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Rainy Heart—凡梦

时间: 2016-07-06 10:40:27 分类: 今日好文

【Rainy Heart—凡梦】
午后的台北街头突然下起大雨,路上的行人纷纷走避,新光大楼的遮雨棚下,及旁边的百货公司都顿时涌入不少人潮。
  泠钧尉站在高高的新光三越牌子旁边,眉头已经皱到几乎打结。他一点都不想去和那群人一起躲雨!就是那些拿着一块版子或是不知名传单,彷佛他是一只超级大肥羊一样虎视眈眈望着他的那群人!他宁愿全身湿透的等那个该死的混蛋出现!
  对!再一分钟、再50秒他就等超过一个小时了!
  「缪轩杰你这个混蛋!再不出现我就杀了你!」明明就是他说因为自己要打工面试,苦苦哀求他陪他来的,这家伙竟然胆敢迟到!
  他的眼睛死命盯着捷运站的出口,有种只要缪轩杰一出现,他就要冲上去杀掉他的感觉。
  「尉!」就在他死盯着出口的同时,缪轩杰突然出现在后面,拍上泠钧尉的肩膀,着实吓了泠钧尉好一大跳。
  「你不要在背后吓人!」他恶狠狠的瞪向缪轩杰,「还有,你明明跟我约一点半,现在都几点了!?」泠钧尉拉住他的衣领,有一种如果他给的回答他不满意的话,他就会一拳揍下去的意思。
  「我知道啦……你不要生气。」缪轩杰苦笑,将泠钧尉给强行拉进百货公司里。「说话归说话,用不着淋雨吧!」
  泠钧尉哼了声,只用袖子擦去脸上的水珠。给他的眼神就是叫他有话快说。
  「好吧,第一个原因是我找不到停车位。」嗯,他一定会骂他白痴吧!
  「你白痴呀?星期六的下午在台北车站找停车位!不是告诉你坐捷运吗!?」泠钧尉觉得自己在跟一只笨狗说话!
  「那是因为……」缪轩杰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回嘴好了。「因为我看赶不上面试的时间……我就直接到那边去面试了。」
  泠钧尉拳头握得死紧,他、他一定要狠狠打缪轩杰一拳!「就因为……就因为这样,让我站在那里等你一个小时!?」他快气疯了!为了他的面试,他还跷掉空手道课没去上,他!缪轩杰!对!就是他!竟然耍他!「去你的一个人不想去面试!结果还不是自己去了!而且你为什么不打个电话给我?就算找不到公共电话,他们店里面总该有电话吧!」
  「呃……我不记得你的号码……」他有想到,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钧尉的电话号码。
  天啊!他到底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遇上这家伙?!不过可以他肯定,那一定是非常罪大恶极的事,这辈子才会沦落到他的手上……
  不对不对,什么叫做沦落在他手上,应该是被这个人缠上才对,他一点、一丁点都不会想『沦落』!
  「『亲爱的』缪轩杰先生,请把你身上所有的钱给我,」泠钧尉的手又再次捉住他的领子,另一手则伸到他的面前,示意他一定得把钱给交出来。「快一点!」
  啊~难道一定得交出来不可吗?那可是他的积储和生活费耶,还有房租都抵赖他们了,如果现在交出去的话,那他这月不就不用活了吗?不行!他一定要坚持到底!「尉,冷、冷静点……」
  「我一定要帮你这个该死的古董买手机!」泠钧尉直接把手伸进他的口袋,他一定要带这个万年化石去买手机!不然他就不叫泠钧尉!「你既不用手机又不记我的电话,我看你是存心找我麻烦吧!」
  「冤枉啊,我哪敢找你麻烦!」缪轩杰陪笑道,他只不过是不想买手机嘛,有那么严重吗?「尉你又不是不知道,对我而言一块钱都是不能浪费的,我是一个辛苦过活的穷学生啊。你想想,买手机就要上千块,充电还要电费,而且每个月都还要缴电话费,这么多的开销加起来可是要不少钱的!」
  这是什么莫名奇妙的理由呀?泠钧尉真想一头撞死算了。身在行动电话持有率高达百分之一百一十一点三的台湾,二十三歳的年轻人没有手机太神奇了一点吧!平均每个人都超过一只了……
  对了!钧尉念头一转。「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不用花到一毛钱,你会用手机吗?」
  好像不太对耶……「应该是那样没错。」
  「很好!」泠钧尉亮出一张白金卡,「我送给你,而且每个月的电话费我也帮你缴,唯一的条件就是出门一定要带手机。」
  什么?!「可是尉,那不是你爸的副卡吗?」这样不就是变成尉他爸妈付钱了?「这样不太好吧!」
  「你放心,这张卡是我专用的,钱也是我自己在付。」他转身走入百货公司,加入等待电梯的行列之中。「你不要忘记了,是谁死嚷着要面试,要求一个日薪四千元空手道代理师父,放下他高薪的工作陪那个人去面试,又是谁竟然让那个高薪的空手道代理师父,像个白痴一样站在大牌子旁等了一个小时!」
  呃!看来他真的很生气,连说话都尖锐到字字句句刺痛他的心,不管是在金钱上还是迟到的事情……反正他就只是一个下星期开始上班,时薪只有85的可怜端碗的小职员。
  顿时,缪轩杰觉得自己想学漫画中,躲在角落自暴自弃,背后还会多加几朵鬼火,还有几条黑线的人物。在这种时候,他也只好安安静静的跟着泠钧尉,因为他觉得自己只要再多说一个字,就会被泠钧尉打断鼻子!
  「欢迎光临,请问几楼?」电梯小姐甜甜的声音传来,但是一点儿都打不散泠钧尉坏到极点的心情。
  「有卖手机那楼。」
  「是的,请到十楼,请问几楼。」电梯小姐回答完泠钧尉,立刻又问下一组客人,不一会电挮就挤满了人。
  真是有够多人!缪轩杰无奈的搔搔头,为什么会有这样多的人来逛百货公司呢?百货公司的东西都比较贵,而且也不一定好用不是吗?真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喜欢逛街,他可是觉得无聊透顶,不但又累又人挤人,到底有什么好玩的,又有什么意义呀?
  就在缪轩杰在心中不断碎碎念的时候,电梯已经不再那么拥挤,而且也升上了十楼。
  「十楼到了,祝你挑到喜欢的手机。」
  「耶~她们的用语还会变耶!」他还以为一定会是『谢谢您,请慢走』之类的,果然她们还是有人性的,他曾经还以为她们是不是高科技做出来的精密机器人。
  泠钧尉觉得自己应该要站离他远一点,然后装作不认识他!真是一个标准的城市乡巴佬,他这几年住台北都是住假的不成?居然对电梯小姐那么好奇?
  晃了一圈,泠钧尉站到某个手机柜前,指指几只手机。「我要看这只、这只还有那一只。」
  「先生想找什么样的手机呢?」柜台小姐亲切的拿出展示机,「这只具有照相功能,屏幕是六万五千色,有和弦铃声、MMS、JAVA、GPRS,150组简讯记忆,红外线传输等功能,是很新的款示喔!」
  MMS、JAVA、GPRS??那是什么东西啊?「尉,什么是MMS?」
  「古代三叶虫给我闭嘴。」泠钧尉拿起其中一只交给缪轩杰。「你拿拿看感觉怎么样?」
  「好小……」手机在轩杰的手掌之中,大约只占了一半左右的大小,本来不会太迷你的手机,被他一拿根本就像小孩子的玩具。
  「是你的手太大了。」他拿回那只被轩杰评为太小的手机,直接指向另外一只。「我要买那只,刷卡。」
  缪轩杰望向那只刚才柜台小姐说有照相功能,什么六万五千色,和弦铃声、还有什MMS、JAVA……一堆哇啦鸣啦啦他听不懂的名词,小小一个,看起来不过是可以折起来的小电话,竟然要价一万?!
  「尉,太贵了一点吧?我又不会用,用不到那么好的东西啦!」缪轩杰企图阻止他,他哪能收他那么贵的东西。
  「我有说要买新的给你吗?」泠钧尉轻轻扫过他的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轻 蔑笑意。「那只新手机,是我泠钧尉的,而你缪轩杰,即将接收我这身上这只NOKIA有史以来最长青的手机。」
  「喔,那就好……」他一天到晚听到别人在掉手机,要是自己把万把块的手机弄丢了,不知道会不会哭到泪流成河,恐怕连自己都想一起跟着手机失踪吧!但是,他一点也不想象某人一样,在不小心把手机给冲到马桶去之后,竟然妄想着把自己也冲进马桶去。
  看着缪轩杰自己一个人沉浸在幻想的世界之中,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明明就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为什么老是要装成笨蛋的样子?还是他根本就误会他了,他实实在在就是个大笨蛋!
  买完了手机,泠钧尉气也消了一半,把手机丢给缪轩杰拿,自己则轻轻松松的走在前头,活像要朋友陪自己逛街就只是为了有人可以帮他拿东西的人。「再来就是要去办一个门号……」
  「门号?」又听到一个新名词,缪轩杰连忙凑了上去。
  「你──」他该不会连门号都不知道吧?泠钧尉愣愕的望着他,眼神彷佛看到了从古代法老的金字塔爬出来的木乃伊。他确定自己住在台北吗?不对,应该是说,他确定自己是生活在台湾的人吗?或者是,他是外星球来的。
  泠钧尉自己也知道这个想法很荒谬,但是看他的表情和反应,他真的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被为了学习地球上的事务的外星人占有了身体,要不然就算自己没有手机,也该听过这些名词吧!跟他认识都五、六年了,他今天第一次领悟到,原来缪轩杰是外星人。
  「尉,你还没回答我,到底门号又是什么?」缪轩杰只看得到泠钧尉一直往前走的背影,看不到他的表情,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外星人给我安静。」
  「怎么我又变成外星人了啊?刚才我一路从古董变成三叶虫,现在又变成外星人?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事实上他是一路从古董变成化石,转化成古代三叶虫,又变成木乃伊,才成为外星人的。泠钧尉不自觉的笑了一下。「会吗?我倒觉得很适合。」
  察觉到泠钧尉的笑容,缪轩杰连忙陪笑上去。「尉,你不生气了对不?」
  「被你那么一搞,我的气早就消了大半,」泠钧尉无奈地瞄向他,心中缓缓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想做什么?我先告诉你,我不会再陪你去任何地方了!」
  「尉,我饿了,我想吃你煮的东西。」
  他真是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家伙!泠钧尉一把将手机给抢过来,「你迟到连一句道歉都还没说!你居然还想叫我煮东西给你吃!」他快步的走向捷运站入口,任缪轩杰怎么在背后喊他,他就是头也不回一次。
  「尉!」无奈地看着泠钧尉迅速进入捷运站的身影,和自己身后大排长龙的买票机,他有点后悔没听泠钧尉的话,买某某他所不知名的卡。
  
  
  缪轩杰带着满满的无奈回到家,今天是他的衰运日吗?还是26号星期十?!他真是有够倒霉的!先是因为迟到,被钧尉狠狠的骂了一顿,再来他的机车竟然从停车格中被搬出来,害他莫明奇妙地被开了罚单!这是什么世界啊?还有没有天理?
  「唉~」推开他认为无比沉重的大门,他现在只有一种饿到发狂的感觉。
  昨天电子学的老师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一路没停的教到十点!拜托!他们是九点半放学耶!他竟然可以无视一切吵闹的放学人潮,视为无物的推推眼镜,淡淡的只说了一句『有谁敢走我就当掉他』!这……他很想走!极度想走!但是他一点也不敢想象,他如果有任何一科被当了,钧尉会摆出怎么样的脸色给他看。等到他回到家都已经十一点半了,该做的事做完之后都已经十二点多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休息,迟到也不是他愿意的!而且,他现在已经饿得发晕,自己却又忘记买东西吃,这是什么世界呀!为什么连他自己都要跟自己作对呀!这个世界根本疯了!
  缪轩杰可能饿到发疯,整个大脑都是毫无理性可言的思绪,神游到自怨自艾的世界去,以致于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家的电铃实在响了很久。
  「哎……电铃好吵……」缪轩杰两眼无神的盯着前方,呢喃地抱怨着。「电铃?!」他跳起来,连忙跑到门前。「尉?」
  打开门,只见一名女孩的手还留在电铃按钮上,脸上满是被他突然开门的举动吓到的惊愕表情。
  「萦、萦舞!」缪轩杰下巴差点没落在地上,她怎么能够如此的神通广大找到这里来!
  「轩杰,我好想你喔!」魏萦舞直接拥住他,吓了缪轩杰好一大跳。
  轩杰惊愕地连忙拉开她。「妳、妳怎么会……」
  魏萦舞朝他甜甜一笑,举起自己手中的一袋食物。「我带东西来煮给你吃呀~我想你一定是又用吃泡面过日子了吧!」
  「喔,谢谢……」正好他快饿疯了……「不对!妳为什么知道我住在这?」
  「那是爱的力量呀!」一个巧笑倩依,魏萦舞自动自发的走进屋内。「哇!你这里还真是舒适耶!」
  在缪轩杰的小套房之中,举凡电视、电冰箱、冷气、沙发、家具样样齐全,该有的家电是一种不缺,厨房、阳台、浴厕在小小的空间中巧妙的分离,隔出了一间起居室和卧室,规划得像一个多金单身贵族所享受生活的方式,根本不是一般夜校学生足以负担的优雅生活。
  「那些东西全部都是房东的。」缪轩杰耸了个肩,不想多做解释。
  「哪来的房东那么好?」这个房东要不是钱太多就是头脑有问题,竟然提供给房客那么多好东西。魏萦舞自动自发的打开冰箱。「房东还会帮你煮饭吗?为什么你的冰箱会有生的东西?」
  缪轩杰上前关上冰箱门。「呃,萦舞,妳──我现在不太方便……」他真的很想请她出去,但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杰哥哥~」门外传来熟悉的女声,缪轩杰又是一惊。
  天啊!麻烦怎么都偏偏挑在这时候出现啦!
  「杰哥哥~我带东西来给你吃啰~」泠钧娴手提着一袋东西,推开了缪轩杰的家门。「咦,怎么没关……」
  「妳是谁?」魏萦舞对于泠钧娴的出现有着深深的不悦,她竟然可以那样亲昵的称呼缪轩杰!
  对于她猛然放出的敌意,泠钧娴不由地蹙眉。「妳那么凶干什么?我都还没问妳是谁呢?」
  「我……」她该怎么回答她?『前』房东的女儿?
  「说不出来了吧!」泠钧娴脸上扬起胜利的笑容。
  「那妳又是谁?」魏萦舞不肯服输,反问泠钧娴。
  「我?本小姐有名有姓,可是就是不告诉妳!」泠钧娴揽住缪轩杰的手臂,存心气死魏萦舞。「反正一定比妳好!」
  缪轩杰连忙抽出被泠钧娴揽住的手,他可一点都不想介入两个女人的纷争之中!
  「哼哼,人家轩杰不想理妳!」魏萦舞发出嘲弄的笑。
  泠钧娴挑眉,「是这样的吗?我看他更不想理妳吧!」瞄了一眼魏萦舞身后的一袋生鲜食品,再次笑道。「我看妳手上那些东西就摆着吧!妳也用不着帮他煮,放着自然会有人处理的。」
  「妳说什么?轩杰,妳有女朋友了?」
  「我……」
  还来不及吐出第二个字,泠钧娴立刻就打断他。「妳连杰哥哥有没有女朋友都不知道,看来杰哥哥一定一点都不想和妳连络,妳就不要一直站在那里碍人家眼了,快走吧!」
  「妳说什么!?」
  泠钧娴装出同情的表情,然而口中说得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妳连续问了我两次我说什么,妳是耳朵聋了还是有重听呀?好可怜喔!我劝妳赶快去看医生吧!」
  魏萦舞差点气得吐血,她到底是哪来的疯女人呀!「轩杰,她到底是谁啦!」她转向缪轩杰争取同情,但是泠钧娴才不放过她。
  「唉,斗不赢就找男人争取同情票……我知道了!」泠钧娴露出惊喜的笑容,存心气死魏萦舞。「一定是死缠着杰哥哥不放的八爪章鱼!」
  「妳说谁是八爪章鱼!?」
  「谁回答就是谁啦!」她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
  「妳这──」
  「吵死啦!给我闭嘴!」噤声许久的缪轩杰终于决定出来捍卫自己的耳膜。「萦舞,我很谢谢妳今天的好意,东西我就收下了。钧鐗,我也谢谢妳帮我带食物过来。」他对她们两个露出职业服务生的微笑。「但是,现在请妳们出去!」
  他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将她们给拉出门外,然后用力地把门关上。
  「轩杰!」魏萦舞气得跺脚,转向泠钧娴。「都是妳啦!妳──」
  魏萦舞被泠钧娴怒气溢满的双眼给怒瞪回去,连忙噤声。
  「缪轩杰!」她用力地狠踹了门一脚,有多生气从她踢门的极大声响就可以清楚知道。「你给我记住!」
  魏萦舞望着泠钧娴愤而离去的背影,呆愣着思索,自己真的跟那个人是属于同一种生物吗?
  
  
  泠钧娴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尽忠职守的大门先生出气,它彷佛被泠钧娴的怒火给炸开了一般狠狠地撞上墙壁。声音大到让在沙发上打旽的泠钧尉被猛然吓醒。
  「泠钧尉!如果你再让我看见那个姓缪的!我就杀了你!」又是一声巨大的声响,这次遭殃的是可怜的房间门。
  「干什么!」泠钧尉忍峻不住地吼。突然被从沉睡状态吵醒,头痛欲裂的他根本不知道泠钧娴到底在喊什么,就在一头雾水的情况下被超级强台的狂风狠狠地扫过。
  泠钧尉好不容易从昏沉和头痛的深渊爬了出来,才意识到刚刚泠钧娴回来时怒骂了些什么。他走向泠钧娴的房间,轻轻地敲了两下。「娴娴,发生什么事了?」
  「你去问姓缪的啦!」
  怎么她的『杰哥哥』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变成了『姓缪的』?到底发生什么事啦?「那,我去问他啰?」
  「去跟他绝交啦!」房内传来的又是一句气话,泠钧尉不由得苦笑,关上刚才被泠钧娴拿来出气的大门。
  电话正巧就在门阖上的那一秒响起,只见泠钧娴飞快的冲出,接起电话。「喂……你饿死关我屁事!」
  说完,立刻丢下话筒,再迅速的回到房间。
  到……到底怎么一回事呀?泠钧尉完全摸不着脑,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发那么大的脾气?不过依泠钧娴的反应看来,那通电话九成九是缪轩杰打来的。
  套上外套,他决定直接到缪轩杰的住处,问问他到底什么大事惹得泠钧娴发这么大的火。反正他住的地方只离自己两座公车站远而已,走过去还可以顺便运动身体。
  给自己充分的理由出门后,泠钧尉踏出了家门。
  大约花了十来分钟,泠钧尉走到了缪轩杰住处的大楼底下,先晃进了大楼旁边的便利商店买了几样东西,向社区大门警卫打了招呼,泠钧尉晃悠悠的走到缪轩杰的住处,不急不徐地按下门铃。
  过了好一阵子,缪轩杰的家中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泠钧尉眉头轻轻蹙起,又再次按下门铃,而且压的时间长了一点。
  「不要再按了!」门后传来缪轩杰气极败坏的怒吼声,脚步搞不好重得连楼下都听得见,他似乎对于长长一串的电铃声有着极度的厌烦,「我说我很忙没空是听不懂啊!」他不满的语气在在显示着他超极、极度、绝对不爽的心情,以致于他还没看清楚来人就先破口大骂。
  然而这一些都在他拉开门的那一瞬间,嗄然而止。
  泠钧尉拉开一个唯有表皮层牵动的表情,「你很忙啊?那我走了。」说完便转身要走。
  缪轩杰连忙上前阻止泠钧尉想转身离去的脚步。「不行!谁都可以走但是你不行走!」
  泠钧尉挑眉质疑。「你不是很忙吗?我可一点都不想打扰你。」
  「尉,我求求你救救我,我快饿死了!」缪轩杰苦苦地陪笑道,他……他看起来似乎还在生气。
  这个笨蛋还没吃东西?泠钧尉眉头又再次皱了起来。「可是我没空,我要走了。」推开他,泠钧尉可不想被笨蛋传染。
  见泠钧尉丝毫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打算,缪轩杰干脆一把揽上他的腰,硬是将泠钧尉给拖过家里面。「你有空!你如果没空的话就不会过来了!」
  「放开我!你这个笨蛋!」在泠钧尉被拖进家门之后,缪轩杰才肯乖乖的放开他。
  「尉,我除了生的东西之外什么都没有了。」缪轩杰使出哀兵政策,企图博取同情。「可是我除了煮水之外什么都不会。」
  泠钧尉真的很怀疑他真的是人吗?还是那种在路边写着『请带我回家』箱子内的小狗。「那你不会吃泡面呀?」
  「你又不准我吃。」
  哪有那回事!他明明只是要他别三餐都吃泡面,少吃一点而已!
  「尉,我知道今天那件事都是我不对,对不起,我不该放你鸽子的!」缪轩杰深深的感觉到泠钧尉果然不是好惹的。「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他会知道错才有鬼!泠钧尉瞪了他一眼。
  「尉~」缪轩杰抱上泠钧尉的腰际苦苦哀求。
  啊!该死的!泠钧尉在心中狂叫,为什么他会拿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呢?!「吵死了!给我放开!」泠钧尉扯下他死抱着自己的手,直直的向厨房走去。「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
  耶!缪轩杰在泠钧尉背后露出胜利的笑容,『最后一次』这句话他不知道说过几百遍了!到头来还不是败在他的哀兵政策之下。
  泠钧尉回头瞄了他一眼,缪轩杰一定又在心中暗自窃喜他的胜利。为什么自己老是这么没有『节操』呢?每次都输在他的苦苦哀求之下。
  可是看到他那种有如无辜小狗狗一般的眼神,他就是狠不下心把他一脚踢开。嗯!结论是因为他喜欢狗,而缪轩杰很像狗,所以他对他狠不下心是因为狗的关系,不是因为缪轩杰!
  泠钧尉在自我催眠完毕之后,熟练的打开厨柜拿出烹调用具,然后开始处理食材。本来他的计划是交给钧娴处理一切的,没想到到头来他还是得自己走这一趟。
【Rainy Heart—凡梦】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