该镇的父母官跟师爷从帘子后走了出来,年轻的师爷手上还拿着一张地图。
"各位,过来吧。"师爷边召唤他们,边把地图平摊在茶几上。
这是连同本镇在内附近六个镇的地图,这六个镇以一座高山为中心形成一个"六芒星"形状,统称为"六芒镇",是同属一个管辖区的。
凌风等围在师爷身边,只见他拿起毛笔在每个镇上画一个圆圈,而在本镇上画了个特别注释的三角符号。他一笔一笔画下去,"六芒镇"里面,只剩下一个镇没有画标记。
"各位请看。"师爷详尽地解释着,"在这一个月内,除了这个之外(没画标记的镇),所有镇都发生了少女被掳的案件,而且这些少女有一个共通点,她们都是该镇最为艳名远播的黄花闺女。"
蔡老爷发问:
"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这是一次有组织的案件,而且每个案件都有一个相同的目的。"
"那是什么目的?"蔡老爷追问,"他们到底为什么抓我的女儿?"
师爷轻轻摇着羽扇,口中爆出惊人的消息:
"为了‘苍狼寨\'的狼王。"
"什么?"
在场的人无不闻声色变......

 

 

第一章

"老大,老大,拜托了,你就进去瞧瞧吧!"
"就是啊,老大,这些可都是弟兄们冒着生命危险去为您搜回来的啊,你怎么也得看看才知道喜不喜欢吧?"
清清小溪,悠悠清波,一名年轻男子做在溪畔的大石上垂钓,另外两名较为年长的人在他身边对他苦苦哀求着。
"啊哦哦哦~~~~~~"青年打了一个超大的呵欠,嘴巴还没合上便含糊地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们大家都辛苦了,为了褒赏,抢来的东西你们拿去分了吧!"
苍狼寨主--也就是说话的青年擦了擦刚才因为打瞌睡而流下的口水,准备继续行他的周公之旅。
大家注意了,这就是我们英俊得无法无天漂亮得鸡飞狗跳迷人得鬼哭神号的男主角--袁昊大爷!
别看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眼角还布满分泌物(眼屎),嘴角的口水还没擦干......其实他真的是很帅!哪里帅?问那么多干吗,作者说他帅就是帅了!真是的!
"分了?老大,你别胡说,那些可都是咱们为你千挑万选的女孩儿--咱们的未来寨主夫人,咱们怎能拿去分了呢?"山贼甲说道。
"对啊,这回的姑娘的素质不错呢,比以往的都要漂亮,你一定会喜欢的。"山贼乙也附和道。正当他们口沫横飞、欲罢不能地为他们的未来寨主夫人大做广告的时候,发现他们寨主的头已经"蜻蜓点水",还从水面吹出几个泡泡来。
"老大,咱们话还没说完,怎么就又睡了呢?"山贼甲带着哭腔地摇醒他说。
"哦,还没说完么,那你们继续说,说吧。"他也好继续睡了!
可怜的山贼甲、乙几乎捶胸顿足,"我的好寨主,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吧,怎么也该娶老婆了。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苍狼寨的未来想想吧?"
奇怪,他娶不娶老婆,跟苍狼寨的未来有啥关系呢?
不过,看山贼甲已经年纪一把了,被他激成那样子也有点看不下去,"三叔,你哭起来的样子真的好衰,来,给你,擦擦鼻涕去吧!"说完还给他一条绣着花的巾帕。
三叔接过手帕,正打算抹鼻涕,突然发觉,这绣花的手帕莫不是老大的心上人绣的?"老......老大,这么珍贵的东西弄脏了多可惜,还是由你好好珍藏起来吧。"
"老大,咱问你,这是不是你喜欢的姑娘绣的?"一定错不了,想想看,如果不是因为有了心上人,他们的寨主大爷怎么会对那写千姿百态、燕瘦环肥的美娇娥毫无兴趣呢?
"你说这个?"袁昊比了比手上的巾帕,顿时脸都红了,"是我自己绣的。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我还绣了很多哦。"
"什么?"两贼一听几乎昏倒!"堂堂苍狼寨的寨主,你一个大男人绣什么花!这些娘儿们才干的活是谁教你做的?"
哦,究竟是哪一国规定他苍狼寨的寨主、大男人就不能绣花了呢?"这个还要人教?是自学的啦,谁叫我天生就心灵手巧。"袁昊小心翼翼地把巾帕叠整齐、收好。
三叔等简直欲哭无泪!当初怎么就选上了这么一个寨主呢?
没办法,人家好歹也是真刀实枪地比拼出来的,武功之高自然不在话下;而且他只看外表的话,还真是个上台面的料子,怎么看也是相貌堂堂;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咱们的阿昊是认识字的!(什么,你说没什么大不了?毛贼草寇也有文化耶,在当时算是珍稀物种了!)
唉,真是烦死人了!"那些姐姐们阿姨门麻烦你们拿去‘用\'了吧!我没有兴趣!"袁昊不耐烦地说道,这回还真的露出了点王者的威严来了!
三叔等只能摇摇头暗自叫苦,垂头丧气地走了。
打扰的人都走了,寨主大爷顿时又心情舒畅起来。他把头凑近水面,用手勺了点水洗了洗脸。水珠跌落,"秀色夺人"的脸蛋便在涟漪上渐渐出现。
"唉,真见鬼了!"寨主气恼地一拍水面,"怎么我就长得这么美呢!"掏出手帕擦了擦他的"花容月貌",不禁愁苦起来,"我这么个相貌,能有什么女子配得上呢?算了,看来是天意注定我要打光棍的了,唉......"
"凌少侠,这些飞刀可不是出自老朽之手啊!"当地最有名的铁匠胆颤心惊地说道。
凌风一脸戾气,手上抓着几支薄如柳叶的利刃,看似来者不善,他焦虑地问铁匠道: "那么,你能看得出它是出自何人之手吗?"这些可不是普通飞刀,它的刀身薄而轻,材料、造工都不是这地区的技术所能有的。
已经查问了全城以及附近大大小小的所有工匠了,都找不出歹徒留下的唯一线索--柳叶刀的来历。而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他的映雪以及其他被绑架的姑娘都危在旦夕,叫他怎么能不焦虑?
"如果没记错的话,老朽好象曾在山西一带见过这种兵器。"
"真的吗?"山西,虽然还是模糊的线索,不过至少有眉目了,凌风顿时兴奋起来。"大叔,在山西的哪个地方,你能说的再清楚一些吗?"
"这个......"老铁匠有点为难了,"事隔多年,老朽真的记得不太清楚了。"
离开了老铁匠,凌风还在不住琢磨他说的话。山西一带,有什么较为突出的盗贼团伙呢?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和胆量,将几乎全城的少年女子都掳走了呢?除非是......
苍狼寨!
一个名字突然闪进他的脑里。
苍狼寨,山西近年来崛起的山贼团伙,他们壮大得之快、人数之众多,连朝廷都感到头疼!
一定是他们,错不了的!
我们的袁昊寨主终于将那些可怜的"三宫六院"都瞧过了,结果,唉......
"老大,老大!有大消息......"
"有关女人的事就别提了!"袁昊现在的心情不太好,黑着脸对气喘如牛跑来的小贼说。
"不是,老大,三叔他们捉来了一个......"
又是捉来的女人!"叫你别提了,没听见吗?"可恶,还嫌他不够烦吗?再这样下去,小心他从此讨厌女人!
"可是......"小贼委屈地扁着嘴,"三叔他们捉到了一个入侵者,要我来向你通报......"
"什么?"袁昊抓住小贼的衣领,"你怎么不早说!"
"说,你是打哪儿来的?"一改当天在袁昊前的垂头丧气,现在的三叔是标准的凶狠山贼架势,他正气势汹汹地审问着被捉到的入侵者。"是不是官府?还是别的寨子?"
被捉到的人正是凌风。他跟另外两个差役潜了进苍狼寨,可惜被守卫深严的山贼察觉到了,为了掩护另外两人,他不幸被捕了。
++++++++++++++++++++++++++++++++++++++++++++++++++++++++++++
呵呵呵~~~~~~把咱们亲爱的男主角小昊昊写成那样子,不知道会不会被某人扁~~不过没办法,谁叫我是万恶不赦的小吉呢?我就是爱写这种调调的东西~~~~好了,接下来就是宝贝小昊昊跟心肝小风风见面的时候间了,我回去慢慢琢磨,一定将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写得惊天地泣鬼神^^现在才有时间去看阿狐的~~~~~

 

2 第二章


凌风被安置到一个密封小囚室里,手脚都被铐住,倒吊在屋梁上。因拼杀而得来的伤已经将他的外衣染红了。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至少现在可以肯定了,那些少女真的是被苍狼寨掳走的!

"说话呀!别以为装聋作哑就可以了事!"有没有搞错?这小子不知道他们是打家劫舍、臭名远播的山贼吗,竟敢当他们不存在?这口气,叫作为资深盗贼的三叔他老人家怎么吞得下去?他示意手下拿来刑具--手指夹、钢钉床、烙铁锅......乱七八糟的一大通,还真有点为官升堂审讯的味儿,只差没人齐唱"威武"而已。

"小子,看见没有?眼前的这些东西都是准备用来孝敬你的。怎么样,比较喜欢哪一个,还是都想试试?"三叔一脸淫贱......不不,是一脸凶残地笑着问凌风道。
凌风一看那些十八般兵器,不禁也冷笑了一下。恩,他的笑容比较好看,因此第一个回合的"比笑",是凌风赢了!
"你笑什么?"三叔显然很不服输,焦躁地问道。
"我可用不着你老人家孝敬,要孝敬也该由长辈的开始,所以你还是留给自个儿用吧!"凌风满不在乎地冷嗤道。
三叔的忍耐显然都磨光了,他拿起一条全身带着尖刺的皮鞭,在凌风眼前比划着,"老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你打哪来的?来干吗的?"
"你过来一点,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凌风说。三叔相信了他,走了过去。只见他凑近三叔的耳朵,往里面吹了口气,然后轻轻呵道:"来泡你老妈!"
"......"三叔一张老脸顿时变成猪肝色,顺手一挥鞭子。只听见"啪"的一声,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便盘在凌风的身上。

妈的!还真不是盖的,这条改良过的鞭子打人真的痛到骨头里去了!
"不见棺材不掉眼泪!你们给我继续打,往死里打!"

刺骨的疼痛,随着皮肉被刮伤的"啪啪"的声音传输进凌风的神经里,痛得他即使拼命咬紧牙关,还是忍不住让声音溢出唇外。
可恶!竟然要他受这种侮辱!如果让他逃过这一劫,他一定双倍奉还!

转眼间,凌风已经遍体鳞伤,衣服也被撕的粉碎。如果不是极大的意志支撑着,恐怕早就想敌人举手投降了!
"不错嘛,小子,挺有种的。不过这样硬撑下去能撑得了多久,你自己也心里有数吧?年轻人,可别为了一时意气,连性命都丢掉了啊!"他那样子连三叔也看不过去了,不禁好心劝慰道。"不如跟了我们吧。我们的寨主是个胸襟开豁的男人(袁昊那家伙胸襟开豁?真的假的?),只要你忘记过去跟着我们,我想他不会为难你的。"
"......哼,乌合之众,也只会耍弄这种小把戏而已!"凌风裂开溢血的嘴角,冷笑着说。"休想能从我嘴里得出任何消息,更别想我会跟你们同流合污!"
"那就太可惜了!"三叔摇了摇头,对着手下嘀咕了一会儿。不久,两个小贼就把一桶蒸汽藤藤的辣椒汁抬了出来。
刹时间,空气中溢满了辛辣刺鼻的气味,闻着的人已经眼泪鼻涕齐下了,如果将它浇灌到被打得皮开肉绽的伤者身上的话......
必定生不如死!
"小子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这回可怪不得我们了。"三叔勺起一瓢辣椒汁,要向凌风泼去......
"慢!"


英雄总是在紧急关头出现的,对不?
紧闭的大门被一股蛮力撞开,一道金光射进阴暗的囚室内,一个逆着光的高大身影随即映入众人眼里。那是一个仿佛全身都笼罩着金光的男子,刹那间,众人仿佛看到了一个神仙降临凡间。
这个应该就是贼王了,凌风心想。
"老大,这就是咱们逮到的入侵者,皮硬得很,正想用辣椒水对付他呢!"一个小贼立刻向袁昊报道,并把手中拿着的瓢子交给他,"老大,请!"
袁昊接过瓢子,就在小贼正等着看好戏的时候,袁昊却倒转瓢头,往他头上打去!
"好痛!"小贼抱着头痛呼,"老大,干吗打我?"
"因为你该打!"袁昊又在他头上敲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抱着三叔的肩膀说道,"阿三,不是我说你,你干这么有趣的事怎么也不先通知我一下呢?"
"老大,这你就不知道了。这小子难对付得很,他先是掩护两个同伴逃走,然后打伤我么不少兄弟,不立刻处理,我怕会有麻烦啊!"三叔回答说。
【苍狼捕风—吉吉爱儿【驻站独家】】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