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妖猫月牙—醉卧千年

时间: 2016-07-06 12:38:15 分类: 今日好文

【妖猫月牙—醉卧千年】
妖猫月牙
《妖猫月牙》是本好书,难得的好书,在鬼神妖三界,偷偷的流传,光手抄本就不计其数。你若问好在哪里?作者的文采?跌荡的故事?都不是,是禁忌,天有不许,地有不容,越是被口诛笔伐的,越令人有窥视的欲望。
玉皇大帝早朝时,三令五申,不准任何人再读禁书《妖猫月牙》,违者贬入凡间,永世不得列入仙班,他怎知此时自己的老婆王母娘娘正手捧此书,泪落如坠。
妖猫月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第一章 墨兰花

"诶--包子有馅儿,不在褶儿上;花儿好看,不在彩儿上--墨兰墨兰。",一株墨色的兰花,心蕊里含着一张笑脸,两片叶子似手掌般抓住困住她的金制栏杆。
"墨兰,跟你商量个事,行不?每次讲故事前的歌就省了吧,我只是个看门的小仙,实在没有功力可以抵挡住你的音波功啊。"三只眼的杨戬擅离职守,为的是听那未完的故事。
"上次讲到了哪里?",墨色的兰花抬起叶子搔了搔头,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望着杨戬。
"讲到月牙登上了太平城楼,之后呢?"
"之后......",墨兰花开始走神,脑海里闪过当时的一幕一幕,月牙仰天长笑,他已罪孽滔天。
"墨兰!"急切切。
"墨兰!!"阴沉沉。
前一声,来自焦急等待的听众杨戬;后一声,源于银衫垂地的云天尊者。
一张花脸与第三只眼,寻声而去,齐刷刷的仰视着年轻、英俊的尊者云天。前者,似见到了偶像,满眼桃心;后者,紧闭双目狼狈逃窜。
"杨戬跑得可真快!以后必成大器!",墨兰开始打岔,心中念念,天啊,不要再罚五百年。
一脸严肃的云天微动衣袖,闪过银光点点,小小的金色牢笼瞬间消失,墨色的兰花展叶梳茎,不断的变高变大,绝色佳人映入眼帘,玄色衣衫,长发泼墨,微微一笑,两个醉人的酒窝。
"这五百年,你都在想些什么?"
"好好改造,争取提前释放。"
"然后呢?"
"去寻月牙。"
"寻到又如何?"
"问他是否依然难断?"
"若妖猫没有断了尘世孽缘,你将如何?"
"牵线搭桥,爱在眼前。"
"墨兰花!五百年都不能令你醒悟吗?"
不能醒悟的何止这区区五百年。
云天摊开墨兰的手掌,纹路纷乱,一块出南天门的令牌,将掌纹掩盖,"墨兰,去尘世走一番吧,五百年的沉梦,也许可以醒来。"
南天门外,望穿双眼,云天的银衫,掠过天边的一抹红云,终在墨兰的眼中无踪无迹。
"他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墨兰自问,没有答案。

第二章 宁江城

新来的小黑,虎头虎脑,全身墨色,没有杂毛。
"喵喵喵,新来的那是我的碗。"黄色的猫咪还算客气。
"小样儿!新来的吧你,滚一边去。"花色的猫咪上来就是一爪子,可怜的小黑只有在重重包围圈外,闻食兴叹。
"来!我的分你一半!",好心的猫主人将小黑抱上了桌子,分给它的鱼骨头连着一些肉丝。
宁江城,怪人一个,从小父母双亡,亲友死光,靠糊纸灯维持生计,因为只糊丧灯,更显得此人诡异。虽然村里人都说他是天煞孤星,远远的便会避开他,但宁江城并不寂寞,总是有很多猫咪来到他的家,打也打不走,哄也哄不跑,于是安心接纳,人与猫倒也相处融洽。
入夜时,阴风瑟瑟,挂在屋檐上的白色纸灯随之抖动,发出吓人而又悲凉的呜呜声,似谁有着难以消散的怨恨。
宁江城和二十几只猫挤在狭小的床板上,无处安枕,倒也暖意融融,小黑虽没有抢到好地方,但却占领了制高点,好脾气的宁江城往上翻了翻眼皮,一条黝黑的猫尾巴耷拉下来,左右搔着他的鼻子。
"啊~~~~~~啊~~~~~~~~~~","咣!当!",宁江城喷嚏没有打出来,自家的门板却被人踹倒,大脚小脚臭烘烘的脚先后踩着他家的门板冲了进来。"这门板,是爹亲自上山砍的柳木;是娘亲手打磨平的;爹早上推开它,去耕田,娘晚上推开它迎爹回来......",宁江城盯着门板想到了很多,越想心中越有一股气剧烈的冲撞,像一头野兽,极力的想要破笼而出,天黑,屋中没有点灯,谁也没发现,宁江城渐渐变红的双眼。
几十只猫眼,燃烧着幽蓝色愤怒的火焰,黑暗中,更显得阴森恐怖,有人壮了壮胆,大声吼到,"宁江城!是鬼是怪,老子都不怕你,快把我儿子还给我,否则叫你魂飞魄散。"
"你的儿子?是谁啊?我今天没见过任何人。"
"他今天到后山玩,这么晚还没有回家,而后山只住着你一个人!"
"妖精!把儿子还给我,我和你拼了!"心急如焚的母亲似恶虎般扑向宁江城。
宁江城想:他们是诬陷了我,可是谁家丢了孩子会不着急呢?尤其是做母亲的,更是可怜,心尖的一块肉不见了,该有多痛,虽然我很冤,还是忍了吧。平日里扎纸灯灵巧而纤细的手,没有用来还击,只是抱住了微微低下的头。
愤怒的拳头,碎石般的砸下,"喵--!",随着一声凛冽的叫声,几十只猫弓起背向众人窜了过去。
"妖猫!妖猫!该杀!该杀!",镰刀,锄头,擀面杖,不该沾血的物件,顿时通体血红。
"不要啊--!不是妖猫!不是妖猫!他不是妖猫!为什么一定要逼到绝路?啊--",宁江城突然觉得头痛欲裂,天旋地转,红色的双眼在燃烧,似要将一切毁灭,紧抱住头的双手,向两边打开,用力一震,霎时间,光芒四射。就在这时小黑挺身跃起,挡在众人的身前,连同众人被射过来的光束推向了屋外。惊恐的人们,早已忘了是为何而来,发现自己的小命还在,赶紧连滚带爬的离开。
"小黑!",宁江城内疚的将舍身救了众人的猫咪抱在怀中,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自己会变成那个样子。
"不能......不能......再杀生了......",黑猫竟然开口说了话,宁江城先是愣了一会儿神,然后大叫一声,将小黑抛了出去,"妈呀!妖怪啊!",然后彻夜里,山上山下,都是他奔跑的身影。
小黑紧紧的抓住一根树枝,满头冷汗,心中暗自庆幸,"还好姐姐我练过,要不这一下还不把我扔到广寒宫去,要是不小心砸到吴刚,天啊,寂寞男人的神斧,耀着点点寒光!"
一只黑猫从树上跳下来,轻盈的落到地面时,已是一位绝色的佳人,墨色衣衫,乌黑眼眸。
她站在月光下,院中央,双手的中指扣向掌心,美目微闭,口中念念,"天地万物,自有情痴,助我墨兰,达成所愿。"
千万种不同的声音,悄悄的传入墨兰的耳中--从草丛间,从石缝里,从少女的梦中,从白骨的灰烬里--"墨兰,你想我们帮你什么?"
"我希望那些刚刚死去的猫儿,可以起死回生。"
"这个,不难,但你要有所付出,你可以给我们什么?"
墨兰花摊开右手手掌心,一片弯弯的花瓣出现在眼前,花瓣上有一张撅着小嘴的胖胖的脸,"臭墨兰!你不要可可了吗,我可是你真身的一部分!"
"可可乖,离开了墨兰是件好事,天地之间,万物之形,由你来选,你不是一直梦想做一只鸟吗?高高的自由自在的在空中翱翔,那时候你再也不是墨兰的附属,你将是一个独立的生灵。"
"可是,少了一个花瓣,你的法力就会减少一成的。"
"可可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你才不会!",花瓣可可虽舍不得墨兰,但还是决定帮她这个忙。
墨兰花看着掌心中安静下来的花瓣可可,心中也是不舍,但是为救那些猫儿的性命,也只能如此,"花瓣一片,真心一颗,祈求万物,达我所愿。"
墨兰花开始慢慢的旋转,围着她的白色光圈开始渐渐扩大,直至将整个院落笼罩,众猫生还,已不记得刚刚所发生的事了。

第三章 方角裤
翌日,清晨,宁江城一边思索,一边伸展酸痛的腰肢,"昨晚的梦真恐怖!猫都死了,我变得一身魔力,小黑竟然开口说话......"
墨兰花看着呆呆发愣的宁江城,摇了摇头,心里盘算,"他听到我说话,都会吓成那样,又怎么才能引他去饲猫谷呢?"
"快来看啊!快来看啊!主人要洗澡了!"
"一群色猫!洗澡有什么好看的!",小黑不懈的撇了撇嘴,继续思考怎么把宁江城引去饲猫谷,"只要他去了,见到那个人,一切就有希望......洗澡......脱光光......有了......",小黑突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抬腿一蹿,从一群口水猫的头顶越过,进入了屋中,宁江城正全身赤裸着,透明的水珠沿着紧制的肌肤滚落,"哇!不是盖的!",小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太那个啦,连忙用一只爪子将眼睛捂住,"我什么都没看到啊,什么都没看到。",另一只爪子胡乱一抓,抄起宁江城的一件衣服就往屋外跑去。
"喂!小黑!还......还......还我内裤啊......",宁江城连忙套上一条裤子紧跟着追了出去。
"内裤?!",小黑忙仔细看,才发现自己爪子上拿的是一条蓝色的方角裤,"天啊!男人的内裤!",一激动拽了出去。
"我就那么一条内裤......",宁江城飞身扑了过去,为了他唯一的方角裤。
突然,空中金光闪闪随之裂开一个洞,方角裤被吸了进去,抓住方角裤的宁江城也被吸了进去,小黑则是挺身犯险,主动钻了去。
宁江城昏迷中,感觉到好多舌头在舔他的脸,湿湿的鼻子在嗅他的手,他口中呢喃,"方......角......裤......"
"他醒了!太好了!他一定是上天派下来帮助我们的,大家有希望了。"
"这是哪里?",宁江城疑惑的望着那些刚刚把他舔醒的人。
"这里是饲猫谷。"
"饲猫谷?!请问各位是?"
"我们是猫。"
"猫?!",宁江城摸了摸自己的头,难道摔出了问题?
"再请问有没有见到小黑?"
"谁是小黑?"
"那......不好意思......",宁江城害羞的说,"我的方角裤呢?"
"你的方角裤是谁?"
"噩梦!这绝对是噩梦!明明是人,为什么说自己是猫?我明明说的就是人话,怎么会听不懂呢?"宁江城站起身,想要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可是四面是直耸入云的悬崖峭壁,出路又在哪里?
刚刚那帮围着宁江城的怪人们,见他要离开,焦急的堵了上来,"你要走吗?"
走?怎么走?往哪走?"你们知道赵嘎子村吗?"
怪人们摇了摇头。
"你们知道我怎么来到这的吗?"
怪人们伸出手,指了指天,"掉下来的!""像个馅饼!""像滩鸟屎!"
一个上了些年岁的跳了出来,狠狠的给那两个比喻不恰当的家伙,一人一脚,"学做人学了五百年,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应该说像霹雳无敌飞天猪。",老者转过头冲宁江城笑了笑,"恩公请不要见怪,小孩子不会说话。"
宁江城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向老者抱了抱拳,"明明是诸位救了我,老人家为什么称我恩公?"
"恩公有所不知,我们被一件事情困扰了很久,一直无法解决,今天恩公从天而降,希望能帮帮我们,你帮了我们不就是我们的恩公了吗?"
宁江城还是一头雾水,"我能帮你们什么?"
"请您教我们的尊主做人。"
"做人?"
众人点头。
"做人!"
众人用力的点头。
"恩公不要惊讶,事情是这样的,五百年前,我们被打回了原形和尊主一起困在这饲猫谷,佛祖说,只要我们诚心悔过,重新学习做人,五百年后就可以脱离妖道,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了。但是,我们的主人一直没有变化,眼看大家都已修成人形,即将离开饲猫谷,可是我们怎么能丢下主人不顾,从此逍遥人世。"
"你......你们......是......"
"猫妖。"
"妖怪......",宁江城撒腿就想跑,被老者一把抓住。
"放我走......"。
"不行!"
"你们想怎样?"
"求您!",众猫妖跪成一片,"帮帮主人!"

第四章 月牙
宁江城随着老者,一前一后的走向一座宫殿,殿堂阴冷而又空旷,走在其中可以听到脚步的回音声。
"不知如何称呼恩公?"
"我姓宁,名江城。"
老者突然大惊失色,但片刻后又恢复如初,心中暗自思量,"不可能的,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五百年,宁江城那个负心人早就烟消云散了......"
"老人家!",宁江城看着老者的脸阴晴不定,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啊!不好意思恩公,我走神了。"
"不知江城该如何称呼您老?"
"您叫我五福就好。",老者停下来对宁江城说,"主人名号月牙,恩公并非我族类,可以直接叫他的名字。还有,主人五百年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他听得懂人类的语言,恩公有什么话直接讲与他就好。"
"好好......",如果说刚刚宁江城决定留下来,是对那些自称为猫的人心生怜悯,可此时不知什么原因,他总觉得有一种力量牵引着他向这殿堂的最深处走去,妖猫月牙因何事被困在这里五百年,五百年没有说过一句话,该是怎样的寂寞。
幽暗的殿堂深处,有一张长而宽的檀木椅,上面铺着一条虎皮毯子,直拖到地面。银白色的光晕中,隐约趴着一个人,犹如一只猫,他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宁江城的目光悠远而静默。
"主人,这位先生今天从天而降,五福想,是不是冥冥中上天做出的安排,要他来帮助我们。"
半人半猫的月牙,向宁江城走了过来,他,银白色的长发,雪白的面庞,头顶上长着两只尖尖的猫耳朵,小而薄的浅粉色嘴唇轻轻的抿着。四肢着地,悄无声息的向宁江城走了过来,如同从一个梦境走向另一个梦境。
五福拉着宁江城蹲了下来,这样才与月牙平视,"主人,以后就由他教您像人一样走啊,坐啊,吃睡,还有说话,您看可好?"
月牙只是直直的看着宁江城,穿过他的皮,透过他的骨,看到一个沉睡的灵魂。
"呵呵,您们先聊着,我去准备晚饭。",说完老者悄然退去。
"嗯,你好月......月牙......我是第一次和妖怪打交道......不不......我的意思是......和你这样神奇的物种交流......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还请你原谅......",宁江城语无伦次,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月牙就那样久久的望着他,然后发生的事令宁江城不知所措,月牙哭了,一颗颗晶莹的泪珠,静静的滚落,滴到地板上的泪水,化成片片雪花向上飘去,宁江城的世界瞬时间冰天雪地,他做出了一件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的行为,宁江城紧紧的抱住流泪的月牙,温热的唇贴上那冰冷的粉红色薄唇。
月牙就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逃离开宁江城的怀抱,片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五章 秘密
宁江城是这样考虑的,月牙学会做人,佛祖就会放他们离开饲猫谷,他们离开了,自己也就可以离开了,所以要想回家,就要先教会妖猫做人。
只是......宁江城已讲的口干舌燥了......再抬头看看月牙,却没有一点反映,好像他是这一切的看客,无论发生什么皆与他无关,这样的人不是冷血就是早已心灰。
"月牙,你不觉得自己有些自私吗?我不知道五百年前发生过什么,令你如此淡漠世事,可是你是不是应该为那些跟随你的猫妖想想,如果你一直如此,他们就不可能离开,你选择封闭自己,也要将他们一起封闭吗?"
宁江城没有得到回答,月牙再次选择了离开。
深夜,心里总是想着一个人,宁江城无法入睡,于是披上外衣,四处闲逛,月牙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他为什么总是那么哀伤,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帮助。思考,不能让宁江城将心绪理顺,有些事情是无法用理智对待的,就比如现在的宁江城,他的心不知何时已装满两个字--"月牙"。
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一豆烛光摇曳,好奇心驱使着宁江城慢慢靠近,原来是月牙,他虽然仍然长着猫耳猫尾,可是坐在案几前的样子就如同一位儒雅的书生,他的手中正捧着一卷竹简,随着竹卷的翻动,时而露出笑颜,时而又眉头紧锁,看到最后,一滴泪落在了竹简上,双手不停的颤抖。
外面突然起风了,拍打着纸窗,发出啪啪的响声,月牙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身匆匆的向房门走过来,宁江城慌忙的躲闪到黑暗的角落里,看着月牙从自己的身前经过,一股暖香淡淡的飘过,既熟悉又陌生,熟悉,在记忆的深处一闪而过,陌生,是长久的空白。
是什么,那样牵动着他?宁江城走进了那间房,地板上有一个陶瓷的猫碗,一个猫儿睡觉的竹篮,一团褐色的线球,这一切,真的好熟悉,可是在哪里见过,宁江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拿起刚刚月牙捧着的那卷竹简,上面还残留着月牙的体温,小心的翻开,普通的竹简竟然开始连续的显示着一些现实的影像,就好像你躲在暗处看到了整个故事--小小的县城中,出现了一只白色的猫,它到处惹是生非,和所有的狗打架,跟耗子伙拚,然后出现了一个男人硬将它带走,小镇这才得以安宁,他帮它洗澡,给它煮鱼吃,告诉它不应该欺负其他小动物;男人虽是一县之长,对白色的小猫却很温和,不厌其烦的为它收拾残局,每天晚上抱着小猫坐在院中看星星,讲天长地久的故事;春天到了,万物都在心动,白色的小猫无视于围绕在它身边的爱慕者,它的精力全部用来咬走那些踢破门槛的媒婆;白色的小猫消失了很久,男人焦急的四处寻找,一个雨夜,寻觅无果,男人疲惫的走进自己的房间时,却看到小猫就趴在自己的床上,他激动把它抱在怀中,小猫突然变成了人形,就是现在月牙的样子。宁江城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看得出,月牙在向男人解释,说他不是一只普通的猫,说他喜欢他,想要和他在一起,他担心的问男人是否一样喜欢他。当看到男人红着脸将月牙紧紧的拥在怀中时,宁江城心中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他,竟然在嫉妒。
门不知何时被推开,当宁江城意识到这一点时,月牙已抱着一床棉被站在了那里。
啪!宁江城慌忙的将竹简合上,"我......他......你......",他快步走上前,一人一妖间隔着厚厚的棉被,"你就是因为他,才被困在了这里?"
月牙不说话,只是将棉被塞到宁江城怀中,然后指了指被风吹的啪啪直响的窗户。
"你是想说起风了,让我加床棉被。"
月牙点了点头,他幽蓝色的双眼一直在躲闪宁江城灼热的视线。
"这是你的被子?!",淡淡的暖香在宁江城的怀中飘荡,"那你盖什么?"
月牙拿起自己长长的尾巴,盖在胸口上,然后第一次对宁江城笑了,虽然只是浅浅的一笑,也足以将冰雪融化,宁江城心中的冰雪。
"你若不介意......今晚......我们一起睡......你放心,我睡觉可老实了,不会踢到你的。",宁江城怕月牙误会,连忙补充到,"而且我绝不会磨牙、打嗝、吧叽嘴、放屁、说梦话。"
月牙强忍着没有笑出声,从宁江城手中拿回棉被,转身从屋里走了出来,宁江城呆呆的站在原地,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可是他看到月牙走着走着竟拐进了自己的房间时,开心的三窜两窜便跟了进去。
"月牙,你睡了吗?",见身边的人没有动静,宁江城终于鼓起勇气轻轻的印了一个吻在月牙的耳垂上,然后像做了坏事一样,躲进了被窝中,他没有看到月牙渐渐泛红的双颊。
"真有够笨的,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把握!",偷窥的小黑,以单脚站立的高难度姿势贴在窗户上,一不小心摔了下来,成大字形仰躺在草丛中,"今晚的星星怎么都在围着我转啊?"

第六章 七世

墨兰花见到月牙与宁江城经过五百年的分离,终于又在一起,不由得触景生情,想到了自己的七世情劫。
一千年前,天界的乌云与白云相恋,触犯天条,又因二者皆为男子,更是罪上加罪,这就是为什么牛郎与织女虽犯天条,但仍有七夕可以期盼,而乱了所谓伦常的乌云与白云却万劫不复。
势单力薄的两片云,跑到天涯海角也躲不掉十万天兵天将的穷追不舍。
"云墨、意白,你们还不悔改吗?"
"我们只是相爱,何错之有?",乌云使云墨对自己的爱情坚定而又执著。
【妖猫月牙—醉卧千年】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