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意外的插曲—凌霄鱼读月

时间: 2016-07-06 03:45:27 分类: 今日好文

【意外的插曲—凌霄鱼读月】
意外的插曲之随风

今天的天气不错,冬日里的阳光暖暖的晒在人身上,一个人漫无目地的走在街上,跟身旁的路人擦肩而过,大家都好幸福的样子。
想起了你,你温柔的笑容,就像现在晒在身上的冬阳一样,那是我最先对你感觉到的温度。你像太阳一样,对每个人总是那麽好,无私的把你的光和热分给别人,每个人都深受你的能量吸引,连我都不例外。
一直觉得自己不是那麽特别的,我只要远远的看著你的一举一动,就能快乐的过一天,这是我个人的小小幸福,可是我发现了,在我偷偷的看你的时候,你也会不经意的和我视线相触,然後我只好赶快将视线转移,装做只是随意的看看环境,为什麽呢,我会看到你对我露出了那种比一般笑容多了一点深味的微笑呢,有一个可能却是我不敢去想的。
我知道了你对我其实是有点不一样的,是吗,当局者迷,可能我感受没那麽深吧,可是我能去问你吗,我不想是自己误会了,可是那视线是怎麽回事,那和绚的笑容和有时看似刻意的问候,又是怎麽回事,我问自己,可是自己还是怕受伤害的不敢跨出第一步,於是我还是装做一副对你不在意的样子,而我们也一往如昔的生活在属於自己的环境。
又过了一段日子,突然看到你和另一个人出双入对,经由别人的口中,我知道了那时你对我真的是不一样的,可是因为我的不在意,你觉得我对你就只是那样吧,所以,你回应了另一个人。
是吗,我只是淡淡的对那个说出真相的人说了这二个字,然後若无其事的忙著手上的事,可是我的心突然变得好空好空啊,终於忍到回家的时候了,在走向家门的那条路上,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心碎的感觉,而且那把让我心碎的刀子其实是我自己刺进去的,痛到最痛的时候,泪反而流不出来。
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著之前的一切,我已经喜欢你好久好久了,是我自己装做不在意的,是我自己放走了一个幸福的机会,是我因为害怕受伤害所以变得懦弱,是我都是我,可是那又有什麽用呢,会说早知道的时候都已经是太迟了,我让自己继续若无其事,其实心每次在看到你和另一个人时又会变得很难受,要把碎掉的心缝补起来,是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吧。
已经过了很久了,我的心终於不会因为想到你而隐隐刺痛,而且终於可以笑著去看待那段回忆,我可以出院了吧!
因为我现在多麽希望你和另一个人可以过的更好更幸福,谢谢你让我的人生曾经有一个连心脏权威也治不好的伤口,现在它已经结痂脱落了,只留下一点点的疤,是我要让它留下的,因为我不希望把这段回忆全部丢弃,我希望你过的开心,这样我也就开心了,人总是要往前看的,身後的风景虽然美丽,但总是要过去的,只迷恋在原来的风景里,是看不到另外一个更广大而且是属於自己的天空的。
好像说太多了,今天的阳光如此的温暖,我放弃原本要转身回家的打算,继续一边享受阳光,一边漫步在街上,想著也许有一天我会在某条街上遇到你们,然後我会绽开嘴角,微笑的与你们擦肩而过~

意外的插曲之欲擒故纵

第一次看到乔恒中的人都会对他留下深刻的印象,那修长挺拔的身高站在人群中已是鹤立鸡群,加上那浓眉朗目,一张脸说不出的英气逼人,还有一种自然散发出的优雅气质,当他出现在我所属部门的办公室时,果然引起了不少骚动。尤其是他身边还跟著老总在解说著公司的运作状况,集团的小儿子来我们这间子公司的视察气势果然不一样,瞧老总平时总是绷著一张扑克脸,垷在可不正活脱脱上演一出变脸的戏码吗,笑的可真是春风满面。
所有人虽然都还做著手头上的事,但是目光都跟著乔大公子了。乔恒中一边含笑听著老总的解说一边专心的翻著手上的报表资料,看不出这个乔氏集团出身的小开一点高高在上的派头也没有,而且还能忍受老总在旁边不时的说些自以为幽默但其实无聊透顶的笑话,很配合的不停的点头回应,光是这一点就让我非常激赏。
老总带著乔恒中在公司四处绕了一遍,最後突然宣布乔大公子竟然要在我们这间公司上班,至於待的时间则不确定。公司一些云英未嫁的女孩自然是脸上都发出了光芒,而一些人则是哀叹著没办法过轻松日子了,说的也是,乔恒中这样在我们公司出入,就像一个人体监视器,走到哪照到哪,量公司那最会混水摸鱼的曲宝樊也会被照得见光死的。
曲宝樊已经在我耳边哀嚎:"纶天啊,以後我们都没好日子过了,唉!"
我白了他一眼,"应该只有你吧,不要说我们好吗,曲宝樊,你妈的名字还取得真好,就只希望你"吃饱饭"就好了,难怪你混了那麽久都没被老总发现。"
曲宝樊乾笑了二声:"旷纶天,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就要这麽掀我的底,那个大眼线一来,除了公司单身女同事可以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之外,你说哪里还有什麽好处?"
我双手摊了摊,"反正不关我的事,至於你,你好自为之吧!"回头继续盯我的电脑,还有一个案子的企划案还没打完呢,没空理这件事了.
老总突然出声叫了我的名字,"纶天啊,你过来一下!"我起身走到老总身旁,"纶天,乔先生说想在你们企划部工作呢,我想就先由你带一下乔先生熟悉工作环境好了."这是老总第一次用这麽温柔的语调跟我说话,我抬头望了望乔恒中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旷纶天,请多指教!"
回握的力道比一般礼貌性的问候还要大了一点,我稍稍拧了拧眉,"我叫乔恒中,也请你多多指教,那我们明天见了."乔恒中盯著我的表情有点怪异,我摸了摸脸上,那副大眼镜还在,鼻子也没移位,那他的眼神怎麽那麽奇怪,还是我的态度太冷淡了让他不爽呢,也对啦,他们那种企业小开多是希望人家奉承巴结的.
走回位子上,曲宝樊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纶天啊,看来以後你的日子不好过罗,刚才还事不关己呢,现在报应马上来了吧."不想回嘴,继续闷著做事,想著明天就要带著乔恒中做事,心里就觉得很怪.
隔天一早乔恒中准时来公司报到,完全没有大少爷的个性,跟他讲解工作进度时也很快就进入状况,还令我有点佩服,我就是喜欢这种一点就通的人,相信依乔恒中的资质,应该对工作很快就上手了.
这几天中午吃饭时间都会有不具名的爱慕著偷偷送来爱心便当给乔大公子,这天我又看他对著好几个便当苦笑,越过他拎著钱包准备出去吃饭时.乔恒中喊住了我;"喂,纶天,我和你一起出去吃饭好吗?"
这乔大公子还真是无情无义,没见那几个便当都是人家的爱心吗,竟然还要跟我出去吃别的,"喂,乔少爷,神说浪费食物可是大罪恶,我看你这个样大概也累积了不少罪了,偶尔也应该多少减轻一下你的罪才对吧!"我露出促侠的表情,推了推脸上的眼镜,不理会乔恒中愣住的表情,"我要去吃饭了,待会见."

说完就走出了企划部的门.
吃饭回来时,己经听说今天晚上下班後大夥要帮乔恒中办一个迎新会,我对出席这种聚会实在是兴致缺缺,就算是乔大公子的也一样,还在想要用什麽理由推托时,老总己经过来拍著我的肩膀,"纶天啊,乔先生对你可是赞誉有加,公司有你这位人才实在是有幸,今天晚上的聚会乔先生指名你一定要参加喔!"我点头答应目视著老总离开,真衰,即然被老总点到名,也只能不得不去了.
晚上的迎新会如我所想的一样无聊透顶,都是一些逢迎拍马的话,我无趣的动著筷子吃著东西,一边看著手表,待了一个小时多也算够面子了吧,看著他们应该还要一段时间才会结束,我站了起来,"对不起喔,我人有点不舒服,想先走了,你们继续喝吧!"没想到乔恒中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纶天,我也想回家了,你送我回去吧!"这家伙刚才被大夥输流敬酒,想必是也醉了.老总见今天的主角要走人,马上也说要送乔恒中回家,但是在乔恒中的坚持之下,最後还是由我扶著那个比我高一颗头的家伙走出包厢,老总和一堆同事还在门口恋恋不舍的欢送.
乔恒中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整个人的重量全靠在我身上,我咬著牙扶著他走到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时,手一松身子一闪,乔恒中重心不稳就整个仆倒在地上,我冷笑:"乔大少爷,你戏也该演完了吧~"乔恒中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纶天,你还真不懂得怜香惜玉,怎麽说放手就放手."埋怨的说著还顺手把领带拉了开来,领口的扣子开了二颗,那样子散发出一股不羁的味道跟平时的优雅形象大相迳庭.
"乔大少爷,洋墨水喝多了,连成语都用错地方了,怜香惜玉是用在美女身上的,如果你是女人的话,我还可以考虑一下让你倚在我的怀里把醉酒的戏码演到完,只可惜你一八几的身高没有办法让我催眠自己你是个女人啊!"我好整以暇的说著.
"你怎麽知道的,我还以为我骗过所有的人了呢!"说完还对我露出了一个可以迷倒女人的笑容。
"在我看到你把我借你的手帕拿在手上之後.我借你那时,你用完後明明是放在桌上的,可是我扶你离开时,喝醉的你竟然还会去拿那条手帕,我心里就有底了."我笑了笑,眼前的人演技实在无懈可及,二颊泛红,混身酒气加上失焦的眼神和话言,怎麽看也像是喝醉了,只可惜败在一个小小的动作上.
"原来是这样."乔恒中的眼神瞬间变得清澄,看著我的眼光多了几分赞许的味道,果然变脸的功力也不亚於老总,"谁叫这个聚会如此无趣,我又不忍心说实话坏了大家的心情,只好藉酒碎为名行落跑之实罗!"
"不管你有没有醉,你离开都是坏了大家的心情."我一点面子也不给乔恒中.
"我喜欢聪明的人!"乔恒中一只手欲抚上我的脸,被我不著痕迹的躲开了,"可惜我不是聪明的人."这个男人知不知道他刚才的动作很瞹眛.

"纶天,为什麽要戴著那副大眼镜遮著你的眼睛,我在公司没见你拔下来过,你在伪装什麽,你根本没近视的不是吗?"说完手又伸到我的脸上,我站著没动,任乔恒中取下了眼镜。
我们离得极近,我从乔恒中的眼睛里看到了他迷惑的眼神,良久我开了口:"这次你看够了吧,我可是免费大放送了,乔恒中,你还想要怎样?"媚惑的笑了笑,成功的看到乔恒中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仰起头闭上了眼睛,感受到有股热气慢慢的靠近,在快要碰上我的唇时,我睁开眼退了开去,戴上从还呆滞的人手上握住的眼镜," Time is over!游戏结束,乔少爷,我想我该回家睡觉了,晚安."我笑得畅意转身离开现场.

隔天甚至之後的几天,乔恒中对我的态度都很正常,似乎对那晚的事不以为杵。这样也好,我也只不过是顺著他莫名其妙的动作配合他开一个玩笑罢了,确实是也没什麽好计较的。
乔恒中在公司的这段时间还蛮受公司人员欢迎的,他请人家直接叫他的名字,随和到中午休息时间一夥人围著他谈天说地的,我望过去,刚好看到他往我这边看过来随即又转移视线,不理他起身去上厕所,我刚要关上门,就被来人推到里面,他扣的一声拉上门栓,我苦笑:"乔恒中,你搞什麽鬼,公司的厕所那麽多间,你犯不著跟我挤同一间吧."
乔恒中把我逼到角落,眼神看著我的眼睛,"那天你在引诱我?!"那问话像是疑问句也像是肯定句般的述说著.
无视於他双手搭上我身後的墙壁把我困在他的势力里,那股压迫感自然是不容小觑,我低下头不去看他的脸,漫不经心的问了他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今天的爱心便当有几个啊?"下一刻下巴就被抬了起来,对上那双像要把人穿透的眼睛,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局促了起来。
他伸出手又把我脸上的眼镜拿开,喃喃的说著"戴著也好,这样的脸就只给我一个人看了."然後第一个吻落在了我的眼睛上,很轻很轻像羽毛拂过脸般,然後是额头,脸颊,鼻子,慢慢的移动著,眼看著他的唇快要碰上我的,我的心跳加快了起来,想要推开他,但是浑身竟然像定住了一样, 我闭上了眼睛,却没有意想中的温热碰触,突然耳边响起了乔恒中的清亮嗓音,"旷纶天,Time is over!游戏结束."
一模一样的那句话是学著那天我对他说的,这个家伙,果然还是把那天的事给记下来了.睁开眼看到他淘气的笑脸,我推开了他,"无聊,就只会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报复完的感觉应该不错吧,笑完了就可以出去了,我要上厕所."
看著乔恒中转身出去的背影,我锁上门坐在马桶上,刚刚还真的被他给骗了,抚著剧烈跳动的心口,原来自己的情感也可以被挑动的那麽快,这些都只不过是游戏罢了,没什麽好认真的,我甩甩头走了出去.
好一阵子除了公事上的往来之外,我都没再搭理乔恒中.不是我记恨在心里,实在是面对这个人,我的心理压力很大,我没办法看清这个人,正如同他不时打量我的眼神一般,他也在观察著我.终於我跑去跟老总报告,我觉得乔恒中的能力已经可以自己单独负责公司的企划案了,根本不需要我在旁边指导,老总想想正要点头答应时,没想到乔恒中没经过秘书通报就闯了进来,"总经理,不好意思,因为我现在和纶天负责案子的客户有点意见要找我们出去谈,所以我们可能要先告辞了,纶天,走吧!"还没等到老总的回答,乔恒中己经拉著我走出总经理室.
我顺著他一路拉著我下了电梯,走去地下停车场开车,等到坐上车都没开口说一句话.乔恒中显然预见了我会有这种反应,他开了口:"纶天,今天的天气不错耶,我们好像还没一起出去玩过,是吧!"这个人简直莫名其妙,其实我也知道他刚刚对老总说的那番话是假的,可是他会这样自有他的用意,也不能拆了他的台让他难看."你要去哪里?"
"我们去放风筝好不好?"一个喜滋滋的声音跟那张原本英挺的脸完全不搭,我看著他侧面浑然天成散发出的动人气质,往後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难得平白赚到一个空档,"随便你!"我就著涌上的睡意沈沈睡去.
醒来时就只看到乔恒中一张脸直盯著我瞧,摸了摸脸上,果然眼镜又被他拿走了,看了看车窗外的景像,"我睡了多久了,这是哪里,怎麽也不叫醒我?"
乔恒中拿出了一只风筝,童心未泯的笑了起来,"纶天,我们来放风筝吧!"
下了车才发现已时近黄昏,二个大男人并肩走在河堤上,其中一个手上还拿了一只彩色风筝,这画面真是说不出的怪.不过河堤确实是适合放风筝的好地方,地方空旷加上今天的风力也还蛮适合的.
乔恒中把风筝摊开,将风筝线放开了一小段就跑了起来,无奈风筝总是升起一下子便又垂落下来,我看著那个跑的满头大汗的人,"笨蛋,风筝不是这样放的,我来吧!"
接过对方的风筝,"放风筝要看好风向逆著风放,你刚刚都顺著风向跑,难怪风筝飞不起来.还有风筝飞起来时就要看情况慢慢放线..."我边说边跑了起来,风筝果然迎风升空了起来,我笑得开心,"乔恒中,你懂了没?喏,给你放."乔恒中呆呆的接过风筝线,"纶天,你应该要常笑的."我又不吝啬的再送了一个更灿烂的笑容给他.
放风筝放了一会也累了,我们二个坐在河堤边,随著夕阳的落下,河堤上散步的人也慢慢变少.风筝已被放得老远,只剩下一个小黑点."纶天,我一直都想这样来放风筝,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放风筝呢."乔恒中拉了拉手中的线,视线跟随著那个模糊的黑点.
"当别的小孩可以一起出去打球玩乐时,我却在学那些不知为何要学的才艺和礼仪训练,只因为我背负著父母亲身为集团接班人的期望,我哥的压力比我还要更大,算算我还算轻松了些呢."
"那我还真荣幸可以和乔少爷你一起分享这第一次放风筝的经验呢!"黑暗开始笼罩了天空,河堤旁的风有点大了起来,没穿外套的我缩了缩身子,下一刻被拥进乔恒中的怀里,"纶天,你相信我吗?"乔恒中的身体很温暖,反正现在没什麽人,我往那发热体又靠近了一点驱走凉意."相信你什麽?"
乔恒中把手中的风筝线放到了我手上,"相信我就算像风筝一样飞到那麽远的地方,但是风筝的方向永远在你的手上,因为它已经被你牵引住了."
是吗,风筝一开始要飞上天时确实要靠著线的牵引,可是等到飞的高飞的远了,看到那一大片广阔的天空时,真的还能够被那根细细的线给留住吗?如果风筝永远不回头,它选择永远留在那片苍芎,那就算死死的紧握著线的那一头又有什麽意义呢!乔恒中,你还是太天真了.

我认真的看著乔恒中,微笑的举起手把手上的线放掉,"那这样呢?如果拉线的人觉得让风筝飞向属於它的地方会比留住风筝好呢?"
回答我的是乔恒中热烈探寻的吻,他双手捧住我的脸,那麽专心一意的吻著,我们二人的舌齿互相碰撞交纒在一起,他就像在宣告他对我的所有权般恶狠狠的吻住了我,直到我感觉头开始昏沈时他才离开了我的唇,"如果拉线的人放手了,那风筝一定会自己回来找拉线的人的,相信我好吗,纶天!"
乔恒中的话语同眼神一样坚定,这真的是个很大的赌注呢,我讲出一个令自己的心万劫不复的答案"我相信你,不管风筝是不是选择要回来."
至少这一刻我是相信你的,乔恒中,你最好不要忘了你今天说过的话。
看著他惊喜的脸,我拉下他的头回吻住了他,爱情的火苗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也许微不足道,却足以将我俩吞噬燃尽.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里洒落了进来,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有点分不清楚自己现在身在何方。"早安!"乔恒中给了我一个绵密的长吻,看著他洋溢著幸福的笑脸,我想起了昨夜二人的交叠厮纒,也想到了自己现在身上是一丝不挂,旁边那个色魔的一只手正在我身上没规没矩的游走著,眼看著又要碰到危险的地方,不想今天上不了班的我出声喝止,一出口却发现声音慵懒的撩人.
乔恒中整个人覆了上来,脸跟我贴的极近,"纶天,你又在引诱我!"那个眼神透露出的欲望正烧得炽盛.

我推他不动,"乔恒中,昨夜一整夜还不够吗,你别一早就又发情了,要就找别人去,我不奉陪了."
乔恒中听了我这样说,低下头就是一个狂暴掠夺的吻,一吻结束时还在我的嘴唇上咬了一把,根据痛的程度,我估计应该是肿了.
"旷纶天,我要你这辈子都不会够的,更何况只有昨夜一夜而以.还有你别把我推给别人,我就要你一个.你听到了没?"乔恒中信誓旦旦的说著,瞧著他认真的态度,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大笑,"别一早就说这些肉麻的话,你老实说你这套话骗过几个人了?"努力的挪著身子,这家伙知不知道他很重,虽然我这个身体当床垫应该是蛮舒服的,但是他也没必要赖著不下来吧.
"纶天~"乔恒中叹息的轻唤一声我的名字,他撑起了身子,一只手在我的心口上划著圈圈,"我知道你这现在还没有完全我的存在,也许你只是把这当做一场游戏,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个游戏我会奉陪到底,而且我一定会取得最後的胜利的."
我猛力的一翻身,换我压在乔恒中的上面,我依样画葫芦的用手指划著他的心口,一字一句的慢慢说著"乔恒中,我和你认识就这样一段不算长的时间,你以为你这能对我产生多大的感情。别以为跟我上过一次床,就自以为是的可以了解我。"我低下头在他性感的嘴唇上狠咬了一下,看著他吃痛的表情,"这是还你刚刚的回礼,我这个人一向心眼很小的,千万别惹到我。"
在他抗议的目光中,我大笑著扯起被子围住下半身下了床,走到窗户旁边,感受著朝阳的洗礼,温暖的阳光仍如昨日一般的照耀著我,但是我的心境却已有了转变,也许明天还很遥远,但是我管不了那麽多了,只要有现在这一刻,这一刻是真实的就够了。
我知道什麽是该要什麽是不该要的,不属於我的我会放手让它走。如果乔恒中是上天要安排给我的测验,那麽老天爷我告诉你,我不贪心,我只希望你能够让这个测验的时间多一点,让我能好好的记住这个人的脸。
乔恒中给了我他家的钥匙,他说想过来时随时可以过来他家住。我感觉那把小钥匙沈甸甸的压在我心上,因为那说明了乔恒中对我的信任还有非常亲密的感情包含在其中,他不是随便许诺人家玩一夜情的那种人,更因为如此,我更加无以回报那样深情望著我的眼神,因为我不知道我的心能给的出去多少,或许这个测验在一开始的起跑点就不公平。
之後的日子,在公司时我们会在没人经过的楼梯间里像偷情般的接吻著,享受那种刺激的感觉;下班的日子则是常常二人一起煮几道简单的小菜,然後窝在沙发里一起挤著边吃边看电视聊天,有时在他家有时在我家,夜晚我们总是相拥而眠直到天亮,然後我睁开眼时,总会看到他已经醒来微笑的给我一个早安吻, 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吗?那麽平凡的生活琐事却让我不自觉的心就满满的充实了起来。
【意外的插曲—凌霄鱼读月】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