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虚幻之棋—曜五

时间: 2016-07-06 06:43:02 分类: 今日好文

【虚幻之棋—曜五】
第一章

"棋,醒醒,要上课了......"
脸上是妈妈的手温暖的触感。可我实在不想醒来,那是一场好梦,是我十八年生命里最美的梦。
如果我知道未来,我会选择在那一刻让时间静止。
"棋,再不醒我就不给你便当咯!哎呀,都是些什么菜呢?哦,有炸里肌诶,还有酱猪蹄啊......"
半梦半醒间,我紧紧拽住了妈妈的衣角:"呜......妈妈欺负我!"
"乖儿子咧!有弱点在我手上就乖乖听话!"妈妈胜利的亲亲我的脸。
"找(早)餐我要湿(吃)金(煎)蛋!"刷着牙,我气不顺。
"早就知道你小子要耍花样。"妈妈端着一盘煎鸡蛋,顺便踹了脚挡在厨房门口的我,"刷牙也能刷这儿来!真不知怎么养这么个怪胎!"
解决掉早餐,抗上书包就往学校狂奔。
其实有妈妈叫我,去学校时间总是充足的,不过,十八岁的男生嘛!谁不会有那么一点......闷骚呢?
气喘吁吁的躲在路转角的一棵树下,深呼吸,哦,气顺了......
啊,轻盈的脚步声......
计算好,计算好,千万不能出错......OK
"嗨!真巧......"我愣在当场。李盈柔不是一直都一个人上下学,怎么今天还有一个人站在她旁边呢?
"杨棋?真巧啊,你也是住在这条街啊?"李盈柔笑容一如记忆里的温柔。可是,我的注意力全放在她身旁的护花使者(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叫他灰狼!啊!!!!他的手居然搭在全校男生梦想的公主的肩上!)身上。他看上去实在不像美人的爸爸,也不像她家的仆人,那只有一个可能了--她的男友。
我计划全乱了啦!今天可是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希望来一个命运的邂逅呢!气死我了!
"......那我先走了。"
什么!不能走啊,我还没有跟你说话呢!呜......我的梦想啊......
目送着美人走向路旁的宝马,在灰狼的搀扶下举止优雅的坐进去。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我美人都是坐宝马上下学的?虽然知道美人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可是......
梦想再次破灭......我只是想跟美人一起上下学而已,居然连机会都不给我......
眼睁睁的看着宝马开动,以为会给我尘雾吃,不料却停在了我身旁。
"上来。"灰狼瞟了我一眼,然后目视前方,不屑一顾的样子。
气煞我也!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呀,杨棋,一起吧。"美人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实在不想放弃......好吧,为了美人,"是"我忍了,"孰"就再说吧,管不了那么多了!

&                 &                
一整节课我都是飘着上的。
是和美人一起来的呢!虽然在车上的时间实在不多,不过已经够我回味无穷了!不过,那个灰狼一定是嫉妒,所以开的超快,差点让我晕车!下次要大哥载我吧,开慢一点,要跟美人一起的时间长一点......
"臭小子!上课你给我开小差!!"
"二......老师!"我从天堂瞬间跌向地狱!
"给我背《将进酒》!"
啊------------------魔王!
& & &

"小子,听说你近早是跟校花一起来学校的?"一下课,狐朋之一就向我发难。
"哪,哪有!"我死不承认。
"这么多年哥们儿,还想骗我!"狗友之二向我发起进攻。
"没有就是没有啦!"继续嘴硬!
"不把我们当兄弟是吧?!"狐朋之三开始煽动敌对情绪。
"就是兄弟才要骗的嘛!不然不被整死才怪!"我小声嘀咕。
"我可听清楚咯!小子,你狠!兄弟们,上!给我屈打成招!"糟!狗友之四可是有名的铁拳!
"救命啊!"正要缩在桌子下。
"杨棋?"一声轻柔的呼唤,救我于水火之间,虽然过后可能会有满清十大酷刑伺候,但现在我可不在乎。
"李盈柔!!!!"我双眼成突出状,死盯着教室门口的身影,简直不敢相信太阳真地从西边升起了!还升到我面前!
"有,有事吗?"我摸摸乱乱的头发,以自以为最帅的姿势走到她面前,酷酷的靠着门框。
"这是你的钱包吧?"美人对我笑了!就冲她给我送还钱包,就算她说钱包是她的我都愿意!虽然里面是我一个月的零花钱。
"是的,谢谢!"看来第一步作战成功了:p
下面是第二步。
"那个,中午请你吃饭吧,算是谢谢你给我送回钱包。"
美人就默默地看着我,让我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好啊。"美人微笑。
我像炸向天际的礼花,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美人走后,教室砰的爆炸了,无数书本、臭气熏天的球鞋、方便面盒子、没吃完的包子、钢笔、镜子......一切可以扔的东东全向我脑门砸来。躲过一把直冲我高挺鼻梁的椅子,我仍没法子清醒过来。
后果可想而知,我被语文老师--我那丧尽天良的二哥,罚背了十篇宋词,五篇古文。又被我二嫂(受我二哥怂恿,多半又说我这小子今天反常,很好玩之类)罚做了一套英文试卷,开玩笑,托福的咧!
好不容易熬到午休,我狂奔餐厅。沿路有男生的臭鸡蛋、石子之类伺候,也有女生的恭贺之声。也懒得想为什么校园里的消息传得特别快。满脑子都是美人的笑颜。
"嗨!"冲到美人落座的桌前,来不及顺气,差点呛死。
"嗨!"美人微笑,"坐。"
我乖乖落座。
"呃......你,你要吃点什么?"还好,脑子还能用。
"我听你的。"
!!!!!!!!!!!!!!!!!!!!!!
兴奋、兴奋。
"咳!"镇定,"那就点两份套餐好了。"
"怎么了?你满脸通红的。"美人在关心我咧。
"没事。我太高兴了,能跟你一起吃饭,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有这么幸运。"对美人,首先要真诚地向她表明仰慕之情。
"那我还想邀你以后一起上下学呢。"美人的话我一时没听懂。
"什么?你是说,以后一起上下学?真的吗?"我的双耳一定在冒浓烟!
"是呀。你不愿意?"美人眼波流转之间,让我内心一颤,却有种怪怪的异感。
"不,我太荣幸了。我怕是会成为全校男生的公敌,不,现在已经是了。"我忽略那感觉,但激动之情已近消逝,浮现的是不安......
吃完午餐,应美人只邀闲逛着校园。
"今早那个人,是谁?"不知为什么,突然问起那匹灰狼。
"噢,那是我的未婚夫。"美人状似不经意。
我一震。
"你在介意吗?我并不爱他,那是我父母定下的亲。我只想自己选择。"李盈似无骨的柔夷轻轻揽上我的手臂。
我立刻僵住。
美人轻轻一笑:"都没有女生揽过你的手吗?"
"是呀,你是第一个呢。"糟,胃在隐隐作疼。
"是吗?那就让我也作最后一个吧。"
轻喃,从李盈柔的朱唇溢出,咒语一般,充斥我耳畔,占领我整个脑海,直到我双耳胀痛,仍不停的轻喃。头脑瞬间只剩下空白......
那就让我也作最后一个吧......

第二章

什么在我唇上?弄得我痒痒的。
讨厌啦!抬手想将它挥去。听到细微的声音,那东东竟又凑上来。
呃......还湿湿的,硬是撬开我的唇,妄想探得更深......
想给上它一拳,让它知道我少男的初吻是要给心上人的,是很珍贵的,强抢者格杀勿论,却发现双手早被制住。
嗯......
眉头紧皱,咬紧牙关,一股怨气在胸口哽得我难受!
"......浑蛋!!!!!!!!!!!!!"我一拳挥去,却只打中了空气。身体弹坐了起来。
心跳一直不能平复,我喘着气,吞了一口唾沫。发觉喉头干得难受。
"这是......医务室?!"我环顾四周,发现我竟身在最讨厌的地方。
怎么凉凉的?低头一看......
"啊!!!!!!!!!!!!!!!!!!!!!!"一声惨叫。我直接摔下床--我的衬衫竟然大开!露出了我最自卑的部位--排骨似的胸口!虽然不是女生,不要那么丰满的胸,但十七八岁的男生,哪个不是有着有力的胸肌和坚强的臂膀?那才有男人味嘛!......我瘦得跟鸡肋似的胸口,却是一生最大的痛。
呜......谁这么残忍?戳我痛处?
"哟!醒啦!睡美男。"进来一个白大褂。朝我直抛媚眼!
"少来。"我嘀咕着,坐在地上把衬衫扣好,刻意忽略手腕处的轻淤,"我怎么会在这儿?"记得我正在跟李盈柔逛校园呢,怎么眨眼就到医务室了?
"回答你的问题给我什么代价呢?一个吻怎么样?"
"少在那儿装变态!谁不知道你是我三哥?"我怒吼!几乎是听到了"吻"就来气。
"......呜......小弟欺负我......"三哥一脸委屈,直盯着我的大眼水花儿乱漩,纤细的手指捂着完美的脸颊,刻意留长的发丝掩着肩头......几乎就是一个大美人了,除了......他一八五的身高--唯一的败笔。
我的胃又开始发作了:"给我胃药。"
"你就是身体一直不好,才不长个,又没几两肉来的。真不知老妈为你做的营养爱心便当被你拉到哪儿去了!"三哥把我扶坐在床上,给我端水吃药,"你啊,刚刚就是晕厥被送到这来的......那个大美人不是你们校花吗?怎么,小子你终于开窍了?"
"八卦!"我暗骂。
"乖,说给哥哥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听听,是人话吗?!
"才不呢!"我借喝水,假装没听到......
"刚刚,有人来过吗?"我突然想到。
"有啊,你们班委,给你送下午的笔记来的。"
我见床头一大摞笔记。高三了,一堂课动不动就一本笔记是常事。
"还,还有吗?"我有些执著的想弄清梦里的感觉。
"小子,"三哥似乎发现了我的异样,"怎么,做春梦了?"
"你!你胡说什么!"我被戳破心事似的大吼起来,双颊火热......希望三哥看不出来。
"不是就不是,吼那么大声干吗?"他委屈地掏掏耳朵。
"我,我只是,想知道......知道......李盈柔有没有来看过我!"瞎掰我也在行。
"噢......不是来了?"三哥的声音暧昧到家,真是听着不爽。
......来了?我惊觉回头,果真见李盈柔羞涩的站在门口。
"盈柔?"我惊讶极了。下意识的往她身后望去。没有......
"我是来邀你一起回去的。你好些了吗?"她有些迟疑的走进来。
"噢,我好多了,谢谢你。"我紧盯着李盈柔担忧的面孔,告诉自己,她是真的很漂亮。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什么。
"那,一起回去?"她微笑着问。
"好的。三......杨医生,谢谢你了。我就先走了。"我穿好鞋。
‘我要晚点回。\'我打手势告诉他,‘回家给我打掩护。\'
"行,你要多休息,记得注意营养。"
‘OK。\'他朝我眨眼,‘我要吃披萨。\'
"谢谢你。再见。"
‘浑蛋!!!\'
"呵呵,不要有太过剧烈的运动啊!"他满是暧昧的在我们背后大声"叮嘱"。
"带你最讨厌的蔬菜沙拉撑死你!"气死!
李盈柔只是红着脸微笑。

&               &                 
走到学校后门,我才发现有异样:"盈柔,怎么走后门?不是有人要接你吗?"应该是那匹灰狼。
"我今天想跟你一起走。"没人的地方,她又像变了一个人,挽着我的手臂走出校门。
"棋,今天中午的事,你答应吗?"
"啊?......"什么事啊,快想啊!"噢,就是那个嘛......我答应。"什么事啊,想不起来了。反正先哄她高兴再说。
"真的?我好高兴啊!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咯!"
什么?等等,我是答应了这件事吗?可是......我应该要很高兴吧。是呀,李盈柔可是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呢!
"棋,你不高兴吗?"她轻皱眉头。
"嘿!怎么会呢,我高兴得都不会说话了。"我深情款款地望着她的眼睛。
我告诉自己现在可以拉她的手了,于是,我抚上她搭在我臂弯的手。
"呵呵。"她巧笑兮的顺势将头靠在我肩上,"棋,你好瘦哦。"
"咳!是啊,你以后有的忙了。"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觉得,现在应该这么说。
"你,好讨厌啊。"李盈柔嘴上这么说,却靠得我更紧了。
我的心彻底瑟缩了......
我到底怎么了!!!!!!
然后,在今晚,在一间温馨的咖啡厅,我吻了我一直梦想的人。
柔软的唇,轻触着我的,轻抿的双唇给我震撼的感觉。却在她轻启朱唇的瞬间,猛地推开了她!惊异之余,她也仅轻笑,说现在居然还有这么纯的男生。我轻声道歉,她微笑着只是要我送她回家。
将她送到家,天早就黑透了。
不会再有比黑夜更黑的颜色了吧?
蹲在今早遇见李盈柔的树下,我刻意躲在背着路灯的一面。我早就乱了,乱七八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推开盈柔,不知道内心到底在慌什么!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在树下,在期待什么!
比起盈柔的双唇,在医务室的梦竟能给我更多感觉!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我转头,望向盈柔家门口的宝马。它从我送盈柔回家就一直停在那儿了,也不知停了多久。灰狼一定急坏了吧......我想象着那副扑克脸出现狼狈的样子,一定很好玩,呵呵,活该......
"......"
"为什么叹气?"
"啊!"我惊跳起来,居然看见灰狼就站在我背后,靠着树,也不知站了多久。
"刚刚不是还一幅诡计得逞的表情吗?怎么现在吓成这样?"他微眯着双眼审视着我,右手就要触上我的脸。
我反射的拍掉他的手,转身就逃。
我知道我一七五实在不高,可腿也不至于短成这样啊!还没跑两步路就被一双手臂整个的箍住。"放开我!混蛋,你想做什么!" 我发现我离宝马越来越近了!拼命挣扎,却几乎是被抱了起来。
"安静点,你也不想被盈柔看到你狼狈的样子是吧。"
他温热的气息就在我耳边,唇有意无意的还碰到我的耳廓。我的脸砰的红了。
也不知是因为他的威胁有了效果,还是什么,反正我是上了他的宝马。
&              &              &
灰狼--李盈柔的未婚夫专注地开着车。
车子很平稳,我才想起,我是会晕车的--越高级的越晕。所以我都只是走路上下学,顶多骑自行车。
那是不是说明,其实我晕车是因为司机不好?那改天雇灰狼给我们家开车好了......不过人家怎么看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孩诶!我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我惊醒,"你什么时候停车了啊?"我怎么都不知道!这时哪里哦?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啪"
"!"我吓一跳。开灯而已,开灯而已......
"你很容易受惊?"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香烟,优雅的点上。
成熟的男人......我嘀咕。
"离开李盈柔。"
"什么?"我没反应过来。
他瞟了我一眼,烟雾缭绕中,他的表情看不真切。
"她不适合你......"
"我们的事不用你管吧,虽然你是他未婚夫......"
在他的注视下我的喉头突然有些发紧。
"看我干嘛,我又没说错!"
"......"他突然撇过头望着窗外。
我的心脏在一瞬间像要爆裂一样。他刚刚的眼神,好似要将我生吞活剥。
突来的寂静劈头盖脸的笼罩着我。我尴尬的转动头颅,看完了车里的摆设,最终将实现定格在了他身上。他仍一动不动的盯着窗外,好像那里有什么美景深深地吸引住了他。不过在我看来,只是一片黑而已。
不过,他的背影挺好看的,西装在他身上也十分的合体。头发虽短,却很听话的附贴着。还有他的肩,很宽,夹着烟的手指很修长。当然了,他的眉很浓,眼窝很深,像混血儿。鼻梁很高,紧抿嘴唇很有个性......
"!"他,什么时候转过头的!!!
"你似乎还没弄清楚一些事......"他的声音变得很轻,但在异常安静的车厢内,他的声音像是有一种魔力。
"什......什么。"我背抵着车窗,瞪大双眼。
"没人告诉过你吗......"他像是询问,却又似自言自语。
"......"不知他为何又突然显得失去了兴趣。
"你家在哪儿?"他不轻不重的瞥了我一眼,语气平淡。
"啊?"他的话我怎么一句都连不上?"噢,在......"
这是怎样的一天啊?
我简直精疲力竭......

第三章

第二天,我早早的在街口等着李盈柔。
"棋!"有人把手轻柔的搭在我肩上。
"盈柔!"她居然绕到我身后。
看她歪着头对我微笑,我一瞬间感到了幸福。
"那个,你未婚夫不送你了吗?"我向她身后望过去。
"我跟他说了,他以后都不会来打扰我们了。"她红扑扑的脸显得异常兴奋。
"这样啊......那以后就只有让你屈驾坐我的‘奔驰\'咯!"我压下心里莫名的失望,跟她开着玩笑。
她跳上后座,毫不羞涩的搂住我的腰:"开车吧,我的柴可夫!"
于是,我踩着我的山地车与美人上学去也。
&         &         
"班长,谢谢你的笔记啊。"我把一大摞笔迹堆在班长面前桌上。
"不,不客气。"班长对我点点头,却避开我的视线。
"班长,你没事吧?"我伸手想探他的额头,却被他一巴掌拍掉,我有多不干净似的,令我尴尬不已。
"我,我只是有点头痛,没事的。"说完头也不抬的收拾他的东西。
我摸摸鼻子,走回座位。
都怎么了,世界好像在昨天早上突然变了样。前天跟班长还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来着,今天就碰都碰不得了。连我自己都变得怪怪的,昨天一整晚都能感觉到残留腰间那有力的臂力......
唉!我都无力把那感觉赶出脑海了。算了,顺其自然吧!
"嘿!小子,今早跟李盈柔一起来的吧?"狐朋之一尽显三八之态。
"动作够快啊!"狗友之一插上一脚。
"嘿嘿,托各位的福啦!"我嬉皮笑脸气死人不偿命。也不管班里其他男生的抽气声,还有指关节被按响的啪啪声。
"什么时候给咱哥们儿介绍介绍?"狗友之二仗着铁拳对我进行威胁。
"免谈。"又不是吓大的。
"不过我听说,李盈柔跟学生会主席有暧昧呢。"狐朋之二轻轻耳语。
我噤声不语。
"不会吧!!!"狗友之二不仅拳头硬,嗓门儿更大。我不表惊奇,自有他来代劳。
"嘘!小声点!我还想多活几年呢!"狐朋之二一拳勾上狗友之二的脑勺。
"嘿嘿。"
傻冒,怎么被揍还傻笑?我看着狗友之二,莫名其妙。
"你那什么眼神?"狗友二总算还是正常,看得出我正拿观察神经病的眼神看他。

"唉!就你看不出来了。"狐朋之一满是怜悯的拍拍我的肩。
"什么?!"我有种被耍的感觉。
懒得管他们咧!任他们四个胡侃去,我收拾自己的桌子准备上课。昨天晚回,瞒过了妈妈可瞒不过大哥二哥,不知道今天二哥又要怎么整我。忍不住怜悯起自己......
"这是什么?"我拿起一封信,怎么放我书桌里啊?没邮票没地址的,不过收信人倒是写着我的名。
"给我看。"狐朋之一身手不凡,一把抢过那粉蓝色还带着香味的信笺。
"咦?这不是那个姓情名书的东东吗?"四个人突然发了疯似的兴奋莫名。
"念!念!"瞎起哄。白痴!全班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儿来叻!
"杨棋同学,我鼓足了勇气,才拿起笔给你写这封信......"混蛋,语气极尽暧昧之能。
"......你就像是素裹的大地上被天使遗留的红枫叶,那么的引人注目而不失亲和,给人温暖和勇气......"
【虚幻之棋—曜五】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