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两个大学男生的感情故事—mahanxue

时间: 2016-07-06 10:11:04 分类: 今日好文

【两个大学男生的感情故事—mahanxue】

初夏、雨洗过的明朗蓝天,墓地里安静到让人窒息。
树影婆娑间,墓碑还有点湿润。
位置偏僻的墓碑上墨迹已有点消退:秦丹之墓。
少年将一束洁白的雏菊安放在碑座上--灰色T-恤、茶色休闲长裤的少年,长得棱角分明,白皙而冷峻,亚麻色的头发被自然地分成左4右6,柔软地垂下来,睫毛和鼻子在一侧脸上落下一层阴影,双眉紧凑在一起,深褐色的眼眸里锁绕着不为人知的忧伤;良久地,他注视着墓碑上的字,用手指划过这些凹透起伏的字。
"姐......"喃喃着,少年的瞳孔受了刺激般收缩,他紧紧忍着泪水,声音却已经颤抖了,"再见了,听你的--去外面漂泊,去寻找......"少年深呼吸,喘出一口气,平息自己的抽噎。他转身再不看一眼,快步离去了。

1.
秦萧蓝背着NIKKO的大背包,穿着背后写着大大的F的黑短袖衫,茶色的休闲长裤,手里提着个黑色的行李箱和一塑料袋东西跟着两个接新生的学姐上楼。
"我帮你拿吧学弟!"
"自己拿得了,不用麻烦了。"
"到了,就是412,好了--你是一号位,寝室长哦。这是你的日用 ,清点一下吧。哇--真是羡慕你们住新校区,对了学弟你别忘了把东西都擦一遍,哎,学弟你为什么一个人来学校呢?这可是第一次报道啊。"
"哦,是啊。"他不觉得这些有什么奇怪的。
"......学弟,这是我的电话,你新来,有什么事情不清楚就找我吧。"
"好,谢了。"
"那么你好好休息,我们走了,恩,祝你大学生活愉快!"
"再见。"
愉快?大学?一切都象做梦一样,有些事情总是在你不备的时候已经决定了,就象眼前的这一切。蓝是第一个到的人,看着空荡荡的寝室--疯转的电风扇下依旧闷热的空气,刚装修好的房间留下的木头的酸味;他脱了上衣走到阳台上把刚才的一张电话号码纸撕到粉碎抛到空中去,海风立刻吹散了纸片。有认识的人在就总会有烦人的事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根本就不需要熟人。
蓝什么都不干,就只搬张凳子坐在阳台上,不想吃饭也不愿动,已经有几个新同学来拜访过了,见蓝懒懒的样子也就应付过场罢了,隔壁的寝室有几个已经开始呈现老相识的样子了,蓝不愿意理睬,只是任由温和的海边的风吹起他刚染的金发,伏身在栏杆上看四周的景色,虽然不是什么美景,但是只要不是他待了20年的故乡就行了。
天色很暗了,蓝听见推门的声音,心想不会是室友来了吧。门被推开了,没开灯,透过对面寝室的灯光看到这个人的影子:瘦而且比自己还高半个头多,总有1米85吧。
"嘿,你这里来了几个人?"
"就我一个,什么事?"
"我要借宿。"
蓝没有回答,而是开了灯,日光灯"铛"照亮了整个寝室还有中间这两个人,同样是光裸着上身,蓝比那人矮半个头;蓝瘦但线条不那么均匀,另一个完全是男人般的身材,高挑宽肩细腰;蓝比较白皙,另一个是古铜色皮肤健康得发亮;蓝是金发另一个是正规正矩的黑短发乱乱的卷曲着被汗水贴在头上;蓝的脸上没有表情而另一个则笑的无比灿烂,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蓝觉得有被刺痛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蓝觉得心中有不知原由的羡慕,瞬间甚至有些亲切感。
"东西怎么还没整理?呵,我猜你想家了对吧?"
"不会。"对于这生分的关心,蓝觉得很不适应,别人见他这么冷漠时早就退出去了,这个人却好象神经大条似的。
"你和我是同班的吧?我是周允泓。在你隔壁的隔壁。"说着自己把夹来的席子甩到地下踢飞夹脚拖鞋坐上去,又抬头招呼蓝"嘿,干吗不坐?坐啊。"
"不用了,我想待会,阳台上挺舒服的。"秦萧蓝回到阳台上去,这个人的出现让他忽然想起了姐姐。
同样用这种不迁就人的语气说话的人--

2.
姐姐已经结婚了,两年前的事情,那时蓝从失落中看见自己的恋姐情节。
"蓝,姐不幸福,我只想让你知道,但是绝不是想让你难过。姐不是没有勇气追逐自己的梦想去,只是梦和现实比起来实在是太空洞了。姐是自私的人,没有真心去爱过什么人,所以有人愿意娶我我就愿意屈服于这样的虚荣。"姐姐嫁给了地方土豪劣绅家的公子哥儿,回家省亲时撇下众人对蓝说了这些话。
"姐......我"喜欢你啊,蓝不敢说。
"所以我希望小蓝不要这样,姐姐现在才觉得没有爱的心灵有多可怕,答应姐姐一定要尽力去找到自己的爱。"
"姐姐你既然后悔为什么不回家来?家里又不养不起你,而且......你不在我就太寂寞了"蓝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羞愧的心情,是搀杂亲情之外的。
"我没那个决心放弃现在的富足生活的。你都高中生了,应该学会自己选择、自己决定事情了,路毕竟是要自己走的啊,我觉得你不能总待在这个地方,老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去闯闯才会长进。"
蓝觉得心口很冰很冰,他觉悟到姐姐永远也不会想到更不会理解自己的这份心情,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姐姐只把他当弟弟,而不会是男人。
之后姐姐每次回来总是更加憔悴一些,但再没和蓝深谈过什么,蓝看着姐姐被寂寞剥蚀一天天衰弱下去,终于郁郁而终,那正是蓝高考的时候。留给蓝的只有一把钥匙,是姐姐在夫家梳妆台的钥匙,蓝没有去她夫家看过,而且把钥匙扔掉了。因为他根本不想见到那男人,所以蓝不知道姐姐留什么给他,对他来说这也不再重要了。
失去才是事实啊。
"喂!醒醒!"蓝好象自己被人从深海中拉起来一般,失重感......原来自己缩在阳台的凳子上睡着了,全身麻木。
"你睡着啦?干吗不睡床?别折腾了,快去洗洗吧,早点休息。"
"哦。"蓝站起来,发现自己满身冷汗,急忙去浴室换洗,冷水劈头浇下来,感觉周围的一切才开始真实起来了。生活才开始。洗完,蓝开始整理、擦拭、铺呈自己的东西,泓只是看着并不插手,却一直陪他忙完到凌晨2点才睡。
"你是哪里人?"蓝终于主动问了第一句。
"本地人,你要是想玩好玩的,吃好吃的就得找我。"
"好......晚安吧"。
3.
蓝没有想到,不习惯和别人同睡一间的自己居然安稳睡到第二天早晨。醒时突然觉得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心慌。翻身坐在高铺的床沿,脑子里空白了很久才看到泓站在他床沿下擦身,只穿了条黑色的紧身内裤仰视着蓝。
"早!"泓笑了笑,"早起有很多好处,象你这样会睡坏身材。"
"嗤。"蓝跳下床,头也不回冲进盥洗室,"你是暴露狂啊?就算你身材好也用不着这么显吧?"
"怎么啦秦萧蓝同学,不要用这种妒忌的口气说话,其实身材好的秘诀我可以告诉你的......"
"住口!"蓝猛地关上门把泓隔在外面。这个变态!蓝忿忿地冲淋浴,捏到自己腰上的肉,自然地想到了泓修长的身材,他的腰真的很......停!去~~~居然真的会羡慕他?蓝洗完的时候发现自己犯了个大错,没拿换的衣物。不行,不能向他开口。蓝将湿漉漉的衣服重新裹到身上开门--咦,开不开,门被从外面反锁了。
"喂!你这混蛋,快把门打开。"
"哈哈哈哈......不开",泓很悠闲得意地说,"谁刚才那个拽的--除非你也暴露让我看看。"
"你......去死。心理变态啊。"
"算了,我看你也不是开放青年。好了,逗你玩的,出来吧。"
"哼"蓝出来从柜子里翻出衣服又进了浴室,刚脱了上衣发现泓靠在门口盯着看,"你有病啊,出去。"
"不。"泓突然一脸严肃。
"干吗?"难道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我觉得你......很象一个人"
"谁啊?"蓝停下来,等下文。
"周杰伦!"说完泓又一脸得逞的坏笑。
"你--滚你的!"蓝抓过毛巾朝他劈头打过去,泓闪到门外,蓝冲出去继续追赶,又一抽过去,泓古铜色的皮肤上留了一条泓印。
"哈哈,我让让你,你就来劲了是吧?"泓一把抓住蓝的胳膊,濡湿的皮肤腻在手中......一瞬间的惊诧,来不及思考,两人扭打起来,蓝虽然反应很快但泓力气大占优势,不久就把他双手扭到背后。
"投降吧。哈哈!"
"做梦!"蓝火气真的上来,用脚猛地绊了泓一下,两个人全失去重心,来不及抓住什么就摔在地上泓压在蓝身上。这时,门被打开了。
"就住这间。应该已经有人到了吧--啊~~~~~~~~"一大堆人立在门口傻了眼。
这就是蓝到校第一天,让人尴尬而可笑的开端。

紧接着开始的是半个月的军训生活,所有人都穿上蓝色海洋迷彩装,戴上民兵帽子,列好队。教官大模大样地教训人,指挥大家走齐步、走正步,重复那些机器人样的动作。所有的人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都是酸酸的酒味。蓝觉得自己像植物一样,被阳光曝晒着,疯狂摄取水分,不断被吸干。泓站在第一排的最右边,说明是最高的一个。蓝和他隔一个人,看他被晒到像一块刚出炉的黑麦面包,汗水(亦或是油?)把他印得发光。每每转头看的时候,蓝的心里又出现刺痛的感觉。这是为什么?蓝收回思绪,过不多久却又被那强烈的光芒吸引过去。大概因为军训的枯燥致使脑子无法思考任何事情吧,蓝怪自己像拧过头的螺丝,为什么成天转过脸去看着泓。泓也会时常注意到他而狡黠一笑。倒搞得蓝很不好意思。
出什么毛病了?等军训结束,这种白痴行为也就会完结的吧?!至少蓝这么想。
但是事情会这么简单么?

4.
"喂,大家好,蓝在么?"泓露出白牙笑问。蓝寝室的人都把开学那天两人摔作一团的事当笑话,看到泓就更加忍不住要嫖他们。
"又来找他啊,啊啊,这可不行的,蓝是我们家的家传密宝,不能给你,光是他的脸蛋......啧啧,不知能赚多少钱啊。兄弟我这四年的吃穿就仰仗他了。"
"去死吧,你个小矮子,蓝可是我--的,谁都不能把他抢走--是吧蓝同学!快和大家说。"泓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搞得全寝室狂吼起来。
"烦不烦啊你,少恶心,有什么事?"蓝拂去他搭上来的手,顾自己做事。
"啊,你好无情啊,我们可是有过一夜情的啊。看这个还是你留下的痕迹。"泓掀起衣服给大家看蓝用毛巾抽过但早就消失的印记。
"你同性恋是不是?"蓝瞪着泓停下手中的动作。
"呵呵。不要生气,我只是来问问你去不去吃饭,要不咱们同去?"
"我不吃,你自己去吧。大男人吃个饭还一起去?"说完爬上床,躲进帐子。十月下旬天气还是很热,电风扇鼓起蚊帐,一片朦胧。泓手抓着床杆,沉默了很久,说"那......我帮你带吧?"
"我要吃麻辣烫,你去带?"蓝生气了,说话特别用力。
"好啊,我反正要出去呢。"
"哇噻......为什么你对蓝这么好呢?果然你们的关系不简单?"小矮子拉住泓的衣袖说。
蓝从蚊帐里丢出一盘磁带砸在小矮子头上:"你他妈再给我废话看看?"说完又躺下了。泓笑着出去了,大家看蓝真的生气了也就停嘴了,各自干自己的,只有蓝不发一言躺着,不知是睡是醒。过了半小时泓提着一袋麻辣烫回来了,放在蓝桌上之后又抓着栏杆看帐子里的蓝,看蓝睁着眼又不说话,半天没反应,说:"你干吗啊?别这么小气吧,我都买了麻辣烫了,你也别生气了吧。"
"谢谢你,放着吧,我现在不吃。"蓝沉溺回忆,又心烦意乱的,无心搭理泓。
"哦,随你。"泓自觉今天是自己过分,但又觉蓝太过小气,也就不再做努力,回自己寝室了。
晚上泓被热醒了,睡意全无,想到自己昨天借的书还没看完就拖着凳子到盥洗室去乘凉,刚坐下翻开昨天看到的地方,听到背后一个声音问:"看什么书?"居然是蓝,也跑出来了。泓吓了一跳站起来见是蓝说:"吓死人的啊,我今天刚做亏心事就被你K了,也太郁闷了。喏,《一味禅》。"
"你想出家啊?看这种书?"蓝惊讶地问。
"什么啊?我这个人的三个爱好,就是--泡妞、电脑、看禅方面的书。你觉得怎么样?其实佛教里的东西挺不错的,看了一些你就觉得很多问题就通了。"
"那你怎么又泡妞、电脑的?你什么觉悟啊?少恶心。"
"算了,今天不和你说这么深奥的东西,太费脑子。你又是来干吗的呢?"
"睡不着,肚子饿了,所以起来吃麻辣烫咯,不过听到声音就过来看看。"蓝从背后拿出饭盒,里面装着泓傍晚买来的辣面和水饺、豆腐、肉圆。泓看了说:"刚才不吃,现在又冷又糊,不能吃了。"
"虽然又冷又糊,但是怎么能辜负某人的好心呢?"说着吃起来。泓看着他,说:"半夜吃东西不胖就怪了。哎~"
"干吗?"蓝含着面条盯着他。
"我决定了,帮你减肥!"
"??什么啊?"蓝被他搞得莫名其妙。
"我决定帮你吃,自己长肉。"说着去抢蓝的筷子,蓝挣扎着一边往嘴里塞。
"等等!"这回蓝突然严肃起来。
"干吗啊?"
"我突然觉得你象一个人。"
"你有病!"
"真的,你象何润东,笑的时候,还有这里有颗痣。"
泓乘机夺过筷子吃了个肉圆说,"恶心,我不喜欢这种人。我比较喜欢漂亮女生,还要有气质,像刘若英。"
"明天上什么啊?早上好象都有课的吧?"
"都是平台课,睡觉都嫌无聊。就是一门《英语基础》的老师比较漂亮。"
"喂,你到底上课还是看美女啊?"蓝笑了起来,"好了,明天肯定起不来了,睡去吧。"
"不会,我只要睡4个小时就够了。"不过泓还是站起来,"GOOD NIGHT !"虽然这次谈话被蓝突然刹车,但泓还是很满足,他觉得蓝给他不一般的感觉。

5.
泓一早7点就打点完毕进了餐厅,买了粥、菜饼、咸鸭蛋,扫视了四周没有引起他注意的人,就找了个靠盆栽的位子细细将蛋拌在粥里,享受着清单的膳食。忽然听见隔壁桌上的女生骚动了一下,其中一个说:"看,就是那个黑色T恤的,金发的,瘦高的。"另外几个女生都贼溜溜地回头看,顺着她们的视线,泓看到了蓝,黑色的身影急急串进来,穿过人群看到队伍很长皱起眉头。泓急忙啃光手里的饼,端起盘子,朝蓝走去。
"嘿,去外面买包子吧,来不及了。"随手还了托盘一手勾在蓝肩上,并朝刚才的一桌女生狡黠地一笑,看到她们惊讶而复杂的表情,泓满意地走了。
哼,女生就是这样的,没深度。不过有深度的更恐怖了,算了。泓没有告诉蓝刚才的一幕。开学有几个星期了,泓常常和蓝一起走,敏感的泓总能察觉到蓝周围有女生带着试探性的目光,不知蓝是假装不在意还是真的愚笨。不管怎样,泓还是愿意和他一起走,阳光下两个这么高挑的男人走在一起,有多么惹眼?泓就是喜欢这种感觉,虽然身高上他胜过蓝,但魅力上蓝就高他很多了,光是一头眩目的金发就够女生兴奋好久了。但是泓有自知之明,他不在意。
"蓝,你有喜欢的人么?"趴在蓝寝室的阳台上,两人各自抽烟,蓝听到后说:"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随便问问。挖隐私嘛,现在不是很流行么?我猜你一定有很多女人追吧?高中肯定有个相好的女朋友,后来因为高考分开了,但是你还是很想她,所以有时精神不振对吧?哈哈,被我完全说中了吧??"
"呵,你该去写小说了你 ,不过这么老套肯定没人看的。我没什么喜欢的人,没有这方面的感觉,可能是太自私了吧,所以从来没有爱的感觉。"蓝朝楼下弹着烟灰,"你呢?"
"我啊,没有看到适合的,你要是有人介绍给我好了,我正空虚呢!来者不拒。"
"空虚?我也是啊,但也不能这么乱来吧,应该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打工去好了!"
"切,谁要打工啊?大学生做工最廉价了,累死不尝命的,既然大家都空虚的话,不如......"
"不如?"
"我们去学生会混饭吃吧?"
"好啊,玩玩见见世面也好。"
等在面试的门口,人多如潮,两个人很清闲地坐着。时间到了,人们都一窝蜂涌进教室,等人走得差不多时,蓝站起来吐掉口香糖,泓伸了个懒腰,很默契地互道:好运。泓到体育部去了,蓝到外联部。当人流疏散时,两人又在门口遇到了。
"有趣么?你觉得?"
蓝沉默。泓没有再问。过了几天张榜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意外。可是学院机构正在改革,所以连学生会都没工作干,空闲依旧空闲,除了多了值班的工作,由于排班表上蓝的同事和泓的同事是恋人于是就和泓换了班,结果两人每星期三一起去学生会值班,名为接电话,实为谈天。

6.
上午3、4节下课,泓从人流中跑出来,等蓝一起吃饭,刚才说好一起去外面饭店吃的,可是不见人影了,打手机也被按掉。"什么意思?耍我?"泓逆人流回到去上课的教室,正要进门,听到蓝的声音:"真的......你觉得这能行么?"
一个女声:"我觉得可以啊,试试就知道了啊。"
"可是我不试也知道,我根本听不懂你说的什么计划,对不起,我和人有约,要走了。"
"等等,话还没说清楚呢!"
"你认为还没清楚么?即使我答应你的要求,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的,我不可能接受你,给你希望后的绝望和没有希望的绝望,我想后者比较不痛苦吧?!"
"我相信事情没有绝对的。希望至少可以作为回忆啊,我觉得那样可以减轻绝望的阵痛呢。"
"你、我根本什么都不了解,我觉得没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失礼了。"泓听到站起来的声音,应该是蓝准备走了,但是先看到一个白皮肤的红长发女生抱着一叠书跑出来,似乎是隔壁班的,白晰的脸被红晕布置得很难看,紧咬着嘴唇,跑远了。接着蓝背着他的NIKKO也出来了,一脸的镇定。
"哈哈,出乱子了啊?"泓想看看蓝的反应,不料蓝居然脸红起来,"说什么啊你?吃饭去吧。"
"你脸红什么啊?刚才听你拒绝别人好象很老练的样子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那我让你追好了--我们一起玩的时候,能不能不说这类事情啊?"
"好了,那就不说了,怎么好好吃一顿啊,盖浇饭还是牛肉拉面啊?"
"去天堂食府吧,我不想上课了,下午去玩吧?"
"好啊,我当然奉陪的。对了,待会带你去好地方。"
"什么地方啊?别是什么酒吧网吧的,我可不去啊。"
"放心,我档次那么低么?绝对纯天然无污染的。"泓神秘一笑,就昂头叉袋走在前面了,蓝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说话。吃了饭,泓带他到超市去买了零食和酒,就和蓝坐上车去了一条他从来没去过的路,一路上都是田野,深秋的枯黄钻进眼睛,很惬意,蓝看着看着睡着了,头垂下来,渐渐靠在泓肩上,金发盖住脸,只有一个朦胧的轮廓。
"到了,起床啦。"泓摇醒蓝,蓝揉着眼睛,说:"我好久没睡这么放心了,真舒服。走吧!我可是很期待啊。"
两人下了车,这是海边的渔民区,全都张着鱼网晒,腥味很重。泓带路,在其中穿梭,地势渐渐上升,成了山路,翻过一条贯穿山坡的小路,眼前突然开阔了,象梦境中完美的峡弯一样,透蓝的海水,嶙峋的礁石,金色闪光的细沙。而且没有其他人。
"真美,真是好地方啊。"蓝的声音很激动,赶紧脱了鞋卷起裤子冲进海水里,浪打的白沫翻起在脚边,真的,很真实的感觉,脚下沙子细到发痒。
"不错吧,这是我小时侯常来的地方,我以前家就住在这附近,所以这里是我和玩伴们的秘密乐园,很久没来还是没变。"泓眺望远处,万分感慨地说,"你知道我们那时候玩什么游戏么?搭沙堡!看谁的城堡最美最大,我总是最美的,但是搭太慢了,还没完工就被潮水冲掉了。"
"那看看今天谁赢啊,我看我这个新手未必输你,敢来么?"蓝突发奇想,让泓吃了一惊。
"你当真的是吧?谁输谁妥协对方一件事怎么样?"
"Who cares?"

7.
泓和蓝各自挑了一块地方动手了,蓝搭了一会进展不顺,就跑到泓这里看情况,泓正一丝不苟地建造他的城堡,很精细,很别致,果然漂亮但是工程浩大,看来依旧是不可能完工就会被冲垮。
【两个大学男生的感情故事—mahanxue】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