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杜若—郗筱

时间: 2016-07-06 07:39:24 分类: 今日好文

【杜若—郗筱】
*分裂的心*

『你看,那对蝴蝶,好像我们两个,这麽甜蜜。』
『对啊。』

曾经,两人是如此的深爱著彼此,但最近男孩的心却让他越来越猜不透了。

拨著那熟到不能再熟的号码。

「喂,是我。」
「喔,有事吗?」
「你这个星期六有空吗?可不可以出来一下?」
「要干嘛?」
「有点事。」
「我没空。」
「...真的没空吗?就算只有一个小时也好,我-」
「就跟你说了没空。别再烦我。」

嘟嘟嘟...听著电话那头传来无情的声音。男人的心泛著淡淡的疼...

「擎!」他再也受不了,便到男孩家等他。
「你来做什麽?」
「擎,为什麽你最近总是躲著我?」
「哪有,你想太多了。」
「明明就有,你是不是........有别人了?」
「你别在那瞎猜,没的事。」
「擎...别骗我。否则,你怎麽会连我的生日都给忘了。」
「生日?」
「........你真的,有别人了?」
「........没啦,只是一时忘了。」
「怎麽可能一时忘了,去年我的生日,还是你提醒我过的。」
「........好啦、好啦,是你逼我说的,我是喜欢上了别人,你高兴了吧?」
「擎....」
「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掰掰。」说完,便毫不留情的当著男人的面将门给关上。

男人静静的看著门,许久,才移动脚步,他不知道要去哪,只是一直往前走。直到他再也压不住心中那股巨痛。

「擎!为什麽!为什麽!」男人心痛的落下了泪。
「我们不是说好,一生一世永不分离的吗?我不是和你约好,在巴黎铁塔旁完成婚礼的吗?为什麽,为什麽你这麽快就忘了!?」痛到极点,男人狂吼出声。
「擎!我真的很爱你啊!」男人悲愤的打著树干,就连双手沾满了血,也不曾停过。
一直到男人再也没力气捶打之後,他才靠著树干坐了下来。
「擎........」

*幸福的约定*

之後,男人仍像平常般的生活。只是,他不再对男孩嘘寒问暖、不再为男孩站冈、不再在睡前时叮咛他别踢被子。没有人知道两人发生了什麽事,一直到看见男孩和另一个人在一起,才明白两人分手了。

「齐....你没事吧?」明白好友对男孩用情至深,不禁担心的问。
「没事啦,你以为一个男子汉会被这种小事给打倒吗?」
「吼,害我还为你那麽担心,真是白费了。」
「哈哈哈,你笨啊!」男人虽是笑著,但...他的心却是猛力的撕裂著。

在两人分手的第二个星期,是男孩的生日,男人早在一个月前就准备好了生日礼物,所以早了一天去他家送礼。

他没了男孩家的钥匙,只好按电铃。但没想到来应门的居然是最近和男孩走得很近的人。

「你是....?」
「我....是擎的朋友,来送礼的。」男人撑著笑,心痛的说著。
「喔.... 擎,你朋友喔!」
从里面传来了男孩的声音。
「谁啊?」
「呃....你是?」
「我叫阿齐。」
「喔....他说他叫阿齐!」
屋里沉默了一段时间。那个男人便进屋查看。过了一会儿,他才带著歉意走出来。
「抱歉,他现在有点不方便,不如你将礼给我好了,我代你交给他。」
「喔....喔,那就麻烦你了。」
将礼交给他之後,男人木讷的走了出去。
『擎....你不想再见到我了吗?』

隔天,他又到男孩家去见他。
「你....收到我的礼了吗?」
「嗯。」
「喜欢吗?」
「还可以。」
听著他冷淡的回应,男人的心也逐渐冰冷。
「擎....你爱他吗?」
闻言,擎抬头望著他。许久,他才开口。
「是的,我很爱他。」
「是吗....祝你幸福。」...擎......你一定要幸福。

*痛楚的缘起*

之後过了三个月,男人终於调整好心情,决定再找寻新恋情时,却碰到了一个意外的访客。

「你好,冒眛前来,多有打扰。」
「你是....?」
「我是擎的姊姊。」
「喔...请问你找我有什麽事吗?」
「........虽然我早已答应过他不说的,但都到了这个时候,我想,不该再瞒著你。」
见她一脸凝重,男人也不禁严肃起来。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的曾祖母,在36岁时,因血癌而过逝。」
「........」不明白她为何要提起这事。
「因这是遗传病,所以爸、妈在结婚前,都做过婚前谘询,做过检查,一切都没问题。」
『!』心中打了个突,男孩的预感越扩越大。
「可是....没想到还是....」说著说著她突然哭了起来。男孩递了面纸给她,但手是颤抖的。
「当我们知道他得了这病时,大家都伤心的不得了,也都拚了命的想找适合的骨髓,可是....可是....」说到後来她已泣不成声,悲伤的落著泪。
而男孩却是面无表情,身体僵直著。
「现在情就连化疗也无法承受,再也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控制他的病情,医生说,擎他....他....只剩两个月不到的寿命了。」男孩只是静静的倒了杯水给她,没有其它反应。
「他在得知自己生病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怕你会因此难过伤心,所以才要我们瞒著你,幸好你们已经分手了。我想,你现在对她的感情应该没那麽深了吧。」他今天会来,就是明白他俩已经分手,所以不该再瞒著他,至少也该让他去见擎的最後一面。
「他就住在幸福医院,你去看看他吧。」说完,她便起身告辞。
男孩默默的送她出去,接著回到了客厅,静静的坐著,空洞的眼里,充满了令人害怕的虚无。过了五分钟,他突然跳了起来,抓了钥匙就冲往医院。

*真相的刺*

他一路冲到了医院,问到了号码,脚步一刻没停歇的往他的病房奔去。但到了门口时,他却迟疑了。他站在门外,手放上门把,却迟迟没转动。
「耶?是你。」转头,见到了上次在擎家里的那个人。
「没想到真的是你,你怎会来这?」男人看著他,心中好似压著块大石。
「我想,也许是他改变心意了吧,决定让你知道真相。」
男孩愣愣的听著他的话,闷痛感变得越来越重。
「你要进去吗?」一直到这时,男孩才回过神来。
「嗯。」
「一起吧。」之後他便率先走了进去。
男孩的脚步迟疑著,在门廊边排徊著。
「擎,今天好吗?」
「嗯。」听到男孩的声音,男孩的心震了一下。
「挪,这锅汤是妈特别煲给你喝的,一定要喝完喔。」男孩爽朗的声音,完全没有刚在门外的忧伤感。
「啊...我不想喝啦,那中药的味道好恶心。」男孩清朗的声音依旧,但却有些无力。
「不行,一定得喝完。」听著他们两人对话,那轻松的感觉完全不像面临生死关头。
男人突然失去了走进去的勇气。
「嗯...哥...不然,我喝一碗,剩下的...你帮我喝好不好?」
男人惊了下,没想到,那个他以为是男孩新男友的人,居然是他哥哥。
「你喔...欸?奇怪了,他怎麽还没进来啊。」
「谁啊?」
「就是上次那个阿齐啊。」
「什麽!?」男孩立刻激动了起来。
「为什麽他会在这?我不是要你们别跟他说的吗?」
「咦?不是你叫他来的吗?我还以为是你突然改变心意了勒。」
「不、不行,不能让他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别让他进来!别让他--」说到一半,男孩没了声音,因为男孩已站在他面前。
「......」男孩不发一语的看著男孩。
「...我先出去了,你们谈谈。」

沉重的寂静充斥在两人之间。之後,男孩先开了口。
「擎...为什麽?」
「什麽为什麽?」
「为什麽要瞒著我?」一直到这时,疼痛感才由男人的心强烈的散至全身。
「......」
从前,男孩脸上总是带著甜甜的笑容,全身散发著阳光的气息,让每个人看见他都会感受到暖意。但如今,男孩脸上却只见一层寒冰,原本白胖的脸颊瘦得凹陷下去,脸色苍白,头发稀疏,那病懕懕的样子,让男人看了好心疼。

*戴著翅膀的奇迹*

「你就这麽不信任我吗?」
「难道,你认为我会因为你生病而不爱你,抛弃你去爱别人吗?为什麽不让我照顾你?!」
「......」
「你说啊,为什麽?」
「为什麽......就是因为你不会因我生病而不爱我,就是因为你不会因我生病而抛弃我,就是因为你不会因我生病而去爱别人,就是因为我知道你想照顾我!」男孩像是要发泄一切似的大喊了出来。
「就是因为你这麽爱我,而我也好爱你!我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不要再把感情放在我身上,我回应不了,我回应不了!」
「就算你明日就死,我也要待在你身边,我要珍惜你在我身边的时间,不要再逃避我!」男人紧紧的抱著男孩,深切的说出压在心底的话。
「我不要、不要、不要!」男孩捶打著男人,想挣脱他的怀抱。
「不要再对我这麽好...我不要你对我这麽好,我快死了、我就要是个死人了!」
「就因如此,我再也不要离开你!」
「为什麽你这麽傻...为什麽你这麽傻!」
「我爱你。」
「呜......我...我也好想爱你,我也好想继续爱你!可是...可是我没有时间了!我没有时间了...我不想离开你,我不想离开你!」
「我好爱你、好爱你,真的好爱你!我不想失去你...为什麽你会得这种病...」
「不要再爱我...不要再爱我了!我没有办法爱你...我没有办法爱你!」
「擎!求求你...不要再推开我,我受不了一再的失去你,你可不可以不要为我想,多想想自己。」男人温柔的捧起男孩的脸,抚去他脸上的泪水,心疼的吻上他颤抖的唇。
男孩深深的拥抱著男孩,像要将两人融在一起般。
「擎,让我们一起努力吧。只要努力,就会有奇迹出现。」
「我...」
「答应我!」
「嗯...」

*幸福的假像*

之後的两个月,男孩过得很开心,脸上总是挂著笑容,好像回到了生病前的样子。男人也是每天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努力的做些开心的事,不再谈起任何有关生病的事。
可是,男孩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就连下床都无法独力完成。男孩明白,时间到了。

「擎,你看我今天带了什麽。」
「哇,是糖菓子!」
「嘻,就知道你会喜欢。」
「谢谢。」男孩的脸上堆满了笑。可是,却有些牵强。
「快吃吧。」
「对了,我已经选了几个地方,等你病好後我们一起去度假!夏威夷、吉普赛、巴哈马还是你想去欧洲的国家。」
「......齐,不用再费心了。」男孩虚弱的开口。
「啊,米兰好像不错耶。」男孩像是没听到他的话,迳自说著。
「齐...我不能去了,我--」
「别再说了。」
「齐...我明白的,时间到了。」
「不,你别乱说,你看,当初医生不是说你活不过两个月吗?可是现在早就已经超过了,所以,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男人抱著男孩,著急的说著。
「齐...若是我死了,请将我的遗体火化--」
「别乱说,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男孩的手颤抖著。
「...然後将我的骨灰,撒到海里。」
「擎...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不可能的约定*

之後又过了几天,男孩的身体已经虚弱的无法自已吃饭,男人便亲自喂他。尽所有的力量来照顾他。

「齐...我想出去走走...」
「不行,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等你身体好一点之後,我再带你出去。」
「齐...求求你嘛。」
「下次再说,乖,先吃饭。」
「求求你...齐...我已经没有下次了...」
「你在胡说什麽!」男人紧紧的抱著你。「以後不许再说这种话,知道吗?」
「嗯...」或许,我已经没有以後了。「...求求你,带我出去...」
「...你想去哪里?」
「呵...」看著他虚弱的笑容,男人的心好痛。

「这里是?」惊奇的看著眼前的景像,他从来不知道在这铁的城市里,居然还有一处这样的地方。
「呵,你不知道吧。」
「这是什麽花?」看著这个花园,心里被震撼了。
「杜若。」
「杜若?」
「嗯。告诉你,这整个园子里种的,都是杜若喔。」
「喔。」
「是我五个月前种的。」五个月前?...那不就是--
「嗯...就在我发现得病後一个星期种的。」
「......」
「齐...」
「什麽事?」蹲下身来,固定住男孩的轮椅,平视著他仍闪烁著光芒的眼。也就只有眼,才没受到病魔的侵袭。
「答应我一件事。」
「什麽事?」
「你先答应我嘛!」
「好好,我答应你。」
「呵,好,那你听清楚了。我要你在我死後,寻找自己的幸福,不要被我的灵魂束缚住。」
「...你这是什麽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不要求你忘了我。但,你不准将一生的爱都留给我当陪葬。你要寻找第二个让你能爱--」
「别说了!」男人倏的打断他的话。
「为什麽?」
「因为你说了也没用。我·办·不·到!」
「为什麽,你答应过我的!怎麽可以不守信。」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的要求是这个。求求你,其它任何事我都可以答应你,就是这件事,我做不到。」
「齐!」
「别再说了,我不会答应你的。」
「...唉......」
俩人在花园里逛了半个小时之後,男人便将他带回医院。

*後悔的决定*

之後两天,男人一直在病房里陪著他,好像那天什麽事都没发生一样。
「擎,我跟你说,阿力那个白痴,他居然还想和我比--」
「好了,齐,已经很晚了,你该回去睡了。」
「嗯,不用,我就睡在这里陪你。」
「那怎麽行,你还是快回去睡吧。」
「不,我想留在这照顾你。」
「不用了,你不是照顾我一整天了吗?况且已经这麽晚了,我也要睡了呀。」
「那我...」见男人还想说些什麽,男孩先一步截了他的话。
「你明天还要来照顾我的不是吗?既然如此,你就回去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明天才有力气来照顾我啊。」
「我...」不知为什麽,他总有一股不安的感觉。
「你过来一下。」男人依言靠过去。「这个给你。」突然,男孩将一个东西塞进他手里。男人将那个东西拿起来看了下。这不是...
「这是我特制的安心糖果。若是你在家里仍是担心的睡不著的话,就将这个吃下去。这样你就不会担心了。」见他笑的那麽开心,即使明白这不是真的,他仍是相信。
「嗯,那我回去了。」男人温柔的替他把被盖好。「你要乖乖睡觉喔。」
「我会的。掰掰。」

回到家,男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突然想起那个安心糖果。将它拿了出来,看了许久。
「呵,就算不是真的,但这应该是他做的吧。试试味道吧。」说完便将糖果整颗塞进嘴里,糖果入口即化,淡淡的甜味充斥口中。
「嗯...还满好吃的嘛。」之後,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糖果真有其效,男孩很快就睡去了。


*蓝色的眼泪*

男人这一觉睡得很熟很熟,睡来时他觉得全身的疲劳都消去了。
「嗯,幸好我有回来睡,果然精神很好,今天我可以好好陪他了。」
男孩稍微的打理下自己,准备好後便要去医院,却在出门前接到一通电话。
「喂,是哪位?」
「...是我,擎的姊姊。」
「喔,有事吗?」
「可以请你出来一下吗?」
「嗯,可以啊。」之後他们便约了地点。

路上,男人一直想,她会突然约他出来,一定是有什麽事。难、难道是擎出了什麽事吗?!
见到她之後,男人劈头就问。「擎是不是出什麽事了?」
「啊...擎、擎他......」
「你快说啊!」见她支支吾吾的,男孩更焦急了。
「擎、擎他在两天前就过世了啊。」
「两天前!怎麽可能?!他昨天还好好的呀!」
「啊?怎、怎麽会......」男孩正想说话时,却听到电台的广播。

『欢迎各位听众收听-心情时间。今天是X月X号...』

『!』听到这,男孩吓了一跳。...怎麽会?赶紧看了看店里的日历,又看了自己的手表。
「怎麽会!」难不成我...睡了三天?!突想起那颗糖果。擎!
「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你要这麽做。男人突然觉得头晕,有一种心被掏空的感觉。
「我...我以为你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打击太大才会离开去散心。因为你家的电话一直没人接......」
「他人现在在哪里!」
「擎他......他的遗体已经火化了...」难...难不成...
「那他的骨灰呢?」
「已经......照他的遗愿,撒到大海了。」
男人颓然的坐了下来。为什麽......你连最後一面也不愿让我见到。
「你别太难过了。」虽然她这样安慰著,但她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其实,我今日叫你出来,是有个东西要交给你。」见他没反应,她便续续说下去。「这是在擎的遗物里找到的,似乎是很久前就写好了。」
听到擎的名字,他才回神。望著摊在桌上的那水蓝色信封。那是自己最爱的颜色......
「擎......」

*最後的请求*

我最爱的你:

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了吧。当我发现自己得病的时候,我难过了好久,哭了好久。我难过不是因为我有可能会死,而是难过我有可能离开你。
我没让你知道,是因为我不想见到你脸上染上愁苦,不想你为我伤心。我也试著去对抗病魔,决不对它低头。可是...我还是没办法。所以,长痛不如短痛,我决定让你离开我。我找了哥哥来演戏,虽然他并不知情。
当我对你说谎时,我的心真的好痛,痛的我不能呼吸、无法思考。在我生日当天,我看见你落寞的神情,我真的好不舍,差一点就对你说出真相。但我还是忍了下来,因为,和我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
离开你之後,我马上就住进了医院,哥哥、姊姊们都好伤心,爸、妈们更是是难过,只因他俩早就检查过了,却没想到报告也会有出错的一天。他们知道还有你的存在,想要你来照顾我,但我不许。还以化疗做威胁,要他们不许让你知道。过了两个月,我的身体已不行再接受化疗了。我以为我会就这样离开。但没想到,你却出现在我面前。
当我看见你时,我的心受到了好大的震撼。从没想过你会就这样子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并一如之前般的爱著我。我真的好高兴,可是,也好难过。因为你还爱著我,那就代表,你会因我的病而心痛,我好不舍,我不想在你的脸上见到伤心。但无论我说多重的话,你仍是不放开我,不停的说爱我。
「只要努力,就会有奇迹出现」我被你这句话深深的感动了。我试著努力,并相信著会有奇迹出现。但...或许是我不够努力、或许是奇迹出现的太晚,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我明白,时间到了。所以,我写下这封信,我真的,好舍不得你,天知道我有多爱你!我恨不得可以每一分每一秒都待在你身旁......可是,我没有时间了...我没有时间了...我真的好想爱你。
过去编织的未来,成了碎片,越想拚凑,越弄得遍体鳞伤。那就只是个梦想...一个,永远达不到的梦想。我真的不想离开你....齐.........
奇迹终究是没有出现,我还是必须......离开你。
写这封信,是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请求。我并不是要你忘了我,只是,我希望在我死後,我就只是一个『回忆』,不要为了我而伤害自己,活下去!
还有,若是遇到了适合的人,别因为我,而放弃追求幸福。
答应我,遇到了就要勇敢往前,连我的份,幸福的活著。

*约定的幸福*

七年後──

在一片花园里,一对男女正散步其中,两人牵著手,感情深浓。

「没想到城市里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地方,真是让我惊讶。」女孩甜甜的笑著,脸上漾起了酒涡,像极了他.... ....
「呵....这是我一个朋友种的。」
「一个人吗?真厉害耶。」
「嗯。」
「他种的是杜若....」
「喔,你知道啊。」
「当然啦,可别小看我。」女孩突然若有所思的看著这片花园。「我想,这整片花,是他为了一个人而种的。」
「喔?何以见得。」
「因为杜若的花语是──幸福必然会到来。」
「....!」擎....「呵,你懂得还真多呢。」
「当然啦。」
男孩环抱著她,淡淡的望向天空。

擎,你看到了吗?我现在....很幸福。

http://ww3.myfreshnet.com/GB/literature/li_homo/100046435/index.asp


【杜若—郗筱】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