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什么什么36计—北色

时间: 2016-07-06 07:07:33 分类: 今日好文

【什么什么36计—北色】
大大~~想转您的文到自由自在http--www.blzyzz.com可以吗~您有随时撤文的权力。 妖惑天下[3]2005-04-17 11:18 [无内容]

好的,非常荣幸^^ 北色[2]2005-04-17 12:36 [无内容]


"二月二,龙抬头。今天是个普天同庆,天下太平,万民欢腾的日子--我要告别师门,步入江湖了!从此江湖上又会多了一个,艳压群芳,技压群雄的隐世高人!我几乎已经听到百姓的赞美声,美人的尖叫声,史官的惊叹声。其实我是个本分自谦的人,这种虚假的荣耀是从来不会入我法眼的,我会把这些声音当作天空中的一片云彩。不过偶尔我也会委屈自己去听一下这种声音,毕竟聆听也是一种美德嘛,谁叫我这么善良呢?
"今天我离开师门,不是为了游山玩水,不是为了行侠仗义,更不是为了保家卫国。我深深地感受到我的肩头承受着一个重担!但是,既然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我就会义无反顾地朝着这条路走下去,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定不会辜负师父师爹对我的殷切期望,三年之内,一定会带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回凤无崖,拜谢师父师爹多年来对我的养育之恩!
"日在天上,普照大地,心在胸中,以表决心!特此立下军令状一份!"
纤美的手指拈起信纸,他仔细浏览了一遍,又稍微感叹了一下写得一手好字。朱唇勾起美好的弧度,淬若秋水的眼眸波光流转,似笑非笑,艳丽中带着骄狂,妩媚中带着邪气。他点点头,满意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华陨"。
"嗯......"身为华陨的师父,无极教前教主,水无央正痛苦地拧着眉毛,手里捏着那份军令状,"你下山跟天下太平有什么关系?"
"当然是众恶人一听到我的名声,就闻风而逃了,所以就天下太平,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了。"
"我看是避之若虎才对。"水无央嘀咕着,"姑且就认为你说得对吧......那这个艳压群芳,技压群雄的隐世高人......陨儿,你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我本来想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旷世奇人的,但是后来想想做人还是谦虚点好,就算是实话也不用老是放在嘴边,所以就改成这个了。"
水无央看着他心爱的徒儿,还记得小时候把他抱在怀里随便乱捏,现在却已经长大到他抱都抱不住了。如此俊美的人儿,水无央越看心里越欢喜,一想到他要离开自己了,又是一阵感慨:"陨儿啊,你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江湖险恶你一个人怎么应付啊,你一定要......"
"师父啊--"华陨胸中情愫涌动,猛得扑到他师父身上。
"孩子啊--"到底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啊,看来还是舍不得走啊!
"师父啊!你有没有什么宝贝送给我啊?不要小气嘛,反正你在凤无崖上也用不到对吧?什么红黄蓝绿的粉啦,什么东南西北的盘啦,都给我一点,多给我一点嘛!"他嚷着在水无央身上乱摸。
"死小孩!我以为你舍不得为师,原来是看重我的宝贝啊!"
"哎呀,师父你多心啦,我带着你的东西闯荡江湖,见物如见人,对不对?所以拿出来嘛!在哪里?在哪里?"
一个低沉而威严的声音插了进来:"华陨,越来越不象话了,居然敢猥亵你师父!"
"师爹......"华陨睁大了眼睛辩解道,"哪有啊,我在跟师父依依惜别呢!"他搂住水无央,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师父啊,徒儿好舍不得你啊!"
"呜呜,师父也舍不得你啊!"水无央易动的情绪早已被这伤感的场面挑得热泪盈眶,从怀里掏出些瓶瓶罐罐,"这些药粉放在我身上也没有用,现在交给你,以后行走江湖也好防身。"
一见到药瓶,他眼睛一亮,哭得更大声了:"师父啊!徒儿不想离开你,徒儿想一辈子侍奉你老人家!"
"陨儿啊,师父知道你孝顺,但是你终究是要离开我们的......"他又从怀里掏出个包裹,"这些小玩意你也带在身边吧,虽然东西小,可是各有精妙之处,待你细细研究。"
"师父啊--啊--"华陨张大了嘴,准备下一轮哭泣,却是华宁修实在看不下去了,拖着华陨就往外扔:"快走吧快走吧!没事不要回来骚扰我和你师父!"
华陨优雅地拍着灰尘,风度翩翩地整了整衣衫,随时随地注意自己的形象是最重要的。
"陨儿!"水无央冲出来,挥泪告别,"师父以后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多珍惜自己!"
华陨朝水无央和华宁修两人挥了挥手,目光变得沉静。对于这两个养育了他二十五年的人,已经不是恩情二字可以描摹的了,一个教他学文,一个教他习武,灌注了毕生的心血。远离二老,初入江湖,对于华陨来说,不啻为一种考验,只是他生性聪慧刁钻,凡是遇到他的人,恐怕还是吃亏在先吧......
"陨儿--"背后又传来水无央的呼唤,华陨凝神回望,人影依稀已经模糊。
是还有什么要嘱咐徒儿的吗?
"不要忘了你的誓言:三年之内,带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回凤无崖!"
华陨脑中嗡嗡作响,差点被石子绊倒。
于是,潇洒可爱纯洁善良的华陨,正式踏上他的--江湖猎美之路!
江湖盛产英雄,英雄必有美人伴,于是江湖盛产美人。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美人,这个是华陨推断出来的理论,可是美人到底在哪里呢?
他琢磨着这个严肃的问题,只身来到了大兴城。大兴城乃大郦王朝的第二大城市,人烟阜盛丝毫不差京城,他很快便沉浸在了大兴城的繁华之中。
碧波澄湖,华丽的画舫徜徉于湖面,水天一色,远山空朦。
华陨凭栏斜倚,宽大的衣袍迎风飞展,吹散了披肩的青丝。他浅盈微笑,一手执六曲水晶杯,一手拨撩发丝,卓绝的丰姿是降落人间的神仙,而非堕入人世的谪仙。他就像一株含烟带雨的梨花,似幻似真,缥缈不定,风情万种而优雅动人。
"春风袅袅柳如依,繁枝乱蕊被花恼。绝代佳人何处寻,欲盼青鸟探看勤。"
华陨轻轻吟诵信口而作的诗,抿了口酒,继续维持着他优美的姿势。
来往画舫上的少男少女纷纷向他投来爱慕的目光,他则向他们微笑颔首,可心里已经嘟囔开了:怎么我坐了这么久,还没有倾国倾城的美人出现?糟糕,腿好像有点麻了!
他修眉微蹙,顿显幽怨之情,我见犹怜,周围三丈之内的景致黯然失色。以至于后来大兴城盛传一个说法:只要华陨皱一皱眉,大兴城百姓就要哀叹三日。
美人,美人,你在哪里?
正当华陨心中哀嚎,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闯入了他的眼帘。
那人凌空跃起,施展蜻蜓点水,踏水面如履平地,向华陨的画舫飞奔而来。
是天意捉弄?是命运劫数?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他身子轻轻一沉,落在画舫上。
他一看到华陨,眼神骤然一变,箭步向他扑来。华陨大呼一声"美人!"张开双臂,准备迎接美人的投怀送抱,眼前一黑,被对方压倒在身下。
天哪,美人怎么这么热情?真是老天眷顾我!
"美人!"华陨神情呼唤。
"呃?"美人一愣,"你怎么知道我叫寐人?"
"上天赐我一双慧眼。"
"你再罗嗦,我就赐你一双熊猫眼!"寐人扬了扬拳头,随即压低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船外。
华陨这才发现原来美人正被三个蒙面人追赶。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根本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没脸的人身上,专心欣赏起他的"美人"了。
美人星眸剑眉,气宇轩昂,英俊非凡,他凝神而视时,目光如炬,薄唇抿成有力的弧度,再看他刚才一跃一扑,矫健如飞燕。
华陨再度忍不住赞叹道:"唉,近看你更加美!"
寐人过于专注于船外,没有注意到华陨说了什么:"喂,你不要害怕哦,千万不要叫出来,躲在我身后就可以了。"
真是个好男人啊!华陨赞叹。
他悠闲地从桌上拎起一串樱桃,腻到美人身边,在他耳边呵着气,摘下一颗樱桃塞入美人口中。
一颗樱红的果实凑过来,寐人下意识地张嘴吞了进去,鼻间飘来一股淡淡的梨花香,竟然是从这个美丽中带着妖异的男人身上传来的。
"喂,别靠过来,否则我揍你!"寐人威胁道。
华陨眨了眨眼睛,无视他的威胁:"美人,嫁给我吧!"
这回轮到寐人哑口无言,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了华陨好一会,露出个厌恶的表情:"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过是出来办事,怎么会遇到这种怪人的?"说完,继续观察蒙面人。
居然无视潇洒可爱的我!华陨气恼,激起了强烈的征服欲!
"我跟你说啊......"
"嘘--别吵,过来了。"寐人打断他的话,只见蒙面人搜了几条船之后已经朝华陨他们过来了。
"嫁给我。"华陨不依不挠。
"别吵!"
"嫁给我!"
"闭嘴!"
"嫁--给--我!"
寐人只觉得耳朵被他吼地嗡嗡作响,好像警钟长鸣。
这个澄湖湖面上,除了聋子都听见了。不意外的,蒙面人发现他们了,几个跳跃来到他们船上。
"都是你!吼什么吼呢?跟我有仇啊?"寐人怒道。
华陨见美人生气了,顿觉委屈。
这时三个蒙面人已经冲了进来,忽然一丝冷风掠过颈间,引来三声惨叫,当场横尸船上。
"不要生气嘛......"华陨蹭着寐人,"我也知道感情是需要慢慢培养的,不着急不着急......"
寐人却是心中大骇,活生生的人竟然瞬间毙命,到底是什么人,出手那么刁钻狠辣。
又注意到刚才一个劲地吃樱桃的华陨,一个核都没有吐出来,心下一疑,凑上前去检验尸体,果真是要害大穴上一个个樱桃核大小的血洞。
"我会拿八人大轿来台你进门的,绝对是明媒正娶......"华陨靠在他身上,依然滔滔不绝。
死了人的事情顿时引起轰动,寐人一见情况不妙,要早点脱身,也不管华陨还在罗嗦什么,轻轻一跃向岸上飞奔。
"啊--美人,别走!"华陨急道,看着那视线中越来越小的身影,嘴角勾出高深莫测的笑容,"美人,你等着,想我熟读什么什么三十六计,还怕追不到你?"


原来这就是号称大兴第一酒楼的"天圆地方"啊,又能再见美人,华陨已经是兴奋异常了!
他取出一面小镜子。嗯,不错,面色红润,衣冠楚楚,定能迷倒一群人!出发!
"客官这边请!"店小二看见他先是被他的容貌一怔,但很快反映过来,殷勤迎客。
华陨雄纠纠气昂昂地跨进店内,一双美目四处扫射,寻找美人踪迹。
他一眼便看到寐人正站在柜台后面,一面看着帐簿,一面打着算盘。
原来他是天圆地方的掌柜啊,果然是聪明睿智!
并不知道掌柜和聪明睿智有什么关系,他再度整了整衣衫,一手撑在柜台上,一手拨弄长发:"美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寐人懒懒地抬眼扫了他一眼:"客官想要点什么?白珑酒和水晶琥珀鸭是本店的特色,要不要试试看?"
假装不认识我?太无情了!
"是我呀,昨天澄湖上的那个!我已经找了媒婆了,我的动作很快吧?我这个人一向是雷厉风行的,你千万不要表扬我哦,直接用的行动来表达爱意就可以了!"
天圆地方里所有的客人都停下了动作,无一不张大了嘴看着这个妖魅的男人说着惊世骇俗的话。
寐人顿时涨红了脸:"你有没有搞错啊?我都不认识你!"
"啊,可是我认识你啊!你是美人啊!不认识我没有关系,我叫华陨,我们现在就可以认识认识,或者等成亲了之后再认识也没有关系,我不介意就是了!"
"我是叫寐人,不错,但是你的发音怎么那么奇怪啊?外地来的吧?我全名叫司寐人,不要寐人寐人得叫,别人会以为我跟你很熟的!"
"斯美人?这个美人?啊,果然是个好名字,我越来越佩服自己的眼光了!"
司寐人再也受不了了,作出恶心的表情,招呼店小二:"小君,这位客人有点不舒服,你带他到隔壁王大夫那里去看一看。"
罕小君惊道:"王大夫是兽医啊!"
"没有关系,很适合他。"
"美人,你好冷漠啊!"华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跃到柜台后面,抱着他蹭来蹭去。
这到底是什么烂人啊?想他司寐人也是大兴城出了名的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仰慕他的男男女女可以绕澄湖一圈,怎么会遇到他的?压低了声音嚷道:"喂喂!大家都看着呢,你不要当众做这种下流的事情!"
"下流?那好吧,我不当众做,我们回房间慢慢做。"
他说得很大声,似乎在他看来,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要光明正大的。众食客窃窃私语,不时飘来几个试探的目光。
"是可忍孰不可忍!"寐人大吼一声,一拳砸中他的左眼。
"呜,你怎么可以打脸啊?算了,谁叫你是我最爱的人,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华陨眼睛青了一块。
"小君!你还愣着干什么?把他拖走!"
"好好好,不要吼我......"罕小君艰难地拖着华陨,硬把他塞到二楼临窗的雅座上,"公子你一表人才,容貌出众,怎么会看上我们掌柜呢?可惜啊,真是可惜了!"
"他好像是你上司吧?你怎么这么说他?"
"看上去温文儒雅,其实脾气烂到根,动不动就一拳揍上来,分明是个衣冠禽兽。公子你以后和他相处一定要小心啊,随身带好金创药,以备不时之需。"
"可怜的人,我会用我温柔善良的心来感化你们掌柜的。"
"公子要为我们作主啊!我们以后的幸福就要全仰仗你了。"罕小君抹泪。
"放心吧,只要你们掌柜嫁给我,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华陨慷慨激昂道。
"我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协助你的!"罕小君激动地握住他的手,已是泪眼婆娑,一项阴谋就这么达成了。
"咳咳!你们两个干什么呢?"寐人鬼魅般出现在两人身边。
罕小君做了个鬼脸,立刻跑下去干活。
"美人,我们是清白的,什么都没有做,你不用吃醋。"
寐人抽了抽嘴角,懒得跟他说这些:"喂,我问你!"
"我叫华陨,我师父师爹叫我陨儿。不过既然你是注定要嫁给我的,叫我陨儿好像不太象话,我希望你叫我阿陨。"
"华陨......"
"阿陨!"
"......阿陨......你......"寐人被他打败了,可是这么一番折腾,他几乎忘了自己要问什么了。
"美人,我知道你想感谢我上次的救命之恩,这里没人,你想要怎么报答我都可以!"他说着身子就偎过来,惊得寐人一拳把他打回座位。
哎哟,果然是出手毫不留情。华陨捂着脸,痛得龇牙咧嘴。可是,只要是心爱的人打的,再痛也是甜蜜的!华陨这么安慰自己。
"我是想问你,到底怎么找到这里的?"
"是爱情的力量指引了我前进的方向......"
又是一拳砸在华陨脸上:"说实话!"
"说好不打脸的!"华陨嗔道,"我在你身上撒了药粉,然后放了引路蜂一路跟到这里来的。"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像这么美丽的人,不叫美人叫什么啊?"华陨咯咯笑着去捏他的俊脸。
寐人眼冒金星,那是被他气的,啪地开拍他的手。
"不要那么粗鲁嘛,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的......"华陨撒娇道,眼中闪出绚烂霓虹,令人无法揣测他内心的想法。
又是那股淡淡的梨花香,寐人发现自己竟然有点沉浸在这种似有若无的绝美境界中。
"至于过程嘛,我们可以慢慢享受......"华陨轻声呢喃,仿佛热恋中的爱人在耳畔低语,蛊惑着寐人的心。修长的手指抬起他的下巴,华陨就这么亲了下去,好像味道还不错,再次压上唇瓣,灵巧的舌头探了进去。
寐人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舔到了他的舌头,当场僵硬到不能动弹,猛得推开他。
华陨笑嘻嘻地舔着嘴唇,似乎在回味刚才浅尝辄止的吻。不错!大有发展前途!
"你......"竟然这么就被偷去了一个吻,寐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干脆用行动表示他的愤怒,"找死!"这一拳打在他的右眼,然后大步离去,楼梯被他震得巨响。
这下华陨真的熊猫眼了,他捂着脸,却还在偷笑,像只偷了腥的猫。
当他还自我陶醉的时候,有两个锦衣公子也来到了二楼雅座,在他不远处坐了下来,当然没有过多地在意鼻青脸肿的华陨。
寐人一看到这两个人,便吩咐罕小君道:"就是这两个人了,情报上说消息是在一个荷包内,你趁他们不注意偷出来。"
小君应声而去,端了一壶茶就到他们桌前打探:"两位先休息一下,需要点些什么?"他看到华陨正在一边无聊,便凑到他身边,"我带你去后院住下吧。"
华陨一听心花怒放,真是出门遇贵人,还能与心上人住同一屋檐下。
当他经过那两人身边时,好奇地问道:"水晶琥珀鸭是你们的招牌菜?什么时候请厨师教我做?"
"你对厨艺有兴趣?只要你有办法让司老大变得小鸟依人,我就叫厨师教你。"
"这个难度好像大了点吧?"华陨摸着头跟罕小君往后院走。
"阿陨哥......"一路走来,小君连称呼都改了,"我会看面相哦,我看你最近会有大劫!"
"不要瞎说!"华陨优雅地甩了甩头发,"我可是人见人爱,潇洒可爱,观音座下小金童,如来佛前金翅鸟!怎么会有人舍得伤害我呢?"
小君看着满脸淤青的他,摇了摇头。虽然华陨唇红齿白,粉肌玉肤,但他眉宇之间隐有粉色瘴气。照小君多年看相的经验,此劫命为桃花劫,遭遇此劫者,轻者魂牵梦绕,重者要死要活,实在是人生一大劫数!
回到天圆地方,小君端了几盘菜来到锦衣公子桌前,当他准备下手偷荷包的时候,却发现情况有变。
寐人看到罕小君脸色苍白,便问是怎么回事。
"老大,他们身上根本没有荷包!"
"不可能啊?难道是情报有误?"
与此同时,华陨斜依在床上,歪着脑袋,手里掂着一个粉色的荷包。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哪,实在是太感人了,真是道出了我对美人的爱慕之心啊!不如我把这个玩意送给美人,作为定情信物吧!"

与此同时,华陨斜依在床上,歪着脑袋,手里掂着一个粉色的荷包。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哪,实在是太感人了,真是道出了我对美人的爱慕之心啊!不如我把这个玩意送给美人,作为定情信物吧!"
他一边用冰敷着臃肿的脸,一边构思着到时候该如何对美人表达爱意,是应该先用一个热情拥抱温暖他,还是吟诵一首情诗来感动他?
脸上是如痴如醉的笑容。

打点好店内一切,寐人独自回到房间。
没有道理啊,既然传到他手里的情报,应该是绝对正确才对啊,为什么有误呢?
他再次仔细阅读情报:粉色锦缎制成,绣有"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说得那么详细,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寐人百思不得其解,将任务失败的消息用信鸽传了出去。
忙碌了一天,寐人疲倦万分,其实累的不是身体,而是心。
想自己为人正直,好善乐施,前世今生应该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会冒出来一个叫做华陨的人来折磨自己呢?表面面相娇柔,其实脸皮赛过城墙八拐弯,表面楚楚可怜,其实一肚子坏水!害自己今天出尽了洋相,在天圆地方这种公开场合被人又抱又亲,明天这个八卦肯定传遍整个大兴城!以后追求自己的姑娘,会不会有心理阴影啊?
不过......他的唇倒是挺软的,还甜甜的......和对街的百花楼的花魁小翠比起来,各有千秋啊......
他摸了摸唇,似乎在回味这个吻,还有那股梨花香,无意识地舔着唇,脑中警声大作--我在想什么啊!真是中邪了!
寐人越想越怒,狠狠地脱下外套,摔在桌上。
好久没见小翠了,今天晚上去找她。一想到小翠柔软的身体,寐人色眯眯地笑了,可是脑子却跳进另一张脸,一张美丽而绢狂的脸,正期期艾艾地望着他,不是华陨还能是谁?
寐人抓狂了,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惊为天人的美人,但他口口声声叫自己美人,实在对他的审美观不能苟同。
他更怒了,准备用洗澡来洗去晦气,一件一件脱着衣服。
当他脱去最后一件时,那株梨花飘进了他的房间:"美人,我有东西送给你!是一个--哇!"
【什么什么36计—北色】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