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第七日(圣经颠覆)—紫烟

时间: 2016-07-06 04:44:26 分类: 今日好文

【第七日(圣经颠覆)—紫烟】

首先,这是一个有关圣经中约伯故事的颠覆版,敏感者慎入。具体故事参考圣经-旧约-智慧书-约伯记。关于约伯的身世,在圣经-旧约-律法书-创世纪.第46章第九节中有描述,不过我会给他一个新身份。
其次,我要声明,本故事中的撒旦是按照正统天使学设定的,既不是一个特定的人,而是一种称号,共有七个人,是亚巴顿(Abadon)、萨麦尔(Samael)、比列(Beliel)
别西卜(Beelzubub)、阿撒兹勒(Azazel)、莫斯提马(Mastema)还有最著名的路西弗(Lucifer)。具体到本篇中的撒旦是其中之一,原本也是一个上级的天使,气质绝佳,堕落后也是如此。他在地狱据说是担任外交使节的,名字后面会交待。本篇的时间段是上帝造人后,基督出世前,此时路西华还是天使长,此时已经有撒旦了,这是圣经肯定的。至于本篇中出现的这个撒旦有没有背叛?我设定为背叛了,即已经是撒旦了,事实上他好像是和路西华一起背叛的,所以看看就算了,不要当真,(有点像绕口令......)应为这篇文里路西华会以天使身份出现,所以我要提前说明一下。计划中我下一部会写路西华的背叛,当然,如果写的话。
最后,我要说,我正在上学,所以不能保证速度,最多一个星期发一次。至于质量,我刚开始写文,所以文笔不会很好,各位多多包涵!

另外,我以H开头是不得已的,因为这在本文中是个重大的转机,事实上这是这篇文唯一的一出,我不会写这种东西!我为了这一章突击看了好几篇H文,可除了害我面红耳赤外一点效果也没有----哭!
好了,可以开始正文了!

第一章
他攥住他的嘴唇,在他的口中吸取芳津,一双手也没有闲着,在他身上的每一处游弋,所到之处不引起身下人儿的喘息,触到他胸口的红点时,好玩似的停下来,用细长的手指弹拨,惹来阵阵惊呼。
"放松点,我会让你很快乐!"放开他的嘴唇,他安慰着身下手足无措的人,改用唇舌去探索那具身体,双手下移,握住了他的分身,轻轻揉搓。
"不,不要了!"身下的人开始反抗,试图拉开他的手。"放松,有我呢!都交给我!"他毫不妥协,手上的动作由慢到快,终于让那个分身挺立起来。重新吻住了嘴唇,把所有反抗堵在口中,只隐隐有模糊的声音随着唾液流出。突然,他放开了手,唇也离开,随着一道白液喷出,那人也惊呼出声,随即狠狠咬住了嘴唇。
"放心,不会有人听到的!"身上的那个人恶劣的笑着安慰他,而刚刚高超的余韵,仍让他颤动不已。然而,一个尖锐的物体马上让他的神经紧绷起来,那好像是一根手指,但是却伸到了那个地方!"不要啊!"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羞愧,他低低的哭泣起来。"放松,放松,不然会更痛哦。"那个人一边安慰,一边吻去他的泪水,手指也开始慢慢抽动。疼痛慢慢被一阵酥麻取代,他不由得开始低低呻吟。又一根手指却乘机探了进来,后来,又伸进了一根。那真的是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他全身无法抑制的颤动,身体也弓了起来。终于,折磨好像结束了,手指都退了出去,他刚要松口气,一个更加粗壮也更灼热的东西抵在了那里。
"求你了,不要!我会死的!不要!-----"见身下的人儿明显的慌了神,他轻轻一笑。"别怕,都交给我,不会有事的,我会让你快乐。我爱你。"催眠般的低语让那个人儿慢慢平静下来。他开始慢慢地进入那个身体,才进去一点,就被迫停下让他适应,如此这般,好久才完成。
慢慢开始抽动,同时揉搓那个分身,他试图让两个人都快乐。不一会,努力有了回报,分身渐渐抬头,他也在他的冲击下发出了细碎的呻吟。有了回报,更加鼓励了他。不断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直到最后一个挺身,把一股热流射进了那个身体,几乎同时,身下的人儿也喷出来了,随即晕了过去。
苦笑一声,检视了那个人的身体,使了一点小魔法使他的伤口痊愈,看着那一身他留下的红印,他怜惜的吻了吻,拥着那个晕去的男子,他满意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他醒来,正想拥抱昨夜一道缠绵的男子,却见到他早已穿好了衣服跪在了窗口。拿起衣服披上,他走下床,却意外的发现那阳光下的人泪流满面。
"怎么了,还很痛吗?让我看看!"应该不会啊,他昨天不是施过法了吗!
"我在向神忏悔!这一切都是错误-----我们怎么能作出那样的事!那是神禁止的行为啊!主啊,原谅我吧!我诚心的向您忏悔!"
"为什么要忏悔!你昨天不快乐吗?"他皱起眉头。
"这是神所禁止的行为啊!神哪!拯救您迷途的羔羊!"他低着头,在胸口画着十字。
"很好!约伯!你会为触怒我而付出代价!"神神神,一句话否定掉他们所有的感情,神真得那么重要吗!约伯!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心里!身为撒旦的骄傲让他火冒三丈,拂袖离去。
第二章
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那是个早晨,阳光从蔚蓝的天空洒向大地,地面上大片青青的草儿在风中摇摆,牛羊夹杂在期间,好像天空中的朵朵白云。它们悠闲的吃着草儿,时不时地叫一声表达自己的喜悦心情。
它们的主人是约伯,那个二十八岁的青年。他拥有着大片的草原,他的家产有七千羊,三 千骆驼,五百对牛,五百母驴,并有许多仆婢。他有美丽的妻子,为他生了七个儿子,三个女儿。人们都说,约伯是神所喜悦的人。约伯虔诚的信仰着上帝,每天都要祈祷。现在,他刚刚祈祷完,正要出门。约伯的父亲以萨迦一年前去世了,临死前要他去亚述,找一个叫拉夏的人,原来,好几年前以萨迦去圣地朝拜,回家的途中被外族人抢劫,多亏一个路过的人救了他,还给了钱让他回家。那个好心人没有留下姓名,以萨迦直到死前才打听清楚,要求儿子一定要亲自去表示感谢。
孝顺的约伯自然是答应了,在准备好了一切后上路了,经过十几天的长途跋涉,终于穿过了草原,来到了沙漠中的国家亚述。事情初期很顺利,约伯很快找到了拉夏,表达了父亲遥远的谢意,在依依不舍的与年迈的拉夏告别后,他踏上了回家的路。谁知,刚离开亚述,沙漠里就刮起了风暴,不得已,约伯在沙漠边缘一个叫腓列的小村子停留了下来。热情的村民们十分欢迎远方的来客,最后约伯住到了村长菲拉的家里,等待风暴的过去。
傍晚,又一个风尘仆仆的人来到了腓列。
"真见鬼!那个上帝在干什么啊!"撒旦一边诅咒着,一边拍去身上的沙尘。因为在宫殿里呆得太无聊了,才来人间走走,谁知道又会遇到沙漠风暴。以他的法力来说,要停止这场风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上帝惹下的烂摊子,凭什么要他来收拾!本着这个信念,撒旦仅仅是让风暴避开,就闯过了沙漠。沙漠时过了,但黑色的长袍上落满了沙尘,一点出来的兴致也没了。真要施法回去,却意外的看到一个村子。-------也罢,去那个村子休息一下吧。
村口长着几棵沙枣树,这是少数几种沙漠边缘可以生长的植物。树下,一个男人站在那里。一头金色的长发,白皙的皮肤,他有一对漂亮的蓝眼睛,还有小巧的鼻子和红艳的嘴唇,尽管全身裹在灰色的粗麻布衣服里,却显出几分圣洁来,乍一看竟有几分像他最讨厌的天使。撒旦哼了一声,打消了去村子里的主意,向沙漠走去。"还是回去吧!"他暗想。
"这位朋友,请等一等!"刚走了没几步,背后就传来了呼喊声,接着有人追了过来,拉住了他的衣角。撒旦不悦的转身,原来就是刚才他看到的那个男人。因给刚才的奔跑,他有些喘息,胸口一起一伏,脸上也多了几分红晕。
约伯原本是在村口察看沙漠的情况,傍晚时分,却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从沙漠边缘走来。他的身材比一般人都要高大,又如雕像般棱角分明的脸,狭长的眼睛,坚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无不显示出威仪,一头黑色的长发,衬着他的黑眼睛和不知什么质料的黑色长袍,凸显几分神秘。约伯看到他看了一下村口,皱了皱眉,竟然转身就往沙漠里走去。"天啊!"约伯惊讶得叫了一声,急急的跑去追他。好不容易追上了,约伯喘了口气,指着沙漠对那个近看更显俊美和邪气的男子说:"沙漠里正在刮风暴,过不去的,到村子里去等风暴过了再走吧!"
"哼!"撒旦十分不屑,"这小小的风暴还拦不住我!"
"朋友,请珍视自己的生命,我们要敬畏上帝的威仪!"约伯正色警告他。
又一个愚蠢的信仰者!撒旦的心情更加恶劣了。他瞪了约伯一眼,想要离开。
"太危险了,不可以!"约伯又是一声惊呼,拉住了他的手臂。上帝说,要爱别人,他不可以看着他去送死。撒旦一下子呆住了。除了同为撒旦的几个朋友,还没有谁敢碰他,他的部下都不敢,这个卑微的人类居然拉住他?回过身来,撒旦微微笑了。如果这个人知道他拉住的是上帝的背叛者撒旦,不知会有什么样好玩的表情呢!反正有空,陪他玩玩吧!"你叫什么名字?""呃?"这变化显然是有点快,约伯眨了眨眼睛,回答道:"我叫约伯。"
原来是那个著名的信徒呢!撒旦想到上帝那副虚伪的嘴脸,"我是比列。"另一个名字叫撒旦。他想着,暗自笑了。

第三章
于是比列在村子里住了下来。同样的,他也住到了村长的家里。
村人对比列的到来十分欢迎,但同时又感到好奇。黑色的头发就已经很少见了,而他的眼睛居然也是黑色的!加上俊美如神坻的外貌,还有不怒而威的气势,很多人开始对他的来历加以猜测。"他是哪国的王子吧?"村民们传说着。但是,村里的祭师不喜欢他。作为耶和华的信仰者之一,他总觉得那种极致的黑色,是不祥的色彩。私下里,他找到了带比列回来的约伯。
"约伯,告诉我,你是在哪里看到那个陌生人的?"祭师问他。
"在村口啊。他当时刚从沙漠里走出来。怎么了,祭师大人?"
"从沙漠里走出来?现在正在刮沙暴啊!他是怎么从沙漠里走出来的呢?"祭师喃喃自语,|"约伯啊,我总觉得他不是个好人呢。"
"为什么?"约伯不那么想。"我总觉得,他是个好人呢!神告诉我们,要相信别人。"
"也许是我想太多了。"祭师自嘲的笑笑,告别了约伯。
刚走出房间,比列就迎面走来。"你好啊,祭师大人。"他带着三分笑意,有意无意的拦住了祭师的去路。
"哦,比列先生,您好。"祭师点了点头,想要绕过他。
"祭师大人,您知道神为什么处罚亚当和夏娃吗?"
"因为他们不听神的教诲,偷吃了禁果。"
"准确的说,是偷吃了智慧树的果子。所以啊,连神都讨厌自作聪明的人呢!您说,对吗?"比列大笑着,走开了。
那是不祥的人!祭师脸色大变。
第二天一早,村人惊讶的发现,祭师不见了。消息迅速在村子里传开了,人们都放下手中的活,讨论起这件事。是再立一个祭师?还是去把那个祭师找回来?一个村子,是不可以没有祭师的。
约伯独自在房间里,闷闷不乐。虽然才来了这个村子没多久,和祭师也是第一次见面,可是,他很敬仰那位坚贞的老人。看到他,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去世的父亲,而祭师的突然离开,不解之余,还有几分的失落。
敲门声突然响起,"我是比列,我可以进来吗?"比列磁性的声音萦绕在房间里。
"哦,进来吧。我没有关门。"约伯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情绪。很快,一个高大的身影就来到了约伯的面前。
"怎么,心情不好吗?"比列看着约伯。看到他的眼中隐隐含着泪水,脸上也没有了第一天看到他时的生气,比列突然的心疼起来。他当然知道,约伯是为了祭师的离去而难过。本来他也无意赶走那个祭师,但是这个人太过多嘴,而且,也太多心。"你是不是很想祭师大人?"
"有一点。他对我很好,看起来有点像我的父亲。"约伯的眼眶有点红了。
"那么,我们去找他吧!我知道怎么样可以找到他。"也许会后悔,但是现在还是让约伯开心起来比较重要。比列使了一个小小的魔术,很快知道了祭师的去向。那个人正在往他们的圣地迦兰走。是想去寻求神谕吗?真是个愚蠢的人类。神并不是一切!不过,他都快忘了,他自己也是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确定了这一点。
背叛神,从一个最上级的炽天使堕落为撒旦,他付出了很多,得到的是不是更多,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背叛呢?现在想来,当时为了自由和真理,不顾一切的离开那个充斥着谎言的天界,但来到冥界后,真理又何曾走近过呢?不过什么地方,都有谎言,都有背叛,冥界比天界好的,大约也就是没有伪善吧。要什么,就凭实力去拿,比起那个用信仰、等级杀人于无形的地方,好多了吧。可笑的是,曾经身为炽天使,给了他巨大的力量和无上的优雅风华,即使是在冥界,也为魔物们仰慕。同为撒旦的伙伴们颇给他面子,愿意让他调停他们之间的矛盾,但同时,也把去天界和他们交涉的任务交给他,还说谁叫他是冥界仪态最好的,要让天界的人知道,冥界并非都是丑陋的妖怪,还是有美人的。他们是不是忘了,他曾经也是天界的人哪!用这种身份穿梭于两界之间,还真是有奇怪的感觉呢。
约伯听到可以找到祭师,兴奋的抬起头来,却发现比列陷入沉思,脸色阴晴不定,眉宇间不自觉地显出了几丝脆弱和伤感,阳光中,背后隐隐显出模糊的光影,好像是------翅膀??

第四章
"比列?"约伯不确定的轻声叫着那个陷入沉思的男人。比列猛地一震,清醒过来,背后的光影也马上消失了。"噢,对了,我想祭师他是去迦兰了吧!昨天遇到他的时候,他说想去寻求神谕,这么大年纪了,一辈子有过一次也好,听过神的声音。我们沿小路去找,一定可以赶在他前面拦住他。"
"小路?你认识吗?"
"我以前常来这一带的,不过没来过这个村子。我可使知道很多这里的人都不知道的路呢!"比列微微笑了。
"你到底是谁?"
"我是比列啊!"露出自己招牌式的神秘微笑,比列把问题轻轻推过。作为在冥界和天界川梭的的外交使节,他可不会这么快露馅哦。"想找祭师吗?我们准备一下,快动身吧!"
.........
"为什么来这里?"看着满目的黄沙,约伯疑惑的问身边的黑衣男子。"这是唯一的近路。祭师要去加迦兰,必须穿过沙漠。现在有风暴,他只能绕路走,我们从沙漠里穿过去,一定赶在他的前面。"甚至,他还带了骆驼来,准备了一天的食物和水。
"可是,现在正在刮风暴呀!"要不是因为这个,他也不会留在腓烈不能回家。尽管是在沙漠的边缘,远远的也可以看到漫天的黄沙飞舞。如果深入期间,只会落得个尸骨无存吧!
"你还想见他吗?想见他就跟我走。"比列的长袍的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最好快点决定!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改变主意。"
"那我们还等什么?快走吧!"约伯准备骑上骆驼。
"你就不怕吗?" 比列惊讶的看着约伯。原以为多少要费一番口舌,才能让他下决定,顺便自己也可以在考虑考虑带他去找祭师是否有必要。
"我相信你。"约伯停下来,露出一丝笑容"我相信你。你一定做得到。"
很久没有被人如此无条件的信任了呢!习惯了算计和背叛,突然听到这样的话,还真是一时反应不过来。多久没有这样信任过一个人了呢,从背叛神到现在?比列慢慢的勾起了嘴角,露出似有似无的笑容,伸手撩起面前的金发,看它们在自己白皙的手指间闪烁着光芒,低下头去,在发间印下一吻。"真是个单纯的孩子!"他叹息着,放开手,往沙漠中走去。
很奇怪的感觉!约伯呆呆的看着比列的动作,垂到脸颊边的丝缎般的黑色长擦过面庞时有几分酥麻,更多的是柔滑,他石化了一样站在原地,直到比列走出很远才急急的骑上骆驼追上去。
沙漠中的风很大,太阳也显得格外的毒辣,骆驼每走一步,都会在沙地上留下深深的足印,但是,往往一阵风过后,就什么印迹也看不到了-----但这次走在沙漠里,却和以往不一样。有一些风,但是大小正好,吹在脸上感觉柔柔的,太阳也不是很烈,照在身上只感到温暖,沙漠里的温度居然是正好可以让人觉得舒服的温度,有时还可以看到有绿色的植物。这真得是在沙漠里吗?看着遍地的黄沙,约伯越走越惊讶。他用力掐了一下自己,不是在做梦。好奇怪!
"渴了吗?这里有水哦!"走在前面的比列停了下来,约伯跟上,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闪着粼粼波光的湖泊,还有高大的绿色树木。是绿洲啊!难怪可以看到植物,原来是因为附近有水----约伯自我安慰,这一切并非一个奇怪的梦境。"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追上祭师大人?"约伯忍不住问比列。从走进沙漠,他几乎就没有说话。"快了,我们天黑时就可以走出这片沙漠,不过要看到祭师可能要明晚,他绕的路比较远。"
很多东西都不对劲。约伯想着,但是没有问出来。傍晚,他们果然走出了沙漠。

第五章
入夜,黑天鹅绒般的夜幕笼罩了大地,生起一堆火,比列拿出了毯子。"我来守夜,你睡一会吧,明天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到祭师大人了。"约伯顺从的点点头,躺了下去。可能是太累了,不一会儿,他便沉浸在梦乡里了。
比列看着夜空,数不清的星星闪耀着,他还记得当初在天堂里和同伴们一道创造星星的情景,上帝创造了白天和黑夜,太阳和月亮,而这无尽的星空,则是由他们几个大天使创造的,用来点缀这夜空。想起米凯尔一边抱怨着为什么要做这宗无用的东西,一边尽心尽力的使着神力的情景,比列扬起了嘴角。他好像又感受到了那股力量,来源于神的-----不对!真的有人来了!准确地说,是一个天使-----从那股力量的强大程度看来,还是米凯尔级的大天使!他张开结界,静静地等待。
很快,空气中传来了翅膀扇动的声音,不大,但在寂静中分外清楚。不一会,一个修长的身影姿态优雅的落到了比列面前。来的居然是路西华,神身边的首席大天使。他有一头金银双色的长发,穿着华丽的长袍,俊美不可方物的容貌被誉为天界第一,即使算上堕落的他们,他的美貌也是无人可及的。比列并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久违的美丽容颜,虽然他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而且也有很久没见了。比列想到的是比路西华的美貌更出名的-----他的能力。"天使长的天使长"可不是一个空头衔,神给予他的力量到底有多大,谁都不知道。
"别这样,我并不是来和你战斗的。"他好听的声音响起,蓝宝石般的眼眸好象蒙上了一层雾气,隐隐闪烁。
比列松了口气,问到:"你离开天界带这里来干什么?" "我是自己要来的。比列,冥界就那么好吗?你原本是最高阶的炽天使啊!为什么要背叛呢?你真的就不想回到我们中间?米凯尔他们很想你。"路西华敛着眉,凝视着比列。
比列垂眸浅笑。"是神派你来的,对不对?你骗人的本事还是和过去一样差。米凯尔是不会想念我的。他最讨厌不敬神的人。""被你看穿了呢。"路西华收起笑容。"神是想你回来。""我不会回去的,路西华。"比列也严肃起来。"我不会回去,你不用再来找我了,我会堕落,自然是有自己的理由。""我们曾经是你最好的朋友-----"路西华叹息一声,"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为什么要离开我,离开我们?""为了感谢你还记得我,我想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问‘为什么\'!你问越多为什么,就会离神越远。记得我的话,如果你还相信我。" 路西华看了一眼结界,"那是谁?""不用你管。" 比列的语调突然变冷。
路西华扇动翅膀,重新飞起。"如果能再看到你,我会很高兴。"飞的远了,他才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语:"比列,我这次没有说谎,是我自己来看你的,还有,他们都很想念你,特别是米凯尔,虽然他不说。"
刚回到天界,路西华就被召唤到神殿。
"你为什么去找他?比列已经背叛了,他不再是你们的朋友了,你应该知道的。"帘幕后,神的声音响起。"对不起,但是,我们真的很想念他。"路西华轻敛长睫,垂首侍立。"不要有下次了,我的孩子。我知道你想念他,你们很快会再见到他的。""什么?"路西华惊讶的抬起了头。"他会回来吗?回到我们中间?""不会。但是,他会回天界一趟,到时他会留几天。""为什么?"刚问完,路西华就想起比列的话,他问了,神不会生气吧?
【第七日(圣经颠覆)—紫烟】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