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恶魔之卵—随心随意

时间: 2016-07-06 13:14:52 分类: 今日好文

【恶魔之卵—随心随意】
这篇只能说是我的个人爱好,写的时候也不太清楚要写什麽,才会有样的结果。请各位原谅我吧!~_~!(不要对床戏有任何期盼!!) 
"......啊......我......我不行了......嗯......"
巴兰却像听不到泉的声音一样,下身下出的节奏不断的加快。
"泉......你真棒......无论几次你里面还是那麽的热......那麽的紧......"
随著巴兰的一个深刺,泉已经胀大到极限的分身喷射出白浊的体液。感受到泉窄道收缩的强烈刺激,巴兰也在泉体内释放出自己的欲望。

泉用迷蒙的目光看著眼前这个有著能让世人倾心美貌的恶魔,怎麽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麽会屈身於他。虽然他有那麽出色的样貌,但性格却是糟得不得了。
巴兰用戏谑的眼神看著迷惑的泉。
"你现在是不是在想自己为什麽会任我摆布呢!哈哈......要不要我告诉你答案呢?"
"我......我没那样想呢!我......我只是想你什麽时候才会放过我,怎麽说我只是一个很普通人类,我没什麽值得你每天把我拐到这来。"
"小笨蛋,你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多有魅力。我不早就说过了吗?我对你一见锺情,如果你不一个普通人,还有自己的人生,我早就把你绑在我身边了。"
每一次看到巴兰用这种情深的眼神看著自己,泉就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罪恶感。因为他与巴兰之间的关系只是建筑在欲望之上,而自己真心爱的是漂亮温柔的女朋友。但每当看到他的那种神情就好像自己辜负了他的爱。
泉为了躲开巴兰的目光,心虚的转过头,不敢看他那真挚表情。
"你不是很早就知道我不会爱上你的吗!在我的心里只有......只有小蓝,你就放过我吧!"
"哈哈......泉你知道现在自己是用什麽表情说这些话的吗?我怕我真的放开你,那时是你不好过啊!"说这话时他刻意的动了动下身,泉感觉到巴兰的分身又胀大了几分。
不说还好听到巴兰不要脸的话,泉的脸一下子就红起来了,还有点恼羞成怒的感觉。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这个浑蛋又用药又用强的,才把我的身体搞成......这个样子......啊......不要......你在干......什麽......"
他们交谈的时候,巴兰已经做好再来一次的准备,听到泉话语中的害羞更是兴奋不焉,手上的动作也不少就是了,泉的分身已经变刺激得恢复活力。
随後泉只能随著自己的欲望行事,唯一能记住的就是巴兰不断在他耳边的爱语:"我爱你,让我永远在一起......你不要离开我......"

当泉醒来的时候,看到的还是自己的宿舍,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像梦里的景象,自己的身上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难道我真的欲求不满到夜夜春梦,而且还是被另一个男人上的那个,看来我真的有点问题。"
在他沈浸在自己的思绪的时候,手机的铃声把他拉回现实。
"泉已经起床啦!那我们在老地方见面好吗?"听到这温柔的声音让泉从来心感觉到一种温暖的感觉。
"小蓝今天也辛苦你了!我5分锺後就到,你等我一下。"
泉和森村 蓝交往的一年里,他们都是一起吃三餐的,因为他们都住在学校的宿舍,除了假期他们也只能在那些时间时见面。泉收到小蓝的电话,用最快的速度梭洗就跑到学校的食堂。
"小蓝,对不起!我今天起来晚了。"
"没关系,你的专长不就是懒床吗?"
看著小蓝的笑脸,泉也只能呆呆的傻笑。
早餐过後,两人两陪走向教室,看到依在自己身边的小蓝,泉胸口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郁闷。
"泉,我也不知道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我很怕会失去你。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
泉听到这里呆了一下,因为他把小蓝的话和巴兰的话重叠了起来,放在小蓝纤腰上手也紧了一下。
小蓝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看他。
"泉,你没事吧!你的脸面很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迎上小蓝关切的目光,泉只是苦笑一下。
"我没事!只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能力给你一生的幸福。"
"我相信只要你有这个心,你就一定能做到。我们两人一定能够幸福的生活下去的。"小蓝从心里发出笑容让泉感觉到有点目眩。

在课堂上,泉还是没办法把自己的心拉回现实。他现在心里只有小蓝和巴兰的说话。
这时他的老师实在是看不过去,平常在课堂上泉不听课也没今天那麽过份,看他时而傻笑,时而皱眉,还不时的摇头,这样会影响同学的学习。他在无奈之下只好把泉叫上讲台回答问题。
泉用眼角看了黑板上的题目一下,直接把答案写出来就回到自己的位置发呆了。
看到他这种表现,教师也只能摇头叹气的份。
下课後,他的同学过来拍一下泉的肩。
"海堂,你今天干什麽?平常你虽然不认真上课也没今天这样神不守舍。"
"没什麽只是昨天睡得不好罢了。"泉微笑著看向同学。
"只是这样吗,我们还以为你与木村同学分手了呢?"
"你们不是很想这样吗?"泉苦笑一下。
"我们是很想啦,木村同学那样的大美人,怎能被你这个常笑著把事呼衍过去的人独占。"这时大家也笑了起来。
"海堂,你看那不是木村同学吗?为什麽她会与低年级的女学生在一起?"一个同学指著窗外说。
泉看了看窗外,皱皱眉就没看下去。
"小蓝曾经说过有很多这样的情况出现,一些低年级的女学生常找蓝示威。不过她说这是她自己与那些女学生之间的事不用我管。"
"你真的放心吗?不怕那女生把木村同学弄伤吗?"同学都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他。
"当然不怕,你们好像被蓝的外表骗了。她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孩,而且她空手道黑带上段,生起气来我也要让她几分呢!所以还是担心那些女孩比较好。"
而事实就如泉所说的那样,蓝一点事也没有,还让那些小女孩知道她不是好对付的。
同学看到这情况也吓了一跳,不过他们很快就回过神了。
这时一个同学的叫声把众人吓著了。
"我们下一节课可是要上体育课啊,现在不去换衣服可能就来不及了。"这时众人才发现身边的同学已经全部离开了。
泉准备去换衣服的时候,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当泉的意识从深层的黑暗中醒过来时,看到小蓝和几个老师都在自己的床边。
"这......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我记得我应该是在教室里昏倒了。"
小蓝看到泉醒来,吸吸鼻子,擦去眼泪,用颤抖的语音说出心里的话。
"你醒来就好了,你知不知道我这样会吓死人啊!"
泉温柔伸手轻轻的擦去小蓝脸上的泪痕。
"我现在不就醒来了,你就不要再哭了,不然就会变得很丑了。"
"海堂同学,你的身体有没有什麽不适?"泉的班导师用关切的目光看了看他。
泉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就像运动过量的虚脱似的。
"我身体变得很重,一点力气也用不上。"
从泉醒来就站在一边的医生上前为泉检查过身体。
"我现在看不到病人身体上有什麽毛病,不过他会无缘无故昏迷,而且现在身体无力可能是大脑或是神经系统出现什麽问题,他要留院做一步的检查。"
原来同学看泉突然的晕倒,就把他扶到保健室。经过校医的检查,而且无论用什麽办法泉也没有恢复意识,学校只好把他送到医院去了。
听到医生的话,导师们都有点不知所措,他们怎麽也想不到事情会变得那麽严重。
"那麽海堂同学,今晚你就留在医院里,我们会联络你的父母。"
泉点了点头。
"老师,麻烦你们把小蓝送回学校,现在时间也不早了。"
导师当然答应,他们也不会让一个女学生在晚上十点多自己独自回去的。
"小蓝,你就先跟老师们回去吧!我在医院里不会有事的,你不要担心了。"
小蓝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
"我知道了!我明天会来看你,你要好好休息。"说时眼泪又要流下来了。
在所有人都离开病房後,积极的神在泉的面上消失,换上的却是一种无助。怎麽说身体也是他自己的,所以他知道自己一定是发生了什麽大化,不然他也不会全身无力,更重要的是他由醒来到现在就无发集中精神,就像失去了一半的灵魂。
泉本想休息,但越夜他身体的感觉就变得越好,看到窗边的一轮圆月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在他看星空看的出神的时候,一个全黑的身影出现在窗边。泉看了来人笑了笑。
"巴兰原来你真的存在,我还以为你是我梦中的人物呢?"
巴兰温柔的抱起坐在窗台上的泉,小心的放回床上。
"泉不要说这些废话了,你现在身体很虚弱还是躺下吧!"
"我是不是快死了,如果是那样我死後把灵魂给你吧!"泉那种自嘲的表情,看得巴兰心里有说不出的痛,但这个时候又不能说明他的现况。
"你是不会就这样死去的,我可以保证。"
"但我现在真的感觉到我的生命力一点一滴地流失。你说明天我就死去,我也不会感到奇怪。"
巴兰紧紧的抱住泉害怕而颤抖的身体。
"你只不过是身体里部分能量被迫离体内罢了。你很快就会比以前更精神了。"
泉感受到巴兰的身温,心也安定下来,不像刚才那样浮躁。
"不说这个了,你今天为什麽亲自来到这儿?之前你都是把我带到那个湖边的。"
巴兰轻吻泉的额头,让他舒服靠在自己的身上。
"你今天的体力跟本无法承受穿过时空的压力,所以只好我自己来找你了。这几天如果你想见我就呼唤我吧,我一定会到的。现在你先休息,我在这陪你。"
泉想再说些什麽,但意识已经开始涣散。
"巴兰,如果我是女的我就会把自己交给你。我好象喜欢上你了!但是我是男的,而且我爱著另一个女孩子,我没有资格同时得到你们两人的爱。"
"没关系的泉,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还是一样爱你。"
"我不会......再爱上......你们......以外的人。"
"现在不要说了,快睡吧!"
泉听了安心地睡在巴兰的怀里。
泉隐约的听到巴兰在他的耳边说话,但怎麽也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麽。
"以後六天你清醒的时间会变短,而且多数会集中在夜晚,大部分时间也不会太辛苦的。你就好好休息,无论什麽时候我也会在你身边照顾你。"
在这一夜泉梦到与巴兰刚认识时,对於自己来说只能说是耻辱的情景.

写到最後感觉有点怪怪的,自己看了觉得有点前後不一致。
请各位原谅吧!555555.........


泉感觉到一种甜腻的液体,流过自己的喉咙,那种香中带甜的液体让他有种想得到更多的感觉。所以他也不自觉的向液体的源头吮吸。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有问题了,因为他得到的不是那种液体而一个温热柔软的舌头。这时他才惊醒过来,他看到的却是一个放大了的俊脸,自己还羞耻的半挂在那个人的身上。
泉吓得跳出那人的怀抱。
"你......你到底是什麽人?为什麽会在我的房间里?"
那人看到泉的表情很夸张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也太可爱了!我是恶魔巴兰,也是你今後的恋人。还有你看清楚这里不是你的房间,而是我的家。"巴兰用戏谑的目光看著全身赤裸的泉。
接触到巴兰那种暧昧的目光,泉才现自己身一件遮体的衣物也没有。他立即躲到一棵粗大的树後。
"鬼才是你的恋人,快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巴兰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从後面把他搂紧。
"在这里只有你和我,有没有衣服也重要。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我的了,到时候你想说不是也行啦!而且我记得刚才你还蛮热情的吗!"
想起刚才自己的行为,泉的脸就红起来,他现在真的想找个洞钻进去。
泉感觉在他的耳边呵气,他的面也跟著红起来。这种他感觉到自己的体温突然升高了很多,而且有一种炽热的火炎有身内燃烧。
"你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会......这麽热......"
巴兰看了看泉微微发抖的身体,嘴角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我只是让你喝下火炎果的汁液罢了,不过听说这种果实对人类来说是很强烈的催情剂。现在看来这种传言是真的了。"
泉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愤怒和绝望,原本已经软弱无力的双脚立时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他就这样整个坐倒在地上。
巴兰在两步之遥的地方用旁观者的目光看著被自己的欲望折磨得狼狈不堪的泉。
"你现在很痛苦吧!要不要我来帮你!"
泉用迷蒙的目光瞪了一下巴兰。这个时候他不是不想痛骂巴兰一顿,而是这个时候他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身体轻微的动一动就会让他感到很难过。这时他也顾不了有个色鬼在看著自己,他伸手轻握著自己的欲根用力的抚弄。他想经由这个动作减轻身上的欲火。
巴兰看著他笑了笑。
"泉这样是没用,我没告诉你这种果实的效力不是自己就能解决的吗?你这样只会增加自己的痛苦。"
虽然泉不想承认,但他的身体却真切的回应巴兰的话语。那种无法发泄的欲望使他的意识开始有点模糊,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向巴兰移动。
"泉,你知道现在的你有多可爱吗?要不是知道你很讨厌我,我还以为你是在引诱我呢!"
巴兰脸上那种可恶的笑容让人想狠扁他一顿,不过这时的泉已经完全的失去思考的能力。
"很热......我快不行......求你......求你救救我......"
巴兰上前把泉因欲望而发红的身体拉到自己的怀里。
"那可是你求我的,不是我强迫你哦。"
那之後泉就只感觉到全身上下都被一种火热包裹著,而这种感觉与先前的折磨全然不同,那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快感。
突然异物进入的感觉让泉稍微清醒一下,他用惊恐的目光看著巴兰。
"不用怕很快你就觉得很舒服,乖放松身体。"

一种冰凉的感觉让泉感到一种异样的不适。
"巴兰,你就不再作弄我了!"
"泉......泉......你没事吧!"
当泉意识到这是小蓝的声音时,才睁开眼看向小蓝。
"小蓝,你怎麽会在这里?现在你不是应该在上课吗?"虽然看到小蓝的时候他的确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就从梦的领域回到现实世界。
"你醒来就好了,真让人担心!你知道不知道你已经睡了差不多一天了!"蓝原本明亮的双眼现在已经变得红彤彤的,原本自信的语气现在也变成哭音。
泉费力的提起手擦去蓝眼角的泪花。
"小蓝,这两天辛苦你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虽然小蓝也知道泉这只是安慰的说话,但为了不让加重他心理付担,她也尽力的露出一个微笑。
"泉,你可要早点好起来,你不要忘了你的生日快到了,我们可是约好一起庆祝的。"

但事与愿违,泉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开始时他还可以做一些轻微的运动,後来他连动一下手身的力气也没有。虽然蓝每天都很认真的照顾他,但泉的身体却让众多的医生束手无策。
在泉住院第六天的夜晚,巴兰来到泉的床边。
"巴兰可以带我出去看一下东京的夜景吗?"
巴兰温柔的抚著泉的头发。
"好吧!不过你可不要乱动,否则会掉下去的。"说完他轻轻的抱起泉来到窗边,伸开背後巨大的羽翅,他们的身体脱离离力的束缚浮了起来。
他们在高空欣赏著地上的人造星光。
"我突然觉得我们人很渺小,生命也很短暂。"
巴兰明白泉这样说的意思,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忍。
"泉,你不会死的!你将会永远陪在我身边,没有我的许可谁也不可以拿走你的生命。"
泉伸手轻抚著巴兰的脸。
"巴兰,你不要骗我。我自己的身体,我比其他人也要来得清楚。"
"我是不会骗你的。当你身体内再没有光的力量时就会有另一种力量填补那个空缺。"
泉用一种疑问的目光看巴兰。
"听你这麽说,你应该知道我身发生了什麽事是吧!"
巴兰沈默了地会,再看了看泉。
"现在告诉你也是时候了。我以前对你说过我们恶魔和天使有过一场大战的吧!在那大战中大部分的上级天使和高级恶魔都因互相打斗而变成了卵。我们与人不一样,我们是只有灵魂和力量,所以我们消失以後就等於是灰飞烟灭。但天界和魔界是不可失去所有上级者的,这样三界都会大乱的。所以至上神就把那些消失了的上级者的力量收集起来形成卵,而卵就会在仅留下的下级者的後代中找出适合的天使或恶魔来继承上一代的力量。"(PS:天使是神交的,恶魔是性交的,但贵族级的天使或恶魔都是没有生育能力的,可能是力量过於强大的不用太多的关系。)
泉轻声地打断了巴兰的话。
"有些你以前说过了,有些虽然末听过但与我又有什麽关系?"
巴兰苦笑一下,有时候泉这种现实过度的性格不知道是可爱还是可恶。
"这关系可大了。其实在二年前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你後,我以喜欢上你了。我只是没有出现在你面前,一直在暗中看著你罢了。"
"为什麽一直不出现?又为什麽突然在半年前出现在我的梦中?"
"我是被卵选中的恶魔,也就是说我是上级的恶魔。上级恶魔是不能爱上人类的,因为恶魔互许生死的爱是一生一次,也是绝对忠诚的。如果上级恶魔的情人是人类的话就会很危险。人的生命很短,当人类死後有永远生命的贵族级恶魔就会生不如死到最後可能会踏上自毁的不归路。"(上级恶魔自毁的时候,能量是可以使天地混乱十年八年的。)
泉紧紧的抱住巴兰。
"我才为要你为了我而自毁!"

巴兰轻抚著泉的身体让他放松下来。
"你不用担心,在半年前我发现了,我们是可以相爱的,所以我就出现在你的梦中。"
泉听了有些糊途。
"你说人与恶魔不能相爱,但你又说我与你可以相爱?这是什麽一回事?"
"都是你的错,打断我的话才会这样!这样说吧。我在一年前发现在你的周围有些奇怪的力墙,在半年後那力墙以变成卵形把你包裹在内。那时我就知你是恶魔之卵所选中的人。"
泉听了整人呆了,久久才回复下常。
"你是说我是卵所选中的人,那我以後会怎样?"
"被卵选中的会在适当的时候卵化,他会在卵里渡过13天吸收该职位的知识和力量。也就是说你会卵化,当然也会变成我的同胞──恶魔。
泉沈默了一会儿,用深沈的目光看了看巴兰。
"我有一些不安,虽然不是怕,但就是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不用怕,这几天我会一直守护著你的卵。在你重生的时候,我会是你第一个见到的恶魔。"
泉感觉到巴兰这种半开玩笑的话言中的爱护,心里更加确定巴兰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可爱家夥。他也领悟到这他到自己就是喜欢巴兰这可爱的地方,心情也变得开怀,因为他知道自己是真心的爱著这个可爱的恶魔的。
"你说得那麽动听,使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你。你为了我做了这麽多事,幸好我现在终於发现我是爱你的。当我再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我就把自己当礼物送给你,你会作为恶魔的我永恒的爱。不过话说在前头我是没法忘记小蓝的。"
突然泉感觉到巴兰眼中有一抹戏谑的笑意。
"我好像说没告诉你吧,木村 蓝是我的分身,虽然她不知道实情。那个温柔的我可爱吗?"
泉没有巴兰预计中的大怒反而松了口气。
"庆幸我从头到尾都是爱你一个否则我会内疚的。"
当泉说完这句话时,在他身体的周围出现一个半透明的卵。泉身上的衣服消失了,身体就蜷成婴儿在母体时一样。那个"卵"不断缩小到最後留下仅够一个人蜷曲身体坐在里面的空间,而且外面的物质变成不透明的甲壳质。两人的身影静静的消失在夜空。
在中央水池边,巴兰静静的等待著泉的再次出现。(因为转世中卵是会自动到魔界的中央水池的,巴兰当然就是跟了过去。)

在第13天泉快要重生的时候,一个恶魔来到巴兰的面前。
"陛下,你在这儿呆坐了十多天,到底是为了什麽?虽然现在的世界很平静,您也不能荒费自己的工作。"
巴兰看也没看来人一下。
"洛克,你也这样管我了吗,不要吓我了。我有这种德行也是你宠出来的。"
洛克心里也知道那些话由自己来说确实没什麽效用。
"算了, 不要计较这些小问题。回答我的问题吧!"
【恶魔之卵—随心随意】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