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混世记—秋吟

时间: 2016-07-06 13:42:27 分类: 今日好文

【混世记—秋吟】
1
"李胖,今天的保护费该交了吧。什麽只有这麽点,你当我要饭的啊。"肉摊前一群小混混围著卖肉的人。
"我实在没钱了,今天一天就做了这麽点生意,全给了你们也不够,你就放我一马吧,明天,等明天生意好了,我一定补齐。"
"TMD,那你是让老子今天喝西北风啊。"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这块肉请老大收下,明天我一定把钱补齐了给你。"
"老大,算了,他拿不出钱来,逼死他也没用,放他一马吧。"我坐在一边的豆腐摊前白喝了一碗豆腐脑,还顺便吃了一记窦老头的豆腐西施女儿的豆腐,才站起身走向肉摊。
"既然小邢说放一马,就放你一马,记住明天把钱补齐了,我们走。"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浩浩荡荡的走,当然顺带的猪肉可是不会忘了领走的,晚上的梅菜扣肉算是有著落了。
对了,还没介绍我是谁,我是谁,我可是这扬州城顶顶有名的混世帮的老大的第一手下。别笑,别以为只是个小混混没什麽了不起,我们可是在这扬州城闯出名号的,凡事打架闹事,醉酒打人,除了非要闹上官府的其他都靠我们混世帮搞定,当然彩头是一定要收到,不过比起官府的收费可是低的多了,所以我们混世帮在这扬州城的地界上还是挺有名的,市井之事第一就找我们帮,而我邢孜昊呢,就是这个帮的军师,谁叫我比他们有脑子呢,还识得一筐字,这在混混里还挺少见的。就连我们混世帮的名号都是我想的,老大他们啊,本来想叫什麽通吃帮的,结果我一句话,"我们啊,本来就是想在这世上混个舒舒服服,混个人样,不如就叫混世帮。"结果帮名就这麽定了。什麽?你问我们帮里有多少人,呵呵,这个麽,人贵在精不在多不是吗。
"小邢,梅菜扣肉都快被人抢光了,你还在想什麽呢?"
梅菜扣肉,呜,我的梅菜扣肉,看到瓦罐里连菜叶子都没剩几根,双手开始发抖,嘴唇也开始抖动起来,"你们这帮兔崽子,知道我最爱吃梅菜扣肉,还全吃光,呜,我的梅菜扣肉啊。"爆怒一声後,抱著空空的碗坐到角落里生闷气。
"那,跟会开开玩笑而已。"从王老大的背後拿出装的满满一碗的梅菜扣肉,而其他的人都捂著嘴偷笑。
看到了吧,我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知道我爱吃梅菜扣肉,竟没抢光还留给我了,要换作别人,还想见渣吗?"谢谢。"我从不喜欢道谢,可这基本礼貌却怎麽也忘不了,老是老爹不好,整天说以礼待之,整个一书呆子。
"不用谢,要是你哭鼻子了,最後倒霉的还是我们,对吧。哈哈。"
"你们,你们竟然联合起来欺负我,哼,我不理你们了,以後有事不要求我帮忙。"我背过身,不理眼前这些欺负我的人。
"好了,好了,小邢,不要生大家的气了,我们只是看你最近一个人老呆呆地看远方,知道又快到你爹娘的忌日了,怕你难过,才逗逗你的。"
"大哥。"有眼前这帮兄弟我真是十分感动,虽然我们是混混却比一般的人更注重兄弟情。
"好了,别感动了,看你眼泪汪汪的,像只要吃不到骨头的小狗。"王老大站起身,大叫一声"兄弟们,明天我们陪小邢一起去拜祭他爹娘怎麽样。"
"好。"
我看著大家和善的笑脸,心底一股热流涌过,而这反应也体现在脸上,眼眶再也承受不住水压,眼泪纷纷滚落下来。
"小邢,不要哭了,是我们不好。下次不和你开玩笑了。"
"小邢啊,我这还有些梅菜扣肉,也一起给你吧。"
"没事,我没事,只是有些控制不了情绪。"
在这座荒芜的小庙里正体现著种种温情。
可是啊这世上,火上浇油的有,釜底抽薪的有,自然泼凉水的也是有的。这不,门外一下子围了一大群陌生人。

2
"老大,我们被包围了。"
"什麽,你们中有谁惹了了不得的人吗。"看一眼门外边站著的一排排士兵,连一向豪气万千的王老大也有些惊慌了,唉,小混混毕竟是小混混,什麽时候见过这麽大的排场了。
"你们是这扬州城里的小混混吧。"一个长相清秀,却身上散发出让人折服的气势年轻人骑在马上斜瞄著王老大说。但我知道,这人不是这里的头,真正的头是别一匹马上的穿皂青衣的男子,他虽然一声不响,可他的气势是不输另一人的,两人的气势一人是外张,一人是内敛,一比就知道後者更厉害一些。问我为什麽看得出来,废话,连这都看不出来我还混什麽。
"是,小的正是这里的头,有什麽事嘛。"气势逼人就是这点好,连王老大这样在城里横著走的人也被别人的气焰压得自贬了身分。
"听说你们也是这城里办事效率最高的一夥人,是吧。"
"哈哈,小兄弟过奖了,不是我自夸,无论劝架、寻物、找人,只要我们出马,手到擒来。"听到有人夸,王老大把胸挺得老高。
"那好,我们要找一个人,一个脚上有三颗黑痣的人,找到後去知府衙门,最近我们会住在那里。"
我站在最後一排听了这话吃了一惊,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目光和穿皂青色衣服的人撞在一起,我赶忙把目光转开,似乎觉得有什麽秘密被他撞破了,有些心浮气躁的站在一边听王老大和那年轻人继续谈。
"可是在脚底就不好找了,我总不能把人家鞋一个个脱了吧。扬州城这麽多人,您有没有更具体一点的特征。"
"男的,大约十八九岁,我想应该长得不难看吧。你放心,只要你找到,钱自然是不会少了你的。"
"这个,那我们尽力而为。"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我们走。"青年人做了个手势底下的人跟在马後边呼拉拉来又呼拉拉走了。
我抬起头,又看了穿皂青衣的男子一眼,为什麽我的心这麽不安,好像有什麽东西是我抓不住的。
"小邢,没事吧,明天你只好一个人上路了,在事情没完前不要回来,这边没事後我会叫小义去找你的。"
"王老大?!"
"别说了,这麽多年兄弟,我会不知道你脚底有三颗痣,我看这事不简单,我会调查清楚,随便转移他们注意,你自己多加小心啊。"
当我和大家挥手,背起我的小包裹向家乡前进时,有一丝感伤,我不清楚为什麽会有这陌生情愫,也许是这深秋的缘故,也许是爹娘忌日的关系,但这也是一瞬,我很快振作精神,哼起小曲向前走。
走了半日,我在溪边洗了个脸,吃起自己带的干粮,渴了喝了口溪水。可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苹果,不需要思考,手比脑快得伸向苹果,大口咬一口,酸甜的汁液渗入口腔各个角落,这时我突然反映过来,这苹果哪来的。
扑哧一声笑,我抬头一看,树上正半躺著一个穿著藏蓝色衣服的男子。眯起眼,躲过透过树逢的光斑,这不是昨天那穿著皂青色衣服的官嘛,怎麽会出现在这,连整个气质也有所变化了。
"苹果好吃嘛?"树上的跳了下来,笑著露出雪白的牙齿。
"不好吃。"我把苹果又用力咬了一口,把剩下的果肉全吃光了,把核一扔,回答道。

3
"你好有趣,像只刺蝟一样。"那人说著说著竟当我身真有刺,伸手戮戮我的肩膀。
我把肩膀往後一缩,"笑话,是人见到突然出现的人自然都会防备的。"
"喔,但是你却把我扔下来的苹果全吃光了,你不怕我下毒吗?"这家夥说就说嘛,干嘛越靠越近。
"我又没钱,又没势,害我做什麽。"
"那劫色呢。"
"你,你不会好那个吧。"我一听这话,迅速的往後一跳。
"哈哈,放心,我要真好那个,也不会找你这种瘦皮猴。"
看著眼前笑得前俯後仰的家夥,我气得牙真痒痒,哪天落在我手里整死你。
"喂,喂,你去哪里啊。"那人看我背起包裹,再不看他一眼的往前走,急忙追了上来。
"我去哪要你管。"我把头撇向一边,不看他一眼。
"我正好没事,你去哪,我陪你去。"
我停下来,深吸一口气,憋住肚子里的怒火。"喂,我跟你根本不认识,你跟著我干嘛。我警告你,别再跟著我,否则要你好看。"
"那我们就来认识一下吧。我叫和然,你呢?"
"关你屁事。"
我一甩头继续向前走。可那人就是阴魂不散的跟在我身边,叽哩呱啦的说了一堆,我不停的做著深呼吸,努力在心中默念,不要发火,不要发火,真他妈的,昨天我怎麽会以为他深沈,真是瞎了眼了。
"说了这麽多,你还没把名字告诉我呢。你怎麽了,老做深呼吸,呼吸困难吗,我就说嘛,你一个劲死命走路,又不像我会武功,自然容易累了,来来来,坐下休息休息吧。"
当和然把手抬上我肩时,我终於爆发了。我叉著腰,瞪著眼睛对著和然说:"和然,你究竟想怎麽样?"
"没怎麽样,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而已。"和然似乎一点也没被我的恐怖样子吓到,还是嘻皮笑脸的样子。
"是不是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就不缠著我啊。"
"是啊,你叫什麽名字。"
"邢孜昊。"我简短的说。
"啊,那我叫你邢邢好呢,还是昊昊好。"
"你就叫我邢孜昊。"
"算了,我就叫你昊昊好了。\'昊昊\'\'好好\'多顺口啊。"
"你,你,你为什麽还缠著我,你不是说不缠我的吗?不怕食言而肥吗?"
"是啊,我没有缠你啊,我是陪你一起走。"和然露出一副就是这麽回事的样子。未了还不忘补充一句。"而且,我也不怕胖。"
又走了两个时辰,终於在路边看到一座小茶廖,看到边上一位在咽口水的样子,心中暗暗好笑,我继续向前走,渴死你,谁叫你这麽多话。
"啊,小昊昊啊,你也该累了,我们边上歇歇吧。"
"我不累。"
"可我累了。"
"那你歇著好了,我又没准备拦你。"我脚步又加快了几步,哈,看来终於可以甩了他了。
"可是这样你就要抛下我一个人游山玩水去了,我不干。"
我背脊一寒,这种语调,我僵硬的转过脖子,看著身後这七尺做出小女儿姿态,我第一反映就是拔腿就跑,可没两步就身後的拦腰捞了回来,往茶廖走去口里还唠念著"我就知道你不舍把我一个人抛下,来,我们一起歇歇。"天啊,我哪是不舍啊,明明是迫於无奈啊。因为无论我怎麽挣扎都摆脱不开他的魔掌。

4
无论我怎麽挣扎还是被迫和他并坐在一起,一只手固定住我的腰身,让我无法动弹。抬起头看见小二看我们的诡异眼光,再看看现在两人的样子,无奈的妥协。
"好了,好了,你放开我,我会等你休息够的。"
"这样才对吗,来喝茶,喝茶,小二,你还愣著干什麽呀,还不快倒茶。"
喝著被和然塞过来的茶,心里十分郁闷。这时从外边走进一个虎背熊腰的粗汉子,粗汉子把一柄巨斧扔在了桌上,砰的一声,发出好大的一声响。
看了一眼那粗汉,我眼珠一转,有了新主意,笑道:"我昨天看你骑在马上,一副武将的样子,你究竟是做什麽的。"
"哈,说出来,怕吓到你。"
"噢,吓到我?说来听听,看我会不会被吓到。"
"那你听好了,我可是兢朝的护国将军,皇帝亲封的武状元。"和然把腰板挺的直直的,头仰的高高的。
"你?护国将军?武状元?吹什麽牛,我看你就嘴皮子厉害点而已。"我不信,如果是小官我还信几分,说他是将军,那我可半分也不信了。
"不信,唉,也难怪,有几人能见将军尊容,又有几人的武功比我好。"
我看了不远处的粗汉子,笑的更大声了,说话也同样变得更大声,"你少骗人了,我说你一定打不过隔壁桌的壮士。"
"他,外强中干,怎麽会是我的对手。"和然瞄了一眼那粗汉,语带轻藐。
"牛皮都快被你吹破了,我看这位壮士就是个厉害的角,你看那身材,那斧头,普通人看都有问题。你,你认为你真的能赢他吗?"我积力的说著隔壁桌的好话。
"武功不是只要有力就行,战术、招数,都很重要,当然力也是要的,不过不是绝对的。他,我看不行,武功只有中下水平。"
"听你说的到挺在行,你敢不敢和我比比啊。"隔壁桌的粗汉听到和然的批评之语,扛著斧头走了过来。
我暗笑在心,这下好了,自己把别人招惹了,都不用我出马。
"你,还是算了吧。"和然斜瞄了那粗汉一眼,又看看我。
"哈哈,小毛孩只会耍嘴皮子,怎麽刚才还头头是道的,现在看到大爷就变猫了。"
"你,我是不怕,我陪著唱了这麽久的戏,只是想知道某人耍什麽把戏。"
我脸一红,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和然啊,你这什麽意思,为什麽我觉得字字指向我呢。"表面和气又亲切的问到,心里我可是把和然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你们不要废话,看斧。"粗汉子可等不及我们聊完,已经迫不急待的出招了。
和然拉著我退到一边,刚刚我们的桌子已经被劈成碎片了,"你在这待这,可别独自逃跑。"转身向那粗汉走去。
我看著两人打了起来,可高兴了,不跑,不跑我就是傻瓜。我抱起包袱毫不犹豫地跑出茶廖。

5
逃跑也是有技巧的,而我正是这行的中高手,我不走这平坦的官道,专走难走的小道,而且走平行方向,嘿嘿,这下就算他解决了那粗汉来追我,也会追错方向,我多天才多聪明啊。
一路急走,走得快虚脱,抬头一看,太阳已经在西沈了,摸摸肚子,"啊,好饿啊,都是那个大混蛋,害我今天一天都没怎麽吃东西,饿死了,看看有没有什麽吃的吧。"我边喃喃自语,边翻著包袱,很幸运,还剩早上的半块饼,"好运也,还有的吃,好,加油,再往前走就是一小村子了,还好我记性够好,没忘记以前去过那里,死和然,你就像没头苍蝇般找吧。"
歇够後,我拍拍屁股站起身,向目的地前进。可没多久我就想把自己狠狠敲晕了,为什麽,因为那个讨厌的死对头又出现在眼前。
"你,你怎麽会在这?"我有些惊慌,看著靠著树站著的和然。
"那你又为什麽在这?"和然笑著站正身子。
我看著和然向我慢慢走来,我惊的一步步向後退去,我不知为什麽会心虚,"你,你究竟想怎麽样?"我终於忍不住向他大叫。
"想怎麽样,嗯,这是个深刻的问题。"和然停下了前进的步子,这让我松了口气,可他随後露出的诡异笑容却使我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啊,我知道了,做我一直想做的事。"
我看著他一步一步向我逼进,还作出舔唇的恶心动作,难道,难道他想劫色,而我,一个清纯秀美的美少年就要遭此毒手,不会吧,心一惊,又向後踏出一步。"啊~"
不要以为我被非礼了,我只是很不幸的一脚踏中机关,被狼狈的倒吊在半空中。
"哈哈哈哈,这是你逃跑的惩罚,你瞧我多好,给你荡秋千,好玩吧?"
我清醒过来,我又被他耍了,这麽整我很好玩嘛?"和然,你这王八蛋,故意整我,作出那种动作,害我以为,以为......"
"以为什麽,怎麽不说了,你不会以为我想把你怎麽样吧。哈哈哈哈。"
看著和然笑的抱著肚子蹲在了地上,我那个呕哦,火气腾腾腾直往上冒,我忍不住了,"和然,你这个混蛋,王八蛋,乌龟蛋,臭鸡蛋,臭鸭蛋,臭鹅蛋......"
树下的和然等笑够了才笑著抬头问,"你骂够了吗,重复这麽多臭蛋竟不重复也算厉害了,你想不想下来啊,要是不想的话,继续在上面骂好了。"
其实在被吊起来没多久,就觉得头胀胀的,血液全聚集在脸上,很难受。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决定先让他一码,於是停止了叫骂,"想。"老实地回答。
"嗯,很好。"和然点点头,"放你下来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啊,还有条件啊。"我的脸不由垮了下来,"好吧,你说吧。"
"不准逃跑,不准躲我。"
"为什麽,你为什麽要跟著我。"我很疑惑,我和他素不相识,为什麽他会死缠著自己不放呢。
"不为什麽,只为你好玩,在我没厌倦和你玩之前,不准你逃离我。"
"你神经病啊,我为什麽要理你,你做梦去吧。"我一听他这理由,气就不打一处来,什麽,玩,我才不要和你玩呢,真是个狂妄的家夥。
"不答应,好,那你慢慢待在这直到想通为止吧。"和然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向远处走去。

6
"放我下去,快放我下去,你这大混蛋,脑子进水的疯子,喂,你别走啊,要走也先放我下去。"我望著和然越走越远的背影有些急了,大声叫嚷了起来。
我嚷了好久,口越来越渴,头也越来越晕,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可和然却连个影也没有。林中有鸟的怪叫,我渐渐觉得有些害怕起来,"和然,和然,你在吗,我答应你了,你快放我下去啊。"
可是和然没来,我越来越害怕,"和然,你不要丢下我。你快放我下去啊,以後你说什麽就是什麽,我全听你的,决不再逃了。"我有了被丢下的危机感,也有了被鸟兽分食的恐惧感,好害怕,想哭,於是很正常的呜咽起来,不过很快发现哭也挺累的,由於倒吊,眼泪不太容易流下来。
"哟,老远就听见你的叫声,现在怎麽哭了。"
和然不知何时已经在树下,解开绳子把我放下来,而我由於被倒吊了太久,头晕晕的根本站不稳,差点就跌倒了,幸亏被和然一把扶住。我抬起头,睁著微红的眼睛瞪著和然,然後,扑上前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以报把我倒吊之仇,报完仇就扑在和然怀里大哭起来,一方面释放一个人在林中所积压的恐惧,另一方面升级报复,把眼泪鼻涕全抹在他身衫上。
"乖,不要哭了,水份都快流光了,来,补点水吧,补足後再继续。"
可能从没有人在他怀中哭吧,和然竟被这样的我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一阵安慰,结果是词不达意,害我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不过也多亏了他的"安慰"害我再也哭不出来了。我抢过他手中的皮囊,咕咚咕咚地喝起水来,我还真是渴了呢。
"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我喊了你好久。"擦擦嘴,把皮囊还了回去,靠在了一旁的树下,有些无力的问著我眼前的和然。
"啊哟,小昊昊啊,我看你在树上骂了那麽久,想你一定渴了,所以就去帮你找水去了。真没想到你这麽舍不得我,离开我片刻就哭鼻子,瞧,眼睛都哭红了,好可怜哦。"
"你!"我忽地站起身,背起包袱准备不甩他走自己的路。
"我可是刚才听见你有说以後全听我的,不再逃了,怎麽这麽快就忘了。"
"你。"我很想说我就是忘了又怎麽样,可一回头看见他板著一张脸,立时软了,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不会跑的。"
"这样才对嘛。"和然一下子又笑开了,仿佛一直都是这样在笑,刚才严肃的神情只是幻影。
我这个人哪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可以及是的调整心态,既然都打算和他一起走了,自然没必要再对著他板著一张脸,憋著话不理他。所以了,有话我就问了,"为什麽你会知道我在这里。"
"哈哈,这个问题很简单啊,我是跟著你到这里的。"和然对我眨眨眼。
我一下子闷了,"你的意思是,你从一开始就跟著我,看我跑了这麽久。"
"答对了。"
"你,你......"才调整好的心态,想和他和平相处一段日子,这下好了,知道被人耍的团团转後,怎麽还可能心情和他好好相处呢。
"咦,你怎麽了,脸臭臭的,还一阵青一阵白的。"
"你这个混蛋,整的我这麽惨,我什麽时候得罪你了。"我抓起包袱朝他身上一阵乱打,发泄心中的不平。
"好了,好了,我也被你咬了一口了,打也打了这麽久了,可以原谅我了吧。"和然抓住我的手让我无法顺利的打他。
"不行。"
"那好,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呢?分道扬镳除外。"
"好,那我们相处的这段日子,我所有的吃用开销全都由你出。"
"可以,没问题,现在可以不生气了吧。"
"这怎麽可能,你把我害那麽惨,我到现在还饿著呢,顶多是少气点。"我翻了个白眼,口气还是那麽恶劣。
"那好,我们到前面的小村子里去,我请你吃东西。好好给你陪不是。"
【混世记—秋吟】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