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蓝指—冰川/火桑离

时间: 2016-07-06 05:08:16 分类: 今日好文

【蓝指—冰川/火桑离】
蓝指

这篇是把丁冰的漫画写成文字,所以不知道算不算抄袭,如果算抄袭的话,麻烦大人就把它删了吧,谢谢了。

19世纪 威尼斯

"菲利!"身着长裙、金发披肩的少女在庭院里寻找少年的身影。
庭院的一角在灌木的掩映下依稀可见一个瘦小的身影,静静的盘膝坐在那儿。
"喂,菲利!"看见角落里的少年,金发的少女跑过去。
"卡多林小姐?"
卡多林一把拉住他,将他拉向庭院入口的地方。
"是马修--我最亲爱的马修.特纳舅舅,他从意大利来到这儿了!"

台阶前的青年沐浴在阳光中带着柔和的光晕。听到一阵声响,他抬起头,看见台阶上站着一个人偶般美丽的少女。金色的阳光将她镀上一层金黄,原本就是淡色的金发更是闪烁耀眼。
"玛格丽塔,你真是威尼斯的惊喜......"轻吻着她的手背,马修赞叹着,"感谢造物主抚育出朝霞般美丽的泥。"
站在台阶之上,菲利冷眼看着底下的一切。

"红心4!"卡多林断定菲利手中的纸牌是红心4,他们在宽广的庭院里玩猜纸牌的游戏。
"?"
看着菲利困惑的表情,她自信的回答,"凭我多年的经验猜的。"
"......"
无言的静了一会儿,他缓缓地举起手中的纸牌,是方块7。
"骗人......!"知道自己猜错了,卡多林一把将纸牌打乱,"不玩了!你有魔法!"
"是吧?妈妈,侏儒都会魔法。"她靠坐在轮廓和她相似,但是年龄比她大的女性的脚边。
"对呀,但菲利还很聪明呢。"她的头发不像女儿一样散开,而是盘绕在头上缠着珠玉链子。
"......马修?"抬头看像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弟弟,阳光在她的侧脸落下一到优雅的剪影。
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他微微笑着,"突然间,觉得小侄女和以前的姐姐好像。"
"啪!"菲利关上牌盒,无言的看着。
"哎呀,你这样说不怕女孩子会生气呀?"
"才不会!妈妈一直很美丽呀!"卡多林看着经过时间的流逝依然魅力依旧的母亲微笑。

金色的阳光倾泻在威尼斯,水面上波光闪耀。
"小姐似乎很高兴呢?"侍女拉开窗帘,让阳光渗透进来。
"这个嘛......我志愿让可爱的菲利知道哦!"
............
"只告诉他哦!"
----
"除了费力,我谁都不说!"
放下手中的书,揉揉太阳穴附近暴起的青筋,"卡多林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明天我和马修约好一起出去。"她一脸得逞的笑道。
"......很好呀!"
什么啊,顶多是陪着买衣服、头饰什么的,他早就腻了......还天真自满的兴奋成那样,像个傻子。
"菲利,喂,菲利。想什么呢?我还有话要问。"
"哦。"
"在你看来,马修他怎么样?"
看着卡多林家小姐渴切的目光。菲利站起身背向窗户,双手撑在窗台上。"很有贵族气质的贵族。"
"对呀对呀!他不仅气质高贵,谈吐优雅,又帅气又温柔,我最喜欢了!"她像个孩子一样大笑着,明媚逼人。
菲利似笑非笑。"原来小姐你喜欢他?"
"当然了!"
"为什么?高贵、优雅、英俊、温柔。除了这些还有什么?"背光的角度看不清他的表情,只余落大片大片的阴影。
卡多林闻言思索。"大概是小时候的一见钟情吧?"
"但就算是小时候,还是会有喜欢的原因吧?"
对于他的追问,卡多林只是不耐烦地从地上站起来。"你很烦耶,菲利!就像你说的优雅、高贵什么的,就是理由呀!"
"那只是一大堆的形容词而已。"毫不留情的泼出一盆冷水。
"不要和你说了啦,笨蛋!"卡多林小姐起的转身就走,一两步之后又停下来。"喂,今天你的话好多哦。"
将手放在左胸前,唯一欠身。"为小姐您效劳,不是我的本分吗?"
"才不要!"她慢慢的回过头,腰杆挺直的好像一个高傲的女王。"......想为我效劳......那就是用魔法吧,帮我得到马修·特纳。"
"很遗憾,我根本不会什么魔法。"
--!
"敷衍我?"她才不相信。
"真的。"他木然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真笨耶,魔法不是侏儒唯一的能力吗?没用的你明天一个人呆在家里吧。"她打开门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随着关门声的响起,菲利摘下从不离身的手套,他的双手缠绕着蓝色的波纹。
"魔法",那是何等久远的词了,他不会再为任何人重现。
这双手上层层缠绕的蓝色烙印,记录着已被深锁的罪行。
抱着这畸形的"侏儒"的身躯,逃到这迷醉之都。
仍然逃离不了你那
永恒的魔法。
你并不生存着,却在那深渊欢腾。
现在的我,或在昼夜的交替中,却痛苦着。

在浮华的威尼斯,男人与女人总能愉快相爱。
我一直这样认为。
那你呢,马修?
你的眼睛,你的心感觉到了吗?

"向上岸去走走嘛,马修?"卡多林头问一起坐在贡多拉里的马修。
"好啊。"他戴上帽子回答。
岸上的人熙熙攘攘,男人和女人亲密交谈,在周围建筑物的映衬下,构筑出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舒服多了。船舱里太闷了!"卡多林与马修也走在这样的街道上。
"你让船会去了?"马修低头问着自己的小侄女。
"是啊,我经常这样。"而且今天菲利也不在,呵呵。
"卡多林小姐吗?"就在他们聊着的时候,后边传来一声招呼,"能够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太幸运了。这是我的长子约克和次子弗吉尔,以及小女克莱拉。"
出声的是位略显福态的老妇人,她向他们介绍着身后的三个人。
卡多林微笑着示意,将手往旁边一比。"多恩夫人,这位是我的舅舅,特纳伯爵。"
"难道你就是那位老特纳伯爵的义子?"
"是的,很荣幸热认识您这样的长者,尊贵的多恩夫人。"特纳优雅的摘下帽子,亲吻多恩夫人的手背。
"太好了,伯爵阁下,这是小女......"
"很荣幸,多恩小姐......"
"很抱歉,我们还有急事。"卡多林的话与马修的同时响起,两人对望了一眼,由马修箱多恩夫人告别。
"那我们告辞了。"
离开多恩夫人一行人之后,他们在威尼斯的桥上漫步,卡多林把话题转到刚才的事上,"因为父亲最近将就任下一届的总督,这种人就变得特别多。"
"是吗?"
"那些无聊头顶的人似乎满自信的耶。"顿了一下,她停下脚步。"马修。"

"嗯。"
伸手挽住他的手臂,卡多林昂起头迎上他的眼。"要是你真的关心我的话,为何不向我求婚?"
马修并没有开口回答她的话,只是静静的看向卡多林,深邃的目光似乎穿透她看向一个无法企及的地方。

"马格丽塔,过来一下。"
卡多林和特纳刚回到府邸的时候就有人找她。
"马修,你先回房间去吧。"说话的是个高大稳重的中年人,看样子是专门当他们回来的。
"爸爸!"卡多林吃惊得看到平日里繁忙的父亲。
"......考虑得怎么样,马格丽塔?"
"我-不-要!"一字一顿的回绝。
卡多林先生笑着看向自己的女儿,"你还未想过吧,这么直接。"
"不用了。"她根本就不需要考虑。
他垂下眼,遮住漫溢的笑意。"那我又得将这些人求婚替你回绝了。"
"还是爸爸最可爱,谢谢你!"
"你对那些可怜虫有什么不满意呢?"
"是不认识!我不要和陌生人过一生。"
"那你要怎样?"
"开一个盛大的舞会,邀请很多威尼斯的贵族。马修来了之后一直闷在家里呢,我想做些让他快乐的事情。"
好想......好想......看你快乐的样子。

珠宝、礼服。男人和女人,觥筹交错。光与影的剪辑下,一场盛宴。
"被小姐放在角落里,觉得很无聊吧,菲利?"宴会主人站在一旁的角落里和家里的"侏儒"一起看着大厅里起舞的人。
"很有趣啊,卡多琳达人。"用手支着下巴,菲利淡淡的答道。
"她也真是的,让我请来那么多人,却只和马修跳舞。"

"原来你是在招婿啊!"
"是啊......总觉得自己结婚还没几年,却又到了嫁女儿的年龄。"唉,人生......
卡多林大人掏出手帕擦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呀,巴蒂斯特你躲在这儿呀!"卡多林夫人打断了两人的谈话,"马修明天就要回意大利了,去陪陪他吧!"
"有玛格丽塔一直陪他跳舞啊!"
"......明天就走?"菲利对于这个消息感到意外。
卡多林夫人叹了一口气,"我也吃了一惊,突然说回去和未婚妻结婚什么的。"
"未婚妻?什么时候?"
"前几天我才知道的。什么事都要到了最后才说,他从小个性就那么郁闷。"
小姐她会怎样?
菲利来到卡多林小姐所在的房间,果然看到她甾掩面哭泣。
"菲利......他的是你也知道了吧?"
不动声色的站着,他的脸上缺乏表情。"是啊,没想到伯爵他突然宣布此事......"
"我想你已经知道很久了吧,有魔法、会预知的你才不会帮我!"她对着窗外威尼斯的自由空气瞪视。"怪你,全怪你......笨蛋!笑我不自量力,像傻子一样......"
"不是的,卡多林小姐!"突如其来的第三个声音插了进来,"为什么你不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你不用自责的!"
这番话使得她回头看了一眼,"你是......多恩家的弗吉尔?舞会不是早已结束了吗?"
"我对母亲说去朋友家,从后门有着了回来。"金发的年轻人开口解释道。
"你想让我高兴吗......我不会感激你的,卡多林家的地位也不会报答你,所以省省吧。"把头转回去,她对身后的弗吉尔并无任何好感。
弗吉尔脸色一沉,右手撑在卡多林的上方墙上,"你认为永远用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能让男人着迷吗,高贵的小姐?还是你认为你某些可爱的地方真的让纸牌一样的特纳先生爱上呢?"
"你认为自己很聪明啊?"挥开他的手,卡多林恼羞成怒的反驳。"我和马修的事只有我自己最清楚!他喜欢我就如我喜欢他......我知道......我肯定的!"
"她喜欢你是真的。"一直站在旁边沉默的菲利开口说道,"因为你是他最爱的女人的女儿。和一个并无血缘关系的完美女性从小生活到成人,这是他最大的牵绊。"
闻言,含在眼中的泪水终于跌落而出。
原来,那双眼睛一直望着的,是印在我身上的某个过去。

夜晚的威尼斯沉静安闲。水面平稳的流动着。菲利托着腮坐在船沿,默默地看着夜晚的金阁。
"肥力,偶尔想想,你年纪比我大吧?"卡多林小姐披上外套,坐在船中,同船的还有弗吉尔。
"是啊,怎么......"
"那么我想问你,在你来到威尼斯的四年里,不断改变的我们在你不变的眼里变成了什么呢?"
"......一成不变。"
"不会吧?或许是你从未思考过,想象这几年所经历的事。你暗淡的眼睛,永远看不见美丽的威尼斯。"
"因为在这之前,我曾被最美丽的东西灼伤了双眼,也就不会觉得遗憾了。"费里转过头来,暗色的眼睛里弥漫灰蒙蒙的烟雾,深邃而缥缈。"就算是不能看见现在,哪怕是不能看见未来,也早已无所谓了。脑海中反反复复之有那一种闪亮的影像。"
"那是什么呢?蒙住了你的心、你的眼睛的过去?"
"是一滴由魔法凝结而成,美丽妖精的眼泪。"
"眼泪?你以前做过什么是啊,在叫做菲利之前......"说到这里,她顿住了。因为她看见了令人惊讶的一幕,菲利的视线穿过她落在遥远的地方,在月色辉印下缓缓地笑了。那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的笑,神秘、细致、伤感、自嘲,仿佛月夜幻化的妖精。
"卡多林小姐,你们看,前面好现象有什么东西过来了。"一直在撑船的弗吉尔提醒在聊天的两个人。
水面开始起伏,渐渐的汹涌起来,上面顿时有了千万个破碎的月亮。天上的银色物体看上去特别的巨大,四周没有星光,底下有一艘巨船破浪而来,显示着平静的解除。
"已经能看见威尼斯了......"

"小姐,特纳伯爵刚才已经动身回意大利了。"菲利毫不忌讳的来到卡多林小姐的卧室。
听到这个消息的她慢慢的自床上坐起,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是吗?看来我睡过头了呢!"
冷漠的看着她无所谓的笑脸,淡淡的下定语,"女人有时候真是强硬得可怕。"
"佩服我的话,就笑一下吧!就像昨晚在海面上的一样,就一下。"
当作没听到她的话,他目无表情的说,"小姐,我还有事禀告。"
"真小旗!说吧,马修的事除外。"
"今天下午,弗吉尔.多恩少也会带巴德赛.布尔韦尔先生登门拜访。"
"巴德赛.布尔味儿......就是昨晚船上的人吗?"昨晚在为马修的婚事伤心后,在海上散心时,遇见的一艘气势恐怖的大船的主人......
昨天晚上,那艘大船靠岸后水手们忙着御货,甲板上走下一位个子高挑的黑发青年,夜色般的长发随风飘动。
"巴德赛!"弗吉尔远远的喊道。
黑发男子闻声回过头来,"果然是你,远远看见旗帜我就猜到了!"
菲利伸出头看向那个人影,"谁呀?"
"以前在佛罗伦萨时的朋友,很有趣的人哦,待会儿介绍。"他将船靠向岸边。
"真是巧遇呢,弗吉尔。"
"这次旅程又有不少趣闻吗?要不要到小船上去坐坐?"对着好友他热情的邀请到。
"好啊,想听吗?"原本已经答应的的话在看到船舱里的另两个人时改了口,"还是改天吧,你的同伴似乎今天不想被打扰呢。"
"她呀......"弗吉尔回头看向卡多林。
右手搭在他的肩上,巴德赛靠近弗吉尔的耳边低声地说,"哦?你也这副表情。"呼出的热气徘徊在他的耳边,"你去陪她吧,明天再说。"
"这样也好。"他们互相拥抱了一下,算是道别,"那么,明天见了。"
相互拥抱的瞬间,巴德赛的眼正好对上卡多林回转过来的视线,慢慢的,他笑了。迷人的眼眸紧紧锁住她,宛如一潭深琼。

有时他在想,命运是否可以缩成一瞬。
好像是过去"他"的气息,穿透了我的身体。
不安、恐惧,熟悉的存在。

"喂,你怎么又停住了?"在总督府的庭院向里走的巴德赛回头催促落后的好友,"不是你带我来卡多林家的吗?"
"但我很担心卡多林小姐会不高兴。"弗吉尔还在犹豫中。
"有意思。"巴德赛淡淡的笑道。
"真的,巴德赛!"看见对方不在意的样子,弗吉尔解释,"一想到也许她一觉醒来觉得我可无透顶了,就不禁退缩起来了......"
看着逆光下黑发男子的带着些许嘲讽意味的笑容,他的声音不自觉地低了下来。
"那我一个人进去好了。说定了,在这里等我出来。"
也不等人回答,他就径自走了进去,留下惊讶中的弗吉尔。
"你怎么不进屋去呀,多恩少爷?"身后有一个声音响起。

"菲利!"

卡多林提着黑色长裙打开大厅的门,准备离开房子。大厅里正好站着她的父亲和另一个男人。
见到女儿出来的卡多林大人为两人介绍。"玛格丽塔,认识一下,这位是布尔韦尔船长。"
"冒昧问一下,我似乎见过小姐。"那个男人开口问道,"小姐有印象吗?"
"嗯,好像是......在码头附近。"糟糕......昨晚的事让父亲知道可不好。
"但仔细一想又不像,那个人好像有点这样。"巴德赛用食指向下拉着眼皮,模仿口中所说的那个人。
"噗--"那个样子让卡多林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么初次见面,卡多林小姐。"
"荣幸之至,有趣的船长先生。"

"你真的一直在等他出来啊?"
"没办法啊,答应了的。"
菲利和弗吉尔无聊的坐在庭院的台阶上聊天。
"他出来的时候也许会说‘原来你还在呀?\'不觉得很好笑吗?"
对于这句话,弗吉尔可没有心思发笑。"不好意思,我不了解你幽默。"
"算了,你和那位先生是好朋友吧?"菲利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又目视前方,将视点落在遥远的地方。"他是否在塞浦路斯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呢?"
"的确。怎么了?"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从他身上看见了我遥远故乡的影子。"没猜错......看见他就明白了。
四年前,在那里遇见了卡多林,最后一次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惠勒,要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吗?"在狼狈的我面前,他的话让我难以抗拒的诱惑。......不要走,那是谁的声音,最耿耿于心的......塞浦路斯。
"这里!巴德赛,这里!"
弗吉尔的话打断了菲利的沉思,宅邸方向走来高挑的身影,他漫不经心的抬起头,在看见菲利的霎那,他诡异的笑了。
"还在等待明天吗?那么关于以前呢?"
"巴德塞?"夹在两人中间的弗吉尔弄不清楚状况。
"没事了,我们走吧。"
盯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菲利的口中淡淡的吐出一句话。那是许久不曾提起的单词。
"......纷尼......"

阳光倾泻在塔尖上,折射在威尼斯散开的金发中--
现在是每个静悄悄的午后,侏儒的童话时间。
"......在我家乡塞浦路斯有个据说会魔法的水手,在海边遇见了一件做梦般的事。那个水手的名字叫做‘惠勒\'。"
一个夜晚,漫天的星星冷冷的望着沉默的大海,回了一个人走在寂静的海边,他突然听到很大的海浪声,于是走过去......
在闪着银光的浪花中,他看见了强烈的影像。
一个浑身雪白的海中妖精环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类男子,鲜红的血液自他的唇边缓缓滑下。

"你在塞浦路斯还遇见了什么呢,巴德塞大人?"
"当然是很多美女喽,但哪儿也比不上威尼斯......"巴德赛对黑发女人调笑道,对于长期在海上不沾陆地的人而言,女人是最好的调剂品。
"咦?玛格丽塔小姐,你从这儿去哪里呢?"看不惯她的花花公子的模样,伏击而故意对着窗口喊道。
......"拜托,从这里看出去只有塔楼的尖顶。"
另一个人也过来凑热闹。"喂,巴德赛,你当真和卡多林小姐订婚了?"
"哦?你什么时候给我定下的呀?"
"别说我,整个威尼斯都在说。"
"是啊,大家都在传闻你几乎每天都去她家,而且小姐还主动和你说话。"
眼见好友衣服无所谓的样子,弗吉尔好心的劝阻,"她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的心就像铁一样又冷又硬。"
"嗯,听说她拒绝了十几个求婚者。"
"九时,我哥也曾......"
巴德赛缓缓的自软塌上坐起来,支着扶手,"你有真正看过吗,弗吉尔?那位高傲小姐的内心,兴趣里面是恋爱的蜜汁哦。"
"难道这就是你来威尼斯的目的?"
"目的嘛......才不可能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呢。"

"--惠勒问那个看见自己的海妖,‘你为什么要杀了这个孩子?\'"
"......你不担心?"海妖用轻灵的嗓音反问着。
【蓝指—冰川/火桑离】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